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释密达吧 关注:2,435贴子:21,417
  • 14回复贴,共1

【原创】蓝色鸢尾的花语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emmm原创女主,最近才想到的所以更新慢。
阿释密达不会毁的,要晓得我要是敢毁我会把自己(你懂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23 06:33
    一章.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叫什么?”她疑惑的“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能看见的是一片黑色。但她能听到,小鸟的细语,美丽的花儿盛开,湖水碧波荡漾的声音。“这里是哪里?”
    她用了半天来确定一点:自己肯定是在一个森林里。
    于是她便用与常人不同的毅力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砍起了木头,盖起了房子。当然,这么岁月静好但是没有吃的是不行的,所以她经常会抓一些小动物到外面的镇子上卖掉(某一次走出了森林)以维持生计。当然,她本人是不吃肉的,鸡蛋也不吃。
    于是问题来了,自己该叫什么?
    自己身上似乎有股奇怪的力量,但她从来不会运用,但不代表她不会控制不放出去。她问过镇子里的人,这个森林盛产蓝色鸢尾和各种花,但没有鸢尾比这里的更漂亮,所以叫鸢尾森林。
    反正自己也无所谓,大概就叫鸢尾呗。不过,就算她还没取名字,她也不用烦恼了。因为,今天的木屋门前从天而降一个金发美男子(咳),当然他是躺在地上的,当然她是看不见他的头发的。
    鸢尾盯着那个男子,心里默念我能行我能行我能行然后把男子背回了屋里。
    那个男子在三天以后的早上醒来了,至于鸢尾是懵的,因为她在做饭——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小米粥外加炒小白菜,她还嫌盐贵不怎么放盐。
    “……你是谁?”这个男子的警惕性很高嘛……
    “唔?你前两天掉我家门前了,我把你捡回来的,我叫鸢尾。”她撇了撇嘴,把菜和吃的端上的饭桌。
    “谢谢,我叫阿释密达,是处女座的黄金圣斗士。”阿释密达环顾四周,在确认她没有什么威胁之后放下了戒心。
    “嗯~是来自那边的圣域嘛?我听镇上的人说过,那里是圣斗士的地方。”她开始喝起了小米粥,“话说,我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我也不喜欢吃别的,一般都吃这些,不要嫌弃昂。”
    “啊,没事,我还得谢谢你没有见死不救。”他也开始吃起了早餐,寻思着该如何恢复小宇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29 18:41
      二.
      “呐。”鸢尾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要不不剪了吧……”
      阿释密达一直在屋中冥想,鸢尾正在考虑要不要剪头发。自己头发生长的速度并不算快,但太长了可就不好看了。
      “唔,算了。”最终鸢尾还是无奈的放弃了。
      她还是一个女孩子,没有任何记忆却能够在这里存活下来。
      据阿释密达所说,如果自己一直住在这里,那不可能毫发无损,因为圣战已经开始了,而这里可距离圣域不远,怎能不受波及?
      要不然她失去的那段记忆是有人故意的,要不然就是她一定是假扮的冥斗士。当然,阿释密达却只能认同前者——虽然骗取友情应该很有价值,但他名义上已经死了,濒死时把他杀了也无所谓,不必要多此一举去救他,反而多了一个对手。
      快了。阿释密达的小宇宙经过许多天的冥想,已经有所恢复——虽说只有一半的实力而已。
      这几天,阿释密达在冥想,但也是有些空闲时间想些别的事。
      比如面前的正在犹豫剪不剪头发的少女的下场,来历。
      救了他,应该也算是忤逆神的举动了吧?忤逆神的人将下冰地狱,那将是莫大的痛苦,她怎么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兴许等她融入了小镇,就恢复了正常生活,若少女知晓,也不会去救他了吧?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舍己为人的付出。
      “鸢尾,”阿释密达开口问出了那个疑问,“如果救我,会让你下地狱,你还会救我么?”
      “啊嘞?”鸢尾猝不及防的被问了一句话,有点懵。“唔?救人不是应该的吗?救你让我下地狱,你能救更多的人,我下地狱就有意义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27 19:50
        咳,隔壁的孤独的少女有鸢尾的剧透,但是不明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27 19:51
          @贴吧用户_a7KNQtU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27 19:56
            v进度略有点快,大概四章左右回圣域,看一章更多少w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29 13:33
              三.
