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果南生子吧 关注:12,736贴子:147,287

【原创】净妖师之萌货小妖怪(莼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11-23 16:41
    又是那个人。
    或者准确来说,不算是“人”。
    ——根据直觉判断,他不是人类。至于是什么呢?我不得而知。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了:两个月以前他就在我家出现过。我当时刚洗完澡,正往沙发走,他在墙边出现了。
    作为净妖师一族的族人,我对于异族有足够的了解,专门负责帮助生活在人界的异族,那些需要帮助的异族包括了精灵,妖怪等常人无法遇见的东西。当然,妖怪中也有故事里说的那种凶恶的、吃人、伤人的那类,所以在我家中常备xx牌健身消妖片,偶有出现的恶徒也不足为惧。因此我佯装没有发现他,只是悄悄打量。
    至于他。
    此妖灵气充沛力量强大,但是毫无戾气,在短时间内是提升不起来战斗值的。异族能够很好地隐身,会主动显形情况分两种:一是他们以人类的身份生活的正常交流。二是他们想让特定的人看到,除了那个人之外的别人会一点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这个方法多用来吓唬别人。这位大概是因为看得太专心了又是在我布置的结界里面才会显了形。
    他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普通男生,脸生得清秀俊朗,头发妥帖蓬松,有着颇为优秀的外形条件。只是似乎染了人类的坏习惯,腆着一个啤酒肚。
    两个月来,他时不时地会在深夜出现,每次都是用一种怯生生而且悲伤的神色注视我。如果不是可以确定他是妖,我几乎都怀疑自己被怨灵缠身了。
    不过他每次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分钟,像今天这样扶着腰托着肚子在我房间里踱步许久还是头一回。
    “您有事吗?”我合上电脑看向他。
    他反倒有些惊奇地望着我:“你……看得到我?”
    一般这句话指的都是不该看的内容,被问的那个人一般也都会被灭口。
    可是。
    他话语里毫无凶恶之意,反而因为惊愕而瞪圆了眼睛,看起来十分懵懂好欺负。
    因此我壮壮胆子,答道:“对,看到你了。”
    他听到我的回答似乎有些懊恼,自顾自地嘀咕道:“好像是到时候了。”
    “什么到时候了?”
    他这次没有回答我,只是一手托着肚子弯下腰,一手撑住了墙。头也跟着低了下去,粗粗地呼着气,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退了几步,不知他要做什么,只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准备拉开抽屉拿防身用的符咒。
    他抬起头,皱了皱眉,又顿了顿,才直起身子。额头布了一层汗,他有些委屈地看着我,然后莫名其妙地又消失了。
    “喂,你去哪了?”我的手已经半拉开抽屉了。
    他慢慢显出身形,揉着腰,向我解释:“让你看得到我。”
    虽然有点稀里糊涂,但是我还是懂了他的意思:现在的显形是他主动的。
    “可不可以让我坐一下?”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是体力不支,想在我电脑桌旁的椅子上坐下来。
    “去客厅吧,有沙发。”看着他水润润的眼睛,我实在没忍住用哄小孩的语气跟他说了话。
    他点点头,但是走到客厅之后,看看沙发,迟疑着想坐又不敢坐。
    我忍不住好奇:“怎么了吗?”
    “上次卓沉来这里,坐沙发被你收拾了。”他怯怯地回答。
    卓沉是上个月来我这里讨药方的桃妖,被我收拾了一顿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他坐了我家的沙发,而是他来的时候把作为报酬的十只三腿蛙扔进了屋里,我抓了整整三个小时才抓完。他再来的时候我当然要以牙还牙。
    不过是怎么被他理解成“坐这家的沙发就要挨打”呢?这实在让我很费解。
    “没关系的,你放心吧。”我把两个抱枕拨到旁边,腾出很大一块地方,示意他坐下,“你和卓沉是朋友吗?”
    他屁股才刚着沙发,就一声闷哼。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拽住了旁边的抱枕,像是在忍耐什么。
    “你怎么了?”看他脸色稍微好了点,我问他。
    “肚子疼……”
    “所以你是来找我拿药的?”
