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异世界之旅吧 关注:33,662贴子:65,161

【英翻】第300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Chapter 300: How much for Useless Sword?
第300章:不中用的劍值多少錢?
----------------------
剛好今天看到300有了英翻 一不小心就...


1楼2020-05-08 01:58回复
    ***第一部份***
    我的決定絲毫沒有動搖
    第二天吃早餐的時候,巴為了這道由煮熟的白米飯、味噌湯、烤魚和小菜組成的日式料理感到欣喜若狂。然後與所有人一起吃完飯之後,我現在正獨自面對著伊呂波醬。
    …雖然澪一直纏著我,但我還是設法找到和她獨處的機會了。
    澪最近都沒有機會下廚,所以我也應該想個辦法讓她好好享受一下。
    無論如何,我告訴了伊呂波醬,葛之葉商會能為她做點什麼。
    雖然我看似是在談論一些很酷的事情,但這些事基本上都先得到了彩律桑的同意,然後偷偷地將遙歌桑藏在齊格,讓她可以以一種不被她家族所束縛的方式生存下去。這是我現在能為她準備的選項了。
    而照這樣下去,伊呂波醬毫無疑問地會被邢部家族給利用。
    我不知道這是使她將會成為一族之主,或是會造成洛瑞爾內部發生權力鬥爭的一步。
    一個看起來甚至連中學都沒上完的女孩,正被迫用自己的雙手殺死自己的母親,然用被身旁那些各懷鬼胎的大人們所利用。
    這太不合理了。
    即使如此,遙歌桑在榻榻米牢房裡灌輸給我的想法可能已經成為了一種遺憾。
    真可怕。
    好吧,即使我現在正在考慮各式各樣的事情,到了最後,我終究只是原本的那個自己。
    薇薇桑、巴還有其他人似乎也都在為我擔心。
    但是…
    當我向伊呂波醬提議時,她發自內心地笑了笑,並拒絕了我的提議。
    「不,雷道大人。在遇見你之後,我便被你所拯救了。和你一起度過的這段日子,我再次理解到了生命的意義。確實,這些強加於我的想法可能會壓垮我,這也許是個沉重的命運。但這個地方是根據我自己的意願去獻出自己心臟和未來的地方。因此,這不僅僅是我的職責,而是我所希望的未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份對你們的感激之情。」(伊呂波醬)
    眼前的小女孩緩緩地放低自己的姿態,將雙手的三個手指頭放在地上,並深深地低下了頭。
    我錯了。這女孩和我相同,甚至比我還要更加成熟。
    不,更準確地說她也許已經成年了?
    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在她身上看到的那種不可靠的感覺…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見不到了。
    我有這種感覺。
    「是嗎?」(真)
    「是的。」(伊呂波)
    我在最後給了她一個只會讓我感覺好一點的愚蠢提議。
    我打從心底感到慚愧,因此對她的話輕輕地點了點頭。
    然後,得到的是一個清晰明瞭的回應。
    她可把我難倒了。
    「你還有出雲桑陪在你身邊。這就是為什麼你可以做到最好的原因,哈哈!」(真)
    戀愛中的女孩可是很堅強的。
    我再次確認了這些我經常聽到的話的正確性。
    畢竟,這毫無疑問是造就這些結果的原因之一。
    「诶?!嗯…是…是的」(伊呂波)
    那個『嗯』是怎麼回事。
    她變回了那個我很了解的伊呂波醬了。
    「除了把艾因卡利夫(Ein-Khalif,會說話的那把劍)讓給你之外,我們別無選擇。也許那棘手的部份可能會很適合幫助你作為一個一族之主,呵呵呵」(真)
    那晚,艾因卡利夫在這場豪賭之中選擇了伊呂波醬而不是葛之葉商會,但仍不知道這結果是不是好事。
    它吞食了她的防身武器,並和她達成了一個協議。
    即使我將它(那把劍)拿回來,它也可能只會被扔進一個隨機的倉庫裡,更可能再也見不到明日的太陽了。
    不管你(那把劍)是否有告訴我,你終於設法離開了矮人城鎮…。
    而且不管它有沒有在我手裡,結局可能都會是相同的。一想到它,我就別無選擇,只能苦笑地聽著伊呂波醬說些什麼。
    ----------------


