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游戏世界对路...吧 关注:15,021贴子:20,320
  • 7回复贴,共1


「來助你一臂之力了啊! 異世界的勇者啊!!」
「嘿!」


回复
1楼2019-09-29 23:22
    搬运自真白
    1.1(擅自分段)
    失落道具的回收进展顺利。
    进入快要腐朽的城堡废墟后,我收拾了在那里的怪物們,在宝物为前与路库西翁談话。
    我望着拿在手里的子弹。
    在游戏中虽然是特制的,但是这个能否派上用场——应该很微妙吧。
    「这个能用吗?」
    『如果經過改良的话是可能的吧,但是考虑到性能的话……』
    虽然有可以使用的道具,但是如果不行的话就打算让路库西翁们改造後使用。
    雖說如此,原本游戏的知识就相当暧昧。
    回收失落道具很费事。
    「弗古杜——你的同伴怎么样了?」
    旧人类一方复甦了的兵器们。
    把那些人工智能团结起来的是,名为弗古杜的巨型空中航母的管理人工智能。
    『比预定晚了百分之五。』
    「原因是?」
    『我的能力不足』
    即使是万能的路库西翁,其性能也是有極限的。
    只要没有时间限制,一定能完美地修理好吧。
    「你不行的话,我就放弃吧」
    我这样说着站起身来,路库西翁就向我搭话。
    『主人是……』
    但在途中,它移動了獨眼,目光轉向门口。
    當我以為有什么东西襲来而正架起枪的时候,从那里来的是——。
    「找到了!」
    「殿下,这边啊!」
    ——是达尼艾特和雷蒙德。
    从跟在两人身后走来的,是尤里乌斯。
    「你们,为什么會來这种地方?」
    我放下枪口,三人就走近我。
    达尼艾特露出疲惫的臉容。
    「我們是被殿下拜托了喔。因为听說你陷入危機啦」
    雷蒙德也一样。
    「雖然听说你一个人到处冒险,这种时候你是在干什么啦?大家都很担心啊」
    尽管与帝国的战争迫在眉睫,但是我卻不在,似乎有些学生為此感到不安。
    明明平时被他們讨厌,不要只有这种时候才來依赖我呀。
    「我也有自己的事情喔。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和我的朋友来这里?」
    當我把视线转向尤里乌斯,发现他已经喘不过气来,是因為太匆忙赶到這裡吧。
    「向——古蕾亚蕾询问了你的所在。巴尔特费尔德,我是——来把你带回去的」
    尤里乌斯的言词让為之我一愣。
    「吓?」
    「我是說,我是来带你回去的!你是打算——獨自一人孤军奋战吧」
    听了那话,达尼艾特和雷蒙德大吃一惊。
    「呃?不,就算是你,这次也是不可能的吧」
    「對手可是帝国啊!?」
    在这样的两人面前,尤里乌斯对我说。
    「我从玛丽艾那里听說了全部的情况。巴尔特费尔德,我会——我们会助你一臀之力的啊」
    「——刚才,你说了什么?」
    尤里乌斯说从玛丽艾那里听到了一切,我感到很苦恼。
    那个笨蛋妹妹,到底说了多少?
    尤里乌斯,将视线轉向达尼艾特和雷蒙德。
    「抱歉。让我俩单独谈谈吧」
    两人点头离开后,尤里乌斯就直视着我的眼睛。
    雖然我一直這麼想,这些家伙只要保持沉默的话就帥得多餘。
    明顯是平时的行动毁了一切。
    「巴尔特费尔德——你是玛丽艾的哥哥吧?」


