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吧 关注:309,736贴子:5,668,744

【原创】哥,你快回来娶鸣人(原著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10-10 09:49
    试发,龟更。
    原著向,顺剧情改编,努力不OOC
    【文案】六月初夏,满天繁星,木叶宇智波家,多了一名女婴
    “哥,你是不是喜欢鸣人?”
    “哥,你走了鸣人以后喜欢别人了怎么办?”
    “哥,鸣人身边多了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娶鸣人?”
    >>>>>
    “为什么是这个**娶我不是我娶他?”
    >>>>>
    “我会回来娶他的。”


    收起回复
    2楼2019-10-10 09:53
      序章
      六月初夏,火之国的天气慢慢炎热起来,入夜后的木叶,逐渐归于宁静,偶尔有巡逻的忍者路过,之后,便只剩下一片虫鸣。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屋檐上闪过,几个跳跃后落入一处宅子,之后便消失不见,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富岳,是你吗?”
      宇智波聚集地主宅中,族长宇智波富岳的房中闪烁着微光,族长夫人宇智波美琴从睡梦中醒来,看到自己的丈夫站在一张婴儿床旁,左手臂弯中,抱着一个女婴。
      宇智波富岳没有理会宇智波美琴,右手缓缓举起查克拉,身上带着淡淡的杀意。
      “富岳,你要干什么!”
      感受到宇智波富岳的杀意,宇智波美琴立马上前抱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动作
      “这是雅美留下来的孩子,你怎么可以杀了她!”
      宇智波雅美,两年前嫁入宇智波家的外族人,蓝发紫眸,整个人散发着让人舒适的宁静,是宇智波美琴在这里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
      然而她的丈夫在前几日出任务时不幸牺牲,即将临盆宇智波雅美动了胎气,紧急送入医院,虽然平安产下了孩子,自己却因为难产丧失了性命,只留下这个女婴。
      身为族长夫人又是宇智波雅美的朋友,宇智波美琴便将女婴带回来抚养。
      如今,她的丈夫,宇智波富岳居然要杀了这个孩子。
      “我的事,你少管,这个孩子,必须死。”
      宇智波富岳震开拦着自己的宇智波美琴,右手缓缓掐住女婴的脖子,查克拉瞬间侵入,切断了女婴的气管。
      没有任何声音与挣扎,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就这样结束了生命。
      “以后,她便是宇智波雅美的孩子。”
      将已经死去的女婴抱出,宇智波富岳将左手中的孩子放到婴儿床中。
      “就为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你就要杀了雅美的孩子吗!?”
      宇智波美琴满脸泪痕,满脸悲痛的爬到婴儿床旁,抢过被宇智波富岳杀***婴,紧紧抱在怀中。
      “什么来历不明的孩子!这是我求来的珍宝!是我宇智波一族存留下来的唯一希望!”
      宇智波富岳面目狰狞,黑色的模子中是疯狂,是悲哀,是无奈。
      “给我好好照顾她。”
      丢下还在哭泣的宇智波美琴,宇智波富岳离开了房间,不知去了哪里。
      宇智波美琴抱着怀中已经逐渐冰凉的女婴,眼神复杂的看着婴儿床中熟睡的孩子,虽然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可因为她,雅美的孩子才会死掉,这是不争的事实。
      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这突如其来的孩子
      三年前,九尾大闹木叶,自己的好友和她的丈夫为了村子牺牲,自己没有能力将他们的孩子带回来抚养。
      如今自己有能力抚养另一好友的孩子,却没有能力保护她,让她出生不过数日便离开了人世。
      宇智波美琴靠着婴儿床不停的流泪,陷入哀痛的她没有注意到,门口一个小小的身影悄然离去。


      回复
      3楼2019-10-10 09:54
        第一章
        “佐助,带星夏下来吃饭了!”
        “是!”
        宇智波宅中,一位黑色短发约莫六岁的男孩,手拉着一位黑色长发的紫眸女孩从楼上走了下来。
        “妈妈早上好。”
        “佐助早上好。”
        黑色短发男孩是宇智波富岳的次子宇智波佐助,继承了宇智波一族绝美的样貌和过人的天赋,从小便受女孩子的欢迎,在村中也算是一个小名人。
        “星夏,要跟妈妈说早安。”
        佐助将躲在她身后的女孩拉倒身前,提醒她该有的礼仪。
        “妈妈早上好...”
        女孩怯怯的看着美琴,小声的同她道了声早安。
        宇智波美琴看着同自己打招呼的女孩,眼中浮现出哀伤无奈,甚至有一丝怨恨。
        这是当年宇智波富岳带回来的孩子,是害死雅美孩子的间接凶手,即使过去了三年,美琴也很难不怀芥蒂的对待她。
        随即掩去这些情绪,换上温和的笑容。
        “早安,星夏。”
        打过招呼后,宇智波星夏又躲回宇智波佐助的身后,小小的身子贴着佐助,一副怯怯的样子。
        “好了,去餐厅,准备开饭了。”
        宇智波美琴摸了摸宇智波佐助的头,让他带着星夏去餐厅。
        餐厅中,宇智波富岳已经在主坐上坐好,在他的右手边第二个座位是他的长子宇智波鼬
        “父亲早安,哥哥早安。”
        “父亲早安,鼬哥哥早安。”
        两人同富岳和鼬打过招呼后,在饭桌旁入座。
        两人并排坐在的鼬的对面。
        用过早餐,富岳离开家去处理族中的事务,美琴收拾完餐具进了厨房,餐厅中只剩下三个孩子。
        “哥哥,今天可以教我手里剑吗?”
        佐助期待着看着鼬。
        今天忍者学校应该是休息,正好可以让哥哥教自己手里剑。
        “好啊。”
        宇智波鼬看着可爱的弟弟,笑的温和。
        “星夏要一起去吗?你可以在旁边看着哥哥练习哦。”
        佐助从小就疼爱自己这个妹妹,因为有了她,自己才成为哥哥,他一定要好好疼爱她,就像他的哥哥疼爱自己一样。
        “我...我不去了...”