    2楼2020-05-08 02:00
    回复
      ***第2部份***
      螢丸(伊呂波將之前防身武器的名字),哈
      隨著時間的推移,它(指螢丸)能夠自己修復刀刃……這是不可能的,對吧?而且,它也已經被吃掉了,不存在於這世上了。
      一想到我就胃疼。
      「我很抱歉。那時候的情況實在是太混亂了,我甚至感到絕望了。」(伊呂波醬)
      「你肯定會感到絕望的吧。我不是真的在責備你,你成功活了下來,這才是最重要的。」(真)
      「是的…」(伊呂波)
      還活著。
      這個詞似乎讓伊呂波醬產生了複雜的情緒。
      出於某種原因,伊呂波醬仍然住在我們這裡,因為她的家中還是一片混亂。
      而且,她的母親就要被處*決了,然後處*決她的人正是她自己

      然而,從我之前聽到的情況來看的話,伊呂波醬來到這裡並不是因為她想要逃避,而是另一種決定的結果。
      那麼,這不是我應該插手的事情。
      「啊,對了。自打來到神奈伊城以來,一切都混亂極了。但你已經看過我之前給你的那份文件了嗎?」(真)
      「!是的。我們在前往神奈伊城途中所停留過的許多村莊。我所聽到並確認的內容,與雷道大人和其他人所確認過的實際情況,這兩者之間的區別……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考察體驗。」(伊呂波)
      伊呂波醬非常感激話題的改變,她的身體稍微地向前傾斜。
      「我給你的東西可能不是事實,你知道嗎?」(真)
      「嗯?」(伊呂波)
      「開個玩笑而已。這一次我不會再用那種方法教導你了。」(真)
      「…」(伊呂波)
      「這就是你所知道的,有時候你不得不懷疑你所聽到的事情。從現在開始,對伊呂波醬你來說,這就是為什麼你必須要評估你可以信任的人、你可以依賴的人,或是去培養這樣的人物。這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真)
      不管人類的社會有多麼美好,我們都無法保證整個社會就是如此。
      體系永遠都存在著另外一面,人們將會創造其中一面。並且總會有人走上非*法之路。
      如果這是在一個國家的城市水平之上,情況總是如此。
      「…我會牢記這一點的」(伊呂波)
      「這不像村民或村長他們因為想要撒謊而撒謊。他們一定只是想留份保險,這樣即使他們被課以重稅,明年的她們仍然可以面對各種狀況。」(真)
      「這意味著領主並不被信任嗎?」(伊呂波)
      「這有點不同。當然,如果今天的領主是一個眾所皆知的明君,並且稅制都嚴格的按照規定去實施。那麼他們可能所說的數目可能會更真實一點,但即使如此,我也不認為他們會透漏村莊確切的作物數目或收入情形。」(真)
      「為什麼呢?」(伊呂波)
      「畢竟他們有自己的規則,你甚至可以稱這種情形為他們的生活方式。即便他們的收成是10,但告訴稅收者只有8成也是他們的生存方式之一。」(真)
      事實上,這個村子的嫌疑很大。
      伊呂波醬被告知的情況與他們實際收穫的情況,還有她們為了緊急時刻而儲存的物資量是完全不同的,他們只上報6成。
      到目前為止,這與神奈伊成和村莊之間的關係有很大的關聯。
      這並不是說邢部家本身就被人憎恨,而是說村民們對於稅收者的印象並不好。
      他們收了很多的*賄*賂*。
      除非進行一些大刀闊斧的改革,否則永遠不會有讓他們說出10成的那一天。
      我認為即使只有說出8成也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你會說,這是一種生存的策略。」(伊呂波)
      「這意味著,無論是多麼偉大的一號人物。若嚴格地檢查村莊到將其夷為平地都太過分了。如果掌握控制權的領導者至少掌握了一定數量的人員,我認為可以有很多種做事的方式。」(真)
      情感和法律是很難劃清界限的事物。
      『追求正確和最好的是很重要的』這句話只是一種逃避現實的說法。
      「這次的事件會讓整個神奈伊忙一陣子。即便如此,保護與周遭村莊的合作關係對於城鎮的未來將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伊呂波)
      「沒錯」(真)
      她真是個頭腦冷靜的姑娘。
      「但這些村莊有這各自不同的問題,他們的習慣與首都的關係形式也不同。我絕對不是什麼被選中的天才,我肯定沒辦法正確地回答所有問題。」(伊呂波)
      「…」(真)
      伊呂波醬和遙歌桑在一開始的天賦上就有所不同。
      沒有必要貶低自己。
      你要把自己想得很好。
      「我沒有母親的力量與魅力,這就是我為什麼需要慢慢地來進行。」(伊呂波)
      說這話時,伊呂波醬把自己和她母親的形象重疊成了一塊
      「沒錯」(真)
      「慢慢地,直到我死*去的時候。我希望人們能夠無憂無慮地在首都與村莊之間來回著,並聽到他們彙報著自己有著8成的收入」(伊呂波)
      「這是個好目標」(真)
      「雷道大人」(伊呂波)
      伊呂波醬望著我,貌似在看著遠處,就像倫勃勞桑有時對我所表現的那樣。
      「什麼事?」(真)
      「我將把我的身心全部奉獻給神奈伊與洛瑞爾(Lorel)…與出雲大人一起」(伊呂波)
      「好的,我剛才聽到了你的決心。」(真)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句話出自一個年輕的女孩。
      「事實上,那天晚上,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邢部家,我願意接受這家族的一切決定。」(伊呂波)