    他摇摇头。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没想让你看到……”他的声音轻得像自言自语。
    我看看他垂头丧气的可怜样:“可是好像看你疼得很厉害的样子,不吃药真的可以吗?”身为净妖师,关心需要帮助的异族是我的职责,何况这个看起来还这么纯良。
    “可以。”他咬着牙,似乎在和又一波疼痛做斗争。
    “要不然我给你拿点止痛药?”我于心不忍,“给你打八折。”
    “有谁生孩子是吃止痛药的?也不怕把孩子给吃傻了。”
    这是一个很妩媚动人的声音。而那个声音的主人穿墙而过,就停在我的面前。
    穿着中老年款式旗袍的端庄的女子,和声音很不符,而且一看就知道道行高深,是个千年老妖。
    妖界的人还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回复
    2楼2019-11-23 16:42
      “不好意思啊,我本来是想从门进来的,但是听见你说要给萌萌喂止痛药就忘了。”她巧笑嫣然,往沙发上一坐,亲热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小萌萌,痛得还好吗?”
      ……真是一种奇特的打招呼方式。
      “文姑姑,是不是……”他话只说半句,似乎有点不想说后面的。
      “对啊,要生了你自己还不知道?”她笑着摸摸他隆起的肚子:“小家伙,很快就要和你爸爸妈妈还有你文姑奶奶见面了开心吗?”
      他的肚子隆起一小块,像是回应。
      “他是海马族的?孩子的妈妈也要过来么?”我惊讶道:之前在书上看到过有这样一支族人,但是从来没有在现实当中接触过。并且这位女士请您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说出这一堆信息量极大的话来。
      “孩子的妈妈就是你啊。你们长老给你和他签订的契约你自己看吧。”她从包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纸。
      我接过来好不容易才把它展平,上面留着长老封印的力量,是真的没错。具体内容则是一张清晰的卖身契,上写着:屈盟作为海马族的代表人向净妖族一支执行契约。公证人是海底精灵,文蕴。
      只有这么一句话。
      “我叫屈盟,初次见面。”他腼腆地伸出手来。
      初次见面就给你生孩子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总觉得他是想这么说。
      “初次见面。”我尴尬地笑笑,朝他点点头。
      “那你们乖乖在家里待着,我去准备东西。小萌萌疼的时候给他按按尾椎骨吧。”那位女士笑着站起来,应该就是公证人。她看看门和墙壁,迟疑了一下:“都从墙壁进来了再出去不好吧?万一吓到人就不好了。”然后消失在了墙壁里。
      我坐在沙发上,头疼地托着脑袋,一时间有些接受无能。
      “唔…”又是一阵疼吧,他扯过抱枕捂在肚子上,闷闷地把头也埋进去。
      “那个…”我把他握着的枕头拽过来:“你这样呼吸不畅孩子会缺氧吧?”
      “疼…”他抬头看我一眼很快又低下头去。
      “……”既然看起来这么委屈,我只好把枕头给他搁怀里:之前我都不知情,现在有什么资格来评判好还是坏。试探性的抚了抚他的脊背:“这样子有没有好一点?”
      “重一点。”他把下巴垫在抱枕上,闭着眼。
      “这样?”我加重了力度,按着他的尾椎骨。
      “嗯…”他看起来很受用。看他稍微和缓一点,我开始问他话:毕竟这些事太离奇太不符合常理了——虽然我从小生活的环境本来就没什么常理可言。
      “你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
      “契约生效以后。”
      “你…一直自己一个人?”虽然异族比人类要来的强壮,但是这样子特殊时期也需要人照顾吧。
      “嗯。不过文姑姑经常来看我的。”
      “那你平时住在哪?既然执行契约又找到我了,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我其实稍微有点生气,因为由于不明状况而使得我仿佛头顶了个金光灿灿的“渣”字。
      “就住在你家对面,偶尔过来也是为了让孩子接触一下母亲的气息能安分一点。我实在不想因为契约而影响你平时的生活。”他似乎感觉到什么,看我一眼:“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孩子也没关系,我以后不会再过来了,不用太在意。”
      “我的意思是,执行这个契约我也有责任,你没有必要一个人承担,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正对上他幽怨凄凉的眼神,我实在底气不足。
      “我是男人,不能让女人承担。”
      ——这莫名其妙的大男子主义又是怎么回事?
      “唔…嗯…”他弯腰,这次没有把脸埋在抱枕里而是头抵着抱枕,粗重地喘气,一副样子真的我见犹怜。
      “又疼了?”我右手放在他的腰上按下去,左手放在在肚子上,可才一放上去就吓了跳:整个都在发紧,坚硬的手感和我脑补的柔软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是……宫缩?”我缩回手,问他。
      他点点头,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揉揉。”
      我的手在他的腹底划了两圈,但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宫缩…是不是约等于肚子抽筋?平时腿抽筋也够难受的,所以我更觉得对不起他——明明是两个人的责任却要他一个人承担。
      手下的肚子复又恢复棉软我才收回手:“要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吗?”
