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三倍速吧 关注:15,378贴子:39,366

【搬文】长河(父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宙斯,还有你们其他诸神,请让我这个儿子跟我一样,成为特洛伊的佼佼者;像我一样强壮、勇敢;让他成为伊利亚的一位强大的国王。遇到他打仗归来时,让人们说‘他比他父亲强。’让他把他所杀死的敌人们的血污盔甲带回家来,使他母亲快乐。”
之前在溪苑发过,这次小修重发。


回复
1楼2020-02-15 22:02
    我艾特我自己行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15 22:04
      @超可爱大天才


      回复
      3楼2020-02-15 22:05
        傅长河是一名孤儿,却有过父母,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当时整个医院只有他们家生了双胞胎,所以特喜庆,医院里一位老先生讨个彩头取名为“长河”和“星沉”。当时谁又能想到,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到头来却有完全不同的未来呢。


        回复
        4楼2020-02-15 22:05
          你可以@我呀,我来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16 21:52
            妈呀,前排!!我超喜欢长河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21 22:5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23 11:36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2-24 22:30
                  3
                  傅长河和老头说定,只周六日打工,老头把儿子打给他的钱取出,倒也能够他们好好生活一段了。好在初中课程本身也不难,加上他小学基础打的扎实,倒也过的顺利。

                  寻常时候傅球球像黏着他一样,成天找他。寻常在傅长河打工时死腻着,下雨天无法打工时则窝在傅长河边儿上听他讲古文,傅长河也是实在无聊得很,瞧他也算是聪明伶俐的样子,便只把他当个弟弟宠罢。

                  可是这几天,傅长河极其不平静。

                  因为,期末考试成绩要出来了。


                  每年期中期末成绩出来的那几天,他总是过的很压抑。毕竟寄住在别人家,无时不刻不怕被赶走。尤其是上次期中考试,他成绩年纪第三,只比第四高一分。当时老头看到这成绩之后,探究的盯着他看了会,之后收回目光哂笑一声,也没有说什么,第二天傅长河在垃圾桶里找到被揉成团当做垃圾扔掉的成绩单。

                  大雨滂沱,李老头禁止开电视,他自己倒好,随意读读报纸练练字,可是傅长河呢,只有一遍又一遍的刷课本后的习题。

                  他不是没有教辅,老头有到校园里两块钱一斤的收过一些用过的没用完的。那天傅长河也不知怎么的,看着教辅皮上写着别人的名字,偶尔主人在空白处画个娃娃、笔记都是困极了的字迹,他心里不舒服。

                  就像是别人吃过的饭不想吃了,随意嚼吧嚼吧吐给他吃,把他当狗一样可怜。

                  傅长河心烦意乱的合上书,想着拿出本再默写一遍古文和化学公式,又实在静不下来,干脆出门散步去了。

                  冬天寒风凛冽,巷子里没几个人。傅长河默默的一个人走着,空气安静的让他想起一些不是很美好的事情,比如:从前。

                  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可是到头来只有一种能说得通,他是不被欢迎不被喜欢的。可是明明他和傅星沉长相身高都是一模一样的不是么?

                  为什么偏偏是我?

                  生活有无数种可能,有人在路边正常的走路就被无良的司机撞瘫痪,有人兴致来了买一彩票就中了大奖,有人没考上蹲在街边哭,也有人天生不用愁生存,都是有的,可为什么偏偏是我。

                  为什么偏偏是我被抛弃,为什么我要承受这些,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傅长河想哭,也愤慨,然而又能解决什么呢。

