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 关注:249,549贴子:2,941,581
  • 19回复贴,共1

💙《重生将府小娇妻》TXT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重生将府小娇妻》TXT阅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8-02 09:38
    排雷:轻松甜宠文,双C,HE。
    沈辞×林琬宁
    纨绔轻痞小将军×娇软唇甜世家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8-02 09: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8-02 09:39
        ☆、雪夜
        昭惠七年,玄英上冬。
        敬国侯府西边一处偏院里,院门塌了一半,被厚厚的积雪掩着,北风怒号,携着硕大的雪粒子扑簌而下,又是个阴冷的下雪天。
        门旁边的下房里住着两个看门家丁,屋里烛火通明,氤氲着酒气,任外面风雪萧萧,屋内却一团热乎。
        院子主房内,琬宁卧在矮泥小炕上,身上盖了层薄薄的旧被,漏洞的窗户被风雪吹的呜呜作响,她捂着帕子剧烈的咳了几声。
        一旁往火炉加炭的丫鬟宝珠看的心惊,声音压着哭腔,“姑娘,药马上就好了,再等等。”
        宝珠咬唇,满脸气恼。
        姑娘是相府嫡出的二小姐,生母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8-02 09:39
          大娘子是荣安侯独女,身份何其显赫尊贵,可如今却落得个药石无医的下场,被扔在这破院子里,无人问津。
          一旁看门那两个***倒好,喝酒吃肉,克扣着她们的吃食,自己吃香喝辣的。
          琬宁小脸瘦的巴掌般儿大,她皮肤白皙,唇角的血迹看着格外触目惊心,“不必了,我应是不中了。”
          她视线落在窗外,皑皑白雪,倍感凄凉。
          当年,为了让父亲母亲放心,终身能有依靠,她虽不愿却还是嫁给了敬国侯的大公子宋庭严。
          那人虽是侯爵嫡子,却披着道貌岸然的人皮,日日堵在相府门前,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流水一样送进来,诚恳谦卑的样子终于打动了母亲,才定了这门亲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8-02 09:39
            往后那一段日子,左相林家与敬国侯府的亲事儿在盛京传得沸沸扬扬。
            相府的二小姐娇容秀丽,惊为天人,举止做派端静沉稳,在京中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名门贵女。
            新郎官宋庭严初次科考就登了进士,眼下在朝中虽然只做个五品的光禄寺少卿,可宋家世代袭爵,祖上有封荫庇佑,何愁日后的路走不长。
            多好的一段姻缘啊……
            可琬宁不愿意,那时候她已与将军沈家的二公子沈辞私下里交好。
            只是她出身文官清流之家,父亲母亲一向看不惯兵鲁子出身的武官,恰逢沈辞又随军去边塞出征,归期未定,她多次在父母面前提她与沈辞的事儿,都被斩钉截铁的拒绝。
            一个出身将府的公子,虽然家世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8-02 09:40
              位与她匹配,可打仗的事儿,沙场无眼,一打就是几年。眼下有了敬国侯府的亲事,林氏夫妇怎容许她做那待字闺中的老姑娘,只为等一个不确定的结果。
              最后,琬宁心如死灰的上了花轿,想着嫁过去后,身居后宅,闭门不出,寥寥余生就这么过去。哪想,人模狗样的宋庭严,却干.透了丧尽天良的事。
              早些年,她家权势还在的时候,宋庭严做事还能收敛些,都是去那烟花之地找女人,有时候月例花冒了,还会偷拿她的嫁妆去抵债。
              后来,爹娘被陷害与胡人细作通敌卖国,下狱而死。母家没落后,她在侯府的日子便异常不好过。
              她从不让宋庭严碰她,因此受尽公婆冷眼,随后便看着宋庭严将那数不尽的婀娜女子领进正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8-02 09:40
                渐渐地,她忧思成疾,宋庭严不但不肯给她治病,反而说晦气将她隔离在这废弃的院子。
                一方小院里,囚禁了她往后的人生。
                她辜负了自己,也辜负了她与沈辞的一番情谊。
                那时候,妍色春衫薄,少年意气风发,胸有壮志凌云,多好啊。
                想到这些,林琬宁眼眶湿润,指甲死死抠进血肉里,几欲喘不上气。
                宝珠吓了一跳,惊慌起身,“姑娘,您再睡会儿,就一会儿,我去找大夫救你!”
