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吧 关注:253,452贴子:3,353,218

《重生八零之盛宠小娇妻》许佳 唐珏 txt完结全文阅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重生八零之盛宠小娇妻》许佳 唐珏 txt完结全文阅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29 20:55
    muzi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29 20:56
      146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29 20:56
        合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29 20:56
          +v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29 20:56
            幼儿园老师解芸看到许佳人的反应,更加不耐烦:“赵大妈,你也看到了,这孩子真的不合群。你的话都不听,更别说我们老师的话了。你还是领回去吧。”
              “解老师,孩子还小,能不能再给个机会……”
              许佳人此时已经听不清声音了,她脑中一片空白,内心惊涛骇浪。
              丫蛋,她的小名!
              眼前这位被称为赵大妈的老人,是记忆中别人对姥姥的称呼。
              至于年轻人女人许佳人没什么印象。
              不过刚才姥姥说“在幼儿园抓了别人家孩子的脸”?
              这件事她是有点印象的。
              但是,那是发生在她4岁时候的事情。
              因为这件事,许佳人离开了幼儿园,由姥姥一直带着直到小学。
              可这些幼年时的事,怎么会再发生呢?
              梦,她一定是在做梦!
              许佳人这么想着,手狠狠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29 20:56
              钻心的疼让她“哎呦”痛呼出声。
                疼啊,非常疼。
                “丫头?你在干嘛啊?这孩子,你干嘛掐自己啊?”
                赵大妈以为自己外孙女是自责才会这样子,心疼万分的握住了她的小手,“要是实在不行,咱就不上幼儿园了。行不?姥姥带你回家。”
                手上传来的温度,让许佳人想起了失去知觉的最后一幕。
                也许,这一切不是梦——
                “名扬,你这又来哪一出,搞得这么神秘?”
                许佳人嘴上这么说,可嘴角却一直上扬着。
                实际上,她很是期待刘名扬准备的惊喜。
                今天是她的生日,刘名扬专程驱车十几公里来到他们共同创建的佳名山庄,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三天前,她更是得知刘名扬订购了一只价值不菲的鸽子蛋钻戒……
                她今年已经35岁了,真的很期待能够穿上嫁衣……
                “你站在这里,等下我。”刘名扬在耳边轻声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29 20:56
                许佳人心里猜测,刘名扬之所以蒙着眼,肯定是要拿出那枚鸽子蛋的钻戒给她一个惊喜。
                  她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乖乖点头。
                  哐当——
                  耳边传来铁门合上的沉重声音。
                  “名扬?”
                  许佳人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试着唤了一声。
                  “佳人,抱歉,我不得不这么做。”刘名扬略带愧疚的声音。
                  愧疚的语气可不是求婚该有的!
                  一把扯下眼罩,许佳人这才看到自己站在一间废弃的房子里。
                  她几步跑到门口,发现金属的大门从外面锁住了。
                  “刘名扬?!你这是干什么?”许佳人大喊着试着想要拉开大门,可是铁门被牢牢锁住从里面根本不可能打开。
                  “佳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29 20:57
                  铁门的上的小窗口露出刘名扬带着愧疚的脸。
                    “刘名扬,你到底想干什么?”
                    “很感谢你这11年陪伴在我身边,但是……我不可能娶你。”
                    许佳人怔住,“你在说什么?今天你叫我来不是为了求婚吗?”
                    “求婚?”
                    刘名扬听到这个词,像是听到笑话一样,笑了出来,“佳人,你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但绝对不是男人想要娶回家当老婆的女人!”
                    “什么?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你不明白吗?你没学历没背景,16岁就被人玩烂了。你认为我会娶一个这样的女人吗?”
                    “可是那钻戒……”
                    刘名扬明明订购了一只价值不菲的钻戒啊。
                    “钻戒是给配得起它的女人的,许佳人,你不配!”
                    刘名扬说着点着了手中的打火机,随手一扬,周围外面顿时出现了火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29 20:57
                    刘名扬不止不想娶她,还想要她死!
                      意识到这一点,许佳人立刻说道:“名扬,你不娶我没关系,放我出去。我一定不会纠缠你的。你放心。”
                      “放心?你和我在一起十一年,外人早就把我们捆绑在一起。我不娶你就成了薄情寡义,叫我娶你就是让我成为笑话,最好的选择就是你从世界上消失!”
