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阿尼吧 关注:41,767贴子:530,122

【2020京后伴你同行】北宇治高中吹奏乐部止步关西大赛,如何问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黄前久美子在北宇治高中吹奏乐部的第二年,竟然只拿到了关西大赛废金,未能冲进全国大赛,这是北宇治吹奏乐部伟大复兴之路上的重大挫折,对赛前以全国金奖为目标的吹奏乐部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那么应该如何问责?
1、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通常来说,大型团队比赛的队伍成绩不好,直接的问责对象应该是主教练。对应到北宇治吹奏乐部,无疑就是指导老师泷升的责任。并且在京吹系列小说作者武田绫乃的设定中,吹奏乐部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就是指导老师,久一年的北宇治自身就是个例子,久二年把北宇治挤出全国大赛的超级黑马龙圣高中也一样:祖上从来没阔过的龙圣(北宇治起码还算有历史底蕴)来了一位明静工科的前任指导月永源一郎,这位大佬就直接把龙圣从府赛杂鱼带飞到全国金奖。
当然不能说不如月永源一郎就应该问责,否则除了齐达内全世界的足球主教练都是渣了,但久一年的泷升还能率队进军全国,又没突然改姓远坂,怎么久二年就掉链子了呢?他真的有什么失误吗?
先用排除法,泷升能在久一年把北宇治从府赛鱼塘带进全国大赛的殿堂,可见至少最基本的指导吹奏的水准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其次是队内气氛方面,可能出了一点小问题。回头看,久一年初到北宇治的泷升,表面上是接盘了一个烂摊子,实际是抄底了白马股:当初北宇治主要问题在人心涣散,实力和底蕴犹存,又刚巧遇到丽奈、小绿这样的超级巨星抱团加盟,最需要的就是凝聚军心;而初来乍到的泷升上任三把火刚好对症,确立进军全国的目标、重整全部的士气,但就算这样,泷升因为经验问题在处理小号solo之争的时候仍然犯下巨大错误,丽奈和香织的冲突差点让大好局面毁于一旦,幸好深明大义的红薯女神主动让步,才没让吹奏部的复兴之路中断。
但久二年的情况有了微妙的变化,很多潜力新人是冲着前一年的好成绩加入了吹奏部,他们并没有充分的经历去理解和接受吹奏部严格的日常训练和残酷的正赛选拔,不懂人心的泷升却没有吸取前一年的教训,完全没有注意到新来的一年级中隐藏了多少问题。
幸运的是,“搞事”的新生们和前一年一样没有造成实际的严重后果,小绿靠高超的拉琴技术攻略了总是不高兴的月永求(这位是前面说的那位龙圣新指导月永源一郎的孙子),负责一年级事务的黄前久美子拆掉了没头脑的铃木美玲和脑门上刻着“我就是来搞事的”久石奏两颗大炸弹,当然还有因伤退役以经理身份专注为一年级新生做心理辅导的加部友惠,让吹奏乐部起码在表面上维持平稳。

另一方面,久二年吹奏乐部的气氛问题优子在小说中也提过:“缺少执念”——久一年部内的种种大事件,无论Sunfes事件、丽奈与香织的小号solo之争还是明日香退部相关事件,都是为了最终让北宇治的声音响彻全国;而这一届,尽管吉部长一开始就将“全国大赛金奖”六个大字作为年度终极目标写在黑板上,但这一年发生的各种事件更多都还是人际关系问题,一年级新人还在努力融入吹奏乐部的集体,三年级的伞霙在干什么参考山田尚子监督的动画电影《莉兹与青鸟》,焦点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认知,缺少了久一年那种从三年级到一年级都众志成城冲击全国大赛的气氛。但显然这些都不属于泷升一个顾问老师能掌控的范围,把握这些细微的人心变化对于泷升这样的青年教师也不太现实。
如果要说最需要泷升负责的,可能在于选曲。久二年北宇治的自由选曲是《莉兹与青鸟》——对比一下龙圣高中的《白磁之月的辉宫夜》,现实中2013年千叶县立幕张综合高中拿下全国金奖的选曲,这光环和buff,开局就赢一半;而《莉兹与青鸟》纯粹就是泷升自己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原创曲目。
好吧,其实《莉兹和青鸟》也不是不能打,泷升为北宇治选取这首曲目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想充分发挥超级巨星铠冢霙在双簧管上的优势:吹奏大赛版本的《莉兹和青鸟》总长接近9分钟的编曲,分为四个乐章,时长分别约为1分40秒、1分30秒、3分10秒和2分30秒,其中第三乐章《爱的决断》无疑是最重要的部分,而这3分多钟时间都是在让铠冢霙的双簧管尽情发挥。但也要注意这曲子不叫青鸟,叫莉兹与青鸟,莉兹的放手和青鸟的飞翔同样重要。泷升此前详细讲解过《爱的决断》一章需要的是莉兹和青鸟之间情感的传递,需要长笛与双簧管之间的呼应。虽然伞木希美已经解除了或者说被迫接受了最大的心结,与霙的情感交流没有了障碍,但音乐天赋的巨大差距终究无法弥补。
石原立也监督在《誓言的终章》最后关西大赛的演出上充分理解了这个点。在第三乐章《爱的决断》中,除了一开始给了霙和希美各自一个拿起乐器开始演奏的特写镜头,接下来就没有任何希美的正面吹奏镜头了,而是竭尽全力地用各种镜头语言去突出霙的双簧管。双簧管独奏时,各个角度的特写,甚至还有标志性的“石原立也转圈圈”;长笛独奏时,镜头各种切到聆听的丽奈和久美子,或者就从背后给希美打个镜头。这三分钟镜头语言一个buff一个debuff的区别对待用意再明显不过。