        星夏本想一起去,她不想离佐助太远,可注意到鼬的眼神,突然改口拒绝。
        虽然鼬的脸色依旧是那温和的笑容,可星夏能感受到不同。不同于他对待佐助的态度,他对待自己,有着淡淡的疏远与厌恶。
        “那星夏在家里乖乖的,不要乱跑哦。”
        背对着鼬的佐助,没有注意到这些,摸了摸星夏柔顺的长发,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叮嘱道。
        星夏乖巧的点点头,跟着佐助后面,看着他收拾刃具,之后在门口,羡慕的看着兄弟二人离开。
        呆呆的在门口站了一会,星夏耷拉着脑袋,缓缓走上楼梯,回了房间。
        一直呆在厨房的宇智波美琴,看着星夏的背影,暗暗叹了口气。
        说到底,也只是个孩子,被宇智波富岳强行带回来的孩子,自己对她这样冷漠,或许是太过了。


        回复
        4楼2019-10-10 09:54
          第二章
          太阳渐渐西落,宇智波鼬背着训练了一天的佐助,在夕阳柔光中缓缓向家走去。
          进了家门,佐助从鼬的背上滑下,快速的跑向楼上。
          “星夏,哥哥回来喽。”
          拉开星夏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夕阳洒入房内,床边的风铃发出细微的响声。
          “妈妈,星夏去哪了?”
          佐助慌忙跑到厨房,扒在门口,焦急的问着美琴。
          “星夏没在楼上吗?”
          美琴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眼中浮现一丝慌乱。星夏若是丢了,富岳回来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佐助摇摇头,一张好看的小脸因为担心皱成一团。
          “她应该是自己出去了。”
          宇智波鼬从楼上走下来,安抚着此刻慌乱的美琴和佐助。
          方才佐助下楼说询问星夏的行踪时,他便去了星夏的房间查看。房间内干净整洁,没有丝毫凌乱和某些异味,排除了星夏被带人迷晕走的可能。而大开的窗沿上,有一处脚印,看大小应该是星夏的,所以,星夏是自己翻窗离开了房间。
          听了鼬的分析,美琴放心下来。星夏一直都很乖,虽然不知是因为什么自己偷跑出去,但到时间她应该便回来了。
          “我去找她,天都黑了她还没回来,一定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没有理会美琴和鼬的阻拦,佐助急急的冲出家门,他是真的很担心星夏。
          “妈妈,我去跟着佐助,父亲回来就跟他说我们三个一起出去了。”
          简单的同美琴说了下,鼬追着佐助出了家门。
          >>>>>
          本该在房中的星夏,吃过午饭后在房中小憩片刻。醒来后有些无所事事,翻出窗户想在宇智波聚集地中找人一同玩耍。
          然而因为她是族长家的孩子,而且年龄尚小,同龄的孩子都不愿意同她一起玩耍。本就因为宇智波鼬和宇智波美琴的疏远而难过的星夏,不知不觉走出了宇智波聚集地,回头看着恢弘的宅子,一向乖巧的星夏扭头跑开。
          在这里,除了佐助,没有人真的爱护她、关心她。
          木叶已经进入了深冬,到处银装素裹,除了做生意和出任务的人,街上鲜少有人路过。
          星夏踩着地上白净的雪,嘎吱嘎吱的声音让她感到一丝乐趣,就这样一碰一跳,听着雪的声音,慢慢远离了村落,进了小树林。
          “啊!”
          星夏低头踩着雪,突然一个雪球砸到头上。雪球捏的紧,硬生生将星夏打倒在地。
          星夏坐在地上,揉着被砸疼的脑袋,眼眶泛红。
          虽然在宇智波家自己感受不到什么关爱,但是身为族长的养女,也不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啊,这不是宇智波家的大小姐吗?”
          跑过来三个男孩,方才正是他们将雪球砸到了星夏头上。本也并非有意,三人在一起打雪仗,无意间才打到了星夏,如今看到被打伤的人是她,原本准备道歉的话语也收了回去。
          “什么宇智波家的大小姐,我妈妈说了,她的头发还有眼睛都没有宇智波一族的特征,肯定是捡来的野孩子。”
          “对啊对啊,我妈妈也这么说。”
          三个孩子的话语,让星夏原本的好心情消失殆尽,眼中泪水已经堆满,却死咬着下唇,不让它们落下。
          “你们这几个坏蛋,居然欺负女孩子。”
          就在星夏的泪水快要决堤时,一个金发男孩张开双手,将她护在身后。
          星夏眼角挂着泪珠,愣愣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人。
          橙色的外套配着深蓝色的裤子,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围巾,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上带着一个蓝色的护目镜。
          “接招吧,你们这群坏蛋!”
          金发男孩双手缓缓结印,查克拉在筋脉中涌动,吓得那三个小孩下意识的抱在一起
          “影分身术”
          结印结束,一阵烟雾过后,地上出现了两个拇指般大的小人,人小却还不忘叫嚣
          “来打架啊!”
          “来啊!”
          三个小孩看到金发男孩其实弱的很,嘲笑一番后便冲上去将他打了一顿。
          金发男孩被打倒在地上不动了,三个小男孩害怕出事,吓得跑走了。
          一旁的星夏看到躺在地上的金发男孩,爬到他身边,伸出小手推了推他。
          “你还好吗...”
          男孩被打的鼻青脸肿,看上去就像死掉了一样。星夏推着男孩也没有动,让她以为男孩为了保护自己真的死掉了,一直憋住的眼泪终于喷涌而出。
          “呜哇,金发哥哥,你不要死啊!”
          滚烫的泪水滴在金发男孩的脸上,缓缓睁开已经青肿的眼睛。
          “你...别哭啊。坏人都被我赶跑了!”
          男孩起身看着哇哇大哭的女孩,有些慌乱的安慰,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星夏红着眼睛,因为眼前男孩的笑容,慢慢停下了哭泣。
          “对啦,女孩子哭可就不好看了。”
          男孩伸手想擦去星夏脸上的泪珠,却突然被一只手拍开
          “你要对星夏做什么?!”
