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凰吧 关注:7,326贴子:60,003

【白头偕老】无关情理,君本应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害,二刷琅琊榜,到底意难平。总归我就是喜欢大团圆的结局。林殊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不应当最后一无所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08 16:01
    二楼回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08 16:06
      壹·
      开春了。
      新朝欣欣向荣,但很多人永远的留在了昨天。
      那些风华绝代的人本该青史留名,本该一生显赫,本该平平安安为人夫为人父,本该安安静静地活到老。
      到底没有留下来,到底像开春晴雪,一片玉洁冰清之后化得无影无踪。
      廊州
      “不管如何,你应该让霓凰郡主来见他一面。”甄平看着久卧病榻上的梅长苏,一时气愤,便和蔺晨争辩起来。
      “来见他最后一面吗?郡主什么人,甄平你不是不知道啊,看见他不行了,她如何受得住?甄平,长苏一辈子不就求大家都安安稳稳吗?你何苦在他要走了还让郡主来让他到死放心不下?”
      甄平清楚蔺晨说的无懈可击。
      “少阁主,我知道你说的在理,但我就是不希望,不希望宗主一辈子为这个为那个 临到现在,没有一个至亲之人陪着。少阁主你看,你看宗主还有活路吗?他帮了那么多人,临到这时候,不应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上路。”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真到这时候,便是洒脱如蔺晨,眼泪也都悄悄地顺着脸庞流下。
      梅长苏躺在榻上,安静地就像已经走了一样。
      人这一生都会死的,只是他走到太早了。他前半生显赫张扬,后半生困厄痛苦,背负血海深仇活着。除太子,平誉王,这些不值得夸耀。
      复仇是这世上最残忍的事 因为无论你如何残忍地报复,那些失去的东西这辈子都回不来了。
      甄平与蔺晨只能是相顾无言。
      夜色如墨,天亮之前若梅长苏还未苏醒,那所有的一切都该了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8 16:32
        贰·
        “小殊,小殊……”
        冲天烈焰之间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是谁在唤他?
        摔入雪窝,被虫子咬噬全身,是什么支持他活着?
        削皮挫骨,真的只是为了复仇?沉埋在仇恨下的儿女情长该出头了。
        “母亲……”
        “霓凰……”
        “我不能死!”
        醒来的时候天微漏曙光,细碎微弱的光穿过木窗洒落在榻前地上,隐隐约约,闪烁不停。
        什么都做不了,全身好像被碾过一样。微微抬起脖颈,试图张望一下屋外的春光。却惊动了旁边的守夜人。
        “宗主?”甄平微微一愣之后激动起来,“宗主醒了!宗主醒了!蔺少阁主,宗主醒了!”
        “知道了,知道了。”
        蔺晨看起来一脸不耐烦地走进屋里,眼底青黑,明显一夜未眠,却还是故作轻松。
        “呦,怎么?还活着啊,感觉如何。”
        梅长苏释然一笑,没有多言。
        是回光返照还是真的微有好转都不重要了,身体早就不像自己的,使不出一丝半点的力气。
        “蔺少阁主,您不是说天亮之前宗主醒来便有一线生机吗?你快给宗主看一看吧。”甄平急了。
        蔺晨也没有多说什么,上前握住梅长苏的手把脉。
        半晌,笑着放手。
        “算你命大,又能多活几日。”
        梅长苏笑了笑,合上眼睛,他已经很累了。
        “少阁主,这多活几日究竟是多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08 18:36
          更文啊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08 21:19
            叁·
            “多久?这大渝小龙草虽非凡物,但是他患毒已久,根基已坏,也没有多久,左右二十余年,于他而言,当算高寿了。”
            蔺晨虽然话语平淡,但说到高寿之时还是忍不住落泪,只得转过身背对甄平,看着窗外愣神。
            “二十余年,二十余年,宗主半生皆为他人,落得如此,叫我们做属下的如何忍心接受?”
            “甄平,莫……莫贪多,二十多年,够了……够了。”说不得几句,梅长苏已经疲惫异常,自然又缓缓躺平,昏睡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屋外可以听见仆从的脚步声,十三先生一早吩咐,今日应该按宗主生辰来办。
            涅槃重生之日,于梅长苏如是,于江左盟亦如是。
            府里上下忙作一团,梅长苏醒来在甄平的服侍下喝了点暖汤便又躺下了。
            此时,江左梅郎,麒麟才子,正看着窗外一树灼灼的桃花愣神。
            开春了,所有劫难都过去了。
            一切也合该到了,自己也不用再踏入朝堂,算计人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9 18:34
              新文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11 08: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12 11:24
                  mar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12 21:13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14 08:32
                      肆·
                      养病的时间是极其漫长,且不说他底子薄,就说小龙草这霸道的药劲也多半一时半会消化不了。
                      不敢唤霓凰过来,药性未稳定之时,怎忍心唤她过来伤心,真万一留不住这人间,怎么忍心她再收一次打击。
                      京城繁华,但到底不如廊州来的温情雅致,曾经算计天下的江左梅郎也静静地在这里等春天结束。
                      “飞流,宗主正午休呢,你莫去扰他。”
                      “哼!”