对比前一年的自由选曲《新月之舞》:丽奈的小号、霙的双簧管、明日香的悠风号轮番solo,充分发挥了北宇治几个强点的优势;所以《莉兹与青鸟》是否是最适合这一年北宇治的选曲或者说有没有更好的编曲方式,是值得商榷的。
但说到底,选曲这事能赖泷升吗,其实就是武田绫乃本人想借着这首曲子和背后的童话讲伞木希美和铠塚霙的故事才强行塞给了泷升这支曲,曲目是武田杜撰的,童话也是她编的,莉兹就是自己没法飞翔、只能打开笼子放飞青鸟,那还能怎么办嘛?
综上所述,泷升老师不是月永源一郎那样的神,但也不应为北宇治的失利负太多的责任;就像巴萨的主教练巴尔韦德先生那样,我们应该多一些耐心,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IP属地:广东1楼2020-01-11 13:09回复
    2、没打进全国大赛的时候,我会感觉到是队友不给力
    在关西大赛结束后,《每日北宇治报》在网站上发起一则民调,主题为“未能打进全国谁背锅”?有1万5千名吹蜜参与了选票,大多数人都将矛头直指指导老师泷升。吹奏乐部内王牌也是头号泷粉的高坂丽奈显然对这样的舆论非常不满意,经常情绪激动地在网上和泷黑们争吵。近日丽奈在某社交网站怒怼网友却忘了换小号,估计是她吵得太热火朝天,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用第三人称说:“北宇治这个团队实力不太行,只有高坂丽奈和铠冢霙学姐、小绿、久美子,丽奈和剩下这些阿猫阿狗是拿不到全国金奖的。”
    北宇治名宿田中明日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和高小姐类似的看法:“泷升老师也有理由说的,我去年带的是什么队,你现在这批人是什么人啊,你叫我带。北宇治现在什么水平,就这么几个人,你伞木希美什么的都在吹solo,她能solo吗?solo不了!没这个能力知道吗?再下去关西大赛废金都拿不了了,关西输完输府赛,府赛都拿不了金,接下来没比赛输了。”在记者说出北宇治是备战下一年吹奏大赛最早的队伍之一时,明日香几乎还没等记者把话说完,就做双手作揖状、十分无奈表示:“哎哟,谢天谢地了,谢天谢地,你像这样的比赛本身就没有打好基础,你能跟我保证明年的关键比赛能赢啊!务实一点,我劝你们,我们把自己的技术、吹奏的这个理念先搞懂,现在关西就拿个废金,你倒告诉我怎么解释,脸都不要了。”
    尽管高小姐和田女士都有个人原因偏袒恩师之嫌,但这些为泷升老师的解释并非毫无道理,泷老师因为年轻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北宇治止步关西的主要原因确实还是整体实力不济。
    下面具体分析一下北宇治在久二年参加吹奏大赛的正式阵容。

