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吧 关注:1,449,915贴子:16,327,995

回复:【脑洞向】什么?阴差办案也现代化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慕容成德迟疑片刻,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对九叔和楚离说:“我想起来一件事:今天下午有一个姑娘来过义庄,说是要买四张您画的镇灵符,文才就拿给了她。”
  “那姑娘长什么样?”楚离问。
  “emmm……她的穿着有些怪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个打扮……但我记得,她穿的衣服没有纽扣或者衣带,好像是用一种金属链条镶着;裤子很紧,蓝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布料;鞋的款式也很奇特,白色的,穿插着绳子,还打着结……”
  楚离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待慕容成德大概描述完那个少女的打扮,便说话:“等等。你说的那个姑娘……”
  说着,便随手召了一双运动鞋出来。
  “……穿的是不是这种鞋子?”
  “嗯,对对对!就是颜色不一样!”
  楚离心中一惊。
  还有其他玩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4楼2020-02-14 13:40
    115,西餐厅
    此时此刻,任家镇外,某处荒山。
      晚风轻行在密密的树叶间,带着浓荫里猫头鹰的啼叫。一个现代服饰的少女跟着一个古装少女,从树下奔跑而过,惊起了那只夜鸮。
      “跑快点,一会儿鬼差追上来了!”古装少女笑着说。
      现代服饰少女气喘吁吁:“唉呀,都甩开这么久了……等等我!”
      “怎么,还忘不了那俊少年哪?”
      “哎呀,潇潇!”
      若是楚离在这儿,他一定认得,那古装少女正是梁潇潇。
      和楚离一样,重新开服第一天,梁潇潇也领了个指引任务,但她的小队任务目标和楚离没有太大冲突:楚离他们是给秋生文才擦屁股,而梁潇潇她们是把剧情发展尽可能地推到正轨上。
      看这任务,她们就知道,肯定还有其他玩家。
      她带了两个新手:和她一起打鬼差,穿现代服饰的这位叫刘姝汶,是修炼邪道的;还有一位穿戏服的女鬼伶人,叫云桂荣,正在山洞里等她们。
      刘淑文进入游戏前没多久,刚好看过《僵尸至尊》,所以对剧情记得很清楚。经过一人一尸一鬼的设计,她们决定,先弄四张镇灵符,以备晚上出现什么变故。虽说刘姝汶也会画,但为了避免被人根据画符的气找上门来,她们还是到义庄去买符。
      梁潇潇和刘姝汶跑进山洞,进入深处,点亮油灯,笑得前仰后合。
      “我的妈呀,太刺激了!”刘姝汶捂着肚皮,“第一次敢搞鬼差!”
      “以后你去的世界多了,机会更多。”梁潇潇总算是收住了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你说,等九叔发现那符就是他自己的,他会是什么感想?”
      山洞的阴影里,一个小旦的身影慢慢浮现出来,是云桂荣。云桂荣疑惑地问梁潇潇:“潇潇姐,你们说你们看到其他玩家了,长什么样啊?”
      梁潇潇听罢,坏笑,推了一下刘姝汶:“长得挺帅一小伙,姝汶眼睛都看直了呢~”
      “哎呀,潇潇姐!,,Ծ^Ծ,,”刘姝汶脸“噌”地一下红了。
      “咳咳,好吧,不开玩笑了……”梁潇潇彻底收回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那个少年应该是习武之人,背上背着的一根长条状的物品我感觉也绝非凡品。另外……”
      梁潇潇煞有介事地拍了拍刘姝汶的肩膀。
      “姝汶啊,不要看见个小白脸就被迷住啦,感情这东西哪,复杂得很呢~”
      “梁潇潇,信不信我锤你!——站住别跑!”
