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的下克上吧 关注:21,114贴子:94,500
  • 3回复贴,共1

[翻译]第558话 领主会议的报告会(三年级) 前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在真白,这边因为会吞,吞后不补,参见目录及整合。
另外翻译下请注意聊天不要超过这篇的进度范围剧透。
本话下就是聊1~558话。


回复
1楼2020-07-12 00:01
    (5-097) 第558話 領主會議的報告會(三年級) 前篇
    (譯者:立紗)
    (禁止未經允許擅自轉載、整合)


    「歡迎回來,姊姊大人」
    「回來了嗎,蘿潔瑪茵!」


     走出轉移陣房間,夏綠蒂、祖父大人和負責留守的近侍前來迎接我。麥西歐爾和威爾弗里德也都在,因為是從身分高的開始返回,能看到他們在跟先回來的奧伯夫婦交談。


    「蘿潔瑪茵、夏綠蒂,領主一族的會議會在明日下午舉行,注意別遲到喔。」


     養父大人注意到我抵達了,一臉平常地招呼我們。他的表情完全感受不到那個會議是要報告我要成為王的養女的事情,我衷心佩服地也回答「遵命」。


    「今日好好休息好明日能夠出席會議。」


     目送養父大人與養母大人一同前往本館的居住區域,我和兄弟姊妹、祖父大人和近侍一同邁步前往北邊別館。


    「蘿潔瑪茵,這樣的話不就能擔當你的護花使者挽手護送你了嗎?」


     祖父大人將手插在腰上那麼說。


    「誠惶誠恐,但是,波尼法狄斯大人,護送本來是威爾弗里德大人的責任……」


     萊歐諾蕾稍顯困擾地叫住祖父大人。祖父大人反駁「威爾弗里德說要將稀少與孫女接觸的機會讓給我」,還徵求威爾弗里德同意。


    「……在宴會等場合波尼法狄斯大人難以擔當蘿潔瑪茵的男伴,所以若是從這裡到北邊別館而已,是可以的吧?」
    「讓祖父大人護送蘿潔瑪茵會有危險。」
    「在說什麼呀,柯尼留斯!?放在腰上的手別動的話護送也是沒問題了吧!?」


     因為我在跟祖父大人扯上關係時多次遭到危險,所以我的護衛騎士有所警戒,但祖父大人手插在腰上挺起胸膛得意的那麼說。


    「那麼,讓我確認祖父大人手插在腰上是否真的能夠不動。」


     柯尼留斯兄長大人和安潔莉卡一臉認真地開始試著搖動祖父大人插在腰上的手,一再懸吊確認強度。


     ……太過森嚴了!雖然柯尼留斯兄長大人他們是認真的吧,但威爾弗里德兄長大人和夏綠蒂都在忍笑了!


     麥西歐爾一臉羨慕地看著說:「似乎很開心耶」,但威爾弗里德和夏綠蒂明顯一臉在忍住笑意的樣子。


    「如您所見,祖父大人的手完全不會動搖。蘿潔瑪茵大人將手搭在這裡,手臂想來也不會疲憊。」


     在耗上些許時間檢證後,結果柯尼留斯兄長大人沒辦法似地認可我去搭住祖父大人的手腕。我將自己的手按照柯尼留斯兄長大人指示的放在祖父大人的手腕上。祖父大人貌似相當有在注意速度,看起來是否有像是挽手護送風呢?


     ……不能說像是護送風,是因為與其說是我是和祖父大人挽著手還不如說是捉著手的感覺,旁邊看來就像是捉著吊環一樣呀。


     要看來有普通的挽手護送的樣子,我的身高還不夠。


     ……快,來吧。火之神萊登薛夫特的庇佑!我衷心期待成長喔!


