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伊佩拉吧 关注:47,510贴子:1,179,447

魔道起源——魔道学者短篇小说(已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内容涉及莫妮卡、伊奇、希斯林和古灵精怪的其中一员,故事不算复杂。
一共分为五个部分:魔道起源、宿命漩涡、禁忌黄昏、轮回之章、后记。
为了方便阅读,我做了一些排版。
参考了一些资料,有些地方是扩充的,如果出现严重错误或者偏差还希望大家指正。
文笔真的很菜,单纯是因为喜欢。


回复
1楼2020-02-12 23:57
    2020-07-13 01:30 广告
    第一部分,魔道起源


    回复
    2楼2020-02-12 23:57
      “莫妮卡,这是我跑到很远的地方买来的糖果,你要不要尝尝?”
      “莫妮卡,你在这里坐了一整天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莫妮卡,我泡了一些茶......”
      “莫妮卡......”
      对于这些邀请,莫妮卡从来不会回应。事实上,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她一贯的反应是出于礼貌地抬起头看向对方的眼睛,然后不带表情平淡地说出一句:我听完了,还有什么事吗?
      这是许多年前,在莫妮卡12岁以前还在图书馆学习和研究机械、那些书还没有被她读完的时候,每天都会出现的场景。
      那个黄头发、红色眼睛的丫头总是会找到自己。
      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自己的,但在莫妮卡的知识储备里,没有应对这个孩子的办法。


      回复
      3楼2020-02-12 23:58
        出生在古代图书馆的莫妮卡,从记事起就独自一人坐在图书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不与任何人交谈,每天只关注书中的内容,即便有人主动搭讪,她做出的反应也让人觉得很难接近。久而久之,图书馆里就再没有人和她说过话了。
        只有她用炼金术制作出的法米利尔们每天会呆在她身边,但好像主人的性格也会传染一样,那四个小家伙并不十分活跃,要么安静地趴在地上睡懒觉,要么跳到她肩上一起研究深奥的书本。
        只有那个家伙例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天都会来这个角落找到她,并带来各种各样的,她没有见过的东西:又大又圆的棒棒糖、摸起来毛绒绒的围巾、或是奇形怪状的石头。一开始,莫妮卡以为她有什么事情要拜托自己,但是当她把这个疑问说出来的时候,对方突然突然跑开并消失好几天的表现让她否认了这个想法。
        不过,没过多久,那家伙又回来了,而且,她似乎找到了相处的办法。
        “莫妮卡,为什么我的机器又不动了?”
        “替换掉左轴的螺丝。”
        “莫妮卡,昨天那本《法米利尔亲和指南》我怎么找不到了?”
        “左手边第五排第三列,昨天被暗影夜猫叼走了。”
        ......


        回复
        4楼2020-02-12 23:58
          “莫妮卡,快跟我走!有坏人来——”
          在那个瞬间,莫妮卡看到一颗凝聚着魔法的火球接触到那个人的后背,即使立即做出判断并发动了机器,依然没能阻止火球的爆炸。
          爆炸产生的热浪排山倒海般掀翻了所有的书柜,震耳欲聋的声音刺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石墙摇晃着抖落灰尘,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当一切尘埃落定,破损的机器上闪过混乱的电流,爆炸的中心,莫妮卡正低着头查看那个昏迷的孩子的状况。
          引发爆炸的人缓缓走进,俯视地上的两个女孩。
          “居然敢跑。”
          他一脚踢开挡在路上破烂不堪的机器,继续走进。
          “我听说过你们,躲在古代图书馆里的魔道学者。”
          一开始,莫妮卡以为这个人只是混乱的魔界里以掠夺为生的侵略者,可是,他后面说的话让莫妮卡对他身份的怀疑一直保留至今,直到现在依然不能释怀。
          “连你也这么认为,不是吗?”
          他伸出手,抚向莫妮卡冰凉的下颌,故意拉近了和她的距离。
          “魔道学不是正统魔法......”


