真萌主无双吧 关注:10,180贴子:262,864

【权逊架空】细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这个文,我不知道该不该把它称之为同人文。我一向对架空文不知该如何定义。觉得不是同人文却又用了他们的名字,而且他们的关系和相处模式,行为模式也是很相似的。所以,还是应该算作同人文的吧?先不去管这个,昨天写结局的时候,我哭了。我被自己感动了呢……真是狗血……不管怎么说,自己写的文,自己都是深爱着的。我相信每个人都是这样。能够感动自己的文,也希望也能感动大家。

然后,我现在很少来贴吧了,因为我是个怕麻烦的人。只要是人聚集的地方,就会有纷争,这个是无法避免的。我不喜欢卷入纷争,也不喜欢解释。敌人不会听你的解释,而朋友不需要你的解释。很多事情,看开一点就没问题了。

最后想说的是,人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至少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可以让自己快乐一点。所以,情大家都快乐一点。

以上


回复
1楼2010-02-08 16:04
    (一)

    “小权,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我也喜欢你啊,要不我们怎么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呢。”
    “我说的喜欢和你说的喜欢稍微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你过来。”
    “哎?”
    嘴唇的触感是那么真实,那一瞬间,孙权甚至以为是他回来了。
    “哈!!!”
    孙权猛地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他经常做这个梦,这个梦是现在能够将他自己和那个男人联系起来的唯一的东西了。可是孙权又异常的讨厌这个梦,因为只能依靠梦将两人联系起来,会让孙权觉得很悲哀。
    “呼……”
    孙权长长舒了一口气,从床上下来。他讨厌让自己陷入这种矛盾的状态,于是他为自己倒了一杯凉开水,想要冷却自己的头脑和情绪。
    “差不多该准备一下去上班了吧。”
    孙权放下水杯,准备去卫生间洗漱,可是当他不小心看到放在桌上的台历的时候,苦笑了起来。
    “原来今天是周末吗?”
    孙权叹了一口气,重新倒在床上。他不喜欢周末,因为周末意味着休息日,没有事情做,也没有地方可去。虽然他总是主动要求加班,可是总会有无班可加的周末。
    “现在也只能去那里了。”
    孙权再一次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换了一身觉得舒服的衣服,开门走了出去。
    那里是孙权经常去的一家酒吧,不算大,确实惬意舒适。酒吧的名字叫做“逐鹿”,虽然有很多人跟老板抱怨说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像是酒吧的名字,可是那个大叔每次都是一笑置之,从来没有真的要去改名字的打算。
    “铃铃铃……”
    孙权推开酒吧的门,挂在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
    “欢迎光……什么啊,原来是小权啊。”
    看到进来的是孙权,酒吧的老板兼调酒师把那句“欢迎光临”里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临”字吞了回去。
    “虽然我是这里的常客,虽然我们已经很熟了,但是还请你保持对客人的最基本的礼貌。”
    孙权扔出这句话,一屁股坐在了吧台前面。
    “跟往常一样?”
    “恩。”
    孙权懒懒得点了点头。没过多久,酒吧的大叔就把一杯酒摆在了他的面前。
    “Gin Tonic”
    “谢谢。”
    孙权道了谢,端起了杯子。
    “就算你跟我道谢,我也不会让你免费喝个够哦!”
    大叔笑着敲了敲吧台,孙权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酒给喷出来。
    “我也不需要这种待遇!”
    “嘛,看来今天也很精神嘛!”
    看着孙权瞪大眼睛反驳的样子,大叔笑得更厉害了。
    “每次都欺负我!下次我不会再来了!”
    虽然孙权每次都这么说,可是在休息的时候他还是会到这里来。虽然这位大叔嘴巴很坏,但是却是一个好人。在和他斗嘴的过程中,自己的心情也会变得开朗起来。
    “那么为了挽留住常来的客人,这一杯就算是免费送的好了。”
    大叔又在孙权的面前放了一个满满的杯子。
    “这个……是橙汁吧?”
    “没错啊,热橙汁。冬天喝了会觉得暖和,心情也会变好。”
    “我不喜欢甜的东西。”
    孙权把杯子推了回去。
    “我没有放糖哦。”
    “这个是用橙汁粉加热水兑的吧?”
    “是啊。”
    大叔点了点头。
    “那么需要放糖吗?”
    “所以我说没有放糖可没有骗你哦。”
    “……”
    孙权沉默了,他知道,就算一直反驳下去,取胜的也不会是自己。
    “在变凉之前要喝掉它!”
    大叔伸出手揉了揉孙权的头。
    “知道了!”
    孙权不耐烦的拨开了大叔的手,大叔笑了笑就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孙权独自一人坐在吧台前慢慢喝着酒,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逐鹿”里的人特别的多。正当孙权觉得奇怪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孙权先生?”
    孙权回过头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陆……陆逊?”


    回复
    2楼2010-02-08 16:05
      啊啊啊终于看到权逊文了【激动地泪流满面



      回复
      4楼2010-02-08 16:09
        权逊啊,也不错
        恩,所以请大家都快乐一点(前文不搭后语……


        回复
        5楼2010-02-08 16:11
          我突然发觉我写错了,也许应该是逊权?


          回复
          6楼2010-02-08 16:32
            泪奔权逊控奔过……这对的狗血是我三国入门第一CP啊……其实小权对陆逊的无情也是爱的表现嘛……陆逊死后才立皇后什么的……蹲地……可是这俩只的粉同常似乎都不怎么互相看得上眼泪奔……
            这对在历史上真是切实的由仇恨而始由仇恨而终……爱恨交织啊啊啊啊啊——狂支持!顶过!!!




