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兵长城传吧 关注:3,540贴子:87,617

【原创文】鲛狼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言:二楼文审图。这个也算是我的漫画的文字版,做了轻微改动但大体是一样的。明年我会把我的巨兵同人漫画发到有妖气上,到时候希望大家能去捧捧场。大家好,我是贝利奥,在巨兵吧大家一般都称呼我为鲛影。我是右眼带着眼罩的混血刺客白狼【头像为我本人设定请勿盗用】,右眼为灰色,善用匕首和飞刀。
【文中我给狼叔的名字是九刹,他的两个兄弟分别是号锋和异戈。黄豹是华烛,橙豹是荣华。】

注意:转载或者做任何用途之前需要告知本作者并且得到本作者的同意再转载或者做别的用途,私自转载盗用我一定会追究其责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2-06 17:0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2-06 17:08
      哦对了,发一下新的角色,这个角色的原型就是我自己。

      姓名:鲛影
      性别:男
      种族:王族狐族与雪狼族的混血狼
      角色外貌:遍体雪白的白狼,右眼为灰色左眼为普通的褐色,带着眼罩遮住右眼,腰间别着匕首身上藏着多把飞刀,继承了狐族的疗愈形元和雪狼族的银色火形元
      角色经历:幼年时狐族被王上派王将赤燎带兵灭族,自己幸存被雪狼族的族长收养苟且偷生当了刺客,暗地里为刺杀黑峰王做准备
      性格:冷漠无情,善用眼神表达问题。略为偏执,认定的事情就会至死不弃。谈吐举止间带着狐族特有的优雅温润,但话语间总是若有若无透露出寒意与雪狼族的桀骜不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12-06 17:09
        第一章·乞力马扎罗山的孤狼

        黑峰国的三月迎来的久违的暖阳洒在右眼带着眼罩的青年白狼身上,白色的布衣下是用粗糙纱布和止血药粉简单处理的伤口,痛入心髓。王城热闹的街道上,他努力让自己的步伐变得轻快而不让旁人投来奇怪的眼光,可这更是撕裂了伤口,发黑的污血逐渐浸透了层层纱布,他不由得皱了眉头。
        黑峰国王都今日热闹的非凡。信差们吆喝着在各大部族进进出出。士兵们将一张张粗墨绘着简单画像的草纸贴满了墙壁,画像下随处可见争先恐后伸着脖子仰望的狼群。白狼不耐烦的侧身在人群中挤过,连一句借过都不愿多说。
        左手轻轻按住腰间的伤口,他一路咬着牙回到了王都最知名的戏班子,门口烧水的小灰狼漫不经心的抬头一瞥,便一路大声吆喝着急忙跑去找班主。
        “班主。。。。。鲛。。。鲛影回来了!”
        “叫他进来。”
        坐在里屋案上打着算盘看账簿的壮年苍白毛发的狼抬起了头,阳光打在他刚才藏在阴影里的半张脸上。那是怎样一张脸啊,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生寒意。右半边脸明显被烧过,青筋暴起,红色的血管如一条条赤色的蚯蚓盘踞在脸上,眼眶空洞洞的,与皮肉粘合在一起,嘴角严重破相,使得他无法合拢嘴角,白森森的半边獠牙呲出,他完好的左眼望着站在面前一脸淡漠的青年白狼,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关上门,拉上帘子,苍白色皮毛的狼点上盏油灯,昏暗的室内顿时亮堂了不少。
        “又挨揍了,是吗?”
