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aea吧 关注:17,840贴子:235,547
  • 12回复贴,共1

同人文《玻璃碎片中的重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几天在整理另一篇文的思路,暂时推不动了,来写写Arcaea的同人(
长度不定,缓更,每更大概2000-3000字。
伞对立镇楼


回复
1楼2020-03-25 03:28
    楔子
    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停在了东京郊外的一条道路旁。
    “上车啦。”轿车的车窗缓缓摇下,一个穿着西服的青年说,“晴子和樱已经在车上了,就等你了。”
    “稍等啊,抱歉。”路边一个站着玩手机的青年回应道,“马上就好。”
    西服青年名叫池田虚,与路边玩手机的青年温树,以及后座的晴子和樱同是一所大学的学生。如今正值三月樱花盛开的季节,喜欢踏青的晴子便邀上了三人一起前去赏樱,而有车可以用的虚便主动担任起了驾驶员的职务。
    虚有些不耐烦的拍了拍方向盘,轿车轻微震动了起来,发出不太悦耳的鸣笛声。
    “都说了别急……断了啦,都你害的啦,拜托。”温树锁上手机,眼神中透出些许不悦,言语中带了些责备,说。
    虚笑了笑,也不恼,说:“你浪费的可是我们三个人的时间啊。本来今天早上樱就起晚了点,你这再多玩一会儿,等我们到赏花的地方,或许真的花都谢了。”
    “知道了啦……”温树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说,“可惜差点就P了,你要不鸣笛吓我我就又P一首。”
    “听不明白。”虚摇了摇头,发动起了汽车。
    “温树说的是音游吧?”后排的樱笑着说道,“正好我也玩一点啦,比较能明白她的心情。相比之下,作为家族继承人的虚,肯定没那么多时间玩游戏啦。”
    温树探出头,看了看后排的樱,说:“樱酱也玩音游吗?不愧是网瘾少女呢。你一般都玩什么?”
    虚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温树说:“坐好,很危险的。”
    然而,虚心里也明白,就算说了这种话,副驾驶这个好动的男生,也不会听他的话。
    樱说:“Bang dream,是音游鄙视链最底端的游戏吧。你还是听虚的比较好,坐回去要安全一点哦。”
    “想多看你两眼不行吗?”温树说道。
    樱的脸上浮起一抹红霞,白了温树一眼,说:“哼。那温树玩什么音游呢?”
    “Arcaea,一个比较年轻的音游。”温树说。
    樱点了点头,说:“我听说过那个游戏哦,听说核心玩法是位移强度很大的音弧,不过看起来就很难,我这种手残可能玩不了。”
    温树说:“没事,多练就好了,来玩嘛来玩嘛。”
    “喂,你俩别打情骂俏啦,聊点我们都能说的话题好不好。”后排的晴子叹了口气,说,“一直开车很容易困的,让虚也加入一下嘛。”
    “说起虚,他倒是一直都穿着西服呢,就算是这种场合,也不换套运动装吗?”温树看了看驾驶座上的虚,说。
    “习惯了。”虚回答说,“不过今天你们三个都穿的挺好看的,我好像也是该换换行头了。”
    温树穿着深红色的连帽卫衣和黑色运动裤,黑色的头发也梳成了三七分,看起来充满活力。后排的樱也换上了这个季节略微有些显早的衬衫和短裙,黑色的长直发顺着肩旁垂落而下,闪闪发光的天蓝色瞳孔里闪烁着青春的光芒。至于晴子,则换上了她最喜欢的米色和服和木屐,虽然很不像当代大学生应有的穿搭,但是配上编着麻花辫的栗色长发,也显得十分可爱。
    “要不今天下午回来,我去商场帮你选几套便服吧。”晴子看了看虚的装束,说,“西服的确有点太沉闷了。樱和温树要一起吗?”
    “你都那么说了,那当然得一起了。干脆给虚选套浴袍好了,和你还挺配的。”温树说。
    “喂,什么叫配不配啊,我和晴子就是普通朋友而已。”虚说,“又不是你和樱,天天你侬我侬的,腻死了。”
    温树看了看有些脸红的晴子,抱怨道:“不诚实。”
    “随你怎么说,坐好了,要上高速路了。”虚略微降下车速,说道,“后排把窗子关上。”
    外围高速公路上的车辆并不多,再加上由于早上耽搁了时间,虚把油门踩得很紧,车辆在道路上高速地驰骋着。他看着前方的一辆白色小车,发现了一些异常,轿车的右前车窗居然是开着的。
    “在高速公路上开着车窗不会很危险么?”虽然这样嘟囔着,但他还是用力踩下油门,向右变道,想要超越前车。就在他结束变道提速的一瞬间,变故骤生。前车的驾驶员伸出右手,将手中的易拉罐抛出窗口。空气阻力让易拉罐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一瞬间与虚开的轿车拉近了距离。虚急忙踩下刹车,然而,如此近的距离就算是紧急制动,也没法避开易拉罐对挡风玻璃的打击。如果易拉罐飞过来,首当其冲遭殃的就是副驾驶的温树——
    他猛地把方向盘往左一打,车头向左倾斜而去。就在下一瞬间,易拉罐与挡风玻璃猛地相撞了。在易拉罐里冒出无色液体的一刹那,虚才明白,这个易拉罐并不是空易拉罐,而是一罐完全没有开封过的苏打水。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继续思考,苏打水巨大的动能直接把挡风玻璃撞了个粉碎,随即重重地击打在了他的身体上。然而,这还不是结束,钢化玻璃的碎片虽然不锋利,但在巨大的速度下依然刺入了他的胸膛,鲜血顿时染红了西服。失去控制的汽车撞扁了护栏,但还好因为虚的减速,它最终停在了紧急车道上。
    “快叫救护车!”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随后虚的耳边传来了拨号的声音。然而,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眼前缓缓地黑了下去——
    他的记忆中,只留下穿透身体的玻璃碎片。


