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哈吧 关注:17,776贴子:162,464

【授权转载】这一天 BY 琦珀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喂度宝宝


授权书:

2009-10-24 
2009-10-24 09:01 jkdsjs 

大人,我知道如此冒昧的HI您有点不合礼节,但是....啊啊我真的很喜欢您的《这一天》啊....可否转到百度伏哈吧?我的手机无论如何也上不了猫爪哈。
http://tieba.baidu.com/f?kw=%B7%FC%B9%FE

2009-11-9 
2009-11-9 21:48 琦珀拉 

大人请随意转载吧,不过,记得加上猫爪的链接可否?^_^


回复
举报|2楼2009-11-14 13:32
    回复
    举报|3楼2009-11-14 13:41
      序 
      某一天 
      某一天他会得到他。

      他在那个男孩出生之前,在那个男孩的父母出生之前就已经认识了他。他在阴冷的地窖中做着情(百度)色的梦,休息室里Slytherin们猖狂的笑声穿不透Slytherin寝室里厚重的帷幕,他做着梦,做着一个男孩子的梦。

      柔细的黑头发和他的一样黑但要比他的乱,清澈的绿眼睛和他的一样翡翠碧绿,干燥的皮肤比他的要更苍白,身体比他的更柔软,那孩子在他身下挣扎的时候他就了解这一点。他做着混乱疲倦的梦。Slytherin们被他的怪异吓破了胆,他在梦中喃喃低语,说着所有人都听不懂的奇异的带着气流嘿嘶音节的陌生语言。他的智慧在Slytherin中无人能敌,他的回答没有人敢于给予疑问,他说的奇怪语言没有人敢于质问是什么,甚至于没有人敢于走近他拉上床帷的床铺倾听他从梦中泄漏的邪恶音节和喃喃的呻(百度)吟。

      只有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梦着肢体交缠的梦,他低吟着极度的狂喜和愤怒,快(百度)感像海浪冲击沙滩徒留空虚的躯壳,他的体液玷污着他身下柔弱甜美的男孩,他的身体深入那无人碰触的处女地,他的唇享受着光滑肌肤在舌尖跳动的微弱博动。他的呼吸轻洒男孩紧咬的嘴唇,他低声微笑,喃喃低语

      Harry

      他不在乎自己说的是蛇语因为他清楚身下睁大迷蒙双眼越过他的肩膀望向天花板的男孩,那孩子所怀抱的秘密像他的一样庞大,而这秘密是在他出生之后由此时进入他体内的那个人带给他的宿命。那孩子对于黑暗的了解会像他一样深刻而彻底,而这个进入他身体的男子将会亲手引领他走近那绝望的深渊,他会像他一样伟大,因为他会站在深渊的那一边拿起魔杖对男子喊出致命的魔咒。Tom Riddle不会被杀死,死去的是在孤儿院被凌(百度)辱的瘦小男孩或是被麻瓜父亲抛弃的肮脏泥巴种,不堪回首的过往会被埋葬于男孩变声时沙哑嗓音喊出的阿瓦达中。

      然后他会重生。

      如凤凰涅磐般地从无底的绝望的堕落的末日般的深渊缓缓升起,他会睁开血红的双眼看向那个被他的精神,梦境,咒语以及体液污染的曾经纯洁无暇的男孩。他会微笑,会欣赏深不见底的因恐惧而染上深沉墨绿的双眸渐渐睁大。

      不是为复仇,而是为占有。

      某一天。
      Tom Riddle是个有耐心的男人。

      然后到了那一天,他会看着那孩子亲自来到他身前,俯下高高扬起的头颅,甘愿被他征服和占有。

      他会精心策划这一切,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棋,作好万全的准备直到那孩子明白自己完全逃脱不了Tom Riddle为他构造的甜蜜背德的牢笼。

      他会令他忠实的部下把那个孩子带到他面前。某一天。序 
      某一天 
      某一天他会得到他。

      他在那个男孩出生之前,在那个男孩的父母出生之前就已经认识了他。他在阴冷的地窖中做着情(百度)色的梦,休息室里Slytherin们猖狂的笑声穿不透Slytherin寝室里厚重的帷幕,他做着梦,做着一个男孩子的梦。

      柔细的黑头发和他的一样黑但要比他的乱,清澈的绿眼睛和他的一样翡翠碧绿,干燥的皮肤比他的要更苍白,身体比他的更柔软,那孩子在他身下挣扎的时候他就了解这一点。他做着混乱疲倦的梦。Slytherin们被他的怪异吓破了胆,他在梦中喃喃低语,说着所有人都听不懂的奇异的带着气流嘿嘶音节的陌生语言。他的智慧在Slytherin中无人能敌,他的回答没有人敢于给予疑问,他说的奇怪语言没有人敢于质问是什么,甚至于没有人敢于走近他拉上床帷的床铺倾听他从梦中泄漏的邪恶音节和喃喃的呻(百度)吟。

      只有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梦着肢体交缠的梦,他低吟着极度的狂喜和愤怒,快(百度)感像海浪冲击沙滩徒留空虚的躯壳,他的体液玷污着他身下柔弱甜美的男孩,他的身体深入那无人碰触的处女地,他的唇享受着光滑肌肤在舌尖跳动的微弱博动。他的呼吸轻洒男孩紧咬的嘴唇,他低声微笑,喃喃低语

      Harry

      他不在乎自己说的是蛇语因为他清楚身下睁大迷蒙双眼越过他的肩膀望向天花板的男孩,那孩子所怀抱的秘密像他的一样庞大,而这秘密是在他出生之后由此时进入他体内的那个人带给他的宿命。那孩子对于黑暗的了解会像他一样深刻而彻底,而这个进入他身体的男子将会亲手引领他走近那绝望的深渊,他会像他一样伟大,因为他会站在深渊的那一边拿起魔杖对男子喊出致命的魔咒。Tom Riddle不会被杀死,死去的是在孤儿院被凌(百度)辱的瘦小男孩或是被麻瓜父亲抛弃的肮脏泥巴种,不堪回首的过往会被埋葬于男孩变声时沙哑嗓音喊出的阿瓦达中。


      回复
      举报|4楼2009-11-14 13:51
        Title: One Day
        Pairing: Tom Riddle/Harry Potter
        Author: Qipola
        Translator: Juni
        Disclaimer: Don't own, JKR does.
        Rating: ... ...
        Summary: Tom Riddle is a patient man, one day he would...

        ***************************************************

        One Day


        One day he would be his.

        He knew the boy before he was born, before his parents were even born. He dreamed dreams of sex, in the gloomy cold Slytherin dungeon, The laughters of those Slytherins in commen room could not get through the heavy curtain around his bed. He dreamed, dreamed of a boy.

        Those soft hair is as black as his but tousy, the liquid clear eyes are emerald like his, skin paler, body suppler. He knew entirely well while the child struggled underneath him. He dreamed those tangly and weary dreams. Slytherins are feared for his oddities, he muttered in his dreams, spoke in a strange language sounded rather more like hisses. He the wisest in Slytherin that no one could compare, his response and the strange language he used no one ever dared to question, and no one would approach to his bed with those closed heavy curtain to listen to those evil syllables and soft moans seeps from his dreams.

        Only himself knew what he said.

        He dreamed dreams of tangled limbs, he murmured his ferocious ecstasy and satisfaction, orgasms faded like waves struck and retreated shore of his body left only void. His seeds tainted the sweet supple body underneath him, he entered deeply into the innocent place no one ever touched, his mouth appreciated the creamy skin vibrated slightly at the touch of his tongue. His breath poured on those tightly curled lips, he smiled and murmured-

        Harry

        He didn't care spoke like snake, because he knew the boy beneath him with wide hooded eyes gazing at the ceil through his shoulders, the secrets he carried is just as great as his, and those secrets are the fate after his born brought by the man who's inside him at the very moment. The boy would know darkness as well as he. The man inside him would lead him to the despaired abysm, then he would be great like he, he would stand against him at the other side of the abysm, aiming his wand at him and shout out the deadly curse. Tom Riddle would never be killed but the abused skinny boy in the orphanage or the filthy mudblood abandoned by his muggle father, the awful past would be buried by the Avada Curse in the raucous voice from the boy.