        他从抽屉里拿出纱布针线,解开白狼的衣服,腹部是刀伤,还好不是很深。没了纱布的堵塞,鲜血缓缓流出,白狼不禁皱了皱眉头。
        见白狼无言,苍白色皮毛的毁容大叔自顾自的说起了自己曾经的事情。
        他曾是个刺客。
        他一直戴着伪装的面具,戴了太久。以至于撕下来便就会血肉模糊。
        “我和你曾经走上了一模一样的道路。”他的语气毫无波动,仿佛诉说的事情与他无关。
        白狼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他轻轻摘下右眼上的眼罩,异色的双瞳仿若止水,他盯着天花板,听着他的娓娓诉说。
        大叔的经历和他相似的惊人,他将自己变成一只猎食的暗枭,盘旋在黑夜里,时机一到便带给目标最为致命的一击。
        直到他遇到那个王将。那是他的猎物,也是鲛影的猎物。那个王将的名字叫赤燎。他是王上的暗影,助王上建不拔之基业,成不世之功。
        “我失败了。。。第一次失败,也是最后一次。我的屡次刺杀激怒了他,他派人砍去了我一只脚,又将滚烫的铜水泼在我脸上。”苍白皮毛的狼回忆着那段悲惨的过去,仍是心有余悸。
        可他没有死,在漫天大雪中他挣扎着以顽强的意志和惊人的毅力活了下来,鲛影侧头,风穿过缝隙吹了进来,吹动了他的衣服。这只狼左边的裤管空荡荡的,随着风的动作轻柔的飘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12-06 17:10
          第一章先写这么多,等下继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2-06 17:11
            过来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6 18:43
              继续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2-06 19:22
                顶顶!真是救了这个快冷了的吧,可是我咋觉得你中二病没好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06 22:22
                  那一刻,鲛影不切实际的思考了一下,如果我也变成这样,我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不甘吗?屈辱吗?还是在无尽的愤恨中默默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
                  那太糟糕了。鲛影的心脏猛的突了一下。
                  “直到那一刻起,我才明白,我不过是一颗棋子。”
                  没错,你是棋子。天下为棋,你我不过都在时代江河挣扎求生。众生皆棋,你我皆立足于棋盘之上。
                  鲛影早已走过了二十余个黑峰的春秋。看尽繁花开落,黑峰狼族特有的奸诈与智慧相存。在黑峰生死不过博弈,弃子化为过眼即逝的尘埃,卷着草席腐烂于雪水融化后的烂泥中。
                  “狼唁班主,我的伤怎么样。”班主将鲛影扶起,拿起一个枕头垫在他身后,让他能舒服点。
                  “若再偏上三分,世上便没有叫鲛影的白狼了。”
                  鲛影自嘲的笑了笑。尖锐的指甲深深扣进了掌心里,表情上明显是带着懊恼的不甘。
                  他没能杀掉那个王将。
                  那个善于用毒,心狠手辣,改变了鲛影一生的王将。
                  狼唁看着鲛影因为懊恼和愤恨扭曲的脸,叹着气倒了杯药酒给他。“喝吧,喝完了好好睡一觉,你这么想着步我的后尘,我也拦不住你。”
                  鲛影手一抖,几滴酒洒在了身上。
                  “要说脾气,你和从前的我真的挺相似的。”
                  狼唁又恰逢其时的补了一刀。
                  鲛影咬了咬牙,把酒一饮而尽,半晌才从牙缝了挤出一句,“我不会步你的后尘。”
                  将身子平放,鲛影明显感觉到了困意,他半阖着双眼,用最后一点理智挤出断断续续的一句话。
                  “班主,乌醍怎么样了。”说罢鲛影终究是抵不过药酒里放松精神的安眠药物,陷入了沉睡中。狼唁一瘸一拐的抱来床被子,毫不客气的丢在他身上。
                  “只怕,当你再次醒来的时候,黑峰便再无叫乌醍的白狐了。”
                  班主认真的为鲛影掖好被子,将染着黑血的纱布包好拿到外面丢掉,窗外三月的阳光仍然抵不住黑峰国特有的从皑皑雪山袭来的寒风,将布包埋在墙角,他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出戏班子的大门。
                  狼唁挤进争先恐后看贴在墙上的草纸的狼群,讨好的拉了拉雕塑般站在告示旁的灰狼士兵。
                  “军爷,这上边写的什么啊。”
                  “自己看去!”职守岗位的士兵不耐烦的甩开了狼唁,直到狼唁掏出怀里的钱袋子。
                  那士兵倒也是实在,数着钱听着响便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个遍,围观的人们不少也伸着耳朵来听,不时的咂巴咂巴嘴发出一声闷叹。
                  王将赤燎遇刺,刺客受伤逃遁,人们众说纷云。有人猜测是灭族余孽前来报复,有人认为背后有更大的势力。个个面色凝重的质疑猜测辩论,没人注意到那个一瘸一拐的苍白色狼嘴角噙着冷笑消失在了拐角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12-06 22:39
                    路过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06 22:39
                      你也是肝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06 22:50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06 23:23
                          DDD


                          回复
