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2020吧 关注:12,056贴子:50,911

回复:【男主角受伤吧】(bg)《不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开篇放图,这熟悉的操作让人心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20-04-19 14:06
    大大,给你发了个私信,希望你看见了回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20-04-19 16:59
      太好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7楼2020-04-19 18:45
        小宁小宁小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8楼2020-04-20 03:51
          亲爱哒………字体颜色能再深点吗……………………看得眼珠子都快肿了……使劲儿瞪着眼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9楼2020-04-22 21:33
            看不到完整版的好闹心 还想返过来再虐一遍 🌝写的很棒 小刀腊肉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20-04-24 02:02
              卧槽,太虐了吧太太啥时候才能有篇甜甜的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1楼2020-04-30 03:4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20-04-30 07:18
                  难受 他怎么就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4楼2020-04-30 12:2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20-05-04 09:12
                      小甜饼番外(he结局)
                         一

                        薛宁醉醺醺步伐不稳被两个小厮扶到洞房时,梁景刚自己把盖头悄悄掀起来一个角。

                        她听见门响,本急急放下手挺直脊背想作出副端方矜持的闺秀姿态,可待看到那抹晃来晃去踉踉跄跄路都走不稳的朱红衣摆后,还是气得捶了捶被褥,忍不住掀了盖头抢着去扶。

                        这当然不合规矩,她哪里顾得那么多,旁边儿跟着进来闹喜的姑姑拦都拦不住。

                        “不晓得自己身子坏成什么样?还喝那么多?”梁景揽着男人的背把他扶到床榻,描得弯弯的远山眉轻轻蹙了蹙,小声嘀咕道。

                        大喜的日子,薛宁着一身朱红喜袍,身形修长若竹挺拔如鹤,绸子似的黑发整整齐齐束在发冠里,露出光洁的额头,眉目俊逸,鼻骨秀挺,总苍白干涸的唇瓣也有了血色,本该精神得不得了,确切的说,他直到拜堂时都精神得跟株朝着太阳迎风摇摆的小白杨一样精神。

                        然而此时却因不知喝了多少酒,拧着眉头坐都坐不稳,面颊染了薄红,眸底湿润雾蒙蒙,怕连人都认不清了。

                        还花什么烛,洞什么房,收拾收拾各回各家各找各母亲完了。

                        梁景无奈地看着抓住她手指晃晃悠悠明显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新郎官,好言哄着才把下人们都打发了出去。

                        接下来该如何?就那么穿着喜服往床上一躺?也未免太过无趣太过正经太不懂情调?

                        她愁得头上凤冠哗啦啦作响,被她按着坐下的男人却紧紧拉着她的手,眼神迷蒙看了她好一会儿,忽地松开长眉笑嘻嘻道:“小雀儿,你怎么在这儿啊?”

                        得,算她低估他了,还能把人认出来。

                        她一把拍开那只要来掐她脸的爪子,微有点儿恼怒:“你真不晓得我为什么在这里?”

                        薛宁眨着眼睛看她,鸦黑浓长的眼睫颤啊颤,眸光湿漉漉的。

                        他从南疆回来后,被她照看着养回了点儿肉,虽仍很瘦,气色却比从前好了太多。此时被酒气扑得面颊发烫,唇色嫣红,唯有乖顺垂着的眉眼浓黑昳丽,像只奶乎乎的小狐狸,漂亮得不像话。

                        梁景被他这副乖软模样迷花了眼,装出的愤懑散得一干二净影子都找不着,还未反应过来,小狐狸已凑过来极快地啄了一下她的嘴角。

                        梁景没设防被占了便宜,耳朵尖抖了抖,烧得快冒烟。

                        “今日我成亲,”薛宁坐回去,十分正经地朝她解释:“小雀儿是我的娘子。”

                        梁景:“……”

                        我瞧着你不像真喝醉了。

                        仿若知晓她所想,他笑里带了几分狡黠,颇骄傲地同她邀功:“我骗他们呢,我没喝醉,只喝了一点儿,就一点儿。”

                        梁景狐疑地看他:“就一点儿?”

