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吧 关注:205,887贴子:431,795
  • 4回复贴,共1

苏格兰世纪悬案 圣经约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苏格兰最大的城市格拉斯,可以算是一个典型的歌舞城市,市民们平时最喜爱的休闲活动之一就是去各种舞厅或者俱乐部跟随音乐跳舞放松。渐渐的,有很多大型的舞厅开始在城市中建立起来。今天要说的巴罗兰舞厅,就是城市里中产阶级最爱聚集的休闲场所之一。它和其他大型舞厅不一样的地方是,它有着由从加拿大进口枫木建造而成的十字形舞池并且经常会邀请热门的乐队或喜剧演员驻场演出。

就这样一个从1934年开业后夜夜狂欢热闹非凡的舞厅,在1958年被一场大火彻底摧毁。不过一个夜生活可以比肩当时最繁华城市伦敦的舞厅,人们不可能就这样让他消失。于是大家开始集资重建。两年后,巴罗兰舞厅重新开业,继续了它声名狼藉甚至是罪恶的生命。

为什么说巴罗兰舞厅从一个娱乐消遣之地变得声名狼藉了呢?因为在每个星期四和星期六的夜晚会有巴罗兰舞厅的特色活动,只有超过25岁的人才能入场,在这两天的晚上入场的顾客就不再仅仅是为了跳舞放松了,更多的是来这里喝酒调情寻求刺激的。而且来的许多人甚至是已经结婚的男男女女。所以,去过巴罗兰舞厅已经变成了夫妻之间的绝不透露的秘密,谁都不敢让自己的另一半知道自己去过这个舞厅。



故事就发生在这样一个被隐瞒,欺骗,寻欢作乐包围的夜晚。

一名和自己爸爸妈妈住在一起的女护士,在自己是空军的丈夫外出执行任务时,一个人前往巴罗兰舞厅准备享受音乐舞蹈给她带来的欢愉,因为怕父母会告诉自己的丈夫,她就给自己的父母说自己去了另外一个普通的舞厅。可是谁都想不到的是,这条本来通向狂欢的道路却最终将她带向了地狱。

在1968年2月23日的清晨,一个67岁的工人莫里斯发现了这个女护士的尸体。当时他准备走小路抄捷径去上班,结果他却看见一个似乎睡着了的醉汉躺在路边,这名工人想着天气挺冷的,怕醉汉在路边受凉,于是就过去用脚轻轻推了一下她。据他回忆,他当时就像碰到了一块冻得结实的冰块一样,他被吓到了,从来没有见过尸体的他惊慌地跑了回家并打电话报了警。当时他给警察说的是 ,一个流浪汉在街上睡着了冻死了,所以警察没有过于在意,也没有派人前往调查。直到两名路过的交警碰巧发现了这个尸体。早上八点,侦探来到了现场,并写出来一份最初的调查报告:
1. 这个地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2. 尸体除了一只脚上有鞋其他部分赤裸头偏向一侧躺在地上。因此警方认定这名女子应该经历过殴打,强奸最后被凶手用死者的丝袜勒死。
3. 死者的衣物和手提包在现场都没有找到。
4. 诡异的是,死者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仅仅距离她父母家所在的巷子几米远。
5. 死者面部受伤很严重,无法辨别她的身份。

警方走访调查发现,有一名住在周围的人声称他在晚上的时候听见一名女子在哭喊,并不停地叫一个人离她远一点。事发当晚还有一名住在附近的记者举办了一场派对,但当时出席的所有人都称不记得看见或者听见什么异常情况。这样一桩案件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街区,闲言碎语慢慢地传到了死者生前工作的医院,一位在医院工作的急救车司机和与死者之前共事的两位同事辨认出死者是该医院的护士---派翠西亚。

派翠西亚的爸爸,约翰威尔森,在看到一名女子死亡的新闻后,便一直担心并祈祷希望出事的不是他们昨夜未归的女儿。他们安慰自己说自己的女儿应该是在同事家过夜了并可能一会儿就回家了。但他们的希望在报纸公布派翠西亚的身份后破灭了,约翰马上前往警察局,希望能够亲眼看看女儿的尸体。