          来人是出来寻找星夏的佐助,一路问人才知道星夏的行踪,赶到树林时就看到一个丑丑的金发男孩想对星夏做什么。
          没有丝毫犹豫冲到星夏旁边,一手将她带入怀中,一手拍开那个男孩的手。
          “佐助哥哥,没有啦,是金发哥哥救了我。”
          看清来人,星夏连忙解释。她不想让佐助误会这个救了自己的哥哥。
          “是吗?”
          佐助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人,同时也有些醋意,自己妹妹居然向着这个刚见过一次面的人,还帮他解释。
          “是的。”
          星夏认真的点头,就怕佐助不相信。
          “那好吧,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佐助认真的向金发男孩道谢,之后拉起星夏就要离开。被佐助拉着走了几步,星夏突然挣开佐助的手,跑到金发男孩面前
          “金发哥哥,你叫什么啊?”
          男孩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这是第一个问他名字的人
          “鸣人,我叫漩涡鸣人。”
          鸣人裂开嘴,开心的笑着,眼中却泛起雾霭。
          星夏看着鸣人,虽然他此刻鼻青脸肿,看不清样子,可星夏能感觉到,那笑容带来的温暖,就如鸣人金色的头发,犹如阳光一般,温暖。
          “鸣人哥哥,我叫宇智波星夏,那是我的哥哥宇智波佐助,谢谢你救了我。”
          星夏奶声奶气的介绍这自居和佐助,为了表示对鸣人的喜爱,还上前抱了一下他。
          “好了,快走吧!”
          一旁的佐助看到星夏抱住了鸣人,赶忙上前拉开,不爽的看了鸣人一眼,带着星夏离开了树林。
          在星夏和佐助离开后,鸣人还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才转身离开。
          在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今天,大概是他出生六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回复
          5楼2019-10-10 09:54
            这里与鸣人的相遇,借用了雏田的梗,不喜者,口下留情


            回复
            6楼2019-10-10 09:55
              抢占一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0 09:57
                我是空城仙女姐姐的死忠粉2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10 09:57
                  好看阿,加油


                  回复
                  9楼2019-10-10 12: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10 17:08
                      第三章
                      回到家的星夏,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之后她便被禁足,除了宇智波聚集地哪都不能去。
                      星夏也想过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溜出去,可身边被安排了认日夜看守,只要她想偷跑便会立马被抓回来,带到富岳那被教训一顿。
                      星夏就这样被困在了宇智波聚集地,饶是她想去见鸣人也没有办法,再加上佐助到了上忍者学校的年龄,在家的时间少了,平日里有空也是去训练,导致她越发孤单无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
                      再见星夏开心的笑时,是她六岁到了进忍者学校的时候。
                      “佐助,中午记得带星夏吃饭哦。”
                      准备好两人的便当,交给佐助,美琴蹲下来帮星夏整理了衣服,温柔的叮嘱。
                      “到学校要认真学习,遇到问题就去找佐助哥哥或者老师帮忙,知道吗?”
                      这几年,美琴慢慢放下了心中的芥蒂,对星夏也如自己孩子一般。可之前的态度多少在星夏的心中留下了阴影,即使美琴态度变了,也无法像亲近佐助一样亲近美琴。
                      “是。”
                      乖巧的应了一声,在佐助的带领下,离开家,前往她将要上学的地方。
                      “混/蛋佐助!我今天一定要打败你!”
                      刚走到校门口,一到充满活力的声音传来。佐助熟练的躲过来人的攻击,还不忘把他踢翻在地。
                      “白/痴。”
                      “混/蛋佐助,你说谁是白/痴!”
                      “鸣人哥哥!”
                      鸣人从地上爬起来,怼到佐助面前叫嚣,突然感动一个人扑倒自己怀中。
                      “啊啊啊啊,你是谁啊,干嘛突然抱住我!”
                      推开怀中的星夏,鸣人红着脸退后几步。
                      “鸣人哥哥,我是星夏啊,你不记得了吗?”
                      因为见到鸣人而扬起的笑脸,在听到他的话后慢慢消失。
                      “星夏?”
                      鸣人看着眼前紫眸的黑发女孩,藏在心中的那片感动,重新浮现出来。
                      “星夏!”
                      鸣人上前就想抱住星夏,却被佐助单手拦了下来。
                      “白/痴吊车尾,这是我妹妹!不准你抱!”
                      自从上了忍者学校之后,因为学校女生的纠缠,佐助也学会了面瘫脸,如今毫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不满,让鸣人有些新奇。
                      “原来你也是可以有表情的啊。”
                      没理会鸣人傻瓜般的问题,佐助拉着星夏离开,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在不抓紧时间带星夏去报到,自己待会上课就该迟到了。
                      感受到佐助的不悦,即使星夏再想接近充满阳光活力的鸣人,也不敢向佐助提。
                      跟着佐助来到班上,班级里已经有不少人,在一起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
                      听着耳边嘈杂的声音,佐助不悦的皱起眉头,深吸口气,强忍住心中的不耐,半蹲身子摸了摸星夏的头。
                      “要跟同学好好相处哦,中午去哥哥那,我们一起吃饭。”
                      “好。”
                      星夏接过佐助手上的小书包,在门口挥手同佐助告别后,一个人走到教室最后,在靠近窗户的角落坐下,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外面发呆。
                      终于等到午休,老师刚宣布下课,星夏就拿着书包冲向佐助的教室。
                      “鸣人哥哥!”
                      推开教室的门,星夏立马捕捉到那道金色的身影,只是在她开门的瞬间,班上所有人包括老师,都直直的看向她。
                      高年级还没有下课。
                      “对...对不起...”
                      星夏红着脸,鞠躬,同老师说抱歉,有些慌乱的关上门准备离开。
                      “哟,星夏是来找鸣人哥哥的吗?”
                      在门要被关上的瞬间,鸣人从座位上跳出来,将即将关上的门拉开,看着星夏扬起大大的笑容。
                      “是。”
                      原本慌乱的星夏看到鸣人的笑容,犹如阳光照进自己的心,在他的渲染下,星夏笑弯了眉眼。
                      看到相视而笑的两人,佐助心里并不好受。自己才是星夏的哥哥,为什么她一来就找鸣人,而且还笑的这么开心,自己都很久没有看到星夏这样笑了。
                      想到这,佐助突然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好好陪过星夏,她的笑容也越来越少。明明自己就因为进入暗部的哥哥没法陪自己而难受过,自己身为哥哥,却也犯了这样的错误,真的太不应该了。
                      “星夏,不是来找哥哥的吗?”