        回复
        举报|5楼2009-11-14 13:54

          Then he would be reborn.

          Like phoenix rises slowly from the  hopeless vicious abysm which leads to no ending, and he would open the crimson eyes staring at the boy once innocence swallowed by his thought his dream his curse and his seeds. He would smile satisfyingly, enjoy the emerald green eyes widen and darken in panic. 

          Not revenge, but possess.

          One day.

          Tom Riddle is a patient man.

          Then that day would come, he would see the boy come to him, lower his head that once held high, willingly to be taken and possess.

          He would carefully plan everything, step by step, prepared. He would let the child see that there's no way to escape from Tom Riddle and the sweet trap for him built of sin.

          His loyal following would bring the child to him.

          One day.


          回复
          举报|6楼2009-11-14 13:54
            破百度,不停的要审核....敏感词测试器打不开==


            回复
            举报|7楼2009-11-14 13:55
              “你是谁?” 

              “你不会想知道……Kitten……”确切地碰触他,结实的触感比任何情梦中温润柔滑的女体更为火热灼痛,他拨开凌乱泥污的黑发,吻上额上他的烙印,身下男孩呼地惊喘。 

              “如果你是想找你的魔杖,那么……”这么瘦弱的身体,在他身下仿佛一折就断的纤细脊背,他怎么才能压制住这顽强的身体而不至于压垮他。吻他的额头,吻他的耳侧,吻他的脖颈,吻他在梦中无数次以目光,舌尖,指尖膜拜的光滑的肌肤,只是为了占有,从他还未出生开始,从他还不曾了解冲动与欲望的时候。 

              “我的魔杖在哪儿?”被他的双肘挤压开耷拉在身侧的手臂呼地扬起,嵌着泥土和血污的指甲像锐利的小钩子划破男子昂贵的黑袍,“在哪儿??”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命令,他以为这种盲目的骄傲可以吓倒所有人,那么他真是错得离谱,Tom Riddle从来不会被任何人震惊。毫无光泽的绿眸中燃起的火焰几乎让他怀疑自己的魔咒,而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Pity He Will Lose It All……


              回复
              举报|9楼2009-11-14 14:10
                “断了。”火焰刹那间熄灭,一根魔杖在这眼中可以激起比他的吻更激烈的反应,他再度低下头,吻上那嘴唇,咬破柔嫩的口腔,如德古拉吸吮甜美的鲜血。,“你似乎不喜欢我的吻?嗯?Harry?” 

                “为什么?”男孩扭过头,睁大无神的眼睛,壁炉的火光照亮漆黑的瞳孔,金绿色的瞳仁之上洒布着暗蓝的斑点,银色细丝装点瞳仁之外,乳白眼白水银般清澈透亮。或许他不该施咒,现在他错失这双眼睛里映上英俊男子时的意外以及惊讶以及恐惧以及…… 

                “你不会想知道。Harry。”你不会想知道你是如何被人背叛,如何被当做礼物送到这里,不会想知道你想知道的任何事。你不会想知道邓不利多战败了,不会想知道红头发的Weasley和聪敏的Granger都已经战死。在你昏睡的时候。 

                “为什么?” 

                “因为你是Harry Potter。”所以我必须拥有你,你只能如折翼天使般被我占有,因为你是Harry Potter所以你只能是,你不能想逃出这里。因为你不能。他吻上男孩的嘴唇,吞咽他最初以及最后的为什么。 

                “我在哪里?” 

                他的舌尖伸出,舔过男孩略为突出的喉结,享受男孩猛地一颤,‮感快‬如同水波荡漾般一波波穿过少年的身体,扭动着想要脱离男人的压制却被更为结实地压进凉爽的黑丝缎:“在我的卧室。”


                回复
                举报|10楼2009-11-14 14:11
                  “你是谁?” 

                  又回到了原点,他不能现在就说,这会破坏他长久计划的一切。他向下移动,舌尖扫过苍白的锁骨,他感觉得到少年在他身下的紧张,“放轻松,我的,否则你只能伤到你自己。” 

                  “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疤痕,你的丑恶,你的黑暗,你的纯洁,你的身体,你的精神。旧T恤被推至腋下,白皙的胸部暴露于他锐利的视线,他一手撑床,一手推开丑陋的衣物,审视身下美丽的肉体,像梦中一样美丽,尽管因战争而伤痕累累。
                  “放开我!”男孩的瞳孔突地涣散,又猛然紧缩。看来是意识突然进驻他的头脑,他捧住他的脸颊,危险地低笑:“你确实不想知道你的朋友会怎样,是吗?Harry?”他吻他的眼睫毛,如黑豹捕捉猎物般感受他明显的紧张。游戏结束了,他凑近他的耳廓,拉丁语的咒文从唇间呼出。


                  回复
                  举报|11楼2009-11-14 14:12
                    “Tom Riddle!!!”  
                    “是我。或许你可以说,伏地魔。这两个名字对我没有太大意义。”他微笑,“你的朋友被我囚禁,在Riddle庄园。”  

                    “你想要什么?”


                    回复
                    举报|12楼2009-11-14 14:16
                      “你。”他低头亲吻他的胸脯,“完全的,彻底的,服从。”他的舌尖逗弄暗红的突起。“否则你的朋友将会很危险。”他的喜悦来源于他身下男孩超越恐惧的快()感颤()栗。他大可不必告诉他的亲密朋友在之前的战争中死去。他只需要他,Harry。
                      只有这个男孩能解得了他内心的饥渴。


                      回复
                      举报|13楼2009-11-14 14:19
                        男孩闭上眼睛,像破碎的娃娃完全失去了抵抗。只有虚软无力的四肢和冷漠的面孔。他拿起黑天鹅绒的枕头,扶起他的腰,垫入之下。

                        只有他。

                        一根食指塞进男孩宽松的皮带。能这样穿着过大的斜条纹棉布裤而不至于滑下纤细的腰围。食指扣动,皮带扣应声而开。男孩的手指紧紧抓住黑色丝缎,握成拳状。他太过紧张了,男子抬起他的拳头轻吻发白的关节。“放松……Harry。”


                        回复
                        举报|14楼2009-11-14 14:19
                          男孩弓起身,一只手探进男子浓密的黑发,当男子弯下腰,含住他柔软的分身。灵巧的舌尖逗弄私密皮肤,敏感毛发,分身前端分泌的淫靡液体湿润着男子的口腔。甜腻的呼吸穿透纤长的脖颈。他放开已经半是硬挺分身,抬起身,少年急促地喘息,温润的绿眼固执地钉向天花板。他的Harry,明明在梦里是那么热情,却仍然不愿接受事实。

                          邓不利多失败了。淋漓少年微咸体液的舌尖舔上火光下半透明的耳轮,修长大手抚摸他的胸部。

                          因为我想要的只有你。亲吻他平坦的小腹,小巧的肚脐。小小的圆圈以舌尖为笔,划在苍白的大腿内侧,却故意掠过期待的分身。男孩抓紧他的头发,哭泣似地声音有一下没一下地刺激他的欲望。仿佛不经意间,他的舌尖扫过天鹅绒般的顶端,有趣地看着它猛地一跳。


