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试天下吧 关注:32,722贴子:1,261,640

【二代系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20-04-03 20:19
    之前贴子出了问题,来重新开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4-03 20:20
      因为对且试执迷,所以开了关于且试二代的脑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4-03 20:21
        估计是个长篇,慢慢填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4-03 20:21
          【古剑篇】


          回复
          5楼2020-04-03 20:22
            恰逢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微风轻拂,菀菀黄柳丝匝地微摆,在黄昏夕阳的映照下,远望愈发显得婀娜多姿。街道上的人群,并没有因为太阳下山而减少,依旧是你来我往,吆喝声贩卖声不绝。偶尔有三五个垂髫幼儿结成群在路上嬉戏打闹,边跑着边唱着歌,端的是一片太平和乐的景象。
            华州是帝国十九州最繁华的州属。十年前,神武帝驾崩,太子朔继位,承先帝遗诏,遣靖安侯萧氏一族右迁至华州。
            靖安侯萧涧乃神武帝座下扫雪将军,曾跟随神武帝南征北伐,开疆拓土,神武帝驾崩后又将自己最不放心的华州交由其镇守,其中信任不言而喻。萧涧之妻乃天下第一名医,一手回春之术使其“木观音”之名广为流传,深受百姓爱戴。夫妻二人情深意笃,育有一子名继君。
            萧夫人的品玉轩当年在她还待字闺中之时便已经扬名天下,后跟随当时还是扫雪将军的靖安侯入帝都成将妻,依旧不忘行医问诊之职。直至十年前,萧夫人再度跟随夫君返回华州,也就是曾经品玉轩坐落之地,当地百姓无不欣喜:如今女神医虽然身份贵重,但依旧亲民和善,无论贫富贵贱,女神医皆一视同仁,毫无偏颇之处。
            萧夫人还收了两名女弟子,一个唤作灵枢,一个叫做素问,皆乃萧夫人左膀右臂,时常替她在品玉轩处理日常事宜。灵枢跳脱伶俐,素问沉稳内敛,无论是上门求医的病人还是品玉轩中的小厮下属都对这两个姑娘印象极好,时不时还说笑玩闹,品玉轩的一切也被这两位姑娘打理的非常好。
            至少在百姓眼中,华州如今已经称得上祥和安宁,这与靖安侯府的功劳分不开。
            直至半月前,朝廷传出消息,象征着皇室威严的龙渊宝剑被盗,举世震惊!
            龙渊宝剑是由前朝皇权象征的玄极以及七枚王权象征的玄枢一起熔炼锻造而成,代表着普天之下至高无上皇权神圣不可侵犯。
            每年国之大典需由当朝天子腰悬此剑登上盛典之台,并且扬剑宣誓,立我国威,文武百官皆臣服叩拜。
            此时却在皇宫失窃!
            而后又有消息放出,盗剑者已往华州逃窜。此消息引起轩然大波,陛下已下旨:命狴獐使晁错晁首司立马前往华州,务必寻回宝剑,缉拿盗贼。