            回复
            7楼2010-02-08 16:50
              仇恨什么的不应该是曹刘么……
              小权为人谨慎……好吧我承认自己眼力不够看不出他除了幼平伯言还有什么小受……呃,或许吕蒙正太是一个……


              回复
              8楼2010-02-08 16:58
                该怎么说呢?个人并不喜欢陆逊呢……可是,为什么绪木桑写的就喜欢看呢?果然是因为喜欢绪木桑的文风吧~~所以认真的看了,而好文自然要顶起来~~


                回复
                9楼2010-02-08 17:07
                  其实我总觉得陆逊攻头攻脑的…就算他穿印第安羽毛装也…有攻感。咳,于是小权比你热爱加班?你要向他看齐?


                  回复
                  10楼2010-02-08 17:14
                    然后忍不住TO7楼…孙权对陆逊,除了晚年两个人都老糊涂了(不排除陆逊不是糊涂而是他有读书人一贯的坏毛病),真的没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皇后的事,是因为后宫纷乱,孙权喜欢步夫人,而群众纷纷表示投徐夫人的票才迟迟不定


                    回复
                    11楼2010-02-08 17:24
                      顶一个 个人超喜欢现代架空呢030


                      回复
                      12楼2010-02-08 18:32
                        回复:11楼
                        其实皇后的事倒是也知道啦……不过就是表象狗血嘛泪流……
                        至于晚年那件事|||恩……各有论点了|||相信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所以说权逊逊权都一样就是存在这些问题啊TT……我个人是觉得臣子上谏是本分啦|||不过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就太不适合了.
                        向东吴和绪木大人鞠躬道歉……我只是一时鸡血了没有选择好措辞TT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


                        回复
                        13楼2010-02-08 19:21
                          笑,所以说他是个读书人啊…这也是可爱之处。喝茶君太客气了,我也就是随便一说。如果发萌也是冒犯…我大概会被…车裂?至于绪木,喂,这是在讨论严肃的历史遗留问题(误),不是在水你贴,真的哦


                          回复
                          14楼2010-02-08 19:52
                            (二)

                            孙权在一家比较大的贸易公司做业务部主管,而陆逊是他的下属。
                            “孙权先生……”陆逊的脸上挂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原来你也是?”
                            “我是什么?”
                            孙权则是一脸的茫然。
                            “孙权先生也是GAY?”
                            “GAY?”听到这个词,孙权差点跳了起来。“这……这里是GAY吧?”
                            “您没看到门口的牌子?”
                            “牌子?”
                            孙权转头去看大叔,大叔摸着脑门想了想,笑着跟孙权说道:
                            “可能是写着:今天是GAY的聚会日,请谨慎进入。你没看到吗?”
                            “完全没看到……”
                            孙权摇了摇头。
                            “那么要是地上有谁丢的钱包,小权你也是看不到的吧?”
                            面对大叔的打趣孙权完全笑不出来,倒是陆逊笑得很开心。
                            “原来是误入吗?本来还以为孙权先生也是GAY,开心的不得了呢。”
                            “……”
                            当孙权还在思考陆逊的话有着什么深层含义的时候,大叔又开口了。
                            “小逊,小权不是GAY,你可不要打他的主意!”
                            “我知道啦!我不会随便对圈外人出手的。”
                            “……”
                            孙权知道大叔和陆逊都没有什么恶意,可是他却没有理由的烦躁起来。
                            “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了。”
                            孙权掏出酒钱放在吧台上,就跟逃跑似的离开了“逐鹿”。推开门的时候,铃铛又响了起来,在铃声中,孙权看到了从天空上飘下来的细细的雪花,还有以前的自己。
                            “喂喂!你看,下雪了啊!!!”
                            “别拽我,我看到了。”
                            “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啊!”
                            “小权就像小孩子一样,看到下雪就会兴奋。”
                            “你跟我年纪一样大吧?怎么年纪轻轻说话像个老头子似的!”
                            “老头子?”
                            “是啊是啊,老头子。除了我,也没有人会喜欢你了吧。”
                            “……”
                            “好痛!干吗打我!!!”
                            “我才不是老头子。”
                            “……”
                            门上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铃声让孙权重新回到了现实中来。
                            “孙权先生?”走出来的是陆逊。“您怎么……哎,下雪了?”
                            陆逊也注意到了飘落的雪花。
                            “是啊。”
                            孙权随意应了一句。
                            “这可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呢。”
                            “是啊。”
                            “我看到下雪就会觉得很兴奋呢。”
                            陆逊看起来的确很开心。
                            “跟小孩子一样。”
                            “孙权先生的语气就像是老头子。”
                            “……”
                            孙权突然就沉默了,陆逊紧张了起来。
                            “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我突然想起来要去买点东西,我先走了。”
                            孙权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跟陆逊告别。可是他刚转身,就被陆逊抓住了一角,他只好回过头来。
                            “孙权先生,我是GAY的事情要帮我保密。拜托了!”
                            直到孙权点了点头,陆逊才放开了他。
                            “路上小心!!”
                            在陆逊清脆而有精神声音中,孙权离开了“逐鹿”。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他是无法忍受和陆逊的对话而已。又或者说,他无法承受回忆的重量。关于那个男人的回忆总是让他觉得沉重,却又无法抛弃。
                            走了几步,发觉自己没有地方可去,只好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抽着烟。因为是周末,路上的行人很多,来来往往的穿梭着。孙权突然开始想那个男人会不会就这样从人群中走出来,抓着自己的手说:我回来了。
                            “周泰,我马上就要三十岁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
                            掐灭了手中的烟,孙权抬头看着天空中飘落的雪花,看到出神。


                            回复
                            15楼2010-02-09 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