                          回复
                          举报|16楼2009-11-14 14:21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你我。大手扶上纤瘦的大腿,推开而显露出柔软的私密,魅惑的颜色。身下男孩小声地哭叫只是化为一股火焰,直逼他的欲望。被枕头顶起的腹部在灯光下闪烁着异样而情丨色的光芒。 

                            “不……不要……”臣服于欲望之下的他抬眼,望向湿润的大眼。男孩的双颊早已被泪水打湿,“Please……” 

                            他微笑,凑近男孩的嘴唇,轻声低语,把湿热的气流吹进男孩干裂的口腔:“你确定你不会想要我……Harry?”大手伸至他两腿之间,轻轻握住青涩柔嫩的分身:“已经这么地……”男孩咬住嘴唇,连连摇头,更多晶莹的液体从黑睫毛下涌出。 

                            “你在梦中喊的难道不是我的名字?Harry?”所以为了防止被亲密的朋友发现,不得不施上寂静咒。 

                            “你高潮时的液体不是弄脏了你的棉被?”所以只能在清早偷偷把棉被迭起来,塞进床下,吩咐从Malfoy庄园逃走的小精灵替他保守秘密。


                            回复
                            举报|17楼2009-11-14 14:23
                              “难道你不是看着其它的男孩幻想我的背影?”只有当事人转头发现凝望他的晶亮大眼,才会满脸羞红地移开视线。 

                              男孩闭上双眼深深呼吸,止不住的颤抖不知是愤怒还是欲望。“那是你……我的伤痕。” 

                              “难道你在我身下扭动的时候曾经有过伤疤疼痛?” 

                              他的手指滑下分丨身,轻轻抚摸之下的肌肤,另一只手按住瘦小的身体,尽管这身体在片刻之前已经停止挣扎。他光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却没有一丝凉意,欲望像熊熊的火焰点燃着他。他轻蘸颤抖男孩分丨身前端透明的液体,湿润了修长的手指,CHA入未曾被人碰触的处女地。 

                              男孩的呻丨吟宛如天籁。 

                              只是深入一个指节,轻轻扭曲,紧滞的身体便已承受不了男子的侵入。黑色床单之上白皙的身体,说不出的旖旎荡漾。强制压抑的呼吸送给他男孩身体的快丨感,指节继续深入,火热的身体容纳男子毫不留情的挤压,甜腻的喘息不知何时已变成性感迷人的哭泣。吻上苍白的锁骨,齿尖轻啮突出的皮肤,吸吮战争和血腥的尘灰。男孩在他头发中的手指已转变为恼人的强硬钳制,恼恨的呜咽化为欲拒还迎的羞怯。


                              回复
                              举报|18楼2009-11-14 14:25
                                “我恨你!!”本来愤怒的声明在他应用第二根手指时转而绵软。就让他恨他吧,他会他明白在Riddle的世界里,仇恨比爱恋更容易令一个人有活下去的勇气。尤其当他明白他十六年来眼镜之外的爱恋纯粹只是幻影。更多晶莹的泪水顺着年轻的眼角滑落,流下太阳穴,滚入黑发的鬓角。邓不利多背叛了他的Harry,而这正合他的意向。 

                                食中二指时而紧密进犯,时而温柔舒展,紧密的甬道被无限地伸展,年幼的躯体在光滑大床难耐地辗转扭动,床垫在他身下随着少年的动作被揉皱沾湿,火花像炮火一样在他眼前迸出。与梦中同样美丽,却比梦中更为诱人。 

                                他的朋友死去了。而他必须紧抓这不为男孩所知的新闻,以便得到他。大手抚上温热柔软的胸部,欣赏他突如其来的惊跳。他的呼吸凝滞在情丨色的空间,又一根手指深入,他克制着就在此时此刻冲进男孩体内的冲动,舔上身下人儿柔嫩胸部上暗红色的乳晕。他抓起绷带缠绑的手腕,按向自己的修剪良好的长裤两腿之间。 

                                眼波流转中,苍白的脸颊泛起红晕,少年控制不住口吃。 

                                “你……你要干什么?”


                                回复
                                举报|19楼2009-11-14 14:26
                                  我爸突然回来了…先贴到这,破百度审核真麻烦…之后再蹦出来的贴就乎视吧


                                  回复
                                  举报|20楼2009-11-14 14:32
                                    “我恨你!!”本来愤怒的声明在他应用第二根手指时转而绵软。就让他恨他吧,他会他明白在Riddle的世界里,仇恨比爱恋更容易令一个人有活下去的勇气。尤其当他明白他十六年来眼镜之外的爱恋纯粹只是幻影。更多晶莹的泪水顺着年轻的眼角滑落,流下太阳穴,滚入黑发的鬓角。邓不利多背叛了他的Harry,而这正合他的意向。

                                    食中二指时而紧密进犯,时而温柔舒展,紧密的甬道被无限地伸展,年幼的躯体在光滑大床难耐地辗转扭动,床垫在他身下随着少年的动作被揉皱沾湿,火花像炮火一样在他眼前迸出。与梦中同样美丽,却比梦中更为诱人。

                                    他的朋友死去了。而他必须紧抓这不为男孩所知的新闻,以便得到他。大手抚上温热柔软的胸部,欣赏他突如其来的惊跳。他的呼吸凝滞在情色的空间,又一根手指深入,他克制着就在此时此刻冲进男孩体内的冲动,舔上身下人儿柔嫩胸部上暗红色的乳晕。他抓起绷带缠绑的手腕,按向自己的修剪良好的长裤两腿之间。

                                    眼波流转中,苍白的脸颊泛起红晕,少年控制不住口吃。

                                    “你……你要干什么?”


                                    回复
                                    举报|21楼2009-11-14 14:32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你我。大手扶上纤瘦的大腿,推开而显露出柔软的私密,魅惑的颜色。身下男孩小声地哭叫只是化为一股火焰,直逼他的欲望。被枕头顶起的腹部在灯光下闪烁着异样而情()色的光芒。

                                      “不……不要……”臣服于欲望之下的他抬眼,望向湿润的大眼。男孩的双颊早已被泪水打湿,“Please……”

                                      他微笑,凑近男孩的嘴唇,轻声低语,把湿热的气流吹进男孩干裂的口腔:“你确定你不会想要我……Harry?”大手伸至他两腿之间,轻轻握住青涩柔嫩的分身:“已经这么地……”男孩咬住嘴唇,连连摇头,更多晶莹的液体从黑睫毛下涌出。

                                      “你在梦中喊的难道不是我的名字?Harry?”所以为了防止被亲密的朋友发现,不得不施上寂静咒。

                                      “你高潮时的液体不是弄脏了你的棉被?”所以只能在清早偷偷把棉被迭起来,塞进床下,吩咐从Malfoy庄园逃走的小精灵替他保守秘密。


                                      回复
                                      举报|22楼2009-11-14 14:32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你我。大手扶上纤瘦的大腿,推开而显露出柔软的私密,魅惑的颜色。身下男孩小声地哭叫只是化为一股火焰,直逼他的欲望。被枕头顶起的腹部在灯光下闪烁着异样而情色的光芒。


                                        回复
                                        举报|23楼2009-11-14 14:32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你我。大手扶上纤瘦的大腿,推开而显露出柔软的私密,魅惑的颜色。身下男孩小声地哭叫只是化为一股火焰,直逼他的欲望。被枕头顶起的腹部在灯光下闪烁着异样而情色的光芒。

                                          “不……不要……”臣服于欲望之下的他抬眼,望向湿润的大眼。男孩的双颊早已被泪水打湿,“Please……”

                                          他微笑,凑近男孩的嘴唇,轻声低语,把湿热的气流吹进男孩干裂的口腔:“你确定你不会想要我……Harry?”大手伸至他两腿之间,轻轻握住青涩柔嫩的分身:“已经这么地……”男孩咬住嘴唇,连连摇头,更多晶莹的液体从黑睫毛下涌出。