    先说明一下表格内容:用久二年时北宇治校服领巾的蓝、红、绿三色分别代表三年级、二年级和一年级的成员,某些名字后面带括号“落选”的是久一年时未能入选正赛的选手。
    简单地从颜色占比上,就能清楚地看到久二年A组成员(正赛成员)结构新老失衡,青黄不接的现象过于明显:总共55人的正赛成员里,三年级竟然只有14人,二年级20人,一年级居然是最多的21人——对比久一年,53人的A组成员里三年级有27人,超过了一半。
    而且久二年A组的三年级14人除了因为伤病退役的加部友惠其他全体入选,包括了森田忍、中川夏纪这样之前连续两年未能入选正赛的成员,泷野纯一连部费都拖欠,伞木希美刚刚回归,除了低音部之外其他的声部长甚至都是唯一可以选择的人选,所以这届的三年级不仅人数少,水平可能也有些堪忧。
    事实上下面从各个声部的A组成员变化具体分析。
    单簧管:离开了8个原高三的、补了6个高一的新生和1个新入选的二年级,总人数比上届少1人。

    低音单簧管松崎洋子在前一年也是初学者,这届还要转低音单簧管,感觉不太行;高野久惠前一年是B组的,实力高不到哪里去;高智久惠理继承姬友的高音单簧管,就当是有加成没变弱。那么其他新生能顶毕业的三年级吗?新来的南中部长北山泰瑠实力不错,也是钦定未来的单簧管首席(顺便看看这男女比例),但前任首席鸟冢弘音种种细节(比如能在Sunfes事件的首席会议中第一个跳出来反对泷升)暗示实力也是四天王之下排得上号的,比新来的泰瑠肯定更强,所以整体来看,单簧管是变弱了。
    笛子:离开了4个原高三的,补了1个新生和1个新入选的二年级,虽然伞木希美回归,还是比上届少一人。

    二年级的中野蕾实是久一年的B组,另外一个是一年级才开始学长笛的高桥沙里,又在久二年转职短笛,跟上届杂贺赖子比应该是差了不少。伞木希美就算是天王之下的顶尖实力,也无法弥补整个声部实力的下降。
    双簧/巴松:吹巴松的两个原三年级都换成了新生,人数持平。

    即使铠冢霙在青鸟变身之后实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吹巴松的两个三年级都换成了新生,实力不知道下降了多少,但是颜值肯定下滑了不少,毕竟少的是喜多村来南…这个声部整体实力最多也就持平久一年。
    萨克斯:离开了4个原高三的,补了4个新生和1个新入选的三年级,人数比久一年多1人。

    鲇川京子和远藤正两位新生取代了前任部长小笠原晴香的上低音萨克斯,虽然晴香在明日香面前唯唯诺诺,部务管理上大多数时候也只会一手喊口号,但吹奏水平毫不含糊,车站演出时候的solo震惊全场,连旁听的黄主席前女友、立华高中吹奏部的超级王牌佐佐木梓都赞叹不已。上低音萨克斯就当二换一持平。
    中音萨克斯的三年级森田忍是从连续两年的B组升上来,实力应该有欠缺,中音变弱;次中音萨克斯有新任声部长平尾澄子和秀一基友泷川近夫的稳定进步,算略微提升。整体看萨克斯的实力算持平。
    低音部:受益于田中王国的保护,低音部是唯一在两年之前的吹奏部内乱中完整保存了实力的声部,因此也是在久二年实力增强最明显的声部,总人数多了3人。

    虽然四天王之一的明日香退役,但无论是大号夫妇和久美子夏纪的成长,还是新加入的几位生力军(月永求出身名门,铃木美玲刚来就能带着加藤叶月吹大号,久石奏对夏纪优势到主动让球,这三位搞事归搞事,实力都是很不错的),足以让低音部实力更进一步。
    小号:离开了两个原高三的,补了1个新生和1个新入选的二年级,人数持平。

    新生小日向梦号称北宇治未来的希望,但毕竟才一年级,性格方面也有一定缺陷,和三年级的香织比还是有差距;吉泽秋子作为去年的B组也很难比肩原来的三年级;吉川优子部长被部务压得快要累死了应该没有多少精力提升吹奏水准(三香那一届的部务是三香一起负责分担,优子这一届部务工作主要都她一个人抗);泷野纯一请先把部费补齐;即使考虑到丽奈的进步,小号组最多也就和前一年持平。这里说一下中世古香织的实力,她可不仅是人格魅力拉满的温柔女神,虽然久一年小号solo之争输给了丽奈,但输给四天王并不丢人,实际上《新月之舞》里的那一段小号solo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业余高中生团队的首席小号手能够稳定solo出来的难度,而香织在solo的时候至少可以做到没有失误、所有音都吹对了,这就已经算是业余中的顶尖水平了。
    长号:离开两个原高三的,补了1个新入选的二年级,总人数少了1人。

