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言情小说吧 关注:105,859贴子:351,672

【原创】文笔不好,但也别盗《相貌平平》奉上一直很好奇,到底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文笔不好,但也别盗
《相貌平平》奉上
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入的了顾西的眼?
文/姜冬子
@贴吧用户_0M6eXy5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7-27 14:03回复
    0.1
    “我要结婚了,你来不?”
    收到顾西的微信的时候,江凡凡刚从手术室出来,跟了十一个连台,近五十个小时的手术,即使下了手术台,精神也还高度紧绷着。
    双眼直直地盯着对话框,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该回什么?
    恭喜么?
    还是不想来?
    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喊:“江医生小心!”
    抬起高度近视的双眼,模糊地看到有一把泛着银光的水果刀正朝自己逼来。
    是位急红了眼的患者家属。
    想闪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江凡凡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一把水果刀正结结实实地扎在左一肋间隙。可能是失血太多的缘故,她不仅没有感觉到痛,甚至还松了一口气,这下好了,有理由拒绝顾西了。
    之前混乱的人群瞬间变成看客,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胆子小的小孩子在哭,有人在维护秩序,也有好事者甚至拿起手机拍起了视频。
    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推着平车从走廊那头飞速奔来。
    呼吸开始跟不上节奏,周遭的一切也都变得灰暗起来,江凡凡所性就闭上了眼睛。
    但好在她是右位心,死不了。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7-27 14:04
    回复
      02.
      江凡凡喜欢顾西。
      第一次在英语老师家见到顾西的时候,凡凡不过十三岁。
      她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四点半,三伏天里的残阳透过老旧的木格子窗,照进来,明明暗暗的光影,悉数落了他一身。
      少年高且瘦,一件简简单单的白T被他穿得有些空荡,露出来的脖颈白皙修长。见到来人了,礼貌一笑,梨涡浅浅。
      一见顾西误终生……
      少年低头浅笑的样子,凡凡一不小心,就记了一辈子。
      那年,《十五年等待候鸟》很火,里面有一句话,凡凡一直抄录在日记本上。
      暗恋,虽然是场独角戏,但如果不放弃,就不会曲终人散。
      跟小说里的女主角黎璃一样,江凡凡也是单亲家庭,敏感得要命,终日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小眼睛塌鼻梁,长的一点儿也不漂亮。
      要不是因为有亮眼的成绩,像她这样相貌平平的人,大概这辈子都无法引起顾西的注意。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7-27 14:04
      回复
        有人吗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7-27 14:05
        回复
          没人我就更新三了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7-27 14:05
          回复
            小声bb:凡凡小心翼翼地喜欢着顾西,一直在努力变好,生怕自己配不上顾西的惊艳与美好。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7-27 14:07
            回复
              好的没得问题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7-27 14:13
              回复
                过来了,有点少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7-27 14:22
                收起回复
                  04.
                  高二文理分科的前一天,凡凡家隔壁搬来了新邻居,听妈妈说是个独居少年。
                  起初凡凡并不在意,还是当天晚自习过后被顾西堵在楼道的时候,她才知道,隔壁新搬来的那位独居少年是顾西。
                  少年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在楼道昏暗的光线中模糊了面容。
                  江凡凡第一次和他靠的这么近,近得都能够闻到他校服上面附着的,淡淡的洗衣粉香气。
                  这个味道似乎很熟悉,但凡凡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哪个牌子的洗衣粉。
                  在她愣神之际,听到顾西低低地说了一声:“好饿。”
                  他的声音很低,近似呢喃,是不仔细听就听不清的那种,但好在凡凡站得与他足够近。
                  凡凡脱口而出,“那到我家吃吧。”
                  说完之后才觉得尴尬,他们之间貌似还没熟到这个地步。凡凡怕他多想,有些欲盖弥彰地解释说:“我妈做饭很好吃的……”
                  “真的吗?那我可以吃吗?”顾西满脸的受宠若惊,看她的眼里都仿佛有星星要掉出来了。
                  凡凡没想到他是这副反应,心里有些小窃喜,连忙说:“可以啊,可以啊。”
                  在回家的路上,俩人慢慢熟络了起来。
                  顾西对江凡凡说,他要学理,以后考京城最好的医科大学临床系。
                  他说,他的父母都是京城二院的医生,在03年的那场浩劫中,面对非典病魔,二人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有坚定的眼神和匆忙的脚步,默默守在一线,救死扶伤。
                  后来父母不幸感染去世的时候,他还很小,不过要学医救死扶伤的念头早已在心底萌了芽。
                  顾西说这番话的时候,路灯昏黄的灯光投射在他身上,少年人身形单薄,满身落寞,看得凡凡有些心疼。
                  她悄咪咪地改了志愿,跟着顾西一起学了理,然后进了京城最好的医科大学。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俩人走得极近。
                  可是凡凡生性内敛,喜欢顾西这件事,她从未说出口过。
                  熟悉他们的人,都会戏称他们关系这么好,以后怕是要当一辈子邻居了。
                  每当听到这话的时候,凡凡都是表面应承,心底苦笑。
                  邻居关系,大概是她名正言顺接近顾西的唯一理由。04.