                        他软软应了声,就要摇晃着起身,结果让梁景一拉,踉跄着又跌坐回去,愣愣地转头看她。

                        “你要去哪儿?”

                        薛宁想了想,才乖乖答道:“去倒交杯酒,只掀了盖头,还没有喝交杯酒。”

                        不,盖头也不是你掀的。

                        梁景觉得他也许喝了不止一点儿,试探道:“方才…方才已喝过了,你不记得了?”

                        他微微睁大眼睛,似有些愕然,认认真真想了一会儿,不疑有他,竟真信了她的话,不再闹着去倒交杯酒。

                        梁蓁蓁看他被骗得傻乎乎的模样,暗自扶额。

                        罢了罢了,到底还是高估了他。

                        他身子弱,蛊毒虽解,可当年于身体的损耗却埋了病根,何况胃腑虚寒,哪能喝那么多酒。梁景怕他哪里不舒服忍着不说,不得不多问一句:“有没有哪里疼?”

                        薛宁醉得晕晕乎乎,身上正不舒坦,给根杆子就往上爬,闻言立马抬起头用微红的眼睛望着她,小声道:“疼……”

                        “哪儿疼?”梁景关切地要去捂他的胃腑,却被他一手抓住。

                        他微微俯身抱住她,把头埋在她的脖颈处蹭了蹭,又蹭了蹭,才心满意足地哼唧道:“小雀儿抱抱我,就不疼了。”

                        撒,撒娇精……

                        梁景红着脸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现在还疼不疼了?”

                        他不说话,也不肯放手,直到梁景又唤了两句,听得他颇气闷道:“你以后不许叫他瞧了。”

                        “谁?”梁蓁蓁小姐一头雾水。

                        男人把额头抵在她的颈窝处,默了半晌,不情不愿地开口:“李家的小兔崽子,我和蓁蓁成亲,他又来凑什么热闹。”

                        梁景愣了半晌才缓过神来,哭笑不得。

                        “薛宁你个小气鬼,人家可是要做驸马的人,怎么会……啊,薛宁!你是小狗吗!”脖子上的嫩肉被一口咬住,她轻叫出声。

                        “快松口,痛死了!”

                        薛宁红着眼睛在她颈侧重重吮了一口,又用犬齿磨了磨,听见她的痛呼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他放下手臂,不大甘愿往旁边儿挪了挪,而后一个人默默坐在床榻边垂下眼睛不说话了。

                        梁蓁蓁:“……”

                        被咬的难道不是她吗???为什么他一副委委屈屈像受了谁欺负的可怜样???罪人难道是她吗???啊???

                        良晌,薛宁小心翼翼将手伸过来,拉着她小指摇了摇,畏怯得仿佛生怕她会不乐意。

                        合着方才咬人的不是他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20-05-07 00:33
                          合着方才咬人的不是他了?

                          梁景正要训他乱喝醋,刚一开口,他又抬起那双无辜湿润的眼睛看她,掐着点儿似的用稍哑的嗓子又软又委屈地念:“蓁蓁…小雀儿……”

                          好的,她是罪人,她罪大恶极,她欺负了自己的亲亲相公,她不该喊疼,她就该洗干净脖子让他咬,想咬多久咬多久。

                          “不瞧,谁也不能瞧,只有我的薛宁能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20-05-07 00:33
                            二

                            梁蓁蓁十五岁时已能面不改色地替蛊发后的薛宁将身上湿透衣衫换个遍,三年过去,耳后红晕更甚,手上动作却也更利索。

                            喝醉的薛宁真是乖得不像话,让抬手抬手,让伸胳膊伸胳膊,灼灼的两只眼珠子随着自己小夫人动作转。梁景若看他,他就朝她笑,笑得眼中水光潋滟,轻抿的嘴角乖乖软软,浑身上下写满乖巧两个字。

                            “薛宁,你不要笑了。”梁蓁蓁羞恼地替他把最外面的喜袍脱下来,按着他肩膀闷声道。

                            再笑,再笑,她就要把持不住了……

                            分明她才是该羞怯矜持的姑娘家来着。

                            他压了压眉尖,缓慢地偏头看了看小雀儿搭在他肩上的手,才又望着她疑惑道:“蓁蓁不喜欢吗?”

