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狼星吧 关注:20,348贴子:560,469

【NOT JUST INFATUATION】Padfoot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NOT JUST INFATUATION】
Padfoot and Grange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15 12:36
    最近突然很萌犬赫cp,所以开了个坑,不定期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15 12: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5-15 21:50
        楼楼加我大号,星期一回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15 21:51
          (一)
          啪!客厅里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妈妈?爸爸?”棕发女孩急忙扔下手里的抹布,从厨房里飞奔出来。
          “这太可怕了。”一个中年男子扶住他身旁的妇女。
          “爸爸,发生什么事了?”女孩赶紧把油腻腻的手在胸前的围裙上蹭了蹭。
          “过来看看吧,赫敏。”他指了指电视。
          赫敏疑惑地走到电视机前。
          “……公众必须注意布莱克带有武器,极其危险。已经特地设了一条热线,谁知道布莱克的踪迹,必须马上报告。”
          那是一张有些沧桑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有着乌黑的卷发,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洞。不知道为什么,赫敏觉得他的眼睛有些悲伤。她久久地注视着电视上的男人。
          “这个杀人犯真是太可怕了,杀了一条街的人啊。”妈妈叹了口气,拿起抹布继续擦着桌子。
          赫敏呆在电视机前。
          “他长得真正。”她路过餐厅时小声嘀咕了一下。
          “蜜恩,你说啥?”爸爸突然停下手中的家务活。
          “啊!”赫敏急忙刹住脚步,颇有些尴尬地转过来笑笑:“爸爸,我是说这太可怕了!”
          她红着脸进了厨房继续洗盘子。
          那个电视机上的男人,似乎并没有给她留下太大印象,毕竟新闻上报道的坏消息也不少,这件事似乎就像是过眼云烟般消失得一干二净。
          “蜜恩?”妈妈突然叫道:“别忘了给哈利·波特寄生日礼物!”
          “好的——”她抬头喊了一句。厨房水池里的水哗哗响着,隐约听到她妈妈在餐厅里说:“今年别送他书了!”
          “噢好的,我不会的。”赫敏笑笑。唉,书本这么好的东西作为礼物送给哈利该有多棒啊!她湿着手把洗好的盘子竖着摆到架子上。
          “蜜恩,我觉得你可以送给哈利一盒飞天扫帚的维修工具箱,”爸爸这时拎着一些香蕉皮进了厨房:“他肯定会喜欢的。”
          “噢爸爸,”赫敏把自己靠在厨房的台子上:“没想到你会把那个工具箱记着。”
          “那当然了,”她看着自己的父亲充满暗示地挑了挑右边的眉毛:“男孩子都喜欢工具箱之类的...我小时候可喜欢这些小玩意儿了。”说完便把香蕉皮精准地投入垃圾桶里。
          赫敏看看正在拍打裤子的父亲后便出了厨房。
          这个中午,她不打算继续学习了。她拿出一支崭新的羽毛笔,抽出抽屉里在前几天刚买的信封,开始写信。
          写给哈利和罗恩,她在学校最好的朋友们。不过哈利的信封看起来似乎更活泼一些,因为下个星期就是他的生日了。
          Happy birthday,Harry.她咬咬羽毛,流畅地写下花体。
          希望这次生日你能过得开心些,她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5-16 00:46
            我又来了,楼主是每天更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5-16 11:55
              (二)
              “你把它买下来了?!”罗恩有些震惊地指指自己胸前的一小块鼓包:“那斑斑怎么办?”
              “没事的,克鲁克山会在我的寝室的。”赫敏塞给他一个瓶子后满心欢喜地离开了。
              “……不告诉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韦斯莱先生激动地说道,“哈利有权知道。我曾经设法告诉福吉,可是他坚持要把哈利当小孩子看。哈利已经十三岁了,而且——”
              “亚瑟,真相会把他吓坏的!”韦斯莱太太尖声说,“难道你真想让哈利带着这样的精神负担回学校吗?看在老天的份上。不知道的时候,他是快活的!”
