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同人吧 关注:22,556贴子:1,046,207

【原创】《趋光性》|黑道pa|架空|全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美学、浮华、质感。”



♝各位好,这儿附任/鱼骨
♝杰园♪佣空♪裘舞♪伞蝶,也许会有其他cp但都是bg
♝长篇、现代背景
♝原创100%
♝淡圈混同人耶比
♝初次尝试黑道paro,各方面欠缺还请见谅
♝勿 撕 逼 呦
♝承蒙厚爱


“如死去的暗淡摇摇摆摆着透漏昏黄古老的烛光,乳白的浑浊纱雾在一片眩晕的真空中无声尖叫。”

“趋光性,不过是生物的本能。”


官博海报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1-12 01:48
    序‖

    云端之上,苍穹之下。

    这一片混沌的黑色,仿佛是被不可计量的黑墨泼洒渲染而成。它没有边际,所以没有办法窥视。远方只是一片浑浊,是无法形容的扭曲暗淡。

    这里不具有事物,也不具有介质。声音无法传播,所以这片天地永远只是碰撞的空洞。
    一片死气的寂静使它犹如一个安静的坟墓,而埋葬的则是时间,空气,生命。

    忽的,划过白光。如一条银白色的鱼划过水面,只留下微荡的波纹。

    蚰蜒睁开了墨绿的双眼。那是没有生气,黯淡无光,甚至比混沌的世界还要浑浊的双眼。它一动不动,如潜伏在暗夜的饕餮,一丝不苟地注视白光划走的位置,也许下一秒它就可以撕裂黑夜捕捉那游走的光亮。
    但在白光的引诱下,它显得明亮而动人。

    四面八方,瞬间睁开了千万双和这一模一样的眸子。它们等待着,彼此戒备,都将自己当做伏击的猎手,狠戾而残忍地注视一片荒芜。

    白光再次闪过,与此同时,一秒前的寂静在刹那之间被嘶吼与震动声撕裂,巨大而沉闷的怒吼混和着数以万计的眼睛,一阵阵暴动在沉重的黑色。

    顷刻间,密密麻麻的绿色小点如雷电般向白光涌来,如同浩瀚辽阔的绿色汪洋,向一只银白色的鱼掀起沉重的巨浪。


    “趋光性,不过是生物的本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1-12 01:57
      ♚--1
      这是一场恢弘华丽的晚宴。
      薇拉像是一位姗姗来迟的客人,当她赴邀来到会场大堂时,距离开场致辞演讲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小时了。

      摇摇摆摆的晶石吊灯在嘈杂的华尔兹舞曲中晃动,珠圆玉润的晶莹宝石折射淡淡橘红色的灯光,一点点透出的光斑模糊地落在了女士们修长的睫毛上。
      洁白无瑕的桌布上是香甜的蜂蜜芝士蓝莓奶酪和醇香的果子酒,几颗饱满鲜红的樱桃安静地待在银白色的瓷碟里,充满了诱人的香味与甜蜜。

      上流阶级的晚宴,往往有着浪漫的舞曲与危险的迷药,女士们盛装出席,昂贵华丽的晚礼服雕刻着她们身体的曼妙曲线,体现尊贵淡雅的灵魂气质。男士们西装革履,系着金丝编制的领带,绅士地邀女孩们共舞。

      “——这位优雅尊贵的女士?”

      抑扬顿挫的声音从薇拉的耳后响起,虽然她还没有回头查看声音的主人,但马上便推断出这个人很会拿捏对声音的控制。
      薇拉缓缓转过头,查看声音的来源。

      “不知能否有幸与您合舞?真是糟糕,我的舞伴竟然失约了。”

      面前是一位道貌岸然的金发男子,鼻高目深,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使声音显得磁性而十分轻快。他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灿烂的金发像是铺撒了黄金粉末。
      他向薇拉伸出的右手颀长有力,如一个邀请函久久地凝固在空气里。

      不过薇拉现在并不在意是否有一位绅士能与她享受此刻怡人的时光,她眼中只有组织交给她务必完成的任务。

      找到左眼眼角1.75厘米长的疤的男人,并拿到他右手拇指上的蓝宝石指环。

      薇拉本想赔笑谢绝,却在抬眸的时候扫见那人右手——一个并不相称且十分突兀的银白构造环状物镶嵌蓝宝石的指环戴在大拇指,在橘红的灯光下散发着微弱,淡雅的蓝光。
      薇拉瞳孔一紧,心中翻涌着激动与兴奋。

      然后她扬了扬精致的眉毛,面容悦然地伸出右手回应邀请,然后接受男人的搭讪,“十分荣幸。”

