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骑士吧 关注:82,002贴子:1,266,427
  • 15回复贴,共1

【首届文赛】灰暗之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

1.主角为构想出的原作没有的角
2.每段场景前的数字为时间线上的顺
3.有少量私货(明明全都是)
4.大黄蜂出现在对话中的名字采用了音译


回复
1楼2020-07-31 14:24
    【二】
      四面通透的大厅内,两个白色的身影正在交战。个头大一些的以惊人的速度和力度挥着骨钉,节节逼进。小点的那个也不甘示弱,一边在攻击的空隙里躲避,一边寻找破绽反击。钉和斧碰撞的声音令高台上观众愉悦。也许单纯的冷兵器交锋并不让双方尽兴,大个子开始释放眼花缭乱却精准控制的法术,小个子则掐准时机把根状的足扎进地面再迅速抽出,不一会匕首一般的芽破土而出,飞向对手。
      许久之后,结束战斗的二人走向观众台。小个子扑进头顶分出许多枝杈的优雅女性怀里,叹气道:“又是纯粹赢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得和它一样强呢,母后?”“那得看你付出多努力哦,派特斯。”白色夫人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对半跪在面前的骑士说:“你也辛苦了,纯粹。这里没有外人,不用多礼,起来吧。”
      派特斯跳下来,双手握住骑士的手。“你几乎天天都在训练,偶尔也跟我去玩吧。不知道父王为什么一直不让你出去,但是宫殿里也勉强足够了,虽然比不上外面精彩就是了。啊,玩累了的话,我也可以给你讲外面的故事,比如戳一下就哗地变大的球啦,铃铛响个不停的鹿角虫车站啦。还有美丽不输甚至远超这座宫殿的城市,虽然雨下个不停,但是即使全身淋湿我也流连忘返,给卢瑞恩先生添了不少麻烦……”听到背后传来一生轻哼,派特斯回过头质问,“你刚刚绝对是在笑吧,赫奈特!”
      “我们三个里你明明是最大的,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我可不能让其他虫知道这样的家伙竟然是我的哥哥。”大黄蜂毫不留情地嘲讽。
      “可恶,给你点颜色瞧瞧!”派特斯和大黄蜂绕着骑士追逐起来,骑士一会看着派特斯一会看着大黄蜂,最终决定看向王后。王后起身,用藤蔓状苍白纤细的双手,一手一个把打闹的二人卷起来,放在对面的座位上。“你们两个就别给纯粹添麻烦了。”
      二人只能乖乖听话。安静地吹了一会风后,派特斯想起了什么,向母亲询问:“父王去哪了?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他在前往雾之峡谷拜访教师莫诺蒙。”“唔……好久没见过莫诺蒙夫人,要是带上我一起就好了。小时候觉得档案馆里的小玩意们很有趣,还有那个叫奎若的家伙,捉弄他可有趣了,虽然他总是嚷嚷着要和夫人打小报告,但只要我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他就开始慌乱地安慰。啊,说回父王。他最近出去的越来越频繁了,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
      “别担心,你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强大最聪明而又可靠的人,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也要成为他和圣巢的骄傲。”刚说罢,王后察觉到自己竟然不经意用了个“也”这个字眼。于是她转头望向窗外,仿佛在欣赏美景。
      不过派特斯没有听出什么。作为圣巢两位尊贵高等生灵结合的证明,名副其实的王子,力量的继承者,受到所有人的期盼是理所当然的,完成它是他与生俱来的责任。只不过,他自己心里更在意一点的是身边这位骑士,名为纯粹的、从小到大的伙伴。