              “我不是要让他感到悲惨,我想让他提防!”韦斯莱先生反驳道,“你知道哈利和罗恩是怎样的孩子,他们总是自己溜开去玩——他们已经有两次走到禁林里去了!但是哈利今年一定不能再这样了!那天晚上他从家里逃出来,路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我想到这儿,心里就发毛!如果骑士公共汽车没有接到他,我敢打赌。在魔法部找到他以前,他早就死了。”
              “但是他没有死啊,他好好儿的,所以,有什么必要告——”
              “莫丽,他们说小天狼星布莱克疯了,他也许是疯了,但他聪明得足以从阿兹卡班逃脱,这件事常人是做不到的。现在已经三个星期了,大家连布莱克的一根头发也没有见到,我不管福吉一直对《预言家日报》说些什么,在捕获布莱克方面,我们的进展和发明自己会念咒语的魔杖差不多。我们惟一明确知道的事就是布莱克在追什么——”
              赫敏抱着克鲁克山在酒吧里狭窄的过道里走着,突然听到其中一个房间发出争吵,她把自己贴在旁边一个柱子上,哈利似乎在门背后听着。
              那张报纸,被克鲁克山抓了一下,她拍掉它调皮的姜黄色爪子,轻轻把贴在墙上的报纸拂平。
              这是...她的手指定在了报纸上。这是她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男人,他抓着一块牌子,似乎在怒吼着什么。
              嘶——报纸被揭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报纸被攥成一团,密实地藏进克鲁克山浓密的毛中,赫敏蹑手蹑脚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有些慌乱地想要从行李箱里翻出笔记本,那个会咬人的书已经被缠得结结实实地压在箱地。
              在哪儿呢?她手忙脚乱地翻着,克鲁克山懒洋洋地蹦到床上满意地打着呼噜。
              在哪儿呢...双手在凌乱的书本里扒着,终于,一个厚实的黑色牛皮本子被扯了出来。她胡乱地把报纸摊平,施了个咒,然后顺着笔记本的纸页将其插了进去,顺便按了按本子的封面。
              她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慢条斯理地重新把书整理好。
              我在干嘛呢?她插着腰站起来,克鲁克山也似乎用不满的眼神看着她:你这是在做什么?
              “噢...”她捂了捂脸,把自己扔到床上,克鲁克山不小心因为床铺的弹力,一下子被惊地拱起背来。
              赫敏·格兰杰粉红着脸,蓬松的卷发散在床上,她盯着有些长霉的天花板,嘴角抑制不住地继续上扬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16 13:58
                dd犬赫好萌啊


                回复
                11楼2020-05-17 11:04
                  dd我天最近狼吧竟然热闹了起来,新坑好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5-17 11:36
                    (三)
                    “赫敏!起床啦!”有人砰砰砰地捶着门,克鲁克山从枕头旁敏捷地跳下床,呜呜地叫着。
                    “来了,罗恩,马上出来!”赫敏顶着乱糟糟的棕发翻下了床,她踉跄地走进卫生间,睡眼惺忪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唉,这头发,跟个鸡窝似的。”她嘟囔着顺了顺炸毛的卷发,胡乱施了个咒,迅速洗漱了一下就带着行李和猫咪出了房间。哈利和罗恩一家似乎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赫敏紧紧箍住克鲁克山,因为它看上去很想扑到罗恩的胸前把那块鼓囊囊的东西拍一下,罗恩警惕地用手护住在他衣袋里呼呼大睡的斑斑。
                    “没关系,亲爱的,”韦斯莱夫人拍拍她的背:“现在都不是很急,咱们去吃早饭吧。”
                    大家叮叮当当地脱着行李下了破釜酒吧的一楼。
                    “罗恩!别碰我的徽章!”珀西在后面大叫,弗雷德和乔治阴阳怪气地学着他,韦斯莱夫人立马瞪了他俩一眼,两人立刻住嘴了。
                    “我有事要跟你们说。”哈利轻轻地把一块牛油面包切成块,做到她和罗恩旁,拿出一张《预言家日报》。
                    珀西突然坐了过来。
                    “算了,待会儿再说。”哈利收起了报纸。
                    大家在出发前匆匆忙忙地吃完了不算丰盛的早餐。
                    “呃,我应该再喝一些芒果汁的,”罗恩脱着箱子打了个嗝:“我好像噎着了。”斑斑似乎以为他起伏剧烈的胸膛而探出了脑袋,赫敏急忙把克鲁克山抓好。
                    这样光抱着这只大猫确实不太好,毕竟不能让它靠近罗恩的宠物斑斑——那是一只老鼠,不过它最进看起来状态不太好。
                    “肯定都是被你那只大饼脸的猫吓的。”罗恩撅着嘴毫不客气地抱怨道。
                    “罗恩!斑斑在这之前就不好,你不能怪克鲁克山!”赫敏有些心虚地狡辩道,海德薇在哈利的笼子里尖叫了一声。
                    “你瞧,海德薇都被它吓着了!”罗恩拍拍笼子。
                    赫敏无奈地看了哈利一眼,他也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推着行李箱跟着韦斯莱一家进了国王十字车站。
                    车站里依旧人山人海,麻瓜们都拎着手提箱排队上了火车。
                    “还有一会儿,咱们快点进去吧。”韦斯莱先生招呼着大家拍好队,一个一个地走向9号站台和10号站台之间的栏杆。
