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大切吧 关注:93贴子:5,469
  • 5回复贴,共1

【空戬存档】偷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20-04-03 17:55
    CP:空戬,微八戬
    备注:蛇精病短篇,喷头大大点梗

    01
    五行山就在脚下。月老低头掏了掏袖子里的红线,按下云头作揖:“大圣。”
    孙悟空一颗头露在外面,满面尘土,狼狈不堪。猴子虽然不是很爱干净,但是作为一只爱美的猴子,当然打从心底里不愿用这副面目示人。于是他很没好气地斥道:“月老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月老委屈巴巴:“怎么了嘛大圣,你去年说想要和二郎真君绑红线,老朽思考了大半年,总算冒着触犯天条的风险,把红线带过来了……啊呀。”
    孙悟空故作平静:“——啊呀?”
    月老愁眉苦脸:“好像弄丢了。”
    孙悟空微微一笑:“弄丢了?丢哪了?”
    月老强作镇定:“实不相瞒,刚才遇到天蓬元帅的转世,和他聊了一会儿……可能丢那儿了。大圣放心,老朽这就去找。”
    孙悟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找不回来就别来见我!”
    月老绝望哀嚎,驾云而去:“嗷……”
    然而月老果然极守信用,从此不见人影。更令猴伤心的是,杨戬从此再没来过了。
    明明说好一年至少见一次面的,居然爽约!孙悟空气得七窍生烟。
    七月十四,阴气至盛之日,封印极弱之时。孙悟空的元神吃力地从五行山底下爬了出来。
    等拔出最后一条腿,孙悟空即刻显形,扶正头冠,捋顺头毛,揽镜自照,叹:“帅。”

    02
    所谓猴为悦己者容。孙悟空长得再俊俏,那也是长给杨戬看的。然而,先去灌江口晃了一圈,居然没见着杨戬。绝顶聪明的孙悟空突然想到一个非常荒谬的可能性。
    红线。红线?!
    孙悟空未及多想,想方设法问到了天蓬元帅今生投胎到了哪国哪乡哪村哪户,一个筋斗翻了过去。
    他元神在外游离的时间不多,充其量就只有三个时辰。光是这么一折腾,就已经用掉了三分之一。
    不过好歹不亏。孙悟空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天蓬元帅的住所……也许现在应该称呼他今生的名字:朱天蓬。据说他父母给他取的名字叫朱一三,可是他比较争气,仗着念过几年私塾,在父母去世后给自己改了个名,把他最喜欢的两个字塞了进去。
    就是这么巧。不过还挺好记。
    孙悟空溜进朱家破破烂烂的篱笆里,第一眼,没看见朱天蓬,却看见了……
    “杨戬!”孙悟空恶声恶气,“你——”
    杨戬对着他就来了一个锁喉,脸色之平静、动作之麻利、力道之彪悍,充分证明了他确实是正品。
    是正品,孙悟空就放心了。何况杨戬是留了余力的——皎洁的月光之下,他略带诧异的表情摆明了就是“小点声”“你怎么来了”。
    孙悟空被锁得喉咙痛,而且说不出话,但他身体的其他部位还是运动自如。于是他一只毛手反过来扣住杨戬的手腕,另一只毛手从杨戬后颈勾过来,毫不犹豫地把他往自己这边揽;同时自己往前凑了几分,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吻上了。
    杨戬的唇舌凉丝丝的,还带着几分恬淡的苦茶味。温热的吐息轻柔拂过彼此脸侧,孙悟空吻了个欲罢不能,恍惚中感觉杨戬锁着他喉咙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彻底放开了。再偷偷睁眼一看,指节松松蜷曲着搁在他硬挺的肩甲上,隐约有种予取予求的意味。
    而杨戬轻阖双目,就连额间天眼都隐去,认真温驯地被他吻着。
    难得见杨戬这般听话,孙悟空心中大喜,重又闭眼,愈吻愈深。
    半晌,夜风吹动篱笆,窸窣作响。想到朱天蓬一向浅眠,杨戬恍若受惊,推开孙悟空轻喘口气,将他拉到屋后,语气不怎么友善:“你来干什么?”
    “你居然问我来干什么,”孙悟空很不高兴,“我当然是来找你的。我倒要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戬神情微僵,下意识避开孙悟空眼锋:“出了点意外。”
    “什么意外?”
    “……”杨戬的脸色窘迫,仿佛难以启齿一般轻声解释,“几个月前月老出错,把我和天蓬元帅牵了红线。”
    “……”这下轮到孙悟空沉默了。就杨戬所说来看,他很可能还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比如月老带出来杨戬红线的原因,又怎么会好巧不巧和天蓬绑上。看来这就是杨戬大半夜的居然会在朱天蓬家里的原因了,孙悟空难免有点心虚,但是机智如他很快发现了华点:“可是以你的法力和面子,难道不能让月老解开红线吗?!你就这么想和朱天蓬做夫妻?!”
    一不小心,声音就大了点。杨戬连忙捂住孙悟空口无遮拦的嘴:“小点声!”