            回复
            6楼2020-04-03 20:23
              今日的品玉轩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时不时有病人上门求医。国宝失窃诚然是大事,可对于那些勤勤恳恳的老百姓,终究遥远了些,所以即使是有了盗贼逃往华州之事,表面上也未曾有任何风浪。品玉轩的下属小厮依旧老老实实地做事,为病人病情奔波。只是这几天,凡是经过大堂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药柜那儿瞟了几眼。
              常禾刚才在后院把一些药材搬出去,在筛篮里摆好,然后放在架子上,想趁着好天气给药材晒晒。忙活了好一会儿,刚进了大堂就听见灵枢姑娘叫他:“常禾,扶这位老伯去药柜那儿取药吧!”
              那位老人家显然年纪大了,拄着个拐杖还依旧颤颤巍巍,常禾赶忙应了一声,小跑过去,扶着老人家慢慢到药柜那儿去。
              “缪姑娘,麻烦您给取个药啊!”
              原本背身对着他们,在捣鼓药材的少女听了赶忙回头,见是常禾先是冲他笑了笑,然后立马拿过药方,“好,老伯您等会儿。”
              “连及草、甘根、白给……”一边念叨着一边回身找药,然后又给慢慢包好。老伯看着她还略微生疏的手法,摸了摸胡须,轻声道:“小姑娘是才来品玉轩的吧!”
              少女闻言微微抬首,但依旧没落下手上工作:“您怎么知道?”
              “老头子我这病都好几年了,最近也经常是一个月往品玉轩跑个好几次,这品玉轩大部分的面孔我差不多都熟悉了,可今天却是第一次看到姑娘。”
              少女听了了然的笑了笑,“是啊,我才来没几天呢!师父让我先来品玉轩给灵枢姐姐帮帮忙。”
              她口中的师父自然只会是如今的萧夫人——“木观音”君品玉了。
              老伯也是颇为诧异。众所周知,萧夫人杏林之名誉满天下,上门拜师之人不在少数,可是自她身边的灵枢、素问之后,未曾收过别的徒弟。即便真的有人前来,萧夫人也只是任命灵枢、素问代行师者之职,此番对于眼前女子却是直接收下为徒,不知是有何过人之处?
              “好了,老伯,药您拿好了”
              老伯道了声谢,拿过药,拄着拐杖,慢慢离开。
              常禾将老伯送出了门才返回大堂。看到继续在药柜那儿忙着的少女,心里的疑惑也是颇深。
              几天前,萧夫人带着这名少女来了品玉轩,只说这是她新收的弟子,以后会留在这里,所有人颇为诧异,皆是悄悄打量着这名少女。
              约莫十五六岁,一身水绿色长裙,长发披肩,发顶处系着条青白色发带,一双美眸仿佛浸过九天清泉般明澈,肌肤胜雪,容色清雅秀丽,眉梢含笑,俏立在残阳夕照下犹如芝兰玉树,让人移不开眼。
              常禾和其他人私下偷偷问过灵枢姑娘,这姑娘是何来历,怎的萧夫人破例收她为徒了呢?灵枢姑娘表示自己只是打听到这个姑娘是师父故人之女,此番千里迢迢来华州拜师求学,师父碍于故人情面所以收她为徒。
              紧接着他们又听说,萧夫人不仅收她为弟子,还留她在靖安侯府常住,单独在府中辟了一个院落,对其亲待有加。
              大家更为震惊,只觉得这少女恐怕来头不小。


              回复
              7楼2020-04-03 20:23
                黄昏,碧衣少女回到靖安侯府的时候,脑子里还在回想白天看到的种种杂疑病症,思索着用哪些药材才能更快的药到病除。
                她走进侯府中庭的时候,中间有一棵硕大的绯楹花树,正值仲春,花枝团簇,月白色花瓣在落日余晖笼罩下愈发显出几分慵懒妖娆之姿。
                树下对面而立两少年,一个身着绛紫长衫,背靠古树,双手环臂而抱。另一个黛蓝衣袍加身,抬手微触下颌,正与对面之人说什么,无意间看到正往这边走的碧衣少女,轻唤:“缪逸,你回来了!”
                紫衣少年听到这一声呼唤也是下意识侧身。
                缪逸走过去,先是向叫她的少年微微点头示意:“萧师兄”,随后才将视线转向一旁的紫衣少年。
                那是一张极好看的脸。修长的朗目飞斜入鬓,眉如墨画,顾盼神飞,看似平静的眼波之下仿佛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深思,高挺的鼻梁,微呡的薄唇,配在宛如由上天精心雕刻的俊逸脸庞,无端端让人产生一种高贵威仪之感。
                缪逸看到他也在下意识打量着自己。
                “这是家慈新收的弟子。”却是萧师兄在向那名少年介绍着自己。
                少年俊眉微挑,看向她的眼光莫名多了几分深究,缪逸也并不在意。
                “这是我儿时的一位旧友,也有多年未见了。”萧师兄的话语里明显带着淡淡的欣喜和与故友重逢的激动。
                缪逸也是向他微微低首,随后行了个拱手礼,“我还要向师父请教今日所遇难题,便不陪二位了,告辞!”
                二人也是微微作揖,随即缪逸便去了萧夫人所在的临芷苑。