              今天阿释密达发现了一个稀奇的事情。
              “鸢尾,你在干什么?”阿释密达走到鸢尾身边。鸢尾面前的是一条大河,它被一堆大石头堵住,水流向了四周,已经淹死了一些花了。鸢尾面对着那些石头,一动不动——如果她有眼睛,可能是在盯着石头。
              “我在想怎么打碎这个石头,这样的话下流的这些花会被淹死。”鸢尾总觉得很奇怪,自己总觉得那个奇怪的力量可能能打碎这些石头。她家住在上流,照理说不会知道这种事,可是她每次去接水都可以感觉到下面有些奇怪。得,那些叫什么的招式印在了自己心里,总觉得威力大不敢放,会伤害到别人,知道会怎么放,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像自己会用一样。
              她静了静心,从身上散发出了小宇宙。也许她自己不知道是小宇宙,可阿释密达却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她的小宇宙,而且如星空般浩瀚,十分温暖。
              “破。”她从口中只吐出了一个字音,可面前的石头却猛然破碎,只剩了一堆渣子。
              “……鸢尾,”阿释密达虽然相信她不是恶意骗他,但是这样的小宇宙,无师自通还可以说得过去,都已经那样强大,她居然不知道。“你知道你的小宇宙么?”
              “不知道,但是我的脑海里总有些招式,忘不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练的,叫什么名字。”鸢尾道。
              “……我的小宇宙已经快修复完毕了,等那天我带你去圣域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29 13:53
                四.
                今天是阿释密达小宇宙恢复完毕,也是他带鸢尾去圣域的一天。
                “啊嘞?这就是圣域吗?”鸢尾看了看,活像刚从乡下来城里什么都很新鲜的小孩子,虽然说又感觉莫名的熟悉。
                “……嗯。”阿释密达虽说恢复了视觉,但还是比较习惯像以前那样闭着眼睛。
                也不知道是怎么走来的,反正没人阻拦他们,就到了白羊宫前——虽然是说太玩忽职守了,但阿释密达居然觉得没人来说什么“快禀报教皇大人”“哇处女座的阿释密达大人回来了”“啊,阿释密达大人”之类的很清静。
                “...阿释密达!是你吗?”好吧,刚刚那么想,那样的人(不)史昂就一下子蹿了出来。“你不是为了精制木栾子,用尽了全部小宇宙吗……”
                “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吗。”阿释密达道。
                “没有……她是?”史昂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女躲在阿释密达身后。
                “是她救下了我,让我得以恢复小宇宙。”阿释密达说,“我带她回来,一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助之恩,二是特殊情况……麻烦你带我去见教皇大人了。”
                “好。”史昂点了点头。
                ————————————教皇厅。
                “……她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小宇宙?”教皇问道。
                “是的,但她本人并不知情……而且她似乎失去了一段记忆。”阿释密达回答道。
                在阿释密达说清楚了一切以后,教皇叹了口气,道:“她长得很像一位先代黄金圣斗士……”
                “……”鸢尾的睫毛微微一颤,便又安静了下来。
                “先代与双子神同归于尽的处女座黄金圣斗士,与处女座守护女神同名的鸢大人,”教皇似乎想起了什么,“在笛捷尔的图书馆中,有几本这样的书是记载了这位大人的所有资料的,包括画像……”
                “不可能。”鸢尾冷冷的说,气质变得飞快。
                阿释密达感受到了身后鸢尾的变化,她忽然没有了那种文静却又大方活泼的感觉,多了几分清冷和成熟,仿佛……变了一个人。
                @贴吧用户_a7KNQtU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1-05 15:50
                  呐/之前有画好的,但是画的太难看不敢发/好像剧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1-12 15:53
                    五.
                    自从那以后,鸢尾的性格就变了很多,变得成熟稳重,而且经常跑去水瓶宫借书。
                    “笛捷尔大人?”鸢尾缓缓地走进了寒气弥漫的水瓶宫,试探性的问道。“我来借书了……”
                    “鸢尾。”笛捷尔缓缓地抬起头,手里是一本书。“今天要借什么书?”
                    鸢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今天想借一些有关佛法的书……”言罢,从怀里掏出了几本以前借的书。“麻烦您了。”
                    笛捷尔接过那几本书,进了水瓶宫里面找了一会书。过了大概有十分钟,他从里面走了出来,递给了鸢尾几本书,基本上都是与佛法有关的。“不要弄坏了。”笛捷尔叮嘱道。
                    “好的,谢谢笛捷尔大人……笛捷尔大人再见。”她接过来了那几本书,向笛捷尔打了个招呼后走了,颈上的项链随着她的跑跳而晃动。走着走着,大约在天蝎宫附近,她撞到了人。
                    “唔……”鸢尾闷哼一声。对方有点高,自己撞到了他的怀里。
                    “鸢尾。”阿释密达蹙了蹙眉,又叹了口气,“你又去哪里了?”