      “吃不下,不用了。”他直了直腰,往后一靠倒在沙发的靠背上,闭着眼睛,还不忘记礼貌地回答一句:“谢谢。”
      沙发是“凹”字形的,两边有小床似的一块区域可以平躺休息。沉默了许久,我戳戳他:“累的话去那边躺一躺。我去泡两杯蜂蜜水。”
      他托着腰站起来,迈着小鸭子似的步子几乎是挪蹭过去,侧躺下来,冲我摆摆手。
      我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他好像又刚忍过一阵疼,衣服汗湿了一点。我把蜂蜜水递过去:“加了柠檬,不会太腻。”插上吸管送到他嘴边。这个举动可能对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士来说有点太过主动,但是想到这位男士毕竟是我孩子的父亲,这也不算过分。
      他看来是渴了,一下子没了半杯。惬意地呼口气,抱着抱枕滚到旁边,给我让了点地方:“坐。”
      我蹭过去一点,只坐了小半个屁股:“你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昨天半夜里,还以为他又想妈妈了,就过来你这边。后来才知道是他要出来了。”
      “是不是很疼啊?”我听得替他辛苦。
      “嗯…疼的时候挺疼的,不疼的时候没感觉。”他很诚实。
      “其实你不用这样,你完全可以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不会影响到我的。”我还想再继续问下去,手机铃声打断我的话,来电显示:莫易。
      莫易是我现在的男朋友,在多次拒绝他之后他依然不放弃,我终于拗不过他的锲而不舍,所以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可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还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回复
      3楼2019-11-23 16:43
        “我接个电话,你慢慢……”你慢慢疼?你慢慢躺?似乎怎么形容都不对。我只好直接按了接听键:“喂?”
        “我在你家楼下,来接你吃午饭。”莫易听起来兴致很好。
        “我不在家,你明天来。”
        “你除了在还会在哪?给我开门,我上来了。”
        “别——”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我懊恼地把手机一放,这下怎么办?把屈盟请回家还是跟孩子他爸说孩子***男朋友来了去躲一躲?
        哪个都很不人道且令人发指。
        “怎么了吗?”
        “我有个朋友要来,你继续休息就好。只不过我暂时不能陪你了。”
        “你叫你朋友进来吧,我正好去阳台走走。”他说着拗起身子,我刚预备扶他的时候门铃响了,他指指门,示意我去开门。
        莫易进门之后照例是要对我长篇大论,给我讲述他最近忙了些什么。我心神不宁,因为不知道阳台那边的情况究竟如何。
        “杜丝筠,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莫易突然喉咙一响:“每次和你说话都这么漫不经心,你整天脑子里想的东西能不能让我知道一下?要是你再这样,我们分手吧。”
        “啊?嗯。”我随口应答着,隐约只听见了“分手”两个字。这不是个小话题,我只好向他解释道:“我过几天来找你,今天我还有事,真的有事。”真是大事,我要当妈了。
        “我走了。”他皱了皱眉头,直接起身甩门离开了。
        “嗯……啊——”
        门关上的一瞬间,阳台那里的闷哼声突然清晰起来。我赶紧走到阳台,正好来得及扶住他,他顺势一趴在我身上,呻吟道:“痛……好痛……”
        “怎么回事?”
        “嗯…”他嘴唇都有些发白,颤声道:“是衰替期到了。”
        妖力的兴衰如同潮汐一样有规律,尤其是大妖怪受到鼎盛期和衰替期的影响更甚。在衰弱期这个时间段,妖力的衰退的情况下,为了能更好地察觉危险,他的其余感官都会很敏感。而此刻的疼痛肯定也会被放大很多倍。
        “我扶你去沙发上躺一会?”看这阵疼过去了,我扶住他慢慢往回挪。才走到一半,他摇了摇头:“又来了。”说完就站着,左手握拳抵在腹恻,右手撑在我的肩头,不自觉地紧紧攀住。我探出手揉他的后腰,另一只手搁在他肚子上,可以明显感觉到这次的收缩比以前的强烈。孩子下行的趋势也更加明显。
        “喂?”我感觉到手下的肚子松了,可他还是没有直起腰,轻轻喊他一声。
        他呼了一口气,直了直身子,像是才缓过劲:“走吧。”
        “卓沉,把东西都搬进来。”
        声音传了过来,从墙壁逐渐显现出来一个人形。
        墙,又是墙!