      “哈哈哈哈……”
      ……
      回去的路上,九叔狠狠训斥着文才,楚离也把还有其他玩家的消息传给了愧木。
      感知到了三人的商量,系统竟然是给三人自动建了个小群,便于他们商议。在三人的线上小会议上,他们推测出,那些玩家的目标应该有三种可能:
      ①制造破坏
      ②修正剧情
      ③与楚离三人任务相对(阻止九叔解决文才、秋生引出的祸端)
      而具体是哪一种,还要看这些玩家的下一步动作才能确定。
      ……
      第二天。
      那些玩家似乎没有进一步动作。
      慕容成德和愧木都在镇子里找到工作。
      楚离白天也抓紧跟着九叔学本事;夜晚,则跟着九叔和两位师兄,把昨晚跑掉的孤魂野鬼又抓住了。
      九叔其实还是比较喜欢楚离的:虽然带的时间不长,但学习态度比较端正,做事也比较可靠。
      让楚离有些意外,九叔没有追问自己雷法的由来,而是叮嘱自己,一定要悠着用,别伤了身体。末了,还神秘兮兮地问楚离:“你懂洋文吗?”
      “略懂,师父。”
      楚离看见,九叔似乎露出一个安心的神情?
      ……
      第三天,九叔一大早就对三个弟子说:“你们三个收拾一下,我们去给钱老板家看看风水去。”
      楚离立即发消息给愧木和慕容成德,让他们悄悄跟着。
      到达任家镇,进入钱老板的铺面,文才惊叹:“哇,西西西……西餐厅啊!”
      九叔扭过头,对三人低声说:“镇定点,别给我出洋相。”
      他本来想让楚离专心修炼的,只是怕自己出洋相,这才把楚离也带过来。
      楚离现在也大概明白九叔昨晚那个话题的含义了,自觉地走在四人队伍的前排。
      不多时,一个身着洋装的俏丽女郎向四人走来,微笑着:“Excuse me?”
      九叔和楚离面无表情,文才一脸懵,秋生对女郎眼睛都看直了,赞叹一句:“哇噻!”
      女郎露出个鄙夷的神情,暗骂:“土包子……”随即态度有些冷淡地问:“你们是四位啊?”
      秋生坏笑着:“加上你五位。”
      九叔白了秋生一眼,又和和气气地对女郎说:“是这里的钱老板请我们来的。”
      女郎才稍微点一下头,不远处餐桌上,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注意到他们,挥手打了声招呼:“诶,九叔!”
      四人齐刷刷看去:那人正是钱老板。而与钱老板同一张桌子的,还有九叔的大师兄石坚以及他的徒弟。看来,钱老板应该是要货比三家。
      楚离依稀记得,石坚这徒弟好像是他的亲儿子?
      “两位大师,先失陪一下,”
      钱老板笑着向石坚二人告辞,笑嘻嘻地走向四人,并向他们介绍了一下女郎:“这是我的女儿Mary,让她在这工作啊,又干得好,还不用开工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5楼2020-02-15 11:43
        钱老板把四人领向一张餐桌,因为楚离的帮忙,四人并没有在点餐时出洋相。
        坐在座位上,楚离撇到,愧木和慕容成德也走进了西餐厅,坐在石坚不远处的餐桌上。
        Mary拿着菜单离开后,几人谈起了生意。楚离本来很想帮九叔的,奈何秋生抢答实在太快了:
        九叔刚一张口,秋生就问出价;九叔刚比一个“五”,秋生立马吼:“五百块大洋!”
        “五百块大洋?”钱老板虽说还是笑着,这时候却是笑得有些阴冷了,“石师傅他们只收五块大洋,我想我该找谁,一目了然了吧……”
        随即拂袖而去。
        九叔狠狠地拍了一下秋生的脑袋,训斥着:“你还真敢说哪!五百块大洋都可以把这一条街买下来了!”