    毕业的野口和他女友一个首席一个次席,补充的福井仅是久一年的B组,即使考虑到秀一等人的这一年的进步,整体也有削弱。
    圆号:离开了两个原高三的,补了1个新生和1个新入选的二年级,人数持平。

    新生早苗和久一年B组的瞳拉拉比不上原三年级,考虑岸部海松和森本美千代一年的进步,整体算持平。
    打击乐:离开了两个原高三的,补了3个新生,人数多了1人。

    二年级的釜屋燕落选说明新来的三个一年级都实力不俗:前田兄弟是从小练习的鼓手,东浦心子在初中也是打击乐担当,节奏感十分出众,在久二年直接接手了首席大野美代子的定音鼓,后者选择去弹奏自己一直非常憧憬的竖琴(话说竖琴为什么也算打击乐?);再加上颜值担当堺万纱子和金钹法王井上顺菜的进步,总之,打击乐整体实力应该是增强不少的。
    综上,从九大声部看,低音部和打击乐实力增强,乐观估计小号、萨克斯、圆号、双簧/巴松能持平,单簧管、笛子和长号三个声部都有变弱,整体来看也应该比久一年稍弱。相信泷升老师也是看到阵容整体的单薄,才试图在选曲和编曲上尽可能地发挥和突出铠冢霙的个人实力。
    其实这个情况在两年前就已经可以预见。吹奏部内“大家随便玩玩开心就好正式比赛论资排辈出场”和“大家应该努力练习正赛要挑选吹得更好的成员”两种价值观的激烈冲突,让当年初来北宇治怀抱满腔热情的伞木希美被三年级学姐打击排挤之后愤而退部,因其作为前南中部长的号召力和自带的人格魅力光环,一大批成员也纷纷跟着退部,所以导致两年之后本应扛大梁的高三反而成为了久二年最单薄的环节。


    IP属地:广东2楼2020-01-11 13:13
    收起回复
      3、强者运强?
      有位电竞巨星说过,输了比赛连呼吸都是错的,但单纯用前一年进入全国大赛/今年止步关西的结果来判定北宇治的失败,其实是比较片面的。毕竟关西大赛只有三个全国大赛的名额,全国铜奖和关西废金的差距并不大,可能也就是关西第四和第三的差距,而且考虑到龙圣的异军突起,久二年的明静工科和龙圣最终都是全国金奖,关西赛区竞争就更激烈了。
      戏说不是胡说,虽然北宇治吹奏乐部的故事是虚构的,但武田绫乃在描述其他吹奏强校的时候还是很大程度参考了现实情况。
      现实中关西大赛的三个全国大赛出场名额这些年都被大阪四大强校垄断,分别是:大阪府立淀川工科高中、大阪桐荫高中、明净学院高中和近畿大学附属高中,其中淀川工科更是全国金奖31回的超级霸主。
      对应到小说和动画中的关西三强,明静工科=淀川工科+明净学院,大阪东照=大阪桐荫,秀塔大附=近畿大附,因为现实中关西的3个全国名额实际已经完全被大阪的四强独占,四强中如果有一个失误那么名额必然是剩下三校的,所以武田为了不过于颠覆现实,只能先把现实中的大阪四强缩成三强。
      久一年北宇治进军全国,翻车的是秀塔;久二年秀塔雪耻,而异军突起的龙圣取代了大阪东照的位置。考虑到秀塔和东照都是成熟的强校实力相对稳定,而根据前面的分析,北宇治在泷升到来的头两年内整体实力也是一个档次的,也就是说,这两年的北宇治和秀塔、大阪东照的硬实力是在伯仲之间,甚至北宇治还是偏弱势的那一方,如果临场发挥好一些、甚至运气好一点得到了一两位评委的青睐,可能就进全国了。
      事实上久一年的北宇治能打进全国就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当时秀塔在关西大会前,单簧管的独奏者因车祸骨折而无法参赛,临时换上的替补在独奏时又出现失误,其实类似的事差点就在北宇治发生了,试想一下明日香要真的因为家庭原因被迫退部,北宇治还能冲进全国吗?明日香用模考成绩说服了她那脑子有问题的母亲,再加上丽奈和霙在独奏时无可挑剔地发挥,才让北宇治抓住了秀塔送出的机会。
      久二年的关西大赛,按武田绫乃的说法,北宇治的发挥也算是完美了,但幸运之神不会只眷顾一人,哪怕是主角的团队;作为全国强校的秀塔和东照不会总是失误,何况这次还有了异军突起的龙圣。