                      看着飞流转身离开,甄平也忍不住伤怀一会,但再怎么说,宗主的日子还长着。
                      入夏,病情稳定。
                      梅长苏想她了。
                      起身握笔,一字一句,不复征战时耗尽心力的凌冽,而是温文绵软的笔力。
                      “见字如晤,幸得不死,苟活于世。天下之事已了,愿与卿共商余生之事。人间光阴左不过弹指,来生一诺总归虚妄。好在上天垂怜,今生可偿心愿。望赴廊州,故人一叙。”
                      信是吩咐连夜送出的,抵达云南左不过三四天,鸽子的脚程是要稍快于常人。
                      彼时云南穆府,霓凰结束了一天的事务。大渝之战已经快要过去半年,光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流逝,而有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
                      青儿已经长大,霓凰也累了,打算在秋分的时候,把一应大小事务统统交付。而自己,当年兄长没有见到的山水与天下,便让自己去替她走一遭吧。
                      只是,青儿的婚事也合该订下了。选中的是穆府主将副手的女儿——卢氏。卢氏心思缜密,不失为贤妻之选。只是未让霓凰想到的是,比女方姓名生辰来的更早的是一只鸽子。
                      这鸽子她再熟悉不过,是常年伴在兄长身边的。
                      心下一惊,颤颤巍巍地从鸽子脚上取下信筒,展信一读。泪如连珠一颗颗地从眼眶里砸向地面。
                      这时穆青正从府外归来,听说姐姐擅自给他订婚,他自然是一个人气了好久,本来打算不理姐姐一段时日,却是回屋就看见长姐一个人在桌前哭的伤心。
                      穆青自然是吓得连忙跪下。
                      “青儿再不敢如此,姐姐别哭了,都是青儿的错,青儿明天便迎卢小姐入府。”
                      长姐如母,他心疼,舍不得再让姐姐受一丝半点的委屈。他知道这半年里的姐姐经受着什么,他不敢怨那人狠心。作为军人,他知道“身已许国,再难许卿”的悲壮。
                      他只恨他们大梁不够强大,要用无数的鲜血去铺垫另一个盛世。
                      霓凰没有说话,她死死盯住那信的落款,林殊。是她日思夜想的人。
                      过了很久,才看到跪在地上的穆青。
                      “快……快起来,你已是一府之主,应该知道礼数。姐不是伤心,是太高兴了。青儿,他回来了,他活着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14 10:14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12-15 10:38
                          期待楼楼的佳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17 21:58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12-17 22:31
                              伍·
                              “什么?……!姐夫回来了?在哪?看我不替姐姐好好教训教训他!”