      同样也在关注这颗尊贵精致的蓝宝石的,还有一旁享受法式蜂蜜葡萄酒的黛米。
      黛米与其他女孩不同,她不喜欢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偏偏又对高浓度的烈性酒感兴趣。某些酒在黛米眼里足以拟比仙露琼浆,如威士忌伏加特等,品质上等的美酒足够让她疯狂一阵子。
      所以许多人的印象中,黛米永远是一副喝了酒的微醺状态,但她绝对能够在适当的场合保持清醒,比如此刻紧张的盛宴。若不是任务在身,她其实更想和男士们比比喝洋酒谁先呕吐得愁眉苦脸。

      她抬起红润的脸庞看向远处人群中起舞的薇拉,她精致美丽的眉眼与矜持的仪容把自己的豪放反衬得十分明显。
      黛米晃了晃高脚杯,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今晚的薇拉,确实美得有些不可方物。
      一席包臀裙从腰部倾斜而下,柔软的黑蚕纱丝紧贴在她白皙的大腿。一双蛇眸如羽毛在面前的人的脸上扫来扫去,修长的睫毛上粘着水汽,看起来格外让人动容。青丝古典优雅地绾在脑后,像带有流动着的月亮碎片。
      薇拉的脸在淡黄的灯光下如同月光雕琢的的完美作品,没有任何瑕疵,摄人心魂的泪痣像流淌着月光的河流中的扁舟。

      完美的面容配上她娴熟的舞步,黑色高跟鞋敲击石英地砖的声音,也犹如童话般的神秘乐谱。

      “我有些累了,我想要品尝些上品的果子酒。”
      薇拉在音乐中停下来,和黛米在一瞬间交换了视线。
      “或许那里会有我想要的。”薇拉看向黛米身边的长桌,那上面的两个高脚杯中都盛放着橘红色的美酒。
      “你愿意和我一起吗?”薇拉看着面前即将抓获的猎物,轻轻地笑着。她的笑容如同春天融化的第一条河流。

      “当然。”男人礼貌地回应。

      薇拉知道只要他喝下黛米为他准备的酒,她们的任务就算基本完成。两个高脚杯其中一个有速溶性安眠药,可以确保在一分钟之内生效。
      她需要先一步拿到右边高脚杯,将左边的高脚杯留给目标人士,并确保他饮下。她只是把这段话紧记在心,但没有丝毫的不安。

      薇拉用暧昧的眼神在男人的身上四处游走,然后自然地向他递出了高脚杯。她娇媚的目光闪动着迷人的光泽,在暗夜里如同吐着信子的蛇。

      “Cheers.”杯与杯碰撞。

      那人毫无症状地倒在了布桌上,迅速陷入了昏死状态。
      薇拉和黛米互相漏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薇拉取下了蓝宝石指环,举在瞳孔前。
      灯光与宝石碰撞的光线显得十分璀璨,它们缠绕在一起,薇拉红艳的嘴唇漏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Completion of tasks~/任务完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1-12 02:00
        ♚--2

        整个庭院都被即将落幕的太阳光笼罩在一片昏黄的世界里,透明的天际逐渐被远方的暗夜吞噬。初秋的风把渐黄的叶子吹得摇摇欲坠,像是在屋檐上弱不禁风站立不稳的雏鸟。
        残秋如一把凌厉的镰刀,残忍地收割着鲜活的生命,掐断了一株株碧绿的根茎。

        一双纤长的手乐此不疲地捣鼓满院的鲜花,仿佛季节的残忍与她没有一点关系。
        或者说,这座庭院根本不受季节的影响。
        看得出来,庭院虽小但错综复杂,巧妙绝伦。
        精致的大理石石墩修砌在各种植物的旁边。
        大理石上有许多神秘且复杂的暗纹,不知道象征着什么。庭院的中央有一座恢宏的雕塑,雕塑下面则是流淌的清波,水面星光闪闪,水声潺潺。
        扑面而来的鲜花的香味十分清新淡雅。

        那双手带着白色手套,手套洁白无瑕一尘不染,细心地裁剪死去的枝叶。落在地上的枯枝使植物们看起来更加现实,更加完美。

        艾玛·伍兹就是在这一片的惬意中,安静地享受下午茶时光的。

        “嚓——”
        “嚓——”

        如同砂纸在石灰墙上摩擦的声音,突然在她耳中从接收器中传出。
        看得出来,艾玛享受的安逸虽然没有被这刺耳的声音撕裂,但这确实使她微微紧张。她闭上眼,将神经集中到听觉,仔细分辨耳中接收器传来的声音。

        “是我,薇拉。任务顺利完成,指环已成功取到。”

        另一边,薇拉笑意盈盈地对手中的传收器传话,而传话器的对象正是艾玛·伍兹。
        “请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