    回复
    2楼2020-03-25 03:29
      卧槽,支持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3-25 04:02

        “这里……是哪里?地狱么?”

        虚的眼前一片黑暗,但他的意识已经恢复了清醒。他正躺在地上,地板硬硬的,硌得他的背有些酸痛。他撑着地面坐了起来,用手摸了摸胸口,感觉到的是西服的柔软面料。他甩了甩脑袋,但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就像早上的车祸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果然是已经死了吧,不过,就算死了也还是这套西服,能不能换套衣服啊。”他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叹气道。

        对虚来说,某种程度上来说,死了也不算坏。他从出生开始,就是注定要为了家族而活着的人,也正因如此,他根本不知自我为何物。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被长辈们灌输了合适的价值观,今后的道路也被一笔一划地描绘的清清楚楚。

        “可惜了,到最后也没和晴子说出那句话。”

        他并不是不喜欢晴子。只不过,在他遇到晴子的六个月前,家族就已经给他物色好了一位今后的妻子。除了学历以外,晴子可能没有任何一点能和那位女孩相提并论,毕竟晴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喜欢和服的女大学生而已。不过,谁又能说得清楚感情呢?喜欢就是喜欢,从他和晴子成为朋友开始,他就明白了他已经倾心于她。然而,现实让两人只能维持暧昧,无法像温树和樱一样如同干柴烈火一般,抒发彼此心中火热的情感。

        “不过,这里什么都没有,如果一直呆下去,会寂寞死的吧……”

        他向面前无边无际的黑暗伸出了手,然而他甚至看不到自己的手指,就像视觉完全消失了一样。不过,其他知觉都还在,毕竟他现在鼻子和嘴里还充斥着一些血的铁锈味,也可以说是证明他真的死过的证据。他无奈地放下了手,但却突然瞥到刚刚被手挡住的地方闪烁着若隐若现的白色光点。那光线实在是太过微弱,以至于根本无法在他的皮肤上产生任何反光;然而,自己的视觉却和久旱逢甘雨一样,被那道微光吸引得目不转睛。虚的脚步渐渐动了起来,往光芒的方向渐渐地行走了过去——

        随着虚离光点越来越近,他的视觉也逐渐恢复,能够看到自己衣物和皮肤上的反光。然而,脚下平整的地面上却依然沉浸在黑暗之中。这是一种完全不反光的材料么?怎么可能……然而,这个世界似乎并不能用物理法则来解释。就算光芒逐渐变强,虚仍然无法看清光的中心是什么。

        “难道,就是一团发光体吗,别这样啊……”

        光芒虽然明亮,但直视起来并不刺眼。也正因如此,虚一步一步地往那道光的中心靠近着,直到他的眼前全部被光明所覆盖。这是个极为滑稽的景象——虽然环境中充满了光芒,但是脚下却全是没有任何纹理的,纯净的黑色,像极了地狱与天堂的分界线。他继续向原来的方向行走,周围的光照也逐渐变强,直到达到临界点的一瞬间。虚往前一步踏出,眼前的光线变得十分刺眼,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想要往后退去。再怎么说,在刚刚那种柔和的光线里,总比这种瞎眼的地方好得多。