      「與出雲大人的婚姻很可能已經確定下來了,所以會有一些關於利益的事情。但我告訴他們,不管是什麼我都會接受的。」(伊呂波)
      沉重。這真是太沉重了。
      一種不愉快的感覺冒了出來,就像我遇到遙歌桑的時候,感覺就好像我的胸口和喉嚨被什麼東西給堵著。
      「…啊!」(伊呂波)
      「蝦?」(真)
      「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要讓你露出這麼痛苦的表情的!我想說的是,從現在開始,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做決定要做的事。所以在那之前,放我自由吧,這就是我說的關於私心的事情。我把所有的工作都推給了他們,那應該會是一次有趣的談話。」(伊呂波)
      伊呂波醬看到我的臉有些暗沉,趕緊糾正了自己。
      但即便那是她真正所想表達的意思,她的話也絕不是玩笑。
      「…不不不,如果是關於有趣的話題,那麼小兔子伊呂波醬才是最具破*壞*性*的。」(真)
      這個女孩用巴這個詞就可以做出很多瘋狂的事來。
      「噗!那…那只是我被那時候的氣氛給吞沒了。」(伊呂波)
      <<此指的是他們cosplay的時候>>
      我們可沒有讓她喝到一滴酒,對吧?
      「但…」(真)
      「?」(伊呂波)


      3楼2020-05-08 02:06
      回复
        ***第3部份***
        「即使是這樣的情形,你仍應該要考慮到想我這樣單純的商人的感受。就像刑部公主的家庭一樣!」(真)
        「雷道大人?」(伊呂波)
        「伊呂波醬。」(真)
        「是…是的?」(伊呂波)
        「這位公主有什麼事需要我為你做的嗎?」(真)
        『我自*由了』
        『這就是我來這裡的原因』
        絕對不可能是因為這樣。
        這位公主已經表現出如此的決心,更經歷了如此瘋狂的事件,她已經不可能在和我們一起度過這麼美好的一天。
        像我這樣的人可以為她做的事不多。
        但如果這是我所能做的。
        如果這是我在這段時間裡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想把她獻給這個女孩,儘管她的個子很小,但她用她的決心打動了我。
        「…所以您已經看穿了,雷道大人真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伊呂波)
        不客氣。
        我沒有你這麼厲害。
        就像莉音在齊格鎮中過著她所能做到最好的生活。
        這個世界的孩子是強壯的。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的,但這讓我很感動。
        「我多少有一些想法,其中一個願望是什麼?你想讓我猜猜看嗎?」(真)
        「不!讓我說。」(伊呂波)
        「隨你便。」(真)
        我恢復了我的表現風格。
        好吧,其中之一一定是那個。出雲桑,對嗎?
        那個幸運的渾*蛋*。
        我將會訓練你直到配得上伊呂波醬的水平。
        「嗯,你知道的。是關於羅特加德(Rotsgard)學院的學生,那些因為某種原因來救我的學生,也就是雷道大人的學生…」(伊呂波)
        「哼哼哼哼」(真)
        「你能讓出雲大人留在這裡幾天嗎?」(伊呂波)
        「因為畫像對嗎?了解了」(真)
        「诶嘿嘿嘿」(伊呂波)
        她臉紅了。
        她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了。
        祝你幸福!
        以防萬一,我會和彩律桑確認這兩個人是否可以在一起。
        「他們住的地方其實就在這裡,所以這次談話結束之後,就去和他共度甜蜜的時光吧。」(真)
        為了以防萬一,我應該派人去跟*蹤*他們嗎?
        考慮到從現在開始發生的悲*劇以及那些憤怒的人們。
        是的,至少我想讓她在這裡可以過得開心,你知道嗎?
        「還有…」(伊呂波)
        ?
        現在,我不知道她還想要什麼。
        難道和迷宮有關?
        畢竟我確實將那個傭*兵*團給請了出來。
        「是關於我們之前談論的艾因卡利夫…!」(伊呂波)

