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蓝誓约吧 关注:113,995贴子:676,034

【苍蓝基建小剧场】贵族品味的形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嘛嘛,随便写点东西而已,各位可以多多提出意见。
目前的想写的就是贵族品味的欧洲三巨头:大嘤、髪果、得椅子。
第一发献给欧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1-30 22:01
    字数也不多啊,怎么一发就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11-30 22:06
      欧根(1)
      “这个好吃诶!”
      “呵呵,吾爱中意就再好不过了。”
      虽说我对病娇的料理水平没什么期待,欧根又出身于以做菜难吃闻名的莱茵...
      但这一份食堂限时套餐(只有欧根在的时候出售)着实出乎我的意料,非常美味。整体非常简洁,压碎的水煮土豆配上各式手工香肠。香肠的质地和口感都无可挑剔,肠衣对齿口带着点令人愉悦的抵抗,下盐少、更凸显出了猪肉本身的鲜浓多汁,吃来极富爆发力。作为配菜的碎土豆也是极简主义,只加了一点点盐和胡椒,香甜可口,与香肠们配合完美。
      “嗯...丽莎还总是吐槽你们莱茵战姬不懂美食,我看这个不也挺好的嘛?”
      欧根没有对伊丽莎白女王的评价做出反应,只是静静地笑看我吃东西,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1-30 22:17
        先收藏养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30 22:20
          “对了,”欧根倒先找到了话说。“方才鸾说,如果用脚来碾碎土豆,吾爱会更兴奋之类的。”
          “!!!!!”
          莫非...这盆混着碎块、其貌不扬的土豆泥是....
          我望向欧根长裙下被黑色siwa包裹着的、修长而匀称的双腿,嘴里的土豆更香了。
          “不过,欧根还是觉得这么做太不卫生了。所以这次是用手捏的哦。”
          我尽力让自己的失望不表现在脸上。
          “不过,实话实说,这个手制香肠的确是太出色了。真想每天都吃到啊。(指加入食堂日常菜单)”
          我愣了一下,突然发现欧根脸红得像个桃子。
          我是不是说了些什么有歧义的话?
          “真是的!真是的!”
          欧根迫不及待似的压在我身上,眼睛里仿佛能映射出粉红的小心心了。她显然已经在脑内进行了几百轮妄想了!
          “就算是这样...吾爱,就算是这样的欧根!也不能在这战争时期接受吾爱的求爱!可要是这是吾爱的恳愿的话...!”
          之后光是制服暴走的欧根就花掉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11-30 22:23
            饿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30 22:26
              丽莎抗议党提出强烈保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30 22: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11-30 23: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2-01 01:43
                    从那天之后,我的日常就开始崩坏了。
                    “...真想每天都吃到啊...”
                    ...
                    现在想起来,那大约是我无心之间犯下的错误之中,最可爱、也最致命的一个。
                    ...
                    中午11时30分,响亮的敲门声准时响起。
                    “呵呵~吾爱,失礼了。”
                    欧根来了。
                    已经有两个星期了。每到午餐的时间,我就会陷入这样一种奇妙的被监禁的状态。欧根会带着不由分说的气势进入办公室,为我献上午餐。
                    “吾爱,在办公桌上吃成何体统?来,让欧根来喂...”
                    “不了,我去茶几上吃吧...”
                    欧根就是这点不好,明明知道我是CherryBoy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我难以接话。
                    “今天...还是那样啊...”
                    香肠、土豆,某天开始多了猪肘子,但同样调味过于粗犷豪放,所以我求着杏私下给我买了一批酱料,欧根倒也没多说什么。
                    我咬了一口香肠。
                    “是芝士吗?”
                    虽然主体没变过,但是在细枝末节的地方,欧根一直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尝试。嘛...感觉不坏就是了。
                    “吾爱,欧根认为呢,心意相通的人儿之间,不应该把想说的话堆积在心里。”
                    她的话一如既往地决绝而又温柔。
                    我确实有很多想对她诉说的事,但是话到嘴边,却无法化成字句传达给她。平时和员工们聊天的时候,他们说欧根是恋爱脑少女。但我知道,她是个纤细敏感的孩子。
                    我...不愿意破坏我们现在让彼此都不会受伤的距离。
                    “欧根,”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虽然你也是贵族,但是总觉得你...对吃喝这些不怎么上心啊?”
