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吧 关注:591,102贴子:23,307,203

〖晒戏〗几不识: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晒戏〗几不识: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9-26 12:08
    此次几不识帝妃特辑的六篇晒戏,时间点从建始元年三月贵女入掖庭开始,展现了他与上阳宫中五位角色的相处。
    -
    皇帝张元仁,是个比较符号化的人物,知人善用,且有勇谋,但性格多疑,重刑轻礼,不忠不孝。
    他原名张忱,行七,生母姓名不详,其父张武发兵乡野,推翻后唐,后传位于嫡孙文帝,文帝年幼,听信近臣进言实施削藩,引起以燕王张忱为首的藩王不满,张忱用时四年,一路擒杀招降,东入长安,破上阳宫,文帝逃窜,张忱令人放火烧宫,后于后寝殿暗格中发现一具着黄袍的焦尸,因其性多疑,不认文帝身死,一直暗中命人于各地搜索。对外言文帝身有疯症,放火烧宫,为保其性命携兵破宫而入,无奈为时已晚。张忱一时恻隐救下文帝未来得及册封的皇后孙氏,因其命格之言,登基之后顺理成章将孙氏封为新后,安顿旧人迎接新秀......


    回复
    3楼2020-09-26 12:15
      【目录】

      第一折:皇帝x贵妃
      第二折:皇帝x褚婕妤
      第三折:皇帝x愉御女
      第四折:皇帝x蕙宝林
      第五折:皇帝x贵妃
      第六折:皇帝x方御女


