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嫁人小说吧 关注:63,786贴子:1,979,933

【半灵异类武侠】炼魔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14 19:27
    序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14 19:28
        此地无山无水。
        
        只有一座小瓦房和一口枯井。
        
        房子四周光秃秃的。
        
        只有不远处的几棵枯树。
        
        枯树上有三只消瘦的乌鸦。
        
        无精打采的乌鸦之所以能从这场旱灾中存活,是因为这座瓦房的主人昨天夜里一命呜呼。
        
        在这场大旱中,几乎人人远走逃荒乞命,没有余力逃走的就只能静静的等死。
        
        这就是天与地。
        
        至公至极,广大无边。
        
        既滋养着万物,又酝酿着灾殃。
        
        在象征灾厄的乌鸦那对转动的眼球里。
        
        天边出现一个小黑点。
        
        随着身影的拉近。
        
        是一个人。
        
        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看上去已经忍受了好长时间太阳的炙烤。
        
        拉了拉头上的斗笠,试图遮挡住酷热的太阳,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来到了枯井旁,趴在井栏旁,井底只有厚厚的一层落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14 19:28
        第一章 无名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14 19:29
            带来这场灾厄的起因太阳,但唯一的生机也是太阳。
            
            大旱持续太久了,已经一年半没有见过一滴雨水了。农田里庄家干枯而死,随之而来的则是恐怖至极的大饥荒,朝廷也在饥荒引起的动乱中覆灭,因为这场灾殃波及了整片国土。
            
            可怜的皇帝不是被乱军杀死的。
            
            就在叛变的内卫打算杀死君王时,他们惊讶的发现,皇帝早已经因饥饿而死,那天子冠冕的珠帘后,几乎和蒙了一层人皮的骷髅毫无差异。
            
            可皇上真的是简简单单的饿死的吗?
            
            皇帝的真实死因成了一团迷雾。
            
            随着皇帝驾崩,早已动荡的诸侯之间厮杀征讨更是剧烈。
            
            然而,所有人逃亡遭遇到的最大阻碍不是这场灾殃因饥荒引发的兵燹,而是随着灾厄出现的妖魔鬼怪,是真正意义上存在的魔物,而非带比喻代指那些恶人的名词。
            
            一切都在混乱中形成了一个极为恶劣的连锁链条,灾荒越严重死的人越多,死的人越多魔物邪祟越猖狂,几乎每个人死去都会在夜间变成吃人心肺的僵尸出没,被僵尸啃食的人又会变成厉鬼。
            
            这样,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
            
            一件藏青色袍子紧紧裹住身体,斗笠下就连脸部也被青色的布条一道道缠住,这样的衣物并不适合从这样的环境下行走,但是真的没办法。
            
            左半截脸几乎已经被尸毒完全侵蚀,腐烂发臭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出来,想要继续好好活着,只能在尸毒将大脑侵蚀以前,把毒性彻底拔出来。
            
            走进瓦房后,这个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姓名的人,坐在床上将缠在脸上的布条一层层拆开,脸颊木木的,腐烂的地方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等摘下斗笠,屋里难得的凉爽了一些。
            
            双目微合,对被挪到地上的尸体拜了拜。
            
            随后又从衣襟里掏出一包雄黄朱砂之类的混合物,虽然朱砂里有丹毒,但是总比这些尸毒好一些,于是小心翼翼的敷在了脸上那半截腐烂的地方,用写满了不知道管用不管密咒的细长青布条一层层重新裹在脸上。
            