                    “呵呵,吾爱,这就是您的不对了。”
                    欧根用食指点着我的唇,捉摸不透地笑着。
                    “就算是皇家成员,也不可能脱离开自己的国家。风俗呀、环境呀,都是各自不同的。平民与贵族之间有着鸿沟,但只要不离开那片土地,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局限。伊丽莎白女王,也这么说过吧。”
                    没错,她当时在和我解释她的黑暗料理时这么说过。
                    “莱茵的气候,很难种植香料作物,蔬菜也不多,只有土豆之类的。这些我是知道的。”
                    “也不尽然,吾爱。对于欧根来说,有着比美食和装扮更重要的事物啊。”
                    她用右手轻轻托着自己毫无瑕疵的精致头颅,微微笑着。
                    我摇摇头,专注于手中的刀叉。但是,我的动摇,她必然已经看在了眼里。
                    “真是的,吾爱还真是擅长吊人胃口呢。不过...”
                    欧根的眼中,只剩下了面前的那个人。
                    “欧根会等着您的。”
                    我咬开了香肠,滚烫的芝士一下子爆发出来,甜美浑厚地充斥着口腔。
                    嗯,就像某人一样,能够包藏炽热至极的情感呢。


                    收起回复
                    17楼2019-12-01 12:17
                      收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2-01 12:34
                        伊丽莎白女王—惠灵顿牛排
                        当我看到在厨房中一边发号施令,一边认认真真自己动手的伊丽莎白女王时,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而这当然被她注意到了。
                        “做菜不和你的胃口真是抱歉了啦。贵安,想要点什么吗?”
                        有时候丽莎坦率得简直不像是傲娇了。
                        我低下头看了看小黑板,几乎都是以腌制食物为主,不过因为波特兰不在,倒也没有什么过于冲击性的菜品。
                        “我一直很奇怪,身为正统皇家成员的丽莎为什么对料理的味道这么不上心...”
                        欧根做菜时,下手颇是豪迈。相比之下,丽莎的调味寡淡得简直敷衍。
                        伊丽莎白女王大人用一幅服了你的表情解释:“不要把人家妖魔化啦。就算是皇室,也会被自然条件束缚的。别看狮心历史悠久,说到底也只是岛国,不像塞纳那样物产丰饶,也就是一年四季都有很好的蔬菜出产罢了,连渔业都不发达。香料、茶,都是航海兴起之后才有的。再早些时候,有半斤不错的红茶就能当女王的嫁妆了。”
                        “...我要不要现在去买半斤红茶?”
                        “等...谁要啊!话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什么意思!”
                        “不,这个说得有点尬,忘了吧。”
                        我停止调戏傻白,继续琢磨该吃点儿什么。但丽莎开了口:“嘛,平时也受了不少照顾...今天我要拿出真本事了,你就好好等着吧!”
                        如果是一般的漫画桥段,之后一定会是喜剧式的展开。但若是她,有点儿脱线却总是可靠、诚实的丽莎的话。
                        “嗯,我期待着。”
                        ......
                        “久等了。惠灵顿牛排,请慢用。”
                        丽莎脸上遮不住的笑,表明了这是她满意的作品。
                        “惠灵顿牛排本身是塞纳的料理,但和我国的英雄人物有着关联,所以人家也是学习过的。”
                        酥皮金黄的色泽,卖相上已经是足够诱人了。我从她手中接过刀叉,切开一块。下刀时,酥皮脆而不硬。菲力牛排肌理清晰,呈现出了非常漂亮的粉红,血红蛋白从中渗出,更刺激着人类原始的食肉本能。
                        “看起来很不错啊!”
                        我迫不及待地把肉塞进嘴里。首先是酥皮那松脆的面香。紧接着,饱满的肉汁混合着蘑菇碎的清香塞了满口。牛肉特有的纤维感若即若离,舌头能感觉到,但一沾到牙齿就化开了,鲜嫩得不可思议。没有浇酱汁,仅凭着蘑菇天然的清香,黄芥末、薄盐和胡椒对肉施加的魔法,就已经让人欲罢不能。
                        纵然对自己的作品满意,丽莎还是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怎...怎么样?”
                        “超好吃!”