                收起回复
                8楼2020-04-03 22:58
                  兴许“木观音”确实精于保养之道,君品玉已年逾四十依旧未显老态,反而颇有成熟美韵。在加上时间的积淀和洗礼,缪逸在她身上看到了不同于自己母亲的那种绰约风姿。










                  “若问医道之最,莫过于慈颜善貌‘木观音’,你此番远游求学,可去她那里寻师,”白衣美妇边咬着黄精酥边跟她搭话。
                  “万一她不愿意收我为徒怎么办?”缪逸彼时正在随意翻看素玄典录。
                  白衣美妇刚喝完一杯茶,听此言俏眉轻挑,说话语气中也颇有调笑意味:“你不必忧心,当年‘木观音’以帕遗郎望郎思的信物想必还是有些情面的,你自可拿去。”言毕,她的眼风若有若无的扫了一下身边的墨衣男子。
                  墨衣男子被这眼风一扫,手持茶盏的动作微顿,随即恢复正常。紧接着脸上浮起一抹在如今依旧能令群芳倾心的俊雅笑颜,说道:“夫人说的是,不过不知靖安侯看着这今朝的春光淑气,是否还会想起去岁的雪原蓝空?毕竟医者还是更偏爱万物复苏的暖季的。”
                  白衣美妇美眸微眯,一道目光射向墨衣男子。
                  墨衣男子一派自然,依旧安稳的喝了一口茶。
                  缪逸:……
                  欺负我听不懂你们的机锋吗?


                  收起回复
                  10楼2020-04-05 21:41
                    【贰】
                    是夜,凉如水,朦胧月光似清辉般笼罩大地,微风轻拂,树枝摇曳发出稀疏声响,愈发趁得晚间寂静。
                    一个人影毫无征兆的从树林深处掠出,一身黑衣,快如疾风,看似矫健却又多次踉跄踱步,勉强稳住脚步,重重的喘息时抬手抚肩,走到一棵树边慢慢坐下。
                    侧首看着左肩上的伤口,深深呼吸,锐利目光并没有因为伤重而减分毫狠绝。
                    伤口已经不再流血,显然是因为伤时已久,只留下一道狰狞的暗红色剑痕。可这伤口上时不时冒出白色寒气,他之前已经及时封锁了穴道,但此时剑气依旧侵袭全身,他眼神变幻,随即盘膝而坐运功护体。
                    不过半刻却突然气息不匀,身体猛然前倾,一声暗咳,一口血喷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他在心里暗骂。
                    正准备休息一下继续赶路,却听到一个朗然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阁下重伤未愈,还想去哪儿?”
                    黑衣人大惊,瞳孔一缩:“是你!”
                    紫衣少年仿佛从天而降,双手负于身后,脸上挂着傲然的轻笑,深邃俊逸的眉眼,随风轻扬的墨发,修长挺拔的身姿,即便身在暗处也依然耀眼。
                    “阁下擅闯皇宫,盗我国宝,如今还想负隅顽抗?”
                    “抗”字的尾音尚未落下,黑衣人却是眼中晃过一丝狠厉,飞身上前,掌中带着凌厉的杀气朝着对面人劈过去。
                    紫衣少年眸光轻闪,下意识一个转身,抬手扣住黑衣人的手腕,再一个轻身回旋,抬腿便击中了黑衣人的腹部。
                    “呃啊-----”只听得他一声惨叫,随后便像断线风筝一般失去控力,整个人被踹出了数米远。
                    紫衣少年轻轻走进,脸上的笑容早已泯灭,取而代之的是冷冽和居高临下的默视。
                    “扫雪剑法的剑气已经侵蚀你的全身,如果再不及时治疗,你会死。”
                    “哼!”黑衣人冷笑,“能死在靖安少候和炤王殿下之手,在下也颇为荣幸呢!”
                    “哦?”紫衣少年俊眉微蹙,“原来阁下知晓我们的身份啊!”说罢在黑衣人身边轻踱几步,“那让我猜猜,阁下武功暗诡,不似我皇朝武林任何一脉,且多次派人入侵皇宫,只为夺那柄龙渊宝剑,不仅如此还在多年前就在我皇宫布下眼线,就为此次一窃。”
                    黑衣人身子一震,“你……你都知道?”
                    紫衣少年轻笑,从袖口处拿出一方浅黄色绢帕,上面绣了一个簪花体的“烟”字,旁边还有绣有一朵小巧的沅芝。