    TBC下面的手机写


    回复
    2楼2020-04-03 17:55
      孙悟空愤怒的嘶吼立刻转变成了轻声呢喃:“我被压在山下,一年才能出来一次,你都不陪我。”
      杨戬很无奈,可也于心不忍:“是我的错,可我现在走不开……”
      孙悟空隐忍呜咽:“你不陪我就算了,却在这里陪天蓬,杨戬,这事我们没完。”
      杨戬:“……那你想怎么样?”
      孙悟空:“等你陪完了他就来陪我。”
      这还不简单。杨戬答应得很快:“好。”
      “还有,你不能爱上他。”
      “不会。”
      “回来之后跟我成亲。”
      “行……什么?”杨戬不假思索食言而肥,“从没这样的先例。”
      孙悟空闻言,给他一个邪笑:“没有就没有,我齐天大圣最喜欢离经叛道,你二郎真君难道是个循规蹈矩之徒吗?成亲!我要成亲!”又往朱天蓬家窗户上贴着的大红喜字上面一指,“你跟他成亲了没?!”
      杨戬一皱眉,按住他手:“当然没有。”
      “你没跟他成亲,连个名分都没有,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孙悟空很不高兴,顺势反握住杨戬的手,将他手背牵到跟前,轻轻吻了上去,一双灵动的大眼好似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杨戬,“我就不相信,你都有了我,还能看得上别的男人。”
      他一面说着,一面拉住杨戬的手往自己身边一带,尾音在四唇相碰的瞬间被孙悟空咽了回去。又是一阵缠绵,后院角落里柔软的干柴草成了得天独厚的欢好之处,孙悟空骑在杨戬身上一边解他腰带,一边还故意用尾巴在他颈侧挑逗。杨戬一向有些怕痒,拧住他的大猴尾巴制止道:“别在这里,有孩子……”
      “还有孩子?!”孙悟空闷着声音,“你居然跟了个有妇之夫,还是有孩子的……”褪了双方亵裤,低头便舔。杨戬被他这么一弄,不禁也有了点意思,吐息轻微急促起来:“是因为他的妻子意外死了,家里之所以贴了喜字,是因为他本想续弦照顾孩子……”
      孙悟空直起身来,手里套弄着,话音里亦有喘息:“那怎么就……非你不可了呢?”
      “是我对不起他,他救过我和三妹的命,我却害他成了这样,”杨戬隐有忏悔之意,“这是他的最后一劫,下一世他就要投成猪胎,跟随你们去西天取经……不能让他断送在这里。”
      “这对你来说当然没什么损失,反正你是个大男人,嗯?”孙悟空嗤笑着,手指缓缓捅进去扩张,“二郎真君真是很有牺牲精神,他需要你给他照顾孩子吗?让他娶二房不行么?”
      下身传来一阵熟悉的钝痛,杨戬微微向后仰了头,借着月色可以看见他眼底泛出的一点淡薄的水光。孙悟空看得呼吸一促,情欲愈加上涨,俯身过去吻他。那物顺甬道进入的瞬间,杨戬尖牙利齿毫不犹豫地咬在孙悟空唇上,想来这几百年来都改不了的毛病是要带到千年后去了。待一吻又毕,随着快感阵阵侵袭,杨戬额上渗出细汗,却还压着声音解释:“原本朱天蓬命中注定,这是一段替死缘……他的,他的妻子该是……为了救他的命而死,但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你慢一点行不行!”
      孙悟空很有些惧内的潜质,识相地慢了下来,挽过杨戬的手又吻一下:“然后她莫名其妙死了?就没人替他挡灾了?……正好红绳和他绑一起了,你直接顺势给他做了老婆?”
      虽是事实,可杨戬对“老婆”这两个字很是排斥,因为交媾而显得红润的脸色顿时覆上冷意:“是朋友。”
      “你这么想,他可不一定这么想,”孙悟空半扶半拉着杨戬起身,让他歇会儿顺便换个姿势,“他的小孩叫你什么?”
      杨戬勉勉强强翻了个身,疲惫不堪又不情不愿地回答:“叔叔。”
      “叔叔?”孙悟空质疑,“朱天蓬让他叫你叔叔?不是叫二爹?”
      杨戬应了一声,没仔细作答,闭了眼睛任由孙悟空进出捣弄。片刻银浆泄出,孙悟空擦拭收拾干净,一头倒在杨戬身旁,望着墨蓝色的天空,低喘着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吃亏,可我就是不高兴。我吃醋。”
      杨戬翻过身来也看着天,话里不无调侃:“齐天大圣心比天高,心眼够小。”
      心眼小?孙悟空咬牙切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表演表演,什么叫小心眼?只要我闯进门去把朱天蓬叫醒,再把你按在墙上亲亲摸摸,他就会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哭着喊着让你滚,你信不信?”
      杨戬不置可否,看着他笑。孙悟空怔道:“怎么了?笑这么好看。”再低头一看自己身体,终于反应过来,“我时间到了,你居然这么高兴,杨戬,我跟你没完……”
      闹闹腾腾的猴子就这么散了。杨戬心情不好不坏,又在柴垛上躺了一阵,直到东方泛白,才起身拿了水桶出门打水。好在朱天蓬还没起床,否则他就会看见四个水桶各自装满了水,排着队滴溜溜跑进家里,稳稳当当把自己抬高,再把水倒进水缸里去。一连串动作宛如行云流水,熟练非常,而它们的指挥者杨戬就在旁边看着。