在警方调查的过程中,由于派翠西亚给父母说的是她去的是另外一个舞厅,并且恰巧一位服务生给警方说他和派翠西亚一起在这家舞厅跳过舞,警方便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这间舞厅上。几天过后这名服务员又跑到警察局,解释说他记错了日期,他和派翠西亚跳舞是好几个星期前的事了,事发当晚派翠西亚并没有来他们舞厅。到这里,警方的线索断了,他们不知道那天晚上派翠西亚到底去了哪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2-24 16:20
    在警方能够确定派翠西亚去过巴罗兰舞厅之前这段时间里面,似乎调查一个人是否去过巴罗兰舞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因为偷偷去巴罗兰舞厅尤其是对已婚人士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件心口不宣的事,不知道有多少儿子女儿背着不知情的父母偷偷去这个舞厅。所以大多数去过这个舞厅的人也不愿意透露自己是否那天晚上见过派翠西亚,因为这就暴露曾经去过巴罗兰的事实。但是幸好的是有几名顾客,他们记得那天晚上看见派翠西亚和几个男人在巴罗兰舞厅跳舞,其中一个男的是红色的头发。但是红头发的男人不像缺一只手或瞎一只眼睛,这个特征太常见了。于是这个警方的线索到此又中断。
    警方希望能从派翠西亚的穿过的衣服找到些许线索,于是他们用挖掘机将附近的一条小河仔仔细细地毯式挖开搜索,果然发现了派翠西亚眼镜,手表盒和她的手提包。但是即便如此,到底派翠西亚离开巴罗兰舞厅后到底去了哪些地方行动轨迹是什么?仍然是个迷。

