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7,743贴子:9,378,047
  • 29回复贴,共1

【中篇文】【灰色悲剧向】悉茗零落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嘛,吸取之前的教训,把想说的话放到一楼来说吧,就不喂度娘了,反正度娘吞我的贴子已经吃得差不多惹(溜
.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八月份我说的多要素的文吗?对,就是这篇,前期各种欢脱元素一个都不少,到了后期就开始变成正经严肃的传统文学。
.
总之这篇文就是一个灰色调的舞台剧吧,前期明亮欢脱的表象,到了后期,就开始显露出它灰暗的本质。
.
事实上,光从标题就能察觉出一点东西来。悉茗花,喜阴厌阳,恰好符合悲剧主人公的性格特点;同时,悉茗别称六月雪,暗示了悲剧的导火索——冤案。同时,整个标题看似唯美,但它却暗示了主人公的悲剧命运
.
再说下去就要剧透了吧……不说了,留点白给你们幻想去吧


回复
1楼2019-09-28 12:03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29 10:02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08 10:25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2 16:25
          第一章:含苞欲放


          回复
          8楼2019-10-12 16:27
            1

            六月一个平常的下午,棉花状的白云零零星星的点缀在一碧如洗的蓝天上。和风阵阵,不时吹起几团剥离了树干的花瓣。慵懒的阳光撒向了人间大地,其中一束透过玻璃落地窗落在一户人家的实木地板上,在房间里反射出看起来颇不真实的晕光。

            随着卫生间停止的水声,一个米黄色的机器猫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身上随意的套着一件白色T恤,手中拿着一个圆柱形的喷壶。他神情恍惚地在反射的晕光中站了一会,接着又想起了什么,朝着阴暗的客厅走去,带着宠爱的神情,将喷壶里的液体均匀的喷洒在了客厅茶几上的一盆盆栽上面。

            有了丰富的滋养,盆栽仿佛活了过来,深绿色的叶子沾上了星星点点的水珠,颇为水嫩,而上面零星点缀着的纯白色的五瓣花则又白了几分,看上去更为圣洁。

            “喂,靖靖!是我呀!你有本事不出门,你有本事开门啊!”

            伴随着沉闷的敲门声,门外模糊的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要我给你黑人牙膏让你向你的瑜伽老叔求婚吗!”

            这么高喊着,米黄色的机器猫将喷壶放在了透明的玻璃茶几上,几步跑过了客厅,娴熟的打开了雕木大门。门外,一个浅灰色的机器猫斜背着一个黑色的挎包站在那里,海蓝色的双瞳充满了重逢老友的喜悦。

            “诺诺怎么了?上次管子求婚法没成功,所以又来找我要牙膏来了?”米黄色机器猫斜靠在自家大门的门框上,眯着眼睛问道。

            “没有的事情,求婚成功了,我们私奔去亚特兰蒂斯看人鱼抹着黄油跳裸 舞呢,羡慕吧?”浅灰色机器猫用不屑的口吻说道,“可惜后来我发觉那个瑜伽老叔是双性恋,对我不专一,所以我逃回来了,来找我的靖靖~你说对吧,哆啦靖?”

            “哇,听到世界上有人愿意给我管子,我真的……特别感动。”名为哆啦靖的机器猫假装抹了抹眼泪,“所以,诺维奇你现在来,是打算给我几根管子?”

            “本来是打算给你1314根管子来表达我对你的爱意的,后来我发现我太穷了,就抹了个零,给你准备了三根~”不顾身上随风飘动的白色实验袍,诺维奇从铃铛里掏出一个扎的严严实实的塑料袋,然后打开塑料袋,从湿润的袋子里取出来一个白色的花环,“喏,就是这个。”

            “我的天哪,乌鸦越来越像写字台了。”哆啦靖接过花环,神情惊讶,“但是我一直都搞不清楚这只乌鸦是什么品种的?”

            “要是我的话,我会更关心写字台究竟是不是宜家的产品。”诺维奇笑着说道,“喜欢吗?这个花环是用你最喜欢的悉茗花做成的。”

            “噢,那个,我比开颅的大脑喜欢开塞露那样还要喜欢你送我的花环。”哆啦靖的话语里尽显嘲讽的色彩,却依然掩饰不住他黑色眼眸里的喜悦,“我家没有宜家的写字台,但是有一个宜家产的玻璃茶几,我把花环放在他的盆景兄弟旁边,他们在佛伦洛萨吃起司馅饼的外祖父一定会很开心的。”

            “哦,让我猜猜,你家的宜家玻璃茶几的玻璃花纹是不是一点五维的分型自相似?”诺维奇扶了扶自己脸上的黑框眼镜,“事实上,我觉得一点三维的分形维数是最理想的。”

            “哈,你猜错了,黑框眼镜啄木鸟。”哆啦靖嘲笑道,“那上面的分形图案全部都是二点五维的,我个人非常喜欢上面的波浪卷花纹,那让我想起了我帮忙凑合的第二十三个花季少女。想进来欣赏一下它上面的细节吗?”