                            他声音有点儿哑,沉沉似月色下波澜骤起的潭底,尾音稍上扬,勾得梁景心头像被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挠了一下,不疼,又痒又麻。

                            未等她开口,眼前本乖乖坐在床榻边任她动作的男人已轻轻攥住她来不及收回去的手腕,拉到自己的唇边,小心翼翼地亲了亲她的手背。

                            灼热的气息烫得她脊背一僵,薛宁瞬目,低哑的嗓音带了委屈:“蓁蓁也不喜欢我吗?”

                            小爪子噗嗤一声扎进梁景心口,她被那难过茫然的眼神看得脊柱酥麻,冲动一下子蹿到脑子,噼里啪啦把理智炸得粉碎。

                            想必外人看来胆小内敛的梁小姐其实也有一腔勇气,只是全攒着给了她的薛宁。

                            她红着脸很是利索地把仍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的男人推倒在床榻上,凑近他恨声问:“我喜欢不喜欢你,心里有没有你,三年来迟迟未嫁又在等着谁,薛宁,你难道不清楚么?”

                            被她压倒的人敛下眼睫,飞快掩去眸底一丝满足笑意,再抬眼时,发出声因被她泄愤蓦地掐在腰间而抑制不住的闷哼,十分无辜的摇了摇头。

                            梁景稍眯了眯眼睛,羞恼地亲了亲他清癯的面颊,可真待她吻上去,又觉得他真正瘦得过分,过分到让她什么脾气也使不出来只剩下心疼了。

                            她是苦苦等了他三年,日日惶恐难安夜夜不得安眠,可他遭了那么大罪受了那么多苦从绝望残忍的炼狱中挣扎着爬出来,不也只是为了能再见到她,见到他心心念念一刻都不肯放下的小雀儿么?

                            “薛宁,”她喃喃,未被他抓着的那只手抚过他的眉梢、眼尾、鼻尖、唇珠,细细摩挲,她郑重地望着他,道:“我喜欢你。”

                            “薛宁,我喜欢极了你。”

                            喜欢到心疼他身上每一寸伤疤苦难,喜欢到想把他藏起来好好护着,喜欢到不许这世上任何人欺负他,连她也不行……

                            喜欢到,往后年年月月日日夜夜一瞬一刻都再不舍得同他分开。

                            滚烫的红晕自耳尖漫到脖颈,她闭上眼睛去吻他的唇,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颤了一下,攥住的力道更大。而后,她感觉到有只手揽上她的腰,紧紧搂住她,被她压在底下的人稍一用力,便抱着她翻过身来。

                            “嗯,”他发出声模糊不清的低笑,修长手指一点点钻进她的指缝,十指相扣,抵在床榻上,哑声道:“我也爱你。”

                            “小雀儿,我也爱你。”

                            爱到将她当作自己的骨中骨肉中肉,爱到可以为了她从炼狱火海中爬出来,爱到就算跌入泥潭苦厄缠身也不肯放弃,因为她永远是他的救赎……

                            爱到,从生到死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永远都要一直一直和她在一起。

                            ……

                            然而,如此汹涌的爱意还是没能冲走梁蓁蓁残留的最后一分清明。

                            当她发觉自己被自己的乖巧夫君牢牢箍在怀里浑身上下动弹不得半分时,其实已有些晚了,她瞪着这只神情十分餍足动作却一点儿也不老实的狐狸,只恨花烛太暗害她瞎了眼。

                            他有条不紊地解开自家小夫人的衣带,笑着咬她的唇,“掀盖头、交杯酒……唔,还有入洞房呢,蓁蓁,你不能耍赖呀。”

                            乖巧夫君?

                            乖巧?

                            他乖巧个鬼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20-05-07 00:34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20-05-07 00:43
                              hhhh露出了狐狸尾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20-05-07 0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