        “啊,师父,我错啦!QAQ”
        对面桌的石坚见状,也是款款走来,想嘲讽嘲讽九叔。
        然而,他刚走到九叔桌前,身后忽然有人惊呼。几人齐齐看去,却见慕容成德正抓着石坚徒弟的手腕,一旁的Mary很气愤地瞪着石坚徒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6楼2020-02-15 11:43
        116,石少坚GG
        文才看见慕容成德,惊叹一句:“我去,那不是……”
          楚离赶紧用力拍了一下文才,示意他别说话,并发了一个消息问慕容成德:“什么情况?”
          “做任务。”慕容成德回复。
          楚离再一看,愧木不知何时,已改正坐在餐厅一角,观察局势变化。他注意到楚离的目光,发来消息:“我让他这么做的——因为只要保证石少坚不死,石坚就很难跟九叔闹翻了。”
          “好吧,那你们要怎么面对石坚呢?”
          “我们自有分寸。”
          却说此时,石坚快步走上前,神情威严,问慕容成德:“不知这位小友是有什么误会?”
          慕容成德撇向石坚,语气生冷:“道长,请问您是他的师父吗?还请您多加管教,他心术不正啊。”
          接着,慕容成德就从他抓着的石少坚手中,揪出了一根头发:看长度与被烫染过的样子,应该就是Mary的。
          石坚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语气不善:“我怎么知道这头发是你塞进来的还是我徒弟揪的?”
          慕容成德不作解释,却是把石少坚手一甩,回复的语气颇有几分霸气:“人在做,天在看,世上自有公道!”
          说罢,便拂袖离去。
          石坚阴沉着脸,站在原地,好半天,才转眼看向有些手足无措的石少坚,语气阴冷:“少坚,我们走。”
          而愧木,则是看慕容成德与石坚都走了,这才追出去。
          “诶,石师傅,石师傅!”
          钱老板喊着追出去,石坚却头也不回。
          “哎哟!”
          钱老板站在店铺门口,不住叹气。转过头,又像看救星一样看向九叔,不由赔笑着:“哎呀,九叔,刚刚……”
          “10块大洋。”
          九叔砍了钱老板一刀,心里倒是对刚刚离去的慕容成德做着评估。
          这小子,看来是真把我那天的话记在心里了啊。
          “诶诶,好嘞。”
          九叔开始工作,并说了许多许多风水知识。楚离却是心事重重,很难听进去。
          慕容成德这是要作大死啊!
          可谁也没看到,在西餐厅外的一处楼房上,有人正默默地观望这一切。
          ……
          话说石坚带着石少坚离开西餐厅,就开始追踪慕容成德,伺机报复。
          然而,这慕容成德年纪虽小,腿脚却是灵快得很,不过几个呼吸,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哼,逮到你要你好看!”
          一个服装怪异的少女从人群中忽然冒出,恰好撞在石少坚怀中。
          “哎呀,公子对不起!”
          少女娇羞地道歉一声,又匆忙离去,身上还滑落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是少女的一张相片。
          石少坚迅速捡起,先前并没有看清女孩的面容的他,此时看着照片中女子的娇俏面容,心念一动,把相片收在怀中,并没有追上去归还给少女。
          石坚对这一切无动于衷,只是低声提醒着:“要搞远点搞,别被你师叔发现了。”
          接着,两个道士就回了他们刚在这里租的房子。却没注意到,身后有一个人一路跟踪。
          ……
          夜晚,石少坚抱着一堆法器,跑到任家镇外一处野地上。
          “远?这里够远了吧。”
          他相中了不远处一块大石头,敏捷地跳上去,摆开法器。他脱下外衣,露出写着符文的素色里衫,盘腿坐在法器中间,用一张符箓包住白天捡到的少女照片。
          石少坚成功灵魂出窍,灵魂刚寻着符箓所标记的另一个灵魂飘去。一团黑烟悄然而至,裹挟着他的尸身,并将其丢进了附近的野狗群里。
          “真是可惜了这一身灵血……”
          梁潇潇坐在一棵大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树下狗群撕咬着石少坚的躯体。
          待到狗群将尸体咬得体无完肤,只能勉强辨认出身份后,她方才跳下树,赶走狗群,将尸体麻利地装在一个蛇皮口袋里,扎上口。
          梁潇潇将手上沾染的灵血舔舐干净,强捺住把躯体拖出大饱口福的冲动,扛起蛇皮口袋,往任家镇石坚租的房子赶去。
          却说石坚,正在打坐修行,忽然感觉到一阵浓郁的尸气。
          “这小小的任家镇还有这等妖祟?!”