            “不了,我就是顺路过来给你送个东西,然后就得赶回去。”诺维奇苦笑道,“实验室显微镜的物镜被摔碎了,我奉命去买几个新的回去,顺便——”

            “——前往完全是反方向的郊区,然后像花枝招展去洗澡的豪猪一样把花采来给我做花环?”哆啦靖从花环上掰下来一片叶子,“你的脑子被陕西陈醋炖过后果然变灵光了。”

            “就是这样,多亏你,我还过了一把采花大盗的瘾呢。就是伪装穿的女装让我想起日全食那天裸奔的油腻男子。”诺维奇把塑料袋塞回了自己的铃铛里边,重新背好自己的斜挎包,“那么,我走了。你们继续在这个大房子里过没羞没臊的单身汉生活吧。”说着,他转身走下了屋外的台阶。

            “也希望你们实验室继续正常运作,能够早日见到你们的试管生下一批可爱的小宝宝!!”等确定诺维奇已经听不见他的声音后,他关上了门。

            哆啦靖转过身去,怀里小心翼翼的抱着那个乳白色的花环,看向茶几上的那盆花,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个主意。他从大门的位置一路小跑到茶几旁边,把花环轻轻地放在盆景上,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脖子上正戴着花环的年轻男子。


            收起回复
            9楼2019-10-12 16: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12 16: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2 16: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12 16:29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20 15:46
                      第一节再添上一个尾巴(逃
                      ----------------------------------------分割线----------------------------------------------
                      半小时后,人去楼空,房子再次归于寂静。实木地板反射的晕光,淡淡的笼罩在玻璃茶几上的盆景和花环上,给这洁白的精灵添上了一抹浅浅的圣洁。

                      突然,晕光消失了,盆景和花环再次归隐于客厅的黑暗之中,一同藏身于黑暗的,还有花环的一片叶子上,那一颗颗半透明的白色虫卵,在深绿色的叶子映衬下煞是好看。


                      回复
                      19楼2019-10-20 15:48
                        2
                        ……

                        句阜这小子,可以说是撞上桃花运了。

                        隔着一条走道,哆啦靖用充满怨念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句阜,而对方则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而在句阜旁边,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妹子。

                        妹子啊!!坐飞机这种无聊的活动上有个妹子做同坐,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再反观一下自己的同坐。啊,是一只可,爱,的,机,器,猫,耶,而且还和自己同性,更他妈奇妙的是这位机器猫先生穿着怪异,而且翘着二郎腿,嘴巴里悠闲地哼着一首小曲,一看就非常容易相处呢。

                        ……

                        “喂,句阜,句阜?”隔着一条走道,哆啦靖低声呼唤着对面的汉子。而对方没有说话,这时把头偏向了他,做出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咱俩换个位子,行不?”

                        对方听见这话,依然没有回答,面无表情,慢慢地举起左手,给他比了一个中指。

                        尼 玛。

                        哆啦靖一把扯掉自己位子上的安全带,扑到了句阜的位子旁边低声道:“爸爸,咱俩换个座位。”

                        “不换。”

                        “真不换?”

                        “真不换。”

                        “行。”哆啦靖咬着牙说完这句话,然后把目光移向句阜旁边的妹子,犹豫了一番,终于启齿道:“那个,这位小姐?”

                        “有什么事吗?”

                        这个妹子转过头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栗色头发,蓝的惊人的瞳孔盯着哆啦靖,里面充满着疑惑。

                        “那个,小姐,我——”

                        “别叫我小姐,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这个妹子微微一笑,从口腔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的名字是依诺娃·希力瓦夏,叫我依诺娃就行了。”

                        妹子果然是一种美好的生物呢……刚刚依诺娃冲他笑的时候,哆啦靖突然感觉春风拂来,在他心中的那一片湖中荡起阵阵波纹。要是他是人类的话,说不定就已经向这个妹子表白了呢?

                        “依诺娃,不好意思,可是请问一下,咱俩能换个位子吗?”

                        “我——”

                        “这位先生,请您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您这样很不安全。谢谢您的配合。”

                        依诺娃刚刚要回答他,一个空姐就走了过来,轻声对他提醒道。

                        ……

                        坐回座位、系好安全带后,哆啦靖向空姐保持着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等确定自己处于空姐的视线范围之外后,他向句阜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然后掏出手机,打开了和诺维奇的WhatsApp聊天窗口。

                        妈 的你定的什么座位,非要在飞机上把我俩隔开?而且对方刚好和妹子坐在一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呵呵哒。

                        正当他要向对方发送一连串嘲讽微笑emoji时,他又顿住了。想起上次诺维奇做出集腻甜、齁咸和浓酸于一身的黑暗料理时,自己好像也笑话了他半天,还不小心搞得对方的一个同事因为食物中毒直接进了医院。

                        彼此彼此啦,就当这次是我还你的好了。

                        想到这里,哆啦靖微微一笑,放下了手机,调整为飞行模式。

                        接下来的旅程应该会相当无趣的吧?本来还打算和句阜坐在一起打打嘴炮,现在只能……

                        哆啦靖扭头看了看同座的机器猫,而对方则戴着入耳式耳机,脸上一副“莫挨老子”的神情,以捉摸不定的眼神盯着机窗外边。

                        ……和对方聊天看起来是不可能了,还是做个安安静静听音乐的萌喵子吧——这么想着,哆啦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iPod和一副耳机线,正准备开启美妙的纯音乐之旅时,走道另一边的对话意外的飘进了他的耳朵里。

                        “那个……大哥,我刚刚都看见了哦。”

                        “你……你你你看见了什么?”

