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菓吧 关注:217,087贴子:3,791,205

短片同人:消失的少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为吧友的建议,也为了活跃吧内气氛,我也来写写同人吧。这个构思其实几个星期前就有了,当时一位吧友问会想到什么日常推理,于是我想了想想出了大概情节,但因为作业多没来得及动笔,直到今天才开始写。因为冰菓系列我还没读完,可能情节什么的会与原作冲突,各位看看就好。


回复
1楼2019-10-25 20:35
    故事时间设定是发生在古典部高一文化祭第一天,到现在为止只写了不到一千字,还没接触到情节。


    回复
    2楼2019-10-25 20:36
      神山高中作为一所升学学校,其在各方面付出的努力都有些名不副实,却只有在文化祭这方面尤为突出。神山高中文化祭(学校里大多数的社团成员称之为“KANYA祭“)就算是在这片区域也算得上是盛大的祭典。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学生们挥洒汗水,为了展示成果而努力,神高文化祭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玫瑰色的活动。
      我,折木奉太郎,此刻正悠闲地坐在特别大楼四楼最深处地学教室的窗边,俯视着楼下热火朝天奋斗着的学生们。神高文化祭就在今天刚刚开幕了,而我却一人坐在学校几乎最偏僻的地方。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奉行着节能主义的奉太郎是不会为了文化祭这种事情拼命的。要说文化祭和我完全无关也并不正确,我所在的古典文学部计划在文化祭推出文集《冰菓》并且已经成功地印了出来。但因为一些差错,文集的数量变得多的吓人。现在堆成小山的文集就摆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而我正在恪守我的职责:看店。
      我们古典部的其他部员都不在部室。部长千反田爱瑠正在与总务委员长交涉,想要在其他地方卖文集;我的老朋友福部里志作为总务委员和手工艺社社员也有事要忙,更别说他还肩负了要宣传古典部的任务;另一名社员伊原摩耶花则是去参加漫研社的活动了。
      综上所述,部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这真是个节能的好地方。
      时间快到中午了,看来上午的看店工作就要结束了。没想到还真有人跑到了特别大楼四楼的最深处啊,还卖出了几本社刊,难不成是里志那家伙的宣传吗?怎么可能……我正这么无聊地想着,地学教室的门被猛地拉开,千反田冲了进来。
      她黑色的长发因奔跑被汗水濡湿,发丝贴在脸颊上,剧烈的运动使她的胸膛一起一伏,但这都不是我注意的。我清楚地看到她紫色的大眼睛中有光芒在闪动,一般来说这是好奇心爆发的征兆,不会吧……
      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僵硬地抽动着,而千反田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我,绽放出了开心的笑容向我奔过来,紧接着神情认真地抓住了我的手,对我说:“折木同学,刚刚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折木同学肯定可以想出来的!我很好奇!”
      果然,这是这种状态下的千反田爱瑠会说出的话,看来我的节能看店工作要告一段落了。我自暴自弃地这样想着,做好了满足大小姐好奇心的准


      回复
      3楼2019-10-25 20: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25 20:37
          gk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0-25 22:30
            支持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0-25 23:03
              我们校运会下雨天千人操场大跑步我佛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26 08:09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进入了好奇猛兽状态的千反田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对我来说拒绝或者推脱只会白费力气。“没必要的事情不做,非做不可的事尽快做。”默念我作为节能主义者的信条,我这样开口询问千反田。
                千反田紫色双眸中的好奇光芒稍稍隐去,这使得她又取回了平日富农家大小姐的形象。她突然神情严肃起来,缓缓说道:“我的朋友在鬼屋里消失了。”
                朋友?鬼屋?突然增加的信息量让我愣住了。我不禁稍稍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对千反田说:“千反田,就算你突然这样说我也不明白啊。先把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一遍吧。”