    「姊姊大人,初次的領主會議如何呢?聽聞不僅在首日舉行星結儀式,還在最後一天舉行奉獻儀式,令我非常驚訝呀。」
    「我也很驚訝,是在地下書庫做現代文翻譯時,接到王族要求的。」


     雖然正確來說是我讓王族對我要求的,但這種事情不能對夏綠蒂說。之後從在地下書庫裡和漢娜蘿蕾與王族翻譯現代文時談的話題裡,講了些說出去也無關緊要的事情,然後聽負責留守的夏綠蒂他們講艾倫菲斯特裡的事情。


    「我們幫忙波尼法狄斯大人,有去供給魔力。還有,麥西歐爾跟威爾弗里德兄長大人一起記住禱詞了喔。」
    「啊—,有說過麥西歐爾必須記住洗禮儀式的禱詞……,所以一起去記了呀。比自己記還有效率對吧?」


     好像是因為神殿裡哈特姆特出的作業太多了,讓麥西歐爾的近侍欲哭無淚,而想出的解決方案。因此,威爾弗里德和夏綠蒂去協助麥西歐爾默背的樣子。


    「獲得成果了嗎?」
    「是,記住洗禮儀式的禱詞了。還有,在供給魔力後我能夠動了喔。」


     麥西歐爾因為在神殿也有進行奉獻,似乎也迅速習慣了供給魔力給礎石魔法。我們就在這樣聊著艾倫菲斯特的日常生活中抵達北邊別館。


    「祖父大人,感謝您的護送。」
    「唔嗯,那麼,晚餐再會……」


     祖父大人似乎把全部神經都集中在自己插在腰上的手上,他對順利完成護送好像感到非常滿足,滿臉愉悅地轉身離去。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20-07-12 00:02
      (之二)


       返回自己房間,我交代讓同行前往領主會議的成人近侍在休息到明天會議前,讓未成年的近侍跟他們交接。護衛騎士和文官都有一定人數所以能夠簡單交替,但侍從會只有格蕾緹亞一個人,在我考慮要怎麼辦時,莉瑟蕾塔向前出列。


      「蘿潔瑪茵大人,格蕾緹亞獨自一人會很辛勞吧,所以我留下。」
      「莉瑟蕾塔,但是……」
      「我跟每天陪同蘿潔瑪茵大人前往地下書庫的奧黛麗不同,僅是每日待在宿舍裡而已。」


       我知道莉瑟蕾塔在宿舍裡會準備茶水、將午餐從宿舍送去地下書庫,她並不是僅僅是待在宿舍裡而已。儘管如此,若將侍從的善意置之不理造成格蕾緹亞的負荷,也是個不及格的主人吧。


      「那麼,後天開始給予莉瑟蕾塔兩日休假,今日與明日就麻煩了。」
      「謹遵命令。」


       護衛騎士各自返回宿舍和自宅,兩名文官跟奧黛麗一起回去。莉瑟蕾塔和格蕾緹亞動手收拾起帶回來的行李,我就在聽取菲里妮和羅德里希報告神殿的樣子、閱讀他們抄寫的寫本當中渡過。


       ……聚集全部近侍的談話,直接接在領主一族的會議之後好嗎?啊—也必須叫來布倫希爾德。


       晚餐是聽取留在艾倫菲斯特的大家報告的時間,我們這邊的報告要留到會議上。


      回复
      3楼2020-07-12 00:02
        (之3)
         然後,領主一族的報告會舉行。這是聚集領主一族與其近侍、騎士團、文官的高層等許多人的報告會,但今年與往年稍有不同,在命令年齡尚未入學貴族院的麥西歐爾也要出席這點上。


        「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傳喚。」
        「是因為有對領主一族是為重要、無關年齡的報告吧?」」