      回复
      4楼2020-09-26 12:15
        第一折:
        人物:皇帝 贵妃
        时间:建始元年三月初一
        地点:扶玉宫玉堂殿
        剧情:
        贵妃韦雎儿,十三岁作为侧妃入燕王府,张忱(张元仁登基前的名字)不好声色,故在偌大的燕王府中,只有燕王妃郑氏和她两个人,郑氏体弱,生下长子从厚后缠绵病榻几年,还未到二十的韦雎儿开始学着打理府中事务,直至郑氏去世。
        她同张元仁,拥有一点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浪漫,在贵妃还是个少女的时候,喜甜,最喜欢桃树,张元仁令人在王府之内种植桃林供人赏乐。韦贵妃作为张元仁少有的信任的人,两个人间相处氛围较为放松舒服,在这篇晒戏中,二人第一次对于对小皇后的态度互相试探,最后张媛人可以说是做了一个承诺。
        -
        “来时瞧见院中两株李树,那般粗细应是前朝栽种,以是抽了新芽,四月便可结果……”手上稍使力,令人虚坐膝上。“李子酸涩,待收完今年这茬,就迁去别处,重植桃树吧。”
        -
        皇帝-张元仁
        张元仁坐在圈椅里大张了嘴,刘泉将那小银柄从里撤出来,归到旁边医童捧着的托盘里,端了痰盂给人清嗓,边说。“陛下热郁痰结,有些微内热,臣下几个清热的方子,膳后进些汤药,这几日要食温凉。”
        张元仁摆手,叫人送他下去,冯贤这就端来了温茶给人用,张元仁叫那小银柄戳的喉口发恶,当即抬盏大口饮罢,有啐声。“行旅途上风餐露宿身子不曾不爽利,如何窝进了富贵窝,反而生些小病痛,难不成也学着那几个庸物,不进益了?”
        冯贤撤了茶,给人整领子,一遍笑答。“圣人这是什么话,几月海了的折子,您都批到夜半,一日就歇三个时辰,还是您身子健壮力强。”
        张元仁阖眼过耳,闷笑一声,也就歇了半息,长吁一气,撑案而起。“走,去贵妃那用点,朕好些时候没瞧虎奴了。”
        皇帝来时,特于园中仰脖打量了那两株李树一会儿,待到贵妃下阶来迎,才回身作笑。
        “几日都对着那几张老脸,朕来讨个清净。”开口几分哑意,自察喉干,抬手几揉,复清嗓再言。“虎奴呢?”
        -
        贵妃–韦雎儿
        [习惯性的让善淳备上两味茶:平日贵妃所好的蜜茶,以及时刻替皇帝预备的那壶碧螺春。这日晌午陪着虎奴临摹字帖,待看他写足五张,方让他回屋歇息了。贵妃自案前由善淳扶起身时,才恍然觉出些疲累,闻及皇帝来时,贵妃未曾耽搁的向殿外走去,起先是嘱咐善淳备上一盏温茶,而后绕过殿内一排苍竹翠色的屏风,再将绣藏铃兰的稠帘束起,待提湘裙拾级而下,繁礼过后,贵妃适才展颜浅笑,扶上皇帝向内室走去,]他在下学后,臣妾生怕他疏漏课业,又陪他临摹些字帖,现下应是在侧殿休息。[贵妃说话时,因察觉皇帝声音不似往常,自心中生起的忧意悄上两弯翠尖,扶皇帝在殿内坐下,再将前一盏色泽明静的碧螺春推放他身前]若是陛下想见,臣妾便让善淳去唤,[贵妃这时从旁座看向皇帝,垂坠在宝髻旁的流苏轻漾]不过先用些茶吧,润润嗓子。
        -
        皇帝-张元仁
        于人前话几颔首,前后跨了门榄,想到独子,面上是不假的关切。