                    赫敏跟在双胞胎后穿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霍格沃茨特快专列已经开始猛烈地吐着蒸汽,巫师们都在相互拥抱道别,韦斯莱夫人吻别了所有的孩子,赫敏摸摸脸颊,抱着克鲁克山跟着罗恩先上的火车,哈利则被韦斯莱先生叫到了一边。
                    “赫敏,你说哈利准备跟我们讲什么呢?”两人走到车厢最后面,罗恩绅士地打开门,里面有一个人正爬在窗户上呼呼大睡,还轻轻打着鼾。
                    “不知道,但我估计和布莱克有关。”赫敏把克鲁克山放到座位上,好在它没有朝罗恩扑过去,它的注意似乎被那个熟睡的***引过去了。
                    “你为什么会觉得和他有关?”罗恩有些疑惑地看看窗外,俩人朝韦斯莱夫妇挥了挥手,火车就启动了,他们看着站台上扎堆的人们直到消失在一个拐弯处。
                    “他是谁?”哈利有些气喘吁吁地拉开门,然后又轻轻关上,他似乎跑了很久,额头前的头发被吹乱了,露出了闪电形的伤疤。
                    “R.J.卢平教授。”赫敏捂着嘴小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罗恩惊讶地扬起眉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17 15:03
                      申明一下,有些内容是按照原著写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5-17 15:05
                        为什么文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5-19 15:33
                          啊又好了真是尴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5-19 15: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5-19 16:48
                              这两天楼主都没更文吗,这么巧的嘛,我这两天也没看贴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20-05-19 21:17
                                来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5-19 21:52
                                  “你还好吗?”哈利和罗恩在公共休息室找到了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坨的赫敏。
                                  “噢...我很好,谢谢。”她急忙顺了顺杂乱的蓬发,哈利捕捉到了她眼神中的一丝慌乱。
                                  “不,你不好,”罗恩递过来一块巧克力蛙:“你居然偷偷溜了,你甚至都没和我们一起吃午饭。”
                                  “噢...对不起...”她看着手里的巧克力蛙,充满歉意地说。
                                  “卢平教授让我俩带话,说如果你下午有空的话,他希望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他想给你讲一下今天上课的内容,”哈利在对面的一个凳子上坐下:“他好像知道你偷偷跑了。”
                                  “噢...”赫敏捂住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们知道,今天的博格特确实给很多人留下了阴影...有点像重温噩梦一样,不过卢平教授大概是我遇到的最好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了。”
                                  “确实,他是个很好的老师。”赫敏盯着哈利的鞋子有些出神。完全没有想到,现在她最害怕的人居然是哈利的教父——那个杀了许多人的疯子。她甚至都没有见过他,仅仅是在《预言家日报》上见过他的照片,而那个博格特的形态,似乎是带有一些想象的成分在里面。这种害怕让她不寒而栗,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因为似乎没有一个人会害怕一个自己从未谋面的人——哪怕那个人是杀人犯。
                                  她轻轻咬掉了巧克力蛙的一条腿,香浓的巧克力味在舌尖化开:“这是?牛奶味的?”
                                  “不,是炸弹味的,”罗恩往自己嘴里也扔了一块:“包装纸上写着:炸弹味巧克力蛙,炸给你回味无穷的香浓与甜蜜。”
                                  “炸?”哈利翘起一边嘴角:“这个动词用得挺吸引人的。”
                                  两个男孩在一旁热烈讨论着应该给那些奇奇怪怪的糖果设定什么样的广告,赫敏的心思早就不在这儿了。对于下午,她其实完全可以不去找卢平教授,因为她完全撒个谎说自己有其他的课,但经过再三思考,赫敏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一下,毕竟老师既然都提出来了,肯定也是一片好心。
                                  “我...我先回寝室了,哈利,罗恩,”她起身嚼碎了剩下的巧克力蛙:“我想休息会儿。”
                                  “那么下午见咯。”两个男孩齐声说道,看着她消失在肖像后。
                                  “你觉得下午卢平教授不会找她麻烦吧?”罗恩见赫敏走后悄悄问哈利。
                                  “不能吧,卢平教授很宽容的。”
                                  “你怎么知道他很宽容?他只给我们上过一堂课!咱们根本就不了解他,虽然他的外表看起来确实是非常和蔼的...但说不定...”