                        听了这话,丽莎才放下心来。
                        “太好了,这是人家第一次实际操作。”
                        “真的?”我切下一块正好够女孩子一口大小的牛肉。“来尝尝吧,丽莎。”
                        “诶?!”
                        “诶什么啊。你自己的劳动成果,不尝一下怎么行!”
                        丽莎纠结了半天,才用十分气恼、害羞的表情,从叉子上咬下那块肉。
                        嚼嚼...咽。
                        “...好吃。”
                        “对吧!”
                        等到我大快朵颐完很久之后。
                        “Yabee!我是不是吃昏了头,干了些超羞耻的事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12-01 23:14
                          为什么一直在写吃的啊!可恶,大半夜给我看的口水流一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2-02 00:19
                            GK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2-02 02:13
                              本来今天是傻白第二轮的,结果一回家看到巴别的鬼才操作把我整乐了。早点睡觉吧,高三了,整天想着老婆老婆不太妥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12-02 22:26
                                因为临近年底的大检查,最近的工作量有点大。熬夜到凌晨已经司空见惯。
                                “明明以前是早睡晚起的好孩子啊。”
                                我按着太阳穴。因为缺乏睡眠,开的玩笑也很神经质。
                                剩下的文件批阅还要一段时间吧,看来又是一个不眠夜。
                                我拉开抽屉,想要找一包速溶咖啡。不巧的是,似乎已经喝完了。退而求其次,倒一杯热水就行,可是饮水机里也只剩一个空桶。现在开始烧水的话,可能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我略带烦躁地把盒子扔进垃圾桶,抱怨着:“犯了好多低级失误呢。”
                                黑暗之中,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
                                伊丽莎白女王没有换上私服,还穿着正装。看来也和我一样在熬夜。
                                “贵安。...话是这么说,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一次问候了。”
                                “这么快?”
                                我看向手表,时针赫然指到了12与1正中。
                                “唉...丽莎,你这么晚还不睡觉吗?明天你有例行的出击任务啊。“
                                她皇家式的颜艺此时似乎带着些嗔怪的意味。
                                “总比某位一周没正经睡过觉的人好啊。”
                                难道是杏告诉她的?
                                “...干嘛把灯都关了啊。”
                                “啊不...因为很困,所以看见灯光眼睛有点痛。姑且留着台灯就够了。”
                                丽莎叹了口气,指指垃圾桶里的咖啡盒子:“要喝咖啡吗?”
                                “那是空盒啊?”
                                “谁说是这个啦。我去拿我的过来。”
                                这样啊,看来我的脑子的确不大好使了。
                                “那就拜托了。“
                                .......
                                打开了大灯,亮光刺得眼睛生疼,但这正好遏制了睡魔的侵袭。小水壶里的水烧开了,发出呜呜的长啸。
                                丽莎正巧回来了。她手上拿着一个装着咖啡粉的小瓶子。
                                “怎么又开了?不是说会不舒服吗。“
                                “总不能让你和我一起摸黑作业吧。”
                                她没说什么,娴熟地从橱柜里拿出两套杯盘。
                                “女王大人的私货,肯定不简单吧?”
                                “别得意忘形了,笨蛋。不是什么最顶级的豆种,不过本小姐很喜欢。你要的话,这一瓶就拿去吧。人家刚刚才研磨、过滤好的。”
                                “是是。”
                                我随意地搪塞了一句,顺手把方糖、奶精等都摆在她手边。
                                咖啡的清香弥漫开来。我平时喝的速溶咖啡是预调配的,所以不像丽莎亲手冲泡的,有着清冽的香气。
                                不管是红茶,还是咖啡,一切交给丽莎的事物,她都会一丝不苟地认真完成啊。
                                “我的话,什么都不放就行了。”
                                “笨蛋,你平时就没喝过清咖吧。”
                                我一时愣住了。
                                “诶,丽莎,你连这个都知道?”
                                她脸上突然染上红晕,连忙说:“不、不、不...!不是,这种咖啡只有调和之后才能体现它独特的温厚啦!单喝的话太淡薄了!”