          回复
          5楼2020-02-12 23:58
            他将莫妮卡的脑袋轻柔地抬起,正视她湛蓝的眼睛。
            他看到,莫妮卡眼瞳里泛起的涟漪,从动摇、迷茫的波澜壮阔,到镇定、决然的风平浪静,最后变成平淡、清冷的无波古井。
            那洞彻一切的蓝色眼瞳,望穿灵魂般的直视,和没有任何波澜冰凉刺骨的寒意。
            “不是。”
            莫妮卡只说了两个字,用出人意料的平淡的语气。
            那人停住了,望向四周从未见过的、那远古泰拉科技的产品。
            会喷火的炉子、会射出冰箭的柜子、会发射闪电的高塔、以及隐于无形会绑住人的篷子......——这是亲眼见过的小孩对那场战斗的描述。
            只是,那个人,他眼神里的,神秘的笑意是......
            ......


            回复
            6楼2020-02-12 23:59
              几天后,莫妮卡又和从前一样地坐在那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独自研究书里的内容,看起来,她和事情发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终于有一天,那些耐不住好奇心的同龄人在一个静谧的午后,悄悄地靠近了她。
              “那个,莫妮卡......”
              “你那天展示的那些东西......能,能教教我吗?”
              和平时一样,莫妮卡低头看着书中的内容,没有任何反应。
              暗影夜猫竖起的耳朵摇动了两下,便又再次怂拉了下去。
              只是,那本书刚好翻在最后一页。
              那些孩子也还没有离开,耐心地等待着回应。
              许久,她合上书,站了起来。
              带着首次面对众人的不安,带着对事故中伤者的内疚,带着对被歧视的学科的热爱。
              第一次,莫妮卡离开了那个角落。
              她抬起头,面向那些因为紧张而不断摩挲手掌的孩子们。
              “好。”
              ......
              古代图书馆的魔道学,从那一天开始,兴起。


              回复
              7楼2020-02-12 23:59
                第二部分,宿命漩涡


                回复
                8楼2020-02-12 23:59
                  “我很惭愧。”莫妮卡望着地上碎得只剩零件的魔道机器,“不过,那个人或许可以帮到你。”
                  “中央公园,凯蒂。”
                  送走卡西利亚斯之后,莫妮卡才想起查看伊奇的状况。
                  那孩子现在正枕着一摞古书酣睡,也不知道她刚刚是哪里来的勇气。
                  哪里来的勇气,挡在我前面的?......
                  方才,当莫妮卡转过身注意到卡西利亚斯飞掠而来的时候,那请求战斗的声音也同时传了过来。
                  这位为战而生的使徒,一生都在追求与强者对决。
                  不过,即使那样,也......
                  自己在布鲁克林外围的讯息,他是怎么知道的?即使要找,也应当是在图书馆......


                  回复
                  9楼2020-02-13 00:00
                    正当莫妮卡疑惑不解的时候,她看到了,拿着木棒战战巍巍地跑到自己身前的伊奇。
                    “别过来!......再过来打你了!——虽,虽然,我是个天才!但,但是现在......”
                    伊奇越是害怕越是叫得大声的习惯,这些年来从未改变。
                    “姐姐也不行!......我,我先来的!”
                    莫妮卡有些惊讶地看着那小小的身影,明明如此弱小,明明已经吓得全身发抖,为什么没有做出逃跑的动作,而且......
                    而且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在哪见过?......
                    “莫妮卡姐姐!你先从后面——我拖住他——我我,我把他变成青蛙......”
                    还没等莫妮卡反应过来,伊奇就挥舞着不知道从来捡来的木棒冲了过去,只不过——她刚迈出第一步就失去重心,一个踉跄向前摔了出去......
                    ......


                    回复
                    10楼2020-02-13 00:00
                      莫妮卡注视着正在酣睡的伊奇,而那孩子竟然还能喊出“青蛙”、“棒棒糖”之类的呓语,她顿时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伊奇。”
                      没有动静。
                      “伊奇。”莫妮卡略微提高了音量,“要出发了。”
                      “什、什么!什么要发了?——啊、糟了!莫妮卡姐姐!”
                      醒过来的伊奇慌乱地环顾四周,当她发现莫妮卡毫无波澜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的时候,才吞吞吐吐地问了一句:“那个,大、块、头、呢?”
                      莫妮卡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望向远方。
                      许久,她抛出这样一个疑问。
                      “如何遇到更强的人?”