    1969年8月16日,星期六的晚上 一位有着三个孩子的单亲妈妈,杰米玛,将自己的三个孩子放在姐姐家照顾,自己一个人就去了巴罗兰舞厅准备享受自己的狂欢夜。此时距离还未解的派翠西亚案件已经过去了18个月,杰米玛早已经将有女性深夜独自去舞厅被杀害的事抛于脑后。杰米玛甚至出门的时候为了遮住头发上的卷发棒戴上一块头巾,准备等到了巴罗兰舞厅的更衣室再取下来,就可以以最完美的造型出现在舞厅里。
    可是直到第二天的杰米玛还没有来姐姐家接孩子的时候,她姐姐玛格丽特开始有点担心了,因为她无意中听到一些邻居的小孩子在说附近的有一个废弃公寓里面发现一具女尸,她不敢去想最坏的结局。因为那片废弃的公寓,白天都是一些小孩子在那里玩,但有传言说到了晚上很多妓女就会在那一片聚集。但是到了周一,也就是18号,心急如焚的玛格丽特终于鼓起勇气前往那个破旧不堪的废弃公寓。在那里,玛格丽特以为那是一个裁缝店丢弃的人体模型躺在一张床上,但是当她看到那个“人偶”的脸时,她几近崩溃,因为那正是她的妹妹杰米玛。杰米玛同样生前遭遇过殴打,强暴并被用丝袜勒死。她的衣服杂乱的散在周围,包括她的头巾。
    这个场景和一年半前的派翠西亚案很相似,但是这次警方能够确定,当晚杰米玛先去了位于巴罗兰舞厅对面的贝蒂酒吧,和一位红发男子共饮了几杯酒。然后在巴罗兰舞厅有人也看见杰米玛在和一位红发男子跳舞。最后,与这位男子一同离开了。据目击的一位服务生回忆,那名男子身材偏瘦身高188厘米左右,年龄大概在25至35岁之间。因为当时这位男子不像是本地人而且身着精致的西服,在所有来宾中算是比较高端特别的。杰米玛和这个红发男子被目击离开巴罗兰舞厅后转进了 贝恩街 然后进入了伦敦街 ,不过这两人走小路所以之后去了哪里就没人看见了。一位住在废弃公寓附近的居民声称他听到了尖叫声但是记不清是在什么时候了。
    即使警方宣布将对提供线索的人完全保密,仍然很多人害怕自己不忠的行为被伴侣发现,所以警方机会没有得到过什么太多有价值的线索。接下里的两个月,警方尝试追踪每一个有可能的线索,杰米玛的家人也悬赏100英镑希望有人能提供线索,可是不尽人意仍然没有获得有用的信息。
    与此同时,警方也在对比这两起案件的相似之处,两名受害者都曾去过巴罗兰舞厅,相似的发色喝年龄,都曾被殴打强暴并被丝袜勒死,两名受害者死亡时都正好是生理期,卫生棉散落在尸体旁,而且尸体被发现的地方都距离受害者家不远。
    在格拉斯艺术学院的副院长的帮助下,一张嫌疑人的画像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被画了出来。就在嫌疑人的画像在各种画报上的流通时,第三起案件发生了。1969年十月30日,同样是一个星期四,也就是巴罗兰舞厅的狂欢夜,海伦帕托克,刚刚和他当兵退伍的丈夫回到苏格兰。当海伦的丈夫知道海伦想和她的妹妹和几个朋友去巴罗兰舞厅玩的时候其实是很不乐意的,但是禁不住海伦的朋友们一直劝他,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并且给了海伦的姐姐一点钱用来打出租车如果她们回来很晚的话。海伦的两个妹妹都知道派翠西亚和杰米玛的案件,并且也知道有个红发男子曾在巴罗兰舞厅杀害过两名女子,但是她们丝毫没有害怕。她们认为她们几个人能够互相照看对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可是夜色渐晚,海伦的丈夫决定等海伦回来以后再睡觉。可是等到了凌晨两点海伦还没有回家,他开始有点着急了。又过了一小时,他猜测海伦没有回家的原因可能是去和她同行的邻居家过夜了。
    第二天清晨,海伦的邻居阿奇柏德,在遛狗的时候发现了海伦的尸体,面朝下躺在地上就在距离家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里。她衣衫破损,脸和头部都被严重的殴打过,下身赤裸,脖子上缠着丝袜。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的物品散落一地,但是手提包本身却没找到。海伦的手腕有一处要咬痕,看来似乎和凶手发生过打斗。和之前两起案件相同,海伦也是处于生理期中,卫生棉片被拿出放在了死者的腋下。
    海伦的丈夫醒来之后,正准备出门寻找海伦,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了街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2-24 18:22
      于是他走上前去给警察解释了他妻子昨晚一夜未归希望帮忙寻找的请求,警察照常询问了一下他妻子昨晚外出时的穿着。当听到描述后,他才意识到他无意中找到了死者的亲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警方逐渐了解到了事发当晚的情况。海伦两姐妹在巴罗兰舞厅认识了两个绅士,两个人都说自己叫约翰 。两姐妹也没有太在乎这两个个人是否说的是真话,因为他们知道来这里的人很多都是单纯找乐子没必要这么较真。
      海伦妹妹说 当时这位声称其中一个红头发的男子是,不小心撞到了正在跳舞的海伦然后开始与海伦攀谈。并且后面海伦的妹妹在自动贩卖机上买香烟是被机器吞了10分钱,这位男子上前来帮她。甚至为了区区10分钱和巴罗兰舞厅的经理发生争执,强迫经理退回这10分钱。最后这两名男子边说护送她们两个女生回家,其中一名男子先走了,就剩下红头发的约翰和姐妹两打车回家,海伦的妹妹先下了车,后面的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警方马上就找到了这名出租车司机,司机回忆:在海伦妹妹下车后,他开车送海伦和红发男子到了海伦的住处附近,并且车费也是红发男子付的。大约半小时后,有目击者称看到一个红发男子衬衫不整,脸上似乎有抓伤和淤青乘坐公交车离开了。
      即使有这么详细的描述,警方还是无法确定这两位都说叫约翰的男子具体的身份是什么,毕竟她们姐妹仅仅和这两位男性相处才几个小时。不过,海伦的妹妹说在出租车上,这位红头发的男子说他和他的一个亲戚住在叫做 Castlemilk 的街区,身材高挑,蓝灰色的眼睛,有一颗牙齿稍微比其他牙齿都突出,指甲修剪的很整齐,手部皮肤很顺滑,所以职业应该不是工人一类的。她想起他衣领上别着几个似乎是军队的徽章,他经常用手去玩弄那几个徽章,口音听起来是本地口音,但是很有礼貌和教养。不过奇怪的时候,这个红发约翰本来在和他们谈论高尔夫,可是突然就奇怪地转向了宗教。他说他从小在一个有着很严格宗教信仰的家庭里面被养大,但是他并没有变得像他父母期盼的那样对宗教虔诚,就比如他的父母是滴酒不沾的,他父亲甚至说舞厅这种地方就是 邪恶的巢穴,每年的除夕他甚至都会在家看圣经祈祷。
      警方通过这些描述,他们觉得这三起案件有可能为同一个人作案,于是他们立刻印刷了彩色版的嫌疑人画像,但是出版社希望警方能给这个嫌疑人想一个绰号。于是警方相处了一个,简洁又符合嫌疑人特征的名字——圣经约翰。
