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同人吧 关注:22,595贴子:1,047,281

【语c】迷烟褪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们受够了生活的暗无天光,面朝朝阳、追寻希望,只求能够窥见真相。
“尽管对某些人而言,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

佣勘杂三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2-11 11:06
    初次见面,向您脱帽致敬!

    阅读这礼节性的问候大约花了您一秒种,但愿您不会介意!那么接下来请容许我再占用您几分钟时间。

    如您所见,这是一个语c贴。尽管我现在并没有上皮,仅仅是在介绍。
    我叫蔚戚,弧长不定,喜深夜出没。皮很多,不过在本贴内只有奈布·萨贝达、诺顿·坎贝尔以及麦克·莫顿——共三个皮。

    平时会来屯短打,偶尔有长戏。可能会把mp堆的短打与戏搬过来,若您好奇,可以小窗找我要编号。
    当然、也欢迎对戏!不过请告诉我您是谁,以及想找谁对。并且为了保持本贴的整洁,希望同一场戏可以在楼中楼对完,不要占用多层。

    暂时就这些,有事会在楼中楼进行补充。
    祝您生活愉快!

    以上,over.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2-11 11:07
      不止是密码机,我厌恶一切能够制造出嘈杂声响的事物。灵魂如同在短短一瞬被扯回遥远的战场,轰炸声、枪声、哭嚎与怒吼同时合奏成杂乱无章的荒诞乐曲并且将以扰乱他人精神为目的。不消片刻颅腔内便被各类疯狂曲调侵占,我简直想用指尖扎入太阳穴再挖开颅骨将它们全都倒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2-11 11:10
        先前共十二条毫无价值的线索浪费了我太多时间,我将它们怪罪在“运气”这一方面,而想要得到更好的运气,往往需要加倍付出,微微泛黄的纸页与潦草的笔迹时常在提醒我。我愈发努力,以至于眼球上布满猩红血丝,疲惫简直要化作实体刻入工作时形成的茧。矿坑内的空气令人身心俱疲,火药味恰巧点燃仅存理智。——骤然炸响!于是死亡接踵而至,我的态度则是死者的确不幸,毕竟他们的努力程度不及我的十分之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2-11 11:13
          哇呀、请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对、对,就是这样!我喜欢“先生”这个称呼!以前几乎没人称我为“先生”,实在挫败…、当然,今天真的很高兴,我甚至乐意多消耗深夜的几个小时来陪你玩玩。啊、啊?为什么特别会喜欢…吗。其实原因很简单,你不觉得它听上去非常美妙吗?有种“麦克·莫顿能够成为台柱了”——这样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2-11 11:14
            由于某些小事故,我已在床上躺了大约两个星期,于是来自冒险团的奈尔女士决定来探望我。然而她瘦长的左腿刚迈入室内,右脚高跟鞋上的鞋跟甚至尚未完全离开地面,娇笑声便不受控制地响起,目光则有针对性落于我满身重叠缠起的无数层白色绷带上。
            “……呃,说实话,这一点都不好笑,女士。”

            -

            [前情提要]
            彼时我为能够使驱使双臂活动的新工具制造成功而感到异常欣喜,逼迫头脑冷静之后,我对待弹簧总是分外的小心谨慎。倒也没过几日,亚当斯小姐似乎对它们颇有兴趣。尽管我明白一位盲人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弹簧的妙处,但我仍是做了示范。
            次日冒险团的所有成员就得到了萨贝达因操作不慎使自己狠狠撞上仅砌了一半的墙,从而导致自己即将面临被迫在(库特)家好好修养至少一个月的倒霉事迹。