                                          “你在梦中喊的难道不是我的名字?Harry?”所以为了防止被亲密的朋友发现,不得不施上寂静咒。

                                          “你高潮时的液体不是弄脏了你的棉被?”所以只能在清早偷偷把棉被迭起来,塞进床下,吩咐从Malfoy庄园逃走的小精灵替他保守秘密。


                                          回复
                                          举报|24楼2009-11-14 14:32
                                            哎,上面几楼能不能删了==

                                            “难道你不是一直梦想着这一切吗?”即使是以仇恨的形式。 

                                            他微笑,俯身攫住那张令人恼火的小嘴,抓住手腕把男孩的手伸进长裤,按住自己的火热。趁着他惊讶地张开嘴倒抽一口气吞咽柔软的舌尖,掰开纤细的手指包裹自己更为茁壮的欲望。深入男孩体丨内的手指缓缓顺着入口进出,品尝绵软甜蜜的摩擦,按住男孩包围自己分丨身的手也以同样的旋律节奏上下套丨弄。壁炉的原木静静地燃烧,照亮床上肢体修长健壮的男子和睁大迷茫大眼的身下男孩。 

                                            然后他放开男孩满是自己体液手掌,解开皮带,褪下长裤。他的欲望像黑暗中娜吉尼闪闪发亮的蛇眼吞噬男孩尚未完全成熟却美丽青涩的身段,他的分丨身进驻他的手指方才退出的空间。火热欲望舔弄粘腻的内部,抽丨动,进出。他欣赏着男孩身不由己的抽搐,激丨情中嘴角溢出的抽泣。床垫在身下扭动的声响几欲发狂。 

                                            男子抓紧男孩瘦小的手腕,按在头顶两侧,修长结实的躯体前趋,压上男孩,他们的身体从头到脚如此完美地契合,额头对额头,手指对手指,胸脯对胸脯,包括他被他容纳的部分,除了男孩远比他要纤瘦的身体仅能够着他的小腿。 

                                            他缓缓地抽丨动,男孩紧滞的内壁不由自主地紧缩。压紧他的身体,腻人的摩擦几乎要送他攀上欲望顶峰。陷进他浓密黑发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绵软无力,与其说是强硬钳制,倒不如说是娇柔相拥。而从干裂嘴角奏响的音乐愈显春色旖旎。 

                                            抽丨动的节奏渐渐加快,纵使千般不愿,快丨感依然一波波上涌,男孩的呼吸已经失去了正常的频率,完全是溺水后的慌乱和哭泣似的呻丨吟。他眼里闪烁着毒蛇般的愤恨,身体却违背主人意志地自动迎合男子的旋律。淫靡的液体摩擦的声音掩盖了原木劈啪的声响,夹杂男子低沉的吼声和少年欲望中不情愿的呜咽。细腻肢体和光滑床单,滑润肌肤与汗湿枕头。 

                                            这男孩的一切都已被他夺去,现在他一无所有,除了Riddle庄园和Tom Riddle或者是Voldermort强壮的臂膀,他没有任何去处。况且这是他一直以来幻想的梦境,即使蒙着名为憎恨的面纱。 

                                            他舔吮男孩带血的嘴唇。径直望进透亮大眼,身下的节奏加快加快,身下的人儿狂乱扭腰摆动,失却方才的执拗羞怯,拘谨又热情的动作引领快丨感逐渐攀升,欲望萌发,火花绽放。 

                                            他是喜欢的,否则他不会如此热情。这个男孩依旧认为自己的敌人是他,不过没有关系,某一天他会教会他他是如此的渴望他并且被渴望。 

                                            Tom Riddle是个有耐心的男人。 

                                            某一天。


                                            回复
                                            举报|25楼2009-11-14 15:12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忽然把他从壁炉前豪华舒适的天鹅绒摇椅上惊醒,不知何时看着炉火入眠,这对他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放松警惕。他恶魔般勾起一边嘴角。必须提醒自己下次在不必要的时候不要闭上眼睛。

                                              娜吉尼嘶嘶地爬上摇椅,盘卷上他的脖颈:“My Lord。”

                                              他一挥手臂,房门应声而开。Lucius身着黑袍,白金色的头发遮住低垂的面孔站在门口,手臂里是一团被破旧布料包裹的不明物体。高大的身影里漫溢战争的残酷和硝烟的灼烧。

                                              “My Lord。我带来了。”

                                              “Lucius……我的仆人……把他放在那边。”他支起手臂,一侧脸庞靠在手掌中,冷淡地指示。房间一角藏青色帷幕之下黑色丝缎大床。

                                              Lucius驯服地走过去,把臂弯中的少年放在床上。血迹斑斑的袍子耷拉下一角,露出凌乱的黑发和一绺绺黑发下珍珠粉色的疤痕。而后调转方向,跪在摇椅前。双手平伸,掌心中是一封打上霍格沃兹徽章的白色羊皮纸信封。

                                              “邓不利多的回信。我的王。”

                                              他轻轻抚摸娜吉尼冰冷的鳞片,没来由地回想片刻之前的春梦。娜吉尼温驯地把头依偎进他的手掌,伸出舌尖冲着眼前的男子恼怒地嘶嘶。

                                              “娜吉尼,安静。”他微笑,明显地看到Lucius不由自主的畏缩。一句魔咒,信封像被从窗外刮来的湿润凉爽的夏风托起似缓缓浮起,飘进他伸出的手掌。

                                              Tom Riddle:

                                              凤凰社决定放弃最终的抵抗,我同意你的要求。但我要求保持霍格沃兹的完整无缺和福吉在魔法部职务的继续。Harry Potter立即由Lucius Malfoy负责带给你。希望你不要食言,也即刻履行你的诺言。

                                                                      霍格沃兹校长:阿不思。邓不利多

                                              男子完美的嘴角再度弯起,他的部下显然不能看到他们的黑暗公爵心情大好。他挥挥手。

                                              “Lucius,你可以退下了。命令他们停止进攻。”

                                              “是。”

                                              门咔嗒一声拉上,他推开摇椅,踱向黑色大床。破碎的黑袍之下,仅仅身着学校制服的瘦小身影。苍白脸颊上长长的黑睫毛微微扇动,一丝碧绿穿过眼睑的屏障窥视而出。睡眠魔药的效力就要消失了。

                                              最后,他的宠物男孩终于可以出现在他面前,不是以敌人的身份,而是情人。

                                              他的确像一个精灵,凝视着漆黑丝缎大床上的男孩,任谁也不能把视线从这个美丽地蜷缩起来的身影上离开。

                                              这强壮而脆弱的美丽灵魂,最后终于将会是他的所有物。

                                              Tom Riddle是个有耐心的男人,他的等待不会毫无结果。

                                              娜吉尼恐惧地轻微嘶叫,放开盘卷的手臂,滑上地板,消失在门缝中。

                                              某一天不是将来
                                              某一天
                                              就是这一天。


                                              回复
                                              举报|26楼2009-11-14 15:13
                                                这一天  
                                                第二章  
                                                这一天。 

                                                从战争开始的那一天就相信会失败,纵使作为活下来的男孩也这样坚定不移地相信和恐惧着。只是不清楚这一天会来得这样快。前一刻他还在邓不利多的办公室喝茶,在沉香弥漫中不知不觉陷入梦境。醒来时就觉得不对劲。 

                                                沉香气味更为浓厚,身下似乎是绵软的丝缎床单,尝试着移动身体,只是轻轻一动,利剑般闪亮的疼痛直刺脑部,疼得倒抽一口气。 

                                                这里是哪里? 