        艾玛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发出来轻轻的笑声。声音很淡、很薄,笑意很浅,像吹弹可破的一层脆弱丝纱。
        “Bayse珠宝店以左的第三个巷子,尽头已经安排了接应你们的人。”
        艾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欢迎回家。”

        嚓——嚓擦——
        接收器结束的声音,久久地回荡在华丽精致的庭院里。她随手摘掉手套,丢在了石墩旁,雪白如玉的手腕上漏出了刺青的一角。

        艾玛 的嘴角带起了一个舒心的笑容,然后她挑弄着脸颊旁的发丝,将视线转向前庭不易被发现的黑色身影。

        那个模糊的人影在庭院这种几乎没有光源之地如同鬼魅,一席燕尾服衬托他修长的身姿。西服的布料像是弄堂夜里黑色的雾,交织着一丝神秘的尊贵环绕在他的身旁。
        精心修剪的眉毛透漏出凌厉的美感,皮鞋跟与石英地板碰撞却如同踩在柔软的棉絮上,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那个影子一步步靠近,一点点清晰。

        他的脸白得诡异,甚至可以用惨白这一形容词。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如同诡谲的盆地。
        那人一手环艾玛的腰肢,骨节分明的手指仿佛窗外怪异的枝丫。两人亲昵地笑着,危险的气息顷刻之间四处弥漫。

        但在双方的眼中,并没有任何的紧张与危机感。

        空气的温度上升,杰克暗淡如同死尸的眼神轻轻扫过艾玛 的脸,“怎么样?‘那个指环’..拿到了?”

        “是呀,到手了。”她发出了如同银铃的笑声,欢悦的眼角掩藏着笑意,如一块诱人的可口奶酪,“这样一来,‘计划’该开始了吧?”

        最后残留的几丝黄昏终于被夜光彻底刷去,庭院透亮的玻璃刺进了几束斜斜的星光。远处的月亮发出微弱的光芒,如同寒风中摇晃的,即将熄灭的烛光。

        杰克涣散的瞳孔,里面是雪花纷飞的白色风暴。他石灰色瞳仁,透漏出一种极端的兴奋。

        是的,该开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1-13 00:38
          哭哭了,凉凉,凉成黄花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1-13 12:24
            粘稠的红色液体顺着温热的脖颈一直流向了奈布的脚边。他的一旁有一具散发热气的尸体,脖颈处正流出黑红色的液体。
            嫌恶地踢开脚边的死尸,试探性地朝檀木桌上望去。

            窗前帘子被怪诞的夜风佛起,惝恍迷离的黑影忽远忽近,重重树荫的节末处岔开出变化莫测的一条条道路,形态诡谲而难以琢磨。
            佛起的帘子使月光有机会照射进几丝光线,让这个昏沉压抑的地方充斥了几分亮光。

            它描绘起轮廓。

            漆黑的夜里,淡淡的光在夜里一闪一闪,即使光泽微弱但尤为突兀。一点血浆溅在披风的衣摆上,使烈红色更加鲜艳。
            刺客悠哉悠哉地拭去刀上的血迹,一脚登上木椅把文件整理为一摞,白花花的纸张全部被他夹在臂弯。

            洋洋洒洒地走到窗户前,漫不经心地回头一瞥,
            他的眼神暗淡得如同死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1-13 14:27
              dd 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13 15:41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13 16:09
                  这个文笔我死了.躺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1-13 17:2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13 21:19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0-01-13 21:31
                        ♚--3


                        那个至关重要的黑色皮夹包被粗鲁地扔在一旁,橄榄球手的目光慵懒地垂着,神色好似冻结的冰湖般僵硬无神。
                        随意搭在会议桌上系着特殊绑绳的手开始因无聊而摆动,冷淡的目光涣散地看着某一处。

                        “安分点,威廉。”
                        空寂沉闷的空气里回荡着一句话,犹如空谷里的一声绝响。
                        声音来源于一个威廉的右方,调子沉稳而冷淡,从他的发音来判定,这应该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男子。
                        这洋洋洒洒的语调像是特有的某种驱使力,与教皇独自具有的圆润的威严口音十分相像,迫使着闻见其声者完成旨意的每一个要求。
                        威廉倒是懒散地翻了个白眼。举止投足间满满的不羁与放纵。

                        橄榄球手歪歪斜斜地坐在一个价值不菲的古典檀木椅上,由于他顽劣的坐姿与不平衡的重心使椅子摇摇晃晃,发出尖锐的嘎吱嘎吱声。
                        看他结实的手臂肌肉可以轻松地捏碎一根棕熊的肋骨,漂亮的肌肉线条一直延伸向肱二头肌,散发出强壮的成熟男子特有的狠戾气息。
                        锋利如匕首的眉和一双粽瞳,强壮结实的四肢与小麦色皮肤配上暴起的青筋足够令人生畏。