            依靠在床上,心神放松,稍微休息一会。
            
            实在是太累了。
            
            至于这间屋子原本的主人暂且不处理。
            
            如果真的邪化成僵尸一类的怪物,倒还有点用。
            
            伴随暑气渐渐的消退。
            
            一丝丝凉意从地面逐渐的渗了出来。
            
            “三更天了?”蓦然惊醒。
            
            炎阳烤炙让大地到深夜里依然向地面宣泄着白日里积攒的热气,如同蒸笼一样,等能感觉到一丝凉意的时候,时间已到了半夜三更。
            
            没有乌鸦的叫声。
            
            也没有蛐蛐悉悉的吵闹。
            
            夜里很安静。
            
            不知道自己姓名的人握住了倚靠在床脚处的剑柄,暂时放缓了呼吸的节奏,隔了很长时间才能察觉到气流从她的口鼻间呼出吸入,她确信一具这样的尸体在接触到生人的生气后,定然会起尸。
            
            知道这些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这些仅仅是逃向北方,那些旅人们总结的经验而已。
            
            穿着藏青衣袍的少女打开窗户,冷风吹拂在脸上,扫去了些许倦意,看着窗外因没有云气而显得分外皎洁的明月,她有些厌倦这种永远也看不到尽头的生活了。
            
            自从从死尸堆爬出来,就一直过着这种看不见前路的日子。
            
            现在为数不多的愿望是找回失去的记忆。
            
            可找回记忆后又该怎么办呢?
            
            前路太过渺茫。
            
            有点腻了。
            
            烛影下。
            
            地上躺着的尸骸脚踝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
            
            随即两三点寒星绽开。
            
            已虎跃而起扑人的尸骸,突然在半空中失去了踪迹,躯壳连同那枯瘦的四肢被几根三寸长的钢钉带着向后倒飞,最后牢牢钉死在墙上。
            
            青袍人这才转过身,手中长剑慢慢拔剑出鞘。
            
            因为尸毒蔓延侵蚀显得有些发红快要坏死的左眼,牢牢盯住这只四肢被钉在墙壁上不断挣扎的尸鬼,情绪随着呼吸调整了许久方才平静下来。
            
            手里的剑划开了僵尸的胸膛。
            
            腐烂的腥臭味充满了鼻腔。
            
            顾不上这要熏死人的臭味,左手颤抖着伸进去,摘了一小节白莹莹的骨节,这时眼里的恨意也变成了急切,手忙脚乱的把这节肋骨尖端研磨成了粉末,吞服了下去,丝毫不顾还在墙壁上挣扎的怪物。
            
            僵尸的左肋研磨成粉末一样,可以有效缓解尸毒,但是缺陷是会产生依赖性,极容易和吸食五石散波旬花粉一样上瘾。
            
            所以需要克制自己。
            
            抗拒对这种东西精神上的依赖。
            
            努力的抑制着身体每一根肌肉因为这些粉末欢呼雀跃,抗拒着心中涌现出那种空灵美妙近乎至乐的感觉,这样是痛苦的,但是如果任由精神沉沦在其中,她下意识的认为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14 19:29
            第二章 难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14 19:32
                传闻,这场旱灾的起因是龙脉里有一具尸体成了魃,隔绝了地气,死去的人难以解脱,又因为吞食了雨气,天下大旱,只要从龙脉里找出这具旱魃烧了它那天下就有救了。
                
                先不管这条传闻真实性到底多高,就论现在正值天下大乱,朝代更迭之际,龙脉究竟变动到何处,怕是就连杨怀茂徐有贞这两位风水先生的祖师爷从坟里爬出来也不知道。
                
                朝阳初起,金色的辉光覆盖大地之上,驱走了长夜里所酝酿的不详。
                
                游走在尸骸旁的游魄,在阳光照耀下,散成一缕青烟归于尘土。
                
                手里捧着热气腾腾心脏啃食的僵尸,还没来得及跑回坟墓,便重新化成一具真正意义上的尸体。
                
                太阳在驱逐了不详同时,又将灾厄带了回来。
                
                大地龟裂。
                
                只有干裂的黄土块。
                
                树上的树皮早已经被饿得不行的饥民吞食殆尽。
                
                白天面临烈日炎炎,夜里则是面对恶灵侵犯。
                
                每天夜里都在死人。
                
                每天白天都在死人。
                
                夜里被邪秽捕杀。
                
                白天则是在烈日下干渴饥饿而死。
                
                “对我们来说,这样的白天和黑夜有什么区别?”
                
