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吧 关注:1,960,276贴子:16,345,391
  • 6回复贴,共1

《重生八零之盛宠小娇妻》全文阅读 许佳人🆚唐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重生八零之盛宠小娇妻》全文阅读
许佳人🆚唐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2-29 17:38
    第一章 梦境还是真实

      许佳人低着头仔细研究着自己的手。
      这双黑乎乎的手看起来实在是倒胃口。
      手指甲附近长着许多倒刺,指甲缝里还残存着黑乎乎的泥巴……
      最重要的是,这双手很小,一看就是小孩子的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见鬼了吗?
      左看看,右看看,握拳,摊开,抬起,落下。
      翻来覆去研究了一遍,这双手分明就是此刻她控制的啊。
      只是,她已经35了,怎么可能有这双小孩子的手呢?
      “赵大妈,这孩子我们幼儿园真的不能留下。”
      耳边细糯带着一丝愠怒的声音传入耳中。
      坐在老旧长椅上的许佳人闻声抬起头,眸光望向了说话的人。
      说话的是个年轻女人,看她的容貌也就二十初头的样子。
      不过,这个女人的衣品和发型让许佳人实在有些无力吐槽。
      两条粗粗的麻花辫垂在胸前,土了吧唧的辫子上还绑着两条红绸子当装饰?
      这女人是来唱年代戏的么?
      再看她身上那件碎花衬衣,布料还是许佳人小时候见过的“的确良“。
      这早就淘汰的“老古董”布料竟然还有人穿着?
      许佳人心里吐槽:这女人真是个奇葩。
      “丫头,过来。”
      一道慈祥带着些许乡音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许佳人的思绪。
      存在于记忆里熟悉的声音,让许佳人震撼又迷茫。
      循声望去,她注意到在这个“奇葩”女人的身旁,站着一位六十初头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老太太正微笑着扬手示意许佳人过去。
      看到不远处的这位老人,许佳人大脑一片空白彻底怔在了原地。
      眼前这位老人家,她太熟悉了。
      那不是她回忆中一直思念,从小抚养她长大,却早已去世了十几年的姥姥么……
      她怎么可能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姥姥?”
      许佳人揉了揉眼睛,声音颤抖着唤了一声。
      赵大妈只觉得今天自家外孙女有点怪怪的。
      见她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赵大妈干脆走了过去。
      “丫蛋,你给解老师道个歉,让她原谅你呗?咱们下次不抓人家小朋友的脸了,好不好啊?”
      赵大妈轻抚着许佳人的额头语调平缓,希望外孙女能听话。
      可谁知许佳人就跟傻了一样,呆坐在长凳子上呆呆的盯着她一句话都不说。
      幼儿园老师解芸看到许佳人的反应,更加不耐烦:“赵大妈,你也看到了,这孩子真的不合群。你的话都不听,更别说我们老师的话了。你还是领回去吧。”
      “解老师,孩子还小,能不能再给个机会……”
      许佳人此时已经听不清声音了,她脑中一片空白,内心惊涛骇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2-29 17:40
      ☆、第二章 吓到了人了

        “水——我要喝水——”
        许佳人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放在烤炉上面,快要被烤焦了。
        嗓子干的像是堵了一团火要喷一般难受.
        “来,喝水了。慢一点啊。”耳边是温和慈爱的声音。
        喝了几大口,嗓子的疼痛稍稍缓和了一些。
        许佳人试着想要睁开眼,可眼皮沉的根本睁不开,没挣扎几下,她又不受控的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外面阳光正好。
        明媚温暖的阳光透过一扇布满了灰尘的小窗挤进屋子。
        恰好落在许佳人的指尖上,温暖的感觉让她的意识渐渐恢复。
        强忍着要头痛,许佳人慢慢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
        头顶墙皮脱落中成了花脸的天花板,窗户下紧靠着床边放着一台蒙着蓝色碎花布的老式缝纫机。
        这间不足十几平米一眼望到头的单间屋子里,摆放着各种生活的杂物——
        洗脸盆,两张老式的单人靠背沙发,掉了漆的小桌上放着一台老式收音机,还有门后摞起来的几口破旧的木头箱子……
        破旧,狭窄,甚至有些脏乱的屋子,让许佳人恍若隔世。
        这间破落狭小的屋子她很熟悉,这里正是她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多少年后,她努力去忘记过去的一切,可幼年时生活过的这间屋子,却深刻的存在她的记忆里。
        只是,她有些搞不明白,现在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许佳人正在疑惑着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时,门从外面被人打开,赵大妈提着一个的确良的布兜进屋了。
        看到坐在床上的许佳人,她立刻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
        “不烧了。”
        赵大妈摸完许佳人的额头,又摸了下自己的,终于放心的长吁了一口气。
        许佳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紧紧握住。
        “姥姥?你是姥姥吗?”