                    回复
                    11楼2020-04-15 22:28
                      座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4-16 07:18
                        “阁下应该认得这个吧!”
                        “沅芝是辽羌国独有的花,而这方绢帕就是那个名叫 邯烟 的宫女所拥有的”
                        黑衣人恨恨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右手捂住胸口,面露凶光。
                        “哦-阁下放心,我们暂时还没有杀她,所以现在我们需要阁下配合”
                        黑衣人当着紫衣少年的面狠狠地唾了一口血渍,“哼,殿下身为王室贵胄,想知道什么事情自然轻而易举,何须从敌人口中套话。”
                        紫衣少年正欲说话,突然微微偏头,目光投向遥远的虚空,募得哂笑:“那可未必!”
                        黑衣人还未明白何意,忽然听到一阵劲风,一道人影窜过,还未反应过来,一个重物砸过来,黑衣人一惊,却发现是个人。
                        “曼罗!”一声惊呼伴随着颤巍的身体爬过去。
                        躺在地上人的显然是个女子,已经陷入昏迷,嘴角溢出的鲜血,苍白的脸色无不昭示着昏迷前所遭受的重创。


                        回复
                        14楼2020-04-16 22: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4-16 22:33
                            总觉得贴吧有点问题,不晓得大家能不能看得到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4-16 22:34
                              皇煜微忖“待会派人来把这两个人带去靖安侯府,我们也只能先等晁错的消息了”
                              萧继君点点头,然后像想起什么一样,“刚刚那个人临终前说的陵渊君……阿煜,你觉得……”
                              “陵渊君是辽羌国上一任国君,十二年前,在我皇朝国之盛典之时说因为慕我大帝国国威前来朝拜却在盛典之上公然刺杀我父皇,最终失败被我父皇斩杀,”然后转身,看着萧继君手里被黑布包裹着的长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我父皇用的就是这柄剑。”
                              萧继君也垂手望着手中这柄剑,脑海中神思莫名,“如今辽羌国依旧是当年的岛国,目前为止也并无显现出对外扩张的打算,为何突然来皇朝帝国盗剑呢?”
                              “难道真的是为报当年之仇?”
                              皇煜不置可否。


                              回复
                              19楼2020-04-16 22:39
                                皇煜微忖“待会派人来把这两个人带去靖安侯府,我们也只能先等晁错的消息了”
                                萧继君点点头,然后像想起什么一样,“刚刚那个人临终前说的陵渊君……阿煜,你觉得……”
                                “陵渊君是辽羌国上一任国君,十二年前,在我皇朝国之盛典之时说因为慕我大帝国国威前来朝拜却在盛典之上公然刺杀我父皇,最终失败被我父皇斩杀,”然后转身,看着萧继君手里被黑布包裹着的长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我父皇用的就是这柄剑。”
                                萧继君也垂手望着手中这柄剑,脑海中神思莫名,“如今辽羌国依旧是当年的岛国,目前为止也并无显现出对外扩张的打算,为何突然来皇朝帝国盗剑呢?”
                                “难道真的是为报当年之仇?”
                                皇煜不置可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4-16 22:46
                                  我一直挺想吐槽,龙渊剑的剑名真的很不霸气,反而很俗呢
                                  像秦时里渊虹,鲨齿,掩日,天问,这些我都特别喜欢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4-17 07:41
                                    表示在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4-17 17:40
                                      【叁】
                                      今天晴光正好,君品玉没有让缪逸去品玉轩,让她留下来与自己一起打理药圃。
                                      缪逸住的半夏阁离药圃颇近,这几天住在这里基本上一出门就能嗅到一股清新的药香。
                                      缪逸细细打量着一杆茉杞,然后舀起一点清水,缓缓灌溉入泥土中。君品玉看她虽然动作小心翼翼但是也颇有章法,不由得笑道:“缪逸,你之前在家也经常做这些事吧!”
                                      缪逸抬头望了望她,随即也弯了弯眉眼,说:“是啊,我家、浅碧山还有久罗山上都有专门的药圃,我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我打理的。”
                                      “没人帮你?”
                                      “有啊,家里有的人懂得比我多多了,一开始都是让他们教我的,我也是学了好久才稍微有点样子。”