      IP属地:广东3楼2020-01-11 13:14
      收起回复
        4、吹奏乐部的时臣、世界和本泽马
        通过前面三部分的论述,相信各位已经对本文标题问题的答案都有了明确的认识,因为所有出问题的点本质上都指向了一个人——伞木希美。
        首先队内气氛的问题。
        前面说到久二年的吹奏乐部缺乏“一定要拿下全国金奖”的执念,三年级的问题主要就体现在伞木希美身上。在北宇治经历一连串的打击后,高中三年级的希美同时面临个人进路的选择、和铠冢霙纠结的关系、对自我价值的认同和否定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已经无法将主要心思放在带领北宇治更进一步上了,甚至手握吹奏乐部财政大权的时候却连部费都懒得去收——已经不是国中失败时伤心欲绝还想着一定要高中夺金的那个伞了。


        希美是这样,只有一个希美的铠冢霙的世界里本来就没有其他人;夏纪算是合格的副部长,但更多精力可能是在提升自己的吹奏水平和看管优子;三年级最核心的南中四人组唯有吉川优子这个部长才会去将更多精力放在吹奏乐部的集体事务。而优子和夏纪恰好是吹奏水平不太高的那两位,小日向梦的小号已经可以压制优子,而久石奏对夏纪是更直接的鄙视。三年级本来人就少,这样就更无法将人心拧成一根绳了。
        接着是选曲的问题。
        先特别说明一下,武田绫乃的原作小说和京阿尼制作的动画中是有一些微妙的区别的。在原作小说的设定中,故事开始前两年(伞木希美作为南中部长那一届),市立南中学校使用的是《达芙妮与克罗埃》第二组曲作为参加吹奏乐大赛的自选曲,结果他们只在京都府大会上拿到了银奖。对应久一年,秀塔大学附属高校吹奏乐部也是使用这首乐曲作为参加吹奏乐大赛的自选曲,结果前面说过了,单簧管的独奏者因车祸骨折而无法参赛,临时换上的低年级学生在独奏时出现失误,只拿了关西废金——显然,武田绫乃就是对这支曲目有意见,谁选谁完蛋。
        而在动画中,根据bd中的staff副音轨,山田尚子将南中失败那场的自选曲目改成了《鞑靼人舞曲》,因为“霙的双簧管,希美的长笛,这是能让她们显眼的曲子。在这层面上做出了选择。”
        《鞑靼人舞曲》是俄罗斯歌剧《伊戈尔王》中第二幕的配乐。这部歌剧主要讲述了伊戈尔抵御鞑靼人对俄罗斯侵略的故事。故事中伊戈尔和他的儿子因为后方不稳而战败被鞑靼人俘虏,鞑靼人的首领康恰克王欣赏伊戈尔的勇气和魄力,试图招降他但是遭到伊戈尔的断然拒绝,之后伊戈尔趁着鞑靼人酒会后的松懈逃离,回国重振旗鼓。
        所以《鞑靼人舞曲》包含了两层意思,战败和重振旗鼓后的胜利——战败正对应了此时的南中,而重振旗鼓后的胜利对应的是久一年的明静工科(关西大赛就在北宇治前一位出场),他们的自由选曲也是《鞑靼人舞曲》(而在小说中武田给明静这一年设定的自由选曲是《大阪民谣幻想曲》,淀川的传统曲目);这一年王牌指导月永源一郎已经离开了明静,所有人都以为明静实力受损,结果他们的《鞑靼人舞曲》最终还是拿下了全国金奖,维持了全国霸主的地位。
        (众所周知,武田绫乃懂个P的京吹,真正的京吹还得看山田尚子,所以原作和动画出现冲突的地方一律按动画内容解读。)
        《鞑靼人舞曲》中,最重要的就是长笛和双簧管,所以说希美和霙配合这首曲目也没问题。至于南中为什么输,对比一下明静工科就知道了,人家顶级豪门都能靠这个拿下全国金奖,南中整体什么实力也能吹?