                  待到成绩出来——年级11。

                  对于一部分学生来讲,已经算是好成绩了,意味着起码可以过个好年。

                  然而对于傅长河来说,几乎是没了半条命。

                  冰冷的房间,斑驳的墙壁,和不知道跪了多久的他。

                  寒冬腊月,穿了秋衣秋裤的傅长河跪在水泥地上。背直的挺拔,双手紧紧攥拳,偶尔伴随着牙齿不自觉的打颤的清脆声。

                  他不知道跪了多久,也不晓得要跪多久,甚至于他可以清楚地感知到地上的寒气正拼命的往他膝盖里钻。凉气侵入他每一寸骨头里,放肆的叫嚣,他不能动,也不敢动。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老头依旧拿着那条皮带,抡起一个漂亮的花,抽在他身上。只是皮带划破空气的声音已经令人抖擞了,傅长河打一冷战,身体自觉地作出蜷曲的动作,又被他故意的挺直脖颈。

                  他不习惯逃避,也认了这次的失误。

                  所以,后果也一并负责。

                  “脱衣服。”李老头不痛不痒的说道。

                  像是从无尽深巷里走出的声音,带着深冬的无情和残酷。李老头面无表情,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失望,亦或者,只是单纯的想揍人而已。

                  傅长河顺从的脱下棉服,只着秋衣,颤抖的脱下秋裤和内裤。李老头家位于北方,虽说冬天以烧煤炭取暖,可李老头家的温度,总比别家要低一些,大概因为煤炭质量的原因,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李老头手执皮带,试探性的点了点傅长河的臀/部,便只见跪着的小孩紧紧咬着下嘴唇,加深了腰部低的幅度,臀部高高的翘起,像是迎接什么。

                  每次挨打,傅长河都特别羞耻,不止是为自己挨打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些繁文缛节。

                  李老头盯着他翘起的臀部,眼里像有东西闪过去,但到底不言语。手上也没动作,只是执着皮带。

                  等待惩罚到来的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傅长河想提醒老头要打就快点,心理压力太大,太磨人了。

                  “咻~”意料之中的一鞭打散了他的意识。

                  ——真特/么疼。

                  随着而来的四五鞭十成力没有留情,傅长河疼的有些痉挛,身体不受大脑控制。实际上,他脑子里也是一片苍白,没空想事情,大脑被莫名的物质填满,再也装不下别的念头了。

                  ——疼

                  生疼生疼,双手不自觉的抓紧借力,只有旧旧的棉衣被他死死攥在手里。

                  “疼…歇会……”他喃喃自语道。

                  惊讶的是,老头真的停住了,收起动作,看着身下的小孩像重生般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死死的紧闭。

                  不知怎么的,他竟有些心疼。

                  “最后十下”

                  说完,便一刻不停的打完剩下的十下匆忙的扔下皮带走远了。

                  早就维持不住姿势的傅长河狼狈的跪趴在地上,想起几周前他在城郊新开的特色山庄当洗碗工时,无意间在厕所瞥见的那对父子。

                  那个孩子跟他有一样的面孔。


                  回复
                  10楼2020-03-07 22:00
                    4
                    傅长河没办法装作看不见,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视线,就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内心不去艳羡另一个少年。

                    他梦到过成千上万次的大手正宠爱着捏着另一个孩子的脸颊,更讽刺的是,那时而威严时而慈爱的眼睛其实没有消失,只是对象不是他而已。

                    “球球,你说为什么他们不要我们……明明我们也不差啊……”傅长河呼噜小孩的软毛,怅然若失道。

                    小孩撇着嘴嫌弃极了,“瞎呗!明明小爷超级无敌宇宙第一可爱!!”

                    五六岁的孩子懂什么,就只知道谁不喜欢我,我就不喜欢谁。


                    傅长河还是不安,“他们知道我们在这吗?会来接我们走吗?”

                    “长河哥哥,如果你爸妈来接你,你会跟他们走吗?”

                    “……没想过”

                    傅长河虽然没个答案,但是心里时时刻刻的惦记着,仿佛又看到了路。天知道,自从三年前来到李老头家以后,他几乎没睡个好觉,经常半夜睡到一半大脑清醒,想起刚才做的梦,不知道是脑子里的念头还是梦中的幻影。

                    书也看不下去,单词也背不下去,练习题也写的没精打采的。

                    ——日子没法过了。

                    李老头推门而入,傅长河立刻起身,把书桌前唯一的座让给老头,自己随即坐在床边。

                    李老头深深的吸了口烟,“你最近咋啦?”