                                      回复
                                      23楼2020-04-17 21:23
                                        君品玉看着身边一直忙个不停得小姑娘,虽然留她在身边已经有好几天,但不得不说那天初见她时内心的惊讶与怔愣现在都还残留了几分。
                                        那天,她如往常一样,刚刚在含英楼翻阅完医家典籍,正准备回临芷苑小憩片刻,突然有婢女匆忙来报,说门外来了一名姑娘前来拜访夫人,说是想求学问师,恳请夫人相见。
                                        君品玉颇为疑惑,这些年前来拜师之人不在少数,可侯府下人一向都是知道该如何处理的,为何这次突然来询问她的意见了?
                                        这时婢女恭敬地奉上一物,君品玉拿过来一看,却是瞪大了双眼,神思如闪电般在心里骤掠:这……这是……
                                        这不过是一方半旧不新的浅蓝色绢帕,少说也有十几二十年了,帕子下角绣着一朵细小幽雅的白兰,上面一娟秀的小楷写着一列列的药方。
                                        瞬时二十年前的种种往事如流水般一一在她脑海中飘过。
                                        玄衣墨发,无双风华。
                                        她让婢女赶紧将人请到前厅,她亲自去见客。
                                        婢女也是甚为惊讶但还是遵令前去。
                                        人进来的时候,小姑娘颇为懂礼的向她拱手作揖,还说了许多此番前来甚为打扰的客气话。
                                        君品玉只是细细打量,确实在那白皙的面容精巧的五官上找到了几分昔日故人的影子。
                                        虽然不过二八年华,但小小年纪已成娉婷天姿。发如瀑眉若裁,剪水双瞳清亮如天边星子,肌肤胜雪,秀雅绝伦,此时正在浅笑盈盈的望着她,不经意间就可以侵占了所有人目光。
                                        她并未亲眼见过那位绚烂如日,狂放如风的女子,只在丈夫和几位好友口中听到过,对那位仿佛已活在传奇神话中的九霄神女的赞颂褒扬,那是何等天姿凤仪绝代无双。
                                        眼前的小姑娘自然还未有那等如凤威仪,却仿佛是刚刚从山川自然间身佩香草花木,脚踏泠泠秀水,由钟灵毓秀的天地清灵孕育而来,让人望之便心生欢喜。
                                        她莫名觉得,应该就是了,就是他的女儿,就是他们的女儿。


                                        收起回复
                                        24楼2020-04-17 21:25
                                          “姑娘要拜我为师?”她扬了扬手中的绢帕。
                                          “是”小姑娘脸上带着敬意和郑重,坚定地说了一个字。
                                          “好!”君品玉没有多问和犹豫,满口答应下来,“以后你就留在我这里吧”并叮嘱身旁的侍女赶紧整理出一间院落,让贵客入住。
                                          侍女目瞪口呆,以往不是没有要来拜师求学的例子,可这些人究竟是真的敬慕“木观音”杏林之术而来还是为着靖安侯在华州的权柄地位而来,谁都不得而知。即便当真有诚心之人,夫人也一直都是交给素问灵枢两位爱徒,这次居然二话不说就应了,还准许这姑娘在侯府小住?还称之为贵客?
                                          侍女只觉得满脑子问号呼之欲出,但还是赶紧照做。
                                          君品玉让她先休息,等准备好马车一起去一趟品玉轩。
                                          只是在她吩咐小厮的时候,忽略了那曼妙少女因仿佛回忆起什么往事而勾起的一抹狡黠的笑容。


