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转生吧 关注:400贴子:456

【日轻汉化】野人転生シリーズ(野人转生)22话 现充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20-08-23 11:58
    感谢翻译


    回复
    2楼2020-09-03 16:06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9-04 23:22
        被吞了。求大佬帮忙看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9-12 19:26
          感谢大佬翻译,本章已被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9-16 18:28
            【原作:野人(日本)】
            【汉化:片羽汉化组】
            【文源:Syosetu小说家】
            【翻译:秋叶原部落格(mg42使用者,本人)】
            【校对和润色:秋叶原部落格(mg42使用者,本人)】

            22话 现充们

            在床上唠唠叨叨没多久后我再次入睡。可能是因为吃了很多肉加暴睡两回合,伤口光速好转,已经完全不疼了。

            像往常一样做伸展运动放松身体。然后洗脸,吃早饭。

            为了确认恢复状况,特地回房间里稍微检查了一下,伤口从肉眼几乎看不出来了。

            所以我决定今天去买新的皮盔甲。离开旅馆后我走向防具店。

            我决定买和以前同样款式的皮盔甲。我向店老板询问,希望可以在加工皮革盔甲时,在衣服袖子里加上收纳飞针的袋子。

            店员没办法做主,所以直接跟师傅交涉。之后,帮我写了工匠的介绍信。是不跟钱过不去,还是劳动人民意外很质朴哩?虽然肯定是认出我了,但没有为之前强买皮甲的事情生气。

            朝被指点的工匠街走去。到了工匠街,门口居然有卫兵。但看了看在防具店老板写的介绍信,放行了。

            听到了叮叮当当打铁的声音,同时加工皮革的疑似粪便的强烈气味也飘了出来。怕臭的我一边掩住口鼻一边走向工匠工作室。

            来到了被介绍的工作室。这是一个从事皮革加工和皮革制品制造的作坊。

            「今天……」

            「你丫是谁?」

            看着在寒暄结束之前,就用怒喝盖上话头的大叔。居然第一次有了RPG世界代入感,教科书般的完全匠人气质的麻烦大叔。

            我拜托他帮我加工皮甲和内村衣服,而他要求了相当多的金额。因为应该是简单的工作所以确实不想落单吧。

            「不满意的话,可以去别的地方。」

            大叔这么说着,打算去店里面。

            据防具店的人说,与其说工匠们互相切磋,不如说是为了维护既得权益而团结在一起。

            如果破坏了手艺人的心情,就会传出不好的传闻,手艺人们也不再理睬委托。更过分的是如果惹怒手艺人们,连其供货的商店也会下逐客令。对于冒险者简直就是山穷水尽了。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大叔才这么强硬。没办法,我只好付了价。

            只是,因为不想就那样呆着,所以附加了条件。

            虽然也有惹恼对方的危险,但是作为有头脑的现代人我可不会任人漫天要价。虽然没有冈兹他们有经验,但我还是无法忍受被小看。

            「我可以付这个价钱,但我想监督过程。要是花了这么多钱,被人偷工减料可不划算。」

            「你说什么啊,你小子说我偷工减料!」

            「支付了这么高的费用,这是理所当然的权利。」

            「为了防止技术被盗,不给别人参观是规定好的。笨蛋!」

            「所以你是做着一份拿着高价,但外行看了也很容易模仿,其实很简单的工作吗?」

            「*****,我的工作可不是那么小儿科的!有能耐你就尽管偷师好了!」

            对自己的工作充满自尊的匠人,果然很容易被激将。师傅一边生气一边大步走向工作室,而我则一脸满意的跟在后面。

            花了这么贵的学费,让我用你的技术来回本吧。

            不能每次都穿一样的衣服。在其他的衣服上,也必须加工放暗器或其他口袋的地方。如果以单一的价格委托全部的衣服的话会很麻烦。

            在这里偷技术,自己加工的成本就便宜多了。也可以作为治疗受伤之前的消遣。真是一石二鸟啊。

            手艺人大叔不愧那一副的样子,工作起来动作迅速而准确。我集中全部神经,并用气息感知来观察细微动作。

            乍一看,就像平常缝衣的穿针引线一样。但是,使用了匠人特有的技术。

            用于坚固加工的特殊的针脚和步骤等缝制方法,有效提升活动性和透气性的不同皮革布料的预先处理和叠加顺序和位置,都非常透彻的学习了一番。

            之后将针线在脑中定义为武器,我就可以可以试着用技能准确重现这些工艺。

            没想到会来到异世界,也没想到把看似鸡肋的异世界技能活用后,可以这么轻松从工匠那里偷取缝纫技术。真是相当不错的经历。

            能自制原本只能定制的防具好处多多。除了省钱,这儿的物品流通也很混乱,就算被某个工匠看出可疑也可以轻松蒙混过去。

            飞针既可手持用作短兵也可投掷用作暗器。在空手状态下可以进行出其不意的远距离攻击,这是最大的优点。

            但一旦暴露了存在,就不会出其不意了。所以和它的原主人一样藏于袖口就好,而且能自己加工的话,就能保护相应的秘密。

            今后,加工类的技术可以多多注意。这些在游戏中经常被称作生产系的技能,从现在起有可能为我所用了。

            「监督」加工和检查结束后,我心满意足的离开工作室。急不可待的去市场上买了针、布、皮革。很快就开始在旅馆的房间里缝制。

            出院后已经过了三天,伤口完全痊愈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磨练缝纫技术。皮革很硬,针穿起来很困难,但熟练掌握要领,针就能顺利通过。