        “读书很好,却不要染上酸腐之气。”拍拍人臂弯里的手,踱去内室。“这日子渐暖了,朕叫他们将毬场翻翻,梁延义那几个子侄没了仗打,各个闲的发慌,朕择几个领闲差没及冠的,每日带虎奴出去活动活动。”这是很长的一段话,说完没忍住痒,干咳几声,端盏饮了。“燕京干燥,这几日有些内热。”
        适才侧首,看向贵妃,生几分笑。“不必去唤,我想同你说些话,他来了便要讨我去瞧着瞧那,午膳时再领来吧。”放盏于案。“半月没来了,冯贤说了几嘴这几日(选秀)的事,要你多顾着了。”
        -
        贵妃–韦雎儿
        [温尔的笑了,相较于小字虎奴,贵妃唤他大名的次数偏多些,每每提及有关郑氏之子的事时,贵妃心中总是蕴着暖意]从厚一直很乖,对读书很上心,去外活动活动筋骨对他有好处,便当是放松了。[期间对皇帝的话颌首,心中旋起几涡波纹,贵妃失笑了:当年燕京还是藩地时,可不曾这样过。从而贵妃不禁想到,在她留守燕京的一年里,是否有些事情悄自改变。微微怔愣的这一瞬里,贵妃是未曾掩饰过的,随即缓过神来,面上依旧是柔缓的笑色]……嗯,[顿了顿,续接话茬,抬目看向皇帝]现今皇后年幼,尚且不知不懂,臣妾会帮衬她的,[悬于耳处的白玉坠随着侧首的动作轻晃,长睫颤过瞬息]这不失为一个锻炼的好机会,便于皇后殿下早日担起大梁,为陛下分忧。
        -
        皇帝-张元仁
        贵妃面上几瞬的细微转变尽落眼底,是往常张元仁不会去关注察觉的,如今竟都变得明显起来,这样的变化令他也不免愣怔,思绪不过一瞬,随即眉目渐渐舒展。
        “她呀。”无意识的旋着指上的青玉扳指,转正了头,不知瞧去哪里,许久才续话,似问似答。“掖庭的良家子们,都与她年纪相仿,她能拿什么主意呢?”
        -
        贵妃–韦雎儿
        [在贵妃说完的刹那间,心中也渐渐舒怀了,她此时正静静的看着皇帝,当年为她栽下数株桃的王爷,如今已是九五之尊。这番想着,贵妃端平了双肩,顺着皇帝的目光,终将两溜沉波落在檀木屏风上的翠叶间,指尖随意拨弄着钗穗]是啊……臣妾都忘了,皇后娘娘正如良家子们一样的年纪。[面有温和的笑]是臣妾心急了。[这时去触茶盏,已是凉了。善淳知趣的上前来,贵妃却从椅上起身,摆摆手让她退下,而后这偌大的玉堂殿里仅有皇帝、贵妃二人。这厢静默时,贵妃替皇帝轻轻捶揉肩膀,抛却方才的话不提。音调舒缓]这次良家子入宫,贵女不在少数,班氏、钱氏等人,在册封之前,臣妾想见上一面,好做到心中有数。
        -
        皇帝-张元仁
        手在肩上捏着,他终是松快了些,寻得几分往日的光景,后首枕于她柔软小腹上,半阖了眼,嗯声。“不过小家变大家,这些年你做事一向妥帖,我没有在旁指手画脚的道理。”
        时正风过门廊,卷过珠帘玎珰,倍感静谧安适,由人捏了一会儿,覆掌拍拍,由侧将人提到身前,双手牵着。“来时瞧见院中两株李树,那般粗细应是前朝栽种,以是抽了新芽,四月便可结果......”手上稍使力,令人虚坐膝上。“李子酸涩,待收完今年这茬,就迁去别处,重植桃树吧。”
        -
        贵妃-韦雎儿
        [已是明了了皇帝的意思,贵妃将一双春荑安心的放在皇帝掌中,在皇帝开口时,习惯的作一个安静的聆听者,一年多的思虑与不安,并未因燕京为都而消散,但皇帝的这句“重植桃树”,使贵妃的心真真的安定下来,所以她不曾再提旁的,目波随有柔缓的旋纹,轻声相应]好。[再至后来共话家常时,贵妃口中不提近日之事,而是多讲在过去的一年里,燕京的琐事趣闻。侍婢奉膳入殿时,让善淳唤来虎奴,共进午膳不提。]