                      回复
                      11楼2020-02-13 00:00
                        不明所以的伊奇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即使到了后来她也没有完全弄清。不过,她知道的是,那是她在摩勒溪谷的最后一天,那是她结束黑暗的童年生活、走向辉煌灿烂的魔道学文明的第一天。虽然那时,她们相处的时间还很短,短到,只够莫妮卡研究完伊奇秘密基地里的古泰拉资料,但是,那一天,莫妮卡义无反顾地将伊奇带回了古代图书馆。
                        还记得伊奇听到这个消息时激动地原地乱蹦的样子。
                        还记得她因为感激而扑过来紧紧抱住自己的样子。
                        其实,伊奇不知道的是,那是莫妮卡第一次收到拥抱。虽然并不理解这个动作中包含的感情,但是,她没有拒绝。


                        回复
                        12楼2020-02-13 00:01
                          在回来的路上,或者是在回到古代图书馆之后,伊奇总是会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跑到很远的地方,采一束小花、或是捡几块漂亮的石头,然后,偷偷出现,偷偷地,放到正在研读书本的莫妮卡身边。
                          其实,这些,莫妮卡都注意到了,只是,她苦于该做出怎样的回应。
                          当那一天,伊奇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精美的糖果塞到自己手心里的时候,当伊奇看见她发呆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拆开糖果的包装并把它送到自己嘴里的时候,当她看见伊奇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她的回应的时候,她第一次,在匆忙的生命中停下来,停下来,感受。感受糖果在舌尖化开的甜蜜,感受午后微风的温驯,感受这个世间、她未曾感受过的,那伊奇口中、名为“幸福”的感情。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
                          直到莫妮卡感到因为伊奇的重量而导致自己大腿有些麻木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个形象维持得有些太久了,尤其是,在图书馆这些孩子们面前......
                          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莫妮卡用她那万年不变的平静语气,向那个孩子发出了询问:
                          “作业写完了吗?”
                          “诶!??”
                          ......


                          回复
                          13楼2020-02-13 00:01
                            第三部分,禁忌黄昏


                            回复
                            14楼2020-02-13 00:02
                              “哇,好可爱的小家伙,希斯林你好厉害啊!”
                              “切,一般般呐,目前还只是半成品而已。”
                              这些天面对他人的夸赞,希斯林的目光总是刻意躲闪,尽量不去那看被众人视线焦灼的对象——
                              何蒙库鲁兹,人造人。
                              而那被众星捧月般簇拥的四个身高一米左右的“小孩”似乎并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在众人环拥之下,他们总是畏畏缩缩地将目光瞄向希斯林。
                              而希斯林,从来不去正视他们,或者说,她并不想理会。
                              这一整天,希斯林都忙着与众人交流分享何蒙库鲁兹的相关研究资料和制作经验,而那四个孩子,则被摆在实验室中央供众人任意研究。


                              回复
                              15楼2020-02-13 00:02
                                这次“恶魔女孩”的狂欢,持续了几天几夜,直到终于有人支撑不住困意,陆陆续续地回到各自的实验室睡了下去,希斯林才缓缓向四个试验体走过去。
                                这时,一直无精打采的人型光电鳗突然兴奋了起来,他跑过去,牵住正在整理资料的希斯林的手,兴奋地说:“姐姐,我要来了一些糖果,你尝尝嘛。”
                                希斯林没有理会,她挣脱光电鳗小小的双手,继续整理桌子上乱糟糟的文件。
                                光电鳗哀求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希斯林,但这些都被她无视掉了。
                                似乎是注意到姐姐正在忙着做事,光电鳗很懂事地站在一边,被人研究了几天,他也有些累了,索性坐到了地上默默注视着希斯林完成一切工作。
                                十几分钟后,忙完了所有的事情,希斯林拿起钥匙,准备锁上实验室的大门休息的时候,光电鳗几乎是在她拿钥匙的同一时间跳起来,激动地说:“姐姐,你几天没吃东西了,我这里——”
                                “我要休息。”冷冷地打断之后,希斯林锁上大门,直直地走向床边躺了下去。
                                而光电鳗,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他在想,姐姐为什么总是不喜欢他。


