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大切吧 关注:93贴子:5,469
  • 20回复贴,共1

【戬心戬】前妻套路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初定小片段撒糖向(因为电视剧太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23 08:43
    为什么是戬心戬呢,因为我喜欢寸心主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23 08:4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12-23 12:29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25 07:40
          注意避雷:
          1. 本文欢脱无文笔,瞎写产物;
          2. 本文寸心非常主动,非常非常主动;
          3. 作者本人二哥粉,感情上倾向二哥;
          4. 小甜饼,小甜饼,就算虐也是虐二哥,而且只虐一小下;
          5. 如果本文不坑,就一定是he~
          6. 尽量做到不黑任何人!
          ————————————
          寸心粉离我远点,我害怕!
          ————————————

          【1】
          新天条被沉香一斧头劈了出来。
          一时间,这条新闻把整个天庭闹得沸沸扬扬,但其实并没能在凡间翻起多大浪,虽然说获益的主要对象是凡人。
          他们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在昔日天庭的绝对威压之下抬起了头。
          也不会知道大晚上的,居然有条粉色的龙从西海溜了出来。
          这条龙在西海上空来来回回上上下下转了几圈,终于还是向着灌江口飞去了。
          一路上她进行了一番思考:首先,杨戬不可能这么快就下凡,因为他好歹是司法天神,新天条出世,他肯定要在天上忙活一阵;其次,如果她早点去灌江口蹲着,或许可以在他回来的时候来个不经意的浪漫偶遇;最后,她还得准备一下小礼物小惊喜什么的,毕竟杨戬是个毫无自觉的直男,当年哄她,来来去去只会摘花来送。
          呵,花有什么好的,又不能吃。粉龙——哦,其实我们可以称呼她为敖寸心,简称寸心——略带郁闷地回想了一下当初,杨戬捧着一束丁香花半蹲在她面前,眼底含笑,说了一段不怎么样的情话……
          粉龙突然烧成了红龙。
          杨戬这个男人不解风情到了一定境界,他能说那么长一段情话,一定不知道打了多久的腹稿,而且字字句句都是发自肺腑。何况,何况……寸心咽了一下口水,其实杨戬比那丁香花好看多了。
          唉,唉,可惜都是想当初。现在他们和离了,连个最起码的名分也无……如果那时候她能有今天的觉悟,或许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
          想着想着,灌江口就到了。寸心啪叽落地化人,居然看见杨府已经被搬回来了。
          杨府……她正仔细端详着这两个字,眼前那黑沉沉的大门蓦然打开。
          杨戬愣在了原地。寸心也是。
          但寸心毕竟做过心理准备,反应快,迅速从旁边摘了一束野花捧在胸前,顺便脸上绽开一抹灿烂的微笑。
          刚刚谁说的摘花是不解风情来着?!


