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家松鼠吧 关注:127,300贴子:2,729,515
  • 22回复贴,共1

【原创同人】曲终一尊酹江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游戏ID:云心刃(剑宗铁石),忆成(刀魔);服区:天山雪谷;帮派:桃源九歌
入坑半个月就爱看剧情佛系打论剑的咸鱼,至今卡在西域将士陵。昨天打完了五章长夜歌,有感而发,写点东西。各位兄台轻喷。祝各位一发单抽出叶兄,第二发单抽出巫锦。欢迎萌新大佬来俺帮派一起van游戏。


——————————————分割线————————————————
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正是南国春光烂漫季节。
这日,渔翁老杨系了船提了饭篮,就近寻了处树荫就着那尾熟鱼自酌自饮。这老渔翁酒足饭饱便扔下碗筷闭了眼,随口哼了几声小曲,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效仿那孔老夫子门徒宰予白日会周公。
未等这老汉见到周公尊容,便听得耳边有一妙龄女子声音:“叨扰了,这位老丈。可否请您渡我们过江去?”
若是平时,老杨便当没听见。只是耳边这女声似黄鹂婉转,一来叫老杨心头的不乐意去了一大半,二来这女子的一口官话带着些许蜀地口音,这在长沙附近着实少见。老杨睁眼望去,这才发现面前站着一男一女,均是二十出头模样。这女子一袭红衫,薄施脂粉淡扫蛾眉,一张白净瓜子脸,眉眼间有一股书卷气,出落得甚是动人。身旁的男子一副官家衙内打扮,头戴镂金束发冠,穿一领上等杭绸纹绣袍,脸上虽说是公子少爷玩世不恭的做派,却偏生得一剑眉入鬓,目似朗星,谦谦君子似的笑意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老杨当下便站起身,拱手笑道:“不知是哪一家的公子姑娘,折煞小老儿了。”
这女子抬手回礼:“小女子是成都人士,与友人一同来瞻仰潇湘山水。昨日听闻湘江橘子洲甚是秀美,今日到得此处,还望老丈载我们一程。”
老杨听得橘子洲三字便微微皱起了眉头,待这女子说完老杨又堆起笑脸:“姑娘,公子,若是二位要到对岸,小老儿绝没有半个不字。只是这橘子洲,小老儿万万不能载二位去的。”
“这是为何?”红衣女子奇道。
“公子和姑娘是外乡来客,不知道倒也不稀奇。”老杨叹了口气,“这长沙城中连遭大难,先是那个甚么天杖散人,后来又是甚么旁门左道的长夜歌;这些个妖魔邪祟可把长沙糟蹋了个便。若不是剑主大侠和他的英雄同道力挽狂澜,我们长沙城遭就遭了大殃。如今长沙的妖法遗毒早已被清理干净,唯独这橘子洲还残留十之五六。这妖法厉害得紧,公子,姑娘,若要游览还是请往他处为好。”
老杨正欲往下说,却听得那黑衣公子淡淡一哂。
这年轻公子负着手,胸有成竹道:“老人家,衡山酒铺的酒可是对您的胃口?”
“这个自然……呃,公子是如何知道的?”
“老人家菜篮中的酒瓶虽不起眼,那洞庭春色酒香可是认得的。去年冬天便在衡山酒铺痛饮了三日三夜。美酒虽好,却千金难求。想来便是李掌门厚礼相赠,委托丐帮兄弟在湘江边上如此这般布置,想来老人家,不,老前辈是丐帮中人?前辈如真是丐帮朋友,可否屈尊渡我们去那橘子洲看望好友?”
“厉害,尊驾既然识破,那老叫花子也就不演戏了。老叫花子姓杨名彪,尊驾是何人,为何非要前往橘子洲?”
红衣女子噗嗤一笑,随即举手作揖行江湖礼:“前辈不必惊慌,先前瞒了前辈是我们的不是。小女子薛涛,这位便是多事奇侠叶雨时。小女子眼拙,未能认出前辈是丐帮朋友。”
“老叫花子真是有眼无珠,”老杨哈哈一笑,“平日里总听得多事奇侠大名,今日却认不得叶大侠的尊荣。不知叶大侠是如何看出老叫花子是丐帮中人?”
叶雨时拱手道:“前辈莫怪,江边渔夫,浑身气味与鱼虾无异,我在前辈身上却闻不到这鱼虾气味。这是其一;江舟上讨生活之人,时时刻刻都要沾水,故而赤足赤膊,裤腿高挽,前辈却着草鞋布袜,这是其二;江上渔夫,大多粗豪无知,不似前辈这般能言善道,举手投足便是江湖风范;而丐帮中人,布袋不离身,前辈改换装扮却依然将这几只破布袋绑在腰间;故而叶某猜测前辈是丐帮朋友。只是前辈面生得很,先前叶某在长沙相助众家兄弟大战天杖散人时未曾见过前辈。”
老杨叹了口气:“老叫花子没福,长沙大战前着了天杖恶贼的道,浑浑噩噩的像个活死人,战场之上刀光剑影,叶大侠也自不会留意到老叫花子。不说这些,江湖中谁人不知叶大侠与无名剑主乃八拜之交,既是叶大侠和薛姑娘要去橘子洲,老叫花子没有半个不字。叶大侠,薛姑娘,请。”
只见湘江之上,一叶扁舟箭也似地飞向那橘子洲。


