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网络版吧 关注:435,690贴子:18,763,389

给大家整点小故事,关于妖怪、人和神仙。(纯属无聊,如有雷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给大家整点小故事,关于妖怪、人和神仙。
(纯属无聊,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四位白狐小仙镇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9-25 04:52
    因为刚才自己就写了一些,直接发出来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9-25 04:52
      小王今天还没等收工时间到就急匆匆回家去了,他收到邻居带来他娘亲的口信,“洗衣裳的时候听到咱家米仓有声响哩。”如果只是存放了粮食,小王也只会着急的等收工再回去,现在他挂着焦急的表情跑得飞快,任谁都知道他家肯定出大事情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9-25 04:53
        王家往上三代都是贫穷且极其本分的人家,从来没有过任何不端的行为发生,“老王家啊,最老实了,真的,就算放九百银钱在他炕头,转手就会交给村长。就这么老实。”你问起王家来,村里人都肯定会这么跟你说。十年前东边海上神仙打架,发了大水,王家的两块田被淹得连根杂草都没了,小王他爹就四处帮忙,换一点钱,养活一家人。有天夜里,小王他爹瞒着所有人进了山里,带回来了一匹发着荧白光亮的柔软丝绸,而后埋在了土里,躲在门后的小王还看到他爹那时候万念俱灰的样子,就算说他爹那时候是死了也不为过。奇怪的是第二天他爹还是一样对所有人都带着一副憨厚的笑脸,可能,只是自己做的梦吧。所幸村里人也顾惜这本分的一家人,多少都帮衬着,让他们家度过了那段艰苦的日子。过了四年,水退去过后,王家那两块地变得极其肥沃,大家都说这是神仙显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9-25 04:56
          小王跑回家的一路上有不少人都看出来他着急,喊着问他要不要帮忙,小王当然都拒绝了。可是,小村庄每天的日子都过得寡淡无味,许许多多个往日里,村长家死了猪就是顶了天最大的新闻了。站在粮仓门口,小王一个劲儿的发抖,过了好久他才颤颤巍巍开口:“仙爷,您没事吧,听娘亲说……”回应他的声音不像个神仙,反而像个妖怪,因为一听就是个尖细滑腻的嗓子。“你觉得我有什么事呢?”“仙爷您又饿了吗?我这就为您做肉去,这就去……这就去。”小王转过身去灶屋的时候还不忘轻声阿谀,“仙爷可莫急,小子片刻就做好了。”“本神近年日夜做法,将你王家荫蔽,发大水那夜,如果不是本神,你全家都死在水里啦,哈哈哈哈。”粮仓用青砖黑瓦砌成,配合这阵声音,即使是再大胆的和尚,难免也会眉头一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9-25 04:57
            霞泽村在周围还是很出名的,因为在三十年内都没有发生过一起妖怪袭人吃人的事件,隔几座山就是平雨镇,完全相反,平雨镇频繁出现妖怪掠掳百姓的事情,平常的衙役根本不是对手,隔几年才会有几位游历俗世的道长修士来施以援手,但也杯水车薪。本来请过一位颇有道行的修士,结果不明所以的疯掉了,既然不安定,自然人就越来越少了。他们都渴望去霞泽村过哪怕清贫但安稳的日子,可是中间这几座山里藏着一个云集方圆近百里妖物邪祟的巢穴。于是就这样,坚强的平雨镇百姓和这些妖怪僵持了近百年。小镇牌坊下倚靠着一个披着蓑衣的人,看不出男女,也不像以往那些道长带着黄纸、木匣、桃木剑这些专业道具,“或许是个逃难的苦命人吧。”有老百姓喜欢在雨天坐在窗口看窗外,怀想过去,思念故人。一个走神,那披蓑衣的人居然就不在了。看着窗外的老百姓自讨没趣一样拍了拍衣襟起身也离开了,和他屋顶上那个本打算一爪刺穿他胸膛然后囫囵吞下的巨大兽妖一样离开了。秋天的雨总是这样,一下就很多天,没头没尾,天气也因此变得很冷,人就不出门了,闷在屋里连着好几天都不说话是常事,都习惯了这样过活也连着牢骚都剩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9-25 04:57