                                  “罗恩!”哈利急忙打断了他的猜测:“也许教授就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们不能妄自揣测。”
                                  “唉,你说的对。”罗恩红着耳朵又往嘴里扔了一颗奶糖,然后一脸享受地把脑袋枕在沙发靠背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5-20 11:52
                                    呃呃呃对于那个巧克力蛙的口味我纠结了半天,到底是写炸弹味还是地雷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5-20 11:54
                                      啊啊啊楼楼我来啦!
                                      犬赫?有意思有意思~
                                      楼楼你加油!我会每天催更(?)的!
                                      顺便顶顶dd


                                      收起回复
                                      25楼2020-05-20 13:16
                                        盖楼盖楼~
                                        dddddd


                                        回复
                                        26楼2020-05-20 19:58
                                          赫敏把书包在柜子里一甩,使劲把自己投掷到了床上,克鲁克山从旁边一个窗台上蹦到她怀里,满意地打着呼噜。
                                          “你说我到底在怕什么呢?”她伸手挠挠它灵活的耳朵,克鲁克山一脸享受地转着头,希望得到全方位按摩,赫敏见状抓了抓它的肚子:“好啦好啦,休息吧。”
                                          一人一猫在床上毫无顾忌地打起了鼾。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赫敏翻身醒了过来,她利索地穿好衣服,拿起书包,把克鲁克山撇在床上一个人出了宿舍。
                                          他的办公室...应该在教室旁边吧,赫敏在空空的走廊上小跑着,希望尽量赶在下午第一堂课前去见卢平教授。她来到一个看起来特别复古的门前,上面挂着一个酒红色的牌子,写着“R.J.卢平教授”,随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敲响了门。
                                          “请进。”有人友好地在里面应道。
                                          “下午好,卢平教授。”她慢慢推开门,努力希望自己显得不那么慌乱。
                                          “啊,赫敏,”教授从一个书架旁探出头:“我可以这样叫你吗?”他从书架旁的一个木凳上抓起来几本书。
                                          “当然可以,教授。”她扯了扯有些皱巴巴的裙角。
                                          教授把书放到了她旁边的一个桌子上:“非常抱歉上午的博格特给你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没没没有教授!完全没有!”她有些鲁莽地打断了教授:“卢平教授,我非常喜欢您的课!那个博格特没有对我造成任何影响...”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声音突然弱了下去:“对不起,教授,我不应该打断您...”
                                          卢平教授似乎有些惊讶于她的反应,于是微微笑了一下:“没关系,赫敏,别急。”他走到办公室最后面,端来两杯热巧克力和几个小蛋糕。
                                          “罗恩和哈利说你好像没吃午饭,”他把其中一杯放到她面前:“坐吧,赫敏,别客气。”
                                          “谢谢您,教授。”赫敏在他坐下后才拉开凳子坐下。
                                          卢平教授递给她一个蛋糕,自己也拿起一个咬了一口:“记得我当年第一次碰到博格特时,差点没吓晕过去,当时整个人被吓到了地上。”说完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热巧克力。
                                          赫敏忍不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差点没把口里嚼了一半的蛋糕喷出来,她急忙把剩下的吞进了有些饥饿的肚子。
                                          “所以,不用觉得自己胆子太小,大家其实都害怕,只是害怕的东西不一样罢了。”他安慰道。
                                          赫敏盯着杯子里旋转的细碎泡沫:“教授,只是我觉得我害怕的东西...有些不正常...”
                                          “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我害怕那个杀人犯布莱克。”她抬起头盯着他带着些朦胧色调的蓝色瞳孔,竭力从其中读出哪怕一点点的嘲笑。
                                          “没有人会害怕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哪怕那个人是个杀人犯。”她继续盯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觉自己这样太不礼貌了,就急忙垂下目光喝了口热巧克力。
                                          “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博格特是不是布莱克真正的样子...”她紧紧捏着杯子的把子。
                                          卢平教授看着有些恐惧、甚至有些疑惑的她,沉默了一小会儿,接着他的语调让赫敏放松了不少:“赫敏,其实...那个博格特和布莱克已经很像了,不过可能比他矮一些吧...”他爽朗地笑了笑,希望能缓解一下有些紧张的氛围。
                                          “我们害怕的东西,其实都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来说是未知的。”教授的解释让她安心了不少,至少现在,她能确定自己的脑子没出太大问题。
                                          两人在轻松的交谈中喝完了热巧克力。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欢迎你再来,赫敏。”卢平教授把她送到办公室门口。
                                          “呃,教授,”她突然把刚迈出门槛的脚收了回来:“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嗯?请说吧。”
                                          “就是...”她不太自然地抓了一下门框:“您当年看到的博格特...是什么?”