      回复
      3楼2020-04-07 17:24
        俗话说佛要金装,风景也要美人点缀。陈旧凌乱的农家篱笆院,愣是被他站出了名家园林的味道。
        朱天蓬也是这么想的。看到杨戬,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何况因为红线效果,他还爱上了他——虽然爱上一个男子似乎并不为世俗所容,但朱天蓬决定为爱献身,谁让他是情圣呢?于是他根本不管别人是怎么看他的,就把杨戬带回家里来了,还让女儿小心心叫他“二爹”。只是女儿不大争气,对杨戬颇感陌生,只肯叫他“杨叔叔”。
        杨叔叔就杨叔叔吧,杨戬似乎对“二爹”这个称呼不甚满意,听了这句“叔叔”还颇为受用,往袖子里一摸就摸出了一串糖葫芦算作见面礼。万没想到,小孩太容易买通,糖葫芦一得手,立刻左一句“二爹”右一句“二爹”喊上了。
        行吧……杨戬很无奈,他并不是不想要个女儿,毕竟根本就没成过亲,还是会对自己的孩子抱有一些幻想的;可他并不想莫名其妙变成人家的“二爹”。
        到头来,天上封了他个“二郎神”,杨婵喊他“二哥”,孙悟空说他“姓二”,小心心喊他“二爹”。这辈子怕是和这个数字过不去了——所以这事千万不能让孙悟空知道。
        “怎么又这么早起来了?不多睡一会,”朱天蓬关心道,“打水这种粗活让我来做就好了,你歇着吧。哦对了,等会儿记得辅导一下小心心的功课。”
        杨戬点头答应,趁朱天蓬还在洗漱,转身进了厨房,施法闷了一锅稀粥出来。朱天蓬进来就着咸菜喝了一碗,扛起家伙就下地去了。
        凡人的生活千遍一律,中午杨戬带着小心心到地里来给朱天蓬送了一顿饭,一家三口坐在田埂上边吃边聊。当然,这两个动词都和杨戬没什么关系,他全程只负责倾听、微笑和发呆。只有朱天蓬或者小心心问他什么的时候,他才会搭上一两句不咸不淡的话。
        晚上,只要天不下雨,朱天蓬通常都要到入夜之后才回家。还没进家门,远远就能看见家里的一点昏黄的灯光,甚是温暖。推开家门,一股浓郁的饭香味在鼻尖打转,而杨戬正陪着小心心在灯下做作业。听见开门声,杨戬和小心心一起抬头看向他,总也会给他一个沉静的笑容,然后替他把晚饭端上桌来。
        多么贤惠的男人啊,还这么温柔,比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可爱。朱天蓬有点庆幸自己没有续弦,带回杨戬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一家人其乐融融,等朱天蓬吃过了饭,杨戬去厨房外面抓了个妖精,盯着他把碗洗了,就回到屋子里去,讲着故事把小心心哄睡了。给小心心盖上薄被,杨戬起身见朱天蓬在旁边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颇有些不自在,道了声晚安就回自己房里去了。奇怪的是,朱天蓬居然跟了过来。
        跟过来就算了,眼神还有些飘忽。杨戬心如明镜,将他放进了房里,不冷不热地问:“有什么事吗?”
        朱天蓬支支吾吾道:“我们生活在一起,一道带小心心……这样,算是夫妻吗?”
        果然,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杨戬道:“不算。我只是来帮你的。”
        朱天蓬:“可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做夫妻的。如果你担心别人说三道四,我们就搬到没有人的地方去。”
        “不行。”杨戬拒绝得很干脆,“你想多了。”
        “可是你每天和我生活在一起,帮我做饭,帮我带孩子,难道就真的一点想法都……”