                    “阿释密达……我去水瓶宫找笛捷尔大人借书了。”鸢尾微微抬起了头,项链响了几声。“我不该乱跑的,抱歉。”
                    “你的项链我之前没见你戴过……笛捷尔送的么?”阿释密达看了看上面的处女座符号和周围的其他星座符号……和两个奇怪的符号,觉得奇怪。准确来说笛捷尔也没有这种东西……很奇怪,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而且头发也短了不少。”
                    “唔……是我自己的,以前一直没戴而已。”鸢尾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摸了摸项链。“你有时候在冥想,不知道我剪了头发也正常。”
                    是吗。
                    总感觉很不对劲……阿释密达无奈得叹了口气,把鸢尾领回了处女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1-17 00:18
                      六.
                      在雅典娜神殿,亚伦——冥王哈迪斯的身影降临。鸢尾远远地望着神殿上发生的一切,但默不作声,继续摆弄着颈间的项链,时不时往那边望一眼。
                      “唔。”她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眼前的阿释密达——阿释密达正背对着自己,他看不见自己睁开了眼睛。
                      黄金圣斗士基本上都在往上走,阿释密达也不例外。他皱了皱眉,看着亚伦的一举一动,缓缓地走到了神殿之上。
                      “居然打扰我和雅典娜的久别重逢,真是不识时务啊,这群圣斗士。”亚伦回了回头。忽然,一道无形的气压把周围笼罩住,圣斗士们都被压的动弹不得——不包括她和阿释密达、萨莎。“暂时……老实点吧。这样一来,十二宫里就没有人能动了。”
                      “哥哥……”萨莎看着亚伦。
                      “我已经不再是你哥哥了。”亚伦面无表情的说。
                      “那不是真的。”与此同时,鸢尾悄悄的向他们身边缓缓移动。
                      “你忘了吗?我们之间只有纷争。执迷于身为人类时的记忆,是多么愚蠢啊!”亚伦悬浮在半空中,“背负着悲伤与痛苦生存,这到底为了什么?无论你多么怀念年幼时的日子,那些时光都不会再回来了。”
                      “把那些日子夺走的,是我吗?”希绪弗斯抵抗着重压,艰难的站了起来,拿起了弓箭,对准亚伦。
                      “竟然想要攻击身为神的我,愚蠢至极的人啊!”亚伦又一次释放重压,“我记得你,五年前是你把雅典娜带走的吧?”
                      “把雅典娜大人接到圣域守护着,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雅典娜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今生降生在亚伦和天马座的身边。你是否想以自己作为人类的一生,去守护那个作为冥王肉身的少年呢?怀着爱意,期待着这场圣战不会发生……”
                      “那又怎样?现在我已经是哈迪斯,雅典娜的爱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亚伦看着希绪弗斯。
                      “不,哈迪斯……对我们来说,雅典娜大人永远都是……希望!”希绪弗斯射出了那只箭。
                      “笨蛋!”亚伦把箭反射回来,阿释密达看准了时机,出手把那只箭打落。
                      “哈迪斯!”
                      “哦?终于有点战斗女神的样子了吗?”
                      就在此时,天马瞬间移动到了他们两个之间——手中还握着木栾子的串珠,正是阿释密达用全部小宇宙作为交换炼化的那一串。天马看见阿释密达,虽然有些吃惊,以为是幻觉,但发觉是真的以后,也不甚在意了。
                      鸢尾移动着,企图到雅典娜神殿上面。虽然她后来没怎么注意,努力的不发出任何动静,但不小心被亚伦发觉了。
                      “哦?人类的女孩么。”亚伦轻哼了一声,“没有任何力量,竟然能在吾的压力之下动弹。”
                      言罢,鸢尾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向她袭来。
                      “真是的……欺负盲人算什么本事……”鸢尾心虚的说。她伸出一只手,缓缓的吐出来几个字。
                      “天魔降伏。”
                      那一团力量顷刻间灰飞烟灭——当然了,主要是因为亚伦轻视了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1-22 17:15
                        七.
                        “?!”
                        阿释密达看了看她。
                        不是因为对于她小宇宙的强大的疑问,而是因为对她招数的疑问。不错的话,应该就是前代处女座圣斗士鸢。
                        而此时亚伦却没再理她,回头继续和天马进行战斗的白热化阶段。不出意料,一切都如她预料的进行。萨莎的小宇宙把雅典娜神殿以及神殿上的众人带到了魔塔上方,而潘多拉也来了。
                        “不愧是宙斯头骨里出生的女神,果然狡猾的很。”
                        “我可不记得做过什么能被你称作狡猾的事情。”萨莎面对着面前的女人,说。
                        鸢撇了撇嘴,三个女人一台戏,自己这个女人到底应不应该上去呢?