          石坚冲出房屋,循着尸气追去。可尸气却是远去了,而他在尸气最近出现的十字路口,看见一个蛇皮口袋,正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血腥味。
          石坚陡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快步走到口袋旁,发现口袋上还有一张纸条。石坚运气,左手食指上窜出一朵火苗。借着火光,他看清了纸条内容:
          “茅山逆徒,旁门左道,淫人妻女。林九弟子已替天行道,清理门派。”
          石坚紧紧攥着纸条,神情阴冷。
          不用打开蛇皮口袋了,他已经知道里面是什么了。
          “林九弟子?”
          石坚又细品纸条内容,和那浓郁的尸气。
          “是有人故意挑拨,还是这林凤娇确实养出了这般强悍的尸煞?”
          ……
          深夜,楚离还在复习九叔白天教的东西,忽然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
          正在帮九叔印冥币的文才跑去开门。一声“大师伯”,在夜深人静的此时此刻特别明显,吓得在一旁帮九叔的慕容成德连忙躲藏起来。楚离和也在帮着九叔的愧木更是起了戒心:“查过来了吗?”
          文才引着石坚进入客厅,九叔也匆匆洗去手上的油墨,跑去会客。楚离和愧木则猫腰贴在进入客厅的门外,偷听里面的谈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7楼2020-02-15 17:03
          117,还是上棺材山了
          九叔把石坚请上上座,问:“大师兄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贵干呐?”
            石坚并未说话,而是把梁潇潇留下的纸条递给九叔。九叔看毕内容,大惊,怔怔地看向石坚。
            “大师兄,这是?”
            “师弟,我也不卖关子了。小徒今夜被奸人所害,吓走了魂魄,那奸人还留下一张纸条,自称是你的弟子,妄图挑拨你我同门情谊。”
            “无耻至极!”
            九叔十分肯定,这绝对是陷害,因为他清楚地记得,早上在西餐厅看完风水后,就带着三个徒弟回到了义庄——就连另外两个不是这方世界的人,也紧跟在他们后面,几人之后就并未走出义庄,更没有可能害石少坚。
            “小徒的躯壳我已寻回,现在只差招魂了。深夜来访,就是希望师弟能帮我弄些棺材菌来,给小徒好生补一补。石坚先在此谢过了。”
            九叔听罢,心里盘算着。
            出于与石坚同门情谊,慑于石坚雷法之威,再加上以石坚的性格,刚刚的恳求确实给足了他林九面子。
            考虑再三,九叔同意了。
            棺材菌的话,棺材山刚好有一朵,只是……
            送石坚出去的时候,九叔顺便看了一眼夜空,见今夜乌云密布,遮住了月亮,心里打定了主意。
            趁天象正适合,还是今夜快快取来为好。
            九叔正欲叫人,一转身,却见三个徒弟和愧木都在门边贴着,再一抬头,慕容成德正趴在房顶上。
            他们都向九叔嘿嘿一笑,强掩住偷听的尴尬。
            楚离作为九叔弟子,不能不去。他把乾坤袋召出,从义庄找了一些道具塞进去,以作为准备。
            慕容成德怕秋生文才又引出什么新麻烦,主动请缨前往棺材山。
            愧木倒似乎挺放心,安心在屋里睡觉,也不解释原因。
            于是一行人出发了。
            ……
            愧木躺在床上,细细推理着。
            他的能力是“先知”,即在有剧情的世界内,可以反复观看这个世界的原本剧情走向。作为防备,他也一直没有给队友们透露自己的能力,只是偶尔需要他使用时,他才会装作突然间想起一段剧情的样子。
            毕竟,就像楚离一开始就对他们说的,过了这局就有可能是对手,如果知根知底了,现在可能方便,以后反而可能更麻烦。
            之所以不跟着九叔去棺材山,是因为他知道,棺材山就是石坚给九叔设的陷阱。文才和秋生是靠运气保住了命,可万一自己运气不好呢?
