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转生吧 关注:400贴子:456
  • 10回复贴,共1

【日轻汉化】野人転生シリーズ(野人转生)27话 俺是天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20-08-26 18:17
    感谢翻译


    回复
    2楼2020-09-03 16:07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9-04 23:24
        你们看得到?我怎么看不了呀


        回复
        4楼2020-09-05 08: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0-07 11:04
            帮大佬搬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0-07 11:05
              【原作:野人(日本)】
              【汉化:片羽汉化组】
              【文源:Syosetu小说家】
              【翻译:秋叶原部落格】
              【校对和润色:秋叶原部落格】

              27话 俺是天才


              我从很远的地方就目睹了食人魔和人类冒险者头领的激战。或者说,食人魔的块头大到其实离得很远就能察觉到。

              我希望在适当的时机进行干预,最好选在在两虎相争的一方倒下后。而且通过旁观战斗我也会准备的更充分,以最稳妥的方式击败幸存者。

              我整理好了装备并继续完美隐藏,以便随时观察和投入战斗。

              「咕啊啊啊!」

              「靠!」

              长于力量和体力的食人魔哥布林,正利用腰膀的倾斜和离心力加速黑剑,并从侧面攻击领队。

              冒险家领队却没有躲开,而是将剑倾斜以格挡攻击。

              真是一种硬碰硬的战斗方式。领队致力于防御,只有在食人魔出现足够空档时才进行反击。

              第一次看到冒险家正面招架大型魔物攻击,而且之前还能对团体下达正确的指示。眼前这位人类领队仅仅作为冒险家确实是十分出色的。

              只是,虽说可以化解攻势,也能避开对方的攻击,但明显需要竭尽全力。没有能打破对方的持续攻击,并立即进行反击的机会。

              完全被压制了好吧,差得远呢。

              食人魔哥布林的身上,尤其是背部已经伤痕密布。大部分应该是早前面对多名冒险者时遭受的。我以为会流很多血,但是基本上都止住了。

              没有出血但伤口很多,看上去就很痛。但痛苦似乎也被愤怒产生的肾上腺素所克服了。

              如果处于持续流血状态,那么拥有出色防御技术的冒险家领队还有获胜可能。但是,食人魔哥布林受到的实际伤害远小于预期。

              在这种情况下,领队只会先耗尽体力而嗝屁把?我在旁观这场战斗的同时也这么想着。也许冒险家领队也察觉了这一点,于是他开始转守为攻了。

              向前移动,同时用偏角剑势招架食人魔的袈裟斩。

              紧接着高高跃起并以剑柄猛击食人魔的下巴。在食人魔头部失去平衡后,立即反手斩向它暴露的喉部。

              一度以为冒险者队长会赢的时候,食人魔将下巴喀哒一声仰起,然后主动向后倒去。一边躲开剑锋,还顺势举起脚踢飞了冒险者队长。

              因为是在不稳定的姿势下发出的踢击,所以威力不值一提。即便如此,食人魔哥布林争取到了安全起身的时间。

              双方势均力敌,又继续着同样的攻防战。

              是觉得这样下去身体会力不从心,还是在刚才的攻防战中找到了感觉?冒险者队长又开始尝试刚才的招式。刚才是用剑柄把下巴提起来的,这次是以剑鞘代之。热爱剑道片的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影片中小野一刀流的相似动作。

              在这个剑术被技能代替,剑术理论没有发展起来的世界里,我觉得这位无手胜流的冒险者队长很厉害。他对自己的经验也有绝对自信。

              一边避开攻势一边缩短距离,以实攻虚。这甚至都可以说是领悟奥义了。以后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吧。