                                          回复
                                          25楼2020-04-17 21:26
                                            真羡慕楼楼这等会写文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4-17 22:18
                                              等着的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4-18 17:47

                                                “夫人”侍女的一声轻唤将君品玉从回忆拉回了现实。她和缪逸一同看向那名侍女。
                                                “公子回来了,侯爷也让您去一趟后厅。”
                                                君品玉和缪逸对望了一眼,缪逸说:“师父,您先去吧,这里很快也就结束了。”
                                                君品玉扫了一眼四周,点点头:“那就辛苦你了”
                                                说罢站起身来走到一旁净净手,擦拭干了才往后厅走去。


                                                回复
                                                29楼2020-04-18 19:34
                                                  到了后厅时,萧雪空、皇煜、萧继君正在一起议事,萧雪空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握拳置于身前,征战沙场数十载,周身清冷气质丝毫未曾改变。
                                                  萧继君微微靠着身后一方矮几,眉头微蹙,薄唇轻呡,显然在思索什么。
                                                  皇煜却是手里端了个茶盏,时不时小啜。
                                                  萧继君最先发现母亲到来,赶紧上前两步迎母亲进来。
                                                  “母亲您来了!”
                                                  君品玉微笑着向儿子点点头,然后冲皇煜微微行了个礼,才走到丈夫身边。
                                                  这时她发现旁边的软塌上躺着一个人。
                                                  她一惊,“这是?”
                                                  “母亲,这是我昨夜和阿煜擒拿的杀手,她和这次皇宫失窃有关,现在还有气息,想请母亲救她一救”萧继君抢先回答。
                                                  君品玉脸色一凝,立马探了探伤者脉搏,又测了测鼻息,大致观察了一下身上的伤口
                                                  “如何?”问的是萧雪空。
                                                  君品玉微微沉吟,到:“虽然还不至于丧命,但确实也已经伤入心脉。”
                                                  “我尽力一治”
                                                  她又看了看伤者满身血污,周身凌乱,顿了一会儿对儿子说:“继君,你吩咐人把缪逸叫过来。”
                                                  萧继君听了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父亲,却见父亲没有反对,又和皇煜互看了一眼,才微微拱手出去。
                                                  继昨天在绯樱树下的点头相见,皇煜是第二次看到这位名叫“缪逸”的女子。
                                                  她跟在继君身后,仿佛是刚刚忙完,正在整理着衣袖和裙摆,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君品玉知道伤者是女子,那萧雪空三人在此多有不便,于是让他们出去等候,并叮嘱缪逸先去打水清洗一下伤者的伤口,自己去吩咐下人拿一些药品和针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4-18 19:40
                                                    缪逸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也被吓了一跳。她虽然自小择了医道,但在家中更多时候都是对着医家典籍研究,这几天在品玉轩也只是看到了各种内里患病的病人,像这样周身血污伤痕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她打来一盆水,先是小心翼翼解开女子衣带,慢慢褪去衣物,却是不由得一骇。
                                                    先且不说右臂上那一道割入血肉的伤痕,应该是才伤不久,便是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疤,有未痊愈的,有已经结痂的,还有本来已经快愈合了但又被撕裂开的。
                                                    缪逸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这都是干的什么营生,还真是刀口上舔血的买卖啊!
                                                    她找来净布沾水后轻轻擦拭,却无意中在女子右侧腰间发现一个印记。
                                                    缪逸眼神一凝:这分明是铁烧红了之后硬生生烙刻烙上去的。
                                                    她下意识端详着这个印记。
                                                    约有两指宽,一寸长,很像是……像是两条臂膀两手握拳手腕相勾的姿势,莫名给人一种肃杀诀意之气。
                                                    缪逸莫名觉得眼熟,她好像在家中书上见过。
                                                    她再次将净布放回盆中浸水,搓揉了几下拧干。
                                                    脑中却是神光乍现:这是山尤那边才有的印记!
                                                    得益于她那一双总是爱走南闯北的爹娘,虽说缪逸当年出生时天生体弱,一直被家中长辈亲人悉心呵护,照料调养了好几年后才渐渐好转,可在那之后她爹娘便不再总是陪在她身边,而是继续去完成“天下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伟大事业,有时候数月才能在家中看到他们的仙踪一次。
                                                    当然这也并非全无益处。她娘是偏爱世间一切美食的嗜好者,每次在外解锁了新型佳肴便让父亲偷师,她和哥哥也积攒了不少口福。而父亲是天下间所有奇异怪闻的收藏者,每次在外看到了什么新鲜的武学有趣的阵法或者从没见过听过的奇人异事都会在闲暇之余自己摆弄研究。
                                                    甚至还专门根据这些编纂了一本书,取名叫《素玄典录》。
                                                    这也是她和哥哥时常翻看的宝典。
                                                    而刚刚这个印记,她在典录中看到过,父亲亲笔所书:死之血誓,终身弑杀不逆。
                                                    这是山尤王族内部最古老的一种印记。
                                                    她看着躺在榻上重伤昏迷的女子,毫无疑问这个女子自然和山尤王族有瓜葛。
                                                    缪逸默默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
                                                    皇宫失窃,国宝丢失,窃者逃往华州。
                                                    在华州权责最高的莫过于靖安侯府,窃者既然已经逃往华州靖安侯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如果这个女子就是和盗剑者一伙的,那么他们成功之后应该返回山尤,为何来了华州?从帝都到山尤,最近的路线经过的应该是月州和云州,为何绕了远路到了华州?还是说,他们还有别的计划?又或者她猜错了,这个女子和皇宫失窃之事无关?


