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7吧 关注:63,479贴子:791,779
  • 7回复贴,共1

【G27】与你无关(修改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依然爷爷27~


(以前的贴子啥时候会恢复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10 21:33
    镇楼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10 21:38
      【G27】与你无关

      #与你无关

      BGM:《琵琶语》

      **

      年迈苍老的沢田纲吉静静的坐在太阳底下,对四周围着自己嬉笑的孩子们笑弯了眼。


      “爷爷,爷爷,给我们讲故事嘛。”

      “讲故事!讲故事!”


      孩子们一哄而上,叽叽喳喳的,你一句我一句。


      “好,好。”慈祥的展开了眉眼,包容一切的大空眼睛里依然是那么的清澈纯真。棕色发丝里不多的白发也被阳光打的透着淡淡的光泽,他伸手摸了摸离他最近孩子的头,微微张开嘴,被时间包裹着的声音划破长河,化成星星点点的光,倾洒而来。


      “很早很早以前……”


      **


      那一年,他20岁。


      生日宴会上,请了很多的人。虽然他本人只想和朋友们窝在家里,团坐在饭桌前,像以前那样吃着妈妈做的好吃的饭。


      但是不行,他是黑手党首领,彭格列十代。出于哪一方面的考虑,也不得不参与进你来我往的觥筹交错中。


      幸好大家体谅他的心思,尽了最大努力把这变成一次家族内部的大型party,至于外面那些想要趁机进来的人,统统安排去了另一个适合他的宴会厅。


      沢田纲吉仿佛藏了心事,手里端着酒,一杯接一杯,脸颊红扑扑的,晃晃悠悠走出了还在继续的晚宴。


      拒绝了一路上遇到人的好意,脸上笑的明媚灿烂,“我只是想一个人走一走,没有关系的。”


      大家心领神会。


      他从宴会出来,像是清醒又像是半醉,跌跌撞撞走进了挂满各代首领画像的地方,趁着酒劲,走到第一代首领画像跟前,大着胆子,把酒杯凑过去,声音沙哑着,轻轻念着Primo的名字,“给,你也喝。”


      也不管那是个画像,会不会回应自己,自顾自的端着酒杯,又自顾自的说着“每年生日,都会许愿,希望彭格列好好的,大家好好的,这些年,也都如愿了,大家也都很好。今年,我……我还没许愿呢,你说,许什么愿好呢?”说着说着,有着不好意思起来,心里泛起了少年心思,手不自觉挠了挠头。


      “我想......”还没吐出的话语统统被泛起的橙光吞噬。


      光芒退去,再睁眼,眼前是那人放大的面孔,心里猛地一跳,只道怕是还没酒醒,没等反应过来,自己冰凉的唇就覆了上去,直到身体受到桎梏,舌尖被人卷出,呼吸不能,残留的酒精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迷离的神色渐渐清明起来。


      太真实了。


      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浑身一僵,只是刺骨的寒意从脚底窜了上来,迎上那人打量的眼光,半响,扭过头,没做任何解释。


      橙红的眸子明明暗暗转换着不同的色彩,不知过了多久,身上一轻,那人起身放开他,出声问:“什么人?”


      他死死咬住唇,看起来有几分宁死不屈的架势,口腔除了残留的酒精还满是那个人的味道,心跳扑腾扑腾跳的仿佛已经不再是他的。


      沢田纲吉大脑木成一片,没办法思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人,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起来。


      “Giotto·Vongola ”那人看出他誓死不会回答的心态,开口说出自己的名字。却好像料定眼前人知道自己名字,这么说只是出于一种礼仪,意大利男人所独有的。


      他低下头,沉默许久,在对面人以为他不会开口时低声道:“沢田纲吉。”,随后又补充道“有人要杀你?”


      那人并没多在意,摆摆手:“天天有人要杀我。”


      沢田纲吉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向他:“怎么出去?”


      Giotto有些好奇他的反应,“你打算干什么?”


