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爆料吧 关注:1,313贴子:4,461
  • 0回复贴,共1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上诉加刑只因拒将企业交给政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上诉加刑只因拒将企业交给政府?
揭开制造民营企业家张旭升冤案的面纱 之五
  日前网络公开发表的《民营企业家张旭升与淮安书记丁解民的“短信战”》披露:张旭升是民营企业家,并不是淮安市委管理的干部,根据中纪委“双规”的规定,作为淮安市委书记的丁解民就不应该批准纪委对张旭升实施“双规”。
  丁解民在2015年1月12日短信中说:“你被纪委双规后,我曾找过王维凯书记了解你的情况,主要是考虑你是全国人大代表,在淮安是有影响的企业家,再者你是企业家跟党政干部应有区别,希望他们能妥善处理。”
  丁解民在2015年1月19日短信中说:“你被双规不是我批的。你不是我们市委管的干部,纪委双规你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
  2015年2月7日张旭升与丁解民面对面“交流”中,张旭升出示了淮安纪委2005年2月27日《关于张旭升案件查办中有关情况的说明》材料后,丁解民又承认了张旭升被淮安纪委“双规”是应该经过他批准的事实。那么从丁解民的短信中就看出一个相互矛盾说法:一方面丁解民也认为张旭升是企业家,不是淮安“市管干部”,淮安纪委不能对其实行“双规”,另一方面丁解民又确认批准市纪委对张旭升实行“双规”的批示“这应该是存在的”,
  丁解民在和张旭升短信及面对面交流中,似乎觉得很委屈,再三声称没有整张旭升这个“老朋友”的想法、动机和理由,而是认为张旭升遭受如此大难是另有他人操控。丁解民在2015年2月12日给张旭升短信中更是明确指出:“最近我也细想了一下,你的这个案子里确有许多疑团,令人难解,要解开必须做调查。我希望你积极申诉和反映,上面派人调查后,事实的真像就会大白于天下,到这个时候你就会相信我了。”
  在2015年2月7日丁解民与张旭升会面“交流”中,参与交流的原丁解民秘书透露,操控张旭升案件的应该是原淮安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王登玉。
  我们真心希望中央纪委、监委,能对张旭升的案件展开深入的调查,还社会和关注一剪梅事件的公众一个真相,还张旭升一个公道,还丁解民主任一个“清白”;希望最高法、最高检依法启动张旭升案件的再审程序,通过法律程序维护法律尊严。
  让我们来继续关注张旭升案件的真相。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江苏淮安清河区法院判张旭升有期徒刑八年,审判长张祖超对张旭升说:这八年是按淮安纪委要求判的,我们清河法院的态度你是清楚的,清河法院只不过是走审判形式而已。他动员张旭升放弃上诉,有冤到监狱申诉,在淮安上诉也不可能改判,你若上诉,检察院就抗诉,只会耽误时间。张旭升律师坚持上诉,认为如果在淮安不上诉,以后就不能向江苏省高院申诉。看守所领导也十分同情张旭升,告诉张旭升,可以在上诉到期最后一天递上诉状,检察院想抗诉也来不及了。结果是张旭升在9月21日递交上诉状,清河检察院却以9月19日的日期提交抗诉状。
  淮安中院二审判张旭升有期徒刑九年。
  2006年11月20日,淮安中院二审开庭审理张旭升案,张旭升仍全部否定公诉机关的指控,不认可清河法院的判决,要求淮安中院改判自己无罪。关于清河法院判决的7.2万元职务侵占,张旭升再次重申因姚海东等人辞职,为稳定人心留住人才,自己在2001年5、6月间从财务部门领取8万元现金全部发给了许乃杉、唐万标等约30名骨干,自己没有侵占一分钱。
