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盟吧 关注:2,040,798贴子:12,149,556
  • 2回复贴,共1

铁腕斯大林不拿将军换士兵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法西斯德国突然入侵苏联。
雅科夫听着莫洛托夫关于法西斯入侵的广播演说,怒火中燃,心急如焚。一见到斯大林①,他就急切地问道:“爸爸,敌人打来了,我该做什么?”“你的想法呢?”斯大林眯起双眼,反问了一句。
“我想上前线,去揍法西斯强盗!”斯大林赞许地说:“雅沙②,做得对!既然希特勒的猪嘴伸进了我们的菜园,那就要以三倍的打击回敬他。我相信,你不会辜负祖国的期望。”“决不辜负!以军人姿态回答。

当天,雅科夫就上了前线。他被分配在一个团司令部工作,他当了炮兵连连长。在激烈的战斗中,他打红了眼,只顾和敌人拼搏,却和战友们失去了联系,不幸被俘了。此刻,雅科夫被关在牛棚里,和被俘的人挤在一起。牛棚是用木头搭起的,四周围着篱笆,外边设有了望台,上面架着机枪,有德国鬼子站岗。
雅科夫身旁也是个红军上尉,他叫伊万·科洛佳日内,是在白刃格斗中头部被击中、失去知觉后被俘的。伊万打量着身边的难友,只见他默默地在思考着什么,便小声问道:“你在动脑子,想怎么逃跑?”
雅科夫沉默片刻,抬头望了望乌云翻滚的天空,带着浓重的格鲁吉亚口音答道:“夜里将有雷阵雨,要烧掉牛棚,烟会遮住哨兵的视线。”好!”伊万会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门外开来两辆小汽车,车上跳下来一帮德国军官。一个高个头、鹰勾鼻子的军官用蹩脚的俄语粗野地喊道:“全体集合!成四列横队!”
人们慢腾腾地站成四列,有的躺在地上起不来。那帮德国军官匆忙走进来,像狼一样打量着战俘们。一个尖嘴猴腮的红军战士,哭丧着脸,一瘸一拐地走在鬼子前面,像一条断了腿的狗,他用慌乱和恐惧的眼神在战俘们的脸上辨认着,当他走到雅科夫面前时,停下来,指着雅科夫,带着哭声说道:“就是他!”
那个鹰勾鼻子朝雅科夫走近两步,带着惊疑的神情问道:“你是斯大林?”“不,我是朱加施维利。”
“你是斯大林的儿子?”“是的,我是斯大林的儿子、上尉朱加施维利。”雅科夫平静地说。战俘们吃惊地望着雅科夫。伊万也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面孔黝黑、仪表英俊的上尉竟是斯大林之子!他把牙齿咬得咯咯响,鄙视地望着那个叛徒,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可耻!”
德寇七手八脚地把雅科夫押向汽车。雅科夫回头看了看伊万,那眼神是让他组织难友们逃跑,随后向大家挥了挥手,毅然上了汽车。难友们含着热泪,目送着汽车驶去。汽车驶向机场,那里停着一架八个座位的“容克”式飞机。雅科夫坐在飞机上,透过舷窗,深情地望着机翼下掠过的大地,那是硝烟弥漫,战火纷飞,大地在呻吟,祖国在受难。
一想到再也不能为祖国战斗了,他心如刀绞。难道真的永远也回不来了?永远也见不到故乡了?他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他忆起了往事,想起了可爱的故乡,想起了童年的时光,雅科夫的童年是在高加索度过的,有时住在第比利斯的姨妈家,有时住在拉钦村的外祖父身旁。外祖父的小木屋坐落在巴里叶特山脚下,靠近美丽的撒马尔罕森林,森林是那样神秘,总像谜一样吸引着他。记得有一次他同伙伴们到森林打猎,他发现一只不忍心打死它,就吹起了口哨,让它赶快逃掉。为这事大家都取笑他,而他却觉得很开心。
1921年,他被送到父亲身边,开始学习俄语,养成新的生活习惯。父亲很喜欢他,对他要求又十分严格。他在电机学院毕业后,到工厂去工作。后来按照父亲的意见,又进入捷尔任斯基炮兵学院。虽然他很依恋家庭,尤其喜欢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但他不愿坐享父亲的荣誉和过舒适的生活,因此很少到克里姆林宫父亲的住处去。
雅科夫想起了儿子热尼亚,今年五岁了。他上战场前,也没有看儿子一眼。还有小女儿加丽亚。唉!如今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他们长大时,会知道爸爸怎样死的,会像爸爸一样挺身保卫祖国的。雅科夫感到宽慰。他从马达的单调声中,仿佛听到了从心底发出的悲壮旋律,又仿佛是低吟的宗教赞美歌。他的记忆中闪现出夏天的一个节日宴会:布琼尼、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偕他们的夫人来到父亲在祖巴洛夫的别墅欢度节日。午餐设在露天凉台上。他们喝着高加索葡萄酒,频频举杯。
后来,布琼尼拉起了手风琴,拉的是宗教音乐的旋律。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和父亲走到布琼尼面前,和着旋律,唱起了一首宗教赞美歌。雅科夫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当歌声停下来时,雅科夫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说:“一群无神论者,却唱宗教赞美歌!”