                          13楼2019-12-07 02:49
                            鲛影还是这么命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07 08:38
                              一看就是虐文,加油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2-07 10:29
                                鲛影做梦了。
                                他梦见那只叫乌醍的青年白狐来和他告别。
                                他站在戏班子的门口,看着那个脸上经常挂着腼腆笑容的白狐渐行渐远。他明白,从此,他便是西去的故人。
                                这是鲛影的梦中少有的平静片段,曾经的梦中不是染红半边天的大火,便是如地狱爬上来的恶鬼般的狼群。白狐族的母亲带着温柔而决绝的眼神将幼年的他托付到一双粗糙的大手中,那个被自己称为父亲的雪狼将他护在怀里,他们背对着这活生生的地狱飞快地奔跑,他忘记了时间,因为前面的路仿佛没有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等令人窒息的烟火与血腥气都消失殆尽,夜幕再度平静下来,他摸了摸抱住自己的那双手,惊恐地发现早已覆满了鲜红的血液。
                                那个夜晚开始,母亲和父亲坚定而温柔的眼神在鲛影的梦中反复出现,使得鲛影经常在半梦半醒间交错着哭醒。
                                那一晚,黑峰王族白狐一族被灭尽,仅有少数苟且幸存了下来。
                                鲛影活了下来,乌醍也活了下来,他们是那场大火未焚烧干净的余灰。
                                仇恨与憎恶填满了他们的心脏,镌刻进了他们的灵魂。他们将道义与感情尘封在心底最不起眼的角落,不会再提起丝毫。
                                如今,乌醍也去了,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鲛影醒了,伸手摸了摸脸,才发现早已满脸是泪。
                                黑峰王都监牢里,清脆的鞭声和泣血的惨叫构成了这里的主题,穿着华美长袍的赤毛中年王将将身体斜倚在木椅上,一手拈来一颗葡萄放进嘴里,一手把玩着手中精致的白瓷瓶。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白瓷瓶子里是让人痛不欲生的毒药,配了好久,正好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来试试。
                                “大人,说了。”
                                “说来听听。”赤色皮毛的王将赤燎饶有兴趣的挠了挠下巴。
                                “那只白狐确实是当年世代传承疗愈形元的白狐王族的余孽,他按耐不住私自前来刺杀,所以他的同伙和他并没有一同前来。他的同伙就是那个逃匿的刺客!是。。。。。是。。。”
                                “是什么?”赤燎坐直了身子。
                                “好像。。。。。是个雪狼族。。。。。”
                                粗糙铁链禁锢在木架上的白狐已经死了,面容扭曲,赤燎挥了挥手,不耐烦的叫人把尸体抬走。随后头也不回的走出牢门。月色正好,今夜前去赴王上的宴席,一切得完美。不过一想到又要见到那个天天与自己唱反调的绿眸豹族王将荒城,赤燎不由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
                                这个豹族王将是王上当年从一个不知名的荒城里捡回来的,也不知道是哪家大小姐暗生珠胎的产物,据说被王上感知到了强烈形元波动而发现的时候,裹着层沾满灰的薄被子,冻得只剩一口气。
                                他应该感谢王上都是无利不早起的人。
                                王上是个起名废。随便给了他个名字叫荒城,随便领进了王宫,又随便的让他变成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王将荒城。
                                赤燎不由得有些嫉妒,这小子,这运气绝对是开了个大挂。
                                赤燎加快了脚步,支离破碎的尸体被抛在身后的阴影里,渐渐看不见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2-07 22:18
                                  @荒城2009 你出场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12-07 22:19
                                    支持一下,同楼主一样也是在狮子王吧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08 11:10
                                      自己顶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12-08 11:51
                                        来了来了 真好看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08 12:43
                                          是好康的,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08 13:24
                                            帮顶,今天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2-08 13:39