                                “是吗...那就拜托你了。”
                                丽莎摇摇头,摈弃了杂念似的,把杯子轻轻放到我面前。
                                “请慢用。”
                                很易于入口。原来是这种味道啊。并不是像我喝的速溶货那样甜得发腻,而是有着很有趣的口感变化的。被牛奶的香醇和适度的甘甜包裹下,咖啡的微微苦涩仍然有着独立的存在感,但又毫不突兀,显得浑然一体,令人安心。
                                “丽莎果然还是甜党的。”
                                “...安心喝咖啡吧。”
                                初见时的甘甜,隐隐透露出的苦涩,回味时的香醇。
                                在我心中,这样的味道,可能和丽莎有点相似吧?
                                无言之中,两人啜饮着咖啡。
                                放下杯子,应该起来工作了。可是浓烈的睡意逐渐占据了上风。
                                朦胧之中,似乎听到丽莎在抱怨:“真是服了你了...刚喝完咖啡就这样了啊?”
                                “抱歉,实在太困了...”
                                “没办法啊。你就去睡一会儿吧,剩下的公务我来处理吧。”
                                “嗯...”我连回话的思考能力都快没了。“必须由我批阅的放着,剩下的就...”
                                连“拜托你了”也没说出来,意识已然远去。
                                .......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最后,好像听到了这样的话。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12-07 22:16
                                  喝咖啡喝睡了,不愧是我


                                  回复
                                  24楼2019-12-07 22: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2-07 23:30
                                      是红茶,我加了红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2-08 13:37
                                        wh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2-08 15:58
                                          欧根亲王—炖蛋
                                          欧根病倒了。
                                          杏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查,然后对我轻描淡写地说:“只是发烧了哟。”
                                          “...战姬也会发烧?”
                                          她点点头说:“虽然不会因为病毒感染发烧,但如果是过度透支奥斯机关运作,导致了类似于人类过劳后发烧的情况是可能的。指挥官同学...”杏邪魅一笑。“好好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累着欧根了?白天的任务,晚、上,的任务。”
                                          我咳嗽了一声,杏自知不妙,立马脚底抹油。
                                          欧根强撑着一丝笑容,说道:“还是那么喧闹呢。”
                                          她看起来很不舒服,躺在床上、呼吸粗重,不自然的绯红混合着热汗挂在脸颊上。
                                          我坐到床边的椅子上,缓缓开口:“过劳...是那件事吧。是我没及时阻止你的错。”
                                          “不,吾爱!那是欧根...”
                                          但我强硬地打断了她。
                                          “欧根,现在不要维护我了。好好休息吧。”
                                          她很听话地缩回被窝,用被子遮住脸,只留眼睛还盯着这边。
                                          几天前,应总部的紧急命令,欧根跟随第一梯队出征,击退了穆伯精英战列梯队。但我那时脑抽地说了句:“敌方的主炮好猛啊。”欧根独自一人脱离队伍,追赶撤退的敌人...她付出被击沉、险些葬身海底的代价,只为了我的随口一说。
                                          本不应该是我的责任。可是,那个夜晚,绝望地守候在港口的我看到遍体鳞伤的欧根那完美的笑容时,除了喜悦,还有无尽的自责和伤痛。
                                          “下次再掐掉无线电单独行动,我就不是生气这么简单了。”
                                          欧根把头埋得更深了,眼神也开始游移。
                                          我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是一点,我也不想看到你受伤啊。”
                                          时间在流逝,可一种微妙的气氛压抑着,我们只是闭口不言。
                                          看了看表,已经要到正午了。欧根从昨天夜里开始就没吃过东西。
                                          “欧根,你饿吗?”
                                          她摇摇头,但过一会儿,又探出了小脑袋,略带沙哑地说:“说来惭愧—虽然有饥饿感,但却毫无食欲。”
                                          “生病的时候都这样。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
                                          ......
                                          “哟,头儿,怎么进厨房了?”
                                          “波特兰啊。我给欧根做点东西吃。...你别动。”
                                          “知道啦知道啦。头儿,对欧根可是认真的呢。”
                                          “...我对谁不认真啊?”
                                          “哦,手法很纯熟嘛!—嘛,头儿对大家都很温柔是真的。”
                                          “小心我把你从食堂调走啊。”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
                                          .......