                                                左边一个青年低沉的笑声:“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现在需要休息。” 
                                                他看不见他,现在他的世界一片黑暗。谁?脑袋快速转动,搜寻富含磁性的低沉嗓音,遗憾地没有发现一个。 

                                                “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靴子的脆响,青年似乎俯下身来,打个寒颤因为热热的呼吸喷洒耳际:“霍格沃兹被袭击,你受了伤,而我救了你。” 
                                                心脏刹那间仿佛被无形大手攫住,可怕的想法令他喘不过气来。“霍格沃兹?” 

                                                青年再次低笑:“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朋友Granger和Weasley都平安无恙。” 

                                                “你是谁?”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以后,你有足够的时间知道我是谁。我的Harry。”青年微微叹息,温热的物体凑上男孩耳轮激起止不住痉挛,在他还来得及吸收这条消息之前很快离开。 

                                                “现在你需要的是休息……” 

                                                他重新陷入沉沉的睡眠。 

                                                黑夜和白昼现在对他来说已经不具意义,不管何时睁开眼睛,目之所及均无光亮。一些图像像回光返照般,瞬间在脑中闪过,刚要伸手攫住,才发现原来是一团幻影。不详的预兆在暗影里,睁大眼睛目无表情地凝视着他。 

                                                是一张极大的床,他身处的方位。右边是窗户,因为偶尔有微风袭来,带起敏感的疹子。左边是壁炉,应该是晚上的时间,壁炉里自动弹起火焰。片刻内劈啪燃烧的圆木就将靠近火炉的身体一侧灼烧得燥热难耐。醒来的片刻拼命伸展视觉缺失的五感,像防卫领地的野兽般探测周围环境。很快又被梦境之链束缚着束缚着挣扎着挣扎着陷入。 

                                                这男孩沉睡着,黑发的高个青年沉吟微笑,凑近床榻品味自己的猎物。伤口在充足的卧床之下愈合得很快,即使有魔药的帮助,他的伤愈速度已然快得惊人。细白肌肤上本来红肿的伤口很快缩小领地,直至看来分外诱人的肌肤重现天日。 

                                                不愧是他挑选的男孩。他的男孩。 

                                                别忘了给他喂上睡眠魔药…… 
                                                思虑间修长手指在光滑魔杖上收紧,英挺眉头不明晰地蹙起而又放松。 
                                                只是再一段时间……再一段时间……他的男孩就要旌醒了,而在这之前他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魔杖在黯色空间里轻柔滑过,所到之处溅起点点火星,包裹细瘦身体的洁白床单似有生命物体。褶皱舒展,单角似触手般伸出平铺两侧,展露在其中裸身沉沉入睡的少年。 

                                                再一挥。 

                                                黯蓝顺势弥漫,青白光辉若涓涓细流自魔杖尖端淌出,滑过重重帘幕凌空架起虹色桥梁,直至触及少年身体。几不可闻的轻微嘤咛从少年玫瑰色的唇瓣流泻而出,细白腰部请丨愿般弓起。盖过了魔药渗入身体的飒飒轻响。青年挑眉。 

                                                或许他该提早离开,在他直接爬上这床之前。他过高低估了自己的定力。 

                                                收起魔杖大踏两步凑近床帷,俯身审视男孩脸庞。 

                                                在这之前,邀约一两个亲吻也不是什么坏事。唇随心动,顷刻间覆上温润宝玉,男孩梦中若有所知抬起细瘦手臂换上青年颈后,双唇微张点燃体内火焰,无言邀请更多甜蜜宠爱。银色液滴缠绵间泄溢唇间。惊厥自己自控溃败,警告再不脱身,以后游戏就再也没法进行下去。魔王大人勾起唇角,抽离。


                                                回复
                                                举报|27楼2009-11-14 15:16
                                                  “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的。”浓黑睫毛微微扇动,如果不是想要引他犯罪,就不必作出这副令人犯罪的模样。 

                                                  “我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一点外伤,伤好之后就能复明。”吻上他薄薄的眼睑。丝绸般柔腻肌肤下是他施咒使其暂时失明的瞳眸。 

                                                  “霍格沃兹呢?邓不利多呢?Hermione和Ron呢?”吻凝滞在眼睑上,Harry能感受到青年干燥嘴唇的重量。 

                                                  “你的小朋友平安无恙。”吻他固执微翘的鼻尖。收紧双臂揽他在怀里,让他挣脱不得。 

                                                  “邓不利多呢?” 

                                                  “……他为了保护你,死于和Voldermort的战斗。”吻上他微张的颤抖嘴唇时男孩丝毫没有抗拒,或许说,他忘记了抗拒是怎样的。黑发青年叹了口气,伸手将无声哭泣的男孩头颅压入自己胸膛,感觉液体一点点在胸前昂贵的丝缎内渗开。男孩拼命压抑的抽泣被闷在层层布料中,自己也装作若无所知。 

                                                  待会儿要家养小精灵给他换个新的袍子了。青年再叹一口气。 

                                                  “可是你得救了,Harry,我救了你。让我来保护你。” 


                                                  黑豹伸个懒腰,惬意地打个哈欠,光滑的黑缎皮毛下肌肉一条条如水般滑动,睁眼露出暗黄瞳仁,猫眼危险地透露捕猎的信息。 


                                                  凝视眼前毫不知情的猎物,魔王大人弯起完美的唇角。 


                                                  ***** 


                                                  他再次清醒时揉揉困倦的双眼,在指节按摩下酸痛不堪。撑开床坐起身,转向壁炉的方向,炉火应该早已熄灭了,因为凝神细听时没有劈啪的火花四溅声。房间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纷至沓来,渐渐平息下去。 

                                                  衣服,对,衣服,他现在全身一丝不挂。首先找衣服。仲怔半晌,突然意识到首要问题,伸手四处摸索,寻找可以遮身蔽体的东西。没有,在邓不利多办公室喝茶的时候,是击退了一轮新的食尸者攻击之后,黑色制服只能用褴褛形容。不管怎么说,现在连那样的衣服也找不到了。 

                                                  黑暗里摸索到床沿,小心翼翼探出一只脚,脚下是绵软的地毯。奇迹男孩放心地叹了口气,踩上结实的地面。走一步,两步,没有异样。伸手摸到墙壁,一步步挪动直到掌下碰触的物体由温润的墙纸变成冰冷硬木,再摸到门把手。 

                                                  不知是哪里?他一边揣测着,谨慎地迈出步伐。方才纷乱的脚步此时竟而悄无声息,否则还可以找到一个人来询问。 


                                                  偌大水晶球腾地泛起紫雾,清澄透明的水样物体里云烟似缭绕,忽而汹涌澎湃宛如大海的波涛。渐渐褪去,显露出长长走廊上孤单的小小身影。 

                                                  黑发青年翠绿的眼眸瞬时泛起血红,又眨眼间消逝,让人怀疑之前是否曾经有过这一幕。修长手指围绕水晶球熟练旋转,舞动似挑起另一阵淡淡紫雾。 

                                                  “再靠近一点。”他命令道。 

                                                  紫雾散去,镜头移近,可以看见的不速之客是一个15,6岁的少年,蓬松柔软的黑发下绿色大眼无神地看着水晶球外的青年,Riddle挑起眉毛。 

                                                  他的男孩比他想像的还要更令人吃惊。且不说莽撞到不能视物,在机关重重的Riddle庄园探险,丝毫不知多少双眼睛在门缝后虎视眈眈。 

                                                  洁白床单包裹下迈出纤细脚踝,从细瘦肩膀上偶尔滑下的床单,露出白皙的锁骨。在这里的食尸者们任谁也没有想到Riddle魔王俘虏活下来男孩的真实目的,直到他们看到这一幕。 