                  高二文理分科的前一天,凡凡家隔壁搬来了新邻居,听妈妈说是个独居少年。
                  起初凡凡并不在意,还是当天晚自习过后被顾西堵在楼道的时候,她才知道,隔壁新搬来的那位独居少年是顾西。
                  少年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在楼道昏暗的光线中模糊了面容。
                  江凡凡第一次和他靠的这么近,近得都能够闻到他校服上面附着的,淡淡的洗衣粉香气。
                  这个味道似乎很熟悉,但凡凡没有想出来到底是哪个牌子的洗衣粉。
                  在她愣神之际,听到顾西低低地说了一声:“好饿。”
                  他的声音很低,近似呢喃,是不仔细听就听不清的那种,但好在凡凡站得与他足够近。
                  凡凡脱口而出,“那到我家吃吧。”
                  说完之后才觉得尴尬,他们之间貌似还没熟到这个地步。凡凡怕他多想,有些欲盖弥彰地解释说:“我妈做饭很好吃的……”
                  “真的吗?那我可以吃吗?”顾西满脸的受宠若惊,看她的眼里都仿佛有星星要掉出来了。
                  凡凡没想到他是这副反应,心里有些小窃喜,连忙说:“可以啊,可以啊。”
                  在回家的路上,俩人慢慢熟络了起来。
                  顾西对江凡凡说,他要学理,以后考京城最好的医科大学临床系。
                  他说,他的父母都是京城二院的医生,在03年的那场浩劫中,面对非典病魔,二人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有坚定的眼神和匆忙的脚步,默默守在一线,救死扶伤。
                  后来父母不幸感染去世的时候,他还很小,不过要学医救死扶伤的念头早已在心底萌了芽。
                  顾西说这番话的时候,路灯昏黄的灯光投射在他身上,少年人身形单薄,满身落寞,看得凡凡有些心疼。
                  她悄咪咪地改了志愿,跟着顾西一起学了理,然后进了京城最好的医科大学。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俩人走得极近。
                  可是凡凡生性内敛,喜欢顾西这件事,她从未说出口过。
                  熟悉他们的人,都会戏称他们关系这么好,以后怕是要当一辈子邻居了。
                  每当听到这话的时候,凡凡都是表面应承,心底苦笑。
                  邻居关系,大概是她名正言顺接近顾西的唯一理由。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7-28 23:45
                  回复
                    来了?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7-29 10:53
                    回复
                      更新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7-31 17:33
                      回复
                        06.
                        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够收得了顾西这样优秀的男生。
                        在京城二院养伤的期间,凡凡有幸见了顾西的未婚妻,那位叫孟瑶的姑娘几次。
                        孟瑶也是二院的医生,副院长的亲闺女。
                        长的很漂亮,是那种第一眼看很美,看久了也依然很美的类型。
                        而且讲话从来都是不疾不徐,温声细语的,一听声音就能够容激起人的保护欲,即使江凡凡也是个女孩子。
                        像孟瑶这样的女生,无论是相貌,还是家世背景,配顾西,都是配得上的。
                        心一抽一抽地,跳得有些沉重。
                        离他们婚礼还有一天的时候,江凡凡出院了。
                        车驶在高速上,孟瑶提议去吃火锅,庆祝江凡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傻瓜,明天婚礼,你就不怕长痘吗?”