                                          小时候,我要是生病了,我妈就会煮烂糊面,或者炖鸡蛋给我吃。欧根的那种饮食观念,也许不太能接受胡乱搅和的面条。炖蛋暖和,又很易于入口,对于发烧的病人来说是很好的食物吧。
                                          我把碗放在一边,扶着欧根坐起来。她的身子很热,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还有着一股奇异的香味。
                                          拿枕头给她靠着,我把碗小心地交给了她。
                                          “小心烫手。”
                                          “吾爱,不喂给欧根吃吗?”
                                          “...不能太娇惯你了。”
                                          不好,完全没想到这个选项肢啊!
                                          我有点儿小失落,把小瓶的各类调味料搁在小桌子上。
                                          但欧根没有管它们,径直拿起小勺子,挖了一勺。
                                          “...像是豆腐一样的口感呢。”
                                          欧根吃过食堂的和食豆腐,所以直观的感受是这样的。
                                          她似乎挺中意,一勺一勺地吃个不停。
                                          我看着她像是小猫般优雅而可爱的用餐,不自觉地笑着说:“我还以为莱茵贵族欧根亲王会嫌弃这庶民食物呢。”
                                          “只要是吾爱想要欧根吞下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欧根都会欣然接受。”
                                          平时这话会被我理解成她的无心挑逗,但此时,我能够一笑置之。
                                          “你是说,不太好吃吗?叫你放点调料...”
                                          欧根微笑着打断了我:“不,吾爱。甜甜的,很美味哦。”
                                          “诶,我没放糖啊?”
                                          “不,欧根知道的。”她享用完最后一口,轻轻把餐具都放在桌上,展露出一如既往的迷人笑容。“这份甘甜,便是爱恋的味道。”
                                          我一时慌了手脚。
                                          “什...你、你快睡吧!别想太多了!”
                                          欧根莞尔一笑,乖乖盖上被子。
                                          ......
                                          我因为欧根的要求,握着她被子下的手。纤细而有力。
                                          她睡得比昨夜安稳、香甜多了。
                                          “到最后,还是敌不过你啊,欧根...”
                                          我轻轻撩拨着她被汗水濡湿的前发。她浅浅地笑着。
                                          今天,又是被欧根的魅力击沉的一天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12-08 23: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2-08 23:49
                                              gk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2-13 12:51
                                                阿蒂格利埃尔——家常菜而已啦~
                                                路过食堂时,听见里面相当地喧闹。原来是驱逐舰们游泳时抓到了一只重达4kg的龙虾。
                                                “是咱和阿蒂、桂一起捕到的噻!”
                                                格里德利挺着胸脯,很是骄傲的样子。
                                                一旁的桂轻飘飘地说:“本来是想当场就吃掉的。但是这么大,做刺身恐怕肉质不够好啊。”
                                                波特兰观赏着这只龙虾,不住地点头道:“的确,这个大小,年龄应该不小了。”
                                                “不过...”印第安纳波利斯弱弱地说。“虽然品相很好,但要让谁来料理呢?”
                                                现场忽然一片寂静。
                                                波特兰似乎兴趣不大,而且我也不可能让她插手;阿尔及利亚过来肯定要批判一下围观的庶民行为;鹞鹰正在执行支援任务。
                                                “要不然,让我来吧?”
                                                是阿蒂格利埃尔,所有人都注视着她。
                                                真朱湾公认的料理高手,非教廷的鹞鹰和塞纳的阿尔及利亚莫属。但阿蒂格利埃尔,虽然总是谦虚地说自己只会做做家常菜,但她精心制作的菜品受到一致好评,不愧为教廷厨娘。
                                                我直接拍板,把这只巨大的龙虾全权交由阿蒂烹制。安德烈亚多里亚自告奋勇,为她打下手。
                                                “多里亚姐,认真的吗?”阿蒂把菜刀转着玩,有点不信任她。“你不是...连微波炉都用不利索?”
                                                多里亚没有说什么,但她拿着刀的手抖得出现了残影。她要负责把尚且活着的龙虾击杀。
                                                玉手刚刚搭上虾身,方才还很安分的龙虾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开始疯狂地抽搐,不停地蜷曲着身体,发出硬壳碰撞的脆响。话说要是多里亚没及时收回手就有点不妙了吧!
                                                “诶!诶!!!”