                回复
                8楼2019-10-26 11:26
                  千反田大概也理解到了自己的话毫无逻辑可言。她微微欠身:“对不起。那么折木同学,我先解释一下情况。
                  “我在向总务委员长请求为古典部增设摊位后,得到提议可以在其他社团售卖《冰菓》。我正准备去找入须学姐,却在中途遇到了我的朋友。她叫铃木夏绘,是一年C班的。她邀我和她一起进C班为文化祭准备的鬼屋玩。在和她一同进鬼屋后不久,我们两个走散了,我本以为她在我前面或者后面,但出口处的同学告诉我她没有出来,我又等了好久也没有见到她。”
                  班级为文化祭所准备的活动啊……神高文化祭的传统是以社团为单位进行活动,班级参加文化祭的情况少之又少。但好巧不巧,这种情况总是能被我碰到。不久前我们古典文学部才被卷入了一场因班级为文化祭拍摄电影而发生的事件中,那对我来说实在是不堪回首的记忆。


                  回复
                  9楼2019-10-26 11:27
                    千反田没有察觉我表情的变化,继续说道:“夏绘同学平日是个性格活泼的人,喜欢热闹地参加活动,也偶尔会捉弄人。我向C班的同学说了情况后,他们笑着说这肯定是夏绘同学的恶作剧,让我别在意,说她在今天结束时肯定就会现身了。其实……我也有些认为这是夏绘同学的恶作剧,但我还是很想知道。夏绘同学到底在哪里呢?如果不在鬼屋里,她会在哪里呢?又是怎么出去的呢?如果她在鬼屋里,又是藏在哪里呢?如何不被人发现呢?折木同学,我很好奇!”
                    千反田的朋友。这是个我从未听说过的人,而且我也无法想象身为大家闺秀的千反田是如何认识这位性格活泼喜欢捉弄人的同级生朋友的。我再一次认识到我对千反田其实知之甚少。我所能描绘出来的千反田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而细节我则无力绘出。不像里志与伊原,我与他们共同度过了不短的时间,对他们我也自认为有所了解,而我在看千反田时则如雾里看花。
                    而关于这个事件,既然连千反田都认为这是铃木的恶作剧,那基本上是八九不离十了。我的意见其实和C班同学一样:等今天结束铃木就会出现了。而这也是最节能的做法。但千反田已经两次说出了“我很好奇”,而且看她略显焦躁的样子,想必也在为消失的朋友担心,因而仅仅这样说想必无法说服她。而这种事不亲自去鬼屋看看是无法得出结论的,千反田似乎也是这么想的,向我伸出了手:“折木同学,一起去鬼屋看看吧。”


                    回复
                    10楼2019-10-26 11: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26 15:23
                        点个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26 23:07
                          你这就鸽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10-26 23:23
                            我跟着千反田从部室走向一年C班所在的普通大楼。其实“消失的少女”这个谜题正如千反田刚才所说,只有两个可能:第一,铃木通过某种方法在千反田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离开了鬼屋;第二,铃木仍然在鬼屋里,因为千反田并没有再次进入鬼屋寻找铃木,所以不能确定铃木是否躲了起来。如果是第一种可能还要麻烦一些,因为千反田想要找到铃木,而一旦出了鬼屋,就意味着我们要找遍整个校园。这种可能性让我眼角一跳。铃木啊铃木,希望你的恶作剧能别让我的能量完全耗尽啊……如果是第二种可能就很简单:把鬼屋完全搜索就行了。只要限定了范围,找到铃木只是时间问题。
                            我正随意地思考着铃木的事,走在前面的千反田步伐渐渐放缓,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普通大楼里,周围的学生对着路过的人递出传单,几个学生聚在一起像是在参加什么游戏,真是溢满着玫瑰色的活动啊……


                            回复
                            15楼2019-10-28 17:13
                              正当我感慨着神高学生消耗着大量能量的学生生活时,千反田转身对我说:“折木同学,那就是C班的鬼屋。”
                              我顺着千反田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块显眼的黑色调进入视线。那是C班教室的外墙,被墨水或油彩涂成了黑色,上面画着德古拉和僵尸还有日本传统的雪女什么的,一看就很有鬼屋的气氛。教室的前后门口各站着一位同学,想必是欢迎和送别前来的客人的。既然这样,那就好办多了。“走吧,千反田,我们去问问。”我边说着边向站在门口的那位同学走去。