                两眼无神,夹裹在难民潮中,男孩和所有人向据说没有被这场天灾波及到的北方逃去,那是唯一一条生路。
                
                人群集结起来会加剧干粮水囊的消耗,人们散开面对那些秽物又毫无抵抗之力。
                
                人数并不多,准确数量不超过三百来人。
                
                乍一听数量不少,但是这可是一府之地仅存的人了。
                
                男孩的父母已经消失了。
                
                在昨天夜里失去了踪迹。
                
                不管是他们遗弃了他,还是被邪物捕获,终究是消失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都到这种程度了……”
                
                男孩摸了摸眼眶,干干的,没有一滴眼泪流出。
                
                “我是不是太冷漠了吧?”
                
                男孩自问自的,眼眶里是一片虚无。
                
                ————
                
                藏青色的男式衣袍。
                
                脸上缠满了青色的布带,布带上用朱红色的笔写满了扭扭歪歪的类似符咒的文字,黑色长发简单扎起,一口剑鞘磨损很严重的青色长剑挂在背上。
                
                腰间的水葫芦里早就没有了水。
                
                身上的干饼也只剩下三张。
                
                虽然衣着打扮像是一个浪子游侠,但她此时此刻确实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而已。
                
                少女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痒的感觉。
                
                这是好事。
                
                最可怕的是没有一丝感觉,那才是没救了。
                
                忘却自身姓名,只记得自己曾经身为天宁府的一个小小府兵,如今却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许多记忆,更可笑的是变成了一个女人。
                
                不过,朝廷现在已经完蛋咯。
                
                自然没有了回去重新做一个小府兵的打算。
                
                离开了那座破瓦房,早上太阳还不算很毒辣,正是赶路的时间。
                
                往北方走,或许能有一丝的生机。
                
                又走了大约两个时辰。
                
                太阳从天边攀升到了头顶。
                
                火炉一样的炙烤下,
                
                天地有些摇晃不定,
                
                眼前景色也模糊起来,
                
                模糊的景色里,
                
                前面的路上出现了一支难民队伍。
                
                她停下了脚步。
                
                内心此刻躁动不安。
                
                深深吸了一口气,像吞食面条一样,分为三口将这口气和着唾沫一同吞咽进腹中。
                
                本质是欺骗胃部的食气法,让被饥渴捆锁住的大脑清醒了一些,眼前模糊的景色也随之清晰。
                
                身上还有三十支钢镖,如果浪费在这些人身上,不知道过多久才能重新打造回来。
                
                暂时远离他们。
                
                少女下定决心。
                
                因为硬碰硬损失远远比收获还大。
                
                那支队伍走着走着就停了。
                
                因为在前面找到了一座村庄的废墟。
                
                在白天鬼魅妖魔不会轻易出现,而且中午阳光太过猛烈,饮食有些入不敷出的难民们也不敢随意在这时候赶路。
                
                所有人准备在这里,避开中午灼热的暑气。
                
                等暑气减弱时候再启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4 19:32
                好看,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14 23:15
                  这封面,吓我一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15 00:14
                    看封面睡不着觉了,赔我精神损失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15 01:03
                      我要吐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15 14:29
                        封面吓死人系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5 15:24
                          封面好可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10-15 22:05
                            第三章 怪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16 15:04
                                荒村不大不小,恰好能容纳这几百号人,男孩独自一人,垂着头一句话也不吭一声,融入了一群垂头丧气的难民堆里,竟没有一丝显眼。
                                
                                天风吹来滚滚热浪。
                                
                                和风筝一样远远垂在难民之后的青衣人揉了揉脸颊。
                                
                                一靠近这里,左脸上那些尸毒便活泛了过来。
                                
                                敷在腐烂疮口处的雄黄朱砂和这些尸毒起了冲突,淡淡黄色烟雾从面颊上缠缚的青色布条下冒出,忍受着那异常的灼烧感,心中生出了几分想要远离这座荒村的冲动。
                                
                                但方圆几里,都是一片荒原,连一根草都没有,太阳酷热,没有个遮阴的地方,只能被活活晒成一具干尸。
                                
                                “申时过去之前,必须离开这里,不然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妖魔鬼怪出来!”
                                
