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706贴子:705,126
  • 24回复贴,共1

【原创/透她】不同种孤独首发老福特 ID:dong4886/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透她】不同种孤独
首发老福特 ID:dong4886//
短篇5k字 一发完//
“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就不孤独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04 08:47
    “您好,我找一个名叫夏目优的孩子。”金发男子穿着一件黑色风衣,眼中尽是疲惫与憔悴,明明长着一张阳光帅气的脸,像极了在青春里活泼好动的高中生,现在却仿佛老去了十岁,脸上写着的尽是生活的沧桑。

    前台的那名护士听闻立马去查看了入住的病人,翻到“夏目优”的时候手明显僵了僵,似乎能明白面前的男子为什么如此失神。

    “那个孩子......”护士小心翼翼地开口提醒。

    “我知道他的状况。”安室透发出几节干涩的音节,朝护士疲惫地笑了笑,在护士报上了病房的房间号后,他便径直走向了那个孩子的房间。

    推开门,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他的鼻腔,安室透对此只是稍稍蹙起了眉毛,方才抬起头,就看到坐在白色被褥上的那个孩子双眼空洞地望着自己,神情是尽然的迷茫,属于孩童的那份朝气在阴气极重的医院里也失了光彩,成为一具没有感情的、灵魂破碎的傀儡。

    “您是......?”女孩微微扬起扎着马尾地脑袋,有些冰冷地凝视着来人。

    安室透对此并无意见,他只是悄声走过去,很自然地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他紫灰色的眼睛对上女孩的眸子,神情之中尽是怜悯。他的手想放上去揉揉女孩的头发示以安慰,但却蓦然停留在半空中,过了半晌,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可怜的孩子。”

    “......”女孩并不搭理他,只是以一种异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

    “记得夏目北吗?”

    女孩恍惚地晃了晃脑袋,沉默许久,那张没有血色的唇瓣才动了起来。

    “我谁都不记得了。我是谁,夏目北是谁,你是谁。”她僵硬的手指指向安室透,“你是谁。”

    对此安室透并不正面回答她,只是给她体贴地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温柔的声线传进夏目优的耳畔。

    “想听个故事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04 08:47
      [1]

      夏目北与降谷零的相遇十分戏剧性。

      北今年20岁,家里催的紧,想在她二十八岁以前就抱到孩子,在工作之余给她安排了各种各样的相亲。她迄今为止碰过的男子千奇百怪,有只看重物质的人、有过度依附于母亲的妈宝男、有性别歧视,重男轻女的人、有控制欲过强的人,总之她每次提着包从饭店里出来时,心里总是窝着一团火,总想朝那些奇葩脸上挥一圈。

      而另一边的零,如今是奔三的人,据知情人松田所称,零除了儿时对一个女医生有过仰慕之情外,就再也没有过心仪的女性。

      被按上“寡王”名号的零,被一群无聊至极的同事们按着头去相了亲。

      在见自己的相亲对象前,零拿出了自己最好的脾气,之前听去相亲的同事说,相亲的人可能和你的三观天差地别,有一个被气得当场直接走人不了了之。

      零对自己的演技足够有信心,至少不会让坐在对面的女性察觉到他的不满。

      反正只是被同事看戏而已,无论如何都不会发展到交往的地步的。

      相亲当天,过去和零在学校一个班级的同学围坐在一桌,风见战战兢兢地带着下属围坐在另一圈,还有就是一群看戏的同僚。

      零在心中暗骂了一句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事,整理了下心情走了进去。

      门口“叮当”的声音响了起来,零感觉到瞬间有十几道火辣辣的目光唰唰地朝他这边看了过来,让零第一次有种掩面逃离的冲动。

      不行,不能怂,这样会在下属面前有失威严。

      但正当他朝着约定好的地方走过去的时候,突然瞥见原本安安分分坐在那里的娇小身影试图揣起包就逃走,行动慌慌张张的,简直破绽百出,一直训练有素,反应极快的零瞬间出手抓住了女孩的胳膊,力道不轻不重,却猛然抑制了女孩的动作。