                                收起回复
                                16楼2020-02-13 00:03
                                  为什么呢......
                                  为什么杰克爆弹不小心烧了姐姐珍贵的资料都没有挨骂,为什么暗影夜猫因为打闹打翻了实验室的花盆收获的却是姐姐的拥抱,为什么冰霜雪人能被姐姐抱着睡觉......
                                  我很努力地在学了......
                                  我也想像他们三个一样成为姐姐的助手,可是,我真的好笨......
                                  为什么我总是把事情搞砸......
                                  光电鳗呆呆地看着背过身去入睡的希斯林,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把刚刚从那群孩子手里要来的糖果偷偷塞到了枕头底下,除了实在耐不住嘴馋吃掉的一个,其他的都留给姐姐。
                                  他希望,明天早上姐姐一起床就能吃到美味的、魔界特产的糖果,那时姐姐一定会很开心的。一想到这里,他高兴地跑回了自己的小床,甚至激动地很晚才入睡。


                                  回复
                                  17楼2020-02-13 00:03
                                    他不知道的是,经过这几天的持续研究,维持他形态的能量已经十分匮乏,所以,他这一觉睡了很久,直到被那嘈杂喧嚣的声音叫醒。
                                    他看到,实验室所有的资料都成了碎片、杂乱无章地洒在地上。
                                    他看到,前几天来到这里研究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匍匐在地上,痛苦地喘着粗气。
                                    他看到,一群拿着法杖、披着黑袍的人围住了实验室的出口。
                                    随后,伴随着“蹬”“蹬”的,法杖敲击底板的声音,一个带着半边面具,另外半边脸上有着眼泪样印记的女人出现了。
                                    她出现的时候,那些趴在地上的人都疯了一样扑了上去,但却都被魔法掀了回来。
                                    怎么回事,他们好凶,姐姐呢......?
                                    看不到姐姐在哪......不行,我要去找姐姐。


                                    回复
                                    18楼2020-02-13 00:03
                                      他站了起来,不知情地向前走去,他穿过人群,而那些魔法师竟然没有阻拦地让他穿了过去。
                                      他在人群围堵的地方找到了姐姐,只是,姐姐看起来并不好。
                                      她身上满是鞭子抽打过的痕迹,还有血。
                                      光电鳗匆忙地跑过去抓住姐姐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血迹。
                                      啊......姐姐怎么把自己的手都掐出血了,怎么能这样对自己。
                                      那个蝴蝶结,不是暗影夜猫的吗,还有那条围巾,是姐姐专门给冰霜雪人做的,那个背包,杰克爆弹今天怎么没有背上?
                                      这么回事,东西都在这里,他们人呢......
                                      啊。姐姐......姐姐推了我?
                                      摔在地上的光电鳗不解地望着希斯林,为什么要推开呢......


                                      回复
                                      19楼2020-02-13 00:04
                                        “姐姐,我又做错事了吗......”
                                        他看到,希斯林的嘴唇动了一下,紧接着,她用无比冰冷的眼神看向自己。
                                        “你是不是很好奇,好,我现在告诉你。因为,你这个残次品、彻头彻尾的失败品,根本不配称为我希斯林的作品!”
                                        “赫尔德!你不是要销毁吗,你烧啊,这里还有一个,烧啊!”
                                        “还有你,莫妮卡,别假惺惺地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不就是想自证清白吗?对,这件事情跟你们古代图书馆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滚了。”
                                        “呵,罗恩,狗崽子当得舒服吗?你这几年靠着赫尔德,混得不错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法鞭笞在希斯林身上,抽出一道道血印,而她,却在疯笑。
                                        “姐姐......”
                                        虽然害怕,光电鳗还是颤抖着爬了过去,却像上次一样地被推开了。
                                        “滚!”
                                        他不死心。他又一次爬了过去,却又一次被狠狠地推开。他还是不死心,他不相信那个赋予他生命的姐姐,那个在他出生时激动地将他举起来的姐姐,会不要他。
                                        姐姐不要他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
                                        他一次次地爬过去,一次次地被推开,那冰冷、恶怒的眼神刺入他幼小的心脏,绝望、无助、以及膝盖磨出血液的疼痛......
                                        他瘫坐在地上,望着疯掉的姐姐,他好想去把姐姐带回来,但是,他真的没有力气了。
                                        痛。
                                        姐姐不要我了......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里,胸口这个位置......
                                        不舒服。不舒服......
                                        姐姐......