      警方决定将注意力全部放到巴罗兰舞厅,尝试能否找到也见过圣经约翰的人。一些人说看到海伦和一个瘦高的男人跳舞,那人穿着棕色西装,白色或蓝色的衬衫,扎着红色条纹的黑领带。 一些人说他离开的时候从更衣室里面拿出了一件棕色的大衣。也有人说圣经约翰特别喜欢引用圣经里的语句来做比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2-24 18:22
        同时警方也在寻找,除了海伦的妹妹之外唯一的另外一个目击者,当时和他们喝酒不过后面提前离开了的另一个叫约翰的人。但是据海伦妹妹说,这另外一个深色头发的约翰说他和他的弟弟父亲住在Castlemilk这区域附近,白天是个体力劳动者晚上会去参加夜校。但是警方没有找到符合这个描述的人或者差不多符合这个描述的人。
        警方梳理的对圣经约翰的描述,觉得他有可能是一名军人,于是开始在军队里面搜索特征相似的人。因为他的衣着,徽章和腕表的形式很像当时军人们喜爱的穿着,而且这也同样能解释为什么第一起案件和第二起之间相隔了一年半,可能是圣经约翰被派去外地驻守去了。
        调查过程中大约有400个理发师被询问是否给一个红发男子理过发,250个裁缝被调查是否制作过类似于圣经约翰穿过的西服。同时全城的牙医诊所汇总了约5000个上牙齿突出的病人记录和参与过教堂集会的人的纪录都被警方仔细核查 不过所有人最后都被证明无罪。
        圣经约翰的画像在整个城市里随处可以见到,甚至可以说他的脸被刻进了城市所有人的心里。其中发生一次乌龙事件时,一个交警看到一个神似圣经约翰的人,就直接从车窗跳出去,将那个人扑倒,后面才发现这个人不是他们要找的嫌疑人。这段时间内,警方调用了全部的警力,总共用5000人被传讯到警察局但是又都被排除嫌疑。这应该是苏格兰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连环杀人案,但是,警方却没有捕捉到一点更确切的线索。因为,自此以后圣经约翰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他就这样消失了。
        那么疑问来了,这样一个手上沾染了三名年轻女性鲜血的杀人魔到底去了哪?有人认为他被军队派到很远地方执行任务,无法再回到格拉斯。也有人认为,可能他的人生发生了转变比如结婚了或者换了个职业。也有可能他犯了别的罪已经被关进了监狱或者精神病院。或者他就是简单的因为全城在通缉他,他害怕了。
        又或是更复杂的情况,那就是这三起案件不是圣经约翰一个人干的,可能还有别的凶手。 可能大家看到这里会有自己的判断,但是我们重新梳理一下三起案件的相似处
        1.三个受害者都是在巴罗兰舞厅遇见凶手的
        2.三个受害者都被强暴并且在她们家附近被勒死
        3.三个受害者的钱包或者手提包都被带离现场
        4.三个受害者遇害时都正处于生理期,并且卫生棉片被丢在了尸体旁边
        但是就是这么多相似点,这几起案件里面那些微小的不同就带了更多疑问。
        首先,这三起案件的作案时间线很不寻常,第一和第二起案件中间间隔了18个月,第二起和第三起案件只间隔了不到三个月。
        其次,只有第一名受害者,派翠西亚的所有衣物包括勒死她的丝袜都被带离了现场。 只有第二名受害者的卫生棉是放在尸体的腋下,其它都是丢在尸体附近。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猜测,那就是警察可能太急切把第一起和第二起案件联系了起来,不经意间创造了这个不存在的连环杀人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二三起案件就很有可能是模仿犯案。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圣经约翰停止了他的杀人。
        所以几起案件差别的关键性物品就是手提包和卫生棉了,警方也没弄清楚为什么三位受害者的手提包都被带离现场,但是第一第二位受害者的手提包和包内的物品都遗失了,但是第三起案件中包内的物品还在但是包本身不见了。 而且最后也只有派翠西亚的手提包在附近的河中被找到。 一些调查人员认为,这或许是凶手希望留下一个杀人的纪念品或者是战利品,也可能是包内可能留下了一下会暴露凶手的证据。
        继续说到卫生棉,三位受害者当时都处于生理期,卫生棉被很显眼的丢在尸体身边或许也是凶手刻意为之。比如是想炫耀自己的行为或者是受到刺激而报复,因位受害者以正在生理期为由拒绝凶手的亲热要求。也可能是凶手的目标就是正在生理期中的女性。
        所有这些线索都指向了这个终极问题:他是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2-24 18:23
          事情到了1996年,一位叫 约翰 麦金尼斯的家具销售员也是前苏格兰护卫队的成员的尸体被挖了出来,因为警方怀疑他就是圣经约翰。 不过他在1980年割破了自己的手臂动脉自杀了,但是警方在拥有了现代的基因检测技术后,发现只第三位受害者海伦的贴身衣物中发现了属于麦金尼斯家族的基因。不过约翰麦金尼斯的尸体在这十六年的时间里已经严重腐坏,所以无法得出可靠的基因检测结果。于是警方开始调查约翰的部分残留牙齿希望能够吻合海伦手腕上的咬痕,但是仍然得不出令人确信的结论。
          进一步的检测就到了2004年,警方宣布已经收集到了十个嫌疑人的DNA信息,但是并没有透露这十个人的名字。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位嫌疑人是英国某摇滚歌手的58岁的哥哥,他曾自己主动到警局提交了自己的DNA,但是后来被洗脱了嫌疑。此后警方并没有透露更多进展。最近,已经退休了的侦探布莱恩 麦克劳林出来指证说 嫌疑人的画像是错误的,这幅画像是根据第三位受害人海伦的妹妹的描述画的,但是布莱恩说当时和圣经约翰争执过的经理对圣经约翰外表描述是完全不同的。这位经理和门卫说圣经约翰是深黑色头发而不是红色的头发。经理说当时海伦两姐妹已经是喝醉了的状态,所以记忆在酒精的作用下很容易模糊甚至和现实不符。
          不过就算如此,大部分其他目击者都很清楚的记得圣经约翰有着红色的头发,只有舞厅经理坚持他是乌黑的发色。当然,还有一个人可以为此提供有力的证据就是当时送海伦三人回家的出租车司机。不过很诡异的就是,在最开始的调查中并没有任何记录表示海伦妹妹对圣经约翰的描述中到底有多少被出租车司机证实过。因为司机当时是很清醒的状态,所以能够轻易的就指出海伦妹妹的描述是否正确,但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方法,却在破案记录中没有任何记录。
          不过,海伦的丈夫在事发之后,亲自找到了这位出租车司机,司机给他重新描述了当晚的经历。司机说 他仅仅与这三人相处了很短的时间,因为开车距离并不远。但是由于司机当时对这片区域不太熟悉,所以在一个路口走错了路。海伦当时变得很生气,坚持要下车自己走路回家,然后圣经约翰就付了车费。司机在离开时听到了海伦和圣经约翰的争吵声,不过他以为就是普通情侣的争吵也没太注意就离开了。