                                          赫敏刚问完就后悔了,因为这可能会涉及到隐私方面的问题,于是有些懊恼地把手放下。
                                          “噢,”教授轻松地回答,似乎这个问题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好心情:“我看到的博格特,一直都是月亮,今天上午同学们都看到了,有点可惜,你似乎错过了什么。”
                                          “教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哈哈哈哈哈,赫敏!”卢平教授哈哈大笑:“我故意逗你的,不用自责,哈哈哈哈哈...不过我看到的博格特确实是月亮...希望待会儿你能带着好心情去上下午的第一堂课。”
                                          “好的,教授,谢谢您,”她扯了下快要从肩头滑落的书包:“谢谢您的指点,还有蛋糕和热巧克力...谢谢您,我先走一步了,再见,教授。”
                                          “再见,赫敏。”教授招招手,看她走远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5-20 22:4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5-20 22:52
                                              “我的笔记本呢?”快上课时,赫敏有些惊慌失措地翻着书包:“不会吧?!不见了吗?!”
                                              “赫敏...”罗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总不是在书包里或者在宿舍里...笔记本不可能丢的。”
                                              “可是!!”她轰地一下子把所有的课本倒在课桌上:“真的没有啊!中午离开时,宿舍里的柜子一本书都没有啊!”
                                              “你确定?”哈利有些不敢相信,万事通小姐居然还找不到自己最珍贵的物品——笔记本。
                                              “噢不...”赫敏快要哭了出来:“怎么会不见了呢...”
                                              “赫敏!”罗恩和哈利见状急忙跳起来安慰道:“笔记本不见了看我俩的,我们也有笔记,不用担心记掉什么。”
                                              “噢...谢谢你们...”她难过地扶了扶头,向来乱糟糟的头发似乎变得更乱了,正好烘托了她此时乱糟糟的心情。
                                              “赫敏?”下课后有人叫住了她:“你还好吗?”
                                              她苦着脸转了过去,活像一只炸毛的猫咪。
                                              “赫敏·格兰杰?”
                                              她仔细看看来人,差点没跳起来:“噢!卢平教授!您好!”她大大地微笑着,可是这笑容还是有些古怪,毕竟她现在心情真的很糟糕。确切地说,好像好久都没像今天这么倒霉了。
                                              “你还好吗?”教授惊讶地看着她有些不太自然的转变——从一副哭丧脸瞬间变为有着灿烂笑容的面孔——虽然这笑容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我挺好的,教授,谢谢您的关心,”赫敏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好巧呀,在这儿碰见您了。”
                                              “噢,”卢平教授把背在身后的双手拿了出来:“我是来送东西的。”说着递上来一个厚厚的黑色牛皮本。
                                              “这个应该是你的吧,我在办公室的地上发现的。”
                                              “啊!终于找到了!”她惊喜地把笔记本抱在怀里,这下脸上的笑容才是真正的灿烂。
                                              教授欣慰地看着她。
                                              她满心欢喜地抱着宝贝笔记本回了宿舍,小心翼翼地把笔记本放到有些乱七八糟的柜子里。一张纸从笔记本里露了出来,她有些困惑地把纸抽了出来。
                                              是一张《预言家日报》,她似乎不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把报纸塞到了笔记本里,她有些困惑地打开报纸。
                                              小天狼星·布莱克的照片映入眼帘,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般,她有些慌乱地赶紧把报纸塞回柜子,然后砰的一下关上柜门,似乎希望报纸能消失。接着,她在原地愣了会儿,然后重新打开柜子,拿出报纸,翻到有布莱克照片的那一面,久久地注视着。
                                              她轻轻地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报纸上的那张有些悲伤的脸,然后把它叠得四四方方的放到柜子最隐蔽的一个角落里,最后非常小心地关上了柜子。
                                              仿佛锁进了一个秘密。
                                              不,这就是一个秘密。
                                              赫敏·格兰杰粉红着脸躺到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听着自己强有力的心跳,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溢在嘴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5-20 23:24
                                                来晚了来晚了!