    回复
    2楼2019-09-30 00:48
      1.2
      听了那句話,我一瞬间无法理解。但是,我马上就對玛丽艾感到生气。
      「那家伙,说了吗?」
      曝出自己是转生者。
      真是個无论任何時候都会做出离奇行為的妹妹。
      不久前,我還因回收了道具的事,而對她重新审视,這下在我心中的评价又下降了。
      「玛丽艾很担心你。拜託了我們帮助你」
      「——你,相信玛丽艾的话吗?」
      我一边叹气,一边用手捂着额头。
      这些家伙,真的没问题吗?
      玛丽艾说出了实话,应该就等于告诉了他们,我们在前世曾是兄妹吧。
      要是我的話,就绝对不會相信。
      但是,这些家伙却不一样。
      「当然了。玛丽艾可是认真地告诉我们的啊。不相信的話才有问题」
      「我倒觉得相信才是有问题啦。你们——就是因为这副样子,才會被玛丽艾那种貨色欺骗的喔。就是因为不知道那家伙的本性,所以才能说出這种话呀」
      被身为转世者的妹妹欺骗,失去地位和财产的可怜虫正是尤里乌斯他們。
      当我想告诉他应该更多怀疑別人的时候——尤里乌斯就揪住了我的前襟。
      他把脸凑近,瞪着我。
      「——放手」
      我瞪了一眼,但尤里乌斯一步也不退缩。
      「收回去。玛丽艾那种貨色,是怎么意思。玛丽艾——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人」
      好像还没清醒过来。
      「你怎么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也许是那家伙的妄想吧」
      「只要看玛丽艾的眼睛就知道了!」
      「这种程度的事就能清楚一個人吗。判断错误了。正因如此,你们才不行呀」
      很容易上当受骗,走上了与本来的道路不同的道路。
      一看到这些家伙就让我觉得可怜。
      是被玛丽艾欺骗的可怜男人们。
      但是,如果對玛丽艾的事一心不亂到這程度的話——应该没问题了吧。
      「嗯,是啊!我们确实没有眼光!也给周围的人添麻烦了」
      「如果你知道这一点的话——」
      「但是,玛丽艾没有抛弃我们!」
      「不,所以說——」
      这家伙想说什么?
      正當我这样想着,尤里乌斯就谈起了玛丽艾。
      「刚开始可能是被骗了。但是,玛丽艾却没有抛弃我们。不只沒抛弃沒用的我们,还把我们拉到身邊」
      那不是那家伙赎罪的方式吗?
      「是啊。你们真的很沒用啊。所以,你们可没必要帮我啊」
      我不想让这些家伙参与与帝国的战争。
      對玛丽艾如此一心不亂的話,将来也肯定会替我保护好她的。
      「——巴尔特费尔德,你這話是认真的吗?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和帝国战斗吗?那可是即使用上路库西翁他们也不知道能否战胜的对手啊! 你为什么就不依靠我!」
      我不是一个人。還有路库西翁它们。而且、呀。
      「不就是因为你们不可靠嗎!还是說你想怎樣?你要代替我战斗吗?到底我是——你以为我是为了谁而操劳!」
      我对一无所知的尤里乌斯他们很生气。
      为什么我得背負这样的重担?
      为什么我得打不想打的仗?
      这些事,不都是这些家伙的错嗎!
      把尤里乌斯推开之后,我开始咒骂起来,看來我积蓄的不滿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在你们悠闲度日的时候,你知道我经历了多少风霜吗?为了替玛丽艾收拾烂摊子而操劳,為了你们而操劳——再加上我還被你的国家折磨了啊!一直以來,到底有多少——」
      如果这些家伙更可靠一點的话,我就不用打仗了。
      能作为路人休閒過活。


      回复
      3楼2019-09-30 00:50
        2.
        回去的路上。
        在飞艇艾茵荷露的船上,我决定把事情告诉达尼艾特和雷蒙德。
        虽然說了各种隐瞒的事情,但是——我有点羡慕說出一切被接受的玛丽艾。
        如果能像尤里乌斯他们一样毫无疑问地相信我的說话——虽然我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因为我和玛丽艾不同,所以不可能的吧。
        雷蒙德在颤抖着。
        「竟连里昂都不知道能不能赢得了——有那么厉害吗?」
        我诚实地告诉他,就算是一直長勝不敗的我也赢不了。
        也說出了如果要說取胜的希望,就几乎只有靠舍身挑战达到的三成左右的胜率。
        「——所以,这次我不会要求你們参加。」
        於是,达尼艾特在我面前表現得狼狈不堪。
        「是、是你一貫的玩笑來的吧? 跟平常一样,其實你是看出能赢的,只是說得好像要输而已吧。」
        一直以來利用了很多次,但是唯獨这次却说不强制参加。
        「就认为如果要参加,就很有可能会死吧。所以,我不会叫你们参加。如果你们愛惜生命,最好逃跑。」
        两人低下头。
        雷蒙德的眼镜歪了。
        「生存竞争是什么呀。說什麼以前有过旧人类和新人类吗,已经不明所以了。」
        达尼艾特也抱着头。
        「突然听了这种事,我可也不知怎办啊!」
        在这樣子的两人面前,我也耸耸肩。
        「我也很困扰。畢竟托此的福,我得打一场不想打的仗了。但是——如果不彻底擊毁敌人的头目,我们就活不下去。」
        达尼艾特用一只手捂住脸。
        「这样的事,要怎么办才好啊」
        「做你自己想做的吧。就算参加了,我也没有余裕保护你们。」
        雷蒙德看向我。
        「你为什么要战斗呀。如果是里昂,是能逃跑掉的吧?」
        即使逃跑,等待的也只是缓慢的死亡。
        待在这颗星球上迟早会灭亡,就算逃到宇宙也不太可能找到安居之地吧。
        而且,路库西翁也救不了所有的人。
        「你们可以逃跑喔,没必要陪我。」
        當我这么说完,两人垂下了肩膀。
        达尼艾特看起来很懊悔。
        「你为什么在這种重要时刻说可以逃走啊。明明一直以來都盡情——可恶! 」
        雷蒙德面无表情。
        「就代表是这么糟糕的状况吧?像往常那样,用开玩笑似的說法欺骗我們還比较好。」
        就算是我,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會骗人。
        这些家伙,平时就當我——嘛、算了吧。
        「代我向大家道个歉吧。合同——约定,看來是我這邊無法遵守了。
        ======================
        若木醬( ー`дー´)正经的说:「您是我们的希望噠。」
        若木醬。・゜・(ノ∀`)・゜・。「這樣呀!如果我的守護者这么说,一定会被当成当笑话看待的吶。」
        尤里乌斯(;゜Д゜)「――这植物好過分」


        回复
        5楼2019-09-30 00:51
          1.1截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30 01:19
            1.2,真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30 01:20
              1.3,第一部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30 01:21
                第二部分防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30 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