                    傅长河不自在极了,束手束脚,一方面他不希望与任何人分享关于他之前的家庭的事,另一方面老头对他来讲,并不是什么外人。

                    “我那天,看见我爸了。”

                    老头一口烟差点儿憋在嘴里,“你爸?”

                    “之前我跟您说过,他们三年前出国了,我前几天在郊区见着他们了。”傅长河搓着手,觉得自己不体面极了,人家丢掉他一定是因为他哪里不好,自己非但不知错,还恬不知耻的缠着人家,哪有像他这样的。

                    李老头追问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长河低下头,闷闷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他们见到我会是什么心情,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许就因为自己太差劲才决定丢掉自己的吧。

                    老头深深的望着坐在床边的少年,书桌上的台灯照在床边暗暗的,他看不清长河的神情。

                    说实话,他并不擅长处理小孩的感情问题。

                    对自己孩子还下得去手,因为知道自家孩子不敢做出格的事儿,就算打昏过去,醒来也是连脾气都不敢闹。傅长河不一样,打小在家里娇生惯养的,脸皮薄,自尊且自卑,这种孩子,一个不留意就容易钻牛角尖。

                    李老头暗暗在心底叹气,自己也是作了孽了,当时为啥就没狠下心,惹上这摊子麻烦事儿。

                    不过,这事儿也怪不了长河。

                    ——他能怎么办。

                    “……你想咋办?认回来?”老头试探道。

                    一般男孩的话原生家庭都会认回来,毕竟可以“传宗接代”么。但傅长河这情况还有些复杂,且不说他家里还有个小孩,他当年是被父母抛弃的,这要认回来怕是有些困难。

                    更何况……

                    更何况自己也确实有些舍不得他,但这点儿心疼,在给傅长河一个光明未来面前,屁都不是。

                    傅长河坐得不舒服了,换了个坐姿,故作轻松道“没,我没想咋,要是他们忘了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了,那也不用让他们知道了,我一个人也挺好……我也不想烦他们。但也想问问他们,有没有想过我。”

                    给傅星沉过生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还有一个小孩可能睡在停车场;过年过节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还有一个小孩可能还在打黑工,捡客人剩下的吃。

                    他没法不想这些。

                    平时上学的时候同学嘲笑他穿的衣服太旧,体育课打球也不跟他一起玩,因为就他没有球鞋,也没有篮球。这些他都无所谓,他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错,穷不是错,他也不会一辈子穷下去。

                    但父母不一样,他就想问问,为什么啊。

                    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他。

                    如果当时回来晚的是傅星沉呢?他也会被丢弃吗?

                    老头盯着他看了好久,慢慢掐掉烟,缓慢又郑重道,“如果你要找他们,我陪你。”

                    傅长河抬起眸子,眼睛里全是惊讶的神情。

                    老头咧起嘴,“不能让你受委屈。”他带着老人特有的笑,深深的法令纹,眼皮耷拉着,脸上也挂不住肉,不知道咋样才算和蔼,只能学电视剧里笨拙的露出八颗牙齿,像是在街口遇到孙子掏出口袋里的糖那般,不为什么,就是小孩高兴就行。

                    傅长河突然鼻子一酸,像感冒般,声音嚢嚢重重的的,“没事儿”

                    那大概是他近几年第一次感受到的真真切切的来自家人的关心。就像是蜗牛缩进壳里,棉花糖似的云朵包裹着太阳一般,他什么都不怕了。

                    人总是过了太久或处在一种状态很长时间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会忘掉曾经的生活方式。没有人是坚持不丢掉一些东西而前进的。