        “没有。”
        “杨戬……”
        大概是因为朱天蓬的表情太过于受伤,杨戬终于软下态度安抚:“既然你觉得我们这样就很好,何必非要求个名分?”
        “因为……因为我觉得还不够!”朱天蓬红了眼睛,“爱是占有,我对你的过去一无所知,你还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让我觉得你根本不属于我。”
        “……你……”
        “我想占有你,”朱天蓬上前几步,扣住杨戬双肩,“我们做做夫妻都会做的那种事,可以吗?!就当是让我放心……”
        “荒唐!”杨戬轻易闪到一旁,兀自开了房门,“你自己想想清楚,是要我走还是继续这样过。我今晚不在家里睡了。”
        朱天蓬很郁闷。本来就觉得杨戬心不在家里,这下忧心更甚。争执之后,他失魂落魄了好几天,每回看到杨戬,心里也在发虚。一日上了酒铺买醉,和穷极无聊的酒铺老板聊了两句,老板吃惊道:“别怪我说话难听,你老婆这副德性,怕是外面有人!”
        朱天蓬听罢怒极:“你怎么能这样说,杨戬的为人怎么样我一清二楚,他怎么可能在外面养个小白脸!”摔杯而走。可午夜梦回,越想越是觉得迷雾重重,便暗下决心,非要查上一查。
        翌日,朱天蓬突然早归,回家四处查探,见杨戬好好的替他带着孩子,无事发生。
        朱天蓬不死心,继续从日常生活中寻找杨戬出轨的蛛丝马迹,可家里连一件别的男人的衣服、一根别的男人的头发都没有。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杨戬明摆着是无罪的。朱天蓬知错就改,决定和杨戬摊牌道歉。
        三日后,恰是第二年的七月十四。朱天蓬专程从河边摘了一捧红红绿绿的花,又去镇上买了一只烤鸡,准备和杨戬吃个烛光晚餐。
        既然是烛光晚餐,当然就比较晚,等他迈进家门,已经过了小心心平时睡觉的时间。朱天蓬在房里找了一圈,没找到杨戬,就到外面去找。结果听见后院一阵极其轻微的窸窣声,朱天蓬蓦然一个激灵,想道:莫非真相就在眼前?
        于是他飞快地跑到了后院,果见杨戬和一只猴子正在接吻。
        更可恶的是,那猴子分明已经看见朱天蓬了,却还有意无意捂着杨戬的耳朵,死死搂着杨戬的细腰,专注地亲吻他。
        稀里哗啦。朱天蓬仿佛听见自己少男心破碎的声音。他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哭叫道:“杨戬,你滚,你***!”
        可杨戬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先掩面而逃。
        孙悟空笑嘻嘻的,又在杨戬额头上亲了口:“我就说吧,他会被雷劈,然后让你滚。”
        杨戬一巴掌按在美猴王脸上,强行让他闭上了嘴。
        翌日,五行山下。
        孙悟空一颗头露在外面:“那朱天蓬今生的死劫怎么办?”
        杨戬剥了根香蕉递给孙悟空,看着他就着自己的手吧唧吧唧的吃,脸色非常平静:“只能替他逆天改命了。”
        孙悟空一脸高兴。香蕉甜,逆天改命也甜。
        杨戬的手指更甜。

        (完)


        回复
        4楼2020-04-07 17:25
          好甜,香蕉甜,这篇文也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4-07 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