            -

            事实上我只老老实实地躺了二十天左右就再次蹦下了床,随后抓起弹簧直奔我们伟大的发明家弗兰克先生的实验室。令我那般狼狈的原因并非全是我不善于操作,弹簧在结构上的细微末节也有出错。弹簧被我尽全力拍在工作台上时扬起的风略微将各类图纸掀得较为凌乱。——“晚上好啊弗兰克先生,我想这种失误对你而言不能算是正常现象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2-11 11:25
              慈善家
              【压了压帽檐,一双眼睛狐疑的看着人,有些紧张的伸出手,掌心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你,你好,克利切,来,来看看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2-11 11:31
                叛军、暴徒、死刑!街道两侧未曾停止的咒骂着实喊得本就头昏脑涨的我太阳穴突突直跳,双腿愈发沉重、步伐也不禁变得缓慢。须臾鞋跟叩击地面的脆声骤响,铿锵有力且饱含鄙夷之意的女声随之从身后传来。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索性止步原地暂顿,极为轻蔑地扭头望向那抹亮眼玫红。——真是不得了啊、贝坦菲尔军官也有兴致来送我一程么?
                这倒不必,我是个生错了时代的错误牺牲者。旗帜与队伍皆为错误,但在不远的将来、它们将成为主流。当然,我可不期望你能明白这些,毕竟你只懂得如何保护你的主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2-11 12:21
                  连裘克都可以上台表演,为什么我不行呢!——为此我抓着养父大人死缠烂打了至少整整一个礼拜。他却总紧皱眉头、摆出一副颇为为难的无奈模样,随后再抚摸我的头发(我能感到他的手掌宽大而又温暖,即使隔着手套)。他告诉我、说我太小了,还得再过些日子才行。…可我是将来的台柱大人,当然要从小培养呀!“你难道不想发挥得更好吗?那就先乖乖练习吧,最后的结果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他的嗓音温和且隐约带着些许压迫意味。再缠下去八成会挨骂的。我眼瞳一转、撇撇嘴,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2-11 12:27
                    dd


                    收起回复
                    10楼2020-02-11 17:53
                      昏黄灯光穿透黑暗,勾勒出阴翳中怪异生物扭曲的恐怖轮廓。瞳孔骤缩聚焦摄入画面,唇角笑弧不觉被浑身僵直抹平,工友间此起彼伏的谈笑戛然而止,离开矿坑后的一切欢乐仿佛都在此时消散。周遭寂静无比,只剩吸气声在强压恐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2-11 20:29
                        dd~


                        收起回复
                        12楼2020-02-12 00:09
                          dd另外我爱你的戏风b/破音
                          (私心想要勘探回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2-12 11:22
                            如果说我的回复能让一个人重拾信心的话···我愿意一直观看这场表演~dd