         面對威爾弗里德有如在問「你知道什麼吧」的視線,我端起笑容回答「去會議就會明瞭喔」。不能在此曝露出「我要成為王的養女,所以麥西歐爾必須跟我交接神殿長一務」這件事。


         我們圍繞著緊張的麥西歐爾前往會議室,坐到指定的位置上。我帶的近侍,是侍從的奧黛麗、文官的哈特姆特、護衛騎士的柯尼留斯兄長大人。


         文官與侍從快手快腳地進行準備,在大家準備完成後,領主夫婦進入,這也一如往年。


        「大家似乎到齊了呀,現在開始進行領主會議的報告。」


         隨著養父大人的發言,報告會開始了。


        「今年因為又有重大變化,聯絡事項眾多。因重大決定也多,要注意別聽漏。」


         如同往年,從公開名次開始。陳述在領地對抗戰上向亞納索塔瓊斯的請願奏效,名次留在原位,取而代之將艾倫菲斯特待作戰勝組領地。


        「噢—,那可真是……」


         能聽到有許多人因為名次沒有提升安心的感嘆,從這點清楚看出大人真的跟不上的現況。


        「但是,成為戰勝組,就也被課以負擔。」
        「……咦?」
        「知道庫拉森博克管理舊卓斯卡、戴肯弗爾格和亞倫斯伯罕一同管理舊孛克史德克吧?多雷凡赫因為遠離戰敗組無法管理土地,則為了支撐中央而提供許多上級貴族,似乎因此陷入雖然有許多無法移籍中央的領主候補生,但領地內上級貴族稀少的狀況。」


         格里森邁亞和哈夫倫崔因與王族結婚成為姻親,也理所當然為了支撐現在的王族擔起巨大的負擔的樣子。至今艾倫菲斯特因為是中立領地,完全沒有負擔除了要求全領地負擔的事情以外的事情,但現在似乎有交代艾倫菲斯特也要扛起支撐王族的負荷。


        「……那到底是如何……?」


         養父大人環顧戰戰兢兢的貴族們,視線停留在我的身上後,說「明年,會公佈」。


        「但是,並非僅有負擔。為了迅速增加艾倫菲斯特的貴族,獲得承認,五年內與艾倫菲斯特的婚姻限定是入贅、嫁入,獲得四十個給予誕生的孩童的魔法道具。雖然有負擔,但能夠增加艾倫菲斯特的貴族。」


         ……啊—,我成為王族的養女,會對艾倫菲斯特造成負荷嗎?


         貴族的反應分成有那種程度的補償有所負擔也是沒辦法的、和不安到底是要被強加多大的負擔,在這當中,養父大人報告斐迪南的星結儀式延期、在領主會議上舉行奉獻儀式、大人也可能再次挑戰庇佑儀式等祭祀儀式相關的報告。
         還傳達了王族以奉獻舞讓魔法陣發光,所以次任君騰不只有蒂緹琳朵了。


         接著,告知思達普的取得年級要變更,這伴隨課程內容的變更;奉獻儀式會在領主會議的最後一天舉行,在貴族院裡也會以和庫拉森博克進行共同研究的形式舉行。告知這些明年後貴族院的變化。


        「取得思達普改回三年級嗎?不是因為貴族的數量增加有了餘裕嗎?」
        「思達普的品質好像會隨得魔力壓縮及得到的庇佑有所差異。根據戴肯弗爾格與艾倫菲斯特的共同研究,之後得到複數諸神庇佑的學生會增加。然後,在領主會議舉行奉獻儀式,大人也能夠再取得庇佑。先提升思達普的品質是為重要。」


         養父大人的說法讓貴族們開始露出理解接受的表情。


        「因為明年的教育課程改變,孩子們的學習或許會很辛勞。」
        「以思達普進行的是術科,想來學科的成績不會太大的變化。關於三年級取得思達普那個時期的教育課程,詢問莫里茲老師就會知道了吧?」


         養父大人「呣嗯」的點頭。在兒童室教授的是基本的學科,想來教學計劃並不需要太大變更。


        「倒不如說,要去考慮因為出售聖典繪本和教育玩具,數年後許多領地的平均成績或許會提高這件事比較好吧?」
        「啊—,是呀。關於解禁發售的聖典繪本,在上貢給王族的當場就進行了宣傳,想來相當勾引起大家的興趣。向普朗坦商會傳達要先準備好一定數量。」
        「因為那是冬季手工活,現在下令也不會增加。整頓葛雷修,下令為了明年會增加的貿易對象數量在今年冬天量產即可吧。」