                        但何塞·巴登没有一点畏惧。或许他认为,威廉的椅子在下一秒就会撑不住这般蹂躏,然后稀里哗啦地散成几块废木,这样他就能看见威廉龇牙咧嘴地在地上嚷嚷。
                        他虽然把威廉的顽劣尽收眼底,但仍能毫无芥蒂地劝他“安分点”。

                        威廉漏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冷淡但更多是轻蔑地瞥了一眼身旁的何塞。他继续把身下的木椅弄得嘎吱嘎吱响,甚至更加变本加厉,全然无视了刚才的警告。

                        刺耳的声音像是针尖一下下捅破耳膜,回声在整个宽敞的会议室里碰撞。但所有人都没有在意此刻噪音,因为眼下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即将需要商议。


                        “他们是不是太自由些了,连这么机密的会议都敢轻视。”坐在会议桌最边上的皮肤黝黑的女人突然打破了僵局。她的眼神像紫色的纯种蔷薇,瞳仁犹如充斥着雾气的黑宝石。黑色的口红把整个唇变的性感而饱满,耳朵上挂满了怪异的野兽骨头或者是牙齿,样子有些诡谲怪诞。“还没到场的那几个,是不是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她语气中的轻浮高傲溢于言表,显得一副不满的样子,像是残忍美艳的美洲豹。
                        凯文看见她后,漏出了一个更加轻浮的笑容。他压了压帽檐,转过头说:“耐心点,帕缇夏。或许他们的任务没有完成,需要我们赶着去收尸呢。”

                        帕缇夏轻蔑地笑了笑,用极其刻薄的眼神扫了扫一旁的牛仔,她把玩着手中冰凉的墨蓝色钢笔,不知道在对谁说话:“希望他们死得干净点,可别把组织给卖了。”

                        其他人在鼻子里暗暗唏嘘一声,谁都没有说话了。
                        这个地下会议室很快安静了下来,就连威廉也没有继续发出磨人的噪音,空气像是凝固成了固体,所有人都在安静地等待迟到的人员。

                        首席位上的杰克把神情藏在细碎的发丝和阴影的罅隙里,他轻轻晃动着细长柔软的鬓丝,苍白的右手食指心有余悸地敲击着会议桌。样子有些局促与神秘。
                        他身上笼罩着一层墨绿色的若有若无的光芒,低沉的目光一一扫过空缺的位子,周围攀升的寒意使不安加剧。

                        他看了一眼怀表,决定再等待最后五分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1-13 21:46
                          刺客从高楼的窗户一跃而下,在暗夜的粉饰下隐藏得十分完美。路过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切都埋葬在残秋祥和安逸的夜中。

                          奈布向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飞掠而去,在刺骨的寒风中如一匹凶残的猎豹。

                          黑色轿车已经等候很久了,天边的灰色气流翻滚成滔天巨浪。驾驶座的女人透过后视镜看见后方飞掠而来的身影,不由得在冷冽的气流中绽放出一个妩媚的笑。

                          先是一沓白花花的文件从副驾驶被扔了进来,接着暗红色的斗篷波动在车厢里。奈布缓缓摘下戴在头上的兜帽,漏出了忍俊不禁的目光。
                          他的脸如同一张白纸,瞳孔里是难以猜测的神秘。嘴角有口缝线,伤口明明很早之前就痊愈了但至今都没有摘下来。

                          像是胸腔里流过了一滩暖流,急切而温柔的亲切,在奈布缓慢热烈的心中旋转着。

                          “啊..竟然被血迹弄脏了披风,刺客先生,这可一点都不像您一贯的作风。”驾驶座上的女人看向他斗篷的衣角,揶揄的笑意流露在外。她的身份一点也不廉价,以至于此刻能够谈笑风生地挑逗车厢里的杀人魔。

                          奈布轻轻地笑了一声,声音如奏响的口风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这可真像您一贯的作风,玛尔塔。”

                          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人装作没有听见,一边欣赏着风恬月朗的夜色,一边用力踩下了油门。发动机的声音渐渐消失在了街道。

                          “杀个人偷个文件都这么磨叽,解决任务需要脑子。你这人除了四肢灵活也没别的了。”玛尔塔正冷嘲热讽着,略显无奈地抱怨着不满。
                          奈布的脸色马上变成了石灰色,脸上的阴影瞬间加重了一层。但因为在月光的铺撒下,导致车厢里一片昏暗所有事物都变得模糊,玛尔塔便什么也看不清。

                          恍然间,她猛然嗅到身边人散发来的血腥味。惊讶如一根锐利的匕首,从头顶笼罩下来。她压抑着担忧问:“堂堂的王牌杀手,也会因为这点事被伤到么。”

                          副驾驶上的人无所谓地摆摆头,漏出一个讽刺的笑:“死的人的血,我怎么可能被伤到。”