                      佐助从座位上站起,缓缓走到门边,插到两人中间,挡住鸣人的目光。
                      “混/蛋佐助,你挡在我面前干嘛!”
                      鸣人伸手就想将佐助扒开,可佐助抱起星夏,脚下聚起查克拉,从门边跳回自己的座位。
                      “把星夏给我,她是来找我的!”
                      鸣人冲过来,双手撑在佐助面前的桌子上,不满的大喊大叫。
                      “星夏,你是来找谁的?”
                      懒得同鸣人争执,佐助直接问星夏。星夏看了看满眼期待的鸣人,有看了看笑的深意的佐助,最后默默的站到佐助身边
                      “我是来找佐助哥哥吃饭的...”
                      得到满意的答案,佐助得意的看了鸣人一眼。而鸣人因为星夏的话,整个人仿佛小了一圈,身后还带着阴影,气息丧了不少,眼中似乎还泛起了泪花。
                      “鸣人?”
                      注意到鸣人红了眼睛,佐助突然有些慌乱。
                      从进入学校认识鸣人到现在,一直都是充满活力的鸣人,居然因为这一句话,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11 08:44
                        加油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1 12:15
                          好看(。・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11 12:21
                            第四章
                            六岁那年的冬天之后,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佐助进入了忍者学校学习。
                            进入忍者学校是佐助一直期待的事,他的哥哥宇智波鼬就是从这里毕业,然后进入了暗部。年纪尚幼的他单纯的以为进入了学校就能像哥哥一样优秀。
                            带着满满的喜悦与斗志进入了学校,却在班上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佐助!你是佐助是不是,星夏的哥哥!”
                            一道金色的身影冲到自己面前,脸上带着蠢蠢的笑容,兴奋的同自己打招呼。
                            “你是谁。”
                            佐助模仿着父亲,冷着一张小脸,淡漠的看着眼前的人。
                            其实佐助是记得他的,虽然那天他的脸被打得有点面目全非,但这金色的头发是在太耀眼,让他想忘记都难。
                            旋涡鸣人,那个救了星夏的人,那个让星夏想要靠近的人。
                            身为哥哥的占有欲,让佐助对鸣人的态度怎么也好不起来。
                            “什么!佐助,你忘了我吗?我去年冬天,帮星夏打跑了一群坏孩子啊!”
                            鸣人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大声提醒着佐助。在他的认知里,佐助和星夏是他第一次交到的朋友,佐助怎么可以不记得他。
                            “哦,你就是那天看上去丑丑的白.痴啊。”
                            佐助一副恍然的样子,说出的话却让鸣人彻底怒了。
                            “混.蛋佐助,你说谁是白.痴啊?!!!”
                            自从这次不愉快的见面后,两人就一直不对盘。
                            鸣人总想着打败佐助,这样佐助就能认可他,把他当做朋友,自己也能顺理成章的当星夏的哥哥。
                            佐助对于鸣人的挑战从不拒绝,而且尽可能的教训着鸣人,想让他清楚,自己才是星夏的哥哥,没有能力保护星夏的人没资格接近她。
                            >>午休 学校天台
                            “佐助,为什么星夏一直没出来过。”
                            吃着从佐助那抢来的便当,鸣人含糊不清的问到。
                            进入学校学习后的某日午休,佐助无意间看到坐在校门口秋千上,啃着面包的鸣人。那孤独的身影,让佐助不由感到几分怜惜,拿着自己手中的便当走到鸣人身边,用挑衅的语气告诉他,抢到便当就是他的。
                            鸣人听到佐助的挑衅,立马将方才的孤寂甩开,冲着佐助手上的便当盒扑去。
                            自那以后,抢佐助的便当,变成了鸣人每日必做的事。
                            “星夏被禁足了。”
                            吃着手中的饭团,佐助十分庆幸自己的体术学的很好,否则就该他天天饿肚子了。
                            在学校,鸣人算得上是他唯一认可的人。虽然他的忍术体术都不好,在班里成绩也是吊车尾,可他一直很努力,从他一次次挑战自己可以发现,他在慢慢进步。为了防止鸣人超过自己,便要更努力的训练。
                            至于班上的其他人,女孩子们喜欢在自己旁边吵闹,实在是烦,而男孩子...睡懒觉,吃零食,玩虫子玩狗,各种都有,完全是群幼稚鬼。
                            开学半学期,能和佐助说上话,一起吃饭的,只有鸣人。佐助自己也未曾发现,在与鸣人争抢时,会下意识的放水,让他抢一份自己的午饭去。
                            “禁足?为什么?”
                            鸣人蓝色的眼睛盯着佐助,因为为疑惑,脸上的六道胡须都微微皱在一起。
                            “她出来见你那次,是她偷跑出来的,之后便被禁足了。”
                            吞下最后一口饭团,佐助拍拍手准备离开,衣角却被鸣人拉住。
                            “又怎么....”
                            本以为鸣人又想做什么令人头疼的事,回头却见他垂着脑袋,情绪低落,散发着难过的气息
                            “佐助...”
                            细微的声音从鸣人口中传出,似乎还带着一丝颤抖。
                            面前不太对劲的鸣人,让佐助的心慌了一下,没有像往常一样嘲笑他,耐着性子等他接下来的话。
                            “星夏她是不是因为我才被禁足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星夏怎么会因为你被禁足。”
                            鸣人没头没脑的话让佐助有些莫名其妙,但仍是耐着性子解释道。
                            “真...真的吗?星夏不是因为我才被禁足的吗?”
                            鸣人猛然抬起头,泪水从纯净的蓝眸中滑落,希翼的看着佐助。
                            从出生起,鸣人就是一个人生活,每当自己去找小朋友们玩耍时,最后他们总会被他们的父母带走,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
                            鸣人一开始只当是他们父母管得严,不让他们出来玩,知道有一天,他不小心听到那些大人对他们的孩子说,自己是怪物,让他们的孩子离自己远一点。
                            原来,那些不曾出现过的孩子,不是家教森严,只是不能同自己玩耍而已。
                            可是,他不是怪物啊......