         因為有先傳達聖典繪本要解禁,我有接到報告說有進行一定程度的量產,但要更增加是不可能的。


        「是嗎。因為有說過要讓明年能夠稍稍增加貿易對象數量,優先準備那邊呀。」


         葛雷修的準備進度到哪種程度了呢?在聯絡這個報告會的結果時,必須詢問一下吧。


        「初夏時,有奧伯‧亞倫斯伯罕的葬禮,不得不出席。我會留下懷有身孕的芙蘿洛翠亞,獨自前往。關於此事的準備也拜託了。」


         養父大人表示,先不論與喬金娜之間的糾紛,隔壁領地的葬禮是不能不出席的。也必須確認王族約定好要給予斐迪南的隱密房間是否有真的設置好,養父大人缺席是會困擾的。


         ……其實我是想自己親眼確認的……。


         因為交接與新生活的準備就會有許多許多事情,加上我本來就沒有體力不適合長途旅行,我的護衛騎士裡還有兩名不能帶到喬金娜面前。這種狀態下是不會給出許可讓我前往亞倫斯伯罕的吧。若要與養父大人同行,我想會是威爾弗里德或是夏綠蒂。


         然後,報告細節事項:拒絕蘭斯內維的公主前來;使用圖爾格的騎士們受到處分,遭到中央騎士團除名;席格斯瓦德與阿道芬妮的星結儀式讓魔法陣發光,基於此,次任君騰幾乎可說是決定了;眾人體驗過祭祀儀式,對祭祀儀式的關心提高。






        「要傳達給眾人的就是以上。清場。之後僅留真正的領主一族即可。包含近侍,退出。」


         在全部報告完後,養父大人下令要近侍離開會議室。至今沒有在領主會議的報告會後還排除近侍進行商談過。


        「奧伯!?」
        「到底怎麼……」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養父大人閉嘴不語靜靜等候大家離開房間。


        「蘿潔瑪茵大人……」
        「這是奧伯的命令。奧黛麗你們也請離開。」


         命令顧慮地看著我的近侍離開房間,我徐徐呼氣。高層和近侍就在彼此刺探著是發生什麼事當中離開房間。留下來的領主一族,除了知道全部事情的我和奧伯夫婦外,都露出非常緊張的表情。


        「大家,這個……」


         養父大人遞過來的是防止竊聽的魔法道具。在讓近侍離開房間後,還用心到要使用魔法道具,這使得麥西歐爾以微微顫抖的手接過魔法道具。


        「到底是要說什麼?」


         隨著祖父大人的詢問聲,養父大人終於張口。


        「決定,在一年後,蘿潔瑪茵要成為王的養女。然後,要與席格斯瓦德王子訂婚。」


         初次聽到養父大人說的話,大家都微微睜開眼,仿彿一時間不知道養父大人是在說什麼似地,嘴巴開開合合說不出話來。養父大人沉靜的語氣繼續向貌似無法理解的大家說明。


        「給予一年時間作為遷徙中央的準備期。在這期間,考量到蘿潔瑪茵的性命安危,別讓他領得知內定為養女的事情。必須在對外維持現狀下,私下進行遷籍準備。」


         養父大人沒有提到古得里斯海得相關的事情。無法肯定是否能夠得到古得里斯海得,也不知道會如何處置古得里斯海得,所以要先行隱瞞。能告知在艾倫菲斯特裡必須交接者的,只有「一年後要前往中央成為王的養女」這件事。


         最先理解到我成為王的養女結果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或許是夏綠蒂,她突然轉向威爾弗里德。威爾弗里德瞠目結舌,僵直著動也不動,僅僅有如要吞下養父大人般地緊緊盯著養父大人。
         麥西歐爾小聲喃喃自語「那麼,神殿要……」,被祖父大人的聲音蓋過去。


        「……在、在說什麼,齊爾維斯特!?蘿潔瑪茵要成為王的養女是什麼!?領主候補生無法移籍中央。」


         祖父大人失去鎮定聲音粗暴的頂撞養父大人,但養父大人從容地搖了搖頭。


        「蘿潔瑪茵是我的養女。解除收養,就會回復卡斯泰德的女兒這個上級貴族的身分。要移籍中央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你吞下那種亂來的要求了嗎!?」
        「是王命呀。雖然這邊有附加種種條件,但基於是王命,是不能不吞下的。」