                                                    收起回复
                                                    33楼2020-04-18 19: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4-18 19:45
                                                        度娘抽了……发个图片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0-04-18 19:45
                                                          正这么想着,君品玉已经进来了,后面跟了个婢女手中拿着个药箱,还捧了个托盘上面摆放着干净的衣物。
                                                          婢女把东西放下后就自己主动退了下去。
                                                          缪逸犹豫再三还是走到师父面前,轻声问:“师父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身份吗?”
                                                          君品玉似是不解为何她有此一问,感情告诉她此事就算告诉缪逸也并无大碍,可理智上她还是选择暂时不说。
                                                          “为何这么问?”
                                                          缪逸轻轻拉过她的手,走到榻边,将女子后侧腰间的印记指给她看。
                                                          君品玉弯腰偏头细细打量了一下,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图案,自己从未见过。于是直起身子问她:“这是?”
                                                          “这是山尤王族特有的印记!”
                                                          君品玉颇为吃惊。
                                                          山尤?
                                                          儿子说这名女子与皇宫失窃案有重大关联,她知道在丈夫和儿子推断中此次皇宫失窃与辽羌必有瓜葛,可怎么突然扯出一个山尤呢?
                                                          君品玉转首望着她,眼神中带着郑重和惊骇:“山尤?你确定?你怎么会知道?”
                                                          “嗯!确定,我父母曾经游历山尤之时,与其王族有过交涉,见到过这种印记,他们闲暇之余将此事记录在册,所以我也见过”
                                                          既是那两位亲言,那就必定是真的,君品玉心想。
                                                          “师父要告诉侯爷吗?”
                                                          君品玉眸光扫向缪逸,看着小徒弟那秀美的双瞳中此时却也隐藏着点点担忧。
                                                          她略微沉吟,看了看躺在榻上的女子,隐隐地叹了一口气:“先来医治她吧!”


                                                          回复
                                                          36楼2020-04-18 21:43
                                                            楼主不要弃坑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20-04-19 13:5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