    回复
    4楼2020-07-31 14:25
      【四】
        派特斯环顾了一下周围,然后深吸一口气,把手按在厚重的大门上,试着注入灵魂。门上叉撞的图案缓缓亮起来,随即轰地开启。
        里面是一片望不到头的黑暗。派特斯把灵魂集中到头上的触角尖端,使之发出苍白的光。和漆黑相比,这光仿佛下一个瞬间就会被吞没。派特斯感受到一股不可控制的力量向上爬升,溢出大门,浓雾一般包裹着他。这股奇特的力量无形而野蛮,却让他感觉有些熟悉,甚至生出了莫名的安心感。
        派特斯动用了所有的须状手脚,沿着墙壁一点一点向下攀爬。就这样一边小心保持不直接坠落一边移动了很久很久,好几条须被岩石割伤,依然见不到底。但他能感觉越来越近了,因为时不时有东西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终于到达了这深渊的底层。用尽力气的派特斯用手撑着地面,却感觉地面并不平坦,也不像岩石,于是低头观察。看清之后,派特斯颤抖着挪开手,然后猛地环顾四周。他震惊了。视线所到之处都是苍白的外壳,这种独特的外壳他再熟悉不过了,没见过年幼的纯粹容器之外的其他虫拥有。
        派特斯蹲坐着,用磨破皮的双手拾起一个破损的外壳,紧抱在怀里。几只漆黑的鬼魂听见动静缓缓飘来,派特斯闻声抬起头。“你们……是它的同伴吗?”鬼魂们安静地飘着,没有语言。“还有活着的人吗?”刚说出口,派特斯想起了攀爬时听到的掉落声,现在也存在着。他抬头望去,一个失去生命的外壳刚好在眼前坠落。
        在鬼魂的注视下,派特斯正沿着原来的路向上攀升。之前感觉身心快要被黑暗同化时,本能提醒着他再不抓紧时间离开就要被侵蚀殆尽。没能找到更多的东西,他只好与不知能否听懂的鬼魂们道别。好在向上比向下要容易得多——即使那枚外壳依旧被紧紧抱在怀里。
      不过,派特斯没想到的是,那个苍白瘦小的身影正在门口等待着。
        “这不是任何人该来的地方。也不是继承了能打开大门的王之灵魂的你可以来的地方。”王注视着刚爬到地面、狼狈不堪的派特斯。
        “我只是在追寻你们永远不会告诉我的真相。”派特斯努力摆出不卑不亢的样子,即使知道这在王面前是徒劳的。“我看到附近的石碑了,而且泪城中心的雕像……其实您内心也是痛苦的吧?”这是空洞骑士册封以来他第一次对父亲使用敬语。
        “你是想指责我的残忍?还是想把这些公之于众?可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结果,与命运抗争是可悲的。”王转身背对着儿子。“不久之前我预见到了那位空洞骑士的终末。它有着致命的缺陷,封印并不能永久。好在这里还有不少替代品,让它们离开吧,死亡吧。强者会通过筛选,最后感受苦难的召唤,终有一个将回到圣殿,成为下一个空洞骑士。”


      回复
      6楼2020-07-31 14:27
        【五】
          自从被软禁在白色宫殿的这间房里,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舒适得连泪水之城高楼里的居民都会羡慕,可惜房间的主人却无法静下心来享受哪怕片刻。
          派特斯松开纠缠在身下的须状手足,喘着气趴在桌上。面前是那次态度万分坚决才得到王的宽容而带回来的外壳。
          冷静后,派特斯开始思考。他察觉到了这里发生了特别的异变,仿佛整座宫殿都化为虚无,却被什么东西强行包裹着。他不知道王在计划着什么,但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这里。
          派特斯将灵魂集中起来,慢慢蓄了十足的力到手心,然后把双手放在门上猛地放出。门被整个破坏,巨大的声响引来了守卫。以前的宫殿守卫早已被悉数遣散,代替的是无法交流、只会机械地执行王的指令的,傀儡一般的存在。派特斯一边裹着那枚外壳,一边极力避免着陷入与傀儡的战斗。好在从不远的仓库取回了武器。即使挥斧斩杀了不少傀儡,也无法从它们身上吸取到灵魂,还越来越多了。
          派特斯一路寻找突破口,其他路都被围住,只好朝着花园跑去。然而花园柔软的草地不复存在,铺满的是不露一丝缝隙的荆棘。派特斯咬咬牙,忍受着被刺穿透须足的疼痛继续前进。令他想不到的是,道路,不,是整个地面戛然而止,仿佛整个宫殿建在被雾环绕深不见底的悬崖上。
          “该死……父王做了什么……”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派特斯决定赌一把,把武器扔下去,然后用双手紧抱着那颗外壳,整个身体蜷缩起来,从悬崖上一跃而下。