            而且从电影剧情目前为止出现的偏差看来,其实他们已经完成任务了。游戏没有结束,可能是因为还有主线任务二,或者还没到该传送走的时间,应该静下来好好观望。
            根据电影剧情,九叔一个人都能搞定那群僵尸,更何况此时还有另一个战力楚离的加入。因此也不用太担心九叔的安危。
            现阶段,只要抱好九叔这根大腿,避开大风险,那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愧木还是有些惊讶。原本剧情的一些关键情节都被破坏成这个样子了,整体剧情居然没有改动多少;再联系到石坚所说的陷害一事,看来另外的玩家的任务,应该就是修正剧情。
            如果真是这样也好:和他们的任务其实冲突不了多少,就没什么必要打得你死我活的。既然能成对手,也可能会成队友,若非万不得已,跟其他玩家把关系搞臭了实在是犯傻。
            ……
            深夜,任家镇外的一处荒山老林。
            虽然月亮被云层掩盖了,但还是撒下了稀疏的月光,让人勉强看清某处空地上静静躺着的几十具棺材。
            没有风声,没有虫吟,腐烂的恶臭与刺骨的阴气在一片死寂中不断发散。
            而楚离一行人,正蹲伏在棺材堆周围的高草丛里。
            “这里叫棺材山,也被称作棺材林。山上曾经有一窝土匪,由于受人陷害,全部含冤而死,全部化作了僵尸——也就是你们眼前这些棺材
            “——其中,最不服气的就是那只僵尸王,也就是山贼老大。它的怨怒之气聚集在喉咙里,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棺材菌,阴冷无比。”
            “啊,那怎么取?”慕容成德听完九叔普及背景故事,惊问。
            “用嘴吸啊。”九叔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慕容成德:(゚皿゚)
            文才:(゚皿゚)
            秋生:(゚皿゚)
            听完九叔的介绍,看着眼前的场景,楚离依稀记起这个情节,所以对于棺材菌的取出方式没有太大反应。他再对这段剧情进一步回忆,突然想起一个了不得的事情。
            楚离连忙跟九叔耳语几句。九叔听完,也是一惊:“你说真的?”
            楚离凝重地点点头。
            九叔很是纠结:因为楚离的特殊来历和人品,他相信楚离不会故意挑拨离间;但他也很难相信,石坚竟会不顾同门情谊,做出这般阴毒之事。
            另外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又是发生什么了。文才问楚离:“师弟,你跟师父说什么了?”
            “没什么……”
            楚离不好跟其他人说这个剧情,因为他也拿不出证据——总不可能说自己未卜先知吧。
            “那……棺材菌还拿不拿?”秋生问。
            九叔犹豫了。
            拿吧,按楚离所言,会有危险;不拿吧,既损了面子,又可能会让石坚抓住理由和自己彻底翻脸,要命的是,他打不过石坚。
            是的,九叔选择了相信楚离——从他被师父更为赏识开始,石坚对他的种种不善,他早有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8楼2020-02-16 15:27
              “要不,我去拿吧。”
              师徒四人闻声看去:是蹲在最边缘的慕容成德。慕容成德看看四人,说:“我腿脚快,拿了那个棺材菌就可以马上跑路。”
              说罢,还怕众人不信,站起身,抓着剑,一脚蹬在草上(没错,就是草),草稍稍弯曲了一些,慕容成德却像是借到力了一般,竟是一跃跳上一旁的两米来高的树梢,还轻轻落在枝头。
              “你是怎么办到的?!”文才惊呼。
              “还行吧,就是一招草上飞而已。”慕容成德谦逊一笑。
              确实,在他原先那个世界,但凡是习武之人,必定会一招草上飞。
              还而已……
              有些震惊的楚离嘴角抽了抽,思索片刻,把手伸进乾坤袋中,装作是拿道具,实际是兑了一个大号的注射器出来。
              他把注射器丟向慕容成德,慕容成德立即接住。
              “用这个抽棺材菌,卫生得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9楼2020-02-16 15:29
              118,斗尸王
              慕容成德点点头,收好注射器,在四人忧心的目光中轻轻跳下树。
                楚离又连忙叮嘱他:“如果月亮出来了就快点跑,被僵尸追着记得屏住呼吸!”