                琬宁扯了扯嘴角,弯出个笑颜,示意她安心。
                明明被痛楚折磨的消瘦憔悴,可那双病态的眉眼依旧美艳灼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8-02 09:40
                  她缓和了一会儿,不再咳血,许是眼里的笑意感染,整张脸都变得柔和不少。
                  “我走后,你拿着我腕子上的玉镯,去求他们将你放出去。左右他们针对的是我。”琬宁不舍得握着宝珠的手,“你才这样的小的年纪,不该被我耽误一生。”
                  宝珠吓坏了,拼命的摇头,她从出生就在林府,没了姑娘她能去哪呢。
                  琬宁说了长长的话,喘息了一会儿,不再与她辩驳,“你去看看能不能求来大夫吧。”
                  宝珠含泪应下,心里拿定了主意,快步朝门外走。
                  她今天就是死,也要找来大夫。
                  雪还在下,愈下愈烈,“呜呜”的声响似是地差要来索她的命,琬宁直直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8-02 09:40
                    看着窗外,目光渐渐没了焦距。
                    突然,外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积雪的“嘎吱”声,大剌剌的破门而入。
                    紧接着,一道墨色的人影出现在她眼前。
                    经历了两年雁关的风霜,沈辞的身形愈发高大挺拔,他阴沉着脸,唇角微抿,长且窄的眼睛却布满了血丝。
                    琬宁睁大了眼睛,径直坐起了身子,不敢相信的盯着他。
                    她怎么都想不到,临死之前还能见到沈辞。
                    一别沙场数年,他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自己却因遵从父母之愿另嫁他人。
                    沈辞应当对她恨之入骨,不然也不会归京一年多也对她不曾问津。
                    琬宁害怕面对他,也不想让他瞧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8-02 09:40
                      自己这般模样,下意识的别过身子,想躲着他。
                      “宁宁。”
                      沈辞走进了些,低低的唤了声。
                      一滴温热的泪落在琬宁细嫩的手背上,灼热的温度将她从梦境唤回现实。
                      她拿着帕子咳了两声,拭去了血迹,身子有些抖。
                      除了那年沈辞的大哥长御将军沈离战死沙场,她从未见过沈辞哭。
                      琬宁挣扎着动了动,声音有些吃力,想逗他笑,“盛京最诨名赫赫的沈二爷怎么能哭呢,你别哭呀。”
                      沈辞眼底一片赤红,抿着唇,身侧的拳头攥得紧紧的。
                      “我不该对你不闻不问,我早该去查的,是我不好。”他抚着琬宁的脸颊,神色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02 09:41
                        琬宁笑了笑,眼前的人儿脸颊清瘦,唇边布满了胡茬,周身戾气尽褪,哪有威震边关,声名赫赫的少年将军模样。
                        她轻声道,“不要皱眉,都变丑了。”
                        沈辞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置若罔闻,满脸痛苦。
                        她一下子想起了那时候沈辞出征前夕,她们两个坐在林家高高的墙头上,身旁便蓬勃高大的柳树,微风掠过,吹拂在脸上的柳叶都异常温柔。
                        沈辞说了要琬宁等他后,琬宁便羞红了脸,却也一板一眼的醋起来。
                        “那我们说好了,你不许与胡人女子交换情意,我便每月写信于你。”
                        “那我回信于你。”
                        琬宁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唇角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8-02 09:41
                          动,手朝着空气抓了两下,不住的呢喃,“信,信呢!”