        “你这孩子不是烧傻了吧?我不是姥姥还是谁呢?”
        赵大妈轻轻拍着小手,从自己提着的布兜里拿出一个桔子,笑眯眯说道:“丫头,你看这是啥?”
        “桔子。”许佳人吸了吸鼻子乖巧回道。
        “真聪明,都认识桔子了呦。”
        赵大妈称赞的说道。
        桔子是个普通的水果,可放在80年代的西北小城,这可是个金贵的东西。
        许佳人记得,这一个桔子的价钱可是能买七八个苹果了呢。
        “张嘴,吃个桔子,病就好了。”
        赵大妈仔细剥好了桔子,给许佳人喂了一瓣。
        酸酸甜甜清凉的桔瓣,让许佳人胸口的灼热和头痛都缓解了不少。
        吃了几口她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得很好,一个梦都没有做。
        再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朦胧微亮的天色。
        她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不过,这次醒来她觉得自己脑袋清醒了不少。
        周围的一切不再是模糊不清的画面,开始越来越清晰。
        她转头就看到姥姥睡在她的身边。
        许佳人干脆转了个身,静静看着这个早已在她记忆深处尘封很久的老人。
        如果细数她人生中的遗憾,姥姥去世前她没有能见最后一面绝对算是一桩。
        年少时的叛逆和离家,让这个一手带她长大的老人心痛不已。
        多年后,许佳人总是会自责当初对姥姥没有尽孝。
        她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重来,她一定不再对这个老人乱发脾气,更不会嫌弃她的“唠叨。”
        这个奢侈又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没想到竟然成真了。
        上苍似乎给了她这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许佳人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姥姥的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12-29 17:40
        赵大妈本就睡觉很浅,感觉到手上有动静,立刻就醒来了。
          “你这孩子,怎么醒了也不叫我呢?”
          “是不是饿了?”
          “是不是想要拉尿啊?”
          “肯定是饿坏了,昨天什么都没吃,等着啊,姥姥现在就起来给你做饭。”
          赵大妈一边问着一边开始起床穿衣。
          一切都如同记忆中的样子,她儿时记忆中零星的画面里,姥姥总是在问她是不是饿了,是不是想要去厕所,是不是……
          “姥姥——”许佳人也跟着坐起来。
          “快钻被窝里,这么冷你起来干嘛阿?”赵大妈一看小家伙也跟着起来,紧张的顾不得自己穿衣,赶紧催促许佳人进被窝。
          这孩子身体不好,总是发烧生病,前天从幼儿园回来就一直发烧昏睡,昨天才退了烧,赵大妈可不敢大意了。
          将许佳人身上的被子仔仔细细盖好,赵大妈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睁着大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孩子,赵大妈吓唬说道:“可不敢从被窝里直接爬起来,你这病才刚好要注意啊。再感冒了姥姥可就要带你去打针了,知道没?”
          “嗯。知道了。”许佳人吸了吸鼻子应道。
          其实她刚才很想要抱抱姥姥,没想到却让姥姥这么紧张。
          等到赵大妈穿好衣服,叠了被子,许佳人才被允许从被窝里起来。
          看到姥姥拿着衣服要帮自己穿,许佳人下意识开口说道:“姥姥,我自己穿吧。”
          赵大妈手上一顿,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自己穿?”
          这孩子又说胡话了,她哪里会自己穿衣服呢?