                                                地下室


                                                收起回复
                                                30楼2020-05-21 17:47
                                                  楼楼在想今天晚上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5-21 23:06
                                                    顶,超喜欢犬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5-22 16:18
                                                      (五)噩梦
                                                      “完全没想到,魔法世界居然会把占卜设成一门课,”赫敏走在螺旋阶梯的最前头:“哈利,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哈利看了罗恩一眼:“我觉得占卜对巫师来说就像一种信仰吧,就好比麻瓜的基督教什么的。”
                                                      “基督教是什么?”罗恩困惑地帮他俩推开头顶天花板上一个酒红色的圆形木门。
                                                      三人从洞口冒了上去——教室里安静得有些诡异,要不是纳威正坐在第一排,他们可能会觉得这个教室里没有人。活板门在脚下吱吱呀呀地合上了,一些同学瑟缩着抬头瞄了他们一眼。
                                                      “Bloody hell,”罗恩坐下后把书包放在暗红色地毯上:“这也太诡异了吧,我现在已经情不自禁地开始紧张了。”说着哆嗦地缩了下脖子。
                                                      “这种教室只是为了给你心里暗示,”赫敏用有些傲慢地语气说道:“这就是让我们自己吓自己。”
                                                      罗恩红着耳朵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教室里的人似乎都不敢动,连翻书的动作都刻意放缓了,赫敏哗啦啦的翻书声在此时突然显得有些刺耳。
                                                      “大家这都是怎么了?”她从鼻孔里喷了些气,有些不满其他人的反应。其实在小时候她也不是没见过占卜,当时那个占卜的人还让她抽了些牌,占卜对她来说,更像是给自己的心灵寻找一些安慰罢了,只是此时,她觉得这门课有些小题大做。
                                                      “噢,”哈利拿出羽毛笔在课本上瞎画了一下:“这个教室的味道让我有些紧张。”
                                                      “神秘的味道,不是吗?”一旁的拉文德两手十指交叉,用迷幻的嗓音对他说道:“这就是占卜的魅力。”
                                                      赫敏忍住自己想哈哈大笑的冲动,她急忙弯下腰在书包里找羽毛笔来掩饰自己。
                                                      她感觉自己的肚子在不规律的抽动中快要爆了,憋笑对她来说大概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儿了,尽管她是一个特别严肃,还有些木讷的人,但遇到好笑的事也会像大多数人一样捧腹大笑。她把头多埋了一会儿才冒出桌面。
                                                      “啊——”她突然尖叫一声。
                                                      一个人脸冷不丁凑到她跟前,把她吓得羽毛笔都扔到罗恩身上了。
                                                      “你还好吗,小姐?”那人用十分低沉的语调问着,还把脸伸到了她鼻子下。
                                                      “我还好,谢谢您,特里劳妮教授...”赫敏感觉她们的鼻子都快戳到一块儿了,她往后伸了身脑袋,很确定自己的下巴已经翻倍了。
                                                      教授从她那个厚得像水晶球似的镜片后眨眨被放大许多倍的眼睛,伸出她戴满戒指的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她的胳膊。
                                                      冰凉的感觉透过校服,赫敏打了个激灵。
                                                      “欢迎来上占卜课,”特里劳妮教授扶着栏杆走下台阶,身上的大珠子项链叮叮当当地响着你们以前可能没有见过我。我发现过于频繁地下临熙攘忙碌的学校生活使我的天目模糊。”
                                                      不知道什么原因,赫敏感觉她是透过一个海螺在说话,再加上这教室里似乎被人用吗熏香,还没进去主题她就已经有些晕晕乎乎了。
                                                      特里劳妮教授细致地整理了一下肩上披的好几层披巾,手腕上的手镯发出清脆的响声,赫敏感觉自己突然清醒了不少,她听着教授继续说:“你们选了占卜课,这是……”然后她又开始昏昏欲睡了。
                                                      所以占卜课的课本没什么用?她在朦胧中听到旁边罗恩说了句“useless”,然后抬头,发现哈利和罗恩正微笑着看着她。
                                                      教授继续着她的长篇大论,她开始往教室另一边走去。
                                                      “你奶奶好吗?”她突然抓住第一排的纳威问道。
                                                      “我想是好的。”纳威惊得瞪大了眼。
                                                      “我要是你,我可不这么肯定,亲爱的。”教授松开他的胳膊。
                                                      “什么乱七八糟的!”赫敏咒骂似的嘀咕了一句,拉文德有些反感地拍拍她,示意她认真听。
                                                      真的不会说话,上来就诅咒别人的家人!她感觉有些恼火,既然学校把占卜设为了一门课,那就应该比较规范,而不是随随便便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有些不满地把书狠狠翻了一下表示抗议,罗恩惊讶地回过脑袋看了她一下,然后又转了过去。
                                                      “我想,亲爱的,”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她对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对赫敏说道:“你能不能看看你茶杯?”