                                                  四周响起吞咽口水的声音,青年假装没有听到,再次旋转掌心,紫雾自水晶球下的天鹅绒上袅袅升起。 

                                                  镜头再移近。扶住墙壁移动步伐的细瘦身影倏地惊喘,移向众人的眼睛。似乎能觉察到什么的。 

                                                  他有成为预言者的可能性。他的男孩。 

                                                  “Harry。”轻唤一声,完美唇线略为勾起。 
                                                  Lucius上前一步。 

                                                  “请允许我把他带回去。” 

                                                  银色眼眸不是注视着他,而是贪婪地凝视着他手中的物体。青年心不在焉地挥挥手:“不必了。”经过他细心改造的走廊,宠物般温驯可人,在他的召唤下水晶球内男孩的墙壁两侧突然开始变化。 

                                                  “啊……”食尸者们再次发出仰慕的赞叹,这是无法想像的场景,坚硬的石墙突然像液体一样熔化了,不管是墙上的画像,蜿蜒的地毯,皆融为一体,颤抖着揉捏着,唯有男孩站立的地点仍是固体。而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对身边发生的一切若无所知。 

                                                  “王!”Lucius敬畏地俯下身。 

                                                  “这条走廊是我为他设置的,他马上就会来到这里。”双手一挥水晶球内玄奥的光辉霎时熄灭,十指交叉搭上腰部,好整以暇地靠上椅背。翠绿双眸警告地环视四周。 

                                                  “保证绝对的安静,我就允许你们留下,否则……” 

                                                  黑袍的身影个个向后畏缩,然而没有人站出来说要离开。Lucius喉结一动,想也知道他为何如此。他想必并没有想到当初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少年,衣衫褴褛,满面尘灰,会是如此。 

                                                  若有所指地向他一瞟,银色睫毛立时垂下掩饰什么后退一步。垮下肩膀。 

                                                  “He is beautifu……isn’t he?”青年危险地沉吟一笑,问道。 

                                                  “是……是的,王。”说出赞同比以往对他都要来得困难,再次咽下唾沫,润润干涩嘴唇的男人谨慎地挑选词语。 

                                                  “但是……我要的不是性玩具,也不是床伴,我并不是因为想要‘进入’他的身体才想要他。”魔王大人蹙眉微笑,伸出一只手托住脸颊。身旁白金色头发男人的儿子,和他的男孩一般大小,拥有惊人美貌的他甚至在这个少年之上。心知肚明这男孩和他的父亲在Malfoy庄园的主卧室里做着什么。魔王大人凝视Lucius。 

                                                  “我从几十年以前就知道我会得到他,你清楚么?Lucius?他是‘我的’。” 
                                                  “是,是的。我非常之清楚。”细细的汗珠在额头凝聚。 

                                                  “但是……”视线移回大厅的檀木大门,吱压一声被推开,男孩呆滞的大眼环视四周,回荡他试探的问话:“有人在吗?” 

                                                  “Isn’t he beautiful?En?Lucius?”


                                                  回复
                                                  举报|29楼2009-11-14 15:17
                                                    贴H果然麻烦....

                                                    这一天  
                                                    第二章  
                                                    这一天。 

                                                    从战争开始的那一天就相信会失败,纵使作为活下来的男孩也这样坚定不移地相信和恐惧着。只是不清楚这一天会来得这样快。前一刻他还在邓不利多的办公室喝茶,在沉香弥漫中不知不觉陷入梦境。醒来时就觉得不对劲。 

                                                    沉香气味更为浓厚,身下似乎是绵软的丝缎床单,尝试着移动身体,只是轻轻一动,利剑般闪亮的疼痛直刺脑部,疼得倒抽一口气。 

                                                    这里是哪里? 

                                                    左边一个青年低沉的笑声:“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现在需要休息。” 
                                                    他看不见他,现在他的世界一片黑暗。谁?脑袋快速转动,搜寻富含磁性的低沉嗓音,遗憾地没有发现一个。 

                                                    “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靴子的脆响,青年似乎俯下身来,打个寒颤因为热热的呼吸喷洒耳际:“霍格沃兹被袭击,你受了伤,而我救了你。” 
                                                    心脏刹那间仿佛被无形大手攫住,可怕的想法令他喘不过气来。“霍格沃兹?” 

                                                    青年再次低笑:“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朋友Granger和Weasley都平安无恙。” 

                                                    “你是谁?”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以后,你有足够的时间知道我是谁。我的Harry。”青年微微叹息,温热的物体凑上男孩耳轮激起止不住痉挛,在他还来得及吸收这条消息之前很快离开。 

                                                    “现在你需要的是休息……” 

                                                    他重新陷入沉沉的睡眠。 

                                                    黑夜和白昼现在对他来说已经不具意义,不管何时睁开眼睛,目之所及均无光亮。一些图像像回光返照般,瞬间在脑中闪过,刚要伸手攫住,才发现原来是一团幻影。不详的预兆在暗影里,睁大眼睛目无表情地凝视着他。 

                                                    是一张极大的床,他身处的方位。右边是窗户,因为偶尔有微风袭来,带起敏感的疹子。左边是壁炉,应该是晚上的时间,壁炉里自动弹起火焰。片刻内劈啪燃烧的圆木就将靠近火炉的身体一侧灼烧得燥热难耐。醒来的片刻拼命伸展视觉缺失的五感,像防卫领地的野兽般探测周围环境。很快又被梦境之链束缚着束缚着挣扎着挣扎着陷入。 

                                                    这男孩沉睡着,黑发的高个青年沉吟微笑,凑近床榻品味自己的猎物。伤口在充足的卧床之下愈合得很快,即使有魔药的帮助,他的伤愈速度已然快得惊人。细白肌肤上本来红肿的伤口很快缩小领地,直至看来分外诱人的肌肤重现天日。 

                                                    不愧是他挑选的男孩。他的男孩。 

                                                    别忘了给他喂上睡眠魔药…… 
                                                    思虑间修长手指在光滑魔杖上收紧,英挺眉头不明晰地蹙起而又放松。 
                                                    只是再一段时间……再一段时间……他的男孩就要旌醒了,而在这之前他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魔杖在黯色空间里轻柔滑过,所到之处溅起点点火星,包裹细瘦身体的洁白床单似有生命物体。褶皱舒展,单角似触手般伸出平铺两侧,展露在其中裸身沉沉入睡的少年。 

                                                    再一挥。 

                                                    黯蓝顺势弥漫,青白光辉若涓涓细流自魔杖尖端淌出,滑过重重帘幕凌空架起虹色桥梁,直至触及少年身体。几不可闻的轻微嘤咛从少年玫瑰色的唇瓣流泻而出,细白腰部请丨愿般弓起。盖过了魔药渗入身体的飒飒轻响。青年挑眉。 

                                                    或许他该提早离开,在他直接爬上这床之前。他过高低估了自己的定力。 

                                                    收起魔杖大踏两步凑近床帷,俯身审视男孩脸庞。 

                                                    在这之前,邀约一两个亲吻也不是什么坏事。唇随心动,顷刻间覆上温润宝玉,男孩梦中若有所知抬起细瘦手臂换上青年颈后,双唇微张点燃体内火焰,无言邀请更多甜蜜宠爱。银色液滴缠绵间泄溢唇间。惊厥自己自控溃败,警告再不脱身,以后游戏就再也没法进行下去。魔王大人勾起唇角,抽离。 


                                                    回复
                                                    举报|30楼2009-11-14 15:18

                                                      “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的。”浓黑睫毛微微扇动,如果不是想要引他犯罪,就不必作出这副令人犯罪的模样。 

                                                      “我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一点外伤,伤好之后就能复明。”吻上他薄薄的眼睑。丝绸般柔腻肌肤下是他施咒使其暂时失明的瞳眸。 

                                                      “霍格沃兹呢?邓不利多呢?Hermione和Ron呢?”吻凝滞在眼睑上,Harry能感受到青年干燥嘴唇的重量。 

                                                      “你的小朋友平安无恙。”吻他固执微翘的鼻尖。收紧双臂揽他在怀里,让他挣脱不得。 

                                                      “邓不利多呢?” 

