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流吧 关注:62,775贴子:791,652
  • 8回复贴,共1

【senru原创】颠覆(重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还是按以往惯例祭度娘吧。




早年的小短篇,今日有吧友询问,所幸文档还有保存,不至遗憾。


逗比小文,与诸君同乐。


回复
1楼2019-11-01 19:24
    砰一声巨响,寝室门豁然敞开,室内一股浑浊的空气迎面逼来。
    流川枫站在走廊道里微微皱眉,敞开的大门里入目的是满地的烟蒂果壳食物残骸。室内角落里东倒西歪的滚落着啤酒瓶,一室的脏乱伴着随大门洞卝开而流动起来的空气散发出的混合着烟酒和汗臭的味道,让流川枫觉得太阳穴一抽一抽的发胀。
    深吸一口气,流川枫面无表情的大步跨入室内三两步走到窗口,伸手哗啦一声就拉开了窗帘,让明亮的阳光充分的照进室内。
    又是砰一声响动,紧紧关闭了一天一夜的窗户打开了,铁质的窗户框受到大力的推动,撞在水泥墙上,乒乓作响。
    清新的空气和阳光涌卝入寝室,四张靠墙的床卝上,四只包裹卝着被子的茧把头埋进被窝里,不满的扭卝动着,凭着本能片刻间又找到了舒适的位置,继续酣然大睡。
    流川冷厉的眉眼往床卝上扫过,蹙起的眉心狠狠的打了个结,十分清楚的明白要将这四只茧中的一个叫醒,绝对属于超S级任务。
    流川枫向来不做白花力气无成效的事,充分明确了这一点后,快步走进卫生间,伸手拧了门把将门打开。只不过是几秒钟的间隔,足够流川后悔做出这个决定,一股扑鼻而来的恶臭充斥他的口鼻之间。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按卝压着太阳穴,见鬼!流川低咒一声,脑袋比刚才还疼。
    紧紧抿着唇角,本来就薄的嘴唇,这会子真就和利刃一般,尖锐。流川锐利的双眼循着恶臭而来的方向找去,果然在卫生间角落里发现几只水桶。
    水桶里的水黑中带着一点蓝,认真点说的话,大概用墨蓝来形容比较合适,流川此刻有点佩服自己,竟然还能想到墨蓝这个形容词。桶里浸泡着的那一坨东西,不用想也知道是各种衣服袜子,啊,可能还是高估了他呢,没准里面能翻出内卝裤,流川如此想着,额上青筋暴起。
    仙道彰!!!一阵暴喝声中,卫生间里旋风般冲出一人,直直往靠着寝室大门方位的那张床扑去,抬脚,狠狠踩下,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床卝上那只茧发出一声哀嚎,扭卝动了几下终于露卝出了那颗尖尖如洋葱的脑袋。
    仙道睡眼惺忪钻出被窝,肚子上那剧烈的疼痛感让他有了瞬间的清卝醒,迷朦的睡眼中,流川黑白分明的脸近在咫尺,阳光映射下,如水墨画般,前提是忽略流川额头的青筋。乍醒的人,总会依着本能做事,仙道揉了揉肚子,一探手就揽过流川。
    流川啊,你来了,嘴里叨叨着就这么亲了过去。
    被突然亲上的流川怔住了,但下一秒迎接他的是盈卝满鼻尖口腔的酒臭味。
    流川的怒气在这一刻提升到了极致,脸色由微微的涩红转为铁青,其间耗时不到5秒,而大脑中枢神卝经勒令他举起拳头向眼前那张英俊的脸庞砸去,几乎就是瞬间产生的本能。
    仙道彰!!你这个大白卝痴!去死吧!!


