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山大圣吧 关注:3,465贴子:150,180
  • 12回复贴,共1

随便写写吧。浪费我准备考试的时间:曾经有人画下这样的画——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便写写吧。
浪费我准备考试的时间:
曾经有人画下这样的画——有几人走到荒野处,见到一雌虎为了喂养几只幼虎面黄肌瘦,那雌虎或许会吞掉自己孩子充饥,后来有人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发生,便让自己老虎吃掉了。这就是舍身饲虎的故事,这被记录在敦煌的壁画当中。当时的人該以什么样激动又虔诚的心情表达人忘我的爱啊,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我是好人的想法,似乎他们认为自己死得合理,所以他们宁愿死得悄无声息。我们深深感动于割肉救鸽,耶稣上十字架的故事,就是因为我们认为我们要爱。在我国民国时期,弘一法师也有这样的故事:他坐椅子前都要先摇摇椅子,他弟子不解,见他常如此,便问他原因。他说他担心里面有蚂蚁,这样就可以让蚂蚁提前知道而不至于被压死了。后来传闻法师死前让自己桌脚放碗水,是担心自己火化时会有蚂蚁之类因此而死。
传言很美,我们都喜欢这样的故事。因为他们我们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好人,因为好人多是忘记自己的。他们更没有问什么我为什么做个好人却没有好的结果 更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好人就要求这个世界怎么样。
我并没有说普通的好人有什么不妥,但是至少来说至人无己,圣人无名可真有远见。可叹人们对他们却是忽视,而对一部圈钱而做的书顶礼膜拜。我并没有告诉他们什么歧视的话,只是我们见得更多,那些真正由人写出来的故事我们才会由衷赞美。
可是这些爱却也是有欺诈性的。就像韩寒这些,说什么我要和世界谈谈;也像烽火这样的,说什么我要对什么说说。可是我们更想看的是你怎么做,怎么说谁都会。有人说话为了挣钱,我爱这句话:无端浪费别人时间是谋财害命。你们有这样的自觉吗?所以文学需要精细,又需要修改删定,还要练字,我见世界上那么多国家的名作,如《追忆似水年华》几百万字,却又经过多少心血,作品如自己孩子,可是很多人只管生不管养却又如何说呢?有人说一个作家应该以作品说话。我很瞧不上这样的话,好像余华说过,烽火也学着说过,还有一个学样作家的人说着像作家的话。我很好奇,作为一个并没有什么作品的作家,学着说什么作家的话,真的很讽刺。
一个作者的前身是读者,我国读者众多。我要单列两个,那先是鲁迅与沈从文。鲁迅是个很厉害的读者,他写了《中国小说史略》,他不是说写书就写的。他可以写出《祝福》、《孔乙己》这样的名篇才可以说是以作品说话,能够让作品自身说话,那是难得的才子。沈从文并不喜欢《三国演义》这样的小说,但他一句“以生活为书”确实是最真挚诚恳的读者该说出的话,他写的《边城》里面环境与人物的合一,这种是真的桃花源的现实版,更是我们现在社会应该反思的。
但是有的作者并没有先当一个读者的准备,倒先把自己当成一个作者来了。可怕的是人们认为这是对的。 有人说烽火的阅读量很大,但是体现出来的只是简单的“滥用”。如果你想要看这种让你觉得作者阅读量相对挺大的小说,那种作者可以将历史贯穿起来的小说你倒可以看看《北京法源寺》。我并不认为能够找到什么知识是难得的事情,而能够理解其真实含义,更能够准确使用,那才是你的知识,不然你和记忆机器有什么区别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24 00:17
    阅读量大,这确实,不否认,但他缝合诗词就是膈应人,在喜好文学的人眼中,总管缝合的诗句,就像:床前明月光,月上柳梢头。举杯邀明月,天涯共此时。虽然都是写月亮的佳句,都是佳句,尴尬的慌,但看书少的孝子,还觉得朗朗上口,甚至有意境,当浮一大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24 00:21
      他连自己的书都经常烂尾和太监,说什么作家?,半夜两三点更新,两天不一定有一更,天天搁那搞运营,搞饥饿营销,呸,自己书的节奏剧情有问题不知道?我是不信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24 08:32
        真的特别恶心陈政华了。没道德没人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6-24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