                              回复
                              16楼2019-10-28 17:14
                                站在门口的高个子男同学在我们靠近后看向了我们,他刚想开口,在看到了千反田后露出了笑容,对她说道:“你是刚才找铃木的千反田同学吧。我不是说了,等到鬼屋歇业铃木自然就会出现,所以不必担心了。”他既然认得千反田,说明从刚才到现在负责迎接和送别的人还没有换班,真是太好了。话说他还真的如千反田所说一点也不担心啊,看来铃木在平日应该没少和他们开玩笑。
                                我上前一步:“我是折木奉太郎,与千反田同属古典文学部,是来帮千反田寻找铃木的。请问你和后门的同学在刚才这段时间有看到铃木从鬼屋里出来吗?”
                                高个子同学愣了一下,嘴里还喃喃念叨着“古典文学部……”,这让我再次领会到古典部在普通神高学生中是多么的缺乏名气,里志这家伙任重道远啊……他反应过来后对我说:“你好,我是中村隆。呀,其实从千反田同学走后我和坂本也在注意,铃木她没从鬼屋里出来。对了,来都来了,不进鬼屋看看吗?你们想找铃木,把鬼屋翻个底朝天就好了。哦不,说是这样说,可别把我们精心布置的鬼屋搞坏了啊。”
                                他口中的坂本应该是在后门站着的同学吧,已经确定铃木没有从门离开,而铃木是否还在屋子里还说不准。既然这样,就必须进鬼屋一趟了。


                                回复
                                17楼2019-10-28 17:14
                                  我低下头道一声非常感谢,准备进鬼屋一探究竟,身后的千反田拉住了我。“折木同学,我觉得我如果再进一次鬼屋,也许能发现些什么。我和你一起进去吧。”
                                  也是,千反田本就以知觉敏锐著称,有她在也许能发现一些我注意不到的细节。我点了点头,等千反田与我并肩后一同走进了鬼屋。
                                  随着身后黑色的幕帘关上,视线突然暗了下来,我这才意识到我竟然和千反田两人进了鬼屋。瞬间“吊桥效应”一词窜入了我的脑海。我感到脸上一阵发烧,一边庆幸着鬼屋里光线昏暗一边摇摇头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驱逐。旁边的千反田和往常一样,并没有十分害怕。话说回来在古典部去温泉宾馆合宿时千反田在半夜疑似看到上吊的鬼时也没有显得像伊原一样害怕,可能大小姐本就免疫这些东西吧。


                                  回复
                                  18楼2019-10-28 17:15
                                    这时我才有时间观察这个鬼屋。我们正走在一条狭窄的走道上。我用手碰了碰两边的“墙壁”,这个触感,应该是纸板箱。涂黑的纸板箱在昏暗的光线下使得行走在其间的人感觉走道更加狭窄。哦,前面是窗子。在拐了两个弯以后,视野突然变亮了,一扇窗子出现在了因狭窄而更显幽长的笔直走道的尽头。原本及腰的窗子被用黑色的幕帘遮挡了一半,只留下了一个高过头顶的正方形亮斑,像极了昏暗阁楼的一扇小窗。不得不说,一年C班的成果完全不是前一段时间和古典部有交集的二年F班的作品所能对比的,设计者很好地考虑了光暗的对比,很好地烘托了气氛。当然,这并不是我所考虑的重点,重点在窗子……
                                    右肩传来的触感打断了我的思考。千反田是发现了什么吗?我转过头去,正对上一张带着可怖面具的脸,一道幽幽的女声从面具黑洞洞的嘴里传来。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猛地一跳,尽全力把就要从口中溢出的尖叫转化成一声低沉的“啊”后,身后也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我和千反田猛地加快了速度跑向了窗子。
                                    我和千反田在窗子的亮光下大口喘气,到现在我的心脏仍在快速地跳动。失策了啊,光顾着思考问题,忘了我们正在鬼屋啊。旁边的千反田也捂着胸口。明明不久前刚进过一次,现在还是被吓成这样……难道刚刚的镇静是大小姐的矜持?