回复
1楼2020-03-26 21:09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3-26 21:16
      有点梁羽生文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3-26 21:49
        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3-26 23:42
          继续啊大佬


          收起回复
          6楼2020-03-26 23:51
            +3


            回复
            7楼2020-03-27 07:30
              所有人都要给猪脚以及猪脚队友面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3-27 10:45
                “我这贤弟,端的是好雅兴。”叶雨时忍不住笑道。
                薛涛微微颔首,眼前这三进三间的雅筑俱是湘妃竹搭造,庭院之中似是从他处移来几株桃花树,正在暖春之时争芳斗艳,桃树东侧是一凉亭,亭中置有一张棋台,一张琴桌。
                “不知这雅筑是何方巧匠所为。”薛涛微微颔首,眼角含笑,“雨时,你看这庭院里还有用于流觞的曲水,想来他这几日闲时便是在此处听桃花姑娘抚琴,与佩芷姐姐屈妹妹她们唱诗饮酒。你这贤弟在此这般布置,只怕是动了归隐的念头了。”
                叶雨时长笑一声:“唱诗作和倒是难为我这贤弟了。他每常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只可惜没多随陆大哥多学一些诗词歌赋。”
                叶雨时言罢,正欲抬手轻扣竹门,门倒先开了,自门内走出一个人来。叶雨时收手不及,一指轻扣在了那人额头上。
                “哎呀!,这个时候你就别拿我开心了.........咦?叶大哥?薛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叶某失礼,给桃花姑娘赔不是了。”叶雨时微微躬身作揖。
                “叶大哥,你和薛姐姐来了正好。”桃花仙子满脸愁容,携了薛涛的手便匆匆引二人进屋,“这冤家,自锦山回来一病不起,好容易前两天醒了过来,却又不知道犯了什么魔怔,整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愿喝药,也不愿同我们说话。我劝他不得,屈妹妹说他不动,巫锦妹妹和佩芷姐姐的话他也全当耳旁风,我着实没辙了。”
                薛涛听得桃花仙子声音哽咽,心道她这几日怕是受了不少委屈又担惊受怕。便柔声宽慰了桃花仙子几句,取出手绢给她拭去脸上泪痕。
                叶雨时眉头紧锁,大踏步迈进了飘来药香的那间屋。
                甫一进屋,便见披着素色袍子的巫锦坐在门前药炉边,一边煎药一边抹着泪。一袭青罗袍子的屈心站在巫锦身旁,几次看着巫锦欲言又止,屋内的竹椅上坐着满脸愁容的衡山掌门李佩芷,三女直到叶雨时一声轻咳,才惊觉有客到来。
                叶雨时做了个四方揖,与屋内诸女一一问好,言明来意,这才来到忆成的卧房边。只见一张小案上,摆着几味早已冷透的小菜和一碗米饭。而卧榻上那无名剑主脸如金纸,半倚半靠在枕上,皱着眉闭着眼,并不曾抬头看一眼门外。
                半晌,忆成才低声道:“佩芷姐姐,我不饿,你且让我安静几日,我自然就好了。”
                叶雨时并不打话,径自将小案搬到了榻边,寻了把竹椅放在案后坐下,又从腰间取下一个描金木匣,从中取出一只小小的酒坛和两只官窑白瓷杯摆在岸上。慢条斯理地拔了酒塞,却不斟酒,只靠在竹椅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卧榻上的忆成。