                            虽然不知道鸣人为何会这么难过不安,可看到眼中泛着泪花,因为伤心而泛红的鼻子和脸颊,佐助的心莫名软了几分,伸手抚上鸣人的脑袋,揉了揉他柔软的金发。
                            “星夏真的不是因为你才被禁足的,因为她才三岁,还是小孩子,怕她乱跑丢了才被禁足的。”
                            得到佐助肯定的答复,鸣人重新扬起笑脸,用袖子擦去眼中的泪水,又恢复了平日的活力。
                            “吊车尾的,你刚刚哭了。”
                            佐助嘴角微微上扬,双手交叠抱在胸前,仿若没看见方才脆弱的鸣人,出言嘲笑着他。
                            “混.蛋,我才没哭!我...刚刚只是有沙子掉进眼睛了!”
                            被佐助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鸣人红着脸辩解,死不承认方才自己是哭了。
                            两人拌着嘴离开天台,不知不觉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慢慢靠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12 09:50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12 11:29
                                收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0-12 11:39
                                  第五章
                                  “鸣人哥哥...你别哭啊...”
                                  星夏慌忙跑到鸣人身边,拽着他的衣袖,轻声安慰
                                  “我也是来找鸣人哥哥的,自从那时候见过你,我一直想出来找鸣人哥哥,可是父亲大人不让我出门。在学校能见到鸣人哥哥,我真的很开心。”
                                  “本大爷,才没哭!”
                                  用力揉了揉发红的眼睛,鸣人得意的看着佐助大笑
                                  “听到没,星夏也是来找我的,而且想见我都想了三年了!”
                                  鸣人难得脑子灵光,快速的算出从见面到现在经过的时间。
                                  见他恢复了元气,佐助松了口气。白.痴还是每天开开心心的好。
                                  “那么,今天就先下课吧。”
                                  从星夏进来到现在,一直被无视的伊鲁卡老师有些欲哭无泪,无奈的宣布下课。
                                  自己的存在感和威望就这么低吗?一个刚入学的小丫头都这样无视自己。
                                  伊鲁卡老师话音刚落,教室里的女孩子都围到佐助身旁问东问西,一旁的鸣人和星夏直接被挤的远远地。
                                  班上的女生实在太疯狂,鸣人紧紧抓住星夏的手臂,以免她摔倒。
                                  “佐助哥哥...”
                                  星夏看着被人包围住的佐助,委屈的撅起小嘴。以前佐助要上学,父母和鼬都有自己的任务要做,家里时长都只有她一个人。如今好不容易上学了,可以离佐助近点了,没想到还没待多久,就被这群女生挤开。
                                  “星夏,跟鸣人哥哥去吃午饭吧。”
                                  看着被团团围住的佐助,鸣人的嘴角越越咧越大。佐助现在没办法来照顾星夏了,自己就可以享受当哥哥的滋味了。
                                  “可是...我的便当在佐助哥哥那。”
                                  星夏有些不明白鸣人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不过若是能和他一同去吃午饭,还是很开心的。
                                  “没事,我帮你去拿。”
                                  日常从佐助手中抢饭的鸣人,向后退了几步,助跑之后一跃而起。
                                  “佐助,拿饭来!”
                                  听到鸣人的高呼,班上的人都向他看去,而围着佐助的女孩子们,看到飞扑而来的鸣人,瞬间散开,被围在中间的佐助来不及躲闪,与飞扑而来的鸣人撞了个满怀。
                                  鸣人的这一举动,让原本喧闹的教室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哥哥,你们这是在接吻吗?”
                                  星夏软糯的声音在寂静的班中显得格外突出,惊动了呆住的女孩子们,也惊动了嘴对嘴贴在一起的佐助和鸣人。
                                  “啊啊啊,佐助君居然亲了鸣人!”
                                  “天呐!为什么会这样!”
                                  在周围女孩子的哀嚎中,佐助用力推开扑在自己身上的鸣人。
                                  “白.痴吊车尾!你干什么!”
                                  佐助用力用衣服擦自己的唇,微红的耳廓透露着他此刻的慌乱与窘迫。
                                  “呸呸呸,我怎么知道会这样!”
                                  鸣人连吐了几口口水,同样用力擦着自己的唇。
                                  本来只想抢便当,怎么就这么巧亲了上去。不过佐助的唇冰冰软软的,还有点...呸,我在瞎想什么!
                                  鸣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一旁的星夏看着有些新奇,用手戳了戳他的脸。
                                  鸣人哥哥居然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宇智波家的人大多都只会板着脸。
                                  “星夏,你戳我做什么。”
                                  因为星夏的捣乱,鸣人从思绪中清醒过来。
                                  “鸣人哥哥的表情好丰富欧。”
                                  “你以为谁都像佐助一样面瘫吗。”
                                  扯开星夏的手,鸣人暗戳戳的讽刺佐助。明明是一张面谈脸,怎么班上的女孩子都喜欢他。
                                  伸手从佐助的包里拿出便当,拉着星夏就准备去天台,佐助快速按住鸣人拉着星夏的手。
                                  “你带她去哪?”
                                  “哈?你要跟那些女孩子吃饭,我就带着星夏去别的地方啊。”
                                  鸣人眯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
                                  佐助冷眼扫向周围的女孩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寒意让她们不再敢靠近。见她们没打算在纠缠自己,佐助将装有便当的包背起,左手拉着星夏,右手拉着鸣人,带他们一同离开了教室。
                                  >>忍者学院 天台
                                  “星夏,你只吃这么点吗?”
                                  鸣人嘴里包着饭团和叉烧,含糊不清的问星夏。
                                  一顿午餐,星夏只吃了一个饭团和一些水果蔬菜,怎么能吃的饱?而且还吃了那么难吃的蔬菜,星夏平时在家里一定是被虐待了吧。
                                  “我吃饱了呀,我一向都吃得少,鸣人哥哥多吃点就好。”
                                  星夏捧着蜂蜜水,笑盈盈的看着鸣人大口吃饭。
                                  这样才有生活的味道,平日在家里,做什么都要守规矩,真的太死板了。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吃的比猪还多吗?”