        我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实在无力吐槽。
        “小筠筠,萌萌怎么样了?”她把两个巨大的袋子往沙发上一搁,瞬间连点坐的地方都没有了。她在一堆东西了翻翻找找,然后把一样东西丢给屈盟:“萌萌去洗个澡,待会把这件衣服换上。”
        “杜丝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门外卓沉撕心裂肺。
        难得有个会走门的正经妖怪,我赶紧去开了门。
        卓沉身上背着两个医药箱,拖着两只行李箱:“你们家电梯坏了也不早说。要不是看在屈盟的面子上我才不爬十六楼呢。”
        “十六楼能累着你?”屈盟也跟了过来,揉着腰问他。
        “你背着这位老太太、拎一堆东西上十六楼试试 。”卓沉把东西摊了一地,干脆自己也坐在地上:“你怎么样?杜丝筠这么能折腾,她的小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哦?”我作了一个拈咒的手势,他骤然噤声。
        屈盟被逗笑了,像只开心的萨摩耶,但因为老实所以还有点像柴犬。所以我看到他笑也忍不住要跟着笑起来,他脸一红,把头低了下去,小声道:“我去洗澡。”
        “诶你去哪?浴室在那里。”我看他走向大门,赶紧叫住。都要生了还出去乱跑。
        “回家洗澡。”
        “……我去给你拿毛巾,在这里洗吧,东西都在这里搬过去也不方便。”我顺手把门关好,虽然门这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比摆设还不如。
        话刚说完,他就撑着玄关的柜子开始深呼吸,匆匆点点头。
        把房子里的结界都撤了,我拿了毛巾和浴巾,在浴缸里放上水:“要洗泡泡浴吗?”
        “嗯。”他撑着腰过来,倚在门框上。
        “那你先脱衣服,我出去拿点东西。”
        走出门,发现两个妖怪正在鼓捣仪器的装法,对着沙发,无从下手。
        “房间里不是有床吗?干嘛在这里?”
        “那里不是有结界吗?”卓沉擦把汗:“你把它撤了?”
        “当然。”
        “你倒是很信任他。”
        “妖怪吃人是要偿命的。”
        “你们长老还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净妖师,我看光是谨慎这点做得就不够。”说这话的是那名女妖,屈盟叫她作文姑姑。
        “你给我看过的那份契约上面灵力很强大,不会有假。”我如实回答道,“而且妖怪要生产的时候很虚弱,他既然相信我不会趁人之危那我当然也相信他。”
        “聪明。”她笑了,而后指挥卓沉进房间装东西。
        “文姑姑,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我指指浴室。
        “应该不会,但是也没准。”
        “就不能像电视剧里那样只说好话来听吗?”我小声吐槽。
        而她一笑,转移了话题道:“我听卓沉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还这么关心小萌萌?”。
        我沉默了半晌,惭愧道:“好像是有点不道德。”无论是对屈盟而言还是对莫易来说,这样的行为都是挺渣的。然而没有办法,已经是这个局面了。
        “好了你去陪他吧,我们装好估计还要一个小时呢。”她不再问了,挥手示意我赶紧离开。
        可是,他在洗澡啊。


        回复
        4楼2019-11-23 16:43
          等了五分钟,他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所以我最终还是拿着杯子勇敢地进去了:“屈盟,喝水。”
          “呼……呼……呼……嗯…”
          人家明显没空理我。
          他过了一小会才伸出手来接:“谢谢。”
          “我帮你拿着好了。”我把杯子递到他唇边,搬过一把小凳子坐下:“其实你完全可以早点告诉我的,照顾你是我的责任。”
          “让我和你一起天天吃泡面还是天天去餐馆叫外卖?”他笑着问我
          “我会做菜的。”用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损我,我辩解道:“就是平时懒。”
          他轻声笑了笑,坐起来,精致的小锁骨露出水面,很诱人。我捂住半张脸——虽然不知道看美人会流鼻血这个理论正不正确,但我想我现在一定笑得很色气。
          “对了,有很多次我没叫外卖午饭时间到了也有人来敲门送餐,是不是你叫的?”
          “我付过钱了,你别生气。”
          “……”我没话说了。我一直以为是莫易,没想到会是他。
          “抱歉,我以后不这样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安排你的日程,可是饭要吃。”他很认真,像是在说教。
          “没有生气。”我有点小感动,拍了拍他露出水面的臂膀。好凉。
          “你也不嫌冷。”我把水撩拨起来,往他身上淋。
          “对不起,我还是影响你的生活了。”他低下头,似乎是很低落。
          “什么?”
