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吧 关注:477,960贴子:17,018,535

【细品网文】 剑来:第764章 祖师堂内(本章分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目录:
1、刘羡阳的跌境
2、秀神开天的仪式
3、刘羡阳的来历
4、天庭共主到底是谁?
5、是梦是醒
6、其他

这章是讲“设定”的章节。

基本上都是平铺直叙,属于那种看似字数很多,但对剧情的推动毫无发展,可又不能说是水,因为又是必须要交代的设定章节。

下面捡几个有意思关键之处说一说。


回复
1楼2020-06-11 23:08
    一、刘羡阳的跌境

    曾经是元婴境剑修的刘羡阳在上一章中就很突兀地变成了金丹境剑修。无论是不是笔误,总管都在这里圆了回来。

    “无论是本命飞剑,体魄神魂,气府经脉,都没有任何损伤,就只是一粒元婴,有等于无,极其古怪。”

    按文中描述。唯一一个可能是阮秀开天所举行的仪式,这个仪式现在看来非常有意思,等下我们仔细说。

    而并不是刘羡阳梦中远游远古战场,被披甲者的威势所波及造成的跌境,因为这个梦是在和阮秀有过那场奇怪问答之前就做了的。


    收起回复
    2楼2020-06-11 23:08

      二、秀神开天的仪式

      现在越看越觉得阮秀开天的仪式包含深意。我们一起来回忆一下:

      原文中的:“天下长日之至,阳气极盛之时,郊之祭,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

      化用于:孔子曰: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

      大意是说:鲁定公问孔子,郊祭为什么有不同的形式?孔子答曰:郊祭是为了迎接长日的到来,是为了回报上天恩赐的一种盛大祭祀活动,太阳是享受祭祀的主神,月亮是配享者。

      而在《剑来》世界中,应该理解为阮秀开天的回归神位的仪式。宋集薪代表束木祭天;刘羡阳代表日;赊月代表月,再以江心为阳燧古镜取火,所祭祀的主神即是火神阮秀。

      那么很重要的一个点我没有注意到“江心为阳燧古镜取火”,江又是谁代表的?今天忽然明悟过来,原来是水神李柳,代表了大江水面江心,反射太阳,如阳燧古镜取火。

      那么象征架木祭天的宋集薪、象征太阳的刘羡阳、象征月亮的赊月、象征江心(阳燧古镜)的李柳,四者齐聚,才达到了令阮秀开天,重登火神之位的条件。


      收起回复
      3楼2020-06-11 23:08

        三、刘羡阳的来历

        现在刘羡阳跌了一境,李柳似乎因为被吞噬了神格,导致从十三跌为了十二境。

        李柳是至高神灵的水神,赊月代表蛮荒三轮大月之一的月魄,疑似远古月宫种。那么刘羡阳和宋集薪又有什么特殊之处?

        说刘羡阳是大日精华,显然他书中又没有这个设定,唯一一个与大日精华有关的王座大妖“曜甲”,他的金精王座,已经被坐镇剑气长城的道家圣人联手大剑仙米祜一剑劈成了两半,然后被周密吞噬。

        刘羡阳可以梦中练剑,是一种全新的剑术。而天下剑术天上来,皆有剑主所传。刘羡阳这门怪异的家传剑经又是从何而来?甚至可以回溯远游光阴长河以及梦中杀人。并且还有那件家传的“瘊子甲”,居然和防御无关,而是一件玄之又玄的功伐重宝。

        远古天庭破碎的原因,除了人族的登天以外就是内耗,除了李柳和阮秀的“水火之争”,另一个就是“持剑者负责破甲,传闻两者皆已陨落。”

        既然持剑者,天下剑主剑灵姐姐没有陨落,披甲者更没有理由死去。

        披甲者很可能就是“三山九侯先生”,那么刘羡阳会不会是披甲者选中的继承者?他古怪的剑经是来自于披甲者而不是剑主。加上那家传古怪的“瘊子甲”

        因为“持剑者”剑灵姐姐选择了陈平安,而“披甲者”选择了刘羡阳,再加上披甲者和持剑者也存在仇恨。

        那么到最后关头,刘羡阳在“披甲者”的胁迫下对付陈平安,刘羡阳会自愿放弃所有修为,成为第二个“木剑温华”的存在?


        收起回复
        4楼2020-06-11 23:08
          第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6-11 23:08

            四、天庭共主到底是谁?

            先说结论,我怀疑宋集薪这个人,可能和天庭共主有关。不过这是我的大胆假设,下面说说为什么这么猜。

            五位至高神,水神、火神、披甲者、持剑者、天庭共主。目前只有天庭共主没有眉目。而大家有个很高的呼声就是李柳这一世的弟弟“李槐”。因为李槐不但福缘冠绝剑来四座天下,并且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但是本书中杨老头又亲自说过,李槐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总管总擅长自己打脸,说不定李槐哪天就登基了。

            五位至高神的划分应该和五行有关,练气士也需要炼化五行本命物。水、火不用说。

            金,主锋利、兵刃,应是属于持剑者剑灵姐姐;土则是“三山九侯先生”的披甲者。

            那么只剩下一个木,木属性在五行中多为调和之用,作为天庭共主也需要调和另外四位至高神灵。

            那么除了李槐的“槐”,带有个木以为,还有个人就是宋集薪了。

            阮秀开天,需要架木以祭天,而集薪,搜集木材。同时“帝”字的甲骨文,就像是把木材困束在一起,架木以祭天。所以帝字的产生可能与束柴以祭的祭祀活动有关。

            徐中舒先生就认为:“帝”字像架木或束木燔以祭天之形。

            那么天庭共主,不就正是天帝?