                却听“簌簌”风声响起,慕容成德留下一阵残影,卷起一地枯落,已然来到僵尸王的棺材边。
                他轻柔而又不失迅速地推开棺材盖,看见里面那只面容狰狞的僵尸,一瞬间有些惶神。
                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这种怪物。
                也就是慕容成德胆怯的这功夫,乌云悄然散开,清冷的月光霎时倾洒,晕白了这一片土地。
                他们并不会看见,此时任家镇的一座老屋内,石坚正站在法坛前,对着一堆祭品念念有词。
                “不好!”
                “嘭!”
                棺材盖纷纷被踢开,一只只穿着清装的僵尸从里面跳出。
                “啊,我在干些什么!”
                慕容成德暗骂自己一句,立刻掏出注射器,并屏住呼吸。刚刚复生的僵尸们没有闻到生人气味,便聚在空地上,齐齐向月光跪拜着。
                此时,楚离也通过通讯跟他说着注射器的使用方法。九叔则折纸,要为他打掩护。
                慕容成德麻利地把活塞推满,有迅速将针头塞进尚未苏醒的僵尸王嘴里,立刻拉起活塞,一团幽绿色的高光气体就出现在针筒内。
                慕容成德刚把针头拔出,僵尸王猛然睁开眼。慕容成德吓得一哆嗦,惊呼一下,泄了气,让僵尸们感知到了。
                众僵尸即刻起身,向慕容成德袭来。慕容成德靠着自己十多年的内力修为,跳起来,一脚把那刚起身的僵尸王踹回了棺材,并借力跃上一旁的树梢。僵尸群紧紧追向他。
                跑到师徒四人藏身的草丛附近,慕容成德立即把针筒丢到九叔附近,大喊一声:“跑!”随即向另一方跑去,僵尸群也被他吸引离去。
                靠近草丛外边的楚离眼疾手快地捡起针筒,塞到九叔手里,也窜出草丛,向慕容成德那方追去,并抛下一句话:“师父,我去照应他,您和两位师兄带着棺材菌,快去找大师伯。”
                “喂,你一个人……”
                楚离已经没影了。
                九叔想让秋生文才自己去,自己去跟楚离有个照应。但是他又担心,石坚会对两个徒弟做出什么缺德事;这棺材菌也已然离开阴物,保质期不会太长,必须尽快送达。
                希望你能多撑一会儿吧,师父去去就来。
                九叔带着秋生和文才迅速离去。
                ……
                你是我带的人,你可死不得啊……
                楚离拎着桃木剑,一边跑,一边在剑上附了自己新学的破邪咒(差不多和开光一样,通过灵力,暂时增加或增强物品对邪祟的伤害)。
                循着尸气,楚离跑到一丛灌木前时,前方的林间忽然出现明亮的淡紫色光芒,并绽开一种神圣高洁的气场,且依稀可以听见利器破空的声音。
                “这是……”
                楚离小跑上前,躲在一棵树后面,却见紫光出现的地方是一小片空地,主要光源是站在空地中央的慕容成德手上拿着的紫虹宝剑。慕容成德四周,正密密麻麻地十来只许多僵尸,看起来却是无比忌惮,不敢上前(慕容不敢出击也是怕防顾不周)。再看地上,是许多僵尸被切断的尸体,冒着紫色的火焰,却没有引燃周围的草木。
                看起来,这紫虹宝剑确不是凡品,看架势,慕容成德一个人干掉这一窝僵尸可能都不是问题。
                不过,自己还是帮帮忙吧。
                楚离再一观察,看见了僵尸队伍后方的僵尸王。
                楚离的模糊预感再次出现:消灭这只僵尸王,尸群便可迎刃而解。