              但是,冒险者队长啊……。同样的招数接连用两次可是风险很大的哦。而且,当对方故意置若罔闻的时候,还想着对方接下来会就范太天真了。

              如果更加积累钻研,把那个剑术奥义完成了的话,也许就是你赢了。

              「咕啊啊啊!」

              一边化解攻击一边前进,重新找到上次在食人魔哥布林身下将剑柄打入的位置真是太好了。

              果不其然,在队长跳起来的同时,食人魔立即就将身子提前歪向了一边。

              只要是有近似人类智慧的魔物,都有观察和做出应对的能力哦。

              在队长腾空瞬间,食人魔哥布林一口咬住了送到嘴前的冒险者队长的脖子。

              被咬断了脖颈的冒险者领队老兄,一边发出咕嘟咕嘟的哈气声一边沉入了血海。

              上回我吃了这招,可是前后躺了一个月才恢复,南无。

              是时候收尾了。我仔细调整呼吸,然后大步走向刚刚获胜的哥布林老大。

              「真是变得破破烂烂了啊,哥布林的老大。抱歉哈,和最佳状态的你战斗,我没这个自信哦。」

              「咕啊啊啊啊啊啊!」

              「我到底变强了多少,就拿你来试试吧。」

              这般说着,我开始跑向食人魔哥布林。

              「咕啊啊啊啊!」

              哥布林老大挥舞手中巨剑,以魄力十足的劈砍回应我。

              我急忙退后以躲开攻击。风压抚摸着头皮,如果被刮到就是直接退场。没错,这就是已经强弩之末下的食人魔哥布林。

              如果动作很大,那么照理惯性就越大从而露出更多破绽。我以脚后跟将身子狠狠刹车,借此准备转退为进并缩小双方距离。

              但妖精的下盘动作不对劲,我下意识的怔了一下。在我突然刹车后,陡峭的刀光就斜着在我面前掠过,简直就像遭到在旁另一头哥布林的连携攻击。

              原来眼前这头哥布林,居然在劈砍动作后立即通过蹬步追加了原路返回的向上斜劈。没记错的话,这个动作应该是刚刚倒下的冒险者队长的技巧。

              「笨拙使用蛮力乱挥的哥布林」这个刻板印象可以丢掉了,对方已经不是出于动物本能进行被动适应,而是主动学习人类的剑术技巧了。

              眼前这头哥布林突然变得很危险。

              学习能力和直感都是可畏的程度。如果这家伙出生于人类,肯怕早就个有名的冒险者,甚至它还可能给自己取个威风八面的名号。

              连死去的冒险家首领的交锋经验都被它吸收和运用,完成了对食人魔哥布林战斗力质变的献祭。

              没有人能够想象,哥布林之流仅凭历经战斗就能窃取对手的技术。

              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我在微笑。我不认为自己是战斗狂热者,但我的身体此时此刻因未知的兴奋而热燥万分,心脏雀跃,血液沸腾。

              呼气以镇定异常的身心。然后,我将继续我的宿命之战。

              步步为营,我活用兜身步穿越于剑风的夹缝之间。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可以和对面公平互殴的距离,一切恰如行礼后

              与对手相互对视的仪式感。

              我试图以食人魔的正门为目标,但食人魔立即用黑剑的宽度将其完美掩护。强行攻击只会伤到拳头。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遇到过和手持武器的敌人正面对峙的局面。

              因为我深知空手对持械的危险性,所以一直都是采取以突袭并第一时间解决的方式。

              所谓在战斗发生前就结束战斗。

              赤手空拳对上手握巨刃,在攻防上就压倒性的不平衡。我方攻击不一定奏效,而对方却有把握将我一击秒杀。

              乍一看,会认为道理很简单,每个人都可以想到。

              但是,在利刃互博司空见惯的世界中,赤手空拳发起的突然袭击才更加致命。在严重缺乏前提和假设的下,考虑出应对

              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战国时代的武士也发展出了名为着铠相扑的近身搏斗技术,但这一切在技能系统操办一切的