                                                多里亚正不知所措,阿蒂轻轻推开她,把菜刀转到正手。左手抓住龙虾须,把头往下按住,它的反抗力度一下子变弱了;右手执刀,将到插入头与壳之间,顺时针半圈、逆时针半圈,干净利落地把龙虾头取了下来。
                                                “不行的哟,多里亚姐。用这样半吊子的手法宰杀,对于两方都是折磨。”
                                                看着阿蒂擦拭砧板的背影,我不禁脱口而出:“好帅!”
                                                阿蒂连忙转过来,脸上染了一层胭脂:“没什么的!哈哈...撒!开始料理吧!”
                                                只见她先把钳与足全部卸下来,放在一边。
                                                “这些留着,待会儿烤一下就好了。指挥官,想吃龙虾片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那个不是太浪费新鲜食材了吗?”
                                                “哈哈,也是呢。”
                                                阿蒂一边调笑,一边潇洒地在龙虾肚子两边各自划开,用手扯下那一层软壳。内部晶莹透亮的虾肉,可以直接徒手或用勺子之类弄出来。她放慢了一点速度,把肉剥得完整漂亮。
                                                “既然是刚捕捞上来的,就不需要再腌制了——多里亚姐,能拜托你准备一点儿酱料吗?这一段拿出去直接烤一下,蘸着酱吃。”
                                                多里亚欣然领命:“了解!”
                                                阿蒂取过那大得夸张的龙虾头。
                                                “指挥官,想留着做个纪念吗?”
                                                “没必要吧。”
                                                阿蒂笑着说:“嘛嘛,反正这么大也不太好放在锅里炖呢。”
                                                她用勺子,把里面的虾脑黄、残留的肉全部剔了出来。
                                                “新鲜的虾,脑黄有很妙的香味呢。这些加了油另外熬制。龙虾壳和尾拿去吊汤汁做海鲜饭,食堂里好像还有...”
                                                看着阿蒂忙碌的身影,我觉得我在厨房里是多余的。
                                                “阿蒂,期待着你的作品哦。”
                                                “只是家常菜而已~Ciao!”
                                                ————————
                                                “没想到啊...”
                                                我抱着头。
                                                因为圣诞节的企划,我在办公室多留了十来分钟。结果,阿蒂的“家常菜”已经被抢完了。明明被吊足了胃口的是我啊!
                                                我坐在办公室里懊恼着。门突然被敲响了,似乎不是欧根,节奏不太一样。
                                                是阿蒂,带着一个餐盘,里面是...
                                                “啊哈哈,指挥官,我想着你应该还没吃...”
                                                餐盘里放着额外的一盘海鲜饭,烤得恰到好处、冒着热气的龙虾段。
                                                “特意为我留的吗!”
                                                “本来只是留了点海鲜饭啦,毕竟确实有多的...加了虾脑汁的Paella和烤龙虾。”
                                                阿蒂点着手指,似乎有点儿尴尬。
                                                “指挥官,那时候很期待的样子。虽然是家常菜,但我也挺有自信的...指、指挥官!吃完了就请自己把餐具还到厨房吧!我、我就先去散步了!”
                                                她还没说出那个词,我就先笑着伸出手。
                                                “Ciao.”
                                                阿蒂愣了一下,转又笑靥如花,回了一礼:“Ciao!”
                                                她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我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哇,真的香!”
                                                此言非虚,虾脑黄为米饭添上了浓烈的鲜甜和润滑感,调味也正好。龙虾肉则烤得更佳,纤维感清晰,口感丰润多汁。
                                                “果然手艺很好啊~”
                                                嗯...话说,哪家的家常菜会用到4kg+的龙虾的啊?


                                                回复
                                                31楼2019-12-14 18:21
                                                  lei了lei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2-14 18:23
                                                    欧根部分配合新皮肤一起食用效果更佳,妙啊


                                                    收起回复
                                                    33楼2019-12-14 18:27
                                                      新活动一如既往的生草
                                                      欧根放大之后...嗯,真有你的,巴别。
                                                      圣诞节相关更新周末出。最近想搞点正剧了,筹备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9-12-19 22:50
                                                        欧根亲王—圣夜誓约
                                                        白天被厌战半强制地拉去搞“礼物分类”,结果好不容易的假期也冲掉了,还累的够呛。到了晚上,我又要面对精神上的考验...