                楚离迅速潜行到僵尸王身后的树林,瞄准目标,一道原力闪电立刻打去。
                僵尸王察觉到闪电带着的强烈威胁,立刻命令一只僵尸跳过来,挡住这一击。那只僵尸修为极低,挨了这一下,全身爆出火花,当场去世。
                “慕容,我来了!”楚离喊了一声,又是两道闪电打去,一道被僵尸王灵活躲过,一道又让它用手下挡住。
                慕容成德听到楚离的喊声,舞了个剑花,向他的位置杀去,却见紫光飞舞间,又打趴了七八个娄娄,已然很接近僵尸王。
                楚离担心误伤,不再释放闪电,操起附魔木剑就杀过去。僵尸王也迎击上来,青黑的指甲划破空气,带起淡淡的恶臭。
                楚离脑中忽然出现一套剑技,由于情况紧急,也来不及想明白是从哪来的了,立刻打出来。
                而此时已经杀干净僵尸小弟的慕容成德,也转头看向和僵尸王战得正酣的楚离,看着他的剑法,有些鄂神。
                “这是……白云出岫?——啊,华山剑法!”
                慕容成德反应过来了,楚离也一剑捅进了僵尸王的身躯,僵尸王还没来得及嚎叫,又被楚离迎头一道闪电,彻底凉凉。
                桃木剑被卡住了,楚离只得放弃回收的想法。
                “打得不错……”楚离看了一眼那些还在被紫色火焰燃烧的尸体,冲慕容成德一笑。
                “哎哟,沾它的光咯。”慕容成德宝剑入鞘,笑得有些难堪。
                本来他是被僵尸包围了,记起九叔说这剑可以斩妖除魔,想垂死挣扎一下,想不到威力竟然有这么吓人。
                “看楚兄刚刚的剑法,莫非是华山派传人?”
                “啊?啊,其实不是……我只是捡到一本《华山剑法》罢了。”
                “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0楼2020-02-16 19:46
                  “是的,捡。”楚离一边用御风术吹开地上的枯叶,一边说,“你在游戏里摸过的所有东西——除了活物,都可以在系统用积分兑出来。”
                  “哇,那可真是太神奇了。——我们现在该干嘛?”
                  “把尸体烧了,等九叔来找我们。”
                  楚离知道,以九叔的为人,肯定会回来的。
                  在慕容成德惊讶的目光中,楚离用原力把尸体全部摞在一处空地上,然后退开几步,结咒,施法,三昧真火在尸堆上霎时熊熊燃烧。
                  “站远点,别吸太多尸气!”楚离提醒。
                  慕容成德连忙后退,看向楚离的目光却满是尊敬:这是他第一次见楚离出手。
                  想起楚离刚刚施展的各路法术,慕容成德只觉得心痒痒,犹豫良久,他才壮着胆子问楚离:“楚兄,不知你能否也教我一些道术啊?”
                  “哈?”楚离愣住了。
                  慕容成德立马又煞有介事地说:“我会开学费的——只要您肯教。”
                  看着慕容成德诚挚的眼神,楚离又想起之前他的草上飞以及战群尸时游刃有余的模样,笑了笑,回答:“可以,我能教你——至于学费嘛,就让你教我武功。你看怎么样?”
                  “如此甚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1楼2020-02-16 1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