          回复
          5楼2019-12-30 17:41
            【2】
            晨光熹微,花瓣上还带着露水。
            清凉的露水顺着花瓣下垂的角度,缓缓滴落。
            灌江口太安静了。寸心似乎听见了露珠落地的声音。
            (之后补)


            回复
            6楼2019-12-30 17:51
              (接上)
              两人之间相距几丈,也相距八百年光阴。
              杨戬比从前还要瘦一些,眉宇间没有从前那惯见的点滴忧虑,却被这清晨的淡薄日光衬得有些冷清。
              可惜寸心看不到自己。如果她能看到,或许就会发现,他们这对曾经的怨偶,如今的表情十分相似。
              冷清而淡然。
              这是八百年和离,带给他们的愁绪。尽管寸心自己强作快乐,但其实这愁思,早就在她心中生根发芽,潜移默化中纠缠着她,未能有片刻放松。
              寸心犹豫少许,向杨戬迈出了第一步。
              这一步,就是开始。
              新的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30 21:52
                【3】
                寸心在杨戬跟前驻足。
                杨戬凝视着她,看着她越走越近,视线随着她的停步而稍微低垂几分,只把她看得脸颊飞红。
                他若是无视她,或者扭头就走,或许寸心还知道该怎么对他撒泼打滚求抱抱。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深深望着她。
                深邃的目光,仿佛穿过了八百年岁月,停留在了西海诀别的那个凄凉的黄昏。
                寸心只能低了一下头,抿着唇,将那一束野花抬高一些,做出了一个看似非常虔诚的献花的动作。
                同时别开一点视线,语气中不无别扭:“还……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要是敢说不记得,我今天就把你杨府闹得鸡犬不宁!寸心对自己的本事很有自信,毕竟她曾经就是这么闹的。
                然而杨戬却没有回答她的话。
                寸心眼睁睁看着杨戬把花接过去了。
                他一个大男人,传说中的三界第一战神,现在手里捧着一束乱七八糟的野花,竟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还令人看着,觉得他分外好看。
                颜控寸心秒秒钟沦陷了。她猛然想起,当初她看上杨戬,最早就是看中了他的皮囊。
                虽然以貌取人很浅薄,但这偏偏就是最现实的爱情来源。
                之一,哼。
                没办法了,这个男人竟然该死的好看。
                正发呆时,杨戬稍微偏了一下身子,给她让了一条路出来。
                他说:“进来坐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30 22:07
                  【4】
                  阔别近千年,杨府的摆设依然如故,除却一点曾作为真君神殿的冷酷痕迹,比如院中花草尽数被拔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但愿杨戬也是。
                  寸心看着他把那一束不怎么好看的野花插进花瓶,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她只好磨磨蹭蹭地跟着他在桌边坐了下来,却避开了主位。
                  其实杨戬身边的那个位子才是她以前坐惯了的。今天重回杨府,却已经身份大变。
                  身为一个客人,她当然不应该坐在主位。只是如今想来,纵使当初曾有过千万般难解是非,她也还是意难平。
                  便干脆不加言语,从善如流端起茶杯,闷头慢慢抿着。
                  寸心也不是很有勇气直视杨戬。略微抬起一点视线,但见那束野花在花瓶里安分得有些拘谨。
                  一时间氛围有些尴尬。西海囚禁八百年,寸心想过很多话要对杨戬说,可是到了当口,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算了,算了,要么还是用最俗套的话来起头吧。
                  于是寸心终于舍得放下茶杯,深吸了口气——
                  “你在西海好吗?”
                  先开口的居然是杨戬。寸心差点被自己吸进来的一口气呛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杨戬的开头和她想的一般无二的俗套。
                  在西海好吗?能不好吗?杨戬把所有的错都一个人担起来了,三界之中只要是个人都以为是杨戬忘恩负义在先。哪怕是那些负责看守的虾兵蟹将提到她,也都是摇头叹惋,能把杨戬变着花样骂上几千遍不带重样。是以对她加倍尊崇,八百年来她竟是从未听过半句重话。
                  也正因如此,寸心才能静下心来,把他们这段绵延千年的折磨反复想了无数遍。一开始她只是抱着寻找祸根的心态,但时间愈久,她就愈是发现,这段婚姻里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罪魁。
                  他们两个人都是受害者。没有人清白无辜,可也没有人论罪当诛。
                  所以寸心才会想着,是不是该再给她自己一个机会,争取把他追回身边来。但至于杨戬怎么想,她其实并不是那么确定。
                  他是一个过分深沉内敛的人。寸心自认,如果没有杨婵那样一副柔软似水的心肝,哪怕和他相处再久,可能也难读懂他的真意。
                  她迈出了第一步。之后怎么办,就交给命。
                  寸心强压滚滚心绪,慢慢地答了一句:“我挺好的。你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然而她刚刚说完,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一不小心又问起天庭的事情来了……这一直是杨戬的忌讳。会不会让他误会自己还是当初那个不懂事的三公主?