                                荒村中,还活着的难民当然知道遇到这种荒村贸然进入,是为大不详,但太阳之下,群邪退避,小心为上,大多不会沾染上那些秽气。
                                
                                “快看,这里有水……”
                                
                                那些难民中传来一声欢呼。
                                
                                只见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张渔网,居然从井里拉出来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他们不顾怪物挣扎硬是把那只半透明长相有点像猴子的怪物拖拽到太阳底下。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只不知道什么类型的邪秽,在照到阳光后,在一阵腐臭味中,呼的一下子升起淡蓝色的火苗,蓝色焰火中邪物化为了灰烬。
                                
                                没人会同情这些本就没有生命的异类。
                                
                                更不必说,在有邪秽寄居的地方往往不会有第二只邪秽,这口井的水虽然混浊,但是现在至少可以安全的打水。
                                
                                说实话,她动心了。
                                
                                干裂的嘴唇,鼓鸣的肠胃,干的发疼的嗓子,不停的催促她从这些难民当中夺取这口井。
                                
                                难民无辜?
                                
                                这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真以为夜间失踪的人全都是被邪秽捕食的吗?
                                
                                这个混乱的世道现在有丝毫道义可讲?
                                
                                那些人又架起了一口锅。
                                
                                然后往水里扔了几节干枯的菖蒲。
                                
                                点火煮了起来。
                                
                                菖蒲有幻毒。
                                
                                但是相对桃木这些来说更容易获取和保存。
                                
                                只要控制好份量,菖蒲祛除水里的秽气效果更佳,对人体的伤害也近乎于无。
                                
                                水很快就烧开了,就在水滚沸之际。
                                
                                水面冒出一团黑色雾气,张牙舞爪,时而为龙时而化蛇。
                                
                                又很快弥散在空中。
                                
                                这种景色虽然奇诡,可也已经习惯了,因此没人发出惊呼声,反而拿出了自己的破碗,各自舀上一瓢热水冲和着有些发黄的麦粉,喝了起来。
                                
                                青衣人从袖口摸出三四支尖头有些弯掉的铁钉,正要运劲掷出,靠着土墙的背后感到一股恶寒,当下左手抓住腰间剑柄向后一推,剑鞘从腰侧直接向身后撞去。
                                
                                手中却传来一阵像是打在棉花上的怪异触感。
                                
                                借着剑鞘刺击在身后异物的势头,她反倒向前荡去,冷光乍现,只看伴随那青色身姿旋转,剑影纷纭若密雨连珠,风停雨歇后土墙上只留下了数十道深深的剑痕,土墙下竟空无一物一人。
                                
                                轰隆隆——
                                
                                一面墙壁轰塌引起的动静不算小。
                                
                                自然是惊动了所有人。
                                
                                一直跟随所有人,混在人群中的男孩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走到一处阳光可以映照到的地方,蜷缩起来一言不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16 15:04
                                哇,半丧尸女主,有点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16 16:44
                                  啊,sdl,ws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16 17: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16 19:53
                                      第四章 瞎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0-18 23:35
                                          晴空万里如水洗。
                                          
                                          炙热的阳光耀在男孩脸上,干裂的嘴唇上渗出了一丝丝血丝,年纪不大,至今仍然没有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两脚羊。
                                          
