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之子吧 关注:21,159贴子:192,848
  • 105回复贴,共1

我这段回答怎么样?我得承认他会提出这个问题还算是看到了重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这段回答怎么样?我得承认他会提出这个问题还算是看到了重点,目前各个论坛提到这一点的还很少,但是剧情这个东西从来不是只浮于表面的,还有人物感情的变化,这也是一种剧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1-06 10:38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1-06 10:40
      ね、今から晴れるよ。阳菜镇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11-06 10:41
        不,讲科学没有一直下雨,一个星期就淹了,要你个一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1-06 14: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1-06 14:0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1-06 14:08
              我觉得三年下雨真的不严重。我们就影片中的表现来看,三年后并没有什么事。注意,不是全世界一片黑暗下雨三年,是东京这个城市下雨三年。东京已经不是农业地区了,是由钢筋混凝土构件出的现代城市。当然,如果要从地质学角度来分析,或许真的是对东京地基有什么影响,但就作品展现的画面来看,人们是适应了生活。须贺的办公室从地下搬到了楼上,船运代替了部分铁路运输。作品就是表达出「三年下雨不怎么样啊」这样一个明确的结果的。
              至于第一张图所指出的阳菜动机弱这一点,让我再回顾一下作品再来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1-06 14:14
                根据楼主启发的这个话题,我想了一想。其实仔细回想影片的话,影片里的东京人并没有要求阳菜去变成人柱去献祭吧?晴女的新闻一开始就是被当作都市传说来看待的,就和星座、血型一样是茶余饭后的闲话。

                哪怕是曾经使用过晴女服务,知道晴女存在的人在影片中,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要求阳菜去成为牺牲品,或者哪怕是「有人在网上谩骂晴女这时候去哪里了」这样的情节都没有出现过。换言之,影片里的东京人,东京人中的知情者,都没有表现出要求阳菜为此付出、为此负责的言论——所以说影片外的观众急什么急啊。

                我是7、8月份看的三遍电影,现在已经三个月过去了,可能有些记忆模糊。楼主或者其他看到这个讨论帖的人也请帮着一起想一想:影片中的东京人,特别是曾经利用过晴女服务知道晴女存在的人,他们有没有表现出要求晴女去牺牲?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1-06 15:20
                  阳菜的动机影片里有说:她看到人们都很喜欢晴天,她愿意做着晴女的工作给大家带来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06 15:31
                    而"她的意义"又是谁发现的呢?是帆高。两人相遇后,帆高不断带给她温暖,并帮她进入了晴女的角色。因此也可以说,阳菜做晴女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帆高。阳菜消失决定意义的最后一击是帆高的"嗯",这个情节也说明了帆高对于阳菜消失的重要地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06 15: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06 15: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1-06 15:52
                          让我来做一个中途小节吧:假设阳菜是主动成为牺牲者的, 目前大家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她在帆高身上投入了极大的希望与热诚,或者说直白了她很在乎帆高。因为帆高说了那句“嗯。”所以阳菜选择了去牺牲。第二种是:阳菜知道了自己的宿命是晴女,是在天命层面与东京不相容的。因此她预想了自己如果不做的话,会导致东京有怎样怎样的后果,所以她感受到了(来自于自己想象中的)世间的压力,所以去牺牲了。

                          首先请确认我目前中途就本帖的讨论情况作出的的这个小结是不是准确?

                          其次,如果准确的话,希望大家积极从影片或者小说里找出支持这两个解释中的某一方或者两方的影片(小说)证据。

                          最后我想提一点(因为我记不太清情节了,一会儿我翻一翻小说啊。):阳菜知道自己是晴女,但她知道晴女有所谓的宿命吗?因为我记得无论是去占卜巫师那里听解说,还是去气象神社听解说,这两个涉及天气巫女的古老传说片段,阳菜本人都没有在现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11-06 16:04
                            其实简单来说
                            帆高作为一个年少轻狂的高中生,救阳菜没别的动机,就是觉得:“我得把我女朋友抢回来”
                            阳菜作为晴女,在开头占卜馆的老太提到了,“心肠软,不适合领导。”所以阳菜总在听帆高的话而且阳菜(15)听一个比她大的人,帆高(16)的话很正常吧


                            收起回复
                            14楼2019-11-06 16:05
                              我不知道你有多大,是否入了社会,或者平时看书看的多不,有一种恶是社会无意识恶,天气之子很多人觉得剧情唐突,说白了还是电影院不能暂停,细节太多,这些细节全是剧情的补充和升华,其实做晴天少女一开始是阳菜的愿望,有个细节是他在神社的许愿牌上写的希望母亲病好了之后能一家三口在阳光下散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06 16:29
                                好了我发现了新证据。
                                新证据表明,阳菜不是自愿或迫于社会压力上天的。


                                是被神秘力量带上去的。
                                所以,看起来既不是【阳菜喜欢帆高💗,帆高喜欢晴天💗】;也不是【社会人虽然都没说,但好像都盼着阳菜去献祭】。


                                根本就是不可抗力而从宾馆消失的……


                                我一会儿把小说日文的内容、页数以及我自己的翻译给打出来,你们稍等啊。


                                收起回复
                                16楼2019-11-06 16:42
                                  真精彩啊真精彩!(对着书打字打累了,回个帖吊吊你们胃口)