              异世界就不可能发生。

              但对于眼前这头高度智慧的哥布林,所有假设都突然变得不确定了。

              体格水平与冈兹相同甚至超过前者。战斗意识强烈,而且会窃取技术并立即做出有效的对策。它是个天才,不能等同于

              魔物来考虑。

              但是,我同样也有从地球带来名为空手道的,对于所有异世界敌人都会是更强不确定因素的底牌。

              我停止了中门刺拳并释放了低段踢。踢下半身的攻击似乎是出乎意料的,打到了前脚的膝盖上,而它的前膝此时恰巧承

              受了大部分体重。

              起效了。食人魔由于疼痛而停止了移动,我借机又拉近了一个拳头左右的身位。

              据说中国的拳术师擅长于至近距离作战。随着年龄的增长带来的力量和速度的下降,他们终究会无法再击败年轻的对手



              但是,如果距离足够近差异反而得到弥补。因为力量和速度优势会因为缺乏施展距离而发挥不出。

              而经验丰富的老拳术家却因为技艺的精炼掌握了名为“寸劲”的技巧,得以在相同的劣势下获得优势。

              要使出这种技巧,就必须在极其有限的距离内发挥最大效率的的发劲。这就意味着对力量释放时机和拳路做好完全的掌

              控,而此时老拳术师在经验和技巧方面的沉淀就有了用武之地。

              我尚不知仅仅凭借前世的有限理解,是否能重现“寸劲”技术,但目前的情形容不得我多加思量。我迅速躲进食人魔的

              左身位,在它被踢中的左膝盖恢复感觉前,这是最安全的地方。

              然后以关节蹴的动作压住了它迟疑中的膝盖,这样至少对我威胁最大的劈砍被封印了。

              同时我等于以斜角与食人魔对峙,所以我的攻击会离得近,食人魔的攻击则离得远。

              结果食人魔还想以剑柄往下攻击我。我立即松开压着他的膝盖,就像故意重现某个场面似得,在它刀柄砸下前就闪到一

              旁。然后因为俯身而送到我拳头下的,这次换做了食人魔自己的脑袋。

              看吧?前面队长桑对你造成的对全体人类的偏见,还得由我来扳回。虽然食人魔迅速察觉这些并收回动作,但无奈体型

              过大,依然出现了破绽。

              左勾拳抬起它的下巴,右勾拳将下巴狠揍的向上翘起。此番左右开弓虽然已经拳拳到肉,但是食人魔却不以为然。

              怪不得前面有故意让人类砍上几刀的自信,这种体魄简直是强到犯规的程度了。

              所以接下来我决定以试探性进攻找出它正面的弱点。

              以虎趾敲击小腿胫骨,以一本拳施展突技攻击侧腹。往眼球上吐唾沫,以二本贯指往腋下塞。

              在至近距离施展连续性的骚扰和试探,它一试图拉开距离就立即贴过去。如果食人魔想要强行摆脱的话,就用兜身步和

              跨步踢盯死。

              全神贯注,不可以放过对方任何一个细微的预备动作。眼前这头食人魔毕竟经历了严重体力和精力消耗,而我的徒手攻

              击虽然不能造成致命伤,但确实会造成伤害。

              我暂时会以空手道短打技为基本策略。但是在实战中使用贴身短打,长时间控制体力比自己强的对手也很难做到。

              贴身,定位,短打。把这些复杂地联系在一起,在掩护自身短板时也消除了对方的长处。

              如果接近到这个程度,手持武器反而会碍事。但即使对方放下武器赤手空拳和我战斗,毫无疑问依然在量级和身体素质

              上全方位占优。

              太过分了,最多陷入攻防胶着,这样子根本看不见胜机嘛。

              食人魔哥布林不知是否也知道这点,也开始变得焦急了。因为这样战斗下去双方,包括它自己都会被一点点削弱。

              也许正是因为哥布林上位种的关系,它才有“焦虑”这种感情,甚至也能让我跟着产生共情。

              我因为在森林中被追逐得很惨,就算途中有所喘息也不能阻止体力透支的事实。

              食人魔哥布林身体素质出色,技术也同样出色。但因为之前与三个冒险者的长时间缠斗,它剩余的体力和精神力应该比

              我还要难堪。

              应对能力出色的哥布林老大,显而易见的慢慢地开始适应我的招式。这意味着我耍小花招的空间越来越小。

              食人魔将一只手从黑色巨剑上放开,对着我以他面部为目标的贯手伸出手来。而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时机。