                    可是如果真见到了傅星沉他们,他该说些什么。

                    是该像个复仇者一样,还是像个离家多年渴望关怀的撒娇宝宝?又或者,他们会冲上来把我一把抱住,然后道歉说他们不是故意的。嗯,如果真是那样,我也原谅的。

                    ——别想了。

                    ——明天再说吧,不管怎样,明天是新的一天,我会更好的,对吧。


                    回复
                    11楼2020-03-07 22:05
                      最近状态还是不太好,小修一下发一发


                      回复
                      12楼2020-03-07 22:05
                        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3-10 01:28
                          5
                          意料之中的失眠,傅长河倒也不是恨什么,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以及到底要不要去找他们。

                          说实话,他这些年过的不算好,也没差到哪里去。刚开始流浪那会儿天天哭,之后发现哭没用,没人会安慰自己,后来就变成想起这事儿就莫名其妙的掉眼泪。到现在,他经常在凌晨失眠的时候,尤其是凌晨马路上车很少但开得很急,可能着急回家,他就想哭。

                          他也受不了自己这么矫情,但眼泪就是要出来,没办法。

                          为什么偏偏落在我头上,为什么我没有父母,为什么抛弃我……他想不通,怎么我就没有一个家呢,我不配吗?

                          生活很漫长也很艰难,有时自我安慰想着,再等几年吧,等认识的人都上初三或开始工作了,把自己忘得差不多了,他就找个地方藏起来,偷偷的死去。

                          他没那么多忌讳,他愿意死也渴望死去,只是现在还不行,再等几年,人最擅长遗忘了,他一定能成功。

                          因而,他很纠结要不要去找爸爸,他的存在可能不太讨人喜欢,或许他们也不愿意承认他的存在,所以为了“一己私欲”而让别人陷入无奈的境地,是在作孽。

                          他不愿意伤害任何人。

                          傅长河在窗纱翻来覆去,想起自己还在傅家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家人有什么意外,他希望自己和家人永远活着,长命百岁;但现在,他更希望自己能早点死去。

                          他想,我来这个世界是来做客的,我觉得世界不好玩,我想先回去了。我的朋友和家人们,如果你们觉得过瘾的话,不用顾及我的离开,好好玩,别急着离开。

                          想到这,眼泪又莫名其妙的顺着眼角流入枕头。

                          他从床上爬起,找到自己的日记本,记下他此刻的想法:“我有些难过,也有些累,我期待永远的休息。我的人生就像是一间间连在一起的封闭小屋子,此刻我呆的这个地方或许是12—15岁玩家所在地。我的面前有一堆白骨,也有微弱却光亮的萤火虫,只是这些萤火虫一抓在手上就会死去。封闭空间怎么出去呢?我手上有一个钥匙,然而我的面前却有好几扇门,或许锁就在这其中,或许不是。房间太黑了,自己命不好,本来用作照明的火把不知怎么早早熄灭,因而我只能适应黑暗。怎么离开这里?没办法的,那堆白骨都是想要离开却不得的人的。自己会死在这里吗?不知道,就算不是这儿,也会死在之后的几扇门吧。上天,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带我离开,我想回去了。”


                          收起回复
                          14楼2020-03-18 22:34
                            希望大家能理解他,不要怪他。因为有的人,只是活着都要找很多理由,相对的,死对他们而言反而很解脱。这几天有些丧,希望大家一切都好。


                            回复
                            15楼2020-03-18 22:36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0-03-18 23:05
                                我的天哪楼主太棒了!大爱
                                加油加油


                                回复
                                17楼2020-03-19 10:00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20-03-19 16:25
                                    结束。。。了?