                  可是说出口的话又不能咽回去。看来今天八成是白来了,寸心只能认栽。
                  然而就在她悔不当初的时候,杨戬好似全不在意,略微叹了口气,说:“一切都很顺利。”
                  寸心敏锐地察觉,他虽然说“很顺利”,其实语气还是有些犹豫的。奈何她现在似乎真的没什么立场再去深究杨戬的私事。
                  是的,说到底,那只是杨戬的私事,而她是他的前妻,一个外人。
                  寸心就没再问下去。可就在两人这尴尬的沉默之中,抿在唇上的茶水已经渐渐凉了。
                  她默然想到了一个词——人走茶凉。
                  难道这就该走了吗?不,什么进展也没有,她不甘心。得再拣点什么话来说才行。
                  于是便问:“这么早,刚才是想去哪里?”
                  杨戬却不知在想什么,目光似有些游离,被她一句话唤回了心神:“……我是想去一趟梅山。”
                  梅山?奇怪,昔日的好兄弟居然不一起回灌江口?现在又没人赶他们走。却同样是私事,不提。只好又难堪笑道:“那……你现在一个人住?”
                  寸心心房里那个小寸心猛然捂住了脸。这是什么问题?说得好像她想留下来一起住似的。不过安啦安啦,以杨戬不解风情的程度,他断然不会想得那么深入——八成只会觉得她多管闲事。
                  ……要不,杨戬你还是想深入点吧?
                  但杨戬好像没有针对此问深入思考的机会。因为寸心立刻就听见外面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黑衣的哮天犬和绿衣的玉鼎真人一道冲了进来。


                  回复
                  9楼2019-12-31 14:47
                    “主人!”
                    “徒儿啊!”
                    结果,身着红衣的寸心在这个整体色调黯淡的房间里分外引人注目。
                    然后就尴尬了。
                    号称三界第一智者的玉鼎真人反应最快,迅速给自己打起了蒲扇,同时往脸上挂了一个紧张兮兮又不尴不尬的笑容:“是寸心啊~你来看杨戬啊?”
                    “不许看!”然后就是哮天犬,“三姐说了,我主人不能给人看!”边说还蹲在杨戬身边,哭丧着脸抱住了他的胳膊。
                    等一下,这又是发的哪门子疯?
                    或许是秉承西海皇室(?大概哦)良好的教养,更或许是出于对重新追求杨戬的决心,寸心完全没有发作的迹象,不过就是嘴角抽了一抽,就起身告辞:“既然这样,那我就……”一面说一面看向杨戬,“我就先回去了。”
                    能不回去吗?与其稀里糊涂地留下来不被待见,还不如赶紧溜号,原地踏步总比倒退来得好。
                    杨戬亦看了她一眼。不大明了的心思大概转了几个的圈,终于说:“……让哮天犬送你回去吧。”
                    哮天犬?!寸心连忙拒绝:“不,不必了,我自己能回去。”然后又不死心地往杨戬身边凑了凑,拿膝盖撞他胳膊一下,然后坐回去附在他耳边……
                    正欲说话,却看见哮天犬和玉鼎真人一起侧着耳朵,俨然都是一副仔细倾听的模样。
                    寸心:“……”干脆破罐破摔,高声道,“杨戬,我问你,明天你有没有空,我想和你一起——”
                    玉鼎真人听得眼睛发直,抓起哮天犬就跑了出去,嘴里直念叨:“非礼勿听,非礼勿听!”
