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巷笙歌吧 关注:18,745贴子:51,724

【旧巷笙歌】【原创】《白夜城》 穿越 古风 师兄(M/M)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旧巷笙歌】【原创】《白夜城》 穿越 古风 师兄(M/M)
谢清玦终于决定重回师门了,但是……
二师兄司暮冷笑, 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你跑出去玩够了?还敢回来?”
三师兄陆子渊沉着脸,握紧了拳头,说:
“跟我来。”
“撑好。”
师父……师父视而不见。
谢清玦:完了……重新拜入师门这事
有点棘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8-10 17:50
    咦,重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8-10 21:40
      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8-10 21:41
        来了,楼主要更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20-08-10 22:4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8-10 22:43
            又是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8-11 00:58
              深深别光搬不写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8-11 00:59
                来了,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8-11 02:36
                  等更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8-11 02:3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8-11 10:25
                      如果在三四个吧都看到同一个贴子,不要慌张,那都是我


                      回复
                      12楼2020-08-11 14:56
                        第一章 (上)
                           白夜国,振北街,一间人声鼎沸的酒肆内。
                           .
                           一少年模样的人坐在窗口望着临近的池塘,手中转着酒壶,并不喝,只是凝神听着周围人的谈话声。
                           .
                           “这白夜宫最近又要开始收徒了吧?”
                           .
                           “可不是么,这次应该轮到第四个弟子司亦枫来主持了。”
                           .
                           “不过白夜宫宫主不是还在闭关么,怎么选徒?”
                           .
                           “这俺哪能知道,我们凑个热闹而已。”
                           .
                           隔壁一桌腰肥膀子圆的大汉们带着酒意谈论道。
                           .
                           那窗边的少年听着,小啜了一口酒。
                           .
                           四弟子?
                           .
                           居然不是那位吗?
                           .
                           “你们可听说没?这个新来的四弟子和二弟子司暮司公子似乎有仇啊。”
                           .
                           司暮……少年一愣,手中的酒壶停止了转动。
                           .
                           这句话也引起了旁边人的注意,邻桌一人好奇道:
                           .
                           “这四弟子确是颇有些神秘,极少参加活动,兄台却是如何得知?”
                           .
                           那壮汉醉醺醺地一笑,道:
                           .
                           “这你便有所不知,我堂弟在白夜宫内做小厮,前段时间休假回家来,说那,说那……”
                           .
                           说着便要醉倒在桌。
                           .
                           邻座那好奇的男子急死了,又不敢喊醒他,毕竟那壮实的肌肉光看着就令人胆怯。
                           .
                           却见那少年挑了一颗花生米,在衣袖的遮掩下,两指一弹,咻地弹在那壮汉脑壳儿上。
                           .
                           “嘶--谁打老子的头?”
                           .
                           壮汉被打到头,瞬间就清醒了,站了起来,边摸头边瞪向那好奇男子。
                           .
                           这壮汉体型本就庞大,这样突然站起来吼一嗓子,把周围的酒客都吓着了,纷纷议论发生了什么。
                           .
                           更别说跟他一桌的另几个汉子也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有些胆小的客人已经悄悄放了酒钱便小跑溜掉了。
                           .
                           好奇男子明明看到了是那窗边少年干的好事,可是见那少年的模样生的怪精致的,就不忍心拆穿了,于是忙把壮汉劝坐下,摆手摇头道:
                           .
                           “可不是我可不是我,不过你倒是继续说下去啊。”
                           .
                           这时店小二也闻声赶来询问何事,发现无事后又添了些酒水变走了。
                           .
                           壮汉摸了摸还略有些疼的头,嘴里也不知嘟囔了句什么,便坐了下来,喝了口酒,道:
                           .
                           “说那四弟子总是被叫到暮央殿受罚,谁求情跟着一起被罚。你说这不是有仇是什么?”
                           .
                           好奇男子嘶了声,不再问了。
                           .
                           “哎……”少年装作漫不经心地听了,叹了口气,这个人怎么几年不见,变得更凶残了呢?
                           .
                           少年听完了想听的消息,仰头将酒一饮而尽,起身,对那男子点了点头,又利落地抛给小二几文钱,便出了酒肆。
                           .
                           少年走后酒肆又起一种议论的声音,“刚刚那个少年是哪家公子?可真好看!”
                           .
                           “是啊,一看就很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
                           .
                           “害,管他呢,来喝酒喝酒。”


                        回复
                        13楼2020-08-11 18:06
                          第二章(上)