          虽然已经四岁了,但是她从来都没让许佳人自己穿过衣服。
          “嗯,姥姥,以后我自己穿就好了。”
          许佳人拿起衣服娴熟的穿戴好,又拿起床上的毛裤穿好,最后又下地穿鞋,连带着系好了鞋带。
          等她做完这些,一抬头才发现姥姥眼神直勾勾盯着她。
          “姥姥?你怎么啦?我穿好了。”
          “哦——你穿……穿好了?”
          这孩子刚才穿衣服的动作利索的跟大人一样啊。
          可是前一天,她还是连穿衣服伸胳膊都要她在旁边提醒才会的……
          “姥姥?我穿好了。”许佳人跳下床,转身将床上的小被子也叠好。
          “丫蛋啊?是你吗?”赵大妈有点慌了。
          许佳人并不知道她刚才这一串动作,放在姥姥眼里是多惊悚。
          一个前一天连衣服都不会穿的孩子,第二天不但会穿了衣服鞋子,还动作娴熟?
          甚至连从来都不用她叠的被子也会叠了?
          “姥姥?你怎么啦啊?”
          许佳人不明所以,叠好被子又问道:“姥姥,厕所在外面对吧?我去下厕所就回来。”
          “去……外面?”
          赵大妈看了看屋门背后放着的小痰盂,又瞧了瞧利索出门的小小背影,手开始抖起来……
          完了完了,这孩子一定是中邪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2-29 17:41
          许佳人上了厕所回来,姥姥匆匆忙忙要出门,说是给她买早饭去。
            她也没多想,自己坐在沙发上拧开了桌上那台破旧的老式收音机。
            直到姥姥带着个留山羊胡,头发花白的老头回来的时候,她才隐约意识到,自己起床后自以为“懂事”的举动,竟然闯了祸。
            “师傅啊,我说的就是这个孩子,你看看。”
            赵大妈一进门就带着哭腔指了指沙发。
            “姥姥?这是谁啊?”许佳人一头雾水的问道。
            她可以很确定,这个留着山羊胡佝偻着脊背,又黑又瘦的老头她绝对不认识。
            “你到底是谁?快点离开我家丫蛋!听到没?”赵大妈高声呵斥道。
            赵大妈的声音很大,可许佳人从姥姥有些劈了的嗓音里还是听出来了她的恐惧。
            姥姥在害怕她?!
            “师傅啊,你快看看,这孩子平时穿衣服穿鞋子都不会,昨个发了烧今天一起来不但这些都会了,还连被子都叠了!”
            赵大妈脸上掩不住惊慌失措的催促。
            沙发上的许佳人听到这里可算是明白了。
            她今早起来“太懂事了”,所以让姥姥以为她出了什么问题。
            而这个跟在姥姥身后的瘦老头,很明显就是个江湖骗子呗。
            “姥姥,我是佳人啊,你的丫蛋!”许佳人一脸委屈的说道。
            赵大妈听到孙女的声音,想要往前一步,却被一同来的瘦老头伸手拦住了。
            “别急着过去。我先化解下才行。”瘦老头一边说着,从油乎乎的军绿色棉衣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纸。
            “拿个洋火。”瘦老头嘴里念叨了几句后,吩咐道:“把这个烧成灰,让她喝了。”
            “好!好!”
            赵大妈惶恐又小心的双手接过了黄纸,小心翼翼的按照老头的吩咐去坐了。
            当姥姥捧着一碗加了黄纸灰的水在面前时,坐在沙发上的许佳人快要憋不住骂人了。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姥姥这么愚昧无知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2-29 17:41
            脏东西?
              她身上再有脏东西,也不及那老头的手指甲和油乎乎的衣服脏啊。
              这种神。棍就该抓起来。
              “丫蛋,来把这个喝下去,喝下去病就好了!”
              “姥姥我不喝!”