                        呵,句阜这个糙汉还是一如既往的怕生呢。

                        “你刚刚向那个机器猫比了一个中指哦,你们关系是不是特别差呀?”

                        “啊……是呢,我们的关系的确一般般。你看他刚刚也对我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说完,句阜咳了一声,“还有也请不要叫我大哥……我也有名字的。尾句阜。”

                        似乎比起听音乐,偷听两人的谈话要有意思的多哦?正好作为机器猫,自己的听力也比正常人类要灵敏得多。恶趣味盎然的哆啦靖改变了主意,重又收起了iPod和耳机线,眼睛漫不经心的看着位于自己左方的机窗外,耳朵则机敏地捕捉着一旁传过来的每一丝话语。

                        “嗯?尾句阜?就是那个敢于挑战亚马逊森林的国际冒险家尾句阜么?”

                        “啊?你居然知道我?”

                        “句阜先生虽然不在冒险圈子外知名,但是我还是听说过你的。你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强壮许多。”

                        “那你……”

                        “其实我也是冒险爱好者啦。对了,你知道为什么我要你直称我的名字吗?”

                        “依诺娃小姐,你的思维跳跃的有点大,我不是很能跟得上……”

                        “因为最近几天坐从东京飞往北海道的飞机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北海道的两项活动的。一项是日本官方野外生存竞技挑战赛,官方简称OFSC,另一项是文化展览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句阜先生是去北海道参加OFSC的吧?。”

                        “对的,我和那边那个……我是说我就是去北海道参加OFSC的。那你呢?你不会也……?”

                        “刚刚有人说漏嘴咯~”

                        “诶?不,我——”

                        “句阜先生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刚刚在机场大家都注意到了,你们要是关系真的特别一般,也不会像神经病那样一起发疯了。”

                        “那个——”

                        “而且圈内关于你的照片,有很多都有那边那个机器猫在里边,比起关系平平,你们更算得上是铁搭档才对的吧?至于羞于承认这样的关系的你,是直男。我猜的没错吧?”

                        “……依诺娃女士,你要知道,直男是不太能接受你这么说话的。”


                        回复
                        21楼2019-10-21 22:40
                          “是因为被揭穿了吗?哈哈。作为道歉,我来回答你我刚刚问你的那个问题。”

                          “那么你也是去参加OFSC的吗?”

                          “嗯……算是吧。但其实我也想去文展逛逛。听说那里有很多文化交融的新鲜东西。逛完我就去OFSC。就是因为咱们下飞机后大部分时间都抱着一个目的,所以我才会让你直呼我的大名。我们——是同志了。”

                          “……”顿了一下,句阜又开口道:“依诺娃你是一个人吗?”

                          “对啊。”

                          “?!回答的这么爽快的吗?”

                          “……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怕我知道你是一个人后趁你势单力薄,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把你拉到一个阴暗的角落——”

                          “要是句阜先生真的会这么做的话,也不至于母胎solo到现在了。而且我相信句阜先生的为人的。”

                          话题似乎开始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这么听下去好像也没意思,哆啦靖决定就此打住。想到之前依诺娃提到这架飞机上大多数旅客都抱着两个相同的目的,哆啦靖不觉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同座。

                          说不定他是去参加文展的呢?

                          之前的自己并没做足功课,听到北海道有个OFSC就匆匆的上了飞机,对文展这方面的事情还一无所知,现在飞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飞,想上网查资料在空中却完全没有信号。现在好像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碰碰运气吧?说不定可以从他嘴里得知一些信息。

                          “兄弟?”哆啦靖试着叫了对方一声,同时拍了拍对方的肩部。然后,他换来了对方的转头和一个不屑的白眼。

                          ???

                          “大哥?”哆啦靖不知道在自己是怎么想的,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对方还带得好好的耳机就出现在了自己手中,而对方则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嘿嘿嘿,大哥,那个……”哆啦靖一脸陪笑,把耳机双手奉还给了对方,“你看你这耳机,高级!音质肯定不错,所以我刚刚……”

                          “就抢过去鉴定了一下。”对方淡淡的说道,一把把耳机收到口袋里,灰色的双瞳移向机窗外,再没有看他一眼,“一副耳机就算了,再有下次我就不客气了。”

                          “……那个,大哥?”

                          “……”

                          “大哥?”

                          “干嘛啊?!!”

                          “你看,飞机起飞了。”哆啦靖神经质般的指向机窗外边,“你看那朵云,像不像一碗方便面?”