                                  同样已经用餐完毕的佐助,凉凉的讽刺着还在大口吃饭的鸣人。
                                  “混.蛋佐助,你说谁比猪吃的多!”
                                  经不住佐助的挑衅,鸣人条件反射的反驳回去。
                                  “旋涡鸣人!嘴里有东西就不要说话!”
                                  被鸣人喷了一脸的饭,佐助顿时黑了脸,隐隐有发怒的征兆。
                                  “那个...佐助...是意外,意外,我给你擦擦。”
                                  深知自己做错事,鸣人缩着脖子,小心赔笑,随手拿了块布帮佐助擦去脸上的饭粒。
                                  “那个...鸣人哥哥,那是佐助哥哥的衣服......”
                                  星夏弱弱的提醒,让鸣人僵住手上的动作,佐助的脸色似乎又沉了几分,内心的怒火似乎也涌上他那深邃的眼眸。
                                  “白.痴吊车尾!”
                                  “佐助我错啦!!!”
                                  看着在天台上打起来的两人,星夏笑弯了眉眼。
                                  真的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鸣人哥哥果然是像阳光一般的人,和他在一起,连佐助哥哥也充满活力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13 09:32
                                    来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10-13 10:3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14 08:21
                                        第六章
                                        “佐助哥哥,我也要去!”
                                        一大清早,星夏拽着佐助都衣角,撅着嘴,眼泪汪汪。
                                        六月初夏,忍者学校放假,而佐助他们班决定在放假之初,举办一次郊游。星夏听到后缠着佐助,要跟着一起去。
                                        “伊鲁卡老师没说可以带家属...”
                                        佐助白净的小脸满是纠结。他也很希望可以带星夏一起去,可是不说可能会被伊鲁卡老是责备,而且星夏也不被允许离开家。
                                        “星夏,在家呆着。”
                                        正当佐助为难之时,富岳走过来解决了这个问题。星夏是绝对不能在安全防护不全的情况下离开木叶的。
                                        “是...”
                                        富岳的话星夏不敢违抗,不舍的松开拽着佐助衣角的手,慢吞吞的回了房间。
                                        学校放假之后,她就恢复了禁足的状态。本以为能借跟佐助出去郊游,暂时解除禁足,结果依旧不行。
                                        门口的佐助看着星夏离开的背影,心中泛起愧疚与无奈,可父亲的命令,也是他不敢违抗的。
                                        “父亲,妈妈,我出门了。”
                                        向父母告别,佐助背上美琴为自己准备的背包,步伐轻快的离开了家。
                                        >>夜 宇智波宅
                                        “佐助哥哥怎么还没回来,鼬哥哥也没有回来...”
                                        今晚的饭桌前,只有富岳、美琴和星夏。
                                        “佐助晚些就会回来了,鼬大概有任务,不用担心。”
                                        美琴为星夏夹了她爱吃的秋刀鱼,柔声安慰到。
                                        “谢谢妈妈。”
                                        星夏轻声谢过美琴,低着头默默的吃饭。今天的妈妈对自己更温柔了,有点不安,总觉得要发生什么。
                                        “星夏,来武道室一趟。”
                                        用过晚膳,富岳似是有什么要跟星夏说,语气平淡的让她去武道室。
                                        “美琴,你也来吧。”
                                        星夏跟在后面走了几步,富岳突然停下来,背对着美琴突然说到。
                                        闻言,美琴有些不安,这样严肃冷静,语气平淡的富岳,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武道室中,富岳和美琴并排坐着,星夏则坐在他们的对面。
                                        长久的静默之后,富岳叹了口气,缓缓开口。
                                        “星夏,你并非我宇智波家的孩子。”
                                        虽然是早就怀疑的事,可真正听富岳说出来后,星夏的心还是不由的抽痛。
                                        只是,富岳之后的话,让她更加震惊,更加难过。
                                        >>六年前
                                        在忍者世界,大大小小的国家有无数个,或繁荣,或落后。
                                        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些很隐蔽的村落,那里往往住着神秘的部族。
                                        树隐村,一个远古的村落。卷轴上记载,树隐村住着千草一族,这一族的人,有一种血继界限,可以起死回生。
                                        然而在忍者世界,从来没人见过这一族的人,也没人寻到树隐村的位置,久而久之,也只当是一个传说。
                                        宇智波富岳,忍者世界远近闻名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长。
                                        宇智波一族定居于火之国木叶忍者村,自二代火影过世后,宇智波一族与木叶的矛盾日渐激烈,甚至到了压不住的地步。
                                        经历过第三次忍者大战,富岳并不想再次发起战争,然而族内的长老野心太大,因为这样的野心,宇智波一族,或许会在木叶消亡。
                                        身为族长,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状况。虽然可能只是传说,富岳还是踏上了寻找树隐村的路途。
                                        按照卷轴记载,富岳寻到了许多相似之处,唯独没有寻到树隐村。
                                        又寻到一处疑似树隐村的地方,在周围寻找了一天也未发现有人居住的痕迹。见天色已晚,富岳寻了处山洞休息。本是保持警惕的富岳,似乎闻到一股异香,脑袋开始昏沉。恍惚间,富岳看到面前有一人,在他的带领下,富岳穿过一片树林,之后陷入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湖泊,湖面上泛起浓浓的雾霭。
                                        那人带着富岳跳入湖泊,一路下沉,之后突然悬空,掉落到地面上。
                                        在湖泊下面,居然隐藏着一个村庄。
                                        穿过湖泊之后,带领富岳的人就消失不见了,而村中,也未见任何人影。
                                        正当富岳犹豫是否要进村查看一番时,突然听见孩提的哭声。迟疑了一番,富岳朝着声音走去,体内的查克拉高速流动,以防遇见危险。
                                        安全的走到哭声的附近,一个貌似刚出生的女婴躺在一片花丛中,挥动着四肢,哇哇大哭,在她的周围,布满了蓝色的花苞。
                                        或许是想到自己儿子出生时的样子,富岳脸上的表情柔软了些,从储物卷轴中拿出一件黑色的斗篷,欲将这女婴包裹起来。
                                        当他的手伸向女婴时,手上传来一阵刺痛,一滴血掉落在婴儿的眉目间,之后融入了她的皮肤。
                                        虽然疑惑,富岳还是抱起女婴,将她抱在怀中,包裹上衣袍。
                                        忽然间,富岳又闻到那股异香,在他意识渐渐消散的最后一刻,他恍若看见,方才女婴躺着的那片花丛,那些蓝色的花苞,全部盛开了。
                                        再次清醒时天已大亮,富岳见自己仍在山洞中,揉了揉昏沉的脑袋,只当昨夜的种种只是梦。起身时却发现身边睡着一名女婴,正是昨夜在湖底村落见到的那个。
                                        抱起她,按照记忆,去找寻昨夜的湖泊,却一无所获。暗自思索片刻,富岳将女婴带回了家。直觉告诉他,这女婴,是千草一族的人。
                                        为了让她的存在顺理成章,富岳杀死了族中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巧的是,女婴同这个孩子的发色和瞳色,一模一样。
                                        因为在六月初夏,满天繁星的夜晚将她带回,富岳为她取名宇智波星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0-14 09:30
                                          富岳是打算将来用星夏的血继限界来救宇智波一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14 14:52
                                            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15 09:37
                                              第七章
                                              “所以,我是千草一族的人?”