          其实,有一个人曾经是警方重点怀疑的对象,也就是 臭名昭著的强奸犯和连环杀手,皮特托宾,他在2007到2009年之间因为杀了3个人被抓。他陈述说,他最开始杀人是在他六十多岁的时候。可是犯罪学家认为这是一个很晚的年龄对于一个连环杀人犯来说。他们怀疑圣经约翰就是托宾,因为据托宾的妻子回忆,托宾对她的性冲动不会因为在她的生理期而衰减,甚至对他来说更是一种刺激。并且托宾在案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面,他去牙科诊所拔了一颗上牙齿。当然要是这么多相似处就不会导致这桩案件成为一件悬案了,因为托宾和圣经约翰也有很多的不同处,比如托宾只有170厘米左右,和圣经约翰的188里面相差太远同时头发也不是红色的。同时托宾杀人都是用刀而不是用丝袜勒死受害者。托宾对宗教也不怎么感兴趣更别提会引用圣经里面的语句。
          不过恶有恶报,在2015年托宾在监狱里面被另外一个囚犯用剃须刀将托宾的脸上画了一条大口子托宾因此毁容了。自那以后,托宾害怕再遭受到攻击便拒绝离开他的牢房,于是警方戏谑地说曾经无恶不作的罪犯现在成了一位隐士。
          海伦的妹妹,也是唯一和圣经约翰密切接触过的目击者在2010年去世。她直到去世也坚决地否认托宾是她遇见的圣经约翰。但是她的大儿子保罗却说母亲在临死前五天告诉偷偷告诉他托宾就是圣经约翰。不过他的其余家人却认为保罗就是在编造这个所谓的临终坦白,他的女儿甚至告诉采访者“我爸爸在胡说八道,我奶奶从来没谈论过托宾。”
          2010年同年,一位63岁的名叫朱莉亚泰勒的女性声称,她百分百确定曾经在巴罗兰舞厅门口被托宾邀请一起跳舞。她记得她被托宾带离了她的其他朋友,托宾告诉她他叫皮特并纠缠她,希望她能陪他一起去参加一个在Castlemilk 的派对。当朱莉亚拒绝托宾的要求时,托宾的行为开始变得诡异,朱莉亚被吓得外衣都没穿就跑回家了。
          同样是2010年,另外一个女性声称她在十五岁的时候,托宾在巴罗兰舞厅附近强暴了她,也就是派翠西亚被杀的那一年。
          讽刺的是,发生了这么多令人震惊的杀人案后,巴罗兰舞厅仍然开放到现在,并且博留着大部分当年的装饰。对圣经约翰的恐惧在之后的几十年里面一直持续在当年人的心中,甚至大人会用圣经约翰来吓不调皮的小孩。直到现在这个案件仍然没有任何答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2-24 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