“我们的贡品是献给艺术的,而不是献给宗教的。”父亲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洋溢着诗歌燃起的激情……飞机降落时的颠簸使雅科夫的思绪从对往事的美好回忆中回到严酷的现实。
他被径直押到克卢格元帅的司令部,立即开始受审。“你是自愿投降的还是强行被俘的?”“不,我不是自愿的。要是我能及时发现同自己人失去了联系,我就自杀了。
”雅科夫泰然回答。
“你认为当俘虏可耻吗?”
“是的,我认为是可耻的。”
“战争前夕你同你父亲谈过些什么吗?”
“是的,最后一次谈话是在6月22日。”
“那天你们分别时,你父亲都说了些什么?”
“他说:‘去战斗吧!’”“你认为,在这场战争中,你们的军队还有胜利的希望吗?”
“是的,我认为有,斗争将继续下去。”
“假使我们很快拿下莫斯科,迫使你们的政权溃逃,并把一切都控制在我们手里,那时又会怎样呢?”“我作不出这种设想。”“要知道,我们离莫斯科不远了,为什么不能设想,我们会拿下它?”
“请允许我提一个反问:假使你们将来被包围了呢?这不是没有先例的,你们的部队就曾经被包围和歼灭过。”
审讯进行了很长时间。最后他们问雅科夫:“就是说,你不相信德国会胜利?”
“不,不相信!”他眼睛注视着窗外回答③。这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接着是一声炸雷,好像给他的话打了个惊叹号。雷声使他想到:假如不被叛徒出卖,此刻他会和那个上尉一道,点着牛棚,冲出篱笆逃跑了。但愿他们成功!的确他没有想错。正是在暴风雨乍起时,伊万在浓烟掩护下,带领难友们逃向森林。
雅科夫被俘的消息,斯大林是从德国的广播里得知的。斯大林一大早起床后,顺手打开了收音机,一个傲慢的男高音正用俄语从柏林广播东方战场的消息。末了,突然提高嗓门说:“据克卢格元帅司令部发来的报告称:7月16日,我军在维捷布斯克东南利奥维诺村附近,俘获了斯大林的儿子雅科夫·朱加施维利上尉。
他被认出后,于7月18日晚用飞机解到克卢格元帅司令部。目前,对这名重要战俘的审讯正在进行中……”斯大林像往常一样来到克里姆林宫,对秘书波斯克列贝舍夫将军说:“请莫洛托夫同志来,并请转告朱可夫同志,如总参的报告准备就绪,今天可早些来汇报。”“麦赫利斯同志求见,他说有急事。”“那就请他也来吧。”说完,斯大林向办公室走去。
麦赫利斯身着军服,悉眉苦脸地走进来。他拙笨地碰了一下皮靴后跟,痛苦地说:“斯大林同志,我必须向您报告一个对我们大家都不愉快的消息。”他的最后几个字被一阵雷声淹没了。
“斯大林同志,有一个非常不幸的沉痛的消息。”麦赫利斯结结巴巴地说,“西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报告,据一切迹象分析,您的儿子雅科夫……被俘。”斯大林凝神望着窗外的雷雨,仿佛没听见总政主任的话。莫洛托夫和加里宁却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他们急切地问:“确实吗?”“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斯大林伫立窗前,默不做声。莫洛托夫和加里宁心疼地望着他。室内一片寂静。过了片刻,麦赫利斯沉重地说:“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正在采取一切措施,弄清真相。如果雅科夫没落入敌手,不论他活着还是牺牲了,都要找到他。