                          “不过你掐错了时间。”她低头看了一眼黄金镀边的怀表,发出一阵“可惜了”的感叹,“现在已经是8:06,我们迟到六分钟了。”
                          她淡淡地扫了一眼一旁的人,继续补充:“可怜的我也要因为你一起迟到。先说好,如果你被老大枪毙了,我可不会去收尸呦——”

                          奈布从鼻子里发出一阵轻笑,像是带着欢愉的沸腾暖气,温和动人的面孔上笼罩着一层水汽。
                          他突然凑近玛尔塔的脖颈,低沉的嗓音促进周围空气的上升。
                          “你当然不会为我收尸,因为我死不了。”温热的气体吞吐在玛尔塔的耳垂,目光凌厉的女人感觉心跳与血液流淌的速度加快。

                          “我也舍不得你死。”

                          她眼中闪烁着执念,如同燃烧着,跳跃着的火苗。暧昧的气息陡然上升,奈布感觉到衣领有些燥热。

                          不过他下一秒就感到了些失望。
                          她用食指抵上奈布的额头,把凑到面前的他硬生生地推回了副驾驶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1-14 01:07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20-01-14 10:24
                              文笔爱了 以及表示昨晚居然梦见了相关的东西 那只杰好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1-14 10:37
                                dd鸭,羡慕楼主文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1-14 11:36
                                  dd!真的文笔超棒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20-01-14 13:57
                                    ♚--4

                                    天地间翻涌的巨大风声向两个黑影急促袭来,走廊尽头的会议室,隐隐听见了从那一端传来的有节奏的脚步声。
                                    那两个身影看起来有些仓促,从轿车下来就急忙地摇身钻进了神秘的地下室,像是黑色的花斑鱼潜进了岩石中的罅隙。
                                    他们瞬间消失在了长廊,漫天挥洒的黑墨,再次恢复了它原有静谧。

                                    长廊的尽头是一尊雕像,四周的墙壁都雕刻着一模一样的花纹。样子有些像普通的装饰,但又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雕塑是一个复杂缜密的机关,只要扭动它的脖颈,它就会像骨骼错位扭曲一般,出现一个看起来十分崭新明亮的石英门。
                                    石英门的后面有一小段漫长且黑暗的隧道,这里充满了霉菌腐烂的潮湿味。左手边经过的第四个隔间,便是杰克等人目前处于的会议室。

                                    此时的奈布玛尔塔,正在扭动雕塑冰冷的后颈。像是沙砾从头顶倾泻而下,细密而集中的沙沙声从雕塑后面传来。如一只潜伏在后方蓄积待发的野兽,时刻准备将他们撕裂。
                                    石英门上的灰尘被抹去了,看来是有人已经来过了。玛尔塔的瞳仁在阴影里闪动着微光,她饱满的栗色卷发挡住了一些外来的光源。

                                    “看来我们是最后的两位客人。”玛尔塔自顾自地说,然后穿过了奈布为她撑起的石门通道。
                                    他们的视线交撞在一起,一前一后地向第四个隔间走去。

                                    奈布谨慎地回过头,看见沉重的石门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操控,正缓慢地合上。石门外面的白光被一点点挤压,最后隧道的黑暗吞噬了所有光亮,一同断绝在那声石门合闭时的沉重闷响。

                                    他忽然感觉到了些压抑,低垂的目光在黑墨中溢出些光泽,但很快就沉浸在了一片模糊的黑暗里。



                                    “啪嗒。啪嗒。啪嗒...”

                                    杰克的耳中传来了一阵有规律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来自两个人。他们的脚步熟悉而特别,杰克很快就精准地猜中了脚步声的两位尊贵的主人,仿佛透过会议室的门看向了一片荒芜。

                                    其他人也像是有所察觉,阴影之下的表情变得更加凝重。
                                    他抿了抿苍白的嘴唇,冷淡的目光闪过一丝罕见的温润,敲击桌面的手指加快了节奏。


                                    “啊啊,真是不好意思。”冷艳的女人推门而入,脸上闪过一丝带有歉意的神情。不过在下一秒便像是被带来的冷漠推翻,脸上仿佛盖着一层冰霜,先前的热情与欢悦顷刻间蒸发。“既然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还要想着怎么处置我们,我认为那可不是一个明确的决定。”

                                    她身上集中了所有人都目光,烈焰的光线像是能够在她的身上透射出一个窟窿。帕缇夏高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讥诮,然后无所谓地摆弄耳上垂挂着的狮齿。其他成员多是些忌惮的样子,默默地坐在位置上没有说话。
                                    犹如冰霜的气场,渐渐弥漫在了整个会议室。