                                          所有人都去墙壁那里去看那声动静的来源。
                                          
                                          他却动不了。
                                          
                                          男孩不愿意过去。
                                          
                                          阴影里一直隐藏着什么,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
                                          
                                          他从一生下来时,眼睛就没有任何作用。
                                          
                                          因祸得福的是,双目失明的他对外界一切感知敏锐无比。
                                          
                                          对他来说,能让他感到恐惧的地方,那里绝对就是光照耀不到的死角,而这里的阴影当中蕴含的那股异常森冷的力量格外强盛。
                                          
                                          踏踏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
                                          
                                          很陌生。
                                          
                                          身上掺杂着乱七八糟混合起来的味道。
                                          
                                          是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
                                          
                                          在逐渐靠近。
                                          
                                          是活人吗?
                                          
                                          “稍等一下……”
                                          
                                          感觉被一双温热的手搭在了脖子上,男孩匆忙出声道。
                                          
                                          看不见来人的样貌。
                                          
                                          从来者身上混杂的气味当中,没有闻到那股腥味。
                                          
                                          没有吃过“两脚羊”后那种腥味。
                                          
                                          在长期失明中,男孩的身体学会了,以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认知这个世界。
                                          
                                          触感,嗅觉,音色,这些信息被敏锐的捕捉起来,组合成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世界观。
                                          
                                          一团黑色当中,有一团与众不同的黑色发出咕嘟嘟的声音,让他脖子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感觉,不说话,气味也很特殊。
                                          
                                          那个人在喝水。
                                          
                                          一只手端着水瓢,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脖子上。
                                          
                                          “我不会出声的,请不要杀了我!”
                                          
                                          “唔……”
                                          
                                          那个人发出了困惑的声音。
                                          
                                          虽然她刻意改变了音线,让声音听起来粗糙低沉,但依然可以在那份伪音当中,听出一小丝本来属于她那份柔和的声音。
                                          
                                          “我知道姐姐你也不是坏人!”
                                          
                                          男孩尽量让声音平静下来,至少要听不到一丝颤音。
                                          
                                          这是一个赌博。
                                          
                                          因为,她绝对没打算留下自己的性命。
                                          
                                          她身上的杀气始终没有消退过。
                                          
                                          身上的血腥味还能闻到。
                                          
                                          杀过人。
                                          
                                          哪怕自己只是一个毫无威胁的孩童,她的杀心始终没有散去,仅仅是自己在她喝水的时候撞见了她身影。
                                          
                                          所以放松。
                                          
                                          要展示自己的价值。
                                          
                                          而自己外表,乃至真实年龄也无法让人联想到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人。
                                          
                                          所以展示自己的天赋。
                                          
                                          展示自己的价值。
                                          
                                          这样或许还能保住性命。
                                          
                                          就这样想着,下一刻额头却传来一阵痛楚。
                                          
                                          ——被敲脑门了!
                                          
                                          “别自做聪明了,小鬼头……”
                                          
                                          这次她懒得掩饰自己的声音了。
                                          
                                          那声音清澈的像是水一样。
                                          
                                          然后嘴里被塞进来一个硬硬的东西。
                                          
                                          是面饼?!
                                          
                                          那人也嚼着饼子,似乎难得的笑了。
                                          
                                          接着男孩感到自己被人拎了起来。
                                          
                                          “走了,跟我走吧,这样你还能多活一会,有意思的小鬼……”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血腥味从那些难民去的方向伴随一阵惨嚎扩散,男孩铅灰色的眼瞳紧缩了起来。
                                          
                                          出事了?
                                          
                                          她知道会出事!
                                          
                                          “在这里,这座村子,好像在有意识的庇佑着藏身于此的秽物……”
                                          
                                          这个人这样,用很低,很轻的声音呢喃道。
                                          
                                          像是自言自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18 23:35
                                          好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19 02:32
                                            咦,没啦,挺好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19 03:26
                                              不够看,快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19 08:29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19 10: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19 13: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0-19 15:15
                                                      咕咕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10-19 16:08
                                                        发什么网站app


                                                        收起回复
                                                        29楼2019-10-19 20:36
                                                          铁锅炖姬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0-19 22:18
                                                            第五章 怪人和男孩(非男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0-20 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