                          沈辞低头在胸前衣襟夹层里掏出几封泛黄的纸笺。
                          雪光透亮,映的他手背上道道青筋格外明显。
                          这些信的日期大都来自数月前,可沈辞在雁关那,一年前就已经收不到来自盛京的信了。
                          他以为两年之久,久得足以让她放弃自己,所以他从边塞回来后,听到她嫁人的消息,几欲愤恨,便发誓不再见她。
                          若不是手下多事,查了查京郊驿站史的底,他怕是要一直误会宁宁。
                          琬宁挣扎着攥着信笺,没了精神的眼眸蓬出雾气,贝齿咬得死死的,“晓看天色暮看云,归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8-02 09:41
                            她哽咽了下,又捡起另一封信,“速归。”
                            有气无力的声音带着怅然,直直刺痛到他心底。
                            以前的琬宁总是活泼好动,穿着个花蝴蝶般的小裙子到处跑。
                            他总是嫌弃她,觉得她顽劣,没点半分淑女的样子,以后嫁不出去。
                            凭着这些,几乎支撑了他两年来的浴血风霜,怎么他回来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以为琬宁选择了侯府,高门大宅,安逸一生,却不想宋家竟如此对她。
                            宋庭严,想到这三个字,沈辞眉心杀意渐起,胸腔里不断冒出的念头肆意蔓延,再也遏制不住。
                            给爷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8-02 09:41
                              “咳咳……”间断的咳嗽声传来。
                              沈辞乱了心神,飞快的将她扶起,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不断涌血的嘴唇,痛苦的低吼,“宁宁,别这样,我带你去看大夫。”
                              琬宁死死攥着他的手,声若游丝,“不要去。”
                              她咳了两声,自己的病到什么地步了她有数。
                              沈辞扶着她的身子,眼里满是痛苦和焦灼,“都是那驿站史从中作梗,扣了你我往来的书信,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样。”
                              “我会查清你父母冤死的真相。”
                              “我会杀了宋庭严。”
                              “我……”
                              沈辞喉咙苦涩,艰难的道出了两年前就该说出的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8-02 09:41
                                我喜欢你。”
                                琬宁眼眶微微发热,只觉得视线模糊的紧,渐渐地,连沈辞好看的轮廓都看不清了。
                                她很想告诉他,不要替自己报仇,能在死前见到他,她已十分知足了。
                                她的因果,她的宿敌,不应该由沈辞替她背负。
                                他还有大好的前程要挣。
                                若有来日……琬宁思绪渐渐涣散,腕子顿了顿,终究是倒在沈辞怀里。
                                沈辞梗着身子,一动不动,只是扶着她的手抖的不行。
                                他迟疑良久,漆黑的眸就那么静静的盯着琬宁安静的睡颜。
                                半晌,好似大梦初醒,他面部异常痛苦,震颤着身子,痉挛着吐了一大口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8-02 09:41
                                  炉火燃尽,最后点微弱的火星也归寂在炉灰里,除去风雪缠绵,只余沈辞无声的绝望。
                                  他的宁宁那样怕冷,却死在了冬天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8-02 09:42
                                    ☆、初见
                                    昭惠六年,暑荫盛夏。
                                    锣鼓喧天,钟鸣四晌。
                                    今儿是沈将军府家二公子凯旋归京的日子,威耸的城门大开,百姓拥簇在街道两旁,都出来迎接如今盛京最闪耀权贵的所在。
                                    整个柳影巷被人潮围堵的水泄不通,大家伙们都想看看盛京年纪最小的将军到底是何等威风模样。
                                    曾几何时,盛京最年轻的那位长御将军也是出自沈家。
                                    只不过当年的沈家长子沈离从一出生就规矩上进的孩子,功名利禄是早晚的事儿。哪像这个沈辞,从小耍浑到大,半路出家,不想竟混得比哥哥还好。
                                    “这沈辞以前就是个混不吝,怎么几年不见就能带兵打仗,还破了雁关?”
                                    “可不敢胡说啊,你看陛下如今有多中意他,这次封了称号不说,那赏赐流水似的往沈家搬。如今的沈府,谁敢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8-02 09:42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8-02 09: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8-19 13:3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