                                                        “欧根啊,你就不能换一套衣服吗?”
                                                        欧根笑而不语。她有时就是有点顽固。
                                                        身上的一层薄纱,肯定已经超过“健全的私服”的范畴了。欧根从自己房间拖过来的沙发(据目击的工作人员说:像是拎着塑料袋一样轻松)比起我自己的皮沙发要更大、更柔软(是在说沙发,嗯)欧根将全身都放松地躺着,丝毫不遮掩她高贵而妖艳的气质,半透的睡衣更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大脑快沸腾了,只能不(lian)由(lian)自(bu)主(she)地移开视线。
                                                        欧根意味深长地笑道:“吾爱...忠实于欲望,也是一件好事呢。”
                                                        “你就尽管觉得我懦弱吧。”
                                                        她只是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我深呼吸一口,说:“所以,为什么你要穿成这样呢?”
                                                        “呼呼,吾爱...上午,与厌战小姐一道检查了各位的礼物吧?”
                                                        我点点头。
                                                        “厌战小姐很有行动力,也有着独占欲。”欧根坐起身,她的纤纤玉手拂过我的锁骨。酥酥麻麻的。“欧根,可不想让自己的礼物,被不识相的女人过分触碰。”
                                                        我对欧根这种朦胧的挑逗很清楚,又无法抗拒。忍着脸上发烧一样的热度,我说着:“...真是得意忘形啊。你是要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我?还是说...”
                                                        欧根的眼眸如水面一般清澈平静,却又带着一抹深红,危险的、令人沉醉的红。
                                                        我缓缓吐出下半句:“我,才是献给欧根亲王的圣夜之礼吗?”
                                                        欧根什么也不说—她右手轻轻托住我的脖颈,指尖的微凉让我从欧根周身萦绕的异香中清醒过来。她美丽姣好的脸蛋不断接近,心脏像是要爆炸一样的跳动。明明在这半年之中,已经那么熟悉的佳人此时却,又增添了几分艳丽。
                                                        为什么这世上会有这么好的女孩...可是...
                                                        我用两根手指挡在唇与唇之间,勉强守住了欧根最猛烈的一次进攻。
                                                        “...为什么...”
                                                        我挠挠头,故作嬉笑地说:“嘛,我可不想像老爸一样在军队里谈恋爱被关禁闭...”
                                                        可看着欧根泫然欲泣的表情,我也是、无比痛苦。
                                                        “...我能体会到你的感情、你的决意。但是,我说过了,我不希望这份感情让任何人受伤。”
                                                        欧根只是摇着头,紧紧咬着下唇。她...对我失望了吧。以战姬的力量,完全可以遵从自己的欲望摆布我这个人类。但她没有。欧根一直都苦苦等待着身为指挥官的“他”。
                                                        我强忍着呕吐感,继续说:“我们现在的关系,绝对不可能被外人接受的。”
                                                        “可是!欧根没关系的啊!”
                                                        “...不是那种简单的问题...”
                                                        但是,我自己苦笑一下,好像是理解了什么。是我把问题看得太复杂了。
                                                        “对不起啊,欧根。我说了好多大道理,结果自己都快没法圆上自己的理论了。一切都很简单。”
                                                        我将她几乎顺着脸颊滴落的泪珠拭去。
                                                        ...让这样的美人落泪,我还真是罪孽深重。
                                                        我笑着说:“欧根,我喜欢你。我会与你共行,直到【人与战姬】为世人承认。请...等着我实现这份恳愿。”
                                                        对于欧根,一切都凝聚在第一句话了吧。
                                                        “吾爱...欧根会一直等着您。这是,圣夜下的誓约吧。—也是最好的礼物...”
                                                        “笨蛋,哭什么...”
                                                        我自己也鼻子酸酸的。
                                                        “誓约还没完成呢。”
                                                        “诶?”
                                                        我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刚才我用它们接下了欧根的吻,手心向内。
                                                        这次,我把手心对着欧根。
                                                        她笑了。
                                                        闭上眼,炽热而坚定的信念在手指两端交汇。
                                                        ...下雪了啊。白色的圣夜,见证了我们立下的誓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12-22 23:32
                                                          你干脆出版书吧,大佬,请收下我的膝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12-28 20:29
                                                            啥时候更新啊,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12-28 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