              错开它的手臂,我终于将顺着“寸劲”技能重现的一本拳塞进其空空荡荡的腹部。

              有效果了,食人魔坚硬的肋骨被破碎的触感传到了手上。但接下来的一瞬间,后背就感到像被冷水泼过一样的危机感,

              我急忙将身体后仰并疾步后退。

              传来了食人魔版鞭腿力大势沉的甩过来的风声。肋骨被敲碎的同时,这家伙居然还针锋相对地回踢了我一脚……。

              这强大的精神力和战意真是无法吐槽。

              虽然给予了伤害,同时也被它逼出了距离之外。而且是必须冒着生命危险来填补的距离。


              回复
              7楼2020-11-01 14:38
                消耗很大,流着讨厌的汗。

                想再给断了的肋骨一击。如果折断的肋骨刺进内脏,即使再顽强的食人魔也会变得行动迟缓。

                只好从零开始再度缩短双方距离。虽然已经切入了食人魔哥布林的剑格,但它诡异的没有任何动作。虽然明显有诈但别无选择,我以猫足立为主的型一毫米一毫米的压缩双方距离。因为紧张,我的胃里一阵剧痛,皮肤也被火辣辣的**感所笼罩。

                对面的杀气似乎已经平息。

                但这是表象。就像喷发前的火山一样,它其实是把包含杀气的所有能量都压缩到了地底,准备给我最终一击。

                堂堂正正一番胜负,正合我意!来吧。

                以接近到两身位的距离为扳机,对方果然行动了。食人魔哥布林疾风迅雷般踏出一步,并向侧面旋转一圈,像掷链球一

                样发出横摆的斩击。

                最后也是依仗傻大个身材的大范围斩击?

                一边抱有疑问一边用后屈立避开攻击。然而食人魔哥布林紧接着又旋转了一圈,同时朝着我咧嘴一笑并松开了手。又沉

                又宽的黑色巨剑居然真的被他当作奥运会上的链球投了出去,风车一般呼呼旋转着的朝我飞了过来!

                足有一人宽的嗡嗡旋转的巨大手里剑正向我逼近。面对完全出乎意料的攻击,我瞬间停止了动作。

                直觉告诉我回避不可能。但在我预感到自己死亡临头的时候,世界却突然变得慢了下来。我曾经体验过两次的境界又回

                来了。曾经在对战全身板甲打手和大哥布林时救我于生死一线间的,新种哥布林被称作本能领域的固有技能。

                超越常识的,慢慢地旋转着逼近的巨大黑剑。来不及回避。我将其当作钟表秒针一边计算旋转一边前进。

                避开刀刃的秒针,以肩膀接触剑柄一端,将其向身体一侧撞飞从而避免了被一刀两段的危机。但黑剑本身巨大的离心力

                却无法卸掉,左肩传来咬牙剧痛,骨头绝对是碎了。

                世界恢复了流逝,而剧痛也更加要命的向我袭来。

                “痛死俺了啊啊啊!”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也会痛,我发出了情不自禁的悲鸣。食人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即冲了过来。

                食人魔以一杆进洞的气势打出直拳。总算用笨拙的动作躲过了重击,但左勾拳又飞过来了。

                我对食人魔哥布林做出的空手道组手,对方已经学习并回敬了过来,粗糙的直拳是为了诱导我回避的方向。但好的一面

                是对方的拳锋大不如前,可以直观感到它真的已经油尽灯枯了。

                讽刺的是凭着食人魔将近三米的块头,即使软巴巴的拳头也会因为臂长和身高比人类增幅很多。

                所谓瘦时骆驼比马大。

                但对面的我却只好以威力最强的直拳来应付,好在我依然有自己的想法。

                我大步向前,以头锥姿势正面迎接食人魔的拳头。额头上方是头盖骨是人体最坚硬的部分,但强烈的冲击依然令我视野

                剧烈扭曲。

                接下来食人魔却没有追击,因为食人魔的拳头已经破碎。因意料之外的疼痛,食人魔甩手停止了动作,惊讶的端详自己

                歪向奇怪角度的手指。

                故意用头顶迎拳破坏对方指节是拳击比赛中常见的里技巧。而作为前提的“怪物”技能附加的足够身体强化也诚不欺我



                轻抚自己已经麻木的膝盖,我这边暂时也被迫进入休战状态。因为我眼前一切都像拉满了红色的窗帘,从头上汩汩流出

                的血,堵住了左眼的视野。


                收起回复
                8楼2020-11-01 14:38
                  这翻译和原文差太多,怀疑是机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1-04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