          “刚才啊。”
          “你指莫易?为什么这么说,明明没你的事。你也听到了,他说什么事都瞒着他,这才和我分手的。”浴缸里热热的水从指间流过,很舒适,连带着水下的肌肤看起来也又滑又嫩,很好摸的样子。
          “不是因为我?”他大大的眼睛看我,简直卖萌得令人发指。
          “不是。”
          得到我否定的回答他松了松气。但是……
          “那…唔…嘶…哈…哈…”他张大嘴巴呼吸,看他这样,我把手伸过去,被泡沫挡着什么都看不到,摸到不该摸的就真羞羞脸了。
          还是他机灵,拽过我的手就往肚子上放:“这…呼…呼…这里…”
          手在他肚子上划圈,感觉这个位置又稍微靠下了那么一点点:“宝宝在往下?”
          “嗯…”
          他不方便说话,我也就不问他了。现在阵痛的时间长了,间隔短了,他一脸不知道是水还是汗,楚楚可怜。我拿毛巾给他擦擦脸,擦到一半却扯不动了。
          ——他咬住毛巾的一个小小的角,忍疼。
          “萌萌,你……”我不经意地叫出文姑姑对他的称呼,觉得叫的太亲热所以有些不好意思。
          “嗯?”他倒是没有感觉到,应了声,松开嘴。
          “过去了?”
          “嗯。”
          现在就算不疼的时候他也不安静,小声哼哼着在水里晃身子。
          “怎么了?”
          “腰酸。”他把身子全部浸进水里,再忽悠一下冒出来。
          我找个一直很想和他聊的话题转移他对身体不舒服的注意力:“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你不记得了吗,你救过我。”
          “什么时候?”
          “小时候。我妖力不稳定,身上突然出现了水族斑纹,被人家当怪物围起来了,是你带我逃跑的。”
          我想了想,终于记起来了。我当时只是看出了他的妖怪身份,或许是因为见多了长辈对异族施以援手,所以觉得自己也有着职责要帮助他。记得送他离开的时候我还气冲霄瀚地说了句:你要记得以身相许来报答我啊!
          ——现在果然来了。
          “记起来了。”所以他只是为了报答我?
          “当时我就想,如果我能呃……呼呼……”他低头,揉肚子。
          “好了你别说话了。”我一手撑着浴缸的沿来保持重心,探过身子去按压他的腰脊。突然感觉,他的额抵在我的手背上。
          “那个……你要顶就顶着吧,但是千万别用力,不然待会没力气了。”
          “嗯……知道……”
          “那你刚才是不是在屏气啊?”
          “……没有”
          “我怎么感觉有?”
          “那样…舒服一点…嘛…”
          我只好闭嘴——这句话一出我什么都不敢反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卓沉进来:“产床装好了,可以出来了。”
          我这才把手抽回来:“那我先出去了。”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他一个人真的行吗?
          “别看了,前面九个月他没有你不是也过来了吗?”卓沉瞄了我一眼。
          这种惭愧被他一语道破,我的确是很对不起屈盟。即便一切我浑然不知,但他对我好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我一言不发地给文姑姑和卓沉一人泡了杯茶,时间过去了十五分钟,足够他疼一回的。
          “我可以进来吗?”我敲了敲门。得到肯定的回应以后才开门进去。进去我就看呆了:文姑姑是什么特殊癖好?那件白t恤长的都快到膝盖了,简直就是一条裙子。胸口,还印着一只奶黄色的小鸭子。
          “是不是像幼儿园班服?”他脸微红,压低声音问我。
          我摇头:“没有。”——当然是心口不一。
          扶住他就要往外走,他却摆摆手,手狠狠掐在腰侧:“痛。”
          我揉着他的腹底,出乎意料地烫。是宝宝的温度加上他的温度吗?他把头抵在我的肩头,弓起了身子。
          过去了十多分钟,估摸着快好了,我松了松僵了的身子,往后退了退:“过去吧。”实在不习惯被人投怀送抱的这种感觉。
          “卓沉你要是敢笑他,我就把你上次带来的十只青蛙一只不漏地塞进你的牙缝里剔都剔不出来。”我几乎是环着他的身子把他弄到房间的。卓沉咧嘴要笑,生生被我瞪了回去。
          “来,萌萌,躺着,我给你检查一下。”文姑姑戴好手套。
          他躺下,胸前的小鸭子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