                        “没关系啊,咱们可以吃鸳鸯锅。”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江凡凡坐在后座,听着他们二人的谈话,只觉得尴尬。
                        他们的感情真好,旁人怎么也是插足不了的吧。
                        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一句在网上特别流行的扎心的话:“你若没有身份,连吃醋都要把握好分寸。”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8-06 20:11
                        回复
                          没有更新了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8-09 23:11
                          收起回复
                            07.
                            婚礼如期而至,江凡凡想逃也逃不掉。
                            她倒没有真的被顾西安排去做花童。
                            晨间的阳光正好,凡凡站在靠窗的一个角落里,朦胧的光影打在她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上,竟也有些暖洋好看。
                            钢琴曲《梦中的婚礼》缓缓响起,她笑着看顾西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从孟瑶父亲手里接过新娘。
                            和曾经脑海里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一模一样,只不过,新娘不是她。
                            其实江凡凡年少时,也曾学着情窦初开的文科少女,给顾西写过情书。
                            她的情书里这样写道:你是暮色西沉的烟霞,是故乡是初凉的秋,大梦初醒后的荒芜里,每一次皱眉都是为了你。
                            余光中先生说过,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但于我而言,日月星辉之中,你是第四种难得。
                            情书一直和旧日记本一起,锁在书桌最底下那个抽屉里,一直没有勇气送出去。
                            因为她太清楚自己的斤两,也太清楚顾西的审美了。
                            她知道,要是顾西拒绝,那他们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暗恋,虽然是场独角戏,但如果不放弃就不会曲终人散。”
                            这句话不假。
                            但是你入不了他的眼,一昧地暗恋,也不要指望到最后会有善终。
                            “下面有请凝视彼此的眼睛,新郎深情地拥吻新娘十秒钟……”
                            江凡凡的心跳的有些沉,大病初愈不久,脸色依旧苍白。终究是闭了眼睛,实在不想看到那个场面。
                            可惜我相貌平平,一世无成,惊艳不了你的岁月,也就孤孤单单,晃晃荡荡,过完了小半生。
                            你不会遇到遇到第二个我,友情也好,爱情……也罢。
                            一定要幸福啊,我亲爱的……新郎官。
                            07.
                            婚礼如期而至,江凡凡想逃也逃不掉。
                            她倒没有真的被顾西安排去做花童。
                            晨间的阳光正好,凡凡站在靠窗的一个角落里,朦胧的光影打在她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上,竟也有些暖洋好看。
                            钢琴曲《梦中的婚礼》缓缓响起,她笑着看顾西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从孟瑶父亲手里接过新娘。
                            和曾经脑海里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一模一样,只不过,新娘不是她。
                            其实江凡凡年少时,也曾学着情窦初开的文科少女,给顾西写过情书。
                            她的情书里这样写道:你是暮色西沉的烟霞,是故乡是初凉的秋,大梦初醒后的荒芜里,每一次皱眉都是为了你。
                            余光中先生说过,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但于我而言,日月星辉之中,你是第四种难得。
                            情书一直和旧日记本一起,锁在书桌最底下那个抽屉里,一直没有勇气送出去。
                            因为她太清楚自己的斤两,也太清楚顾西的审美了。
                            她知道,要是顾西拒绝,那他们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暗恋,虽然是场独角戏,但如果不放弃就不会曲终人散。”
                            这句话不假。
                            但是你入不了他的眼,一昧地暗恋,也不要指望到最后会有善终。
                            “下面有请凝视彼此的眼睛,新郎深情地拥吻新娘十秒钟……”
                            江凡凡的心跳的有些沉,大病初愈不久,脸色依旧苍白。终究是闭了眼睛,实在不想看到那个场面。
                            可惜我相貌平平,一世无成,惊艳不了你的岁月,也就孤孤单单,晃晃荡荡,过完了小半生。
                            你不会遇到遇到第二个我,友情也好,爱情……也罢。
                            一定要幸福啊,我亲爱的……新郎官。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8-09 23:23
                            回复
                              没有完结!没有完结!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8-09 23: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