                                              我只是来催更的


                                              回复
                                              23楼2019-12-08 21:58
                                                鲛影醒了,面目呆滞,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看着天色渐暗。
                                                狼王大殿。
                                                这不是什么庆功贺岁的重大喜宴。只是黑峰国每年三月中旬左右有的祭神大典将至,面对神祭与猖獗的刺客作乱,王上手下大多镇守王宫不得离开半步。孤孤单单的甚是清冷。王上将私宴设在了此日,在宫里摆上排上好的黑檀桌子,不再设那些平常华美油腥腻人的菜肴,摆上几个爽口开胃的家常菜,捻着溢出浓香的酒杯,倒也自得其乐。
                                                赤燎赶到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圆月爬上梢头。王上早已入座,一身常服的王上仍是显得那样高不可攀。
                                                风吹进大殿,烛火摇曳,狼王的衣袍咕咕作响,狼王威严的脸上仍是看不出一丝悲喜,将杯中醇香的酒酿一饮而尽,“平身。”
                                                这场宴会的气氛轻松愉快了很多,不少王将喝的酩酊大醉,赤燎睁着朦胧醉眼看向同样七分醉意的荒城。这只中年金钱豹眉宇间的英气丝毫没有因为酒意而减退,英俊的脸上的绿色眼珠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借着敬酒的苗头,赤燎端着酒杯一脸不怀好意的靠近了王将荒城,这只豹子明显的流露出了对赤燎的厌恶和排斥,生硬的挤出一个笑容便半挂在手下身上打算先退席,不善喝酒的他今日算是破了大例,但即使是自己这样狼狈的场景,他也不打算给赤燎一个面子让他安心。
                                                “怎么了荒城大人,酒喝的多了,连那股忠勇正直劲儿都懒的扮了?”
                                                “有些人扮了大半辈子忠心耿耿好不容易把自己扮上去,却忘记了,枯朽的树木没有根,再怎么挣扎着往上撺掇,也只是个架空在浮土表层的花架子而已。”
                                                哟,回见了您呐。
                                                本将离席的荒城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他回过了头,面色虽是如常,但扶着他半个身子的手下九刹明显感到了那股强悍形元的震颤。
                                                九刹是个蓝毛狼族,和自己的两个血脉兄弟一同成了荒城手下的心腹。深蓝的狼瞳里总是有意无意的流露出一丝阴狠,他来自西方山那边,坐落在黑峰山最高的顶峰,近乎与世隔绝的樊厩部族。
                                                九刹明显的感受到了自家大人肚子里憋着那股气,荒城大人蓄力中。
                                                百分之三十。
                                                五十。
                                                一百。
                                                或是酒喝的多了,或是王将大人心中这股压不住带着怨气冲出的闷气彻底解放了,九刹眼见着自己平常没什么感情波动的王将捏破了上好的琉璃酒杯。
                                                “浮土之上的枯树也可为大地投下一丝荫蔽。相比那窝在泥潭洞穴中只知道乱叫的毒虫蛤蟆倒也是自在过得舒心。毒物蛤蟆怕也只能对着被囚于爪下的老鼠,发发自己唯一的一点威风了。。。。”
                                                “啪。”
                                                王将赤燎大人的琉璃杯也碎了,活活攥碎的。
                                                在迅速升温的空气中,王上平淡的转动着装满琼浆玉液的琉璃杯,像极了祭神大典上的天狼神。
                                                狼神伴星,漠上观壁。相生相伴,不悲不喜。
                                                “一根朽烂的浮木,只配拿去种蘑菇。”
                                                “一只只知道乱叫的毒蛤蟆,逮住了也只能攥出点汤子,论斤卖都比不上腐烂的蘑菇。”
                                                “荒城大人这话可就错了,蟾蜍背部之毒可是稀有之物,也就是说蟾蜍论斤卖。。。。。。”
                                                赤燎手下:大人,您自掘坟墓。
                                                借着酒意,在王将荒城还没有说出口的下一句讥讽的话,半杯酒便当头照面与来了个亲密接触。两个王将的怒气值达到顶峰,一时间唇枪舌战,一狼一豹变成了两张被风吹动的草纸,若不是有王上这块镇纸压着,怕是早已螺旋升天飞舞在大殿之中。