                                              听完宇智波富岳的叙述,星夏的心中可谓是波涛汹涌。
                                              本以为自己是宇智波家捡来的孩子,却不想自己的身世居然是这样的。而且因为自己,父亲还杀死了族中的孩子,难怪妈妈会不喜欢自己,她是害死妈妈朋友孩子的间接凶手啊。
                                              仿若一瞬间成长了不少,星夏别过脸,不再看富岳和美琴。
                                              “所以,您想让我救谁?”
                                              既然自己是富岳千方百计寻来的千草一族的族人,那么他一定有想复活的人。
                                              “书上记载,千草一族身上有特殊的印记。我让美琴为你检查过,你并没有。”
                                              没有直接回应星夏的话,富岳声音低沉,继续分析着星夏的身世。
                                              “但当初寻到你的方式太过神秘,而按个地方又与树隐村的位置极为相似,所以我才认为,你就是千草一族的后人。”
                                              虽然星夏没有任何同千草一族相似的地方,但富岳还是认为,他到的那个地方就是树隐村。
                                              “父亲,如果我是千草一族的人,您希望我救谁?”
                                              并不在乎自己到底是不是千草族的人,星夏此刻只想知道,富岳将自己带回来的本意,是救谁。
                                              “我....”
                                              砰——
                                              正当富岳打算回答时,武道室的大门被踢开。
                                              宇智波鼬,右手拿着忍刀,浑身浴血,出现在门口,面色阴沉,一双万花筒写轮眼死死的盯着富岳。
                                              在富岳同星夏交谈之时,鲜血染红了宇智波聚集地,在这本该平静的夜晚,宇智波鼬手持一把忍刀,屠杀了宇智波一族的所有族人,不论老少。
                                              没有丝毫犹豫,鼬瞬身到富岳和美琴的身后,挥动手中的刀,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鲜血溅到星夏的脸上,从未见过这样血腥场面的她吓得浑身发抖,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宇智波富岳。
                                              “鼬...”
                                              生命的最后一刻,富岳的目光移向星夏,唇齿轻动,喊出了鼬的名字。
                                              一向坚毅严肃的脸上,只剩下释然和一丝恳求。
                                              解决掉富岳和美琴,宇智波鼬扔开手中的刀,伸手缓缓抚上星夏的颈脖。
                                              “鼬...鼬哥哥...”
                                              星夏声音颤抖,因为害怕,泪水早已布满她苍白的小脸。
                                              “星夏,虽然你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但是,你必须死。”
                                              自星夏来到宇智波家的第一天,鼬便知道,她的存在关系到宇智波一族的存亡。虽然不知道她有何种能力,让宇智波富岳这般重视,但如今宇智波一族必须消亡,那么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掐住星夏的脖子,缓缓将她从地上提起。星夏抓住鼬的手,窒息感让她不停的挣扎,可鼬不为所动,掐住他的手越来越紧,渐渐的,星夏的挣扎越来越弱,双手从鼬的手上滑落。
                                              将星夏放到地上,浑身煞气的鼬突然柔和了下来,抚上星夏的脸,轻声呢喃。
                                              “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妹妹,我也会同佐助那样,疼爱你。”
                                              “星夏、哥哥、妈妈、父亲....你们在哪....”
                                              走廊上传来佐助恐慌颤抖的声音,刚结束郊游的他回到家,发现到处弥散着血腥味,宇智波聚集地尸横遍野。惊恐的跑回家,呼喊着家人的名字,可却没有任何人回应。
                                              来到武道室的门前,佐助听到里面有人,却全身僵硬,不敢动弹。
                                              里面是父亲和妈妈他们,还是杀害宇智波一族的凶手?
                                              强迫自己迈开脚步,颤抖的推开武道室的门。走进武道室,里面没有任何灯光,窗外不时亮起的闪电,让他看到满地的鲜血和已经失去气息的家人。
                                              又一道闪电亮起,佐助看清了武道室中唯一站着的人。
                                              “哥哥...父亲妈妈还有星夏,是谁...”
                                              看到鼬时,佐助本安心了些,还没问出是谁杀了他们,鼬拿出手里剑,划伤了佐助的肩膀。
                                              捂住肩膀,佐助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鼬。他不明白,那么温柔的哥哥,为什么会攻击他。
                                              “万花筒写轮眼!”
                                              不待佐助反应,鼬的眼睛变成了血色带有三叶风车状的万花筒写轮眼,对着佐助,使用了月读。
                                              “啊!!!!”
                                              在月读的世界中,佐助看到了鼬屠杀族人的场面,看到了他亲手杀死了父母,掐死了星夏。
                                              “不要,不要让我看!”
                                              佐助痛苦的抱住头,瘫倒在地上,泪水从眼眶中涌出,恐慌,害怕,迷茫。
                                              “为什么...哥哥...”
