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吧 关注:498,674贴子:13,657,787
  • 15回复贴,共1

一心一意的同樂會-《幻宴Project》的台前幕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心一意的同樂會-《幻宴Project》的台前幕後


回复
1楼2020-01-08 20:59
    作者:霧川彌歌


    2019年12月15日,在日本琦玉縣舉辦的東方同人音樂會「幻宴Project~幻想郷を彩る神々と仏の世界」圓滿落幕。這場質量過硬的音樂會的票價,最高也只有1900日元(折合約122元人民幣),時長共3個多小時,演奏員約90人的如此規模,可謂誠意滿滿,甚至讓人覺得是用愛發電了。筆者從18年底音樂會立項時就在關注此事,也參與了其中一些內容並且去了現場聆聽。回來後決定寫篇拙文向國內的東方愛好者講講這場東方音樂盛會,和背後那個「瘋狂」的人——社團『針の音楽』的主催白鷺雪。

    白鷺雪在此次音樂會中擔當的職務為——主催+編曲+指揮[YH1] +司儀講稿撰寫+場刊內文撰寫+視頻編輯。所以說起這場「幻宴」的故事,不如說就是在記述他的故事。白鷺雪其人是天朝東方眾的老朋友了,恆萃工坊引進了他的三本著作兩張碟,《幻奏盛宴》上演出過他的作品《東方中華幻想》,本人也來上海THO出過攤,也玩微博。你光見到他本人的話會發現他就是個身材特別瘦小的眼鏡宅男,平時就安靜的待在那兒,一跟人聊上了又啪嚓露出大白牙在那樂不可支,誰也想不到他在音樂領域可以用「奇才」、「天才」這樣的詞來形容。如果你聽過他的作品就一定能理解我在說什麼,那是令一般人望塵莫及的才能。說白鷺雪很厲害,壓根兒就不用吹,把事實往那一擺就夠。像幻宴這樣他一個人主辦並且包攬全部編曲指揮的大型個人音樂會已經是第二次舉辦了,第一次是2017年的「針の音楽団」。他今年才24歲,已經作了近十年東方同人曲。

      關於這場音樂會背後出現一大屏幕在同人活動中的意義,還有從外部角度對此音樂會的看法之類的,院長each先生已經寫過一篇非常棒的文章,感興趣的建議一讀。本文則是掉轉了個方向,從音樂會舉辦過程的內部角度來寫的。筆者跟白鷺雪本人關係不錯,也是他作品的骨灰級粉絲,幫他畫過不少CD用圖也出過攤,這次幻宴大屏幕上的圖也貢獻了兩張,合作愉快老熟人了,平時也老跟他扯皮嘮嗑,太瞭解他了,我想裝不認識他都難。寫作此文用到的相關情報,全是直接從他嘴裡問的,絕對放心。

      如果有關注『針の音楽』的作品的話,不難看出主催的愛好。白鷺雪是個鐵打的《神靈廟》廚,神子廚,連帶著跟《神靈廟》有關係的《星蓮船》等等作品一起廚。他非常熱愛日本的傳統文化及歷史,也就頻繁的做《東方Project》中有日本傳統味道的作品、角色的二次創作。這點在幻宴的主題及選曲中體現得淋漓盡致。他完全沒在意什麼「船廟不人氣」,就做著自己喜歡的題材,並且把本命CP白蓮、神子做了宣傳海報(宗教組廚真的高興瘋了)。曲子也都和他長久以來的習慣一樣,大編制吹奏樂,影視配樂般的氣氛營造穿插著角色曲的旋律來用音樂講述故事,而並非簡單改編串燒原曲而已。

    白鷺雪從第一張東方同人專輯開始就保持著音樂的強烈故事性,因為他自稱並非對音樂本身感興趣,也不喜歡「為了音樂而音樂」,他想跳出音樂本身的框架,去做像歌劇、音樂劇、電影之類的綜合藝術。然而以他個人的有限能量及東方同人本身的限制,以上都不太可能實現,最終這次幻宴使用的、跟著曲子變化內容的大屏幕,是他在綜合藝術領域踏出的第一步。

      這第一步也是挺艱難的。院長的文章裡有吐槽不少畫作比例失調,這是因為……是沒給錢的。11月初他開了一個為期一個月的畫作募集,只要願意畫的人都可以選擇提前列好的曲目中涉及到的場景來畫,沒有稿費,但可以免費聽音樂會及獲得之後所有關聯製品。因為白鷺雪之前製作社團作品時與很多畫師合作過,平時同好粉絲什麼的也不少,所以收集到了足夠的數量。完全靠同好情誼募集來的畫作,自然也沒法挑剔水平,所以在大屏幕上一放確實看起來參差不齊,這也沒辦法,他就一個人,沒有能力幾十張畫全去約大手畫師,何況這只是第一次的嘗試而已。不過重要的海報和場刊當然是正常流程認真做了。