        回复
        7楼2020-07-31 14:28
          【七】
            黑卵入口,三道封印已解开,残片碎落在地上。橙色的雾大团大团地从内部飘散出来,仿佛在宣告它即将占据整个圣巢。
            大黄蜂立在入口旁,她刚送别了一个小阴影,见证它去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向内望去,除了雾只有隐约发着白光的封印痕迹,剩下的是空洞的漆黑。这片能把身体吸干侵蚀的漆黑阻止了容器之外的所有活物进去一探究竟的想法,也包括大黄蜂自己。
            黑卵中心传出了几声剧烈的嘶吼。不像是野兽的咆哮,也不像是虫类的悲鸣,甚至带些管弦乐器般的高洁敢。但是在整个圣殿中都能从这高亢的声音中感受到愤怒与疯狂。
            是时候了。也许是在赌,但是它可以做到,它可以改变,它可以结束这一切。大黄蜂不顾本能对这交织的光与暗的抵抗,一边强忍着一边健步冲进黑卵。
            注视着大黄蜂直消失在视线中后,派特斯从圣殿角落的影子里露身形出来。他在门口站了许久,久到仿佛圣殿就要再次陷入沉睡,终于才转身离开。


          回复
          8楼2020-07-31 14:28
            【八】
              大黄蜂顺着气息来到一个隐秘的小屋内。小屋位于国王山道一侧的山崖下方,样式与德特茅斯小镇相似,但相隔着很长一段距离,从远处看几乎与灰暗的背景融为一体。
              推开门进入房间,里面明显有虫近期居住过的痕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一个被布遮盖的大置物架。大黄蜂环顾房间,目光自然落在它上面,于是把布掀开,发现竟然是规规整整摆在一起的外壳。这些外壳破损的程度各不相同,但不难看出的是——它们的主人都已死于非命。大黄蜂认出了其中一些属于被自己打败的那部分出逃容器。
              惊讶之余,大黄蜂还发现置物架旁边有一个小小的台子,上面摆满了刻好的石板,和圣巢里的那些保存着各种记录的古物样式很相似。不同的是上面的笔迹比较新鲜,最上面还卷着一张羊皮纸。大黄蜂拿起羊皮纸,拆开缠绕在上面的线,把纸展开。
              “亲爱的赫奈特: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了吧。虽然是我故意引诱的,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谢谢你。请原谅我的自以为是。不管是父亲、母亲、还是你,我都愧于面对你们。当然最让我羞愧的还是它。封印之时我不敢去见它最后一面,不久前封印解除,我看着你冲入那黑暗的圣殿,但还是无动于衷。我无法面对它,也无法面对代替它而来的另一个阴影,连见证都做不到。它们遭遇痛苦,我却只能独自伤感。虽然很想问它们还好吗,它还记得我们吗,但我已经失去了问这些的资格,也失去了干涉圣巢的资格。你能替我向母亲问好吗?我必须离开圣巢了。父亲虽然已经自我牺牲了,但他早已把自己的血、自己的灵魂融入了这片大地,连空气都充斥着他的威严,此时的圣巢也在不断受到他的影响。作为两个高等生灵的后代、也是和他亲缘最近的我,已经成为最容易受影响的目标。并不是说会被夺舍,但到最后我一定会变得不像我自己。我是个不称职的孩子和臣民,做不到父亲那样伟大,但我至少不想亲手毁掉珍惜的东西。让我再不知足地拜托你最后一件事吧。如果你对它,对它们还有哪怕一丝共情的话——请你让它们的故事不要消失在茫茫历史中,不要被所有人忘记。”


            回复
            9楼2020-07-31 14:28
              【九】
                倾盆大雨日复一日地刷洗着这座高楼林立的城市,见不到尽头。在这圣巢文明中心的中心,空旷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座雕像,但从古至今都几乎没有虫知道雕刻的骑士是谁,只通过几句简单的碑文了解它名为“空洞骑士”。它站在雨中,任由泪一般的雨水一遍遍从石头做的身体的缝隙流过,仿佛要永远地守护着这寂静的泪水之城。从某个时刻开始,那些占据市民和守卫们的躯壳、驱使它们死后继续不知疲劳地游荡的“病毒”宛如蒸发,这座城也真正回归了安宁,只剩雨声。
                一阵脚步声突然出现,但轻微到完全被雨声盖住,密密麻麻的雨水依然自顾自匆忙落下。派特斯拖动身体,挪到雕像旁,背靠着底座坐下。清澈的雨水早已淋湿了全身,他仰起头,不知道是在注视雕像还是在接受大雨的清洗。
                派特斯保持着这个姿势,然后缓缓把须一根根扎入地面,延伸进地底。慢慢地,他感到每伸长一寸就越来越费劲,但是再慢也没有停下,直到感受不到末端传来的直觉。然后,意识和灵魂随着扭曲伸长的躯体涣散。