                                                      赫敏双手递上了自己面前摆了许久的棕色茶杯,她迅速往里瞟了一眼,茶壶里有一些茶渣。
                                                      “你在茶杯里看到了什么?”
                                                      “茶渣。”她诚实地回答,罗恩和哈利憨厚地笑了出来。
                                                      特里劳妮教授有些无奈地往上推了推厚厚的眼镜:“那么,茶渣像什么?”
                                                      “像...”她脑子里飞速运转着,竭力从那一坨黑乎乎的东西中看出什么猫腻。
                                                      “像...猫咪?还是狗狗?”想象力有限,她艰难地吐出句子,连自己都觉得太差劲了。
                                                      “像两种动物...”特里劳妮教授颤抖着手拂过茶杯上方,接着她打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蹭地收回手,好像被烫了一下。
                                                      她用修长的手指指着赫敏,拔高音调用惊恐的语气说:“狼狈为奸!”
                                                      “???What?”她觉得自己听一个疯疯癫癫的教授说话,狼狈为奸?什么乱七八糟的?!教授似乎开始跟哈利说话了,哈利旋转着茶杯,翻阅着课本。
                                                      “不...”特里劳妮教授突然往后连推几步,撞到墙壁上,许多人倒吸一口气“我亲爱的孩子——我可怜的、亲爱的孩子——不——不如不说出来的好——不——别问我……”
                                                      “怎么啦,教授?”迪安托马斯立即说。大家都围了上来以便把哈利的茶杯看得清楚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5-22 18:50
                                                        “我想您是不是想说,伏地魔?”赫敏有些讽刺地开口,哈利和罗恩有些惊讶又有些佩服地盯着她,因为她从来不会这样和老师讲话。
                                                        “我亲爱的哈利·波特,”特里劳妮教授的大眼睛戏剧性地睁开了,“你有不祥。”
                                                        “我有什么?”哈利摸摸脑门儿,迪安托马斯对他耸耸肩,拉文德布朗一脸迷惑,但其他人几乎都用手捂住嘴,因为他们感到恐怖。
                                                        “‘不祥’,我亲爱的,‘不祥’!”特里劳妮教授叫道,哈利竟然不懂,她感到震惊。“在墓地游荡的那条鬼怪似的大狗!我亲爱的孩子,这是凶兆——最坏的凶兆——死亡的预兆!”
                                                        赫敏猛地站了起来,一束头发还进到了嘴里,罗恩和哈利也感受到了她些许的愤怒:“That' ridiculous!It can be different if we see it through other directions.”
                                                        特里劳妮教授打量着赫敏,越发不喜欢她了。“我说你别不高兴,亲爱的,我发觉环绕你的光环很小。对于未来共鸣的接受力很差。”
                                                        她补了一句:“猫和狗,狼狈为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5-22 18:51
                                                          “什么乱七八糟的?!”赫敏有些气乎乎地学着特里劳妮教授的声音:“哈利!你有不祥!你!狼狈为奸!”
                                                          “哈哈哈哈...”罗恩笑到了餐盘里,但哈利似乎并不那么高兴。
                                                          “好啦,哈利,”她见伙伴情绪不高涨,急忙安慰道:“这都是猜测,预言也可以改变嘛...”