              这东西喝下去,她没病都要有病了。
              “丫蛋——”
              “别和她废话,灌下去!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瘦老头说完,也走了过去,二话不说就用手扳住了许佳人的头。
              “你放开!!”许佳人挣扎喊道。
              “快!就是现在,给她灌下去!”瘦老头催促道。
              赵大妈咬了咬牙,捏着许佳人的腮帮子,将碗里的纸灰水倒进了孙女的嘴巴里。
              “咳咳咳——”
              许佳人被那黏乎乎的纸灰和呛鼻的味道,呛的剧烈咳嗽起来。
              “好了,你再观察观察,如果一切正常了,那就没事了。如果再有反常的,怕是还得喝几次。”瘦老头叮嘱说道。
              “那行,谢谢师傅啊。这得给你多少钱呢?”赵大妈感激问道。
              “看你也不容易,给个五毛钱算了。”瘦老头大发善心的说道。
              “五毛啊……”赵大妈有些肉疼。
              这五毛钱可够她和丫蛋三四天的饭菜钱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啊,谁叫自家孙女招了不干净的东西呢?
              咳嗽好不容易止住的许佳人,这会儿恨不得把这个老头暴揍一顿。
              小时候她和姥姥过的贫苦,一根五分钱的冰棍都很少吃。
              现在一次给出五毛钱,那绝对是一大笔钱了。
              瘦老头刚接过钱,就感觉到了一道视线在盯着他。
              转头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小姑娘,用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正瞪着他。
              也不知道怎么地,明明是个小孩子,他却被这孩子看的有点脊背发凉。
              该不会,这孩子真的有问题吧?
              “这孩子怕是还要……”
              “姥姥?这个人是谁啊?”
              瘦老头刚开口,就被稚嫩的声音给打断了要说的话。
              赵大妈赶紧放下手里的碗,问道:“丫蛋,你好点没了?有没有啥不舒服的?”
              本来没啥不舒服,刚才喝了那碗纸灰水问题就大了。
              不过,许佳人不会怪姥姥,她知道姥姥这是担心她。
              “姥姥,我好多了。不过这个爷爷是谁啊?我没见过。”许佳人一脸懵懂好奇的表情问道。
              “这是姥姥的一个朋友。”
              赵大妈看到孙女没啥问题,转身说道:“我送你出去吧?”
              瘦老头点头应了一声,可他还是忍不住暗暗观察着沙发上的这个女娃。
              也不知是不是他多想了,他总觉得这女娃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邪气。
              “赵婶?你确定这丫头好了?”
              瘦老头往前走了两步,脚下停住不放心的问道。
              赵大妈被问的怔了怔,看了看沙发上精神还不错的孙女,不解问道:“柴叔,你这是啥意思?”
              “那脏东西说不定根本没走呢?万一我走了,她再出来咋办?”瘦老头盯着许佳人蹙眉问道。
              “这……”
              赵大妈被问的犹豫起来。
              一看姥姥又要被这老头骗了,许佳人赶紧喊道:“姥姥,你不是说给我吃的么?我饿了……”
              “好好,姥姥这就给你拿。”
              赵大妈一边从地上的锅里拿出烙的馍,一边问道:“柴叔,你要不要吃点?”
              “不了。我忙完这儿还有别人请我呢。就走了。”
              “柴叔,我看这孩子精神头还不错。要不今天就这样了?要是再有不对,我再去找你。”赵大妈赔着笑说道。
              柴老头看了眼乖巧坐在沙发上吃着馍馍的小女孩,想了想点头:“行吧,要是再有反常,你就来找我好了。”
              “好!那我送送你。”赵大妈客客气气的送柴老头出门了。
              等到门关上,许佳人原本乖巧懵懂的小脸瞬间结冰。
              柴叔?她身上有脏东西?还骗了姥姥的五毛钱?
              这个老头她是记住了,五毛钱她也一定得讨回来!
              刚才她听广播已经确定了现在是88年,也就是她四岁的时候,这五毛钱绝对是一大笔钱了。
              尤其是对姥姥和她来说。
              不过,在她的记忆中真的对这个老头毫无印象,如果真想要讨回钱,恐怕还要费一番功夫呢。
              许佳人想到这儿,拿起手中的馍馍往嘴巴里填了一大口。
              既然现在她真的回到了小时候,那不就等于重活了一次?
              如果真的是那样,她的人生是不是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结局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2-29 17:42
              加胃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2-29 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