                                    “贝坦菲尔女士。萨贝达先生。”杰克眯着细长的眼眶,面孔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芒。像是雪狼身上飘飞的白光。“欢迎你们的到来。在下与诸位已等候多时。”

                                    玛尔塔美艳的脸上绽放了一个动人的笑容,笑意渐渐蔓延上了眼角。样子像是梦神编制的银白色梦境,心中翻涌着难以安置的骇浪。

                                    黄金色的光芒笼罩在头顶,无数线条交织在一起,如一张闪着金光的密网。奈布和玛尔塔坐在空缺的位子上,梧桐的香气渐渐萦绕在冰凉的空气里。

                                    缺席的座位终于被填满。
                                    残秋的夜幕里,浓雾往往隐逸着漫长的杀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1-14 15:32
                                      b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1-14 18:1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1-14 20:49
                                          窗外是海浪般汹涌的白色雾气,充盈着都市的整个上空。来来往往的车辆在柏油街道驰过,只留下发动机烧焦的恶臭气息。

                                          在平常人眼中,危险而诱人的午夜时分应是阖眼休息的时刻,而在某些精力充沛的人类眼中,此刻只是他们夜生活疯狂的起点。

                                          穷奢极侈的都市酒吧,永远都会弥漫着酒精与荷尔蒙的气息。
                                          聒噪震耳的鼓点音乐夹杂着使人战栗的电音,嘈杂的各种乐器声响如蛇一般击中全身。浮华奢侈,纵情享乐。处处都是腐朽溃烂的梦呓,癫狂的人们举着高精度的红酒尖叫。
                                          各形各色的人都在这里漏出了自己的本性。无论是西装革履的商场大亨,还是优雅端庄的职场小姐,在这里,仿佛所有人都与体面毫不沾边。

                                          场上花花绿绿的灯光或者是人们的视线此刻都焦距在了吧台的中央,那个站在长椅上热舞的金发女人。
                                          她的双手抚摸着自己闪烁金光的短发,伴着高昂的音乐疯狂摆动自己的身躯。暧昧的糜烂气息瞬间充斥了整个酒吧。
                                          醉生梦死,骄奢淫逸。
                                          她艳丽的红色眸子像是纯正的红色晶石,又犹如跳跃着的灿烂火焰。修长湿润的睫毛仿佛一把黑亮的利箭,魅惑勾人于一片淡然。
                                          暴露的舞衣背后是驯兽师独有的长鞭,耀眼的灯光笼罩着迷幻的世界,痴醉地把手中红酒杯中的液体撒向椅下的男人们。
                                          他们心中不安的野狼在刺激中瞬间失控,充盈的尖叫声与舞乐敲击开始猛烈躁动。

                                          一片冗长交响乐结束后,金发女人摇摇晃晃地拿着空酒杯跳下吧台,整个面孔泛着红光,样子有些微醺。
                                          健壮的身影连忙扶住她跌跌撞撞的身姿,在红发男子的怀中她显得有些娇小。
                                          醉意从全身袭来,酒精的强烈气息萦绕在鼻峰,蛊惑着痴迷的神经。

                                          “你真迷人。娜塔莎。”沙哑的男声从他的喉咙里溢出,有点像是野兽在黑夜里的低沉嘶吼。他抚摸着怀中人金灿灿的发丝,目光危险却带这些温润。
                                          她转身倒了一杯高纯度的芝华士举到头顶,然后向下浇灌。液体的淋湿使她清醒了几分,很快金发女人挑起了一个风情万种的笑。
                                          她把食指伸向裘克的唇瓣前。说出了带着些媚艳的警告。

                                          “叫我玛格丽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1-15 00:02
                                            写的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1-15 13:53
                                              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1-15 15:2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1-15 15:32
                                                  一会儿搞段裘舞露骨的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1-15 21:17
                                                    ♚--5

                                                    玲珑有致的曼妙娇躯渐渐顺着裘克的腹部俯上他结实的胸膛,玛格丽莎胸前的隆起犹如纱雾里含苞欲放的夜来香。
                                                    青葱玉指在裘克半敞开的胸膛上来回移动,若有若无的调弄之意拨动了他心室里脆弱的琴弦。玛格丽莎索性直接靠在裘克的怀中,白色蕾丝手套隐隐透出赤红色指甲油的光泽。她如一只疲乏的波斯猫,倦怠慵懒地蜷缩在一起,风流婉转仪态万千充满撩人姿色。
                                                    裘克一直从玛格丽莎的锁骨吻向下颚,极速上升的空气让两人霎时间感到难以忍受的燥热。舞女的黑丝长筒袜踩着细长高跟鞋,有意无意地摩擦男人的小腿,一手环过那人的腰,眉目传情间透漏罪恶之情。