      現場大屏幕播放的時候我注意到有很多黑屏的時間,其實我從影視相關專業學生的角度來看,這個視頻確實還製作得比較青澀,鏡頭使用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視頻是白鷺雪自己做的,他說黑屏也是他特意設計的,「90位演奏者再加上背後屏幕上的信息,視覺上很容易過多了。」所以考慮到要讓觀眾也注意到臺上的演奏者就減少了畫面出現的時間。講真有一首曲子這樣做的效果很好——《輝針城》題材的〈小人と付喪神の進軍〉。這首曲子以使用日式琵琶和箏為特點,所以在前半段琵琶和箏獨奏的時候,屏幕一直是黑的,我當時也確實所有注意力都在這兩個樂器上了,他一說我才感覺到是這麼回事兒。但是這個黑屏本身銜接得也太直白了,加上前面提過的畫技問題,背後視頻的整體質量確實是不太高,我在現場看著就有種「挺專業的音樂演奏,配了個業餘又顯眼的視頻,結果整場的質量都被拉到業餘感很強了」的感覺。這方面的進步空間還很大。

      講真我們覺得業餘,約稿老手白鷺雪自己肯定也能感覺出來,但是他沒有用商業流程去對待這些全程參與演出的重要畫作的原因,就在於他並不想舉辦一場單純的演奏會,而是想舉辦一個「不僅是音樂家和演奏者,連畫師也能參與的大規模同人合作活動」。所以我們這些畫師其實也是幻宴Project中的一份子(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可能也正因如此,演出結束後所有演奏員,包括他自己,都出來在大廳和大家零距離互動直到散場。

      白鷺雪一直在強調幻宴「不止是音樂會」之類的概念。其實他放棄掉第一次舉辦音樂會用的「針の音楽団」名義改名為「幻宴Project」,本質上就是兩場活動雖然都是他主辦的東方同人音樂會,但很多重要性質都已經改變了,所以要更名。幻宴Project這個名字有能讓人很容易覺得是《東方Project》活動的印象原因而取,雖然倆字重了,但和國內的幻奏盛宴音樂會沒有關係。他取的大概是「幻想鄉的宴會」之類的含義吧,整場活動特別注重「宴」這個概念,最後結束那一刻「終宴」兩個毛筆大字掛屏幕上感覺特爽。

      相信大家一定也有個疑問:他一個人搞這麼大的活動又收個便宜門票,他不賺錢嗎?圖啥呢?

      白鷺雪很詳細的回答了這個問題。他確實沒賺錢也壓根沒想著賺錢,反而不太敢用這個賺錢。首先在日本如果用東方同人撈錢的話也會被指責,而且白鷺雪自己就屬於「對用東方同人大幅牟利感到不快」的這類。所以他舉辦這個活動是以交流為目的而不是盈利,更不想被誤認為是商業活動招來神主那邊的官司。其次他的社團也還不是非常知名,票價定太高可能有勸退的反效果,而且一旦設定了高票價,觀眾也會對演出效果有高期待,一旦翻車了就會被罵很久(國內的大家都懂吧)。再,票價不同還會影響當日的音樂廳租金。綜合種種問題,白鷺雪作為主辦方不想留下難辦的爭議,所以就算最後演出效果非常好,收到了很多「你票太白菜啦」的評價,他還是老老實實地選擇了為愛發電,作為幻宴Project的第一場賺個口碑。

      舉辦音樂會所需的費用按照日本的規矩,是從演出者那裡收取的。他的樂團是公開招募集結成的,進團需要交一定費用。所以大概是實現收支平衡了吧,太仔細的我沒過問。不過某種意義上,作為音樂會價值大頭的作曲和指揮,訓練樂團之類都是他自己做了,相比完全對外委託的,在金錢上還是節省很多吧。

      為什麼沒有什麼收入也要費盡心機,耗費一整年的時間去幹成這件事?除去顯而易見的「對東方的愛」以外,作為創作者,白鷺雪想讓更多的人能欣賞到自己的作品,這場音樂會就算座位沒有坐滿,來的人也比他的社團一年銷售數量都高。他原話是這樣說的:「やはり一生懸命作った作品はたくさんの人に聴いて欲しいし、評価されたいじゃないですか。」[YH2] (意譯:果然拼命創作出的作品,想讓很多人聽到並且評價不是嗎)。同為創作者,對這種心情真的深有同感,自己耗費心血創作的作品,讓更多的人發現並且得到評價,真的是非常開心,也有繼續創作下去的動力了。而且白鷺雪創作的這種大編制吹奏樂,聽現場演奏和聽音源調出來的效果真的不一樣(儘管他調音源也能調得很好),愛好古典音樂的人們一定懂這種心情。所以白鷺雪做這件事是非常開心的,他一個人從頭監督到尾的「幻宴Project」本身,就是他的作品。