         養父大人直接地那麼說。祖父大人問「條件是?」,目光炯炯地瞪著養父大人。但是,養父大人有如這是如同他預想的反應似地,靜靜地回答。


        「剛才也說過吧?為了讓貴族增加設下五年的結婚限制、得到孩童用的魔法道具!?」


         祖父大人情緒激昂地站了起來「僅僅如此就把蘿潔瑪茵賣去中央嗎」,養父大人說出在報告會上沒有說明的事情。


        「會對向前往中央的艾倫菲斯特貴族下達返回命令、承認蘿潔瑪茵成為王的養女會對艾倫菲斯特造成負擔,然後,回避斐迪南的連坐、改善斐迪南的待遇。以上。比起去年斐迪南隨便與王族做出決定、沒讓艾倫菲斯特得到像是利益的利益,我可不是做了比去年更有奧伯樣子的工作了吧。」


         聽到養父大人的發言,祖父大人瞪大了藍眸。


        「回避斐迪南的連坐、改善斐迪南的待遇!?那種事情到底是要怎樣?回避前往他領者入贅者的連坐與改善其待遇,完全不能與蘿潔瑪茵的收養相比。這不是也沒有關係到艾倫菲斯特的利益嗎?你是寵弟弟到蒙蔽心智嗎?」


         聽到祖父大人表示「若為奧伯‧艾倫菲斯特,就附加更好的條件」,養父大人滿臉不快地指向我。


        「回避斐迪南的連坐和改善待遇,是蘿潔瑪茵給出的條件。不是我出的條件。」


         在那個瞬間,大家的視線都朝向我。祖父大人吃驚到下巴都要掉下來的程度,視線徬徨起來。


        「蘿潔瑪茵,你,難不成是對斐迪南心懷愛慕嗎?難不成在神殿有什麼……」
        「祖父大人,我並非是愛慕斐迪南大人喔。擔心等同家人的人士是如此奇怪的嗎?……祖父大人在我前往中央後,會立刻遺忘我嗎?會不叫我孫女、說跟我毫無關係嗎?」


         我想著「那會有點悲傷呀」去詢問祖父大人,祖父大人立刻就說「才沒有那種事」否定。


        「即便解除齊爾維斯特的收養,你是我的孫女這件事還是毫無改變吧。」
        「那麼,這種感情是要稱作愛慕嗎?」
        「……什、什麼?」


         我對傻住的祖父大人露出微笑。


        「我對斐迪南大人的擔心,想來就跟祖父大人對將要遠離的我的擔心是同樣的心情。我本來真正請求的,是希望讓斐迪南大人返回艾倫菲斯特,雖然王族沒有接受喔。」


         那麼一來,不管是魔力、萊瑟岡古、神殿和印刷業務的交接等艾倫菲斯特的問題,大半都可以解決了,我追加說明。祖父大人稍稍垮下肩膀「……是想歪了」沮喪的坐下來。


        「蘿潔瑪茵對前往中央沒有感到避諱嗎?」
        「有。我會要放棄重要的印刷工坊和圖書館,從新書能夠立刻送達的環境,前往對我要在自己居住的建築物裡設立圖書室也顯露難色的環境。是有所不滿。」


         對生活水準下降的不滿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消除的。想要盡快在中央也設立印刷工坊、必須考慮能否改良艾倫菲斯特與中央連繫的轉移陣,讓新刊順利送達。


        「但是,斐迪南大人也未抗拒王命前往亞倫斯伯罕。我也因為是王命而沒有辦法。成為王的養女雖然僅能提拔艾倫菲斯特,想要能夠稍微幫上艾倫菲斯特喔。」


         祖父大人仍想說什麼似地張嘴,但養父大人聳了聳肩。


        「你的孫女要嫁給王族,不是件歡喜的事情嗎?不是說威爾弗里德配不上蘿潔瑪茵,蘿潔瑪茵配威爾弗里德太浪費了。」


         養父大人嘆著氣那樣說後,祖父大人的臉色大變,將視線轉向威爾弗里德。威爾弗里德浮現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注視祖父大人。


        「事到如今,不用露出那樣驚訝的表情,波尼法狄斯大人。」


        ************************************************


        返回艾倫菲斯特。
        然後,是報告會。
        到了只有領主一族後,第一個失控的是祖父大人。


        接著是後篇。


        回复
        4楼2020-07-12 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