            虽然仅限于有限的工作,但是我的缝纫技术提高了很多。获得缝纫技能的日子应该也不远了。

            离上次的委托过去了两周。冈兹队里曾经豪游的公子哥们开始感到囊中羞涩。我差不多也要重新开始工作了。

            于是聚集成员一起商量接受哪个委托。

            谈话进行的不太顺利。理由很简单,冈兹的心情不好。因为两个星期以来一直包围冈兹的妓女们都去了别的男人那里。

            据说定期去镇上的小贩,在出城的时候预约了下一个。即使是妓女,如果违背约定,失去信用,就会有不好的传闻,客人也不会来了。

            冈斯说,比起他,对面更愿意出钱。妓女很好地安抚了冈兹,向那个客人走去。

            冈兹因此十分不爽。只要我们以外的人中途跟他搭话,就会摆出一副要用斧头砍他的架势。

            重提接任务赚钱的话题,奇怪的换到了让冈兹老大回心转意上面来。可是他对于下半身的怒气却出离认真,怎么也消不掉。

            说实话,虽然觉得很麻烦但心情也能理解。经过一段时间的劝导,冈兹终于恢复了心情。

            假如没有这群现充在错误的时机,错误的地点,以及最要命的错误的方式出现的话。

            「今天的委托真是轻而易举。」

            「但克罗伯猪还不是中途逃了几只。」

            「喂,冒险者被看不起就完了。不要在人多的地方说那种话。」

            时机就是这么巧,从乡下来了几个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冒险者。现充气场全开的男女4人组,一路旁若无人的咯咯咯欢笑着来到了公会酒馆。

            站在一旁的冈兹的秃头上立即露出了青筋。虽说只不过是皮肉生意的关系,但刚刚女人才跟着其他比自己有钱的男人跑了。突然上演的现充剧场简直就像是专场来嘲讽自己的。

            因为前世的相似经历,我也对现充们有点不爽。大概类似于相亲失败后的一人归途中,偶遇猫狗发情的尴尬情形。

            克罗伯猪是栖息在国境山腹地的猪型怪物。因为肉很好吃,所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虽然没有那么强,肉也能卖到好价钱,但是因为栖息地是山的偏僻地区,所以很难遇见。

            在山的偏僻地区,虽然个体数量少,但危险的怪物也很多。抱着风险特意去猎取并不多见。

            因为某种原因从山上下来的克罗伯猪偶尔会被人猎到。这些现充应该是单纯撞大运碰到了送上门的猪肉吧。

            从天而降的意外之财,所以特地去酒馆喝酒庆贺。

            这些家伙认真的吗?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一看就是新人冒险者,稍有发迹就在酒馆吵吵嚷嚷。

            这样简直就在说快来抢我。这几个人已经被在酒馆喝酒的其他冒险者,用盯着肥肉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无数遍了。

            肯定会以两名男子被杀,另两个女的无情被强暴后,合法作为奴隶被卖收尾吧。而且过了几天后谁也不会记得他们。

            在这里多管闲事是没有自知之明。不慎重的人早晚会轻易消失,适者生存是这儿的游戏规则。

            最初对现充很生气,但现在不同了。我反而开始同情他们。估计最早今晚就是他们最后人生了,至少让我记住你们的模样吧。

            年青人们谈论的光鲜亮丽和梦想和这儿格格不入,洛克克里夫的冒险者们也无法容忍他们的光芒。但没有力量的高尚在哪都是无用的虚妄。

            他们执意要找死就由他们去吧。我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心情适应这儿的规律,但冈兹会罢休吗?

            虽然这么想,但好像已经晚了。

            「好烦啊,可恶的小子!」

            冈兹的怒吼声回荡在酒馆。充满嘈杂的酒馆,突然安静了下来。

            「在酒馆大叫什么呀!」

            疑似现充少年们的领导者,声音颤抖着回应。但可以听出来只是在逞强而已。

            傻瓜吗你们!刚才忍一下麻烦就到此为止了。顶嘴起码要知道对手底细吧?你们对上的是洛克克里夫最强小队的冈兹耶?

            冈兹脸色铁青,无言掏出了他的大斧头。我用求救的眼神慌忙望向阿尔,但阿尔的扑克脸罕见的崩溃了,并摇了摇头。

            冈兹和现充们正准备在这个酒场掀起腥风血雨。而然后……我们估计就会被赶来的城市守卫不分青红皂白逮去坐牢。

            有什么办法避免这些?我绞尽脑汁开始思考。

            「哼哼,不敢还嘴了吧? 我们自己挣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用不着看别人眼色。」

            哇啊啊啊啊,这个**小屁孩!居然主动火上浇油啊。冈兹更加生气了,我都能看见他背影浮现出的阿修罗了!

            奇蒙依然面无表情,阿尔则向我不断使眼色。唉?问题最后还是推给了我?我只好心里一边流着泪,一边走向那个可恶的小鬼。


            回复
            6楼2020-09-19 19:25


              重发又被吞。


              回复
              7楼2020-09-19 19:28
                可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9-19 22:24
                  贴吧老是吞贴真的烦,发图片可能好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9-19 22:2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9-19 22:26
                      补图







                      收起回复
                      11楼2020-09-19 22:55
                        好看!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9-20 08:52
                          刚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9-20 23:38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9-20 23:38
                              谢谢分享


                              回复
                              15楼2020-09-26 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