                                                          哈利沉闷地咬了口南瓜派。
                                                          三人在晚上在公共休息室里一起完成了占卜课作业,罗恩还特地把自己的未来写得十分残酷。“嗯,看样子我应该活不过这个星期了,”他满意地卷起论文纸:“这种坎坷的人生用在这儿总没错。”说完哈哈大笑几声,哈利还在忙着些完最后几句:“我倒是希望能写些好东西。”
                                                          “好了伙计们,”赫敏先收拾了一下:“我先回去了,还想好好洗个澡早点休息,今天真是‘坎坷’的一天。”
                                                          两个男孩儿哈哈大笑地跟她道了别。
                                                          她一进宿舍就把书包狠狠地甩进柜子里,一旁金妮被她吓了一跳。
                                                          “赫敏?”金妮从帐子里探出头,她已经换上了睡袍,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嘿,金妮...”她在倒在自己的床上:“今天可真累。”
                                                          金妮见状,只是看了看倒在一旁的赫敏,希望自己不会吵到她,然后继续翻开书躺进了帐子里。
                                                          过了会儿,赫敏在一旁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0-05-22 19:06
                                                            “布莱克?”她抱着克鲁克山站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门口,房间最深处有一个超大的柜子,似乎能塞进好几个人,她看到那里有个人影,不由自主地喊了一下。
                                                            “布莱克?”她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要喊这个名字,但就是不自觉说出了口,心里好像也特别确定那里就是布莱克。
                                                            一个高大的男人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黑色卷发从柜子旁的角落迈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是布莱克?”他看着门口的赫敏,克鲁克山突然挣脱了她的怀抱,像布莱克跑去。
                                                            “克鲁克山!”她慌乱地喊道,这样的状况完全不在她的想象之内,布莱克抱起了跑过去了猫咪。
                                                            “它可真乖。”他摸摸它姜黄色的毛,克鲁克山满足地呼噜了几下。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布莱克突然抬头问道。
                                                            她被他盯得有些紧张:“我...”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布莱克放下克鲁克山朝她走来,她看着他迈着步子,没过几秒就走到了她跟前,用他有些忧郁的灰绿色眼睛看着她。
                                                            她感觉自己的腹部上放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血液都有些不顺畅,她戒备地想拔出魔杖,可是却怎么也动不了。
                                                            “布莱克...”她抬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一种恐惧突然从脚底升起。这是个杀人犯,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他杀了哈利的父母,他是个食死徒。
                                                            “我当然得找到你!”她突然吼了出来,希望在气场上能压到他,其实心里害怕得要命:“我当然得找到你!你这个杀人犯!叛徒!我要把你送回阿兹卡班!”她伸出手揪住了他的领子。
                                                            布莱克用玩味的眼神低头看着她,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在身高上一点优势都没有,毕竟自己的头顶才到他的胸口那儿,但她还是没有松手。她很清楚,她不能松手,好不容易找到的逃犯不能就让他这样跑了,她攥紧了他的领子。
                                                            “有意思。”布莱克看看胸前有些稚嫩的双手,赫敏感觉他呼出的热气喷到了自己的手背上,便有些厌恶地收回手。
                                                            “我抓住你了!”她从屁股后的口袋里抽出魔杖:“你跑不了了!”她把魔杖戳在布莱克的下巴上威胁道,但她清晰地察觉到,眼前这个杀人犯似乎一点也不害怕。他当然不能害怕,他可是杀了一条街的疯子!她感觉握着魔杖的手越来越不受控制地颤抖。
                                                            “你害怕了。”
                                                            “我怎么可能害怕你?!”她尖锐地反驳,魔杖的最前头已经把他脖子上的皮肤戳得陷了下去。
                                                            “赫...赫敏?”突然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她猛地转过身。
                                                            哈利和罗恩并排出现在门口。
                                                            “那是...布莱克?”罗恩捂住胸前的鼓包,把哈利护在身后,这时她突然反应过来。
                                                            她有些害怕地转过头,布莱克一下子打掉了她的魔杖,从身后亮出一把有些生锈的刀。
                                                            “不!哈利!罗恩!快跑!”她抓住布莱克的袖子,死死抱着他的腰。
                                                            “松开!不然我连你也杀了!”布莱克想把她拉开,可她为了拦住他,自己把腿缠在他的腿上,牙齿也死死咬住他的衣服。
                                                            “很好...”布莱克把刀在她脖子上抹了抹。
                                                            脖子上有些凉凉的刺痛让她害怕地哭了出来,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但是,牙齿还是拼命咬在这个杀人犯的衣服上,双手撑在门框上把他拦住了。
                                                            “那么...对不起了...”
                                                            “赫敏!”哈利和罗恩不知道从哪儿喊着,她感觉自己已经叫不出声了,因为...
                                                            布莱克捅了她一刀,她感觉刀片顺着腹部的皮肉慢慢地划出来,一股一股的鲜血从刀刃上涌出来滴到地上。
                                                            “No...”她猛地从床上惊醒,克鲁克山正趴在她的肚皮上玩弄着一小片羽毛。
                                                            “噢...”她如释负重地坐起来把猫咪抱到一边,摸摸自己有些酸痛的肚皮,发现周围已经以前漆黑,大家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赫敏看看旁边的金妮,她的一条腿从帐子里掉了出来。她抹抹额头上的一层薄汗,往盥洗室走去。真是意外,没想到自己昨天晚上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都没洗漱,她路过一个窗户看了看外面,远处的打人柳在深夜里一动不动,她突然有些想念它疯狂甩着树枝的模样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死气沉沉。
                                                            一个黑溜溜东西向它走去。
                                                            可能是什么奇怪的动物吧,她摸着肚皮进了盥洗室,希望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能让自己从那个毛骨悚然的噩梦中缓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20-05-22 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