              小王祖辈就住在这个霞泽村,至少,近三代是。至于平雨镇的事情只是这位蓑衣客顺路做的善行,他的目的,从出发开始,就是宗门里经天澄澈仪上那团黑气,黑气正中间就是霞泽村。蓑衣客脚程很快,毕竟身怀长技,在他刚能看到霞泽村的时候雨突然变大了,很不正常,秋雨是不会下这么大的,而且也不会出现这么厚的把白天变作黑夜的乌云。蓑衣客打起了退堂鼓,他是为了宗门业绩来的,不是为了黎明苍生。开始重新打量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山村,村口有一颗高大漂亮的黄桷树,枝繁叶茂,在这么大的雨里,也不过稍稍摇曳。这树,没问题。然后是井,井这个东西,阴气较重,深入土地,是喜欢潮湿阴冷妖物最喜欢的场所。经常有人说哪家媳妇寡妇老妈子跳井寻了短见,不用怀疑,多半是杀了丢井里,或者是拖井里杀了,前一个是人心,后一个是妖怪行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9-25 05:25
                蓑衣客撇了撇嘴角,这井除了年份太长井绳随时会断以外,也正常。“要是没事就好咯。”小声嘀咕的声音是个女的。她自己也知道,径天澄澈仪自从正式版发布了就没有发生过一次偏差,他测出来你中午吃的是土豆烧牛肉,就不可能是螺蛳粉炖猪脚。经年使用已经破烂不堪的斗笠下面那双眼突然锋芒毕露,“好歹毒的**,好猪狗的凡人。”几乎沉不住气就要冲过去,幸好还是凭借修为冷静了下来,只见大雨里修士一把扯下斗笠,即使雨色朦胧,还是不能遮掩女修士端正优美的脸庞,手往厚重的雨雾中一划唤出了自己的法器,一把绿色的油纸伞,握着伞,扶摇飘忽地飞了起来,动作虽慢,但消失得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9-25 05:27
                  小王过了许久才从里屋端出来一碗热腾腾的肉汤,毕竟以前都是他妻子在做饭,几个月前,他妻子突然没力气拿东西,走路也成问题,就只能躺家里床上静养了。他毕恭毕敬的跪在了米仓门口,米仓里面响起了陶醉的嗅闻声,“不错不错,本神的好儿郎,有了这肉汤相助哇,灵境都开阔了许多。”一人一神就着这初秋时节的冷气开怀大笑过后又陷入了安静,整个世界,除了雨击打地面落叶的声音,就只剩下米仓内神仙的狼吞虎咽和小王心脏嗵嗵狂跳的声音。小王满脑子狂喜过后就是极其危险的空虚感。“这一切都不对劲,从自己到雨,都存在问题,好像少了很重要的东西。”他忘记了。就像当年所有人遗忘了他的母亲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回想起那晚他在门口窥视到的他父亲那张死人一样的脸,无数段噩梦纠缠不清,将他从头顶到脚底都被恐惧充斥。他倒在了坑坑洼洼的路边泥地里。他回想起第一次听到米仓里那个声音的时候,第一次行尸走肉一样把一个血糊糊的东西递进米仓,低头看,那是一只剥了皮的死老鼠。惊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9-25 05:45
                    “他不会死了吧?”小孩在问,但没等到回答,就被父母拖走了,这个答案直到他要么看到小王站在他面前或者他站在小王坟前才能得到了。探着小王鼻息的是霞泽村唯一的医生,“目前的状况是还活着。”“活着,我看他跟死了没两样,他这个脸色,还不如我家老头死的时候。”接生婆现身说法,村里年轻人都是经过他的手来到霞泽村。小王醒了,所有村民都围着他,关切的眼神和着担忧的深情总算放下了,此时此刻他就像是荣归故里的一名老将军,大家都兴高采烈为他庆祝,为他高兴。可他泪水止不住的流,雨早就停了,小王的暴雨才刚开始,他心里一片空白,为什么我的泪控制不住了,我不难过啊,我这会儿还去哪里,我家,我家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9-25 05:57