                                              “为了测试自己的能耐。”
                                              没有任何表情,鼬冷着一张脸,淡漠的回答佐助的问题。
                                              “测试...能耐?”
                                              鼬的回答让佐助觉得可笑至极
                                              “就因为这个,杀了全族的人?开什么玩笑!”
                                              佐助大吼着,拼命克服内心的恐惧,从地上爬起,右手握拳冲向宇智波鼬,还没触及他的身体,就被鼬一拳打在肚子上。
                                              疼痛从腹部遍及全身,佐助捂着肚子再次倒在地上,再也提不起力气。
                                              “这根本不是哥哥,因为...”
                                              鼬冷酷的声音打断了佐助的话,残忍的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我之所以扮演你想要的哥哥,是为了测试你的能力。”
                                              鼬的话让犹如刀子,一下一下,戳着他已经破败的心。
                                              “你将来,会成为测量我能力的对象,你身上潜藏着这样的能力,所以,我让你活下去,为了我。
                                              你和我一样,是可能学会万花筒写轮眼的人,但是这有一个条件,就是把最好的朋友,杀了。”
                                              “怎么会...”
                                              最好的朋友...
                                              鸣人的身影,随即浮现在佐助的脑海中。阳光的鸣人,毛躁的鸣人,伤心的鸣人,他怎么可能,会去伤害鸣人。
                                              “就和我一样。”
                                              鼬的话让佐助猛然想起某日听到大人们交谈的事——宇智波止水在南贺之川跳河自杀。
                                              “是你做的,止水哥哥其实是你...”
                                              佐助撑起身子,跪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性情大变的鼬
                                              “是的,多亏了他,我才能得到这瞳力。”
                                              鼬毫不犹豫的回答让佐助觉得眼前的人越来越陌生。鼬明明是最崇拜止水的人,居然会亲手杀了他。
                                              “想要杀了我,就要超越我,恨着我,憎恶我,丑陋的苟延残喘”
                                              鼬走到佐助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逃吧,抓住一线生机,然后有朝一日,拥有与我一样的瞳力时,到我面前来。”
                                              盯着佐助的眼睛,鼬再次使用万花筒写轮眼。在那可怕的瞳力下,佐助双眼瞬间失神,昏倒在地上。


                                              收起回复
                                              23楼2019-10-15 09:55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15 11:16
                                                  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15 22:11
                                                    第八章
                                                    猛然真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
                                                    “是梦吗?”
                                                    动了下手臂,感到一丝疼痛。将袖子掀起,看到手臂上绑着的层层绷带,才相信,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最敬爱的哥哥,灭了宇智波一族。
                                                    翻下床,在医院的走廊里,听到了两个护士的交谈。
                                                    “宇智波一族昨夜被灭族了,只剩下那个孩子。”
                                                    “他不是有个哥哥吗?”
                                                    “听说失去踪迹了。”
                                                    “宇智波一族也是名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那个女孩...”
                                                    两个护士还在交谈着,可佐助已经无心继续听下去。宇智波一族,确实已经不复存在了。
                                                    离开医院,来到宇智波聚集地,大门前已经拉上了黄色的封条,原本热闹的街道,只剩下一片萧条。
                                                    原本温馨的家,此时只有冷清与空荡。
                                                    昔日,母亲温柔的擦去自己脸上都水珠,和星夏在庭院的屋檐下坐着晒太阳,一幕幕温馨的场景浮现在眼前,可转逝又只剩下冷清。
                                                    厨房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佐助怀着希望,快速跑过去,也许,他的家人并没有死。
                                                    “妈妈!”
                                                    拉开厨房的门,里面没有任何人,一只从窗户偷溜进来的野猫,站在料理台上,凶狠的同佐助示威。
                                                    浑浑噩噩的回了医院,躺到病床上,佐助抱着被子,将自己的脸埋进去,嚎啕大哭。
                                                    不愿在医院多呆的佐助,第二天便回了学校。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低着头,对于周围人的议论充耳不闻,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佐助,*****!”
                                                    鸣人怒气冲冲的来到佐助面前,揪起他的衣领,狠狠的给了他一拳。
                                                    佐助被鸣人打到在地,如同没有灵魂的娃娃,就这样倒在地上,没有动弹。
                                                    鸣人捏着佐助的双肩,将他扶起,强迫他正视自己。
                                                    “就算家里发生了巨大的变故,你也不该就这样把星夏一个人丢在医院,不管她的生死!”
                                                    听到星夏的名字,失魂落魄的佐助有了丝反应,看着鸣人露出痛苦的神情
                                                    “星夏...星夏已经死了...”
                                                    “你在胡说什么!星夏还躺在医院里,你身为哥哥不去照顾她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啊笨蛋!”
                                                    明明是愤怒的吼叫,可鸣人的脸上却布满泪痕。身为好友,居然在事情发生后两天,才知道他家的变故。
                                                    从小就是一个人的他没有办法理解佐助的痛苦,可看着这样的佐助,他真的很心痛。
                                                    “星夏...没死?”
                                                    >>医院 病房
                                                    坐在星夏的床边,佐助的身上终于有了些生气。
                                                    颤抖的抚上星夏的脸,指尖传来的触感让他相信,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星夏。
                                                    死死咬着牙关,可泪水还是从眼中喷涌而出。
                                                    “佐助...”
                                                    一旁的鸣人,看到哭泣的佐助,有些不知所措。
                                                    没有亲人,朋友也很少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佐助。
                                                    无比担心这佐助,鸣人上前轻轻抱住了他。
                                                    “佐助,别哭了...你还有星夏,还有我,你不会是一个人的。”
                                                    在他看来,佐助伤心难过是因为一夜之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那种孤独与无助,鸣人深有体会。
                                                    感受着鸣人身上的温暖,佐助慢慢平静下来。伸手回抱鸣人,这份温暖,如同阳光般,温暖了他冰冷的心。


                                                    收起回复
                                                    26楼2019-10-22 21:45
                                                      希望可以点点赞什么的,让我知道有人在看,有动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0-22 22:13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0-22 23:26
                                                          好看,加油


                                                          回复
                                                          29楼2019-10-23 07:33
                                                            樓樓你好棒,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0-23 0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