                                                    “真是受不了你。”裘克的吻猛烈而具有目的性,不知道是想要在她身上索取什么,或者仅仅是玩弄自己心爱的玩具。
                                                    “我控制不了。”她半眯着眼说,慵懒而具有魅惑力,“只局限于你。你也明白。”

                                                    裘克轻笑一声,托起舞女的头,逼着她看着自己,然后伸向女人的后背解开她的拉链。
                                                    “你就这么关心我。不关心计划。”玛格丽莎冷冰冰地问,硬生生地把疑问句说成了陈述句。

                                                    裘克一愣,然后歪了歪脑袋,脸上的油彩大部分被挡在了阴影里。他的眸子像是闪着光的黑色冰晶,照映在她苍白动人的脸上。

                                                    “大约还有多久?”他问。
                                                    玛格丽莎转身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心中沉默了一下,回答:“十秒钟。”
                                                    “你可真是聪明,把‘他们’算计得死死的。”
                                                    “还不是有你在。不然人家哪知道他们野心这么大。”她秀丽的眉头皱了一下,不乐意地娇嗔着,声音如飘飞的棉絮。

                                                    裘克不再说话,周围的光缓慢地暗了下去。
                                                    酒吧单人隔间里,玛格丽莎的声音渐渐紊乱而变得急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1-16 00:44
                                                      dd


                                                      收起回复
                                                      35楼2020-01-16 14:4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20-01-16 18:03
                                                          滴滴哒哒。滴滴哒哒。

                                                          十。
                                                          ...

                                                          九。
                                                          ...

                                                          八。
                                                          ...

                                                          白银指针缓慢地转动着,秒针的每一次摆动都标志着时间的消失,如一首寂静诡异的亡命曲,沙沙声是向死亡伸出的双手。

                                                          会议室中一片祥和,虽然他们全神贯注地认真交谈,却全然没有紧张压抑的氛围。

                                                          一个纯净透明的蓝宝石指环搁置在会议桌的中央,它高贵的横切面在昏暗的光线下散发着考究的光泽,深海蓝是沉睡在沙石里的灰鲸的标志。
                                                          环绕着它的白银环圈像是围绕在灰鲸身边的晶莹透明的气泡,碰碰撞撞,缠绵旋转。仿佛乳白色的丝绸,环绕着温柔的曲线。

                                                          七。
                                                          ...

                                                          六。
                                                          ...

                                                          五。
                                                          ...

                                                          宝石外是一个巨大坚硬的玻璃盒子,上面雕刻着复古花纹,但一点也不影响观察其中的物品。不知道什么原因,蓝宝石虽然搁置在众人的眼中,但依然以这种方式被隔离着。

                                                          威廉深邃的眼睛在光晕中透过玻璃观察,视线直直地落在了环戒上,眼中充满了兴奋与好奇。细密而整洁的交流声从耳膜边滑过,而他的注意力早已飘走了。
                                                          他喜欢的是橄榄球,脏辫。热衷于一切不需要花费脑子同时能够取乐的事,所以这种烦闷的会议需不需要他都是无所谓。

                                                          四。
                                                          ...

                                                          坐在角落阴影里的诺顿·坎贝尔,此刻注意到了这颗环戒。
                                                          他整张脸都沉浸在黑暗里,神秘而难以捉摸。轮廓分明的嘴唇自然地抿着,眼睑下是重重的一层阴暗。

                                                          突然间,他毫无焦距的涣散瞳孔极速缩成一个点,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接着向来沉默寡言的他从席位上站起,像一根突然挺起的细针,剧烈的气流推翻了椅子。

                                                          三。
                                                          ...

                                                          杰克的交谈被打断,话语如被刀刃切断在空气里。所有人的目光此刻汇聚在诺顿阴沉的脸上。

                                                          “...”
                                                          “你们...安静一下。..”

                                                          巨大的恐惧压在诺顿的肩上,窒息的压抑感让他无法正常呼吸。他的额头冒出来一点点水渍,汇聚后滑向脸颊。剧烈跳动的心脏像是被一只苍白遒劲的手紧握着,是绝望里乐器敲击的有力的鼓点。
                                                          沉重的压力支配着他。

                                                          安静的会议室中,只听得见钟表摆动的沙沙声。

                                                          “你怎么了。坎贝尔?”

                                                          撕裂的恐惧一下下撞击着他的意志,腐蚀啃咬着扭曲的骨骼。他无视了帕缇夏的话语,把神经集中在听力,聆听着周围的一声一响。

                                                          二。
                                                          ...

                                                          亡命曲。
                                                          迅速伸出颤抖的手,一把抓住装有蓝宝石指环的玻璃盒,甩门奔出会议室。众人心中一紧,慌乱地跟了出去。威廉一边追逐一边大喊:“他疯了吗?!!”

                                                          一。
                                                          ...