        然而,在下一刻传入他耳中的,是轻柔而又动听的女声:“你好……”

        他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光芒又柔和了起来。在那光的中心,是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美丽少女。她戴着一顶粉红色的帽子,有着一头粉白色的短发,黑色的大眼睛闪闪发亮。少女的连衣裙外面披着一件深蓝色花纹的外套,领口和腰上都系着红色的结。然而,少女的身侧悬浮着一些让他感到十分不适的东西——那是和车祸现场一样的,大把大把的玻璃碎片。

        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虚开口和少女打了个招呼:“你好……”

        “太好了,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少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踱起步子向虚走了过去。

        “你就站在那里说话吧,我现在,有点害怕。”虚说。

        “你是在害怕这些玻璃碎片吗?不会的,它们很听我的话。”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身侧的玻璃碎片随着她的手起舞了起来,在她的周围旋转着。然而,虚眼中的惊恐却丝毫没有消退。他的脑中闪烁着身体被玻璃碎片刺穿的片段,脸色有些苍白了起来。他颤颤巍巍地往后退了两步,伸出右手挡住自己的视线。

        “抱歉……”少女看到虚的脸色,微微低下了头,玻璃碎片们也停了下来,散落在她的脚边。她远远地看着虚说:“我叫光。你叫什么名字?”

        “虚。池田虚。”

        “きょ……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光说道,“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算是死了以后到这里的吧。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死,而我的死法,就是被玻璃碎片刺穿,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会害怕了吧。”虚看到光消停了下来,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实在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光的头埋得更低了。

        “不怪你,我习惯习惯或许就好了。你呢?你是怎么来的?”虚问。

        “我不知道……”光低声说道。

        “不知道……?是莫名其妙地就被传送到这里了吗?还是……”虚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

        “池田先生到这里的时候,有记忆吗?”光抛出了另一个问题,用来回答虚的问题。

        “有啊,我死的时候都还记得清清楚楚,而且我还记得我那几个朋友。我本来是在去春游的路上,然后出了车祸,被挡风玻璃扎死了。”虚说道,“对了,不用叫我池田先生,叫我虚就可以了。我也叫你光,没问题吧?”

        光点了点头,说:“好。不过,我和池……虚先生不一样,我在这里的时候,没有任何记忆。我就在这边黑色里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直到遇到你。”

        “先生也可以去掉,我最讨厌敬称了。”虚说,“那还真是奇怪,你有什么想法吗?”

        “嗯……我发现这个地方的玻璃碎片,不是一般的玻璃碎片。它们之中蕴含着景象,而这个景象是另一个世界的……但我对这些景象感到很陌生。不知道虚对这些玻璃碎片中的景象,会不会感到熟悉呢?”

        “你的意思是,这些景象可能是我那个世界的景象?”虚问道。

        光微微颔首,说道:“嗯,有可能哦,或许虚还能从中找到回到以前那个世界的线索也说不定。”

        虽然心中有些不愿和害怕,但虚还是决定做一些小小的尝试。他开口说道:“我试试看,你暂时不要控制它好吗,这些碎片动起来……我会紧张。”

        “嗯。”

        看着光周围闪烁着彩色光芒的玻璃碎片,虚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他朝光缓缓地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紧盯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如同下定决心一般,他猛地把手朝玻璃碎片上探了过去——


        回复
        4楼2020-03-25 04:40
          我尝试了一下段落之间换行的排版,应该能优化一些阅读体验。


          这个故事采用和Arcaea背景故事相似的世界观和不同的剧情路线,也就是说不一定会出现光和对立打起来的剧情(但可能会有其他胃疼点)。设定上是传统的穿越故事,但我会尽力把它写的好一些。


          回复
          5楼2020-03-25 04:41
            插个楼,支持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3-25 14: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3-25 15:30
                虚,老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3-25 15:34


                  “欸……?”