                      离平雨镇两千里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城门从未开启过,只有避世隐秘的宗门才会有这种习惯,之前还穿着蓑衣的女修一进入宗门区域,立刻就褪去了化形,紧紧皱起的眉头掩饰不住怒意。“金玉大师姐发怒了,走吧走吧,去听听又是什么妖怪。”稀疏的几个弟子跟在身后,想随行前往议事堂。稍矮一点的一位弟子开始打趣一样揣测:“我猜这次是只吃了半边身子的妖怪。”说完一个人干笑了起来。他们的大师姐停下来,转过身,神情极其冷漠,“你觉得,吃人很有意思吗?”没顾及这位师弟回不回答,金玉信手划了道厚障壁,将她与其他人隔开,回过身朝她相遇上的一位普通老者作了礼,开始叙述一路的情况,同时请命以自己一人之力征讨霞泽村的异端。老者名伏一,姓氏已经消失在了漫长的岁月里。他有着人中鲜有的极高道行,业界又尊称一声真人。如今宗门最具话语权的二把手,一把手和许多宗门的一把手一样,闭关。伏一怅然若有所感:“随你去,如果能有启发,再好不过。”伏一形如樵木的枯槁大手一挥,金玉眼中世界一番天旋地转就变成了霞泽村的样子。金玉站在雨后空蒙的竹林里深深看着那青砖黑瓦砌成的房子。
                      她多年来自恃修为不低,心境清灵,她不会想到几个时辰后,自己会动摇自己的道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9-25 06:47
                        小王自从醒后一直坐在村口黄桷树下面,他心里有个声音在让他这样做,有个人会来,有事情才能结束。隔着很远,他就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是金玉,通过化形,她现在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妇人,和田里收菜,家里纺织的妇人无二,偏偏就是这眼睛鼻子和小王业已忘却的妻子相差无几。“是你吗……”小王在金玉路过时没抬头的轻轻嗫嚅。金玉化形后粗糙的手捏了个术式后往小王方向点了一下,小王登时依树睡下。金玉顺着路走,不一会儿就到了寂静的王家,一般农家都会养家禽,可王家连一声鸟叫都没有。事先金玉已经用术法推测过王家发生的邪祟行为,一进屋,就算是她一位修仙之人都难以忍受,撩开床上的纱帘,小王的妻子与两个孩儿奄奄一息躺在床上,三人断然没有任何生还机会了,一串漆黑的妖物吊着小王妻子的脖子,细看,背后已经完全没有半点肉了,喉咙还发出嘶嘶的哀鸣,两个小孩……金玉迫不及待想要退出这间房子了。这时才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极速施展术法护住自身后转过头看到的是一位老得极其瘦小的老妇人,她把手里裹了一层又一层凝固血液的切肉刀伸向金玉,那双已经无法再流出泪水的双眼此刻揉合了无限的恳求和绝望。金玉知道老妇人想让她用这罪恶的切肉刀了结自己。她再也无法忍受这摄获人心,使之残杀挚爱的罪恶滔天妖怪。“自己出来,还是我来让你出来。”金玉周遭开始有碧绿光华流动,“契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9-25 07:28
                          怎么没人,我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9-25 09:30
                            睡醒了,继续写写,一会儿上游戏做日常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0-09-25 12:44
                              米仓的门窗缝隙中不急不慢的向四周飘散着黑紫色雾气,不多时就渐渐在仓顶聚集,金玉内心无需忖夺就知道这妖怪的境界与她相差不远,之前她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地看出契俞的真身纯粹是因为多年安逸的生活使他放松了警惕。
                              妖怪的化形手段与人类相比要困难得多,最初始的只改变形就必需百年的修行,之后从神的改造也需要漫长的时光。再之后,才能够在妖与人之间随意化形,这其中就是妖怪的境界变化。
                              显然,契俞早就达到了这境界。
                              雾气已经凝固成了一个墨紫色的圆球,中心的契俞正大口大口的吞食着周围的空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20-09-27 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