                             此茶馆的装修别具一格,大堂倒是方方正正地方常阔,走廊却很长,越往里面走越冷寂。
                             .
                             走廊两旁是繁复镂空花纹的木质隔板,只能通过镂空的地方隐隐约约瞧见一些光亮,其余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
                             谢清玦脚步不停,径直向前走去。
                             .
                             尽头已经已经没有一丝亮光,谢清玦左转后进入一间昏暗的房间。
                             .
                             不,不是房间,这是一个法阵,四面昏昏暗暗看不清楚,仿佛一望无际。
                             .
                             只能看得见前方的地上有银纹绘制的六棱形图案,金色的光自六棱形轮廓而起,直射进上方昏暗的空间。
                             .
                             金色光芒上有繁复的银色花纹,随着金光的明暗变幻而流转起伏。
                             .
                             这便是传送阵。
                             .
                             谢清玦想了想,试着用这块脏兮兮的抹布触碰传送阵,抹布一碰到金芒便融入了进去,化作点点星光洒在谢清玦身上,谢清玦便放心地踏了进去。
                             .
                             也不知道是哪个奇葩想的,用抹布当传送阵的信物。
                             .
                             重新站回柜台的店小二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暗想:哪个**骂我?
                             .
                             谢清玦刚踏进传送阵还没站稳,一阵失重感袭来,赶紧运行功力抵御,不过便已被传送到白夜宫门口。
                             .
                             像坐电梯一样,谢清玦想。
                             .
                             谢清玦不知道,在他走后,店小二不紧不慢地写下欠条,并且用暗号唤出一黑衣人。
                             .
                             “你去,把这张欠条交给陆子渊,告诉他是他弟弟欠下的。”
                             .
                             “是。”
                             .
                             “喔对,你再多跟他要一百两银子跑腿费,记住了。”
                             .
                             黑衣人:“……是。”
                             .
                             主上好扣。
                             .
                             巍峨庄严的宫门,门是开着的,从内向外向看去能望到茫茫无际的森林,听到时不时有猛兽凶禽的吼声。
                             .
                             谢清玦站在宫门口的传送阵旁,环顾四周,感慨了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周围景色还是没怎么变。
                             .
                             只是以前他能侥幸从这里逃出去,不知道现在还可不可以。
                             .
                             突然间,传送阵冒出一瞬金芒,接着又是点点星光。
                             .
                             星光散去后,一群少年少女歪歪扭扭地瘫坐在传送阵上。
                             .
                             谢清玦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来的比他们早点,不然因为传送阵引力过于强大,运功都抵御不了而瘫地的模样岂不是要被人看去。
                             .
                             这个刚来的队伍大概有十几个人,几乎都是一些十八九岁,跟谢清玦差不多大的少年少女,身着锦衣华服,身戴玉佩玲琅。
                             .
                             显然是某几个盛世家族动用关系将自家子弟推来参与选拔。
                             .
                             毕竟,如今天下分为三个势力。
                             .
                             皇室位居东方,白夜宫驻落在西北浩瀚森林内,以及南方三大鼎盛家族。
                             .
                             皇族素来有号召力有威望,白夜宫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以及天赋秉异的弟子,而鼎盛家族传承百年,繁荣昌盛,族中子弟众多,人脉也极广。
                             .
                             三方势力各有底蕴,分庭抗礼。
                             .
                             所以一些不算鼎盛但实力还不错的盛世家族以及江湖门派便会把家中天赋较好的子弟送去这些势力中的一个参加选拔。
                             .
                             当然,也有些江湖散客,有本事的或者有天赋的,也会去参加选拔碰碰运气,但是,这过关率便大不如前者了。


                          回复
                          15楼2020-08-11 18:12
                            第二章(下)
                            而这三个势力其中,当属白夜宫的选拔最为苛刻。
                               .
                               首先,除非是用了消费高昂的传送阵,否则大部分人都找不到白夜宫的入口。
                               .
                               其次,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能闯过这无际无辽的浩瀚森林。
                               .
                               最后是白夜宫的选拔当真是严格至极,这么多年来只收了三位弟子。
                               .
                               这三位弟子也都是人中龙凤,个个不凡。
                               .
                               大弟子张启虽然几年前不幸病逝,但他在病逝前一年的那场“天一”赛事中拔得头筹,从此声名鹊起。
                               .
                               不过奇怪的是,这位大弟子从不曾说过自己的家世。即使有其它势力暗中查探,也查不出丝毫痕迹。
                               .
                               二弟子司暮是司家唯一的嫡子,性子很是肆意,待人冷淡,处事很有手段,一般人不敢招惹他。
                               .
                               那么这四弟子司亦枫便不是一般人了,据说他一进白夜宫便招惹了司暮,虽不知具体怎么招惹的,但他被司暮罚跪罚打已经是家常便饭,这是宫里侍卫、小厮都知道的。
                               .
                               而这三弟子是陆家的少主,甚为沉稳,年纪轻轻便已经带领陆家从经商世家中脱颖而出,当之无愧的富商。
                               .
                               因此许多人即使实力不够,也还是前赴后继到白夜宫来,甚至有世家把自家容貌绝佳的女儿送进来希望得到白夜宫三位弟子的青睐,不过一例也没成功罢了。
                               .
                               再说到这群人,这些少年们刚从眩晕中回过神来,便看到这般广阔的森林,皆惊叹出声来,一副惊奇的模样。
                               .
                               这其中中有位稍年长的青年,第一个收起惊艳的目光,组织起纪律来,让他们不要喧哗,整理一下仪容,大家都听话地照做。
                               .
                               安静下来后,那青年看到谢清玦也站在门口,见他孤身一人,差异了一瞬,便领着这群人走过去,主动打起了招呼。
                               .
                               “你好,在下朱年彬。”
                               .
                               朱年彬朝谢清玦拱了拱手,面带笑意。
                               .
                               此人容貌俊雅,藏青色长袍配上他高瘦的骨架别有一番风采。
                               .
                               谢清玦一笑,也拱手道:
                               .
                               “谢清玦。”
                               .
                               霎时一阵清风徐来,吹起谢清玦的束了一半的长发,衣袂飘飘。
                               .
                               当真是翩翩少年,气度不凡。
                               .
                               朱年彬笑意更浓,右手摊开指向身后那群少年们,介绍道:
                               .
                               “我们都是世家挑选出来的天赋尚可的子弟,如今来参加白夜宫的选拔,还望在选拔期间我们互相关照。”
                               .
                               他朱年彬刚说完,后面那群人中便有人上前来,抱拳道:“在下朱一鸣。”
                               .
                               “在下李可欣。”
                               .
                               “李斯。”
                               .
                               “张默之”
                               .
                               ……
                               .
                               谢清玦一一抱拳弯腰以示尊重。
                               .
                               待谢清玦招呼到第十个人之后,每招呼一个人,腰便酸一分。
                               .
                               不禁感叹道:这些世家子弟礼仪真好,人真多。
                               .
                               特别是那几个一脸傲气的,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把自己在江湖中结交的几百个兄弟们带到这些人面前让他们一个一个自我介绍。
                               .
                               待所有人都介绍完自己后,朱年彬说道:“我看谢兄是单身前来,不介意一同走吧?”
                               .
                               谢清玦知道此地距真正选拔场地还有距离,这朱年斌怕是有了些认路的保障,好心想带着他一起走,虽然自己知道路线,但还是领了这份好意,笑道:“怎么会介意。”
                               .
                               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向白夜宫内部而行。