      探究做某件事的動機時,也不能忽視作者的性格。據筆者個人和白鷺雪的密切接觸,我如此評價:他就是個沒有感情的工作狂,骨灰級東方眾。雖然是個宅男,但是除了東方,他幾乎沒入別的坑,也很少寫東方同人以外的曲子。他所深愛的東方、管弦樂這些東西,他真的滿腦子都是這些,與此同時他也少了很多普通人的瑣碎情感,一心撲在東方的創作上。雖然筆者無數次站在自己立場吐槽他是鋼板宅男,但是也真的很佩服他鑽研的那股狂熱勁兒,只有有這股子勁的人才能這樣悶聲幹大事吧。就算在別人眼裡可能覺得他一整年圖啥呢,但是他自己就是樂在其中,那就夠了。什麼樣的人做什麼樣的事,理解了白鷺雪這個人以後也就能理解他的行事了。這是只有他能做的獨一無二的東西。

      同時,幻宴Project的成功舉辦,也和日本豐沛的古典音樂環境息息相關。首先從主辦的角度,在日本大大小小的音樂會數不勝數,ACG題材的也非常多,包括東方主題的音樂會,所以白鷺雪從2017年第一次舉辦音樂會時,就沒有覺得這是件稀奇的事情。那時他還在讀音樂大學,他的同學也有像這樣舉辦個人音樂會的。其次,接觸過相關題材ACG作品的我們也知道,日本音樂教育發達,會演奏樂器的學生很多,能欣賞古典音樂的聽眾也很多,白鷺雪自己也是從學校的吹奏樂部開始接觸音樂的。如此良好的音樂環境,使得他能夠在幾個月內招募到一支自願集結而成的90人大型吹奏樂團,並且通過20餘次的合奏練習,將其打造到了我們在現場聽到的優秀演奏水平,同時他也不必太擔心受眾過少,畢竟兩年前那場免票的音樂會幾乎座無虛席。這次由於收門票及宣傳之類的各種原因,來場大約600人,但口碑賺到了,還是很值得期待下次。

      白鷺雪說幻宴Project還有繼續舉辦的打算。雖然沒有利潤又特別費時費力,他目前沒法開始就計劃下一場,但他確實不想停止。畢竟作為音樂家,自己作曲指揮一整場,這種感覺,我外行想想都覺得太爽了。但我問已經大學畢業、成為專業音樂人的他有沒有做東方同人之外的工作打算,他只能說還沒有:「感覺自己只能創作東方,不知道從自己身上去除東方以後還剩下什麼。」緊接著又說「之前我也說過我不是對音樂藝術感興趣,也不想為了音樂而做音樂,所以『東方』的白鷺雪可能會做些同人音樂,但是沒有了『東方』的白鷺雪是不是不做音樂比較好。」

      筆者作為經歷了很久的痛苦掙扎後,才從滿腦子只有東方同人的狀態,變成「能開始做原創」狀態的創作者,大概確實能理解他深陷其中的感覺。東方同人圈是一個創作者的溫室。雖然完善的同人生態可以給初出茅廬的作者練練手的機會,但局限也如此,在同人的規則下,縱使厲害到白鷺雪這種程度也只能用愛發電,也只能說「我在做二次創作」,他並不能作為一個音樂家為東方同人界以外更廣大的世界所知。筆者個人認為,絕大多數人在畢業之後都面臨著賺錢養活自己的問題,東方同人在日本也很難成為穩定的職業(大手社團只是極少數),創作需要的精力和能力一點兒不缺,卻連回報都不好意思要,作為業餘愛好或是副業是沒問題的,但如果一個創作者將其作為主業,不僅很難得到經濟上足夠的報答,也會磨損創作者寶貴的「原創」能力。尤其像白鷺雪這樣的極其優秀極其有才能的創作者,無論如何筆者還是認為這不會就是他的終點。不過,走出舒適區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我們沒法要求任何別人去改變他自己,只能把一切都交給時間。東方Project的年齡,和我們這些人的年齡也差不多,我們與東方一起成長,無論東方的未來還是我們的未來都是未知數。


    回复
    2楼2020-01-08 21:00
      聊完關於幻宴Project的事情以後,筆者最後問了他一個重磅問題。
      眾所周知白鷺雪第一張東方同人專輯內的很多曲子都是他15歲左右就作出來的,筆者希望這位「天才」能分享一下他是如何開始學習音樂,並在如此年輕之時就能作出如此優秀的樂曲的經驗。希望能對國內感興趣的朋友們有一些幫助。

      白鷺雪:


      嗯……以我的角度來說,我覺得和年齡沒有什麼關係。有從15歲開始寫管弦樂的人,也有從30歲開始寫管弦樂的人,這些有區別嗎,我想沒有。
      被稱為「天才」的孩子長大後也能受歡迎的情況應該不是很多吧。應該有很多藝人和音樂家,雖然年輕的時候很受歡迎,但是長大後就不會成為話題。
      管弦樂確實很難做。但是,我一開始做管弦樂的時候,幾乎就沒覺得困難過。我已經做了近十年音樂了,直到這個年紀我才覺得管弦樂很難。但在早期我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
      在創作的早期階段,我認為「感到困難」已經是讓創作變得最困難的事了。覺得「因為很難所以不想做」的人,只要不做就行了;覺得「不管難不難,想做就做」的人,做就行了。僅此而已。我的話是後者。
      在我身邊,也有比我小的人從初中開始寫管弦樂。這在我們這兒不是什麼稀罕事。因為年齡並不影響你開始創作。(不過成為社會人後忙得抽不出時間也許是原因)
      那個孩子大概也和我一樣吧,不覺得「管弦樂很難」。在反覆的作曲中,逐漸認識到管弦樂的難度,但是這種認識又助長了作曲和編曲的能力。
      畢竟,我和那個孩子為什麼能夠寫管弦樂,答案很簡單:「我喜歡管弦樂。」沒了。
      日語中有句「好きこそ物の上手なれ」的俗語,就是這個意思。
      說著「我想寫管弦樂但是它好難……」而逃避寫管弦樂的人,其實一開始就沒有那麼喜歡管弦樂。在他們逃避的時候,那些真的覺得管弦樂的聲音「好酷!」「喜歡!」「我也想做到!」這樣熱情洋溢的孩子們一步步開始創作了。
      我初中和高中都在吹奏樂部,在此期間受到了很多樂曲的影響。尤其是意大利作曲家奧特利諾·萊斯皮基的樂曲。他不是吹奏樂的作曲家,而是管弦樂的作曲家。但他的管弦樂曲經常被編曲成吹奏樂演奏。具體來說就是〈交響詩 ローマの祭り〉和〈シバの女王ベルキス〉兩首吧。(拿不准曲名,先不譯了)這兩首曲子都是為管弦樂隊譜寫的,但在管樂團中經常演奏吹奏樂編曲版。
      這些樂曲是帶有故事和背景的,名副其實的「標題音樂」。因此,樂曲雖然豐富多彩,但另一方面需要很高的技術,演奏起來非常難。我瞭解到這些曲子作為故事性豐富的音樂的魅力,也清楚了那個情節和景色用音樂詳細表現出的技法的魅力。所以,「怎麼寫音符才能發出這樣的聲音呢?」我看著總譜分析了很多。另外,由於吹奏樂版的信息不充分,原曲管弦樂版本的總譜也讀了。我覺得我的技術是通過閱讀很多這樣的音符,再將其打入DTM試著再現來磨煉的。當然,不僅僅是這兩首,但是從這兩首曲子中受到的影響還是很大的。我現在還經常聽。
      確實,大編制的管弦樂和吹奏樂既複雜又難。
      但是,像這樣分析各種樂曲,用自己的雙手將其輸入DTM再現的時候,我幾乎從沒想過「很難」之類的。倒不如說那就像冒險一樣,一頁一頁,工作不斷推進,越來越有趣和令人興奮了。



      聽完白鷺雪的講述,在對他瞭解了更多的同時,也不難理解他為什麼能一路走來,創造這些令我們驚歎的作品。他是真心的熱愛音樂,熱愛就是上天賦予他最出眾的天賦。
      他的社團「針の音楽」仍然作為東方同人社團在繼續活動,我們有充分的渠道欣賞到他的作品並支持他。在日本的朋友們可以期待下一屆幻宴Project的舉辦,在中國的朋友們可以期待此次音樂會的錄像CD及針の音楽其他作品的中文版引進。白鷺雪非常喜歡中國,也很有可能會再來參加中國的東方同人活動。這位優秀的東方狂人音樂家值得我們對他的期待。


      回复
      3楼2020-01-08 21:00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1-08 21:01
          我快乐了,你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1-08 21:21
            热爱真的很重要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1-08 21:58
              给幻奏贡献曲子再多些 好吗(在50%以内


              回复
              8楼2020-01-08 22: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1-08 22:53
                  瞻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1-09 11:08
                    我超喜欢白鹭的编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1-09 12: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09 13:27
                        “帮他画过不少CD用图”
                        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1-09 14:58
                          a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1-09 17:38
                            白鹭雪老师果然厉害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1-10 0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1-10 02:44
                                白鹭雪老师的曲子超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1-12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