                                        回复
                                        20楼2020-02-13 00:04
                                          眼泪。
                                          那凉凉的液体从他眼眶里溢出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感觉,他呆呆地望着姐姐的方向,一动不动。
                                          他看到,姐姐突然瞪大了眼睛,然后,疯了一般地跑过来抱住他。
                                          唔......姐姐抱着我......好开心,姐姐......
                                          姐姐,好冰......姐姐的手好冰,我去叫杰克爆弹帮你暖暖,我马上去......
                                          ......


                                          回复
                                          21楼2020-02-13 00:04
                                            “哈......居然......”
                                            感情。
                                            你拥有感情。
                                            何蒙库鲁兹拥有感情......
                                            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会再回来的。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再回来找你的——
                                            赫尔德!


                                            回复
                                            22楼2020-02-13 00:05
                                              第四部分,轮回之章


                                              回复
                                              23楼2020-02-13 00:05
                                                “学院这边的路,我一个人走吧。”我转过身,面向集结在东哈林的五大组织战斗力和同样参加这场战役的冒险家们,“这是,我们魔道学者的家事。”
                                                我,古灵精怪,对外宣称流浪阿拉德的魔道学者,真实身份是当年赫尔德封杀的“恶魔女孩”组织的成员。当年,为了躲避赫尔德的命令,我们中的一部分利用艾尔丁纪念馆的秘密通道逃往哈林东部,为了能够继续何蒙库鲁兹的研究而加入佧修派。后来,因为佧修派的暴掠,我离开了同伴,独自一人前往布鲁克林,目的其实还有一个——刺杀赫尔德。不过,因为在逃亡过程中受伤的缘故,我昏倒在布鲁克林外围,不成想竟被中央公园的凯蒂所救,成了我前往阿拉德大陆的契机......
                                                没想到这次在魔界会遇到这么多熟人啊,莫妮卡、罗恩,还有......
                                                刚刚以白兔布偶形态攻击我们的希斯林。


                                                回复
                                                24楼2020-02-13 00:05
                                                  支开众人后,我利用魔道机器很快地清理了道路上的乱石,这里是学院的方向没错,道路全部坍塌了,也不知道,希斯林怎么样了。
                                                  倒塌的书柜、破损的仪器,摊在桌子上还没有批注的资料,玻璃瓶里的各色液体从裂缝渗出,这还不算,更让我吃惊的是......
                                                  行尸走肉般拖着丑陋怪异的身躯向我靠近的法米利尔们。
                                                  杰克爆弹被安上了破烂的身体,但脖子却扭成一团,手里勾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暗影夜猫多了两条尾巴,露出巨大的獠牙;冰霜雪人失去了下半个身体,以漂浮的形态在向我靠近;光电鳗的骨骼像是被打断了一般,形似木偶缓慢移动。
                                                  希斯林......
                                                  不对,这不是我认识的希斯林。


                                                  回复
                                                  25楼2020-02-13 00:06
                                                    轻松地控制住四个法米利尔,我开始向学院深处进发。
                                                    尽头,是空荡荡的实验室。竖立着的两米高的罐子不用说是曾经存放何蒙库鲁兹的地方。巨大的南瓜头上伸出几条藤蔓,将能量输送到实验室的各个角落。还有几张配置有复杂检查仪器的手术台,触碰时会有电流接入。
                                                    只是,希斯林呢?
                                                    没过多久,她给了我答案。
                                                    首先,是轻快的歌声从脚下传了出来,我警觉地跳开原地,发现刚刚站着的位置下,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黑影,那黑影渐渐从平面的底板上凸起,化为一个,硕大的头颅。
                                                    一个狰狞的黑色头颅,深陷进去的眼眶里两颗血红的眼珠发射出灼热的魔法光线,被针线缝起来的嘴巴呈现恐怖的弧度,额头上四只不断眨着眼睛把眼珠同时瞄准了我的方向,头上的发圈里箍着的,是一只长着獠牙的嘴巴。
                                                    希斯林?