        哈。.
        是的,就是艾因卡利夫。
        我完全忘了這件事。
        ?
        等一下。.
        她想談談有關那把不怎麼中用的劍的事?
        「好的…?」(真)
        她看似在想著很多事情。因此在沉默了好一陣子之後,我才終於發出疑問的語氣。
        「這是同時身為智者和劍豪-庵(Lori)所遺留下來的劍,但出於某種原因,我現在拿著它。」(伊呂波)
        「沒錯。」(真)
        回想起來,有80%的過錯都落在那把無用的劍上。
        它顯然是一個傳奇的劍豪所使用的劍,而且這個人還是位智者,伊呂波醬正好又是他的一個大粉絲。
        是這樣嗎?
        是政宗(Masamune)、村正(Muramasa)、兼定(Kanesada)還是孫六(Magoroku)?
        <<以上都是日文中常見的姓氏>>
        他們會說:『我已經得到了那個歷*史人物的寶劍?!』
        我個人對此只認為『不要去吃那把螢丸啊,它有可能真的就是那把螢丸,你這把沒用的劍。』
        <<螢丸是一把真實存在的日本刀>>
        它不像那把沒用的劍一樣擁有自己的意識。
        …它沒辦法,對嗎?
        就好比,一個劍客在暗處保護著公主的過程中化作成為了劍。
        不好,這是巴非常喜歡的場景。
        那個該*死*的艾因卡利夫最好就這樣維持著不中用的形象,就像一把沒用的劍一般。


        4楼2020-05-08 02:12
        回复
          ***第4部份***
          「除此之外,我未經雷道大人的許可和它締結了契約。」(伊呂波)
          沒錯,但這主要都是這把沒路用劍的錯。
          我知道,即使它已經成為了某人的狗,這對它本身就是一件好事,呵呵。
          它目前的處境很好。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伊呂波)
          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眼中流下了眼淚,還發出了奇怪的哭聲。
          這真是相當壯觀的景象。
          「…」(真)
          「嗚…所以它要多少錢?」(伊呂波)
          …喔。
          沒錯,我的確是一個商人。
          我完全抱著我已經送給了她的心態。
          儘管這是矮人通過貝倫給我的東西,但對我來說還是有點讓人感到遺憾的