      他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听说你的命很值钱,我在想......”意料之中看到那人难看的脸色,改口道:“在想,该怎么把你救出去。”


      面上虽然云淡风轻甚至还显得有些从容,天知道他心里已经把自己吐槽了上万遍,从突然来到初代面前,到鬼迷心窍亲了初代,再到发现这个房间是一个密室。沢田纲吉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大起大落。


      这些年亏得Reborn的“谆谆教导”,他不仅力量上有所增强,在做首领这一方面,也有了表面上的进步。


      沉淀下来就是现在体现出来的貌似波澜不惊,实则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眼下弄清楚现状才是最重要的。




      Giotto看着他,语气有几分不悦“我想你不会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是么?”还有几分小小的得意。




      沢田纲吉心里暗暗腹诽,我是要救你,就算不说这是哪儿,出不去的是你。又为自己无礼的想法暗自反省。要是被Reborn知道自己敢这么跟初代说话,肯定会被扔到三浦川喂鱼吧!




      仔细打量着四周充满意大利风格的摆设,脑中突然冒出个想法,“你不会被软禁了吧?比如和谈破裂,被人当人质?”




      对方回的很快,“呵,我还以为你是被派来当说客的。”




      沢田纲吉撇了撇嘴,开始新一轮的腹诽。




      两人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些毫无营养的话,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




      突然冒出一个人很奇怪吗,那个人跟自己长得很像不可以么,直接亲上来很正常……吧?




      听着越来越快濒临边界的心跳声,沢田纲吉鸵鸟心态的安慰自己只是醉了,这些都是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10 21:39
        **


        沢田纲吉合上嘴,停了下来,孩子们还沉浸在刚刚的故事里。


        “爷爷,爷爷,那个人为什么要亲一个画像上的人啊?”


        “爷爷,爷爷,画像也会说话吗?”


        “爷爷,是不是那个人也成了画里的人?”


        沢田纲吉目光投向远处的天空,他的眼睛有他特有的温暖,他讲话的声音,很轻,很慢,很平静。


        也许自己就是画中人吧。


        “后来......”



        **



        “您为什么一定要我加入彭格列,那次救了您,也都是您的功劳,我实在没有起什么作用。”


        两人合力出了密室后,有些刺眼的阳光照过来,沢田纲吉这才不得不直面真实的温度,真实的站在眼前的――彭格列初代。


        未来战被初代们认可获得帮助的事都还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


        之前那一点微妙的任性和自我也被现实一下子打的烟消云散,他不得不正视重新审视自己的位置和态度。说话也加上了一长串的敬语。


        而初代对他这些变化恍若未闻,一路上跟着他。其实是带着他,毕竟忽然来的地方并非他熟识的意大利。


        “总觉得你是个人才,丢了你,是彭格列的损失。”Giotto晃着额前遮住鼻尖的金发,橙红色的眼里流转着他看不懂的波光。


        “自卫队成立没多久,我们需要你。”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Giotto,沢田纲吉更是,自卫队一词勾起了他深埋的记忆。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与初代没数不多的几次见面,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简短不多的话语,却成了他以后路上源源不断前进的力量。


        『一直在等你。』

        『又见面了,十世。』

        『要繁荣还是毁灭,都随你。』

        『你的身上还有无限的可能。』

        『我真正的继承者。』

        『沢田纲吉』


        因为他继承的,不是彭格列,是初代的意志。


        现在,这个一直被自己偷偷藏在心里的人就站在面前,活生生的,对自己伸出了手。说着“需要你。”


        说是鬼迷心窍也不为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Giotto身边呆了下来,干起了差事。