                                    回复
                                    19楼2019-10-28 21:53
                                      你看你把吃蛋挞吓得,搞的我现在不仅要思考,还要把吃蛋挞揽入怀中安抚她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10-28 22:37
                                        完蛋,动画里一年B班在二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29 22:22
                                          “折,折木同学,刚才真是太可怕了,我走在后面,就看见旁边的墙里伸出了一只漆黑的手抓向了你的肩膀,呼,呼。“千反田到现在还在微微喘气,想必也是被吓得不轻。”千反田,你不是来过一次吗,为什么还会被吓到?”我忍住喉咙处传来的干燥感向千反田问道。千反田歪了歪头,接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原来是这样啊,上次我是和夏绘同学一起走到这里,她非但没被吓住,反而对着鬼‘啊’了一声,我当时完全没感到恐怖。”原来如此,铃木作为C班的人,想必对鬼屋的设计有所了解,自然也知道鬼出现的地方。不过反过来吓鬼这一点……铃木的个性可从中窥见一斑。


                                          回复
                                          22楼2019-10-29 23:25
                                            千反田应该是缓过来了,准备拐弯向前走去。看来她是没想到啊。我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千反田的身体猛地一颤,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吓到了千反田,连忙出声道歉。
                                            “真是的,折木同学,不要在这种地方突然从背后抓住我啊……”千反田向我轻声抱怨着。“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我指了指身旁被黑色幕布掩住了大部分的窗户。“如果后面没有窗户的话,这里应该是铃木离开鬼屋的唯一途径了吧。”
                                            和我所在的一年B班不同,一年C班在普通大楼的一层,铃木也因此有从窗户离开鬼屋的可能。我掀开了幕布,学生教室的推拉式窗户出现在了我和千反田的眼前。


                                            回复
                                            23楼2019-10-29 23:25
                                              窗户的周围也有被涂成黑色的纸板箱堆叠着,窗户本身自然是关着的,也并没有锁上。我把窗户拉开,外面的喧闹声传了进来,那应该是猜谜大会吧,就在我们的正对面。我又向窗户下面看去,好了,看来事情稍微不那么麻烦了。
                                              我转身掀起了落下的幕布,对还在出神盯着窗户外面的大小姐说:“千反田,走吧,铃木还在鬼屋里。”千反田这才回过神来,瞪大了紫色的眼睛,眸中有光芒闪动。“折木同学,你怎么知道呢?”


                                              回复
                                              24楼2019-10-29 23:25
                                                我习惯性地摸了摸垂下的刘海。“看到了对面的猜谜大会吗?如果铃木从窗户翻出去,是很难不被注意到的。”“但是……”千反田正打算反驳,我对她点点头,接着说道:“是的,翻窗子这个行动放在文化祭这个背景下也并不是特别令人惊讶,只是引人注目而已,不排除铃木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目光翻出去的可能。但是看看窗户外面墙角的地方,那里堆满了用完的空颜料桶和洗涤用的水。应该是C班的同学画完画以后觉得把东西堆在走廊上妨碍通行也不美观,把这些东西放在了外面。铃木想要平安的翻出去,除非她会中国武侠小说里的轻功。”
                                                千反田把头伸出去看来看窗户下面,恍然道:“这样啊,那夏绘同学就应该还在鬼屋里了。”我点点头等千反田把窗户关上从幕布里出来后将幕布重新放下,向拐弯处走去。


                                                回复
                                                25楼2019-10-29 23:26
                                                  刚走过转角,走在前面的千反田不知为何突然失去了平衡向我倒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千反田的头就贴在了我的前胸上。我立刻稳住身体,用双手扶住了千反田的肩膀,同时忙调整呼吸。心平气和,心平气和,这不过是个意外。“对不起,对不起折木同学,我……”过了半拍后,千反田才反应了过来,连忙站起身转向我连连鞠躬。不知是否是错觉,尽管光线昏暗,千反田的脸上似乎能看到一丝微红。“没事。“我挠着头回应,一边通过鞠躬的大小姐的上方看向前面。原来是一具吊在天花板上的白衣“尸体”,看来大小姐一转弯就与这具“尸体”亲密接触,吓了一跳才本能地向后仰吧。在弯下腰从“尸体”下面钻了过去后,我和千反田的位置在不知不觉中交换了。走在前面的我心中还有些在意刚才的事。千反田明明来过一次,为什么在这里又被吓到了呢?难道是神通广大的铃木直接把白衣女鬼一脚踹飞了不成?