                    棒。寸心匆匆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往外面扫了一眼,看他们确实走干净了,才颇有些窃喜地回望杨戬。
                    ——杨戬也望着她,大约是在等她的下文。
                    视线相撞仅是刹那,两人不约而同又撇开目光,一时间竟然都有些被撞破心事一般无地自容的窘迫。
                    最终还是寸心主动把话说完了,虽然说得磕磕巴巴:“我们……我的意思是,我要是哪天无聊了,还想再来看看你……”
                    说到后来,话音越来越低,耳根也烧得有些红。
                    幸而杨戬点头同意了:“我都在。”
                    他的回答虽然只有三个字,寸心却从中听出了浓浓的宠溺和——“我不好意思说其实我也会等你”的青涩。
                    万万没想到竟然第一天就能有所进展的寸心,八百年来头一次感受到了何谓激奋。
                    成了!如果杨戬对她没有半点留恋,怎么可能答应她这种随时随地干扰私生活的要求!于是喜不自胜,嘴上说着矜持的“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身体却很诚实,起身的时候一个激动,膝盖重重顶在了桌子底下。
                    “砰”的一声巨响。桌子斜了,茶壶翻了,杨戬也被吓到了。
                    那茶壶是施了仙术保温的,放得再久,里面的茶水也是滚烫。但是被寸心这一撞,茶壶翻倒,流出来的茶水半数浇在了杨戬身上。
                    寸心顾不上自己膝盖剧痛,连忙提醒:“快让开!”
                    杨戬却神色未变,只随手抖掉了衣上茶水,便跨过翻倒的桌案,在寸心面前半蹲下来。
                    他问:“腿怎么样?”
                    腿……啊,是痛。寸心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腿。在杨戬这前夫面前,她压根没想到任何诸如“男女授受不亲”的迂腐教条,在他面前撩起了裙摆,露出纤纤玉腿。
                    美中不足是膝盖上又红又肿,还疼得一抽一抽的。
                    这时候,走廊上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玉鼎真人和哮天犬一前一后再一次闯了进来,双双扒在门上探出了头。
                    “主人!”
                    “徒儿啊!”
                    然后异口同声:“你没什么事吧?!”


                    回复
                    10楼2019-12-31 17:57
                      有事!寸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裙摆推了回去。
                      “我没事,”杨戬说,“师父,麻烦帮我拿些金疮药过来。哮天犬,去打盆冷水给我。”
                      一人一狗看杨戬真没什么,松了口气就应下来,各自干活去了。于是寸心又配合地撩起红裙:“那个……其实还好,不用……”
                      话是怎么说,但其实伤处火辣辣地疼。杨戬展开墨扇,小心地给她伤处扇着凉风,姑且能缓解几分痛楚。
                      这风扇的……寸心顿时觉得更烫了。
                      但不是膝盖,是脸……
                      其实他现在的样子,像极了那日他捧花相送。只不过现在的他,眉眼之间比从前更多一分庄肃的默然。
                      那或许是八百年司法天神历练,所赐予他的痕迹。
                      又或许是错觉,她总觉得下一刻杨戬就会抬起头来,手上捧了那一束丁香花,对她笑。
                      “来了来了,徒儿,看看是不是这个药。”玉鼎真人一只手拿蒲扇遮着眼睛,另一只手把金疮药递了过来。哮天犬亦端着水进屋,却全无非礼勿视的觉悟,直到被杨戬敲了额头,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寸心咬着下唇一声不吭,看着杨戬给她敷上湿冷的帕子,片刻后再涂上药膏。凉丝丝的,别提有多舒服。
                      ……就像杨戬这个人,看在眼中总是舒服的。可从前的她,怎么就那般任性呢?
                      如果现在还来得及,那该有多好。
                      不过膝盖伤了,倒是有个好处。最起码,今天应该可以留下来住了。寸心嘴角不由自主地挑起一个细微的窃喜弧度。
                      结果她听见杨戬说:“还是让哮天犬送你吧。”
                      寸心:“……”不是,你这么不怜香惜玉的吗?虽然本公主年纪也不小了,但是……但是……
                      “但是”了半天没能“但是”出什么来,寸心只能认栽。
                      谁让他是前夫,而她是前妻呢?