                                                      “……他为了保护你,死于和Voldermort的战斗。”吻上他微张的颤抖嘴唇时男孩丝毫没有抗拒,或许说,他忘记了抗拒是怎样的。黑发青年叹了口气,伸手将无声哭泣的男孩头颅压入自己胸膛,感觉液体一点点在胸前昂贵的丝缎内渗开。男孩拼命压抑的抽泣被闷在层层布料中,自己也装作若无所知。 

                                                      待会儿要家养小精灵给他换个新的袍子了。青年再叹一口气。 

                                                      “可是你得救了,Harry,我救了你。让我来保护你。” 


                                                      黑豹伸个懒腰,惬意地打个哈欠,光滑的黑缎皮毛下肌肉一条条如水般滑动,睁眼露出暗黄瞳仁,猫眼危险地透露捕猎的信息。 


                                                      凝视眼前毫不知情的猎物,魔王大人弯起完美的唇角。 


                                                      ***** 


                                                      他再次清醒时揉揉困倦的双眼,在指节按摩下酸痛不堪。撑开床坐起身,转向壁炉的方向,炉火应该早已熄灭了,因为凝神细听时没有劈啪的火花四溅声。房间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纷至沓来,渐渐平息下去。 

                                                      衣服,对,衣服,他现在全身一丝不挂。首先找衣服。仲怔半晌,突然意识到首要问题,伸手四处摸索,寻找可以遮身蔽体的东西。没有,在邓不利多办公室喝茶的时候,是击退了一轮新的食尸者攻击之后,黑色制服只能用褴褛形容。不管怎么说,现在连那样的衣服也找不到了。 

                                                      黑暗里摸索到床沿,小心翼翼探出一只脚,脚下是绵软的地毯。奇迹男孩放心地叹了口气,踩上结实的地面。走一步,两步,没有异样。伸手摸到墙壁,一步步挪动直到掌下碰触的物体由温润的墙纸变成冰冷硬木,再摸到门把手。 

                                                      不知是哪里?他一边揣测着,谨慎地迈出步伐。方才纷乱的脚步此时竟而悄无声息,否则还可以找到一个人来询问。 


                                                      偌大水晶球腾地泛起紫雾,清澄透明的水样物体里云烟似缭绕,忽而汹涌澎湃宛如大海的波涛。渐渐褪去,显露出长长走廊上孤单的小小身影。 

                                                      黑发青年翠绿的眼眸瞬时泛起血红,又眨眼间消逝,让人怀疑之前是否曾经有过这一幕。修长手指围绕水晶球熟练旋转,舞动似挑起另一阵淡淡紫雾。 

                                                      “再靠近一点。”他命令道。 

                                                      紫雾散去,镜头移近,可以看见的不速之客是一个15,6岁的少年,蓬松柔软的黑发下绿色大眼无神地看着水晶球外的青年,Riddle挑起眉毛。 

                                                      他的男孩比他想像的还要更令人吃惊。且不说莽撞到不能视物,在机关重重的Riddle庄园探险,丝毫不知多少双眼睛在门缝后虎视眈眈。 

                                                      洁白床单包裹下迈出纤细脚踝,从细瘦肩膀上偶尔滑下的床单,露出白皙的锁骨。在这里的食尸者们任谁也没有想到Riddle魔王俘虏活下来男孩的真实目的,直到他们看到这一幕。 

                                                      四周响起吞咽口水的声音,青年假装没有听到,再次旋转掌心,紫雾自水晶球下的天鹅绒上袅袅升起。 

                                                      镜头再移近。扶住墙壁移动步伐的细瘦身影倏地惊喘,移向众人的眼睛。似乎能觉察到什么的。 

                                                      他有成为预言者的可能性。他的男孩。 

                                                      “Harry。”轻唤一声,完美唇线略为勾起。 
                                                      Lucius上前一步。 

                                                      “请允许我把他带回去。” 

                                                      银色眼眸不是注视着他,而是贪婪地凝视着他手中的物体。青年心不在焉地挥挥手:“不必了。”经过他细心改造的走廊,宠物般温驯可人,在他的召唤下水晶球内男孩的墙壁两侧突然开始变化。 

                                                      “啊……”食尸者们再次发出仰慕的赞叹,这是无法想像的场景,坚硬的石墙突然像液体一样熔化了,不管是墙上的画像,蜿蜒的地毯,皆融为一体,颤抖着揉捏着,唯有男孩站立的地点仍是固体。而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对身边发生的一切若无所知。 

                                                      “王!”Lucius敬畏地俯下身。 

                                                      “这条走廊是我为他设置的,他马上就会来到这里。”双手一挥水晶球内玄奥的光辉霎时熄灭,十指交叉搭上腰部,好整以暇地靠上椅背。翠绿双眸警告地环视四周。 

                                                      “保证绝对的安静,我就允许你们留下,否则……” 

                                                      黑袍的身影个个向后畏缩,然而没有人站出来说要离开。Lucius喉结一动,想也知道他为何如此。他想必并没有想到当初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少年,衣衫褴褛,满面尘灰,会是如此。 

                                                      若有所指地向他一瞟,银色睫毛立时垂下掩饰什么后退一步。垮下肩膀。 

                                                      “He is beautifu……isn’t he?”青年危险地沉吟一笑,问道。 

                                                      “是……是的,王。”说出赞同比以往对他都要来得困难,再次咽下唾沫,润润干涩嘴唇的男人谨慎地挑选词语。 

                                                      “但是……我要的不是性玩具,也不是床伴,我并不是因为想要‘进入’他的身体才想要他。”魔王大人蹙眉微笑,伸出一只手托住脸颊。身旁白金色头发男人的儿子,和他的男孩一般大小,拥有惊人美貌的他甚至在这个少年之上。心知肚明这男孩和他的父亲在Malfoy庄园的主卧室里做着什么。魔王大人凝视Lucius。 

                                                      “我从几十年以前就知道我会得到他,你清楚么?Lucius?他是‘我的’。” 
                                                      “是,是的。我非常之清楚。”细细的汗珠在额头凝聚。 

                                                      “但是……”视线移回大厅的檀木大门,吱压一声被推开,男孩呆滞的大眼环视四周,回荡他试探的问话:“有人在吗?” 

                                                      “Isn’t he beautiful?En?Lucius?”