                                                  回复
                                                  26楼2019-11-01 18:31
                                                    正想着,又到了拐弯处。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提前做好了被吓的准备。刚通过拐角,一个身披黑袍的身影突然从旁边的“墙”里出现,接着发出低沉的嘶吼。不知为何黑影的嘶吼戛然而止,接着隐没于黑色走道的右壁。这时我才有时间去观察吓人的“鬼”的藏身之地。仔细观察,能看到鬼出现的地方的“墙壁”与其他地方稍显不同,应该是黑色的幕布。大概幕布后面有一个凹陷的容身之所,“鬼”就躲在里面,听到脚步就蹦出来。刚刚突然出现把手放在我肩膀上的鬼应该也是用同样的方式隐藏起来的吧。


                                                    回复
                                                    27楼2019-11-01 18:31
                                                      在后面的千反田并没有太大反应。和我想得一样,因为这次的鬼并没有太过吓人。我们继续在狭窄的走道里前行。能看到亮光了,想必前面就是出口了吧。这时,身后千反田的脚步声突然消失了,后方传来一句欢快的话语:“同学,你的东西掉了。”如果不回头,你绝对会以为这是一位元气满满的女高中生冲你说的话,但我隔着千反田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人。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使她看起来更加瘆人。我不禁转过身快速走向出口,身后千反田并没有出声,跟着我向光亮处走去。


                                                      回复
                                                      28楼2019-11-01 18:31
                                                        从幕帘中走出,我不禁用手遮住已适应黑暗环境的双眼。站在旁边的戴眼镜的同学对我微笑着说:“感谢你游览鬼屋。请问你觉得我们做的怎么样呢?”
                                                        “很棒。”真心话不知不觉中从我口中流出。千反田也出来了,旁边的同学,应该就是中村口中的坂本了吧,看到千反田后恍然到:“你是在找铃木的千反田同学吧。你们俩是一起的吧,怎么样,找到了吗?”千反田脸上有些困惑,但还是礼貌的回答道。“不,还没有。”
                                                        说完,她就把我拉到一边。“折木同学,我有一个奇怪的发现。第一次进鬼屋时我记得我只被吓了两次,但这次……”


                                                        回复
                                                        29楼2019-11-01 18:32
                                                          千反田并没有说下去,但我已经明白了。这一次包括第一次戴面具的鬼,第二次突然窜出的黑袍身影和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我们一共被吓了三次。大小姐的记忆力远超常人,被吓的次数自然不可能记错。那么怎么会产生这种情况呢……
                                                          我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仔细思索着。消失的铃木,突然多出的一次惊吓,难不成……
                                                          我走向站在前门的中村。中村看见我们,笑着向我们挥手。“呀,你们找到铃木了吗?”“还没有,但很可能马上就能找到了。中村同学,你们一共设置了几个”鬼“的角色?”我问道。不出意外,这件麻烦事马上就可以解决了。
                                                          “几个“鬼”?噢,你们是想问安排了几个人在里面吓人吧。三个。”


                                                          回复
                                                          30楼2019-11-01 18:32
                                                            与中村满面的笑容不同,我可以感觉到我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旁边的千反田见状问:“折木同学,怎么了?”我苦着脸向千反田解释:“千反田,鬼屋就那么大,你觉得铃木最有可能躲在哪?”千反田歪了歪头,眉头皱起,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折木同学,是哪里呢?”“你在鬼屋里看到人都是在哪?没错,是扮鬼的人。我本来怀疑铃木自己搞来了装扮,在和你一起进入鬼屋后刻意和你走散,接着穿上道具服扮作鬼吓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次被吓的次数应该比安排人数多一人。但是C班只安排了三人,自然这种情况就排除了。”
                                                            千反田恍惚地点了点头,接着突然双眼发亮,拉着我问:“那我为什么第一次进入鬼屋时只被吓了两次呢?”


                                                            回复
                                                            31楼2019-11-01 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