        回复
        5楼2020-09-26 12:17




          回复
          7楼2020-09-26 12:45
            第三折
            人物:皇帝 愉御女
            时间:建始元年三月十八 戌时
            地点:福宁宫
            剧情:
            愉御女牛采今,为当朝中书令牛照的嫡女,牛照于文帝(皇帝的侄子)时期为兵部尚书,是率先倒戈张忱的重臣之一,牛家发于唐后主时期,先祖牛岳为当时的河北道节度使,母为胡人,家风十分不羁,说白了有点暴发户气质。牛氏小的时候不慎落水,被人救起后便一直惧水,与皇帝初遇水榭,皇帝将昏迷的牛氏救起,用自己的辇送回掖庭,而皇后因为年幼,也很喜欢同活泼好玩的牛氏亲近,帝后的两份殊荣,使得牛氏迅速成为新秀中的红人,也在第一批册封的四人中第一位侍寝,但就在那夜,她的大胆举动使得皇帝心生不满,后宫子嗣稀薄,皇帝膝下仅一子,全宫正巧都在服用坐胎药助孕,牛家与牛氏的张扬不由叫皇帝生了戒备之心,故暗中命人将牛氏的坐胎药换成了避子汤。
            -
            皇帝-张元仁
            清明七日休沐,皇帝百官皆得几日松快,若非大事,都堆去节后在办,颁火礼后,张元仁着常服,同几位旧友郊野踏青去了,十八日午后才归,膳后点牌,才想起四位新秀来,端详片刻,点了牛氏。
            女史通报时,少不得相互俯耳暧笑几句。“牛氏掖庭时就得辇坐,而今又是头个,巴上这位主还能有错。”旁边年纪稍长一点的睨她一眼。“你且不看她拜在谁门下,陛下啊,还是重贵妃娘娘的面子,你可别自作聪明,乱献谄媚,越了娘娘的风头去。”
            -
            愉御女-牛采今
            [自葳锦而归,前脚才歇后脚一众宫人引驾至,说是福宁那头来接小主了,怔半会,辰儿风似得赶来,牛氏已被两丫头拉扯坐于铜镜前,眼看一支一支耀目钗簪在髻上比着,抬手全全没收继而塞入匣中,取两根白玉净簪让其固发]天都黑了,你两这…要我与谁比美的阵势?[随往福宁,肃静之境下,几句蝇嗡听得稍显清晰,打眉横去,记下面貌随即阔步进殿了]
            [伏地拜问安好,显然较头一回姿态正好。]
            -
            皇帝-张元仁
            就在女史请人这段时间,皇帝先是去了东边的浴堂殿,好好的泡了次澡,温汤暖蒸,涤尽疲累。牛氏来时,张元仁已更好寝衣,半倚在床柱上,握着书卷,眯着眼侧探出头借光捧看,人立在面前了,方短暂的放了书去,上下打量了牛氏的衣衫钗环,二指贴在书脊处轻叩。
            “有去见过贵妃吗?”面上浮层浅笑。“她不曾赐你些镶珠嵌玉的玩意?”
            -
            愉御女-牛采今
            [香风袭鼻,少有的独特好闻。抬首间,皇帝身着寝衣半倚之态撞入眼中,如此是头一遭,目光在人身量收掠,瞬时念及嬷嬷所教,不经自主隐去了身上碍事的一袭软绸,裸念在脑中打转,更是催得心慌血涌了。]见,见过,娘娘赐下了不少好玩意儿。[眼风挪至书册上,双颊烫出些薄红。]满头钗坠,发沉。这不入夜了么,牛氏妄图轻便呢…
            -
            皇帝-张元仁
            眼前人面渐涨红,又似有蔓去脖颈之势,以是前话唬人,骇到了她,颇有些无奈。
            “朕在同你打趣。”双腿向内摆去,留了榻沿,拍拍褥子意人坐上。“朕观册,你唤作采今,祖上虽是北人,却是自生来便居于长安的吧,燕京如何可还适应?”
            -
            愉御女-牛采今
            [应声,近榻而落,因有话谈牛氏稍较自然地撑臂在臀两侧,腿也轻轻往下挪了挪,颇有舒适的坐姿]两地风光不一,旁的,感不到异处。一路行至燕京,随行的丫头倒是说过干燥,于是擦抹的玉面膏也被换成滋润些的呢。[烛火摇曳,映在锦帐上的身影也左右虚摆,眼风正捉寝衣一角,斟酌着。]您待会要歇息了么?
            -
            皇帝-张元仁
            闻言有一挑眉,也便是一瞬的功夫,将人红透的面和后话联系起来,面上不由添了几分玩味,脊背缓缓直挺,抱膝,有意问道。
            “嗯。”逐人目光。“朕歇息了,愉御女在旁做什么呢?”
            -
            愉御女-牛采今
            [如此近距,蜷眉提了半吊子气,牛氏动也不敢动的楞着。平日大张阔舞,于床笫之事一慌则僵,与人对目时乌睫压了压,垂眼盯绣鞋,]在脱靴呢。[两脚一蹬,踢靴跪榻侧,抬臂将那卷天工开物捡去,自以为悄悄地放下锦帐,宽衣带时也不忘窥他是否在看,是以不慎将对结扯死难解,干脆握襟一把撕开,袍料成半抛出帐外。]好了——[前脚野蛮褪衣,这会猫似的弱声。]陛下啊,牛氏要帮您宽衣了。
            -
            皇帝-张元仁
            牛氏之举,便如他这般不动声色之人,也不免显分讶然,很快复了常色,提醒她。
            “中衣便留着吧。”偏目一眼榻前青砖,帐内相视,仿若不见那身白肉,饶有兴趣问道。“朕问一句,三更你穿什么回去?”
            -
            愉御女-牛采今
            [一揽肚兜小花,收怀,闻此低垂眉眼,声又虚了]叫丫头去取…[乌发顺颈峰垂泄,玉肌白嫩,春光待赏,这时收腿,乖乖窝人身畔,虚蹭。]又或是您有什么好法子么。
            -
            皇帝-张元仁
            佯想片刻,嗯声。
            “朕常同贵妃言,要爱民恤物,宽和待下。”
            人正半窝臂弯,皇帝用那只没被压住的手重捡了书看,很久才有声。
            “不如将这床朱衾赏你,你裹着回去,省去来去奔波。”这么说完,垂首看她,似很期待人如何作答。
            -
            愉御女-牛采今
            [皇帝观册不为所动,如此干坐更是神慌,揪乌丝细尾,嘀咕]此计未免…[搜刮嬷嬷所授,撑身抬脑,软唇印人下颚,别扭的。]如今不到三更,事后再计。烛光阅卷晃眼,咱歇息罢?
            -
            皇帝-张元仁
            稍稍仰颈,一双眼因睨去下头,由黑密的睫毛掩去一半,偏首的功夫,许是账外油灯相映,皇帝眼中闪过威光,松掌置书枕边,抽臂翻身,笼人于下,应声。“也罢。”
            而后掩帐幸之,并未因人初次而有怜惜,不到三更,赠一锦帷小轿,令人裹被而出,送归扶玉。翌日赐各色蜀锦十匹(抵半年俸)供人裁制新衣。
            当夜招司药入福宁,冯贤见人,只言:圣人体恤愉御女尚且年幼,暂不忍其受产育之苦,却也不想其忧心于此,故往后愉御女的坐胎药,还需司药亲力亲为。司药垂面听令,闻言不由生异色,也很快掩去。