              回复
              10楼2020-07-31 14:29
                【十】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代,曾经那无尽的泪好像终于要流干了。城市顶端的岩石缝被蓝湖沉淀的砂石堵住,只剩稀疏的几处挤出水一点一点地滴落。因常年雨水冲洗而并不显得败落的泪水之城也终于迎来了新时代的第一批冒险家。
                  “泪水之城果然和书里描述一样,不,是更加壮观美丽!”看起来很健谈又身手矫健的虫第一个从电梯上跳下来,望着周围兴奋地感叹了一番。
                  “喂,小心点。指不定这里有什么危险呢。虽然肯定没几个比我更强的虫。”认真带好全副武装而自满满信的虫提醒到。
                  “哈哈,没关系,我会保护你们!”看起来很强壮的大块头虫急忙跟上,走在最前面摆开架势。
                  “说的对,大家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虽然打架这种事情我不擅长,但是我会在别的地方帮到大家的。”声音细细的小个子虫紧紧跟在后面,努力使自己镇静。
                  “我说,你们叽叽喳喳的有完没完,快走啦。要是耽误了时间我可饶不了你们。”在路上一直愁眉苦脸抱怨的虫明显不耐烦了,催促着伙伴们。
                  一行人中最不显眼且似乎不爱说话的虫看了看附近的路牌,又回头看向热闹的朋友,无奈地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往这边走。“你们说,空洞骑士的传说是真的吗?”“这个世界还存在过这些生灵,太不可思议了!”“它们肯定很酷,即使是幼年的样子也十分可爱吧。”“万一,我是说万一,遇到的话有机会成为朋友吗?”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小队热烈地讨论了起来。
                  就这样一边聊一边玩闹一边穿过了好几条街道,最终,他们被眼前的一幕震撼。
                  还积着水的广场,骄傲而又谦卑地耸立着的是一位骑士的雕像。无数的白色藤蔓铺在地面上,末端向上攀升,缠绕着雕塑底部,仿佛融为一体。不显眼的虫突然在藤蔓中间发现了什么东西,于是上前把手伸进去拾起,翻来覆去仔细查看,原来是半块略显老旧的面具。
                  看来,这个古老的王国里又多了一个没有流传和记载下来的未解之谜了吧。它心想。


                回复
                11楼2020-07-31 14:29
                  【完】
                  (又一次压着死线才赶出来,好烂的文连我自己都不忍心多看一眼


                  回复
                  12楼2020-07-31 14:31
                    一共10段,6在开头,万一被吞也可以看这里
                    https://docs.qq.com/doc/DRHVydHBvUUZFTnN3


                    回复
                    13楼2020-07-31 14:35
                      评委意见:故事设计的还不错,文笔也很老练,虽然这不是我主要负责的方面。就多余人这个题材而言,虽然本文提交很晚,却是第一个符合题目要求的命题一作品。
                      我可以看到作者尽力的刻画多余的王子形象,应该说塑造的比较成功,主人公的乐天本性与其身份形成尖锐的矛盾,宽厚的爱和怜悯与父亲的坚定和不择手段形成对比,他是一个天生的理想主义者,却不得不面对最无情的现实。但从命题的角度,这篇文章也并非无可挑剔:最正统的俄式多余人形象应该包含两个对立的身份,贵族的身份和革命者的精神,革命者的精神当然可以用其他内容来替代,但总而言之应当与市民、手工业者、农民、小资产阶级挂钩,两种不同身份的矛盾影响了主人公的抉择,使其渴望改变又无决心,在两个阶层中都找不到认同感。从这个角度而言,这篇文章只做到了前一半,80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8-02 10:32
                        评委意见:
                        生命随着瘟疫一同消逝,只留下空洞骑士的传说。历史的真伪已无从判断,但泪城和雕像仍将延续这份传奇。生命重新在这片土地上活跃,也会有属于这个时代的英雄出现,但即使光芒万丈,也定无法掩盖空洞骑士的荣光。
                        只是世人只铭记英雄,又有何人能够记得那说书人?
                        为了符合选题,故事的设计明显下了功夫,90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8-09 22:41
                          评委意见:
                          在遣词造句如此直白易读的前提下,能够做到毫无流水账的感觉,可以看出作者的文字功底极强,并且自成一派。词与词的组合、句与句的转换都经过推敲,整体读起来画面感极强,更容易让人沉浸到故事中,可惜这并没有作用于所有语段,有些地方稍显“偷懒”,但是相信凭作者的水准能够轻易完善。起承转合设置完整,故事简单又不乏深意。
                          综合评分:80分。


                          收起回复
                          16楼2020-08-16 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