          『這是隻沒有用的狗,而且沒有受過適當的訓練,但是還請耐心地扶養牠,好嗎?』這就是我現在的想法。
          「艾因卡利夫的價格,是吧。」(真)
          「即使是在洛瑞爾,它也可能是最著名的三把劍之一! 但是,到目前為止,我無法將它退還給您! 即使,您是那位我欠下了許多人情的雷道大人! 無論如何,我計劃接受您開的任何價格,不計一切代價!」(伊呂波醬)
          我不知道武士刀的市價,但如果我們用齊格鎮中那些強大武器的價值來判斷的話,它肯定是相當昂貴的。
          但,是的…
          喔!
          「不妨把它送給你,以慶祝你和出雲桑的婚禮。」(真)
          「嗯,在洛瑞爾裡,用武器做為慶祝結婚的贈禮有點不適合…而且,如果是艾因卡利夫這種等級的,肯定更不適合了。」
          國家的習俗是嗎?
          我認為這是我難得想到的一個好主意,但它被否決了。
          「那樣的話…」(真)
          「我完全明白,這不是一件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事情,但我還是要問你這個問題。」(伊呂波)
          這對我來說真的只是一個麻煩。
          艾因卡利夫在這段時間裡一個字都沒有說,這也是它令人討厭的原因之一。
          「…那麼,神奈伊的…」(真)
          「是?」(伊呂波)
          「你能告訴葛之葉商會有關智者文化的事情嗎?」(真)
          「?」(伊呂波)
          「比如清酒、香料、烹飪、服裝、金屬製品之類的東西。智者對這座城市的影響很大,對吧?」(真)
          「沒錯。」(伊呂波)
          「在這樣長時間的交流中,請將這類訊息以及有關食譜或其他的內容透漏給我們。當然,我們不會在洛瑞爾中用這些知識來拓展我們的業務。」(真)
          我在這裡提到的需求範圍很廣
          有很多像巴和澪這樣的人對這個城市的事物感興趣,所以如果他們感興趣,或者如果我們能被很友善的告知製作這些東西的方法,這對我們將會很有幫助。
          「嗯…這意味著您將繼續和神奈伊保持聯繫?」(伊呂波)
          「當然,如果你有其他什麼需要,只需要留個訊息,負責的人馬上就會到。」(真)
          伊呂波醬的眼睛睜大了她的眼睛。
          果然是這樣嗎,將一座城市的知名產品以及它的製造方式透漏給商人實在是太過份的一件事了。
          但這很難給出一個具體的價格,我在神奈伊城還有很多想要的東西,但並不是說它只是一個東西而已。
          不得不說的話,那就是我想要各種日常用的產品。
          但即使要我把每一個都列出來…那也太痛苦了,因為這不會以很高的價格就結束這件事。
          在齊格中,一件稀有武器的價格很可能會超過它在拍賣會上的價格。
          這就好像我在一家糖果店內被告知要用完一萬日圓一樣。
          只是想像一下,也很痛苦。
          好吧,我別無選擇了,只能接受這一切。
          如果我們知道原本的製作方法,我們可以把它加入到亞空間目前的研究之中,簡單地修改不良的部分,那麼每個人就應該都可以更容易地擁有它。
          「雷道大人。」(伊呂波)
          「什麼事?」(真)
          當我參與交涉時,我在最後會很有禮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意味著我已經成長為一個商人了。
          一種商人的習慣。
          畢竟,倫勃勞桑對我的訓練還是挺多的。
          『東西不是唯一的產品』,這一次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與我從那人身上學到的東西以及一般的概念有關。
          「對不起,但你會算數嗎?」(伊呂波)
          「嗯?」(真)
          不知為什麼,她只是看這我,好像我很可憐似的。
          出於某種原因,這把沒用的劍也把那種奇怪的感覺引向了我。
          …為什麼?!
          -----------------------------------------------------------------------
          順帶一提,巴和澪非常開心,甚至高興到發出『呀呼!』的聲音,因為前些日子,我們收到了一張由刑部家送來的本票。
          <<如果照前面的幾回的意思,指的應該是有保障的通行證之類的東西>>
          看到沒有?!
          如果我把這看作是擺脫了那把無用的劍的代價,我會說我這一次的買賣十分成功!。
          ***完***


          5楼2020-05-08 02:16
          回复
            感謝辛勞!!


            IP属地:中国台湾6楼2020-05-08 02:30
            回复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5-08 07:08
              回复
                大佬神速啊……


                IP属地:贵州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5-08 09:47
                回复
                  感谢翻译


                  IP属地:马来西亚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08 17:49
                  回复
                    爷说更!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5-08 19:30
                    回复
                      辛苦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5-08 20:59
                      回复
                        辛苦了


                        IP属地:广东12楼2020-05-10 10:19
                        回复
                          普通人无法理解即使是稀世宝剑对于挂逼来说也就是跟垃圾差不多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13 20:18
                          回复
                            感谢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11-24 18:26
                            回复
                              感谢翻译


                              IP属地:广东15楼2020-12-14 03:0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