            回复
            8楼2020-09-26 12:47




              回复
              10楼2020-09-26 12:59
                第五折
                人物:皇帝 贵妃
                时间:建始元年四月二十五 卯时中
                地点:扶玉宫玉堂殿
                剧情:
                皇帝知道牛氏并非安生性子,就将她分到贵妃的扶玉宫中叫人亲自管教,贵妃为了磨牛氏的性子,让她整理账目,谁知二人因此事闹翻了脸,贵妃遂将牛氏禁足房内,摘掉绿头牌,令其每日抄写女则,这件事自然也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贵妃不提,他也不问,一日于扶玉宫过夜之后,皇帝以两份馄饨起头,与贵妃互相试探对于牛氏的看法,在第一折戏中写到,燕王妃离世之后,皇帝和贵妃相守很多年,经历了风风雨雨,且不谈亲近与否,至少是十分熟悉信赖彼此的,但在这几折戏中,登基之后的几个月里,由于身份的变化,贵妃需要更加谨慎的处事,二人不可避免的渐行渐远,也不能像往年一样畅言了。(又是一周一度的老夫老妻猜哑谜活动)
                -
                皇帝-张元仁
                是日休沐,在扶玉并不急着走,昨个歇息前与人说起来鸡汤馄饨这口,故贵妃给皇帝系带的档口,小厨就将碗筷在外间备好了,人顺着半开的窗外一望,是牛氏厢房的方向,不知是和贵妃还是立着的贴身大宫女说道。“这味道很醇香,也端去前院两碗吧(牛和李)。”
                -
                贵妃-韦雎儿
                和皇帝都是家常服饰,善淳笑盈盈地应下了,行前听贵妃笑道:下午不还余了碟豌豆黄吗?一道拿去给两位姐儿尝尝鲜才好。与人穿过次间,手上拿了把小扇给皇帝送着风,半晌扇面往唇角一靠,浓浓含笑:爷~您总不会是放心不下我管教牛氏吧……
                -
                皇帝-张元仁
                先个坐去食案前,两人的圆凳离的很近,闻言挑眉,看向还未坐下的贵妃。“嗯?为何这么问。”
                -
                贵妃-韦雎儿
                只迟了一刻就入座,姿态娴熟地为人布汤,桌上除了钦点的馄饨汤外,还有贵妃吩咐布置下去皇帝用惯了的小食,挽袖失笑:随口一问嘛,爷既然没有,我也不提她啦。温然笑道:再过几日就是端午了,虎奴新作了应节幅工笔画,说要第一个进献给父皇讨彩头哩。
                -
                皇帝-张元仁
                听过前话,皇帝原本落在食案的目光上移,同时鼻里发声嗤笑,倒不显得讥讽,偏多了些生动亲近,先说虎奴。“朕的大郎,是无论多严苛的人来瞧,都挑不出错的一个孩子,雎儿,你养的很好。”面上笑的意味随即一变。“嗯?你说话也学着他们藏着掖着了,牛氏是个什么样的人,朕瞧不出吗?”
                -
                贵妃-韦雎儿
                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红,笑意温柔中也流露出一股真切:皇…… 一顿,还是用了府里的旧称:大哥的意思雎儿明白,否则便不会让牛氏来扶玉安顿了。神色多还是对自己的自责,极浅一叹:只是牛氏不敬臣妾事小,对您若也如此不逊,难道还要天下之主对她一再纵容吗…如此见她毫无改过之心,哪儿还能起劲儿谈她呢。
                -
                皇帝-张元仁
                听完话,似想起什么,忽有一笑。“有些事,我不好说予你听,但确是如此,冠此姓又这般行举,朕反而不感到惊异。”侍候在食案旁的见两人仍在交谈,对视一番后放下手中的活计,谁知皇帝摆了摆手,自盛了碗吃起,而后食间不语,待到两碗鸡汤馄饨下了肚,喝着清口的茶,才又说道。“说来这是你们的事,朕不想插手,但端午不失是个时机,便挑着外臣进宫的那几天,你许她出来走动一日,只是牛相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要见了。”
                -
                贵妃-韦雎儿
                这厢用完汤,贵妃接过中人递上的热巾,替皇帝擦手后两人捧茶,听过后并不出意外,对视一笑道:是,牛氏虽禁足思过,该有的体面,一样也不会少的。
                而后便与人同进书房看了大皇子的画,不多时大皇子下学,由人领进参拜,皇帝考校了几句,也是对答如流,其中一派和睦不消多说。圣驾离后,善祥便被安排去牛氏身边,替了牛氏原先的大宫女,一切起居全权照应。端午那日自然由善祥服侍牛氏出行,外人看来善祥恭敬有礼,照顾得十二分周全,实则私下里,桩桩件件,都会提醒牛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竟同习礼时的嬷嬷无二。


                回复
                11楼2020-09-26 13:01





                  回复
                  14楼2020-09-26 13:12
                    over 发晒戏可难可难啦!
                    @遥寄逍遥 @千鹤相 @长参禅 @000凝香000 @舒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20-09-26 13:13
                      辛苦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9-26 13:14
                        谢谢大家!下次再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9-26 13:1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9-26 13:17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9-26 13:19
                              赶来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9-26 1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