                                    收起回复
                                    19楼2020-04-09 19:48
                                      不知道李老头从哪里拿到傅长河他爸现在的家庭住址的,在隔壁A市的一个高档别墅区。

                                      周日,老头早早的催促傅长河收拾快点,他们得去中心汽车站坐长途汽车去A市。傅长河自觉换上自己少有的干净体面的衣服,背上洗的快脱色的双肩包,紧张又兴奋的出门。

                                      从锁上家门开始,到坐上大巴,傅长河一点儿记忆都没有,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着走。

                                      ——他们怎么看我?会认我吗?不会看不起我吧?看不起也正常,自己现在还太差劲了,以前爸爸就总对自己不满意,现在应该更嫌弃我了吧。不过我也不是非要巴着他们,我也是要面子的。我不是要他们负责任,我才不像个女生呢,我要大气一点。对,没有父母,我也能发光。

                                      他自我脑补又自我安慰,这才懂原来一直瞧不上的“精神胜利法”只是阿Q在绝境中的自我救赎。人人都厌他、弃他、瞧不起他,可他不能放弃自己,至少,不应该在绝望时放弃。

                                      他所在的B市到A市有4个小时的车程,到达A市已经是接近中午了。

                                      又经过一番周折,他终于来到傅承家门口。想敲门却抬不起胳膊,浑身力气仿佛一瞬间被卸了干净。

                                      ——没事,我就当来见个熟人,我不属于这里,我以后有更大的天地,这点儿小场面吓不到我!

                                      傅长河自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深吸一口气,拿定主意般干脆的敲门。

                                      终于,他看到一张跟他有九成像的脸,傅星沉。事实上,他并没做好任何准备。脑子一片懵,嘴角想要扯出笑来又怕被人笑话自己谄媚。

                                      而他对面的傅星沉同样一脸懵,他当然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哥哥,但这几年爸妈也算是废了许多力气,疏通了很多关系,始终没有傅长河的消息。久而久之,便不约而同的选择遗忘。毕竟,活着的人还是要过日子的。

                                      傅星沉难以置信的问道,“长河?”

                                      此时此刻,他搞不清是惊喜还是惊吓。说实话,家里头选择放弃寻找长河的那半年,他经常做噩梦。内容很诡异,傅长河腰间缠了一圈绳子,非要下水救人,并把绳子的那头交给自己。他来不及拒绝,就听见“噗通”一声,长河下水了。不一会儿,爸妈湿淋淋满身泥泞的喊自己回家,他想开口却怎么也发不了声。爸爸生气道“不想回来就永远别回来了!”他想开口解释,想呼救,身边全是看热闹的人,但没有一个人听见他说的话,没有一个人帮忙。他扯着绳子,明显感觉到长河要上来了,绳子被拉扯了两下,他明白,这是长河提醒他该拉他上岸了。

                                      可是怒火冲天的爸爸来到他身旁,质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扬了扬手里的绳子,但此时,爸爸拿出一把剪刀,目光就像是一把顶在他腰间的匕首,逼迫他剪掉绳子。

                                      尽管梦的这边,快要苏醒的他再劝阻也没用,剪刀终究剪断了绳子,绳子很快向河里滑去。傅长河上不了岸了,他要被淹死了。

                                      那半年,他几乎一直重复这样的梦。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熬不住了,向傅承倾诉了所有的梦。最后,在心理医生+药物的帮助下,他再也没梦到过长河了,也再也没做过梦了。

                                      可想而知,他有多惊喜,又有多惊吓。

                                      而这一切,傅长河根本不知道。他无声的打量星沉,皮肤白皙,哪像他,暑假搬砖时脖子被晒得黑红黑红,又黑又土,土包子一个。

                                      他带着讨好的笑,“你好,星沉。”


                                      回复
                                      20楼2020-04-10 22:07
                                        已更,希望大家都有光明的前程。


                                        收起回复
                                        21楼2020-04-10 22:09
                                          我可能会改长河的结局,结局不会BE,但也不会太H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4-10 22:24
                                            wow我竟然看到太太了?!我隐约记得之前看长河给我虐得稀里哗啦的TAT不是BE我就超满足了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4-11 01:5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4-13 10:22
                                                6