                          “说吧,我听着。”对方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无奈的盯着他,“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没事啊哈哈哈哈。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你看飞机长途,多无聊啊。”

                          “哦,现在想着要找我了,刚刚找别人的时候不是还嫌弃我来着?”

                          ……原来对方是在介意之前和句阜商量换座位的事情吗?

                          “啊哈哈哈,我这不是看你帅气英俊,气量非凡,所以又坐回来,打算和您这种大佬探讨一下哲学之道吗?哈哈哈哈哈哈。”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一回。”对方给哆啦靖展示了自以为帅气的侧颜,对哆啦靖伸出了一只手:“哆啦克里斯。”

                          “哆啦靖。”哆啦靖长舒了一口气,“还真担心你不会搭理我呢。”

                          “只是想着你能把屁放完,好让我清静些。”哆啦克里斯双手枕在脑袋后面,舒服的靠在椅背上,“说吧,有什么事情吗?”

                          “我不是说了吗,飞机旅途太无聊,想找个人聊天解解闷啊。”哆啦靖带着歉意,笑着挠了挠头,“其实刚刚……我想换座位的那个人是我基友来着。”

                          “这样啊,你们俩一起的吗?”

                          “对啊,北海道有个OFSC,我俩想去挑战一下。你呢?不会是一个人吧?”

                          “一个人,去那边见一个朋友。”克里斯简短地说道,“我其实是去北海道看文化展览会的,我那个朋友就在那里工作。”

                          “文化展览会吗?”哆啦靖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距离OFSC还有几天时间……好像机票买早了。”

                          “可是你要是等下一班飞机的话,就错过OFSC了。”克里斯得意地说道,“反正北海道这几天也没别的的好玩的,和我去文展逛逛呗。”

                          “……”

                          在和蜜汁自信的的机器猫聊了一会后,哆啦靖才总算得知了有关文化展览会的相关信息。

                          文化展览会。

                          这是日本政府在北海道于6月15日至6月30日这半个月举办的活动。简单来说,就是集合了日、美、英、法、德等国、体现了这些国家文化的物质的展览,其内容从服饰、饮食到宗教、交通,几乎无所不包。而且由于还会展出一些比较机密的军方科技,展会不免吸引了一些特殊的客人到来。至于为什么在日本本国的文化展览会会展出外国的文化展品,官方的解释是“促进国际友好交流”、“增强日本文化自信”,但是比起官方解释,大家私底下更愿意相信,这件事和即将到来的十周年国家阅兵有关。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政府监管得当,不要再发生像上次彩云祭的那种闹剧了啊。”

                          正当哆啦靖还沉浸在对于文展的幻想泡泡里时,克里斯突然毫无来由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而理所当然的,哆啦靖也并没有听见。

                          ……



                          “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 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

                          在一片迷糊之中,空姐温柔的广播声传进了哆啦靖的耳朵里。

                          “啊……爸爸,我要吃蓝莓酱……”

                          “哥们醒醒。”耳边传来了克里斯的提醒声。

                          “啥?”哆啦靖迷糊着问道,“姐姐你有面包吗?”

                          “别睡了,飞机着陆了!”





                          收起回复
                          22楼2019-10-21 22: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21 2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21 22:4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21 22:44
                                  @千玄绿豆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1-01 20:52
                                    @乐观的付然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1-17 17:11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12-05 19:09
                                        1-3
                                        “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啊……”被周身的人流推来搡去,哆啦靖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可能是因为克里斯想见朋友的心情过于激动,也可能是依诺娃刚到新环境不适应睡不着觉,总之刚刚凌晨六点,两人加两猫就从宾馆溜出来,前去赶往文化展览的会场。可明明还只是清晨,街上就已经挤满了人,导致他们花了半个小时才刚刚入场成功。

                                        “是谁说六点钟太早了的?”哆啦克里斯得意地看了哆啦靖一眼,“要不是起得早,咱们可能连门都进不了。”

                                        “可要不是我和句阜把包背上了,又怎么会挤得这么顺利?”哆啦靖咧嘴一笑,晃了晃身后看上去相当占体积的登山包。

                                        出于职业习惯,句阜和哆啦靖每次出远门,只要离开了晚上留宿的地方,不管去哪里都会习惯性地背上随身的背包,这样一来可以防止财物遗忘,还顺便锻炼了身体。顺带一提,刚刚从宾馆溜出来的时候,他、句阜和依诺娃顺便办好了退房手续。克里斯说他不去OFSC,还要在宾馆住几天,所以并没有退房。

                                        “不过咱们已经被人流冲得分散开了啊……”

                                        “怎么?还担心陪不了你的基友啊?咱们去的方向都不一样,分散是迟早的事情啦。而且人家还有个桃花要摘,所以……”克里斯丢给哆啦靖一个明白的眼神。

                                        “所以咱们去哪里吃早饭啊?我饿了……”哆啦靖发出抱怨声,伸手摇晃着克里斯的肩膀,惹得路过的行人纷纷对他们抛过冷眼。

                                        “行行行,赶紧给你把早餐解决了。”克里斯扶额,“可是这也没什么粉面店啊……那边的煎饼果子你要吃不?我陪你去。”

                                        “啊!煎饼!”听到“煎饼”二字,哆啦靖眼睛一亮,瞬间便拨开了人群跑到刚刚克里斯口中所说的煎饼果子摊位。

                                        “要两个煎饼是吧?”终于排到哆啦靖二人后,摊位后面的大妈一边问道,一边娴熟地烙着煎饼,“要什么加什么调味不?”