                                                      回复
                                                      举报|32楼2009-11-14 15:18
                                                        这一天  
                                                        第三章  
                                                        这一天。 

                                                        Harry很清楚自己身处怎样的环境。从听到和指下触摸的墙壁来看,是一所大屋。而且是金碧辉煌的大屋。摸索着墙壁沿着走廊小心翼翼地走来,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这种经历提醒他想起霍格沃兹从一年级以来的探险,也是这样怀着小小的揣测和对前方不明事物的好奇心迈进幽深莫测的长廊。山怪和三头巨龙,然后是密室。然后是掠夺者地图,然后是…… 

                                                        喉丨咙突然收紧。按住凹凸不平石墙的手掌蜷缩成拳,勉强压抑违背自己意志的哽咽。 

                                                        邓不利多死了,那个总是捋着长长的白胡子,狡黠而温和地微笑着的老人死了。那个总是微笑地原谅他这样那样缺点的校长消失了。而这全都是他的错…… 

                                                        扶着墙壁缓慢地向前摸索,怀疑着这豪华而神秘的大宅的真实主人。之前神秘脚步的莫名消散,宛如迷雾一般笼罩着满怀疑惑的心神。没有找到可以遮身蔽体的衣物,孤身一人身处偌大的卧室,被火焰一样的焦躁感灼烧着,不得已只好拿起床单随便一裹。步伐间危险地滑下肩膀,幸好四周空无一人——至少他是这样认为。 

                                                        亚麻布料和光裸皮肤接触,奇怪的触觉在心头萦绕不去。 

                                                        [可是你得救了,Harry,我救了你。让我来保护你。] 

                                                        那个他连名字也不知道的神秘男子,从声音也听不出年龄,可是听到他说话。危险的气息就从他身上隐隐放射。那样的温和而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不知为何让他想起另一个人。 

                                                        密室里那个高个子的黑发男孩,若有所思的勾着嘴角。是那样的微笑,不会让人安心而回以微笑,而是像惧怕野兽一样地恐惧着退缩。那个男孩在他将巨蟒的毒牙刺入日记之际,就像烟火般爆裂了。 

                                                        既然如此,为何他现在仍然会想起他?在梦里也数度出现的男孩,沉吟着思量般踱步,像接近猎物般地抚摸他,亲吻他。 


                                                        大手分开颤抖着,微弱抗拒着的修长双腿,羞愧得不敢抬头注视的危险的绿眼睛盈满笑意,硬挺接触股间柔软的入口。 

                                                        [让我进入你的身体,Harry……] 


                                                        那应该是敌人的,应该是拿着魔杖憎恨地指着对方的,不共生死的敌人。像那样诱惑地咧起嘴角,吐出宛如魔咒般惑人心神的吟诵。并无操控别人的企图,只是一句话,便在梦中顺从地让他摆布的自己。一念至此,惊觉身体的反应,不由得小小惊喘一声。 

                                                        手指摸索到墙壁的尽头,光滑冰冷硬木在手掌下。危险地召唤他打开,走进去,问出:“有人在吗?” 


                                                        青年摊开手掌,警告地一摆。他的部下们如果有足够的智力。就可以理解魔王大人这并非恐吓,尽数噤若寒蝉地向后退去,人群中顿时显露窄窄行道。尽头站着的是茫然不知这一切,睁大眼睛望向前方的活下来的男孩。 

                                                        “Harry……到这边来……”细瘦肩膀突然惊吓地一耸,然后意识到什么似地放松下来。明亮绿眼里流泻的是小猫见到主人的依偎。 

                                                        这声音,他认识,这是他从噩梦中惊醒,汗湿床单时把他搂进怀里的男子声音。危险地透露着一点他不想了解的信息。但是那怀抱,有多久没有被别人拥抱,感到这样的安谧? 

                                                        “你是……那个人?”试探地探出赤丨裸双脚,向声音来源走过去。本来揪紧蔽体的洁白亚麻床单的双手伸展开探视四周。双手所及之处,皆是一片虚无。 

                                                        “我是。”食尸者们黑袍的身体看到男孩手臂方向,纷纷静默地移动避开他。在魔王大人之下工作没有人不是极快学会,绝对地顺从是生存的不二法则。娜吉尼嘶嘶地吐出鲜红分叉的舌尖,碧绿眼眸随意一瞟,它本来缠绕椅背的身体立刻悄无声息地滑下,蜷缩在椅下。 

                                                        你变成俘虏了,Potter,你被别人出卖了,现在完全处于我的王的掌控之下。轻微的蛇语,如果视力正常自己绝对没有听到的可能。然而一感缺失赐予其余感官更为灵敏的探知能力。那一瞬间Harry还以为周围还有什么人。然而男子的轻笑很快打消他的疑惑:“看来你的恢复能力比我预想的要高得多。Harry。” 

                                                        “我受了重伤吗?”在邓不利多办公室喝茶时,虽然因为连日的奔波,衣衫破烂,但他确实除了一些擦伤,没有大的伤痕。悲伤像潮水般袭来,他很快想起男子告诉他的话。 

                                                        [……他为了保护你,死于和Voldermort的战斗。] 

                                                        这就是他受伤的原因吗?然后这个神秘的青年出现救了他?他该感谢他吗? 

                                                        “当然,否则为何你会在我的床上昏睡数日?” 

                                                        “我……在你的床上?那么你在哪里睡觉?”该不会是……?苍白脸颊霎时一片粉红,所以在他惊醒的时候方便地搂住他,印象里顿时闪过青年占有般的亲吻。似乎可以感受到他视线热度般,意识到自己除了一角床单,全身一丝不挂。羞耻得简直想要转身遁逃。 
                                                        脚尖突然踩到拖曳的床单角,一声轻呼,光裸身体蜕壳般脱出,向前跌去。


                                                        回复
                                                        举报|33楼2009-11-14 15:18

                                                          “不用担心,我现在送你回卧室。我的房子,你以后会有足够的时间探险的。我可以向你保证。” 

                                                          温柔凝视怀中少年的翠绿瞳孔再次抬起环视周围时霎时泛起血红——男孩看不见这一幕。他也看不见食尸者们在凌厉如暴风雨的扫视下,如落叶般向后退缩。只听得一阵衣物窸窣声,脚步声纷沓而去。抬起汗湿的头颅疑问似地向声响来源望去。还没有探听到什么,修长手指又扣住下巴,掰过他的脸颊轻轻一吻。 

                                                          “没有什么。只是我的仆人们而已……”磁性嗓音再度激起Harry体丨内渴望的痉挛。 

                                                          “你是,你是说,刚刚还有人在看??!”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这么说方才不知羞耻地张大双腿跨坐在青年腿上,乞怜地请求他施在自己身体的抚摸,这一切完全被别人收入眼底??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对你我说三道四的。”话虽如此,Harry却只觉得要羞愧得死掉。 

                                                          他不知道他这样有多么诱人的媚态,欲望后虚软的白皙肌肤上泛起淡淡粉红,包裹在黑斗篷里宛如坠入凡间的天使。当然,舔吮这天使纯真的,只有邪恶的魔王路西弗。 

                                                          像剥开花瓣般,一片一片撕下洁白的羽翼,截断他细白的四肢,挖掉清澈的眼睛,割掉能吟唱天籁般歌声的舌头,用不能想像的黑暗侵蚀这洁净的存在。直到这世界不复存在只有你我,直到在这世界上他不会再有其它的挂念而只有他。 

                                                          因为从久远久远之前,从他第一次梦见这男孩的那一晚开始,他的世界就被另一个炼狱代替。 

                                                          这个炼狱是他从那时就梦着进入的身体搭建起来的牢笼。当十六岁的他在这炼狱内翻腾时,饱受苦痛火焰之时,活下来的男孩还在久远之后,蜷缩在母腹温暖的羊水中甜谧安稳地沉睡。 

                                                          轻吻如羽毛般轻柔,一遍一遍落在微阖的细腻眼睑上。 

                                                          这男孩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未来,更不会想到这个温柔地吻他的青年,这个像抱着一个孩子般地安慰他的男子就是他噩梦里的那个人。 

                                                          等到他睁开这翡翠色瞳孔时,就是牢笼搭建之日。他再也不会从他身边逃开,不是被迫地而是心甘情愿地留下来。 

                                                          而他,他终于要从这诅咒中逃脱了。 

                                                          昏睡魔药再次发挥了效力。穿过走廊走进卧室,把瘫软的柔软身躯放置在黑缎大床上时,男孩的呼吸已经平和。梦境里不知什么的弄得粉色的嘴唇弯起一角。 

                                                          “你在梦着什么?Harry?”理所当然地没有回答。魔王大人就这样坐在床边,注视着奇迹男孩的睡颜,一直到窗外的柔和光线被夜幕代替。


                                                          回复
                                                          举报|35楼2009-11-14 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