      “这位小姐?还没开始坐下来好好谈谈吧,这么快就要把我一个人晾在这儿吗?这样是很失礼的哦。”他微微有些被戏耍的愠怒,试图看清女孩的脸。

      等等...这背影为何如此熟悉。

      女孩略带尴尬和惊惶地转过头,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降......降谷老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04 08:48
        [2]

        “我布置给你的事情你做完了没?好意思给我跑去相亲!”零难得地发了火,吓得北连连后退。

        “对不起师父!!家里也是不由分说地给我安排了相亲!我我我...现在立马去做!”北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风见说他也没怎么看过零生气的样子,但总之一定很可怕,北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他句句批评在点子上,而且话语组织的天衣无缝,让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不要随随便便就把责任推给别人,要是今天出了人命你付得起责任吗?”零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特工,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语气,但是一言一语中还是能看出他余怒未散。

        “收起你那些小心思,既然决定了选择这个行业就好好想想怎么守护国家。”他冷冷地扫了北一眼,掠过她的身旁离开了。

        北低着头,心中五味杂陈。

        对不起啊老师...没有能成为您引以为傲的学生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5-04 08:48
          [3]



          “我们决定派遣综合能力较为优秀的公安警察潜入那个跨国犯罪组织,以便更接近他们的核心,时时刻刻监视着他们,以便到时候一举击垮。”黑田管理管双手交叉撑着下巴,有些严肃地盯着对面西装革履的零。

          “降谷,有什么推荐人选吗?”

          零抵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过了晌久,微微摇了摇头。

          “抱歉,我心中并没有合适的人选。我认为我和景...诸伏在那个组织里就足够了,并不需要安插过多的人手,这样反而可以减小我们的嫌疑。”他回答得干脆有利落,直接把自己的处境抛出脑外。

          “可是...你们这样压力太大...这样迟早会露出马脚。对了,你徒弟怎么样?那姑娘虽然年纪轻轻、玩心也大,但综合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超强的记忆力让她成为了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行。”零急切地拒绝了,“那孩子只有寥寥无几的几项才能而已,而且她在这方面的阅历浅,随时会处在暴露的危险。”

          “这样吗...”黑田管理官沉吟着陷入思考。

          “你先离开吧,我会好好考虑的。”

          “是。”零前脚刚踏出上司的办公室,就听到门外的几位闲得无聊的警官在窃窃私语。

          “降谷什么情况?明明收了夏目作为徒弟却什么任务都不交给她。”

          “是害怕以她的才能踩着自己上位吗?”

          “降谷才不是这样的人嘞。顶多就是不信任夏目吧,那小姑娘也不知道实力如何,不过能让降谷火冒三丈那应该不是什么优秀人才。”

          在一旁旁听的景光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纠正了纷纷猜测的人们:“你们都不了解零,他那时保护过度。”

          是啊。

          他如若不承认她,那早些时候便不会让她做自己的学生。她有很优秀的天赋,除了玩心大起时令人头疼以外这个女孩几乎无可挑剔,那双眼睛里是即便踏过世俗也会闪烁的清光,他对她严格,只是他若不挑剔一些,这个光一样的女孩子随时都会化为一具冰冷的尸体送到他眼前。

          她才二十岁,正是春光灿烂的年纪,不要这么早死掉了才好。

          他怎么忍心、让她那样闪耀的一束光去深陷黑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5-04 08:48
            [4]

            三年后。

            景光的身份被发现了,为了保全他,他自杀了。得到自己幼驯染死亡的那一刻零简直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

            曾经与他一起欢笑过几年的警校同学,那五个形影不离抱在一起的小团体,现在一个个从那年一边抱怨他一边护着他的人化作死亡通知单上冰冷的黑色印刷体。

            “对不起哦零...”

            “把你丢下了......”