                  不过,当虚触摸到玻璃碎片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可以拿起一块吗?”虚看着光,问。

                  光看着有些谨慎的虚,微笑着从地上用指尖夹起了一块玻璃碎片。她用柔和的声音说:“这一块碎片里的景象比较温暖,也容易感受一些。”

                  虽然刚刚和眼前的少女相见,但是虚已经能够从光的举动里感受到她的关心。她刚刚完全可以让玻璃碎片悬浮在他面前,然而为了不让他害怕,她却用手把这块碎片递了过来。光手中的玻璃碎片反射出她的脸庞,在柔和的光线下显得有些耀眼。虚看着碎片中少女嘴角若隐若现的微笑,不由得失了神。

                  “怎么啦?”光轻声开口道,“还是害怕吗?”

                  虚摇了摇头,接过了玻璃碎片。碎片在手中传来了温热的感觉……是光的温度吗?他仔细观察着这块玻璃碎片。碎片成不规则状,在折射下分离出不同的单色光,看起来五颜六色的。不过除此以外,他并未感觉到这块碎片有什么异常。

                  “看不到吗?”光看着虚迷惑的脸庞,开口询问道。

                  “嗯,我什么也看不到。”虚说,“光是怎么看到的?”

                  “倒是,话说回来,我是通过主动控制它们看到里面的景象的。如果虚看不到,或许是因为虚并没有控制它们的能力吧……”光说,“要不虚试试看让它们悬浮起来?”

                  “怎么可能做得到啊。”虚说。

                  光的口吻中带上了一丝鼓励:“试试看嘛,就集中精力,想办法去控制它们。就像这样……”

                  光闭上了眼睛,伸出右手,地上的玻璃碎片轻轻地悬浮了起来,让虚再次感到了一丝紧张。随后,她放下右手,悬浮着的碎片又掉了下去。

                  虚瞥见了光黑色瞳孔中的期冀,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他学着光的样子伸出手,想要尝试让玻璃碎片悬浮起来。他并不对控制这些碎片有任何期望,而结果也应证了他的想法。玻璃碎片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而他也完全没法从光如此抽象的讲解中明白怎么去控制它们。

                  “做不到啊,我可能没有你这种天赋。如果说光对玻璃碎片里的场景感到陌生,那我就是对玻璃碎片本身都很陌生,自然也谈不上控制它了。”虚摇了摇头,说。

                  光似乎有些失落。她低着头,坐到了地上,双手抱着膝盖,盯着地面上的玻璃碎片,没有说话。虚有些于心不忍,他走到了光的身侧,想要和她肩并肩地坐下。他刚准备清理地上的玻璃碎片的时候,玻璃碎片就像有灵性一般地自己动了起来,给他腾出一块干净的地域。就算是有光这样明亮的光源,这片大地却依然是深邃的黑色。为了让光的情绪稍微恢复一些,他试探性地开口说道:“如果我看不到,光也可以把碎片里的场景讲给我听啊。就说说看刚刚你递给我的那一块如何?”

                  光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虚,虚把目光回应了过去,微笑着看着她,点了点头。光把头垂到了膝盖上,轻声说:“其实我的描述能力很差,所以……可能说出来的话会和场景本身有很大的出入。”

                  “没关系,说说看吧。”虚鼓励道。

                  光轻微而柔和的声音传来:“那是一片十分明亮的地方,比这里要明亮的多,从天空中传来的金色明亮日光让人几乎睁不开眼。除了日光以外,那个场景里分布着数不清数量的白色柱状高塔……大概就这些,不过我从碎片中看到的所有场景都是静止的。”

                  “这不是说的挺棒的吗。”虚笑了笑,“听起来像是十分美好的地方,起码比这个鬼地方要好多了。”

                  借着光的只言片语,虚不禁开始构思起来那个场景到底是什么样的。在这种地方,有些东西可以想,也不坏……突然,他的右手上传来温热而柔软的触感。他把目光投射了过去,发现光正用右手牵着他的左手。

                  “怎么了?”虚问。

                  “刚刚在你思考的时候,我感到我们之间出现了一丝共鸣……我想确认一下。”光牵着他的手,说,“离我近一点可以吗?我准备让这些玻璃碎片转动起来……”

                  虚往光的方向靠了靠,光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她拿起刚刚那块递给虚的玻璃,用右手将它抛向空中,随后玻璃碎片以一个恒定的速度在她的周围旋转着。与此同时,地上的部分碎片也跟着那块玻璃旋转了起来,不过更多的玻璃碎片却依然驻留在地上维持不动。此时,虚感到一股热流从他的胳膊传进了他的脑海。