          “快了嘛。”文姑姑一边检查一边说。她摘下手套扔到托盘里:“已经开全了,可是羊水怎么还不破?”说着,用手按了按他现在难得软下来的肚子:“孩子的位置也很正。”话音刚落,他的肚子骤然耸立起来,而身下床单的颜色也斑驳了——破水了。


          收起回复
          5楼2019-11-23 16:44
            “啊——”似乎是一种本能,破水后来的阵痛,屈盟就开始和着它用力。
            “小萌萌先缓一缓,你这样孩子要缺氧了。”文姑姑把我往他旁边一推:“筠筠过去陪着他,卓沉你到外面把小孩子要用的东西准备好再递热水进来。”
            我拿着毛巾,给他擦汗:“萌萌呼吸,放松。”
            “好痛……嗯……痛……”他辗转着,侧过身来,几乎要把自己缩起来。
            “别慌,别慌,把身子放松。”我也只会说这些有的没的了。
            “筠筠你最好搂着他,孩子感觉到母亲的力量会出来得快一点。”
            “哦。”我爬上床,他吃力地仰了仰身子,枕在我趺坐的小腿上。我把他扶一些起来,好让他靠在我身上。腿往旁边搁了搁,免得抵住他的腰妨碍他。
            “好了,可以用力了。”——他又忍过两回疼,才得到这个赦令,但是人被疼痛折磨得已经有点脱力了。
            “唔--嗯---嗯---嗯…”
            “呃---啊---”
            “呼……呼……唔---嗯---”
            他在我面前,一切都看得很清楚:颤抖,痛苦,挣扎。
            几次下来,他已经累得只剩喘的份了。
            “是不是没吃午饭?那么点力气。”文姑姑皱着眉头。
            刚才莫易走的时候是十二点半,现在已经下午六点了,他只喝了几口水。
            “这样不行。萌萌,接下来我要给你压腹了,你配合着用力。”文姑姑把袖子往上撩一撩,“拖的时间太久不好。”
            “毛巾。”他看了看我。我把毛巾拿过去。他抬手,接过,把它塞进嘴里。
            之后每一次痛呼都是撕心裂肺。他的头往后仰,抵得我肩膀生疼。
            终于有一声细微的哭声响起,逐渐放大。
            “萌萌,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我搂着瘫软在怀里的人,安慰。
            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点点头。
            “看看,你们的儿子。”文姑姑把孩子抱过来。真是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是个孩子,我的孩子。我伸出手指,戳一戳他的小脸,皱巴巴的,像个风干苹果,丑兮兮的。像是感觉到被嫌弃一样,他哭得更大声了。
            “抱抱。”
            “不好吧?”这么小小一只,玩坏了怎么办?
            “有什么不好的?这是你儿子啊。”
            卓沉扶住屈盟让他平躺好,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面团一样软,因为从来没有抱过新生儿,所以手势僵硬,“萌萌,我认真问一句,我可不可以追你?”
            “就不用追了吧,他一直同意。”卓沉一语道破原本浪漫的感觉,“肉麻。”
            “已经够喜欢你了。”他吃力且努力地朝我笑得很好看,跟孩子软颤颤的小脸放在一块,居然看得我眼眶一热。


            回复
            6楼2019-11-23 16:44
              半个月后。
              我送文姑姑去s城。屈盟也想跟着来的,但我总觉得他应该多休息,何况还要照顾宝宝,所以硬是把他留在家里了。
              “文姑姑,你那么急着去那里干什么?”
              “小萌萌的堂弟有了孩子,反应特别大还不敢跟对方说,谁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过去看看。”
              “那个姑娘是谁啊?”
              “阮轻泱的。倒是个好姑娘,就是因为好姑娘,所以喜欢她的人太多了,把屈稷那个小倒霉给排挤了。”
              “屈稷?是之前演《盛世》的那个演员吗?阮轻泱…是我表妹 。”我自动忽略她带有偏颇色彩嫌弃喜欢我的人少的那句话,惊讶道。上次她发消息过来说好像把人强了,我还当是她开玩笑,现在看来……真有本事。
              “就是他,虽然妖力不够强大,但是从小就接受的是人类的教育,所以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类。”文姑姑显然也有点意外,“那个女孩子,她也是净妖族的?怎么对妖怪一无所知?”
