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巷笙歌吧 关注:34,291贴子:169,890
  • 11回复贴,共1

【旧巷笙歌】【原创】坠落星火(现代,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旧巷笙歌】【原创】坠落星火(现代,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8-17 07:4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8-17 11:4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8-17 14:03
        第一章.


        想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对生活充满绝望么?


        想知道,为什么有人对世间一切淡漠冷然?


        想知道,为什么有人是那样喜爱夜空星光?


        夏依尘。他出生那年,灾与难齐头并进。农田被洪水淹没,本该热闹红火的沿海城市却因为海平面上涨,居民不得不搬入大陆内部,重新谋求发展。


        唉,灾年也。


        夏依尘。他出生那天,生死与离别双双到来。重病的奶奶在那一天辞世,母亲因难产与世长辞,叔叔为和父亲平分家产而大打出手。


        唉,灾天也。


        可是,一切与夏依尘有何关系?他的父亲:夏若倾,凭什么把所有罪责怪在他的头上?当初的夏依尘,他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啊。


        藤条一次又一次的落下撕扯着夏依尘背部裸露的皮肤,仿佛没有尽头。


        “父…父亲……”夏依尘微有虚弱的声音被夏若倾当作了求饶。


        啪!一下藤条狠狠的咬在了夏依尘青紫交加的背部。


        啪啪啪啪啪!五下又快又狠的藤条落在了背部,与斑驳的伤痕交错在一起。


        啪!最后一下狠狠落下。


        “回去禁足,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屋不许上药。”夏若倾自顾自的收起了藤条,就好像刚刚他罚的人不是他儿子一样,可以做到那么淡然。


        “是…多…多谢父亲……轻责。”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


        夏若倾转过身轻轻撇了一眼,夏依尘看着自己父亲的那双眼睛,没有心疼,没有可怜,甚至是…那双眼睛就好似一个外人瞅着别人受罚却幸灾乐祸…


        夏依尘止住了咳嗽声,用自己最强的毅力手脚并用回了房间。


        这次责罚不重,夏依尘刚刚回到房间便瘫在床上,他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他的父亲为什么罚他。


        这就很凄凉了…不是么?


        又是一夜深人静的夜晚,夏依尘抬头望向窗外,月光轻柔的洒下,星星恪尽职守的眨眼,他们都是那么寂寞与孤独。


        夏依尘曾经看过一句话,是兰波写的: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可是夏依尘,一直都是一个人。


        他的灵魂归宿,是夜晚的宁静。


        回复
        4楼2020-08-17 19:17
          第二章(1).


          有时候,夏依尘还是觉得他很幸运的,有的孩子是孤儿,有的孩子是残疾,有的孩子一落地就被压在黑暗里。而他,还有……父亲?


          或许,那个人能被称之为父亲。


          夏依尘依稀能记得一点点关于他伯父和叔叔的事,那时候他很小,小到一个成年人一只手就能托起他,当时一个男人在和抱着他的人争吵,吵的很激烈。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不劝他们也不和他们一起吵,就像一个旁观人,就像是在看戏。


          那个抱着自己的人,是父亲么?


          那个和抱着自己的人争吵的人,是叔叔么?


          那个看戏的人,是伯父么?


          夏依尘不敢再往下想了。


          目光从呆泄突然变得明亮,面前的化学题还在等着他。


          正在夏依尘准备将身心投入这题海之后,总有意外发生。


          夏若倾推门而入,“我,什么时候准许你关门了?”


          夏依尘在夏若倾推门的时候身体就一抖,听到了这句话更是没出息的一颤,尽管有问题他很想问夏若倾,但是他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问无疑是火上浇油。


          “既然敢关门,题是不是都做完了?”夏若倾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夏依尘。


          夏依尘不得不承认,分心而没做完题是他的过错。


          没有让夏若倾再多说,夏依尘起身,退后两步,跪下。


          “夏依尘,我最后告诉你一遍,无论何时,你的房门,不允许关。”夏若倾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儿子,末了又补一句,“没有原因!”


          夏依尘知道这是下了死命令了,陌生的液体仿佛要夺眶而来,连忙俯身答:是。


          夏依尘的面部埋起来了,夏若倾看不到。


          夏依尘埋面笑了笑,其实夏若倾下这个命令有原因。


          什么原因?何解?


          在这个家里,他,夏依尘必须听从夏若倾的所有话而不得反抗。


          夏依尘这一世,不可享福利,不可祈富贵,不可言生死。


          夏依尘这一世,所承受的痛,都顺理应当,所承担的苦,都不值一提。


          夏依尘这一世,将永生永世被按在黑暗里不得翻身。


          夏依尘这一世,只能当影子。


          回复
          5楼2020-08-17 19:18
            第二章(2).