                                        “加点蓝莓酱行吗?”哆啦靖脱口而出。

                                        “兄弟,这里没有蓝莓酱,只有番茄酱或者甜辣酱。”克里斯似乎是觉得有点丢人,在哆啦靖身后悄悄提醒道。

                                        “没事,我包里有!”在克里斯惊愕的眼神和大妈礼貌的微笑中,哆啦靖从随身的背包中掏出来一瓶蓝莓酱,“阿姨你可以用我的蓝莓酱!”看到大妈略显僵硬的嘴角,哆啦靖又不放心的加了一句:“不行的话我自己来加蓝莓酱吧,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一阵手忙脚乱后,在人群的喧闹中,在大妈和其他顾客异样的眼光中,克里斯拽着哆啦靖匆匆离开了现场。

                                        “你——”走到了一个人流稀疏的拐角处,克里斯停了下来,回过头,正想稍稍指责一下哆啦靖,却被对方过于专心的吃相感触到,话到嘴边变成了问句:“你这么喜欢果酱的吗?居然随身背?”

                                        “对啊,各种水果酱我都喜欢,最近发现自己特别钟爱蓝莓酱啦。”哆啦靖啃着手里的煎饼,含糊不清的说到,煎饼上涂抹的蓝莓酱在清晨的微光下反射着诱人的神采,“这个煎饼味道不错嘿。”

                                        “……你喜欢吃就都给你吧。”克里斯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手里的煎饼递给了对方。看了看周围的人潮,又观察了一下路标,克里斯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诶?你不饿吗?我特地给你买的。”哆啦靖一手一个煎饼,紧跟克里斯,追了上去。

                                        “我又不喜欢吃煎饼,你喜欢吃就给你了。”克里斯回过头来对他笑了一下,“你不是饿了吗?”

                                        沿着主干道往会场深处走了几分钟,又过了好几个拐角,两只来到了一个人流相对较少的展览厅。

                                        “这里是……军事科技展?你是军迷吗?”哆啦靖嚼着煎饼,读着门边路标上面的大字,“我记得你说你一个朋友在这里,难道说他就在这里工作?”

                                        “……差不多。”克里斯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哆啦靖略微感到惊讶地发觉,对方脸上表露出来的情感有些微妙。

                                        此时,哆啦靖终于解决了克里斯给他的煎饼,开始消灭自己涂抹了蓝莓酱的那个。他跟随克里斯走进了展厅,展厅里人员密度不大,但是里边的人们看上去行事相对谨慎。

                                        “哇,是最新的蜘蛛型作战移动地雷啊,这个我在新闻里见过。”哆啦靖看着在自己旁边的一个展柜,发出了感叹声,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个煎饼,“就是我有点怕蜘蛛,克里斯你怎么样?”

                                        “我还行吧。我看看在哪里……”克里斯自言自语着,四处张望,黑色的外衣也随之而发出摩擦的声音,“你快点把你的煎饼吃了啊,你的蓝莓酱都滴到地上了。”克里斯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观赏蜘蛛型作战移动地雷的哆啦靖,略带嫌弃地提醒了一句。

                                        “哦好好。”哆啦靖这才反应过来,咬了一大口煎饼,看见克里斯做出的“跟我来”的手势,跟了上去。


                                        回复
                                        35楼2019-12-05 19:14
                                          “咱们这就走到里面来了啊。”哆啦靖吞下煎饼后说道,好奇地四处观望,“这里是军事机器人的展柜诶,玻璃后面的机器人都好帅啊。克里斯,你——”哆啦靖正打算和对方唠嗑唠嗑,一转头,却发现克里斯正专注地注视着他面前,玻璃后面的展柜里的机器人。确切地说,那是一只机器猫。

                                          尽管玻璃反光,不过从哆啦靖的角度看,还是勉强能够认清那是一只深青色的男性机器猫,闭着双眼,神态安详地站在后面,仿佛下一秒就会睁开眼睛。

                                          “好久不见,兄弟。”克里斯说着,把头靠在玻璃上,手放在玻璃上,对应着里面的机器猫的手的位置,闭上了眼睛,脸上绽放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你……”哆啦靖一怔,“这位难道就是你说的朋友?”

                                          克里斯睁开眼睛,放下了手,转过头对着哆啦靖微笑着说道,“很难相信对吗?”

                                          “不,我相信你。”哆啦靖也回以一个表示理解的微笑,“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说着,他又咬了一口煎饼,这才发觉上面的蓝莓酱又滴在了地上,于是张大嘴巴,直接吞下了煎饼,慢慢地咀嚼。

                                          ……有点破坏气氛啊。

                                          怎么说呢?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克里斯注视展柜里面那台猫型机器人时眼里的激动、伤感和愉悦,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克里斯说出“好久不见”时语气里的亲切、欣幸和明显压抑着的情感,他大概率也会和正常人一个反应,认为对方是精神病吧?