              “她的灵力是我们族最强盛的,可是也是最不听她使唤的。每次一开闸就收不回来,还老是生病,所以长老干脆封了她的灵力,当然也失去了从前的记忆,一直住在S城,不回山居了。”关于老是生病这一点,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她的大好前途被这个玛丽苏的身体给摧残了。
              “有点意思。”文姑姑笑得高深莫测,“好了你回去吧。不用送了。”
              “文姑姑再见。”我挥了挥手。
              故事,似乎才刚刚开始。


              回复
              7楼2019-11-23 16:45
                一年半后。
                “盟盟啊,快点快点。”我一边抱着屈游一边把行李箱拖出来,“游游你别动,不许拽妈妈头发知不知道?”
                “呀!”游游一拍小手,半个身子就探出去了,“爸爸!”
                “屈游!”我赶紧把他抱回来,“爸爸要开车不能抱你。”
                “妈妈!”屈游见风使舵地拗回来,胖胖的小手拍拍我的脸,笑得超谄媚。
                “盟盟你好了没有?”我再一次催促,“你没问题吧?”
                “没事。”屈盟扶着腰拉着箱子赶紧出来,“你先下去吧,我会锁门的。”
                “好,我和游游先下去,东西你别提,我待会折回来再拿好了。”我一边拎一个箱子一边抱着屈游,“游游你不要乱动哦,待会妈妈要抱不住你的。”
                “走!”屈游往地上扑,“走路!”
                “等到了楼下再自己走,现在先妈妈抱你。”我赶紧趁着电梯门开了冲进去。到停车场把车开到楼下,发现屈盟已经带着两个箱子等在那里了。
                “你怎么又自己搬东西?”我一边把箱子放进后备箱,一边埋怨他,“万一又肚子疼呢?”
                “也不重。”屈盟难为情地笑一笑,“没关系的。”
                “你确定你可以开车?”我不放心地再次确认,“听说开车对怀孕的人不好。”——孩子是标准的蜜月宝宝,海马族怀孕的时长和妖力往往成正比,从11个月到14个月不等。按照最迟的来算,现在也已经快到预产期了。
                “可以。”屈盟已经把座位调好在系安全带了,“你开车我更不放心。”
                “……”面对这话我也是无话可说,可能因为净妖师特殊的身份,我开车总会遇到一些无法解释的怪异现象,比如突然爆胎,方向失灵。虽然往往都能化险为夷,但是也太刺激了。
                车程总共有2个小时,重点是N市和S城交界的山林里。要过年了,各族大妖怪都要提前聚会一次进行类似斗法的行为,当然只是根据对方的实力来评估一番整个族群的能力,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也非常重要。
                作为能跟净妖师一族契约联姻的屈盟,能力当然是很强大的。我眯着眼睛看屈盟小半边侧脸,难能可贵地产生出一种“我的老公是大佬”的感觉。
                毕竟屈盟平时的表现太过贤淑,甚至在生完游游之后两个月他要回公司工作都让我好好惊讶了一番,我以为我已经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了。
                “到了。”屈盟把车稳稳停好。
                屈游已经在安全座椅上睡熟了,我轻手轻脚地把他抱到房间里面去,冲几位长辈问了好,然后回来拿行李。屈盟倒是很乖地坐在驾驶座上:月份大了所以自己出来不方便。
                “累了吗?”我一边把他拉起来一边笑眯眯地伸手摸他,隔着软绵绵的羊绒衫和卫衣,里面的肉乎乎的肚子摸起来手感非常好。不过由于手感太好之前摸过头,摸“硬”了——不能想歪,是触摸太多引起宫缩了。
                “还好,有点腰疼。”屈盟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轻轻捶打自己的腰。
                我一手提两个箱子,“你也趁现在去躺一躺休息一下,我叫你们吃饭。”
                “嗯,早点叫我们,不能让游游睡太久,不然待会晚上又不睡了。”屈盟把手伸过来,“你都拿得动两个,我拿一个没关系的。”
                “不行。”我严厉拒绝,“没得商量。”
                他眨巴眨巴眼睛,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我满意地往前走,却不防他突然一下搂住我的腰半屈膝眼看着是要把我抱起来的架势。
                “盟盟!”我受惊吓地往后跳了一步,箱子磕在地上咚的一声响。
                “小两口磨蹭什么呢还不进来。”屈盟的爸爸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把箱子接过去,算是暂时把这个矛盾解决了。
                我心有余悸地敲了屈盟一个爆栗:“越来越有本事啊你。”不让他拿箱子还拿起人来了。
                屈盟装傻地嘿嘿一笑,不动声色地牵了我的手扶着腰往里走。


                收起回复
                8楼2019-11-23 16:46
                  “吃了药就换衣服睡一会吧。”我把他拉起来,“我帮你换。”
                  “我自己来。”屈盟摆摆手,看起来有点低气压。
                  不过换了谁身体不好的时候都会低气压吧?我这么想着,换了睡衣钻进被窝里面。屈盟很快也爬了进来,原本平时我都习惯搂着他睡觉,然而今天情况特殊,担心没轻没重地让他不舒服了,所以身子紧紧贴着墙壁,与他隔了一段距离。
                  屈盟睁开眼睛看了看我,似乎是想要挪过来一点,但是还是放弃了。
                  夜色沉沉,外面风声阵阵。他的宫缩还是很不规律,先时几次都痛得他冷汗涔涔要叫出声来,后来想看是药起效了,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我也赶紧趁这个机会眯一会,谁知道一觉睡醒天都亮了。
                  醒过来的时候屈盟正开开心心地逗游游玩,游游啪啪啪地拍着手,还蹲下来亲了一下屈盟的肚子。我差点要怀疑昨晚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不过屈稷很快就捂着腹侧皱起眉,小小地呼了两口气。游游看到我醒了就一个小鱼雷似的冲向我,反而没有注意到屈盟的不对劲。屈盟冲我摆摆手,我只好赶紧玩两把屈游,让他不看到屈盟的表情。
                  等屈盟这阵过去,我才又把屈游推给他:“妈妈要换衣服了,你们不能看哦。”
                  游游认真点点头,然后一头栽进屈盟的怀里。