                  “说不定可以了,”光放开了他的手,开口说道,“刚刚如果有冒犯的话,我感到十分抱歉。”

                  他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把他和光的脑海联系了起来。是玻璃碎片的影响吗?在他思考的时候,他的眼前就投射出了光所看到的景象——和她所描述的一样,他的眼前瞬间被强光所笼罩了。短暂的失明过后,他恢复了视觉,眼前出现了一座座矗立着的白色高塔。高塔的周围看起来有些悬浮着的椭圆形外墙,但如果细看过去,会发现是一层一层的平台。不过,平台上看起来并不像有人的样子……

                  他不禁开始思考起来这个高塔曾经的盛况。然而,在他开始思考的一瞬间,他的思绪却像受到了这个场景的阻碍一般;随后,有些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四轨的轨道,更准确地说,是一个画着轨道的荧幕。在最左侧的轨道上,一枚蓝色的方形水晶状物体缓缓地从轨道上下落了下来。与此同时,他的耳边响起了空灵而动听的乐声……

                  “在它到达紫色线上的时候,畜棚它试试看?”光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过来。

                  虽然虚还有问题想问,但是他决定先把精力集中于眼前的水晶。他看准了时机,在水晶触碰紫色细线的一瞬间把手伸了上去。他有些惊奇地发现,水晶触碰紫色细线的时候,恰好对应上了背景音乐的重音。不仅如此,他感觉到眼前的场景,渐渐地运动了起来——虽然场景依然没有变化,但他感觉到这个地方充满了生命力。原本静止在空中的金色光源开始运动了起来,变得忽明忽暗,白色的高塔反射着金色光芒,带给他一种温暖的感觉。

                  “真是神奇……”虚话音刚落,下一个蓝色水晶又落了下来。他有条不紊地应对着水晶,按照音乐的节奏用手指点击着屏幕。在一会儿以后,轨道上出现了其他的要素,不仅有顺着轨道下落的天蓝色的长条,还有悬浮在轨道上空,投射出影子的红蓝色水晶长弧。他一时间手足无措了起来,只看着这些元素从紫色细线——以及天空中的粉色细线上经过。在它们从轨道中穿透而出的同时,周围的场景再次静止了下来。

                  “别傻愣着,试着一直压住这些落下来的长条和虹弧!”光的声音再次传来。

                  虚按照光的指示再次把手放了上去。看着与自己的手碰触着发出光芒的物件们,他低声道:“果然有效……”

                  周围的环境又再次运动了起来,场景里充满了活力。在虚继续按照节奏击打物件的过程中,这里的场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白色高塔上的平台渐渐出现了人影,虽然很难看清,但虚的耳边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喧闹声……

                  良久,一曲结束,光周围飞舞的玻璃碎片也停了下来。场景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回退了回去,平台上的人影也消失了,只留下一动不动的金色光线和数不清的白色高塔。随着场景逐渐黯淡,虚也回到了这个空洞而黑暗的世界。眼前的光正笑着看着他,说:“看起来的确能分享记忆呢,今后应该不会那么无聊了。”

                  “那你知道刚刚那个轨道状的荧幕是什么吗?看起来你那边也能看到的样子。”虚开口问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光有些踌躇地开口道:“说实话,我记不清了……但是那些落下来的,都是那首背景音乐中的音符。或许我的潜意识里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而且我还能记得那个红蓝色的长弧有一个特殊的名字——虹弧。不过,剩下的就什么也不明白了……”

                  光的话音刚落,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两人把目光转向声音的来源,眼前是一个哥特风格打扮的黑发少女。和光一样,她的身边也悬浮着大量的玻璃碎片;但不同的是,虚现在已经能从光的玻璃碎片中感到温暖和光明,而眼前的黑发少女身边的玻璃碎片,带给虚的感受却是一种彻骨的冰寒。他看着黑发少女,又回忆起了身体被玻璃碎片刺穿的一瞬间,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了起来。

                  光似乎发现了虚的不安,她向前一步踏出,把虚的一半身体挡在自己背后,身边的玻璃碎片同样悬浮了起来。与刚刚的温柔不同,她微微昂起头,声音中带上了些许凌冽,对着眼前的黑发少女说:

                  “你是谁?”


                  回复
                  10楼2020-03-26 01:57
                    做个调查,各位喜欢傲娇一点的对立还是冷漠一点的对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3-26 01:58
                      冷漠版本看的多了,想看傲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3-26 09:00
                        都没人看,哭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3-27 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