                                          不过那也只是大概率,哆啦靖他自己也有过类似的遭遇,一次冒险中认识的好友突然就发生了重大变故,然后他自己生活回归正常,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哆啦靖对克里斯也有类似的感受。

                                          “你们开始是怎么认识的?”哆啦靖吞下了最后一点煎饼,一边把包装丢进旁边的垃圾桶,笑着问道,突然感觉站累了,便把手臂放在展柜的玻璃上,身体顺势靠在上面。

                                          【bi——bi——】

                                          克里斯本来打算回答,可是刚刚张开口,声音便被突然的警报声掩盖了过去。看着抱头懊恼然后大喊着他听不清楚的字眼的克里斯,哆啦靖渐渐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展厅里的人看上去都那么谨慎了。

                                          展厅规矩:观看本展厅展品时必须站在警戒线后,不得以任何形式触摸展柜或展厅。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在一片警报声中,克里斯四处张望,试图找到一个可以悄悄溜掉的口子,可是唯一能通向外界的是展柜尽头,然而那里已经走过来了几位警察。

                                          “尽管冲我过来啊!他是无辜的!”克里斯对着站在最前面的迷彩色机器猫大喊着。他试图拿出藏在外衣里的匕首,可是还没等掏出来,便被对方手里闪着危险红光的武器对准面门。

                                          克里斯认得那个东西,那是新式的光束炮,能够发出上千万度的能量光束,只要被擦到边,就会顺便化为灰烬。

                                          “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这儿除了你没有其他的人。”迷彩色机器猫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深红色的双瞳警觉地盯着他,“老实点,乖乖跟我们走。”

                                          “怎么可……”克里斯转过头去,却发觉身后空空如也,没等反应过来,两个圆手就被铐上了。

                                          “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着,迷彩色机器猫在克里斯后面把他押了出去。后面的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官对着对讲机说道:“紧急状态解除,over。”,随后见展厅里的警报声归于寂静,便和另外一个警官离开了这个地方。

                                          用吸盘圆手紧紧地攀在天花板上的哆啦靖确定那群警官走远之后,轻轻地跳了下来,把反着背的登山包背回了背上,吸音效果良好的登山靴有效地防止了落地声音暴露他的存在。在展柜后方观察一会后,确定附近没人注意,哆啦靖悄悄溜了出去。

                                          走出军事科技展厅后,哆啦靖混在人流中,朝着文展出口方向走去。克里斯的事情他不打算多管,不过又是一个随便认识的、发生了重大变故的好友罢了,缘分到了也就散了。哆啦靖这么安慰着自己,内心深处确很清楚这只不过是自己怕麻烦而已。尽管认识了不过短短几小时,他却已经深深感觉自己和这个酒红色的机器猫有很多相似之处。

                                          ……

                                          罢了罢了,不过一个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哆啦靖甩了甩头,仿佛这么做就能把烦恼从头脑中清除出去。掏出手机,句阜给他发的消息映入眼帘:

                                          “依诺娃逛完了,她说想现在就去OFSC报道。我们在文展门口等你。”

                                          对,他还有一个野外生存挑战赛要去参加。

                                          想到这里,自信的笑容回到了他的脸上。他抬起头来,墨黑色的双眼像从前那样神采奕奕。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在军事科技展厅深处,一个黑影蹲在地上,静静地观摩着地上散发着果香的蓝色胶状体。


                                          回复
                                          36楼2019-12-05 19: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12-05 19: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12-05 19: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12-05 19:18
                                                  申请加精@千玄绿豆糕 @暗影雪狼Husky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12-06 07:56
                                                    2-1
                                                    “诶,夙奇,那只机器猫怎么样了?”

                                                    时值上午十一点,文展临时设置的警卫办公室里,一个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看着会场的监控,听闻开门声,把头转向进门的一个迷彩色机器猫问道。

                                                    “还能怎么样?找了个理由拘留了十天。”名为哆啦夙奇的迷彩色机器猫漫不经心地说道,从军服的腰带处抽出一把匕首,“这家伙真莽,居然随身携带匕首,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一看就是个愣头,瞧他那衣服的穿法。”黑川寺名笑道,“热血上头了,以为凭借一把匕首就能单挑军事型机器猫了。我说,你们把那家伙关到最里边那个拘留牢房里了对吧?我在监控里看见了,他好像还在嘴里喊着什么东西?”

                                                    “他喊了很多东西,不过我觉得他脑子有问题。最开始就说什么‘冲我来,他是无辜的’之类的疯话。”夙奇耸了耸肩,把匕首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对啊,还有后面的更逗。他说他是去里边看一个朋友的,可是那里面哪来的人嘛。”寺名说完,坐回到椅子上哈哈大笑。

                                                    “可能他说的那个朋友刚好就是之前那个‘无辜’的莫须有,也可能是那个展厅里展出的其中一个展品,谁知道呢?”夙奇托着腮,仔细思索着。

                                                    “你是真的强,我都想不到这些。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寺名再次捧腹大笑,脸上的短胡须都随着笑声颤抖,仿佛刚才夙奇说了一个年度玩笑,“有时间想这些,怎么不想着做好本职工作?”