                                  回复
                                  17楼2019-11-06 17:01
                                    你说的不错,他这话开篇就错了,然后一错再错
                                    女主作为晴天女孩宿命就是献身,这是“无奈”绝非“动机”
                                    而男主作为一个“人”要救回女主,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看看大叔和老警察的对白就知道了,换作是他们,他们也会这样做。既然换作绝大部分人都会这样做,所以这也并不能算是一件“错事”(这里并不是非黑即白,只是关乎人性的真实一面)。
                                    诚哥想歌颂的少男少女的爱漏洞百出?不好意思真看不出来,把动画作品的世界观理所当然的代入现实实力然后套入现实逻辑这个逻辑本身就很有问题。说白了世界观是人家诚哥定的,三年下雨以至于淹没城市人类社会能不能存活,诚哥:不好意思,可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06 17:07
                                      《天気の子》日文版小说,角川文库出版。第207页。第九章 快晴(节选),内容对应在情人旅馆的那一夜,帆高睡着后,阳菜的自我独白。






                                      ———日文原文:—————————————————————


                                      君は今は泣き疲れて、私の隣で眠っている。頰に涙の跡がついている。窓の外からは激しい雨の音と、遠い太鼓のような雷鳴が聞こえてくる。私の左手には小さな指輪がはまっている。君がプレゼントしてくれだ人生で最初の——たぶん最後の指輪。私はその左手を、眠っている君の手にそっと重ねる。君の手は夜の太陽のように、優しい温度を持っている。




                                      重ねた手から波が広がるように、やがて不思議な一体感が全身に満ちてくる。私の境界が世界に溶け出していく。奇妙な幸せと切なさが全身に広がっていく。


                                      ——いやだ、と、満ちてくる多幸感と同時に私は思う。まだいやだ。私はまだ、君になにも伝えていないのに。ありがとうも、好きも、言えていないのに。広がって薄れていく意識を、私は必死にかき集める,感情と思考をどうにか繋ぎとめようとする。私は声を出す。喉の場所を探し、空気がそこをこする感触を思い出そうとする。——ほだか。


                                      「ほだか」


                                      声は小さくかすれていて、部屋の空気をほんの少ししか震わせることが出来ない。


                                      「ほだか、ほだか、だから——」




                                      もう、喉にも感触がない。私がなくたっていく。私は消えていく。私は最後の力をふりしぼって、君の耳に言葉を届けようとする。




                                      「なかないで、ほだか」


                                      ——中文:(wildgun自译)————————————————————




                                      你哭得累了,在我旁边睡着了。脸颊上带着泪的痕迹。窗外,传来了激烈的雨声,和远处如太鼓一般的雷鸣。我的左手戴着小小的戒指。你所赠送给我的人生最初的——或许是最后的戒指。我把左手叠在你的右手上。你的手像夜间的太阳一般,有着温和的温度。


                                      从重叠的手上,如波浪扩散开一般,不久之后,不可思议的一体感布满了全身。我的边界溶化出了世界。奇妙的幸福感与悲苦感扩散向了全身。


                                      ——不要,在充满幸福感的同时,我这样想着。还不要。我还没有把话诉说给你听呢。谢谢也好,喜欢也好,都还没说呢。我拼命聚拢着正扩散而变得稀薄的意识。试着要把感情和思考汇聚起来。我发出了声音。我探索着喉的部位,回想着空气擦过那里的感触。——帆高。


                                      「帆高」


                                      声音轻轻擦过,房间里的空气只有真的一丁点儿震动。


                                      「帆高、帆高、所以说——」


                                      喉咙已经没有感触了。我正在变得不存在,我正在消失。我使出了最后的力气,在你耳边说出,希望能传入你的耳中。




                                      「不要哭,帆高」


                                      ——————————————————




                                      (后面紧接着的文字片段就是阳菜在天上醒来周围都是白雾的场景了)


                                      回复
                                      19楼2019-11-06 17:18
                                        如本帖19楼所摘录日文版并自译的中文部分。翻完别说帆高了,我都想哭了……


                                        回到本帖主题。
                                        我提出了证据,这足以说明:阳菜既不是为了帆高喜欢晴天而主动去献祭的,也不是迫于东京人无言的压力或者屈从于古老传说里的巫女命运而被迫成为人柱的。


                                        而是阳菜直接在宾馆的床上受到不可控力影响消失的。具体表现为:肉体可见的界限消失、自我感受的意识涣散、声音发不出。
                                        证毕。


                                        收起回复
                                        20楼2019-11-06 17:22
                                          说句题外话。
                                          跳脱剧情本身,如果要泛泛地讨论剧中的献祭、人柱的意义的话,我知道有一篇文章似乎不错。


                                          《天気の子 公式ビジュアルガイド》的最后一篇文章,似乎是收录了一篇民俗学家寄来的稿件。虽然不是官方创作人员的说明,是第三方的评论(好像是这个身份),但好歹是被官方收录到视觉指南书里的,应该有一定的代表性或者说启发性。


                                          我不知道大陆有没有出版这个视觉指南书,以及大陆的设定集里是不是包括这一篇内容。


                                          我是买了日文版的设定集,还没看……
                                          争取今晚看掉!


                                          回复
                                          21楼2019-11-06 17:30
                                            再说三年雨,真的不严重。
                                            看日文版小说第288页,如果楼主看的是电子版,请搜索「須賀さんのオフィスを出て、僕は新宿駅から山手線に乗った。」这句话。
                                            这一段和之后的一段,一片祥和/
                                            甚至最后还写了「どこかホッとしているように見えた。」


                                            「ホッとする」这个词语楼主应该能看明白吧?这两段日文的意思,以及表达出一种什么情绪,到底是三年雨灾要人命东京人都活不下去民不聊生了,还是如所说东京人逐渐适应了生活?楼主应该也能看明白吧?


                                            从书中找证据吧。


                                            收起回复
                                            22楼2019-11-06 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