            “好好活着,我们并不想这么早看见你呢。”

            “波本?”趁着零发呆的空挡,贝尔摩德的声音把零从失去好友的悲伤中强拉了回来,她身后还躲藏着一个人,在灯红酒绿下投射出长长的倒影。

            “这是刚获得代号的人,她叫芝士华,交给你了。”贝尔摩德推着女孩上前,随即推门出去了,似乎并不想打扰两人熟悉。

            零刚刚喝了几瓶烈酒,视线有些恍惚,在他撩开挡在眼前的金色碎发,定睛看清眼前人时,才发现面前人是那张在他梦里萦绕,陪他撑过漫长黑夜的脸。

            “您...您好呀!”北还是初见时的那副腼腆的模样,朝他僵硬地挥了挥手。

            零在恢复情绪后哑然失笑,四下检查了,确定无人监视后才开口。

            “你怎么来了啊...来之前想好了吗?一旦涉足就是一条有去无回的道路,当公安本来就够受的了,几年过节都不能回家,你成为了组织的卧底,更不可能联系家人了。你在任何情况下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牢牢盯着...你想好了没啊,这可不是儿戏?!”他似乎有些生气,握着酒瓶的手愈发紧了。

            “算了,”他扶额苦笑,“说什么都是白搭,你不可能离开了...”

            北定神看了看有别于平常的老师,过了好久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可能是因为自己故友的死才会选择喝酒。

            老师虽然在警告自己...但其实他比自己还要孤独吧...

            北看着有些恍然的老师,不禁做了个大胆的尝试,平时与零时刻保持着安全距离的她此刻缓缓走出去,温暖的手握上零冰冷的指尖。

            “老师,我会一直陪着您的。”

            “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就不孤独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5-04 08:49
              [5]

              零发现自己真是低估自己的徒弟了。

              北的悟性绝对属于高的那一类,她和贝尔摩德学了一会儿易容术,虽然说算不上技术精湛,但至少摸通了门路,做出了的易容也越来越像一回事情了。

              由于任务缠身,零也没有精力去悲伤了,他觉得这样反倒好,不然自己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堕落了。

              他们在之前就熟悉对方的作风,在执行任务的时刻更是默契满分,久而久之,组织安排他俩一起出任务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北也发现自己逐渐跟得上老师的脚步了。

              偏头躲避,抬手拦截,那一记手刀劈下去快狠准,北轻轻松松地就压制了组织的目标。

              “进步很多嘛。”零在上面看着北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不由得啧啧称赞。

              北转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当然啦,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牢牢记住哦。”她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您忘了吗...”

              “我的记忆力是天下第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5-04 08:49
                [6]

                零正解决完峰会前的物联网恐怖袭击事件,正要打电话给组织假报行踪时,一个陌生电话突然插了进来。

                “波本,不要回去了。”是黑田管理官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吗?”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但心里隐隐约约升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和夏目的身份被发现了,你不要回去了,不然会被处决。”

                零心里一惊,但是立马抓住了重点:“那夏目呢?!”

                接下来的话冲得一度承受力强大的他有些眩晕。

                “很抱歉,但是,我们也只能祈祷她能挺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04 08:49
                  [7]

                  零不知道北受了怎样的拷问。

                  但他知道她一定很疼。

                  他曾经冷眼旁观过组织审问别人,各种残忍的刑具与药物挑战着一个人类心理与生理承受的极限,他看着他们尖叫,求饶,哭得视线模糊,血淌一地,但未想过接受这些苦痛的会是他最重要的人。

                  他后悔万分,他自责至深,他本应该下一道明确的命令让她不准插手这件事的。

                  一个家庭美满,天赋异禀的女孩子;一个阳光可爱,冰雪聪明的女孩子。

                  她很像那个侦探事务所里的高中生小兰,挂着浅淡的微笑,说着温柔的话语。

                  她不敢顶自己的嘴,整个公安部都知道夏目北最听降谷零的话,他说一她绝不敢说二。

                  降谷不顾上司的阻止,立刻草草拟定了一个计划,带着近乎报废的马自达,跟着他以防万一按在她身上的发信器,一路狂飙。

                  不可以再让苏格兰的悲剧、重蹈覆辙了。

                  她是那样温暖的女孩子,在他所有伙伴一个个死去的无情打击里,给他所有希望与曙光的人,她没有说过什么高深莫测的道理,无数个难熬的深夜只是默默陪着他,什么都不说。

                  不要说、什么都不用说,她的笑就足够了。

                  他所想守护的不止这个国家而已,他想守护的还有那孩子清铃般的笑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5-04 08:50
                    [8]