            夏依尘的房间有藤条,夏若倾轻轻笑了笑从他扣下的身上&跨&过去,取了藤条。


            夏依尘&褪&了上衣,复又认错,跪正,跪直,跪好。


            他不觉得冤。


            以前因为没原因挨得罚多了去了,若是事事都要原因,他夏依尘也不&用活在这世间了。有时候,习惯了就好了。


            “啪!”响亮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炸开。夏依尘的后背顿时起了一条长长的肿&痕,在白&湛的皮肤上狰&狞着。


            “啪啪!”夏若倾挥舞着藤条,夏依尘轻微调整着呼吸。


            “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丝毫不放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十下,夏依尘狠&狠咬住了下唇,努力克制着微微晃动的身体,姿势变了,不多说,就是重来。


            这时候夏若倾却转头看向右侧的学习桌。


            他用藤条指着书桌上的几支笔,用那种轻蔑的,讥讽的语气对刚刚转过头的夏依尘说:“告诉你呢,所有的东西都应该规规矩矩地摆放好,一张桌不能多只笔同放,这才是规矩。”说着用藤条讲桌上的笔轻轻一挑,三支笔摔在了地上。


            夏依尘痛的死&死咬住牙关,从牙缝中勉强挤出一个字,“是。”


            夏若倾把藤条随手一扔,让夏依尘心里一颤。


            随后夏若倾说了一句让他有些许激动又有些许寒颤的话来,“你哥一会就到家了。”


            说起来这夏依尘的哥哥夏依夜,当初夏若倾想要扔掉夏依尘,是他死&活拦住了自己的父亲,跪着请求他不要扔掉自己的孩子,让他也有一个弟弟。


            当夏若倾不想供夏依尘上学,也是他苦苦哀求与他的父亲说男孩不能没有学上。当然,他也对父亲承诺,他的成绩不得下降于年级前五名,若出外一次,立刻让夏依尘辍&学。这看似严格到不可能的事,夏依夜却在短短一个月内创造出来了,并且一直保持在了年级前五。别人都认为为了这样一个败类弟弟不值得,劝他不要这样日日夜夜读书要注意身体,可他却丝毫不为其动摇。


            夏若倾离开了,夏依尘上半身趴在了床边。


            有时候,夏依尘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夏依夜,他的哥哥,明明应该活的那样光彩照人,却终是因为有他这个弟弟为自己抹上了不可去掉的污点。


            夏依夜倒不那么觉得,既然夏依尘是自己的弟弟,那么他就要在他能控制的局面范围内好好的护着,哪怕……所有人都说夏依尘是个不&祥&之&兆。


            回复
            6楼2020-08-17 19:20
              第三章(1).


              夏依夜很快到家了,他先去书房见了夏若倾。


              “给父亲请安。”夏依夜跪下道。


              夏若倾脸上露出来笑容,对自己的大儿子,他总是很满意,无论是夏依夜的哪方面都做到&无&比的优秀。


              但是他现在不能让他起来,“夏家那边有事?”


              不错,这次夏依夜&离家9天,就是因为收到夏氏家族的召唤,急忙赶回去的。



              夏若倾也知道,自己生为夏家子女,掌舵人的弟弟,他能在内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有。夏依夜咽了咽口水,“是大伯,他要求咱们在一周之内回夏氏家族,小叔也会在一周之内回到夏氏。”


              “恩?”夏若倾眉毛微挑,“他这是做什么?”


              夏依夜低头,“不知。”


              夏若倾用手指敲着桌子。


              哒,哒,哒。


              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近日谨慎一些,你既然回来了,身后肯定会有眼线,切不可擅自做主。”夏若倾认真的看着窗外来回走路的人。


              听到这,夏依夜不觉一颤,父亲听起来……有些生气。


              “是依夜办事不利,请父亲责罚。”夏依夜也知道,被眼线盯上了是他的错,回来的道上这么长他都没注意到。


              父子俩说了这些,完全都没注意到他们的话,甚至是视频,已经安安静静进入了一个躺着的手机里,而正在看手机的这个人就是夏若玧——夏若倾的哥哥,夏氏家族掌舵者。


              夏若倾摆摆手,“不用,你起来。”他知道,就算是夏依夜再谨慎,兄长想要派眼线跟踪,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夜儿先退下了。”夏依夜说的谨慎。


              “恩。”


              “父亲,那夜儿能否去……”夏依夜犹豫了。


              “恩?”夏若倾的眉毛挑起来了。


              “能否…能否去……看看依尘。”夏依夜心一横,咬牙说出来了。


              “恩。”夏若倾说完便不再理他了,他要为过几天回夏家做足够的准备。


              父亲…同意了?这倒是把夏依夜吓了一跳,他知道父亲&讨&厌&尘儿,但是今天这是…?


              夏若倾才没那么多时间管俩个儿子,看到夏依夜努力克制欢笑的表情几乎是跑着出了屋,看向了面前的手机…他要不要给兄长打这个电话?


              他真的不想回夏家,回到那里一言一行都要受到最严格的规范。


              “若倾。”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夏若倾闭了闭眼,终究逃不过的。


              “兄长。”


              夏若玧给了他两个字,“跪着。”


              夏若倾左手拿电话右手夹紧裤线,左右膝盖一前一后落地。


              他不知道兄长看不看的见,还是说有视频已经到了兄长手机里,但是他还是跪下了,因为…愧,也因为…兄长的威严,更因为…尊敬。


              “为人父,却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能做到贴身照顾,每日请安问好,甚至多年不回家,夏若倾,你真好意思。”对面的话语一串串袭来。


              夏若倾闭紧了眼,“兄长,我会带着夜儿依尘很快赶回去。”


              “恩。”一个字。


              之后就传来了嘟嘟嘟的挂断声。


              夏若倾放下手机,起身站在了桌子前。拿出电脑,修长的手指飞快的敲击着键盘。他要尽快处理好内陆这边的所有,包括在这边的房子,资&产,公司。


              是的,他决定了,他再也不回内陆了。这次兄长找他回来,绝不是因为他没有请安问好这件事。


              而是因为……


              回复
              8楼2020-08-17 19:2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8-19 15: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2-07 15:5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2-20 02:2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2-24 12: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7-26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