                                                    “作为数学研究者,基本的想象力是要……”夙奇黑脸道,“算了,今天天气不错。”

                                                    “你又在提你那数学家的那一套了?”寺名停下了捧腹大笑,换成了轻轻的嘲笑,“是军人就做好军人的工作,别一天想着干那些不该干的事。”

                                                    “你说的对,所以我该出去巡逻了。”说罢,夙奇整理好衣着,迅速离开了房间。关上门的同时,顺便把寺名那恼人的笑声隔绝在内。

                                                    来到阳光明媚的室外,看着天上那像是刚刚被弹出来的棉花那样细柔的白云,夙奇松了一口气。说是出来巡逻,其实只是找借口逃避里面那个哈哈怪罢了。作为一名军官,严格遵守军纪、严格要求自己的寺名还算得上是称职,不过夙奇并不因为这些理由而喜欢这个中年男人。事实上,黑川寺名在工作上很少求创新,脑子里那点想象力也少的可怜,不过考虑到寺名已年过半百,安分保守一点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不过这些都还能忍,真正令人头疼的还是那家伙的贯耳魔音啊……想到这里,夙奇捂着脸,感觉头又疼了起来。不知为何,寺名很喜欢笑,仿佛这样就能活跃气氛,不过次数多了大家都清楚,气氛是如何被这家伙带到非常尴尬的地方的。而且笑点也蜜汁奇怪,不仅嘲笑年轻一点的士兵的热血,而且还经常把别人提出来的大胆猜想和普通的异想天开混为一谈。

                                                    “翠绿精灵呼叫迷彩包,收到请回答,完毕。”

                                                    突然,从腰带上别的对讲机传来了一个成熟的男声,夹杂着特殊的电流音,打断了夙奇的思考。他熟练地把对讲机拿起来,移到嘴边:“迷彩包收到请讲,完毕。”

                                                    “已经有三对夫妇来我这里报案,说他们的孩子失踪了。”

                                                    “所以?”

                                                    “和你汇报一下啦。”对讲机那头,翠绿精灵呵呵笑着,“而且你孩子缘不是不错么?找到这些失踪的孩子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啦。”

                                                    “第一,孩子缘是什么鬼啦;第二,你确定失踪的孩子目前还在这个展览的会场里面吗?”

                                                    “也不会跑到哪里去吧?”翠绿精灵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犹豫,“总之你看到那些在人群中或者哪里哭或者不知所措的孩子可以上前问一下哦。”

                                                    “找到了又怎么办啊?我那是警卫办公室不是儿童托管所啊。”

                                                    “我已经通知那些失踪孩子的父母在展览的会场大门口等着了,你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些孩子,然后把他们领到大门口。”

                                                    “听你的语气这任务好像挺简单?”夙奇用略微夸张的语调对着对讲机说道,“哦~你太小看我了。”

                                                    “那就拜托你啦。我靠这边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完毕。”

                                                    “嗯。迷彩包明白,完毕。”

                                                    话音落下,对讲机再无声息。夙奇把对讲机重新别在腰间,开始了自己巡逻搜娃的任务。

                                                    他不是很明白,明明同为中年男人,翠绿精灵和黑川寺名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

                                                    在筹备文化展的过程中,他和来自传闻中的军事化学校“LILAC”的代号为“翠绿精灵”的男人被编到了同一个警卫队来解决文化展的安全问题。他本来和翠绿精灵不熟,不过听曾经合作过执行任务的拉马努利亚说过这个人,所以前几天作为同事刚见面的时候就客套了几句。出乎他意料的是,翠绿精灵尽管面相严肃,但是却并没有正常中年人的油腻感,和他相处完全就像是和学生时代的哥们嗨皮一样轻松。

                                                    更令人惊奇的是,翠绿精灵接受了他“有孩子缘”这个设定。出于性格原因,他是和孩子们更玩得来一点,不过这一点没有在工作中帮他捞到什么好处,反而还经常被嘲讽幼稚。反倒是翠绿精灵,不仅在刚见面的时候称赞他的这个优点(这让他对翠绿精灵有了好感),而且现在还鼓励他用他的这个优点来解决问题。他不知道翠绿精灵是什么时候知道有关他孩子缘的事的,或许是拉马努利亚告诉他的,不过这不重要。


                                                    回复
                                                    49楼2019-12-07 22:49
                                                      有时间了的话,两人还是见上一面好好聊聊吧?话说这一次总共就从LILAC调来了两个人手,从名单记录上来看,一个他记得叫哆啦邡斯,也是只机器猫,另外一个的名字是个编号,不出意外的话——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在人群当中,一个少女逆着人流朝他走了过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银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闪动着活泼的光彩,脑袋一侧绑着的纯黑色缎带随风飘扬,整个面孔没有化妆痕迹,但是却不因此而失却女性独有的特殊韵味。

                                                      不过真正吸引夙奇的并不是她的面孔,而是那双草绿色的双眸。那草绿色的漩涡中往外弥散着名为活力的魅力因子,以致于人们会因此而忽略她穿了银白色运动服。是啊,一个穿着军服,行为举止又极为得当的人,又有谁会怀疑他穿这身军服的目的呢?

