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话吧 关注:42,073贴子:275,839
  • 23回复贴,共1

也谈谈“切肉切得习习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搿个一句话,七个字侪是入声,切、习都发尖音,用老上海话讲出来:ciek niok ciek dek siek siek bok,葛末讲得快一眼,就勿容易讲清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20 12:24
    迭个侬也讲弗清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20 13:15
      知网或其他平台有。里面提到得/得来/来,我湖与尔沪用法稍有不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20 13:21
        啧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20 20:24
          切、习由尖音转变成团音,语速好像变快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21 12:00
            ~~~~市区上海人 貌似多数讲“屑屑薄”个~~~但是~~不分尖团~~~


            收起回复
            6楼2019-12-21 16:15
              这句话,能不能“讲清爽”,和分不分尖团有什么关系?谁能模拟一下“讲不清爽”的样子?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2-22 13:49
                这种讲的再快也容易讲的清爽个。


                习习薄,习是绝也,极也。就是“绝薄”,"绝绝薄“,
                有口语曰:”头颈绝细,只想食叽“。或者:”头颈绝细,只想啜叽“。


                回复
                9楼2019-12-22 15:52
                  薄是浊音,bho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23 10:59
                    习惯就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25 21:46
                      宁波话早就没尖音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26 10:29
                        吴语地区大约100年前,有的地方开始尖团不分。上海市区六、七十年代尖团不分了。如果是1949年前去了外国的上海人,许多人至今说话仍然分尖团音。沪剧、锡剧、苏州评弹分尖团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26 11:33
                          是"肉切得来极其薄"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26 13:00
                            极其薄三字中,“其”不是入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27 13:34
                              尖音的消失,好比是一个青年中途夭亡,不可能起死回生了,大家不愿意再倒回去象从前那样说话分尖团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28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