                                                    回复
                                                    26楼2020-02-13 00:06
                                                      “呃?拉罗?是你吗?原来你藏在这啊。”
                                                      “这次绝不会再让你逃走了,呵呵呵呵......乖乖把身体交出来吧!”
                                                      那个叫拉罗的孩子,是希斯林制造的何蒙库鲁兹,救她的时候我和伊奇同时认了出来。伊奇将她带回了古代图书馆,这件事情我暂时还不想评价,我担心的是拉罗会不会因为自己人造人的身份而受到区别的对待。
                                                      只是,希斯林......我没想到她会把自己作为实验对象。
                                                      改造身体,她是要......把能量注入人体,她要把自己变成贝亚娜?
                                                      是啊,如果成功,或许就可以向赫尔德复仇了。
                                                      可是,那种技术,以及那种纯粹的能量,现在还没有办法获得啊。
                                                      “希斯林。”我面向她,大声呼喊她的名字。
                                                      没有用,彻彻底底的疯掉了,除了拿那具人不人鬼不鬼的身体发动疯狂的攻击,她完全听不进任何东西。
                                                      而且,这种高频率的攻击,躲闪起来确实有些费劲。


                                                      回复
                                                      27楼2020-02-13 00:06
                                                        对了,魔道学助手。在参加盟会之后,碍于被人认出真实身份,何蒙库鲁兹的技术我一直没敢拿出来使用,现在,终于是时候,希斯林,我也要向你展示一下我现在所拥有的力量。
                                                        弟弟妹妹们,可以出来,干活了!
                                                        一瞬间绽开的生命符文分别落在头颅的四个方向,随之而出的是四个高大精致的机器,机器上是四个操纵着他们的闹腾腾的小孩。
                                                        冰、火、光、暗,结合四种属性制作的优势各异的魔道器械,移植黑暗之眼获得永恒生命力的何蒙库鲁兹,还有......
                                                        魔道学中,象征着无限循环的——乌洛波洛斯之环!
                                                        希斯林,这将是,毫无意义的对决。


                                                        回复
                                                        28楼2020-02-13 00:07
                                                          乌洛波洛斯之环爆炸的冲击波击垮了维持头颅的暗黑魔法能量,它不断地缩小,从原先的两米,慢慢降到了半个人高。
                                                          眼看着这股能量快要消散,我迅速地取出备用的何蒙库鲁兹,将那股能量引入,为她重新打造了一个身体。
                                                          “暂时先这样吧,等到回去再做个更好的。”我伸出手。
                                                          然而那只手在空中停留的时间比我预计的长了很多。
                                                          许久,我看到她缓缓起身,走向手术台,然后,拔断旁边的电线,将还在冒着火花的半截通电导线,对准自己胸口的位置,狠狠地按了上去。
                                                          即使是我想要阻止她而拨开电线,手臂都被打出了一道黑色的印记,希斯林,她竟然连叫都没叫一下。
                                                          那具半成品的何蒙库鲁兹自然是经不起这样的能量供给方式,不出半分钟便浑身焦黑,瘫软了下去。
                                                          右手接住她的同时,我将左手拿着的胶囊放到她的视线下,“这是最后一个了,我身上没有带那么多何蒙库鲁兹,别再闹了。”
                                                          没想到,她一把抓住了我的左手,然后,用力甩了出去,那颗胶囊不偏不倚掉到了实验室南瓜头的嘴里,在电源的作用下,销毁了。


                                                          回复
                                                          29楼2020-02-13 00:07
                                                            “你疯了!为什么这么做,我能带你走的!”
                                                            我愤怒有人毁掉我的作品,我更愤怒希斯林做出的选择。
                                                            “呵,呵呵......哈哈,哈哈......赫尔德......赫尔德!”
                                                            她开始抓我的衣服,我没想到一具几乎被毁坏的身体居然有那么大力气,没有任何防备地,我被她压在了下面,她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衣服,另一只手,开始,砸。身上,地上,什么地方都砸,砸到鲜血淋漓也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
                                                            “希斯林,你冷静一点......”
                                                            可笑的是,这个时候,我竟然还在试图唤醒她。
                                                            直到,光电鳗的一道闪电将她劈了出去。
                                                            我奖励地摸了摸光电鳗的头之后,便匆忙地前去查看希斯林的状况。
                                                            她躺在地上,嗷嗷地叫着,疯了似的伸出双手抓向空中。这次,我按住她的双手,将她压在身下。


                                                            回复
                                                            30楼2020-02-13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