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吧 关注:12,959贴子:30,401
  • 5回复贴,共1

《遇到你是一场错》(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遇到你是一场错》(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1楼2019-12-17 11:48回复
    玲秀听到了噼里啪啦的柴火燃起的声音。
    身子也慢慢的暖了过来。
    耳边传来邻居张家嫂子和一个男子的对话,听着有些耳熟的感觉。
    “唉,造孽呀,这孩子动了胎气,咱们村的习俗,谁招待了这样的女人就会家门不幸的,偏蒋渊那个男人直接锁了队部的大门,所以,不得以只好把玲秀送到这地头的草棚子里了。”
    “请医生了吗?”
    “她自己的工分早先都合并到了蒋渊的名下,这现在工分没有,钱也没一分,就算是请来了医生,也没钱买药,还是顺其自然吧。”
    玲秀的眼皮一跳,这顺其自然说白了就是任由她自生自灭。
    吃力的抬手,轻轻的落在小腹上,任由她的自生自灭,也就是变相的任由她肚子里的胎儿自生自灭。
    蒋渊,他何其的残忍。
    眼泪,毫无预警的就流了出来,无声的,悄悄的沿着脸颊滑落,她自己死不足惜,只可怜了才怀了一个多月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秀儿好象醒了,你看,她的手在动。”张家嫂子突然间惊喜的说到。
    玲秀顿时就感受到了有男性的气息逼近,然后人中就被掐住了。
    “阿嚏……”打了一个喷嚏,玲秀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颜,白白净净的书生相,竟然是那个骑着自行车卖糖葫芦的小伙子。
    想起自己现在的委屈,全都是因这个男人的一串糖葫芦而起,玲秀想也不想的一挥手,“啪”的一声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空气瞬间凝滞了一般,草棚子里只剩下了尴尬。
    打完了,对上男人印着清晰五指山的脸,玲秀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男人了。
    “秀儿,要不是厉旺生救了你,你现在八成都流产了,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他?”
    玲秀囧了。
    算起来那串糖葫芦她和厉旺生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纯粹的买卖关系,她凭什么打人家?
    仿佛蒋渊说她出轨厉旺生她就真的出轨了厉旺生似的,多听了几次连她自己都要信了。
    “对……”
    可玲秀的‘对不起’才说出一个字,草帘子就被撩开了,蒋渊长腿迈入,“村支部通知,所有村上的社员知青马上去村南那块地里拔草,不到者扣半个月的工分。”
    “蒋渊,你媳妇这才动了胎气,差点流产,你看看……”张嫂上前,想为玲秀说说情,这样的玲秀要是去参加拔草,不等拔完就会再次昏过去的。
    到时候,流掉的可是他蒋渊的孩子。
    她却忘了,玲秀之所以动了胎气全都是拜蒋渊所赐。
    蒋渊冷冷睨了张家嫂子一眼,随即墨眸落在了玲秀的身上,“果然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这把男人都勾搭到身边了,陈玲秀,不要再给张嫂灌迷魂汤了,我媳妇现在叫孟翠莲,不叫陈玲秀,起来,上工去。”
    玲秀身子一抖,撑着身子坐直了身体,“蒋渊,为什么?”小腹隐隐做痛着,可这所有的痛都抵不过心痛来的让她生不如死。


    2楼2019-12-17 11:52
    回复
      “渊哥,完不成工分,就是娇生惯养的地主家作风,是要挨批斗的,到时候,石头瓦块不长眼的落在该落的地方,其实也挺好的。”紧跟在蒋渊身后的孟翠莲仿佛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似的,很是漫不经心。
      可她这意有所指的分明就是玲秀。
      玲秀真不明白,蒋渊怎么会喜欢上这样恶毒的女人呢。
      她被迫吃了药,还被摔到了墙上,到了这一刻孩子还在,这么有着顽强生命力的孩子,她真的不想放弃。
      吃力的起身,“我去。”
      “玲秀,别去。”厉旺生伸手就要摁着她躺下。
      “呃,原来那一付憔悴的模样是故意装的,大着肚子也不耽误勾男人,陈玲秀,你真是个狐狸精。”
      玲秀只觉得头疼的厉害,小腹上的痛意也是有增无减,可她这个时候不想连累厉旺生,“起开,我行。”
      为母则刚,她不能倒下。
      她活着,宝宝就能跟她一直坚强的活下去。
      对,活着就有希望。
      玲秀挣扎着起身,晃晃悠悠的越过厉旺生越过张家嫂子,然后越过了草棚子外恨不得她即刻就死了的蒋渊和孟翠莲,一步一晃的朝着村南头走去。
      她要拔草,她要赚工分,她要用工分去找赤脚医生保住自己的孩子。
      村南的地头上,已经聚集了很多村民和知青,此时正在热火朝天的一边拔着草一边喊着口号。
      可当玲秀出现,刚刚还响亮的口号一下子停了下来。
      无数道目光落在玲秀狼狈的身上,她衣服还没干透,皱巴巴的紧贴在身上,窈窕的曲线玲珑中,腹部微微隆起。
      不过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天然美,也吸引着那一个个的村民和知青紧盯在她身上,不想移开视线了。
      真好看。
      陈玲秀是贡南村的村花,一等一的美人。
      在她结婚前,是十里八村的青年都争先恐后追求的女知青。
      不过现在这个女知青有点惨,身体摇摇晃晃的不说,裤子上还染着血,真可怜。
      “看什么看?还不拔草?都不想要工分了吗?”身为村副党支书的孟翠莲随着蒋渊也赶了过来,一眼就发现那一道道的目光全都在玲秀的身上了。
      她也很美的,这些人居然只看玲秀,半点眼尾都不给她,太过份了。
      孟翠莲的声音一落,才长出半尺高的玉米地里越发的安静了,只有踩着泥土地咯吱作响的声音和拔草的声音。
      人多地少,很快的,每人两垄地的任务差不多都完成了。
      男人们或叼着烟站在地头抽烟,或坐在地头的草皮上休息。
      干完活的女人就去扯自己男人的耳朵,一边扯一边低声咒骂,“看什么看?再美也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就算蒋渊不要了,也轮不到你。”
      “给我走,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玲秀两垄地的任务才只拔了几米,头就一阵晕眩,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就是走路都成问题,更别说是拔草了。
      拔草这活说累不累,可是总弯着身子压迫着肚子很不舒服。
      更何况,她肚子已经有半天都不舒服了。
      脸越来越白,身子越来越重,踉跄的脚步带起被不久前的雨水浇得湿透的黑泥,每一步都是艰难。
      从前村里上工的时候,遇到有象玲秀这样的病人,大家都是一哄而上的直接帮着干完。
      但是现在,看看还在的蒋渊和孟翠莲,没一个敢上去帮忙的。
      “糖葫芦,一毛钱一串的糖葫芦,又甜又脆的糖葫芦。”不远处的泥路上一辆自行车飞骑了过来。
      随即,自行车就停在了路边,厉旺生不管不顾的就冲进了地里,不由分说的抱起玲秀放在地边,“你先休息一下,我来替你拔。”


      3楼2019-12-17 11:52
      回复


        4楼2019-12-17 11:52
        回复
          众一号


          5楼2019-12-17 11:52
          回复
            **[悦读楼]**


            6楼2019-12-17 11:5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