        到底是还没有经历日后的初代家族,沢田纲吉看着身边和自家守护者大同小异的初代家族,渐渐忘记了时间的断层,很快和一众人打成了一片。


        这期间,他和朝雨月聊过日本的风俗特色,两个人每每都觉得意犹未尽;和蓝宝激烈的讨论过厨房为什么会一直坏,自称领主的人看着和自己废柴程度相当的人,暗自高兴;和G明里暗里刀光剑影,G看着Giotto和萍水相逢的人相处的竟然比自己这个青梅竹马还要好,愤愤不平;和阿诺德打过不止一次,虽然每次不是自愿,为了传达事务而不得不;和斯佩多拌过无数次的嘴,第N次被吓到以后下定决心远离此人,无果;和纳克尔每周去为孤儿院的孩子祷告,默默为出任务的Giotto祈祷。


        除了做这些事,他几乎每分每秒都和Giotto在一起。沢田纲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想过,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他无意间听到G的调侃:“Primo,你不是喜欢那小鬼吧?”


        没等听到Giotto的回答,他就闯了进去“Giotto,这是今天的文件。”不知道是不想听还是不敢听。和G擦肩时,明显的火药味蔓延,Giotto笑的无奈。


        一次,两人又在走廊遇见,G停下脚步,突然说:“自从他当上首领后,直接不避讳的叫他名字的人,你是第一个。”


        他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


        自以为藏的很好的心思暴露在阳光下,甚至连自家守护者都不曾知道,他小心的守着这个秘密。


        而现在,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Giotto,包括他本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10 21:40
          **



          沢田纲吉眯起眼睛,远处一道红彤彤的霞光,“今天就讲到这里吧。”


          孩子们吵吵嚷嚷着还要再听,可是,天色已经晚了,该回家了,大家嬉闹一阵,很快就忘了这件事,跑着跳着离开了这里。

          临走时还恋恋不舍拉着沢田纲吉苍老的手,要约定明天还来听故事。

          沢田纲吉温柔的点头,眼前仿佛闪过那个戴着牛角跟在他后面要糖吃的小孩。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人,一个一个走掉,走的很远很久。


          沢田纲吉默默站起来,独走向了回家的路。想来长寿,也不见得是件好事情,当身边的人离去,蚀骨的孤独袭来,一颗心也被压的冷冰冰。


          意识不受控制的飘忽起来。


          耳边恍惚还能听到第一次叫那人“首领”时那人惊讶的语气“纲吉,你怎么了?”

          第一次给他泡咖啡开心的“呀,我们纲吉煮的咖啡怎么这么好喝。”

          第一次说要离开时那人生气的“谁准你走的,你不许走,我说不许就不许。”那是Giotto头一次对他发火,声音里是压不住的颤抖。沢田纲吉想,Giotto因为自己,变得不像大空了。包容一切,也要包容自己的离开。


          可Giotto不想。


          太疼的伤口,他不敢去碰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10 21:41
            **



            他去找了Giotto,像平常一样“陪我出去走走吗?首领大人?”

            Giotto看着他不说话。

            沢田纲吉轻轻叹了口气,走到他身边,揉了揉他的肩膀“好啦,Giotto。”


            Giotto这才满意。


            两人肩并着肩,静静走着,路上盈满了翠绿和五彩的花,Giotto把他的手握在手里,放上一朵洁白的雏菊,小孩子般笑起来,“很好看吧。”


            沢田纲吉看着掌心的花,眼里的光渐渐暗下去,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苦笑着“怎么这么久,你都不问问我从哪儿来的?”


            额间燃起和那人相同的彭格列之火“你看啊,你一直信任的人就是这样啊,即使这样......唔......”


            Giotto的脸色难看至极,捧住他的脸用唇堵住了他后面的话。


            即使这样,你还会无所顾虑么?即使这样,你,还会喜欢我么?