        这其实和《莉兹和青鸟》的选曲问题几乎如出一辙——为了突出霙的双簧管和希美的长笛,并非整体的最佳选择。其中铠冢霙的超然实力自然值得为她专门制定一套战术,无论怎样众星捧月都不过分;但是伞木希美虽然也是优秀的水平,在以冲击全国金奖的目标下,给她如此大的战术倾斜,就不太合适了。
        然后是最重要的自身阵容问题。
        如果北宇治吹奏乐部本身就只有介于关西废金到全国铜奖之间的实力,那么再怎么挣扎也是无力的——而久二年北宇治如此薄弱的阵容无疑也是要归咎于伞木希美的,正是因为她在两年前不愿忍受和屈服,带着一大批同级生退部,才有了久二年的窘迫局面。甚至当年本来对于这些事都冷眼旁观的明日香主动开口挽留,但心比天高的希美仍然选择了决绝地转身离去。当然那时候没人能想到下一年泷升的到来就改变了一切,不知道现在的希美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最后再说一下运气的问题。
        北宇治作为主角组所在的学校,肯定不会是运气差的,黄前本人就是有大气运的天选之人,甚至可以说历史进程的重要程度远超过她本人的奋斗——这样的久美子在北宇治三年间成绩最差的那一届就格外刺眼:其实简单地用分离变量法就可以得到结论,那谁不在的时候最大竞争对手甚至会有狗血的车祸debuff,而那谁在的时候不仅所有对手满状态发挥甚至还多了一匹超神的黑马。
        前面说幸运之神不会只眷顾一人,但是厄运之神会一直盯着一个人,被盯上的就是伞木希美。
        南中在伞希美之前一直是传统豪强,进军关西问题不大,在她之后接班的北山泰瑠也带南中拿下了府金,唯独本人作为部长的一届翻车了;伞木希美加入北宇治就遇到了一帮**前辈,绝望退部之后北宇治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前辈们都走了,而泷升和北宇治史上最强的一届新生来了,他们终于站在了全国大赛的舞台上,然而这一切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归部之后的伞木希美又在三年级“合理”地止步关西,而她毕业之后的北宇治吹奏乐部即将迎来最辉煌的时代。这个经历堪比欧冠赛场上的伊布了。
        综上所述,北宇治吹奏乐部止步关西大赛的几个主要原因,或多或少都和伞木希美有关系:部内缺乏冲击全国的执念有她的责任,选曲和编曲的问题和她脱不开关系,现有部员实力严重不足主要是她造成的,北宇治在久二年运气不好大概率也是她的问题。
        到这里肯定有伞木希美的粉丝不高兴了,怎么又在迫害伞哥哥啊?但有句刚句,不是我在迫害,武田绫乃她就是这么写的,要迫害也是武田本人在迫害。
        甚至这些经历本身都是小事,更大的迫害体现在武田对伞木希美这个角色的设定上:武田塞给伞木希美一大堆光鲜亮丽风流潇洒的表面设定,然而她自己内心最在意的东西武田全部没给——在南中和北宇治的失败,在音乐上的才能,“自己所珍视的东西,被一个并不如自己那样重视它的后来者轻易拿走了”。
        更过分的是,武田绫乃本人塑造希美,很大程度就是为了映射明日香和久美子这两位人生赢家的工具,小说中甚至连莉兹和青鸟之间的矛盾都是由久美子主动插手解决的,最终结果虽然也解放了铠冢霙,却是一个对希美更加残忍的BE;幸好山田监督敏锐地发现了希美才是那个最凄惨的人,改编电影完全以莉兹和青鸟自身的角度重塑了整个故事,让希美自己看清了心结,并试图接受和解开它,留下了一个起码是有可能往GE方向发展的NE。
        所以再次强调,武田绫乃懂个P的京吹,真正的京吹还得看山田尚子。(突然发现原作者虐一个女性角色虐得太过分,动画电影的监督作为角色厨看不下去于是大幅改了原作剧情重塑形象,这事莫名的熟悉啊……)