                      刘名扬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愧疚被狠毒代替,“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会给你买一块墓地,一定会让你风光体面的离开。”
                      “刘名扬!你疯了?放我出去!”许佳人拍着门大喊。
                      可惜,外面加了助燃剂的火苗蹿的很快,不一会儿一股股黑烟就进了这间屋子。
                      没几分钟,许佳人的意识就渐渐模糊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29 20:58
                      ☆、第二章 吓到了人了

                        “水——我要喝水——”
                        许佳人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放在烤炉上面,快要被烤焦了。
                        嗓子干的像是堵了一团火要喷一般难受.
                        “来,喝水了。慢一点啊。”耳边是温和慈爱的声音。
                        喝了几大口,嗓子的疼痛稍稍缓和了一些。
                        许佳人试着想要睁开眼,可眼皮沉的根本睁不开,没挣扎几下,她又不受控的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外面阳光正好。
                        明媚温暖的阳光透过一扇布满了灰尘的小窗挤进屋子。
                        恰好落在许佳人的指尖上,温暖的感觉让她的意识渐渐恢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29 20:58
                        强忍着要头痛,许佳人慢慢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
                          头顶墙皮脱落中成了花脸的天花板,窗户下紧靠着床边放着一台蒙着蓝色碎花布的老式缝纫机。
                          这间不足十几平米一眼望到头的单间屋子里,摆放着各种生活的杂物——
                          洗脸盆,两张老式的单人靠背沙发,掉了漆的小桌上放着一台老式收音机,还有门后摞起来的几口破旧的木头箱子……
                          破旧,狭窄,甚至有些脏乱的屋子,让许佳人恍若隔世。
                          这间破落狭小的屋子她很熟悉,这里正是她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多少年后,她努力去忘记过去的一切,可幼年时生活过的这间屋子,却深刻的存在她的记忆里。
                          只是,她有些搞不明白,现在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许佳人正在疑惑着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时,门从外面被人打开,赵大妈提着一个的确良的布兜进屋了。
                          看到坐在床上的许佳人,她立刻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
                          “不烧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29 20:58
                          赵大妈摸完许佳人的额头,又摸了下自己的,终于放心的长吁了一口气。
                            许佳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紧紧握住。
                            “姥姥?你是姥姥吗?”
                            “你这孩子不是烧傻了吧?我不是姥姥还是谁呢?”
                            赵大妈轻轻拍着小手,从自己提着的布兜里拿出一个桔子,笑眯眯说道:“丫头,你看这是啥?”
                            “桔子。”许佳人吸了吸鼻子乖巧回道。
                            “真聪明,都认识桔子了呦。”
                            赵大妈称赞的说道。
                            桔子是个普通的水果,可放在80年代的西北小城,这可是个金贵的东西。
                            许佳人记得,这一个桔子的价钱可是能买七八个苹果了呢。
                            “张嘴,吃个桔子,病就好了。”
                            赵大妈仔细剥好了桔子,给许佳人喂了一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29 20:58
                            酸酸甜甜清凉的桔瓣,让许佳人胸口的灼热和头痛都缓解了不少。
                              吃了几口她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得很好,一个梦都没有做。
                              再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朦胧微亮的天色。
                              她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不过,这次醒来她觉得自己脑袋清醒了不少。
                              周围的一切不再是模糊不清的画面,开始越来越清晰。
                              她转头就看到姥姥睡在她的身边。
                              许佳人干脆转了个身,静静看着这个早已在她记忆深处尘封很久的老人。
                              如果细数她人生中的遗憾,姥姥去世前她没有能见最后一面绝对算是一桩。
                              年少时的叛逆和离家,让这个一手带她长大的老人心痛不已。
                              多年后,许佳人总是会自责当初对姥姥没有尽孝。
                              她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重来,她一定不再对这个老人乱发脾气,更不会嫌弃她的“唠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29 20:59
                              这个奢侈又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没想到竟然成真了。
                                上苍似乎给了她这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许佳人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姥姥的手。
                                赵大妈本就睡觉很浅,感觉到手上有动静,立刻就醒来了。
                                “你这孩子,怎么醒了也不叫我呢?”
                                “是不是饿了?”
                                “是不是想要拉尿啊?”
                                “肯定是饿坏了,昨天什么都没吃,等着啊,姥姥现在就起来给你做饭。”
                                赵大妈一边问着一边开始起床穿衣。
                                一切都如同记忆中的样子,她儿时记忆中零星的画面里,姥姥总是在问她是不是饿了,是不是想要去厕所,是不是……
                                “姥姥——”许佳人也跟着坐起来。
                                “快钻被窝里,这么冷你起来干嘛阿?”赵大妈一看小家伙也跟着起来,紧张的顾不得自己穿衣,赶紧催促许佳人进被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29 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