                                                傅星沉僵硬的招待长河和李老头,又去叫醒还在睡午觉的爸妈。当他来到爸妈的房间,看到小阳台被悉心照顾的多肉,心里不知从何生出了些气愤。连一盆植物都好好照顾的爸妈,竟放任长河在外流浪这么多年。

                                                他象征性的敲了敲门,“长河在楼下。”

                                                唐菀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站在楼梯口,却不敢走向前。傅长河听到脚步声,转过身子正要礼貌的打招呼,却在唐菀的凝视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像是自嘲般无奈的笑了笑,走上前,“您好,好久不见啦。”

                                                唐菀霎时红了眼睛,“啪”,抬手便是一巴掌。“儿子……你跑哪去了?”

                                                傅长河被紧紧抱着,他拼命挣脱开,“是你们不要我的,为什么丢下我呢?”他本不想哭的,但是眼睛一热,泪水就顺着往下流。

                                                “妈妈,为什么不要我呢……我不讨人喜欢我知道,我也想干脆死了算了。但是每次这样想,我都跟自己说‘再忍忍,爸妈很快就会来找我了,我得活出个样子来。’我找以前的同学,他们都不理我,都嘲笑我,打我骂我。我打不过他们,只能尽量避开走。可是,你们从没有找过我。后来,我想着先活下来,自尊什么的不重要。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想活着,我难受,妈妈,我心里难受,我救不了自己。你们不许我哭,可是没教过我难受要怎么办,妈,我心里难受。”

                                                傅长河很久没哭过了,他站在客厅,周围尽是亲人,却也那么孤独。

                                                他求生欲弱,很多次都想过干脆放弃算了,他敏感又自大,他觉得世界不值得被他喜欢,所以想离开的时候大可以一走了之。但即便他这样糟糕的人,即便这样糟糕的活着,也是身边人的安慰。

                                                傅球球有次差点儿被人贩子拐走,他当时急怕了,追回小孩后第一次狠狠的揍了一顿。当时他就想,只要他活着就好,只要每天能看到他就好。他不顾小孩的哭声,扬起皮带就抡过去。小孩哭的越大声他越是心安。

                                                后来他想,他的父母也一定这样。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好,只要还活着就已经是身边人的安慰了。

                                                他猛地被搂紧一个坚实的怀抱,傅承狠狠抱住他,就像小时候每次困极了爸爸把他抱到床上,又睡他身旁哄他那般熟悉,“对不起,儿子。”


                                                回复
                                                27楼2020-04-18 21:13
                                                  我实在写不出来,真切感受到自己水平太次,我这段时间多看看大佬们的文和名著啥的,多积累积累,争取狠狠的虐一波。


                                                  收起回复
                                                  28楼2020-04-18 21:14
                                                    今晚有文,大家晚安,我再码一会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4-19 23:58
                                                      7
                                                      傅长河有些无所适从,记忆中爸爸从来没有道歉过,当然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道歉。他想抬起胳膊回抱面前的男人,但两只胳膊像是加了砝码,怎么也抬不起来。

                                                      幻想了千万遍的场面,等真正到了这一天,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大脑里唯一的想法只有“哦”。大概是隔得时间太长了,长到他已经忘了有父母是什么感情了,长到他已经不需要父母的庇护了。

                                                      ——我该做出什么表情来回应他们的难过呢?他想。

                                                      “没关系”他轻声呢喃。

                                                      他佯装洒脱的安慰道,“我在外面过得挺好的,和爷爷一起生活,他还资助我上学。对了,我在学校也有很多朋友,虽然他们学习不太行,但人都挺好的……我还认了一个弟弟,叫球球,也是被领养的,脸肥肥的,特别可爱……我是说,我过得真的还行,你们不用愧疚。”

                                                      ——别同情我,别可怜我,别歧视我。

                                                      饶是傅承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终究被打败了,他僵硬着解释,“当时,我把你托付给赵胖子,记得么?经常来咱家的那个。我没想过要丢下你。”

                                                      傅长河无意识的咬着口腔内壁,眼里的恐惧一闪而过,又带着几分犹豫和迷茫。

                                                      他追问道,“是送我《奥特曼全集》的赵叔吗?”