        IP属地:广东4楼2020-01-11 13:15
        收起回复


          IP属地:山东5楼2020-01-11 13:17
          回复
            5、北宇治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分完锅之后(其实也不叫分,都是阿伞一个人的),可以告别过去展望未来了,不过在此之前,必须先吹一波吉川优子。
            当初明日香指定优子为下任部长的时候,实在是无奈的选择,因为最合适的人选伞木希美在退部风波之后不可能再成为部长了,而其他任何人都压不住优子(想想久一年她为香织出头正面硬刚丽奈和泷老师的场景),与其让她搞事,不如直接让她上了;同时将唯一能让优子听话的夏纪安排为副部长,让连续两年的B组成员成为副部长也是很有争议的。
            但优子这位部长是出乎意料的优秀,做到了一个部长几乎能做到的一切。压缩各声部权力的情况下面对更多的部务工作几乎是一己之力揽下(再次批评划水的会计),在看到部内氛围缺乏的同时也又是最坚定的将北宇治的目标瞄准为全国金奖的三年级成员。
            可能有人觉得优子讲目标定得太高是好高骛远,最后关西废金的成绩也有损其声望。实际上明日香和优子非常清楚希美当年退部造成的深远影响,北宇治很难在这一年有成绩上的进一步突破,最大的希望和最好的冲击全国金奖的机会都是接下来的一年(小说中优子向久美子解释后者成为部长是在优子当上部长之后就确定下来的事情,所以才会派久美子去做新生工作,让她各种忙里忙外各种拆炸弹,积累声望攒资历)。但“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作为这一届北宇治吹奏乐部的领导者,在各方面条件最困难的时期,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哪怕希望渺茫也要激励大家冲击全国金奖的心态才是最可贵的——无所谓还是不甘心地收获关西废金显然对接下来一年吹奏乐部的心态有重大影响,优子为北宇治在最关键的时刻提住了这口气,这件事也唯有优子这样被所有部员认同信服同时又是一根筋性格的人才能做到。
            剧场版动画《誓言的终章》限于篇幅,没有将优子的相关事件一一展示,但最后这组镜头足以点睛。


            赛后优子是哭得最厉害的,不过部长能哭的地方只有厕所,或者副部长夏纪的怀里。
            转场之后,在吹奏部众人茫然低落的时候,刚刚擦干眼泪的部长又元气满满站出来鼓励大家,发表了一通积极昂扬的优子式演讲驱散失败的阴霾。
            优子说得对,北宇治的未来会变得更好。
            一年级的新人们都已经被前辈们的眼泪和优子的演讲唤醒了,连久石奏这样的小恶魔都继承了吹奏部传统的“不甘心”(虽然下一年她自己…),所有人心念一致,全国大赛金奖的目标就不再遥不可及。
            这届“史上最弱”三年级毕业之后,新的三年级是泷升老师指导了三年的阵容,黄前久美子部长将带领北宇治“史上最强”的阵容,冲击全国金奖。
            前面用丽奈玩了一个烂梗,不过现在她确实明白了要拿全国金奖不能只靠几个人,必须要一个强大的集体——她确实也不满意现在队友的实力,所以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成为吹奏乐部的领队,用魔鬼训练带领大家一起进步。
            吃面欠费强吻失败反被锤但仍然是好男孩的秀一,除了用润物细无声的情报网影响着整个吹奏部,也像夏纪对优子那样,佛之副部长默默成为那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
            就如同绿茵场上的某红色魔鬼,输几场球不要紧,一次没打进全国也没关系,重要的是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最后就用前任工具人部长小笠原晴香的口号作为结束:北宇治,FIGHT!


            IP属地:广东6楼2020-01-11 13:18
            收起回复
              很久没在贴吧发长帖了,格式不太会编辑


              IP属地:广东7楼2020-01-11 13:19
              收起回复
                大佬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1-11 18:23
                回复
                  写的真好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1-11 20:16
                  回复
                    大佬666


                    IP属地:日本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20-01-11 21:40
                    回复
                      选曲这个角度好有意思一直都觉得利兹与青鸟有些不妥,楼主分析的真厉害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1-11 22:23
                      回复
                        武田绫乃懂个P的京吹


                        IP属地:浙江12楼2020-01-11 22:32
                        回复
                          原谅我字数太多看不下去,


                          IP属地:福建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12 00:24
                          回复
                            这一开口一股足球新闻的味道,果不其然后面什么本泽马和某红色魔鬼都出来了哈哈哈,一听就是经常开分锅大会的大佬。没想到这些梗还能这样玩。


                            IP属地:广东14楼2020-01-12 00:32
                            回复
                              厉害了,佩服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12 02:5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