  针对清河法院判决书中李春霞、许乃杉、李蕴衡、王超、唐万标、李从斌、丁星云、 纪建龙、姚海波、李伯伟、陈步洲、辛群、张立聪、李新环、赵登平、成步扬、孙成波、苏广袖、张正龙等19名证人的证言,证实于2001年春节、中秋节从张旭升手中领过奖金。张旭升在法庭提出:根据自己的记忆,2001年中秋节没有发奖金,一审法院认定的19名证人承认“中秋节拿奖金,而5、6月间没有领奖金(红包)的”属于记忆上的差错,把5、6月份领的奖金说成是中秋节领的奖金。时任一剪梅集团财务处处长袁开红(一审法院院长的亲姐姐)上庭作证,证明“2001年中秋节张旭升没有发放奖金,中秋节的奖金提前在5、6月份发了”。一剪梅集团有关部门负责人李春霞、纪建龙、姚海波也上庭作证,证明2001年5、6月份张旭升给他们发放了奖金。淮安市检察院阮啸远检察官请求法庭休庭进行调查取证,并说:如果张旭升2001年中秋节没有发钱,我们要还张旭升一个公正。主审法官吴刚要求张旭升提供20人在2001年5、6月份发放红包(奖金)人员名单,供检察院重新调查取证。张旭升请求法院、检察院在调查7.2万元“侵占”的同时,对5000美元“侵占”也进行调查,法庭同意张旭升的请求。第二天张旭升向法庭提交了许乃杉、唐万标等20人在2001年5、6月份领取红包的名单。
  2006年12月29日淮安中院再次开庭,主审法官吴刚问阮啸远检察官:有没有取到张旭升2001年中秋节发钱的书证?阮检察官回答:没有!对张旭升提供的20人名单只调查了纪建龙一个人。根据纪建龙2014年12月24日提供给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证明中描述:“2006年11月本人参加张旭升案件二审庭审作证,作证事实:本人亲自拿到张旭升在2001年6月或7月发给我的奖金3000元……在我出庭作证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但肯定不会超过第四天,市公安局经案大队通知我有事要向我了解。我在经案大队一整天,当时是杨队长、侯教导员经办。要求我一定要实事求是,不得说假并告知我,如果我作的是假证我就得负法律责任。我告诉他们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当时的情景应有笔录记录在案。”
  张旭升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感谢法庭给我最后陈述的机会,刚才的庭审已经充分证明我没有侵占企业财产,也没有挪用企业资金,我是因为在工作中未能满足淮安权贵们的要求,得罪了他们而蒙冤的,我所谓的罪行是权贵们用刑讯逼供手段强加给我的莫须有的罪名。”张旭升无奈地呐喊:“尊敬的法官,您们头上顶的是国徽,肩膀上扛的是天平,手中握的是法锤,代表国家行使法律授予的神圣的权力,不应成为淮安权贵的帮凶。现在,天平的一边是淮安的权贵,另一边则是我这个遭受权贵迫害的民企负责人。我请求也相信法官能排除权贵们的干涉,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对得起头顶上的国徽和肩膀上的天平,敲下公平正义的法锤,还我公道!还我自由!”
  基于事实和法律,淮安中院应判张旭升无罪,但张旭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2007年元月15日到19日,淮安中院主审法官吴刚先后两次到看守所提审张旭升,并通过律师动员张旭升将企业交给政府处理,否则要加刑到15年,张旭升不同意。张旭升问吴刚法官,可不可以判他死刑?吴刚说: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没有死刑。吴刚还说,这也不是我要判你,是市领导、院领导的意见,我对你的态度你应该清楚的,你不同意,企业也会被处理掉。张旭升对吴刚说:我可以告你们!吴刚说:你坐15年牢出来后,丁书记已调走,刘院长已提拔,我是按领导要求判的,你告谁?张旭升还问:判我有罪你们如何处理袁开红、纪建龙、李春霞、姚海波等人的证词?吴刚说:你同意按政府的要求做,袁开红等人的证词就有用,你的职务侵占就不存在,你若不同意,他们的证词就无用。由于官方的要求严重违背中央大力发展民营企业的政策和相关法律规定,张旭升横下一条心,坚决不同意淮安中院提出的“把企业交给政府处理”。
  2007年2月6日,淮安中院向张旭升下达了判决书,也可能是吴刚等人“手下留情”吧,张旭升被淮安中院判刑九年——在一审判八年的基础上加刑一年!
  2007年2月8日,张旭升被押送进南京浦口监狱服刑改造。
  张爱梅到淮安中院找吴刚法官,质问他们根据什么加张旭升刑的?吴刚说:已经不错了,我们才给张旭升加一年,按领导的要求是判十五年,你不知道我们法官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张旭升被淮安中院改判加刑后不久,吴刚法官调离了淮安中院。


回复
1楼2019-10-26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