                                                          扑通。扑通。扑通。
                                                          鲜活的,跳动着的心脏。流动着,撕裂着的血液。脑海中一片尖锐的刺痛,诺顿举起玻璃盒,用尽力气把它向长廊的那边扔去。时间干涸了。

                                                          下一秒,是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千万束乘放射状的光向诺顿袭来,巨大光晕笼罩着全身。他力竭地举起右臂遮挡,却瞬间在白光与爆炸声中被吞噬。

                                                          长廊的那一边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响,拉扯着耳膜,撞击着骨骼。剧烈尖锐的声音像是锋利的匕首划破耳膜,撕裂的疼痛在所有人的耳室中晃荡。整个长廊开始轰然震动,燃烧的刺鼻气息从模糊的前方席卷而来。
                                                          掀起的强烈气流从那一端滚动,聒噪刺耳的声响伴随着脚下的摇晃,面前的走廊开始坍塌。

                                                          灰尘被震动得从上方落下来,何塞看着面前坍塌的废墟,漏出了和诺顿一样的震惊与恐惧。

                                                          半晌后,远处黑喊的怒吼终于消失,周围是厚厚的一层飘飞的尘埃。会议室中的人们在耳鸣中咳嗽,胸膛中的心跳声剧烈有力。

                                                          “诺顿!”帕缇夏目光中的沉重与担忧高涨,奋不顾身地迎着尘埃冲向了前方已经坍塌的长廊废墟。灰尘和风把她的裙子吹成残影,像是翻滚的巨大波浪。

                                                          杰克的惊讶犹如天边浩瀚无垠的长夜,他凝视着面前破碎的残垣断壁,思考着要是坎贝尔没有把伪造成宝石的微型炸弹扔出会议室..

                                                          他晃动着幽绿色的眸子,没有往后想。

                                                          当杰克再次抬起头时,远处的帕缇夏已把诺顿的一只胳膊架在了她的后颈上,摇摇晃晃地向这里走来。
                                                          漂浮的灰尘把他们的轮廓变得模糊残缺。

                                                          “他没事吧?...”玛尔塔尽量维持正常发音,极力的克制使她的声线扭曲又奇怪。
                                                          帕缇夏傲慢的面孔早已被惊讶与担忧覆盖,她皱着眉头看着旁边这位岌岌可危仿佛随时都会昏死过去的男人,心口像是被利刃划破。

                                                          奈布把手搭在玛尔塔微微颤抖的肩上,心怀着一种悲伤的安慰。
                                                          尖锐的余韵,划开冗长静谧的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20-01-17 15:11
                                                            ♚--6

                                                            “嘟——嘟——嘟——....”

                                                            耳中传来窃听器损坏的声音,玛格丽莎皱了一下眉头,把接收器取了下来。
                                                            裘克旋转着手中的一张扑克牌,苍白的指尖气流波动。无神的眼珠时不时朝外她瞟一眼,导致失衡的红桃J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我们的计划失败了。”
                                                            她悠悠地抚摸了一下脑后复杂漂亮的发髻,一秒钟的愠怒在回眸时消失了。淡淡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裘克,没有温度地说。

                                                            挑了挑精心修剪的细眉,继续补充:“原因是被提前发现了指环有问题。我想没有意外的话,他们的人员并没有伤亡。”

                                                            丝绸般的黑暗铺撒在裘克的脸上,渗透出一种诡异的不安。眼中燃烧着碧绿的幽火,在怪诞的夜风中脆弱地摇摆。窗外翻滚的云叫嚣着这个不寻常的夜晚,那是对邪恶的赞美与歌颂。
                                                            裘克的指尖不轻不重地敲击着额头,样子有些焦虑,也像是对自己的一种逼迫。

                                                            “别急,还有一个坏消息。” 女 人舔了舔涂有黑色口红的嘴唇,拨动的唇瓣像是凋零的花瓣,“ ‘她’也许在这次事件暴露了。你依然选择让她留在那里吗?”

                                                            男人转头,面孔上是扭曲的五官。也许是厌恶,是不知所措,是悲伤的不安,是极端的愤怒。他的脸如燃烧扭曲的岩浆,散发出恶劣的热气,沸腾的气泡无声炸裂着。
                                                            狰狞的面目在夜网的泼洒下极为瘆人,那是暴戾,曲折的代表。他把头仰在后座上,最终缓慢地回答——

                                                            “对。让她继续留在那里。”沙哑撕裂的声顺着夜风刮进玛格丽莎的耳室,乌鸦的鸣叫在空气交织传响。浓妆艳抹的美艳女人弯着眼角,浓密的睫毛顺着目光在光晕中颤抖。她明亮的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脸庞。

                                                            “毕竟...”
                                                            男人顿了顿,

                                                            “这可是唯一的‘媒介’啊。”女人接下男人的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20-01-18 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