                      回复
                      11楼2019-12-31 18:54
                        【5】
                        讲道理,寸心一个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大姑娘家,实在不该一门心思往男人家里跑,容易引人非议。
                        但如果这个男人是杨戬,就没什么问题了。谁敢非议杨戬?八成是活腻味了。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寸心又一次飘进了杨府前院。熟悉的石台,熟悉的桌椅,熟悉的植被,熟悉的凉亭,还有熟悉的杨戬。
                        寸心脸上漾起笑容,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等一下!”背后突然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还隐约有冷风扇过后颈,“你先别过去,我跟你说个事。”
                        寸心回头看了一眼玉鼎真人,又扭头看一眼背对着她坐在凉亭栏杆上面的杨戬,还是被迫跟着玉鼎真人跑了。
                        玉鼎真人扯着她的衣袖把她拉进堂中,表情非常严肃:“寸心我问你,你现在是什么打算啊?”
                        还能有什么打算啊?寸心想也没想:“当然是——你问我这个干嘛?!”
                        玉鼎真人:“我是怕你们又旧事重演,两边一起遭罪啊!”
                        原来还是为了这个。寸心软下语气:“你放心吧真人,我知道以前是我任性,折磨自己也折磨杨戬……但我已经想明白了,以后绝对不会再那样了……真人,以前我几乎都没主动叫过你师父,可是现在我真的很想再有资格叫你一声师父……”
                        玉鼎真人最经不起这种真心实意的温柔攻势,对着自己的泪眼连连打扇:“那就好了,那就好了,你去找杨戬吧。但是——”
                        眼前的红影哧溜一下就跑了出去,直奔凉亭。但是?玉鼎真人还要说什么但是?看杨戬去!
                        寸心啪叽啪叽跑到凉亭边上,就发现不太对劲。杨戬以前警惕性可高了,不可能听到她的脚步声还没反应。再仔细一想,嗯,暮春,暖阳,凉亭,桌上还有一壶茶,他靠在凉亭亭柱上,手里还有一本书,八成是看书看睡着了。于是寸心秒秒钟放轻脚步,偷偷摸摸溜到了杨戬身边,仔细一看,嚯嚯嚯,果然睡着了。
                        我真是太聪明了!寸心喜形于色,为自己的机智点赞。看看他,虽然外面的人都骂他忘恩负义、六亲不认、铁石心肠,还说他凶神恶煞、仗势欺人、虚伪做作,几乎能把所有不好的词都用在他身上,但是谁又知道他其实还有这样一面呢?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寸心仔细数着杨戬纤长的睫毛,几乎能看到那上面镀着一缕浅淡的金芒。视线下移,在他的鼻梁和嘴唇上面反复流连,寸心突然就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然后,她猛然回了神,赶紧离他远些。但也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他越贴越近,差点都要亲上去了。
                        差点。为什么是差点?!寸心突然纠结。
                        算了算了,下次吧,别打扰他睡觉。嗯,看的是什么书?寸心拿爪子稍微拨开杨戬的手指,看到书名《天条》。
                        ……好的吧,算你狠。不过看天条确实很催眠,杨戬用实际行动证实了这一点。
                        寸心轻手轻脚在他旁边坐下,也靠在亭柱上,歪着头看杨戬。
                        虽然他睡觉蜜汁安静,但总觉得这样的他特别真实,特别……温暖。
                        寸心看着看着,也看得有些困顿。
                        现实飞快地远去。她迷迷糊糊想,希望在梦里,她能离杨戬近点,起码能成全刚才的“差点”。
                        夜幕降临之前,寸心醒了。揉揉眼睛,看看前夫……真能睡。
                        不过不能再睡下去了。寸心上去戳戳他:“杨戬,醒醒,天凉了,到屋里去睡。”
                        杨戬被她活活戳醒。其实寸心知道他一向有点怕痒,不过因为毕竟现在还是前夫前妻的尴尬关系,她不能太放肆,免得让杨戬对她好感度下降。
                        “寸心?”刚刚醒来,杨戬眼神还有些茫然,“你来了怎么不叫我?”
                        寸心:“我看你难得睡得这么好就没叫你了。还困吗?”
                        杨戬还是很茫然的样子,低头翻了翻手里的天条,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问:“我是不是有个妹妹?”
                        寸心:“…………………????????”