                                                王上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赏月畅谈之事,还是要风雅之士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12-08 23:07
                                                  我是木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2-08 23:1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2-09 00:00
                                                      话说回来呢你在有妖气漫画上的名字叫什么,到时候漫画又要叫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2-09 01:14
                                                        帮顶,顺便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2-09 12:41
                                                          第二章·明码标价的灵魂

                                                          一大早鲛影便出去了,带着完全没好透的伤口和对黑峰王崇高的恨意。
                                                          他带着一束花。
                                                          乌醍的尸体应该早就被处理尸体的狱卒不知道随意草草埋在哪个旮旯了吧。鲛影找不到,也无力去找———他留不住的身影,早已没有了必要。
                                                          一路穿过春日喧嚣繁华的王城和热闹的狼群,听着他们奔走相告,王将赤燎大人处死了一个半吊子刺客,扒光了衣服丢进了护城河里。
                                                          鲛影咬着嘴唇,强忍着发出哀嚎的念头,指甲掐进了掌心。
                                                          鲛影来到了郊外的荒地,这片荒地平常没人来,杂草丛生,这是埋葬无名尸体的地方,一般处决了刺客囚犯犯事儿的仆人就在这里裹着草席浅浅埋葬,一片死寂之中莫名添加了恐怖的气氛。有人传言阴雨天能听见地下传来低低的哭声。
                                                          鲛影找了处平坦的地面,仔细嗅了嗅,将花放到一旁,半跪下徒手开始挖坑。
                                                          坑不大,也就盘子大小,鲛影的爪子沾满了泥土,他小心翼翼在裤脚上蹭干净手上的湿泥,从怀中取出一串血红色的珠子。这是乌醍的,他平常一直带在手腕上。这是白狐王族的标志,青水卢卢族有血脉形成的羁绊,白狐王族亦是如此。黑峰的白狐王族每一个出生的孩子都会得到这样一串珠子,这是黑峰白狐族的象征。据说这是狼神的副主,白狐神大人流下的血泪在雪山峰顶的寒风中催生而成的珍宝,白狐神救起了受伤的狼神大人,医好了他的伤痛,狼神将他留在身边,他们一同守护着黑峰的天下,狼族的江山。
                                                          多么讽刺。
                                                          乌醍此去前,他把这串珠子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
                                                          你连最珍重的东西都抛弃了,乌醍。
                                                          乌醍的尸体估计早被鱼群啄食殆尽了吧。鲛影不愿意去想,将血红色的血泪珠轻轻放入坑中,将土一点一点覆盖在上面,坑洞被一点点抹平,他与乌醍从此阴阳相隔,这埋着白狐神血泪的坟墓,便是割裂生死的鸿沟。他将花束放到坟墓上,转身迈着坚定的步子离去,他知道自己不必回头。
                                                          作为镇守皇宫的王将,荒城一早便带着亲兵开始照例巡逻,他的心里很乱,拿爪子一直捏着鼻梁。不知是昨夜与那只老毒蛤蟆在王上面前互相饶舌后的懊悔还是酒喝多了后的头晕目眩,荒城觉得百分之九十九是后者。
                                                          昨夜真是太出气了,倍爽~
                                                          刚想着,下一秒扭头吐了一地。身后挎着佩刀的九刹赶紧扶住王将大人,吩咐自己的二弟号锋递上一杯水和药丸,和着温水吞下药丸荒城只觉得舒服了很多,抹干净嘴边,对着九刹报以一个平常的笑意。“我没事。”
                                                          荒城唯一信任的,怕是只有他们了。他已经习惯了周围不怀好意与嫉恨的目光。十二岁时,若不是一名忠心耿耿的亲兵用自己的胸口挡住了“误射”而来的长枪,自己怕是早已被贯穿钉在地上。春去秋来冬雪纷纷,亲兵的面孔旧的换了新的,一直跟在身边的人,只有他们了。
                                                          也只有九刹三兄弟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12-09 20:01
                                                            我吐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2-09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