                                                      “你还记得?”

                                                      记忆被撕扯,傅长河最想遗忘的片断又一次叫嚣着存在感,他拼命想要忘记的,拼命想要压下去的,那一刻,被占据了主意识。

                                                      猥琐的笑容、摄像机、油腻的舌头和粗糙的麻绳,和那间卧室。

                                                      这些年,他在梦中无数次的重回这样的情景,但没有一次他能得救。渐渐地,他也没想过要逃脱了,就像巴普洛夫的狗,一次次的让自己受伤,等到天亮,他才会检查身体,发现没有伤口,如释重负的过完一天,再担惊受怕下一个噩梦的到来。

                                                      “可他是个lian / 童 / pi 。”


                                                      回复
                                                      30楼2020-04-20 00:30
                                                        或许最不堪的事情需要用最平淡的话语去说才能缓解周围人给予的同情或怜悯。有时候,做错事与受惩罚的主语可以不一致。加害者可以逍遥法外,受害者却只能告诫自己要逃离。

                                                        “你们走之后第三天,我被赶出家门。赵叔带我回到了他家,他跟我说您走前曾将我托付给他,要我乖一点,否则就把我丢给孤儿院。他又说,他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会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照顾。刚好赵婶出差,那一周就我和他独处。那天,他递给我一杯牛奶,我还好奇为什么刚吃过饭就喝牛奶,他说家里没熬汤。我太傻了,我真喝了,然后就不记得了。醒来时我被绑在赵叔赵婶的卧室,手脚都被麻绳捆住了,他用舌头舔我,我反抗就扇我巴掌。他们的结婚照就摆在床对面的墙上,特别可笑。他买了一堆xx玩具,逼我玩,还要拍视频发网上。我当时太小了,对这些完全没概念,已经懵了。”

                                                        傅承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道“后来呢?”

                                                        客厅一片死寂,这事儿就连李老头都不知道。他不敢想傅长河遇到他之前,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长河却像是如梦惊醒,眼神从朦胧晦涩到一片清明,“后来,我逃走啦。”

                                                        故作轻松的结尾却没有想象中收获别人的夸赞,他知道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不想用自己的故事来试图唤醒别人的良知,这是不可能的事儿他知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他不愿意把故事说的又臭又长,也不想再去计较是谁的责任,或者说,他根本不想说这件事。

                                                        可他有意放过自己,别人不见得会放过他。“你、有没有——”

                                                        “没有!”他被气得发抖,强撑一口气解释道,“我没有被他xing / 侵 ,那天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慌张的穿上衣服就离开了。可能他没想到会有机会让我逃走吧,我跳着到厨房,用菜刀把绳子磨断,又偷走了他的摄像机和一千块钱。我怕他会找到我,就坐大巴逃到B市了。”

                                                        ——满意了么?

                                                        他不再低垂着头,仰头和傅承对视,眼里带着不屈和报复。

                                                        ——得知真相很痛苦吗?但我当时的绝望你连半分都没尝到。

                                                        傅承嗓子有些干巴,像连续抽了一包烟般,胸口闷闷的,嗓子完全废掉了,“你别乱想,我没不信你。只是,没有成年人接送,大巴车会卖票给你?”

                                                        他知道他的问题很残忍,但他太迫切的想知道儿子在他不知道的角落,是怎样一个人舔着伤口长大的了。

                                                        傅长河的回答有些轻快,“有钱就行”

                                                        傅承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滚烫的热油淋了一遍又一遍了,“傻白甜”的长河根本活不下来。

                                                        ——不怪他,怪我。


                                                        回复
                                                        31楼2020-04-20 00:31
                                                          我看过这篇文!大大是不是改了很多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4-20 02: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4-20 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