                        然后寸心开始盘算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首先,杨戬问的一定不是杨婵,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他怎么会问,除非他傻了,而众所周知,二郎显圣真君一直是个聪明神仙。
                        其次,他会在这时候问,说明他可能真的还没睡醒,因为他应该知道在她面前提别的女人会是什么下场,参考嫦娥。
                        再次,如果他是故意提的别的女人,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试探她身为前妻的觉悟和底线。
                        最后,万一,万一,他真的在外面认了个妹妹,那八成就是个狐狸精没跑了!
                        于是寸心收起瞬间十几变的表情,给了杨戬一个温婉的微笑:“其实……你确实有个妹妹,因为思凡被关在昆仑山。不过新天条出来了,她应该也放出来了。”
                        拿八妹搪塞他,似乎有点太敷衍了。寸心自己也这么觉得,但是她一想到杨戬别有用心想套路自己,就顿觉神清气爽。
                        套路本公主?呵,让你感受一下绝望。
                        然而杨戬还是很茫然:“昆仑山?”他又仔细想了一下,“昆仑山三圣母?”
                        寸心:“……………………???????”这好像和杨戬的人设不太能对上啊?!
                        但她又不能对杨戬吼太大声,只能好言相劝:“这个回房我再告诉你。”半推半拉把杨戬丢回了卧室,然后借着出去喝口水的时间,捉住了一只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完全不觉得意外:“你是不是想问我杨戬的事啊?谁让你刚才跑那么快!”
                        寸心:“那真人你快说呀,到底怎么肥四?!”急得连普通话都说不好了。
                        玉鼎真人:“他在昆仑山下被他外甥沉香劈了一斧头。别急,人没事,我师父和师兄弟正好路过,就把他医好了。但是我和杨婵把他带回来之后呢,就发现他有个问题。”
                        寸心刚还为杨戬“人没事”感到庆幸,下一秒就又有点爆炸:“什么问题???你该不会告诉我他脑子有问题???”
                        玉鼎真人:“你真是太聪明了,可以这么说。”
                        寸心:“……”
                        玉鼎真人:“开天神斧何等神器,虽然没把他劈死,却把他魂魄劈乱了。现在他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和一些小问题。”
                        寸心:“……”
                        玉鼎真人:“你不想知道吗?”
                        寸心:“……求求你告诉我吧。”
                        玉鼎真人:“很好,那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吧。很大的问题就是,他的记忆非常混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乱的是和你成亲之前的记忆,所以他对你还记得挺清楚。”
                        寸心无力道:“那我真是谢谢他了。”
                        玉鼎真人:“小问题呢就是,第一,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个乱法,所以无从下手,第二,他有点不认人,据我观察,同时认人的数量不超过三个。”
                        寸心掐指一算,玉鼎真人、哮天犬、她,不就是三个人吗?所以这就是杨戬的上限了?幸亏她来得早,不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人一多,他的记忆就会开始混乱,万一乱到把人当成玉帝,到时候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玉鼎真人说,“我们把这件事告诉玉帝之后,玉帝就让他赶紧回灌江口休养,那怂样……”
                        然而寸心实在不想听这些。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惨,命很苦。
                        以前跟着杨戬的时候,他好好的,可是她又不知道珍惜。现在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障碍来倒追杨戬,却发现他得了这么个怪病。
                        虽然说杨戬是神仙,早晚有一天会好的,但是这病多多少少会给她追夫带来阻碍。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杨戬记得她是谁,就不会对她有威胁,所以她可以贴身照顾他,等他病愈了就能顺顺当当在一起了?
                        然鹅,杨戬怎么不连他们和离的事也一起混乱了呢?这样她今晚就可以是杨夫人了。
                        玉鼎真人:“你嘻嘻笑什么?刚才还一副愁云惨雾的样子,一会儿就笑?杨戬这样了你很高兴?”
                        寸心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特别难过,嘤嘤嘤。”


                        回复
                        12楼2020-01-03 11:38
                          本文已完结,之后会在匆大网盘里。晋江也会发一份,这里就不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2-05 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