”斯大林岿然站在窗前,像一尊塑像。科巴④,你怎么啦?你听见了吗?”莫洛托夫激动地大声问道:斯大林转过身,缓慢地走到办公桌旁坐下,克制着内心的痛苦,平静地说:“斯大林不是聋子。雅沙被俘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了,他现在正在克卢格的司令部受审。”
“有详细报告吗?”斯大林问道。“详情不多。你的儿子到前线,被分配到炮团司令部工作,但他要求到连队去了,他那个连打得很出色。”“他不愿留在司令部,好样的!”斯大林自言自语地说。他点上烟斗,深深吸了一口,用安慰的语调说:“麦赫利斯同志,请坐下谈吧,战争就是战争啊!”
随后,他用忧郁的目光望着莫洛托夫和加里宁,问道:“现在,对斯大林该怎么办呢?还让他担任国防人民委员吗?”他看出大家没懂他的意思,又补充说:“按照我们的法律,谁的近新当了俘虏,谁就得被流放。要是我也落到这种地步,我就选择吐鲁汗斯克作为我的流放地,因为我熟悉那里。
”斯大林微微一笑,但这微笑是勉强的。"麦赫利斯说,“我负责彻底查清。而且,还可以组织我们的侦察人员帮助雅科夫越狱,如不成功,最终我们还可以同希特勒讲条件。”“同希特勒讲条件?”斯大林惊疑地问。
“我指的是交换。我们可以拿被俘的德国将军去换回雅科夫。”
“算了吧,一群卫道者!”斯大林温和地笑了。“我认为同希特勒讨价还价,是不可想象的。”他沉思片刻,仿佛自言自语地说:“是啊!能把雅沙救出来,当然好。他的处境更困难,因为对斯大林的儿子,敌人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但是,被俘的不只他一个。”他转向莫洛托夫,进一步阐述:“外交人民委员同志。我建议,可以通过红十字会,向希特勒提出:我们可以把全部被俘的德国将领交给他,而我们只向他要一个人。”斯大林停住话头,点上烟斗,眼神中含着笑意。

麦赫利斯大惑不解。莫洛托夫和加里宁凭经验感到,一个满意的决心在斯大林脑子里考虑成熟了。
斯大林吐出一口烟,提高了声音说:“让希特勒把他的被俘将领全部拿走好啦,我们只要他一个人——德国共产党主席恩斯特·台尔曼!”
这个故事结束了。读者一定关心雅科夫的命运。雅科夫被关押在萨克森豪森集中营,他坚贞不屈,继续斗争。一九四三年四月十一日,他和难友们越狱时,壮烈牺牲。为表彰他的英勇行为,苏联政府追授他一级卫国勋章。
注:①斯大林本姓朱加施维利,在搞地下工作时,同志们说他具有钢铁的意志,于是就改称斯大林,意即钢铁。
②雅沙是对雅科夫的爱称。
③对雅科夫的审讯内容,援引自美国国家档案馆《被缴获的外国文献》中Not——176案卷。发表在《格鲁吉亚文学》杂志1978年第1期。
④科巴是斯大林从事地下工作时的化名。


回复
1楼2019-11-09 17:39
    像斯大林这样的领袖,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11 11:40
      不要管很多学着口中的历史真相和客观评价,最终经过起人民考验和人民见证的领导人才是伟大的领导人。经过人民见证这才是真理,不管你们怎么吐槽,真理就是真理!记得看过一个视频,在斯大林追掉会上,一位农妇前来并泣不成声。当时很多的官员眼中都没有泪水!只是表情严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14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