    在哀嚎声和怒吼声中,寝室里另外三只茧偷偷探出了头,睡在仙道上铺的三井第一个裹卝着被子坐起来,刚睁开的眼睛就对上了流川强卝压怒气而上翻的阴郁眼神。顿时一阵极寒刷过他的背脊,一个冷颤过后,三井彻底的清卝醒了,强自镇定的对流川扬起唇角,做出最潇洒不凡的笑容。
    HI,早啊,流川学弟。
    恶狠狠的瞪了三井一眼,流川撩卝起袖管自顾自往卫生间走去,将三井无视的彻底。
    在卫生间里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时,三井对面床卝上钻出了宫城和越野,三个人惴惴不安用眼神交流着。
    结束了?
    恩。
    那安全了。
    越野本着与仙道从高中起的交情,轻声的呼唤了一下,仙道君,还健在吧?
    对面下铺床卝上扭成麻花般的被子里探出一只手,比了个OK的手势。三井和宫城越野彼此交换了下眼神,决定从善如流的继续趴回去做茧。
    流川枫在水槽边用卝力的搓洗着衣服,彷佛那就是仙道彰本尊一般。
    流川边洗边想,到底是哪个混卝蛋第一个传说仙道彰是神奈川好好先生,劳动模范,万能保姆的!!他要是知道了,一定第一个拿刀劈了对方!为什么!凭什么这个懒得连内卝裤和袜子都能一起丢在水桶里用肥皂水泡了好几天的家伙,居然被传是他流川枫的万能保姆!凭什么这个只会赖床,不修边幅,制卝造垃卝圾,不知扫把为何物的家伙居然就是神奈川的劳动模范!
    而他流川枫本人,一直以来都勤快清洁,有板有眼,又是凭什么被传是家事白卝痴,靠仙道彰照顾而活着!!
    愤怒的情绪爆发出的力量是无可估计的,流川枫在这种完全无法说服自己的思绪中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一系列诸如洗衣,扫地,拖地,打包垃卝圾,整理物品等等事项,然后在那种无论如何都排遣不了的恼怒中,和来时一样呯一声关上仙道寝室大门愤愤离去。


    临近中午时分,寝室里四只茧总算在饥饿的召唤下陆续醒了过来。顶着乌青的眼圈挣扎着起来的仙道彰同学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光亮整洁的地板。微微启唇露卝出温暖的笑意,仙道抱着被子一阵摩挲,轻声喊着,枫。


    对面床铺上坐起来的越野和宫城环顾着寝室,啧啧有词。
    仙道,你家那位够可以啊,果然是有洁癖的。
    得了越野,那不是好事么,起码你看我们这现在多干净。
    可是。。流川枫!!打扫哪有只扫半边的!!!
    盈卝满阳光的寝室里,开合式窗户中档的影子落在地面上,泾渭分明的划分出两重天地。靠近仙道和三井床铺的左半边,干净整洁,地面光可鉴人,书桌上的书本码放的整整齐齐,至于位于右边属于宫城和越野的地盘,于先时并没有什么两样,杂乱的书桌,堆满垃卝圾和酒瓶的地面,这样一幅画面,让仙道拍着床梁大笑不已。
    越野和宫城咬牙切齿,流川枫!你有种!
    三井寿坐在床卝上望着窗口挂着的湿卝漉卝漉透着清爽肥皂水气息的各式衣物发愣,隔了好一会儿,低头喃喃自语着,流川到底是怎么分辨出仙道的内卝裤,单独理出来洗掉的?


    相田彦一握着笔勤奋的在写着“秘”字的红色小笔记本上疾书,不时抬头问问懒散的坐在他前方的那位尖头发学长,神奈川十佳青年仙道彰。
    呐,仙道卝学长,你是说,流川枫半年才搞一次大扫除,还要你帮忙?要记下来,记下来,流川枫果然不会劳动啊!(确实是半年大扫除一次,天天打扫的地方,半年一次绝对算是勤快的表率了。)
    啊?流川枫从来不整理书桌的么?仙道卝学长?不是吧?这也太。。。。。。我一定要记录,记录!!(当然不需要整理,流川从来是个物品用后必归原位的主。)
    怎么能连饭也不做,只吃仙道卝学长带的外卖呢!这样怎么会有营养,学长您也不能天天都这么照顾到他啊。(学卝生宿舍本来就禁止开伙啊,相田同学。)
    合上“秘”记小本,相田彦一用极端膜拜和同情的眼神望着仙道,沉重的拍拍仙道的肩膀,以示理解,学长!您真的辛苦了。
    嘭,教室的大门打开,流川枫横刀阔马的站立在小教室门口,冷冷的盯着仙道。
    仙道彰!!解释!!


    END


    回复
    4楼2019-11-01 20:13
      啊啊啊就是这篇,谢谢楼主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1-02 10:55
        贴吧已经彻底冷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1-05 13:34
          仙仙no作no die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1-11 16:36
            给太太递笔,回坑继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1-11 23:02
              楼主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12 22:14
                写的很棒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12 22:14
                  我......我也想要这样一只枫枫【在墙角弱弱举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11-30 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