                              “你莫胡闹,他如今人在廊州,长姐过几天收拾一下……青儿,你能照顾得过来吗?是长姐疏忽了,那便再缓几天,等入秋了,长姐……长姐再过去。”
                              是啊,倏忽光阴一霎,她已不再是恣意张扬的霓凰郡主,而是云南王的长姐,是身系大梁南境安危的军人,再不能为他一意孤行。想到这,霓凰不由得失落起来。
                              “姐,青儿能照顾得过来,姐夫留于世间已是大幸,往后一日一月都该珍惜。那南楚再嚣张跋扈,也不过是我大梁的手下败将,纵入秋,他也不敢来犯。”
                              不知何时,穆青已经站了起来,闲闲地站着,周遭却有让人想要低头的气势,不怒而威,颇具王族风范。
                              霓凰仔细整理好信件。只提笔回复一个“好”字,便让信鸽飞走了。那些思念与疑惑便等到她亲自询问。
                              “好,长姐再陪你几天。总要等你和卢小姐相处和睦才是。”
                              “是是是,青儿都听姐姐的。”
                              蝉鸣不歇,为唱热火朝天。
                              廊州气候温和,较之京城暖,较之昆明冷,这才适合梅长苏养病。收到鸽子的回书是上午的事。
                              下午便由飞流带他出来走动走动,院落修的别致,携山带池的,池里几尾鱼在水中畅快的游来游去。梅长苏心里,也是畅快的,大仇得报,大业将成,对心上人的许诺亦将实现,如何能不畅快。
                              “苏哥哥,何时。”
                              “你是问何时回去吗?等苏哥哥喂完这些鱼食,便回。”
                              “苏哥哥,何时。”
                              “……你是问霓凰几时到吗?也许三四日后,也许一两月后。”
                              “嗯。”
                              飞流心智似顽童,但也记得那个姐姐的嘱咐,保护苏哥哥,照顾苏哥哥。现在苏哥哥病情大好,那个姐姐也会高兴的吧,不知道会不会给飞流带好吃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18 07:42
                                发现新文!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22 18:28
                                  陆·
                                  未曾想霓凰竟晚了月余,穆青成婚在即,长姐如母,自然是走不开的。
                                  位居次席,静静看着弟弟成亲,看着这个曾经稚嫩的孩童如今长大成人,牵着要过一辈子的人的手向她叩拜。
                                  十几年的心事到底放下了一桩。
                                  年关将近,青儿身边有人照料,霓凰收拾行装,便只身去了廊州。途中也不是没有山灵水秀的地方,霓凰心思不放这些,只一路快马加鞭,赶到梅长苏身边。
                                  廊州
                                  “宗主,郡主来了。”
                                  “飞流,扶我起来。”
                                  飞流“哦”了一声,连忙伸手去扶梅长苏,底子薄弱,是从阎王手里抢来的魂,自然是病弱。
                                  一人出屋,一人进门,正对上,只落得泪珠一颗颗往下滚。
                                  霓凰没敢说话,眼前一切比梦境还来得不真切。
                                  片刻,她已经快步走到梅长苏跟前,替了飞流来扶他进屋。
                                  “你在便是幸事,何苦来迎我。”
                                  “我想这辈子之前总是你来盼我,这一月,我亦盼你许久,才不负你情深。”
                                  霓凰听他字字深情,已然泪如雨下,梅长苏也双目红透。
                                  他手很凉,轻抚她的脸,
                                  “别哭了,霓凰,别哭了。”
                                  “霓凰久不见你,自然要激动些。”
                                  眼泪不免蹭一些在他手上,他取过一方帕为她揩泪,二人一时间沉默许久。
                                  大喜大悲之后,是久久的茫然无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2-23 08:13
                                    他俩终于相见了,彼此太不容易了


                                    收起回复
                                    18楼2019-12-23 10:23
                                      更文啊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2-25 23:45
                                        晚上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28 14:23
                                          柒·
                                          年关将近,江左盟事务自然而然的繁杂起来,好在非得轮到宗主出马处理的事情极少。梅长苏偷了空和霓凰在廊州街头闲逛。
                                          要晒晒阳光,要多走走。蔺晨说也就算了,霓凰也唠叨,可把梅长苏憋坏了。好在二人许久不曾闲下来到处走走,除去才见面的激动,一时闲适,话变多了。
                                          就像相处了很多年的夫妻,一同上街,陪妻子挑选心爱的钗环,带丈夫选购心仪的书籍。日子一天天地消磨过去,岁月静好,莫过于此。
                                          婚期是请十三先生订的日子,正正安在明年正月十六,在此之前,天大的喜气都得推一推,才不会耽误两个人的大吉大喜。
                                          梅长苏和霓凰自幼便是尊贵身份,这婚礼操办自然落不到二人手上,但是,纵见过千万风波,也不过初步爱恋的小儿女,霓凰缠着,二人一一置办了喜烛,红纸。
                                          “你啊,原来这么多年还没变!闹腾!”他嘴上埋怨,眉间舒展,仿若多年前骄傲俊郎的少年,爽朗一笑,才温润了时光。
                                          她红霞攀上双颊,镇守南境多年,自以为早已遗忘那些儿女情长,其实等到了他身边才知道甜蜜和心酸。多年以前,她是他宠着的女子,经历那些煎熬多年的风雨,才重新回到他怀里。
                                          廊州街头,人声鼎沸。
                                          全大梁里最聪明的少年,全大梁里最娇俏的少女,时隔多年,会在这片静好的岁月里手拉着手,慢慢老去。
                                          “苏哥哥,拜年。”
                                          拜年好似百年,霓凰想到这里忍不住红了眼眶,看着他温润如玉的气度,看着他单薄的身子,牵挂像一碗灌多了水的醋,又酸又涨。
                                          “好,拜年,飞流今年真乖,苏哥哥给压岁钱。”
                                          今儿是除夕夜,府内却意外地安静,十三先生可是吩咐了,正月十六之前,一切喜事都不准大办,生怕冲撞了二人喜事。
                                          这个年,有些潦草,却甜蜜得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28 22:41
                                            真好看,好吃的糖,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2-29 23:42
                                              好看,加油更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9-12-30 18:55
                                                好看,楼楼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2-31 08:07
                                                  晚上跨年,更新,这样我就是更新一年的人了,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2-31 10:28
                                                    捌·
                                                    你有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个人?