            他们像初见时那样,没有缘由的亲吻着。


            沢田纲吉深知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做到不去介入初代的生活,做不到看着他陷入危险而不出手相救。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他更加没法控制越来越深陷的心,眼前的人,你没办法不去紧紧抓住他。


            也许一开始,就是错误任性的心愿。


            到现在,不能一错再错了。


            最终,他还是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0 21:41
              桌面上静静的躺着他留下的信



              尊敬的一世:

              您好,当您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回去了,我相信,您早就知道我说的回去是指什么,没有当面戳穿我那蹩脚的谎言,是您的宽容,也是我的荣幸。

              很感谢这么长时间来您对我的照顾,按理说,我本该跟您打声招呼再走的,可是鉴于您对我的离开会有所顾虑,只好冒昧的先行离开,这封信是为了跟您道别而写。

              如果您接受不了我这种唐突的告别方式,我感到非常抱歉,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

              对于您前几天所说的事,我想我没有办法答应,我已经有自己爱的人,回去之后,将会和她结婚,我会过上自己的生活,您实在不必为了我和家族发生什么矛盾,您也不必怀疑真假。还是希望您能找一个真正喜欢您的人,即使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见面,我在那里也会衷心祝福你们。

              您曾经因为我帮助过您,一度邀请我加入您的家族,那么,我在这里重申一遍,尽管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在您身边工作,但我从没说过同意加入您的家族,这一点,希望您不要会错意,至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有安定的住的地方,还有对您的报答。

              您对于来历不明的我,给予了最大的信任和肯定。即便在家族最危难的时候,您也没有因为家族的压力去怀疑我,而是留下了我,让我有幸和您并肩作战,也让我有幸见证了您家族的成长,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

              对于您的家族成员,也请您代我说声谢谢,对我以前种种失礼的举动,他们都尽可能的去理解我,和他们一开始的相处可能不尽如人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违和感已经被慢慢磨合掉,和您一样,我也真心喜欢着他们,拿他们当最好的朋友,现在我要走了,还真是有些舍不得。以后会经常想念他们的。

              另,不管您对我此次的离开表示什么态度,我希望您能明白,我没有被绑架没有被收买,我是自己要走的,请您不要花大量人力物力费劲去找我,更重要的是,不要一个人抛下家族来找我,您不会找到我的,即便找到,我也不会想见到您。

              走或不走,走去哪里,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我与您至多算有恩情,请您不要过多干涉。

              最好的话,请您忘了我吧!

              此致

              知名不具


              这么些年来,他忘记了很多事,忘记了很多人,如果不是刻意想,连那人的脸,他都快要记不得了,可独独这封信,一字不落的都记在脑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10 21:42
                **


                沢田纲吉推开封闭许久的木门,吱呀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泣,他迈着步子走进去。


                这是沢田纲吉第一次回日本的家。当日他回来,昏倒在画像之下。若干人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仰着头,任凭眼泪留下,看着自己的同伴,第一次放声大哭。


                原来对着亲近的人,真的会把心防卸去,满心的委屈可以随之而来。


                第二天他又是那个笑的温暖可以包容一切的大空。大家隐去眼里担忧的目光,默不作声的陪着他。


                最后,鲜少人再提起这件事。



                于这俗世中坚守和一个人白头到老的愿望,并不是过分的奢望,只是,这于他来说,连奢望都不敢。


                沢田纲吉拉开蜘蛛网密布的箱子,那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他知道,早早就知道,是那人留给他的,当他垂老时,他可以放下了,这山河依旧,草木无痕,他终于不必再委屈自己。



                一片泛黄的纸张,那人熟悉的字迹已经模糊,不过依稀可认清。



                “找一个你可以信任的人,可以倚着他的肩,说说心事,唠唠琐碎家常的人,找一个不烦你不恼的人,好好的过,不要总是委屈了自己。

                你给我留下一堆感谢和拒绝的话语,我只是看看,听听,不做什么别的感想,只是,那一句一个“您”实在是生疏了......”


                他满篇话语里,没有一句是提及彭格列的。


                沢田纲吉攥着那人的字,缓缓走了出去,到一个微微突起的坟头那儿,停了下来。


                像无数次休息一般,静静的闭上了眼,只是,这一次,再没睁开过。


                Giotto,这一次,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10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