                            收起回复
                            14楼2020-02-12 12:04
                              总有一天我也会死去吧,而“那时又会呈现出怎样的一副情景”这个问题困扰我已久。实际上我渴望能够得到令我满意的答案,这份期许甚至让我心底滋生出些许堪称怪诞扭曲的情愫。金钱已经无法满足贪欲,与此同时、内心罅隙不断扩大,几欲崩裂。矿难过后甘甜已尽,诱人的甜美表层数尽剥落,内部腐朽大半的烂核便暴露无遗。我逐渐品出生活的乏味,任何事物都充斥着无趣并被愚昧填满,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如磁铁吸引金属般引诱我。大概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好奇自己将如何死掉。我会被敲碎颅骨么?我会被抽出脊柱么?我会被碾碎内脏么?我往往抱着满腹疑问思考,即使摆在桌上冒热气的红茶变得冰凉也毫不在意。
                              “……啊。你是来杀我的吗?实在太好了,你想以何种方式使我停止呼吸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2-12 13:59
                                带着满手血污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潜行便是我能做到的全部。血洗不净,伤会留疤,罪恶贯盈,不可饶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2-13 12:05
                                  不中用的家伙就应当退场,把机会让给其他人才是!——大家早就默认了。所以说我也不喜欢裘克嘛,常常占用我的演出时间,要是哪天碍了我的路又该如何是好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2-13 21:11
                                    dd写的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2-14 05:16
                                      先生,今天是情人节哦,祝您愉快~/笑
                                      (人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2-14 13:58
                                        什么是爱呢?——遥不可及、遥不可及。我只知道,若是让我用这双夺过无数人性命的手去抚摸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那我定然会当场呕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2-14 21:23
                                          !!您太靓了我哭泣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20-02-16 13:45
                                            晚上好。我有点喜欢今日万里无云的天,阳光拼了命地想穿透窗帘来晃晕我的眼——我对此感到万分荣幸。比起深不可测的黑暗,一份沁人心脾的温暖往往更招人喜欢。难道不是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2-17 19:19
                                              dd。大佬戏风太靓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2-17 22:07
                                                ……这话说得可真是、真是过分!若不是因为合格的演员需要有极好的耐心并且必须保持欢乐,那我就要生气啦。——怎么能说我吵呢?来自尼泊尔的雇佣兵、亲爱的萨贝达先生!难道从战场下来的家伙们都这么粗鲁吗,口无遮拦的家伙应当早就死掉了才是。当然、我可没有诅咒您的意思,我只是在发表我小小的个人感想!如您所见,我作为马戏团未来的台柱,“热情”是必备的职业素养。这绝对不是吵闹,再重复一遍,这绝对不是吵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2-18 11:35
                                                  皮肤如荒木树皮般粗糙,裂隙间藏满泥垢;指节布满老茧与大小各异的狰狞疤痕;火药与烟草气息彼此纠缠…这样的一双手竟攥着几朵鲜花,而那些柔嫩的纯白花瓣正在夜风中摇曳。他立于战友坟前,身姿挺拔,眼窝深陷,目光如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2-19 22:14
                                                    …。月色太浓,夜色太黑。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2-20 03:49
                                                      Hey我亲爱的萨贝达先生、我承认您所经历过的冒险甚至是战争都残酷无比。而您能一次次从其中死里逃生也是因为您的机智与骁勇善战。不过比起我所经历过的事儿您的那些所谓的冒险都不值一提。我们口中的深渊一不小心就会将您的生命直接夺去、又或者是皮克曼的艺术品或许会让您体会到什么是绝望。深渊能将您吞噬成行尸走肉。
                                                      Anyway、很高兴认识你。特蕾西·列兹尼克、代号为人偶师。


                                                      收起回复
                                                      27楼2020-02-20 11:16
                                                        噢不不、我从小优良的教养曾无数次告知过我不管遇到谁——至少是陌生人需要使用敬语、也不管我到底看不看得起他们。至于我、在您知道我代号人偶师之后您或许还需要知道Fear official那儿的人给我起的外号、天才机械师。当然、当然…如果我没这天分那里的高管例如嬉命人也不会让我去调查此次皮克曼与深渊的事儿——虽然我仍对此报以疑惑,毕竟我只是个新人。
                                                        我当然明白谁更可怕、又或者说两者恐怖之处都不一样。战场之所以残酷是因为战友的尸体往往不是血肉模糊就是四肢不全。更有甚者连尸体都不会留下来。啧啧、上帝保佑他们进入天堂——。至于深渊…
                                                        皮克曼的模特恶之花我相信您就算没亲眼见过也大概略有所闻,如今皮克曼为了救下恶之花将侵蚀转移到自己身上成为异界行者,却始终没能救下早已不是人类的恶之花。
                                                        这样看来、我还是认为“深渊”更危险些。先生、您要明白,我所说过的这些经历都是确切发生过的,而不是您口中的“未知的危险”。


                                                        收起回复
                                                        28楼2020-02-21 07:21
                                                          午安,先生,天气很好呢——杜松子酒正与这阳光相称。【千篇一律的礼节性的笑容浮现,嘴角僵硬整理着断颈处的粘液,也许软组织腐烂的气味会有些难闻但早已习惯也从不遮掩——反正这是喷洒多少香水都遮不住的,腐朽王朝的恶臭。】


                                                          收起回复
                                                          29楼2020-02-21 23:29
                                                            dd


                                                            收起回复
                                                            30楼2020-02-22 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