                            回复
                            16楼2020-08-11 18:15
                              第三章(上)
                              谢清玦走在这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看着四周的风景,往日生活在此处的记忆纷纷涌上来,一时间百感交集。
                                 .
                              白夜宫内的建筑极多,层楼叠榭,雕梁画栋,檐牙高啄,各抱地势,一路走来不知经过了多少大大小小高矮不一的宫殿。
                                 .
                                 只是没有人住,略显荒凉。
                                 .
                                 看多了这些琼楼玉宇,倒让人觉得自己身处皇宫,不过白夜宫内没有如皇宫里的红砖砌成的逼仄的宫墙,只有一条宽敞笔直的朝阳大道。
                                 .
                                 今日阳光极好,洋洋洒洒地在宫中铺散开,一部分照在谢清玦和朱年彬一行人身上,勾勒出一层浅浅的金边,恍若一群朝圣之人。
                                 .
                                 朱年彬也只是听族中长老指点,知道大致方向,于是他们只能一直沿着大道向前走。
                                 .
                                 前行的过程中,朱年彬仔细打量了一会谢清玦,有些迟疑地开口,“谢兄气度样貌皆为不凡,可是在盛世家族中的子弟都是由家族传送阵一道送来,而谢兄独自一人前来,莫非谢兄是江湖散客?”
                                 .
                                 谢清玦来白夜宫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当然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搪塞一下。
                                 .
                                 “不知朱兄听过有个地方叫司家庄没有?”
                                 .
                                 谢清玦觉得叫“朱兄”实在是难听,但他又想不到更好的叫法,便只能这么叫了,要是在现代,哪用纠结这些礼数,指名道姓的喊都没问题。
                                 .
                                 “是在下孤陋寡闻了,倒未曾听说过。”
                                 .
                                 “司家,总知道的吧?”
                                 .
                                 “天下间鼎鼎有名的世家,知道。”
                                 .
                                 “而这司家庄呢,就是司家开设赌场与青楼的地方。”
                                 .
                                 “这……从未听说过啊。”
                                 .
                                 “那当然啊。”谢清玦嘴角勾起,司暮师兄,对不住了,“那是用来洗黑心钱的地方,所以很少人知道。我就居住在附近,往年受过司暮公子的照拂,所以这次是来报恩的。”
                                 .
                                 朱年彬狐疑地看了会谢清玦,到底还是没有问他是如何来到的这里的,毕竟是连司暮公子都愿意照拂的人,有自己的本事并不奇怪。于是只好勉强接受了谢清玦的胡说八道。
                                 .
                                 走了约摸一个时辰,大家都又渴又累到快要怀疑是不是走错路了的时候,宽敞的大道渐渐变窄,再往前走去,一条由汉白玉铺成的小道终于出现在眼前。
                                 .
                                 这小道两旁种满了桃树。正是芳春时节,桃花含苞欲放,也不知到了夏季,桃花绽开是多么艳丽。
                                 .
                                 这桃花小道只能容两人并排走,于是朱年彬偏头对仰着脖子凝望桃树出神的谢清玦道:“清玦兄,请。”
                                 .
                                 谢清玦回过神来,笑道:“好。”


                              回复
                              17楼2020-08-12 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