                        “不知廉耻的女神!”眼看潘多拉就要一巴掌扇到萨莎脸上。
                        鸢灵机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威压压住了天马,然后瞬间移动到了两人之间,把住了潘多拉的手。
                        “这一巴掌不是你说扇就能扇的,当大家都是摆设?”鸢盈盈一笑。
                        “你!”
                        “够了,潘多拉。吾想证实的,都已经知道了,”亚伦黑着脸说,“你不是要吾回去吗?吾回去就可以了吧。”
                        “哎?好戏不是才刚刚开始吗?”旁边的切希尔懵地说。
                        “哦,对了,鸢。”亚伦回头,对鸢说了一句。
                        “伪装的很好,竟然没有把一丝丝痕迹透露出来,看来处女座不仅实力不错,演技也不错呢,”鸢黑着脸,听着亚伦的话,“你这次救处女座,只不过是某种心理作祟,等这场圣战过去以后,你才能找到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真理——不管支持吾还是雅典娜。”
                        鸢睁开了天蓝色的双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句。
                        “死傲娇……”明明是想萨莎了,想来看看,结果搞成这个样子,讨厌死了!
                        潘多拉回头看了她一眼,用那种极度蔑视的眼神。鸢正愁气没处撒,然后歪歪了两句。
                        “不要用蔑视的眼睛看着我,汐去冥界找马尼戈特和教皇玩的时候是你言语不当伤了她吧?也不知道双子神知不知道这件事,不然剁了你都是轻的。”鸢抬了抬眼睑,“果然汐那种有仇必报的外表是骗人的,不然你现在哪能活着?我告诉你,别以为十二女神都是好欺负的,既然亚伦已经表明了我的身份,我也大可不必费劲隐瞒。”
                        “我以处女座守护女神的身份,命你永不进入十二神宫,永不与巨蟹座守护女神汐接触。”
                        不然就不做事,做事就要做绝。欺负汐?作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1-27 11:19
                          退一小段时间——我会回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2-05 21:04
                            八.

                            鸢作为处女座的守护女神与星辰化身,也是一直喜欢在处女神宫里冥想的,只不过会经常出来透透气而已。
                            处女座的黄金圣衣里有她所提供的星辰力量,不过是需要雅典娜说服才会提供,不过她需要说服的并非十二个。因为金牛座、天秤座的女神并非星辰化身,仅仅是守护女神而已,这些本来就是由事物、动物等升上天空的星座生前有过灵智,但在岁月的洗涤中早已脱胎换骨,诞生出新的灵智。
                            双子座也是有两位女神的。一位是守护女神与星辰化身,另一位则是星辰化身捡到的一位女神。
                            圣斗士和她们只是提供力量战斗的关系,至于人际关系什么的……鸢和双子座的姐妹两个就是好友;虽说水瓶与天蝎两位女神也确实是挚友,但是天蝎座的女神相对于圣斗士来讲更会冷一些;双鱼座的女神是目前最晚化身的一位,我们姑且认为她是最小的,并不是那种因为毒血就疏远别人,因为她可以控制自己血液中的毒——可以选择立刻发作或者潜伏体内、直接消失等等。
                            因为自己和东方的佛祖释迦牟尼关系不错,有所交流,所以招数也十分相似什么的……
                            你问星辰真身究竟是什么?传说是有冥后珀耳塞福涅、正义女神等等……其实真身是一位终身未嫁的公主,不知道为什么宙斯居然漏掉了这位才貌双全的半神女孩子,她享年二十八岁。后来宙斯又抽风把她升上天空,成为了处女座。
                            雅典娜的真身并不是整天喊着:“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的女神,而是一位很不错的女神,战斗力高,头脑聪明,并不招人讨厌,至于篡神王的位子——她哪里会想那些东西。
                            处女座真的是佛祖释迦牟尼转世么?你想多了。能与神佛对话,他如果真的是佛祖转世……难不成……他在自言自语。
                            至少这位女神可以保证释迦牟尼觉得没有转世。
                            十二神宫面积是很大的,如果哪位女神想把一位看的顺眼的自己名下的圣斗士带回神宫里……至少有五个房间供他选择,更何况还有花园等等。
                            也许,我们可以把她们看成性格各异但战斗力高上的富婆。(不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3-31 09:48
                              我回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3-31 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