                  “游游!不能这么撞爸爸知不知道!”我看到屈盟一瞬间整个表情都扭曲起来,简直生气。
                  “没事,没事。”屈盟环着游游,让他不要翻下床。
                  我赶紧换完衣服,准备揍游游的小屁股。游游小小地做个鬼脸,然后下床拉开门,冲到爷爷腿边去了。
                  “小人精。”我只好放弃暴力因素,转而打个招呼,“爸爸,今天游游就辛苦你照顾了。”
                  “不辛苦不辛苦,你们小两口也…加油!”屈爸爸把游游抱起来,顺便还做了个握拳的手势。
                  “诶…会的会的。”我赶紧应道。老爷子抱着孙子就去玩了,儿子都不管上一管。我把屈稷有点皱的衣角抻抻平,“你今天几点醒的呀?”
                  “五点多。”屈盟扶着腰下床,“起来走了一圈又回来睡了一会。听文姑姑说屈稷和泱泱已经到了。”
                  “姐姐开门!”阮轻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来了来了。”我习惯性地等屈盟去开门,等人都进来了才意识到不对。然而顾不上这么多,阮轻泱胸前的背带上坐着一个小屈泠,一手护着他一手提着一叠医用床垫,跟在她后面的屈稷还拎了一打东西。
                  “这些都是屈稷之前屯着的,没有拆封,昨天接到电话已经很晚了所以就没来得及买新的,但是这些离保质期还远着你放心。”阮轻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话,“诶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
                  “谢谢。”屈盟一边把她们让进来,一边看我。
                  “都老夫老妻了。”我赶紧从床上下来整理仪容。
                  “你和姐夫认识比我和屈稷晚吧?”阮轻泱向来喜欢追根究底。
                  “是啊,早知道你和屈稷会发展,就不用结契约了。”我随口应了句,“好了快出去吃早饭吧,来这么早。”


                  回复
                  10楼2019-11-23 16:47
                    妈耶你你你……会不会说话啊啊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11-23 18:01
                      哇哦,来啦来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11-23 19:55
                        么么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23 22:09
                          我来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23 22: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23 22:17
                              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11-23 22:5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23 23:12
                                  萌萌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24 02:46
                                    大家第11楼能看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1-24 11:17
                                      看不到11楼呀,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24 19:50
                                        我又来啦,没有11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1-24 20:22
                                          看不到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11-24 22:13
                                            11楼我截图补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1-25 10:49
                                              看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1-25 10:51
                                                你偷偷摸摸在干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1-25 17:26
                                                  抓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26 02:04
                                                    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1-27 00: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1-28 09:26
                                                        好看(。・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1-28 18:29
                                                          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1-30 20:28
                                                            游游是咋怀的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2-01 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