                “保宁压酒?这长沙城中何来蜀中佳酿?”闻得酒香的忆成终是睁开了眼,循香望去,却看见叶雨时笑吟吟地坐在榻边,这笑意中却兀自带着几分责备之意。
                “贤弟,愚兄特来贺你神功大成。来,贤弟先饮此杯。”叶雨时拿起酒坛缓缓斟满一杯,右手作势将酒杯递给忆成。巫锦听得叶雨时这话,当下便欲劝阻,未曾想忆成伸手来接时,叶雨时左手早已轻轻一招捕风式将忆成的手向旁一带,叫无名剑主接了个空。
                忆成一愣:“叶兄何为?”
                “愚兄来领教贤弟新练成的神功。”叶雨时右手举杯,一边饮酒,一边左手暗运巧劲,连使揽月掌法和游龙戏凤式,令忆成伸向酒坛的手接二连三地落空。只一眨眼功夫,二人就已在拳掌上拆了五六招。无名剑主终归是抱恙在身,又接连几日不曾服药用饭,便先罢了手。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叶雨时道:“叶兄,莫不是特地来消遣我?”
                叶雨时正色道:“愚兄哪里敢消遣无名大侠?只是愚兄在方才听得,忆成贤弟以一人之力,叫桃花坞主,陆离剑主,衡山掌门和沧央巫女四人联手也奈何不得。思来想去,肯定是贤弟又练成了甚么绝世神功。一时技痒,贤弟勿怪。”
                忆成奇道:“我这几日卧病在床,何曾练得甚么功夫?”
                “可愚兄方才亲耳听说,贤弟是桃花仙子劝不得,屈姑娘说不动,巫锦姑娘和李掌门的话也全当耳旁风。”叶雨时又斟了一杯,似笑非笑道,“愚兄以为,贤弟这独门的倔脾气神功早已臻至化境了吧?贤弟神功大成,愚兄自当道贺。”
                叶雨时话音方落,屋内几位女侠不约而同地噗嗤一笑,旋即又是齐齐一声叹息。
                “叶奇侠言之有理。”李佩芷苦笑一声,“我们这无名大侠的倔脾气神功,当真是独步天下,震古烁今。”
                桃花仙子接口道:“佩芷姐姐,只怕你越夸他,他越是不听劝了。”
                “哼,那也不打紧。”屈心嗔道,“小贼,你下次再这样,我就不想理你,不光是我不理你,我还要叫桃花姐姐,佩芷姐姐和巫锦妹妹都不理你!”
                忆成讪讪一笑,好半晌才道:“是是是,屈心姑娘说得对。”
                屈心正欲张口,却见薛涛对自己摇了摇头,话到嘴边硬是咽了回去。却看叶雨时正色道:“贤弟,愚兄此来,不为别事,专为贤弟治病。”
                “叶兄,你莫要在消遣我了,你哪里懂得医术。”忆成端坐起来,低声道。
                “愚兄要治的是贤弟的心病。”叶雨时将酒杯向前一推,“贤弟的病因,正是锦山一战。”


                收起回复
                9楼2020-04-02 01:18

                  总算是抽到了巫锦,功德圆满


                  回复
                  10楼2020-04-02 01:21
                    顺便问下,巫锦绝穿啥装备,武功怎么搭配啊


                    回复
                    12楼2020-04-02 09:46
                      优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4-02 11:06
                        tq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4-02 11:23
                          Van♂游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4-04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