                                                      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少女从身边经过,夙奇不禁有点失落,失落于少女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信。平时的数学研究也好,执行任务也好,他最缺乏的就是自信,最需要的也是自信。很多时刻,若不是他怀疑自己的能力,恐怕他的人生轨迹早就导向完全不一样的方向了。

                                                      想到这里,他又振作了起来,决定相信自己的能力,找到那些失踪的孩子。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为为他的改变感到惊讶。他笑了笑,沿着会场的主干道继续巡逻下去,还顺便把胸前的工作人员的吊牌戴的端正一点,以期迷路孩子或者捡到迷路孩子的好心人可以过来找他。

                                                      “这位……工作人员,麻烦你一下。”

                                                      进展的还算顺利,刚刚巡逻了十多分钟,一个年轻的妇女就送上了门。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刚刚我逛近代历史展馆的时候,一个女孩带着这个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了,说这个小孩的父母和他走散了,让我帮忙看一下。”

                                                      “哦哦,了解。刚好有父母报案说他们的孩子失踪了,估计就有这个孩子吧。”夙奇点了点头,看向那个躲在年轻妇女红色连衣裙身后的小男孩,男孩看上去大致六七岁的样子,脸上未干的泪痕和惶恐的神情令夙奇心生怜悯,“对了,那个女孩呢?”

                                                      “把这个小孩子交给我之后就走了。”妇女看上去对那个女孩不太在意,“那我就把这个孩子交给你了哈?”

                                                      “好好,你辛苦了,在这里等这么半天。”夙奇对妇女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笑着说道,“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辛苦的是你啊小伙子,要维持这么大个会场的秩序真是麻烦事……”说着,妇女便融入人群,消失在夙奇和小男孩的视野中。

                                                      取得小男孩的信任并没花多长时间。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夙奇就带着小男孩高高兴兴的在会场大门口找到了他的父母。或许是怕孩子再次走丢吧,这对父母决定带着孩子直接离开文展,倒是小男孩对刚刚认识的新朋友意犹未尽,吵着要和夙奇再玩一会,夙奇找了个机会溜掉才得以脱身。



                                                      接近傍晚五六点、会场即将关闭的时候,夙奇又找到了一个失踪的孩子。

                                                      这是今天的第四个失踪娃子了吧?完成今天的任务后回去一定要好好睡一——

                                                      “……然后这个女孩就把这个小妹妹交给我了,说是小妹妹和她父母走丢了,拜托我看管一下这个孩子。”

                                                      等等?

                                                      等等。

                                                      “不好意思,麻烦问一下。”夙奇冷静的问道,“那个把小妹妹送过来的女孩是不是把小妹妹交给你后就走掉了?”

                                                      “额……对。”中年男子对夙奇精神状态的变化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夙奇笑了笑,没表现出更多的情绪。

                                                      孩子在人流量大的地方失踪,这本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突发事件,不过这四起案件在一些细节上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孩子都是被父母看丢的、看丢的父母都刚好被一个女孩捡到、女孩都选择把这个失踪孩子交给另一个陌生人看管、交付完成后女孩都直接走人。

                                                      作案手法惊人的一致,以至于夙奇开始怀疑,这四个捡到孩子的女孩说不定是同一个人呢?

                                                      “请问您能描述一下那个女孩的大致特征吗?”

                                                      “绿眼睛,银色长发,穿着白色的运动服。”中年男子挠了挠头,“差不多就这些了,有帮助吗?”

                                                      “非常有帮助。”夙奇发自内心的笑道,“非常感谢您的配合,您现在可以走了。”

                                                      “噢……多谢。”说着中年男子就离开了现场。

                                                      活泼、自信,偶遇的银发少女夙奇根本就忘不了。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哪知道两人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有了如此微妙的联系。

                                                      和小女孩并肩站着,看着中年男子渐渐离开,夙奇感觉自己的内心百感交集。

                                                      “大哥哥,你可以帮我找到我的爸爸妈妈吗?”

                                                      小女孩怯生生的清脆童音打破了他的思考。

                                                      “我知道你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哦。”夙奇蹲了下来,和小女孩平视,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安慰道,“不要哭,我带你去找他们,好吗?”

                                                      小女孩乖乖地点了点头,牵着夙奇的圆手,走向主出口的方向。在被夕阳映红的天幕之上,火红色的云霞宛如烈焰,激起了他的雄雄斗志。

                                                      银发少女,咱们明天再战。


                                                      收起回复
                                                      50楼2019-12-07 22:5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9-12-07 22: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9-12-07 22:5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9-12-07 22:51