                    车子刹车的笛声划破了静寂的夜,但同样打破死寂的还有远处火光升天发出的声响。

                    他们所囚禁她的地方、组织的分部、那堆砌起来的砖瓦在一片火焰中刹那崩塌。

                    火势一路烧到河边,映照着那一片刺眼炽热的红。

                    一同烧毁了零那一如既往坚强的伪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5-04 08:50
                      [9]

                      后来他听说。

                      北用他教的方法挣脱了手铐,打到了油气管,引发了那一场大规模的爆炸。火被扑灭后尸横遍野,根本无法找到北的尸身。

                      他微微讶异,明明之前自己只是随意地提了过去,她竟然记住了撬开手铐的方法?

                      也对。他低下头。

                      毕竟北记忆很好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5-04 08:50
                        [10]

                        秋风萧瑟,一簇菊花盛开。

                        零站在北的墓碑前,轻轻抚摸着灰白照片上女孩灿烂的笑脸。

                        “等我带着你们的信念毁灭组织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04 08:51
                          [11]

                          零过度劳累的时候,喜欢喝北泡的咖啡。

                          当他习惯性伸出手去拿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哦,她不在了。

                          望着摆在桌上的,两人为数不多的合影。

                          “我心悦你。”

                          那句久久埋藏于心中的话语宣之于口。

                          “听的到吗?我的傻徒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5-04 08:51
                            [12]

                            “这是她的遗书。”风见把那一张薄薄的纸片递了过来。

                            零快速接了过去,捧着珍宝一般捧着它,上面是熟悉的笔迹,有些潦草,就如北的性格一般随性。

                            “如果不幸去了的话,拜托老师一件事。”

                            “我有个妹妹,因为出车祸失去了记忆,她的名字叫夏目优。”

                            “照顾好她,拜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5-04 08:51
                              [终]

                              零知道她也很孤独。

                              她虽有家人陪伴,但那份亲情仿佛就是一个摆饰。

                              零一年365天似乎时时都能在办公室看见她的身影,就算过年她也不回去,勤奋地学习着有关公安警察的一切。

                              执行任务的那段时间里,他听闻她最爱的母亲因为车祸去世了,那个支撑她走下去的妹妹也不记得她了。

                              她却不能回去看他们,因为父亲尚在人间,她不能让那个杀千刀的组织顺藤摸瓜地查到任何有关她的资料。

                              零除了北之外没有可以依靠的人,而北舍弃一切到头来只有零一个可以诉说心声的人。

                              他们都很孤独。

                              “但是两个孤单的人在一起,就不孤单了。”

                              “但是啊,一个人终究还是舍弃另外一个人,让他落单了。两个人变为一个人,所以啊,他还是很孤单呢。”零攥紧了她的照片,柔声细语地回应北曾经说过的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5-04 08:52
                                夏目优听完这个故事,不禁捏紧了被单。

                                “后来呢?”她轻声发问。

                                安室透笑了,温柔地注视着她,那双眼睛里含着一层淡淡的忧伤。

                                “他们啊,没有后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5-04 08:52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5-04 08:53
                                    @绝__对__零__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5-04 08: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5-04 19:3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5-04 23:22
                                          dd好虐啊到头来透子还是一个人啊


                                          回复
                                          22楼2020-05-05 22:38
                                            d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20-05-06 00:22
                                              天哪太虐心了。。到头来他永远都是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5-06 07:43
                                                dd(说实话,我好像特别喜欢看虐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5-06 16:25
                                                  有老福特的网址吗


                                                  回复
                                                  26楼2020-05-09 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