            并且文中曾说过,真龙是唯一被神灵稍稍高看一眼,被收拢在昔年天庭五位至高神灵之一的麾下,虽然具体是哪位神灵没有说,但至少有1/5的可能是在天庭共主的麾下。

            那么当今天下唯一的真龙,是谁的婢女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综上,我个人大胆猜测,宋集薪可能与天庭共主有关。


            收起回复
            6楼2020-06-11 23:09

              五、是梦是醒

              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书友都有此迷惑,上一卷“远游客”的结尾,是陈平安在剑气长城等来崔瀺,崔瀺使出神通送陈平安入梦,并言明此为“问心局”,那么现在陈平安到底是否还在梦境之中?是否还睡在剑气长城的城头呢?

              陈保安一觉醒来,改天换地,周密和阮秀的开天而去最后导致了大战的落幕。不禁让书友们发出了“就这?”的疑惑。

              崔瀺曾在信中说:“这才是真正的三梦第一梦,故而先前三梦,是让你在真梦悟得一个假字,此梦才是让你在假梦里求得一个真字。”

              而现在是后三梦中第二梦的问心局。

              后三梦的第一梦教陈平安认得“真我”,其余两梦教陈平安认得“真天地”,继续解梦。

              我还是倾向于,陈平安此时可能处在光阴长河未来的某个渡口,或者是某个白描的白纸福地当中。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实世界中已经发生的。

              因为前三梦是看似为真,其实是假梦。而后三梦则是看似为假梦实际又是真天地。

              如果陈平安在这种环境下不能胜过大师兄璀璨,破局“醒来”,也就没有资格当个真正的“夜归人”。

              因为这是崔瀺对陈平安在真正破局而出之前的问心护道。


              收起回复
              7楼2020-06-11 23:09
                六、其他

                1、亚圣已经离开托月山,去了西方佛国。不过之前有描述说亚圣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阿良去了西方佛国地狱,堵住了鬼魂去往托月山的通道,同时阿良也在西方佛国。那么钟魁、高承、亚圣、阿良四人去西方佛国是要建立六道轮回?

                2、春露圃之所以没有被邀请,似乎还要被陈平安处理,应该是在大战之初备战时,春露圃不愿意放弃高额的利润,不再像大骊来往物资买卖。

                出处 第718章 吓浩然天下一大跳:米裕终于点头开口:“北俱芦洲风气如何,我比较清楚,再说了,咱们也没让春露圃几家亏钱,不挣钱而已,这都不肯,呵呵。

                3、开宗立派应该是需要遵循某种“礼制”,所以需要礼圣点头认可,而礼圣之所以可以从天外天忽然现身,应该是留下来的阴身坐镇而已,真身仍在天外天。

                4、第一次正式见到陈平安的泓下,泛起一种天然的敬畏。因为是水族的天然压制,裴钱曾在陈平安的心境中看到过深潭恶蛟。

                5、《营造法式》是宋代李诫创作的建筑学著作。

                6、原文:“ 一直双臂环胸打盹的魏羡,终于补了句:“我是粗人,说话直接,周肥你一看就一块飞升境的料。”以及“除了缺少一位飞升境坐镇山头,落魄山其实没有任何缺漏可言。


                暗示姜尚真应该会重返飞升境。

                7、陈平安问道:“莲藕福地?”种秋笑着反问道:“山主?”

                这个意思我觉得,陈平安原本是想让曹晴朗在莲藕福地历练,所以问的是何不在莲藕福地?

                种秋的反问:“山主?”意思是你真要当个一言堂的山主?

                陈平安随即哑然失笑。

                8、《鹧鸪天·西都作》·朱敦儒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在剑气长城,牢笼内有个大妖“云卿”有支名为“谪仙人”的半仙兵竹笛,上篆刻一行小字:“曾批给露支风券”


                收起回复
                8楼2020-06-11 23:09
                  大哥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11 23:09
                    今天的分析到这里就结束了,希望大家喜欢,欢迎各位书友讨论、指正。最后希望大家能关注我。


                    您的回复和关注,是我最大的动力。


                    回复
                    11楼2020-06-11 23:10
                      dd直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6-11 23:10
                        直播喔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11 23:10
                          直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6-11 23:12
                            补一


                            收起回复
                            15楼2020-06-11 23:12
                              前排插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6-11 23:14
                                午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6-11 23:15
                                  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20-06-11 23:15
                                    你为啥不让关注你?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20-06-11 23:17
                                      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6-11 23:19
                                        阔以阔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20-06-11 23: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6-11 23:21
                                            看得真仔细啊!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6-11 23:21
                                              总管呢,别请假了,快来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6-11 23:2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20-06-11 23:23
                                                  我应该是第一次这么前排,大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20-06-11 23:24
                                                    快删了吧,一会被抄,我会觉得被剧透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20-06-11 23:25
                                                      还是不太明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20-06-11 23: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6-11 23: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20-06-11 23: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6-11 2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