                                                    你每时每刻忍不住看他。你每时每刻忍不住关心他。写他的名字,想他的声音。即使他不出现,即使他不在身边。
                                                    霓凰也许就是这样的心态吧。少年人的痴情就那样在岁月了守了一年又一年,少年人的坚持也不肯潦草敷衍。梅岭之后,那个信马由缰的少年再也没有回来,这之后云南不变的山水反而成了凝固的伤疤。
                                                    云南温和,不曾见过大雪纷飞,可她的心里早已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有了厚厚的积雪。
                                                    转过身看他的眉眼,看不出年少的影子,那些军中呼啸来往的曾经遥远的就像往世。
                                                    屋外焰火冲天,彻夜响遍,每个人都在一年的末尾放下心事,欢乐这一刻。
                                                    “殊哥哥,你会陪我一辈子吗?”她神色迷离,已然恰似呓语,但梅长苏还是听见了。
                                                    他拥住她,全然不顾大庭广众之下。低头吻住她额头。
                                                    他唇很冰,像无人温暖的玉石,又像细微的雪花,翩翩然擦过她的额头。
                                                    “霓凰,此生一诺,此生必践。”
                                                    梅长苏拥着穆霓凰。
                                                    时光倒流,
                                                    林殊抱着霓凰。
                                                    正月十六的婚期,霓凰自然要早早先回去穆王府,再由梅长苏带人去接。十三先生吩咐的早,这边霓凰初一就早早赶路,初二梅长苏就准备起身去接。这才方便到时候在云南置办一次婚礼。
                                                    顺便一道回来还可以游山玩水。
                                                    正月十六再回廊州置办一次。
                                                    “霓凰先过去,这几日要保重身体。”
                                                    “知道了,我明日就起程。霓凰,等我去娶你。”他温和地笑了笑,一贯是当初少年的玩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2-31 22:31
                                                      加油!
                                                      此生一诺,此生必践,写的太好了,戳中了我的泪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1-01 10:02
                                                        好看,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1-01 14:21
                                                          【新年第一弹,大家元旦快乐】
                                                          玖·
                                                          初二清晨,廊州薄雾,一片缥缈的白茫茫中,梅长苏上了马车,车后面是十几辆的礼车。
                                                          携带聘礼,又吩咐人抓的大雁一双,自然这么多车马比不上霓凰的脚程,左右要慢了些,但紧赶慢赶还是赶在初七到了穆王府。
                                                          “姐夫!”
                                                          穆青先迎出来,一问才知霓凰早梅长苏两日到,喜服花轿自然是早早备好,梅长苏也早就吩咐在昆明城南置办一座府邸,方便自己亲自迎亲。
                                                          婚礼草草地订在初八这一天,喧嚣欢乐之后,霓凰和梅长苏便要动身去廊州了。
                                                          穆青记挂着长姐。昆明初九那早微亮又带些微凉的时景,姐弟俩依依惜别。成家后,各自有各自要去经营的未来。最终还是小王爷红着眼睛送一对璧人离去。
                                                          一路上途经不少城镇,偶尔发发喜钱,江左盟地界,纵是一路有富有之象流露,也没有不识相的赶来截道。
                                                          十三先生催了一遍又一遍,二人才堪堪在十五的时候到了廊州。婚礼是早早准备的,即便是第二天,也不曾显得仓促。
                                                          “一拜天地”从此同心同情,走遍天地。
                                                          “二拜高堂”先人虽去,见此景也比欣慰。
                                                          “夫妻对拜”互相扶持,相濡以沫,才能生生世世。
                                                          “礼成,送入洞房”
                                                          红烛燃落,琥珀色的酒液在玉盏里晃晃悠悠,二人相视一笑,抬手交握,一起饮下这合卺酒。
                                                          “承君一诺,三世不离。”
                                                          “与卿魂盟,百生不弃。”
                                                          合卺同衾,方是礼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1-01 21:09
                                                            2020新年快乐 ❤️ 终于结婚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20-01-02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